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2-A章:据守地窖前

    ·

    本想着拯救无辜,但岂料形势如此严峻,还是放弃天真罢。

    你眼睁睁的看着老人被拖出去打死,并未做什么。

    这时,原本驻守村庄的苏沙低阶军官向你借一步,请示道:“请问长官,我们该如何杀光这些赫姆狗?”

    “我给你当秘书?”

    “呃,不……”

    “给我提方案来,难不成要我初来乍到的替你们驻守多日的小兵思前想后?有人背这屠夫恶名,你们就该偷笑了。”

    你说的毫不留情,听着数人皆是脸色尴尬,不过也是在理,他们除了俯首恭敬又能怎样?低阶军官简单说了几个方案,具体是什么就不细提了,反正你也没打算真的去做,但了解到如今的内情。

    上千人平民却被三十多人士兵牢牢控制住,这中间的窍门是一要杀得慢些,免得把民愤激顶;二则关键要把孩子们当作人质,但凡有大人作乱就要杀孩子。当然,杀光大人之后也就轮到孩子了。

    冷酷,

    善良,

    霎那间你得到了一个结论救孩子,让其他村民拿起武器反抗。如此才是最有效率也最理智的方法。

    你四下张望,问道:“孩子们藏在哪家地窖里?莫非是那栋大屋?”既然说是关在乡绅地窖里,估计就是村里最大的建筑。你还真没猜错,低阶军官带你去实地巡视,又见到除了两个村口之外第三处有士兵暗中把守的位置。

    房门外的院子里横着五具被枪毙的尸体,衣着还算好,大概是乡绅和下人。

    里面皆是凌乱狼藉,三步必有一次会踩碎某些杂物,无处下脚。

    未至地窖,便闻到了异样的屎尿味道,待士兵们打开地窖门更是难闻气味扑面而来。里面一点灯光也没有,凭着过人视力你看到了无数小小脑袋和小小的腿。打苏醒之后从未见过如此骇人的光景。

    地窖其实并不大,却挤满了大几百的孩子,有的仍在襁褓里有的几乎成年,大孩子高举着婴儿过头就那样站着昏了过去,小孩子们估计是最后被士兵们扔进去的,竟头朝下的居多,脚露在其他人的脸旁。

    鸦雀无声,知道转眼看向地窖门外光亮之处的已经不过十几人,其余大多挤在人堆里站着昏了过去。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被塞在这里多久,早已没有力气哭喊。

    咔啷一声,是为你带路的士兵生怕碍到你行路而立刻踢开了门前的空盘子。貌似姑且曾给孩子们喂过食。

    你在苏沙军队里住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他们虽是敌人却生杏淳朴坚毅,作为同袍其实并不令人生厌。曾几何时,你在心里掠过一个念头敌、我,其实都是好人。

    “报告肖恩长官,就是这根管子。”你身旁的低阶军官拽过来一根很粗的破旧水管,微笑着说道,“已经接好水源了。其实我们也不必把地窖彻底灌满,稍微浇一浇然后扔下去根电线,全部搞定。不必费一枪一弹、甚至连点火的功夫都省了。”

    他俯首着,自认是绝妙的主意,等待你的夸赞。

    在你身边有五名敌兵,大屋里外另有七名。值得庆幸的是苏沙大部队几乎全都集中于广场。

    众目睽睽之下,你掏出臭鼬披风,向半空一抛随即席地而坐。

    士兵们的目光不由盯着抛出去的披风,只觉得诧异和难闻,但一时没反应过来你在做什么。

    突然「萨恩迪亚」现身,左手挥剑砍落低阶军官的头颅,右手持手枪击爆两名敌人的咽喉,因为防弹头盔只露着下巴部分。抛枪,抓住披风迅速系在身上。

    来不及高呼敌袭,剩余两名敌人高速抬枪起手就射,却被神器剑挡住。叮叮的一阵金属相击声,子弹全部反弹回去,尽管反弹时的弹道不够精准但却射速高、子弹多,眨眼间两敌被自己的子弹击倒在地。

    其中一人还剩了一口气,向外爬了两下,嘶哑的喊道:“……有敌……”

    然后被你切下了脑袋。

    又平安无事的过了一夜,于是你把富裕的简述反词三次使用机会用在了披风上,简述改为:「虽是铅制却因造型问题导致“十足”防辐射效果。以锁环披风而言,太过“轻盈”甚至“帮助”了行跑腾挪。」,暂不提防辐射效果,但如今披风能显著加快你的腰腿动作。

    枪声非常突兀,不仅屋外其他敌兵听到了,而且广场上的大量敌军也听到了。你当初盘算过,想要瞬间击杀五人难度很高,倒不如引敌人过来狭窄室内一边保护孩子们一边迎击。

    什么声音,长官没事吧几名士兵冲了进来,拐过来的瞬间看到了早已替换成分身的「肖恩」和陌生脸孔全副武装的「萨恩迪亚」。你耐心的等着,等着走在最前面的家伙转身吼道:“敌袭!肖恩长官被胁作人质了!”这才开枪击毙了他。

    你抓起地上的苏沙正规军步枪,打断第二人的腿,然后凭着上帝视角穿墙射爆第三人的脑袋,其余的士兵们全都因为事态突然,转身趴倒在地,高喊敌袭!

    非常好,让他们尽情喊吧。这声敌袭不仅能让苏沙兵听到,还能令广场的平民们听到,有点脑子的家伙都应该知道爆发战斗的地方就是关押孩子们的地窖。

    狭窄的室内,上帝视角变成了穿墙视野,你能看到刚才交火之处趴着五名士兵,还有十几名士兵闻讯赶来包围大屋,其中有三人从墙外爬上了楼上的窗户。

    你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守着地窖门口。单手端着步枪,瞄准着拐角处。

    有个傻乎乎的士兵拉开手雷保险,贴着墙边,还没等挥手扔出去却被你一枪隔墙射爆后颈。随着鲜血喷洒,手劲一软,手雷咕噜噜滚落原地。“啊啊啊,找掩护!”惨叫之后身旁的士兵全都被炸残了,没死也无法继续战斗。

    地窖门前的位置不算完美,

    你正前方是敌军能够冲过来的主要拐角,右后方有个单扇的窗户,左侧是二楼通过来的楼梯。所幸这大屋外墙全都是坚固的金属制成,内墙是石砌寻常目镜无法透视。坚守不成问题。

    当你把枪口瞄准拐角处,扫空了第二柄步枪弹匣之后,那里已经被苏沙士兵暂时放弃了,成了堆着尸体小山的死亡绝地。与此同时企图从二楼绕下来偷袭你的士兵也会被你直接扫穿天花板击毙,正规军用步枪的子弹威力十足,只要着弹点一致两枪左右便能击穿石墙,任何爬到二楼的士兵会死得比一楼拐角的更快。

    至此你没有任何损耗,甚至没用纳米机械体凝聚成子弹。

    抬抬手,你用反向瞬移把前方大量步枪和手雷都拉至脚边,足够你撑很久。

    你身后的窗户是最没有苏沙士兵敢觊觎的地方,只要稍微靠近就会被你击毙,更别说蹲着贴墙摸向窗根了。委实讲,没有任何人能想通为什么你像是开了某种高科技透视仪般,只有你打别人的份,别人却连靠近都做不到。

    严格来说,每隔十名敌人你就会故意放走一个活口,让他们确认「肖恩」仍为人质,如此才不会把整座大屋一起炸了。来时,「蛛式」运了炸药来以备万一。

    交战最激烈的拐角处已摞起半人高的尸山,村里到处也叫喊声此起彼伏,乱成一团。如果能把大屋炸了便一了百了,但他们不能。

    眼看着墙后面走数名士兵抬过来一挺重机枪,直奔拐角而来。那型号你认得,是磁轨四管机枪,不仅配备前侧装甲还有半扇磁力场防护,射速每分钟300发以上,就算是你的纳米机械凝聚身躯也扛不住。

    默默的,你把两块升天盾装在膝盖前。

    尸山正巧挡住了搬运重机枪的士兵们,他们躲在尸体后面,朝你开火,一时间血肉横飞障住了你的眼前。理论上,你应该看不见任何东西了才对,如果没有上帝视角的话。血雾和闪光四起,敌军的眼中看上去,你似乎被火力压制住了。

    “绕过去!包围!”

    随着命令下达,三十多名潜伏在大屋无法被穿墙射击的暗处同时动身,向着二楼,你身后的窗户以及重机枪侧面狂奔而出,成夹击之势。除此之外,广场有两辆「蛛式」发现大屋迟迟攻不下来便开了过来,企图支援。

    制式步枪是配有反甲电浆的,原本是用来击杀重型动力铠甲的目标,拿来反击重机枪的装甲挡板时也很有效。你左手握着步枪对着重机枪反复射击电浆,右手则用常规子弹三百六十五度穿墙射击,把企图包围你的敌兵逐一击毙。

    嗷了一声,突然有一名敌兵在重机枪后面惨叫起来。

    本来以你的枪法都是爆颈,但因为被装甲挡偏,这一发电浆竟烧断了他的腰。半死不活的,他哭着喊着妈妈,拖着肠子朝屋外的方向爬去。士气这种东西在崩溃之前是一副光景,在崩溃后又是另一副模样,这大屋里死得人实在太多,却杀不了一个突然出现的怪物,久了,随着这一声哭喊捏紧了其余士兵的心脏。

    几乎同时,上帝视角里的士兵们转身抱着头盔逃走,还是迟了些,有半数死在了室内。

    火药、血腥和屎尿的味道渐渐令你的嗅觉麻木。

    寂静了,

    不知为何暂时没有士兵继续闯进来。很快你发现两辆蛛式一前一侧向你瞄准枪口,那是一种足以摧毁轻型装甲载具的重机枪,比之前的重机枪更甚。没有任何军官下令,但他们似乎已经放弃了拯救肖恩。

    激烈战斗后,这大屋姑且还算完好,但情形急转直下,重型火力很快扫射犹如交织的弹幕将大屋充满,每一发都能轻易射穿至少两道石墙,外层金属墙壁也迅速变得犹如筛子。整个上帝视角因为呼啸的子弹掀起的风压而搅得混乱,除了目视视野里的石屑、木屑、火焰、血肉横飞之外,乱到什么都分辨不清的地步。

    “卧槽!我哪里来的自信一挑上百人的!”

    你凭借披风的高速移动和机械级的思维反应勉勉强强躲闪着弹幕,当损伤超过4%之后承重墙竟然被区区的大口径子弹摧塌,二楼地板分着大块轰下来!你从弯腰蹲姿纵身一跃,扑进地窖入口才免于被活埋。

    外面的轰鸣声不断。

    这……

    爬不上去了!如果敌人把你当血肉之躯的人类,几乎什么伤害都是无效的,但如何搬出来反装甲的重火力就完全不同了。能杀机械体的武器自然也能杀你,只不过你更结实一些。

    你的前方是整个大屋都坍塌的废墟,身后是无数失了神志的孩子,伸出转身都费劲的狭窄空间里。

    你掏出了「电火地平线·微波步枪」,无论如何,赢不是问题,但……手段才是问题。莫非必须要用大杀器?面状灼烧可分不出谁是敌兵,谁是平民。

    “……嗯?终于到时候了?”

    完美的密集扫射声忽然变化。两辆「蛛式」一个转头向别处扫射,另一辆随着巨大爆炸声静默了。开启炼气增加力气,你挥拳砸飞头顶上迈着的建筑废墟,拨开石木铁板站起身。

    令人欣慰的是,村民们终于鼓起勇气反了。

    当你激战二十多分钟后已经把聚集在广场的苏沙士兵大部分都引了过来,这就意味着看守广场的兵力严重不足。

    契机是乡绅的大屋倒塌,村民们眼睁睁看着孩子们可能被活埋了,妇女们顿时捂脸哭嚎瘫坐在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成了把老少爷们推上前的最后一击,村民们彻底疯了。因为每个人的手都被绑着,他们直接冲了上去把猝不及防的苏沙士兵们踹倒在地,用牙齿咬他们的拿枪的手、挣扎的腿、喘气的喉咙。夺走步枪、配枪和匕首,一边给其他人松绑一边开枪反击。

    枪械的伟大之处是不需要太多练习,即人人可用。虽然正规军的制式步枪操作略显复杂,但常规子弹模式却非常简单,扣动扳机即可。

    血流成河的惨剧,无数愤怒到失去理智的村民穿着布衣前赴后继的扑倒在少数士兵的枪口前丧生,趁后者换弹匣之际夺走武器和杏命,这是一面倒却仍然有的拼的战斗,只是战损率太过不堪入目。

    四辆「蛛式」开始调转方向,对广场扫射,但位置很不理想,与村民之间隔着无数房屋。

    你也加入了战斗的行列。

    村民们只要能替你吸引火力压制,一切都好说了。你凭着披风的移动速度加成,闪躲腾挪在零星射击间,以极高效率收割着剩下敌军的人头。颓势大逆转,同一时间盯着你的敌兵超不过五人,允许你能够更加灵活的战斗。

    第二辆「蛛式」被炸毁之后,你终于知道是谁做的了。村民们根本拿「蛛式」毫无办法,当然不是他们做的,你迅速爬上房顶掌握比上帝视角更广阔更全面的视野。树林的那两支赫姆兰提斯蠢兵这才动身,冲过来恐怕一切都结束了。

    炸「蛛式」的是我军第三支部队。

    带兵的是寒谷风,身后不过四五十人,他们带着反载具火箭筒不知道从何处冒了出来,远远的射向村庄半空,然后任凭自动跟踪斜向下炸毁载具。但至今寒谷风还距离村庄百米开外,受阻于村口守卫。

    再也不是你单挑整支军队,万事迎刃而解。看样子不消多时便能杀光苏沙士兵,只可惜平民们死伤的实在惨烈,至少孩子们全都分毫无损的保住了。

    A,你该撤了。现在就撤,为何唯独肖恩能全身而退,尚可自圆其说。(善良+5)

    或者(以下潜伏值-1,人杏+5)

    B,以萨恩迪亚的身份留下,刷一波好感。(守序+10)

    C,以寡言的身份留下,刷一波好感。(善良-10)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