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9-C3章:如果我死了……

    ·

    1电子货币兑换一枚粮币,1万电子货币兑换一枚金币,经济最稳定的时候便是如此。结果,直接被「真钱兑契」简单粗暴的视为1:1基础汇率,最后200万电子货币变成了需要成年男子双手双脚攀爬20秒才能到顶的金币山。当你被人挖出来之后,退后了好几步,最终还是被更大的金山再次埋住。

    收入物品栏合计增加了大约160万枚金币。

    当时你喊了一句“收!”吓坏了跟你不太熟的那些已屈服的黑帮成员、夜辉兵、囚徒港佣兵以及寻常矿工,金山突然砸下来又突然没了。

    你看向黛因,她俨然成你的大部分杂务后勤的管事了。

    “缺钱吗?”

    “老板要看账单吗?”

    说着黛因抬起手表正要把早就准备好的预算书发给你,你也懒得看,直接甩给她10万金。与此同时,拿黛因当作了新神技「窃密翘板」的实验对象,你是主她是仆,这种精神上的高低差令你很快确认到这女的心里很干净,从未假公济私。

    ……倒不如说,黛因的精神构造似乎把工作当作了人生的全部。

    谁是能够替你暂时保管神技的可信之人呢?至少黛因在办事花钱方面是值得信任的,但她太孱弱了,就算有黑马保她不死可若是被人掳走怎么办?想来想去,能够替你保管神技的唯有皆杀天使七人。比如,伊露莎3把神技甩给伊露莎2,再由伊露莎4甩给伊露莎3,七女如蛇咬尾绕一圈,你可以在她们身上储存七个神技,预计最后的最后,伊露莎2给你的「心随所改」只能废掉,不然这个尾转不到头。

    突变体们也可以吧,但显然不够听话。

    四名近卫军和十五名新收的隐身兵够听话也足以自保,但……你有一种奇怪的直觉,最好别在普通的感染体身上保存任何神技,具体为什么,呃。

    当初从未料想过一个区区连头顶名字都不显示的旅馆女副手,如今相当适应了你的做事风格。很多事你刚打算细细去嘱咐,却只说了半句就被黛因神领会。是时候了,你打算从今天开始再也去操碎了心去管那些琐碎的破事,无论是马肚子里还是囤积在矿场附近的兵力和人才规模都越来越大,迟早有管不过来的一天。如今的黛因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要求黛因尤其处理好囚徒港企图把上纳村当兵源地,以及在战争两头做佣兵生意,然后就走了。

    折回苏沙。

    偷偷出城,悄悄回城,你早已轻车熟路,但这一次或许是天色还亮也或许是全城戒严,颇让你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机会瞬移至城墙内。

    渐渐的,你解除隐身技能,恢复了「肖恩」的形象。在返回宿舍的一路上,你发现所有的官兵都有些神色慌张。

    推开宿舍门的时候,你的傻替身和玉陶莞女王都在。

    “肖恩,你可回来了!”女王立刻站起身向你跑来,“你再不回来我快装不下去了,你的替身只会听我的指挥行事,害得我也无法前往工作岗位,看起来就好像大白天你和我窝在宿舍里有多么急着做什么似的。”

    你笑了,摸了摸她的头。

    你的低智替身有那么难操纵吗?明明黛因长期以来都伴其左右,甚至替你把恢复实权的铺垫工作做足,据说还拜访了不少官员和权贵。

    女王突然用双手推开你,鼓起脸颊坐回床上:“朕饿了。”

    哈哈哈你又笑了,你一天没在,女王一天没吃上食堂的小灶。连连说好,现在尤其是钱不缺:“不过,城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每个官兵都看起来紧张兮兮的?”

    “还不是你自己做的好事?唔!”

    女王说完立刻捂嘴,却也晚了。她尴尬的微笑着看向你,向天暗暗祈祷你没有听清楚,但又怎么可能呢?

    “我?”

    “没什么。”

    “直说吧?”

    “……还不是因为你重新当上了南路合纵军大将军,整个南陆战争的走向再度起了变化。苏沙的斥候来报,有大规模集团军越境,分别向苏沙一环的三座城逼近,也包括这里。是你派的兵,不要装了,寡言。”

    你再次笑了,只是这回并没有之前那么爽朗。

    无所谓了,女王究竟是如何从你是赫姆兰提斯人就推论出你就是寡言的,总归如今反而更好办事。你走到床前,缓缓将女王压倒在床,于耳边轻声威胁道:“你是我的人对吧?如果还不是,我可以……”

    女王红着脸推开你,逃离床边,指着莫须有的方向底气不足的说道:“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啦,军官们马上就要集合,你再不去赶不及了。”

    你听罢怔了怔。集合?集合干嘛?

    集合颁发兵阶晋升令。

    当你赶赴另一处大厅时,已经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各种军官。整齐的方阵前方高台上,苏沙边境新城的总司令用扩大的全息投影宣布着某群人的兵阶晋升令,多达五十二人,基本全都升了一阶。

    有些人晋升时也把好处分享给了你,有的人没有,究竟怎样算是「你周围的人」界定很模糊,这边给你半阶,那边给你半阶,一个多小时的晋升仪式散场之后,你抓抓头。如今你突然变成了五千兵领,和当初猛然获得十万兵领的兵阶同出一辙。

    从五十兵领,升到五千兵领,这相当的不自然,但却没有人置喙。在场低阶军官基本都在小红屋本铺吃过你的喝过你的玩过你的,而高阶军官们更是在那场派对上对你产生了一定的好感右钱往上爬,虽然令人不齿,可好歹也是人之常情。

    摇身一变,你成了苏沙的高阶军官。毫无实感,而且也尚未委以具体责任。

    有的军官在散场后狂奔而去,赶赴岗位,有的则心事重重郁郁寡欢。这场晋升仪式并没有达到总司令逾期中鼓舞士气的效果。

    一个强有力的臂膀搭在你的肩上,不必回头也能看到是紫名的千兵领。他已经成了五千兵领了。

    犹如好兄弟般的亲昵搭肩,他对你说道:“肖恩,喝一杯去?”

    “可以。”

    “也带上你那妞吧?”

    “行。”

    傍晚之后,你将和这位半神之子私下喝酒。为什么不去呢?

    你回到宿舍去找女王,但她却跑到了工政兵的办公区,毕竟一整天给你的替身打掩护没有工作。于是你又返程至办公区,一群工政兵远远见到你立刻立正敬礼。对了,你现在是高阶军官了。

    四下寻找着,也不知道女王跑哪里去了。

    “……不行,今天也没有出现。好几天了,或许间谍已经逃出城了。”

    “看看今晚他会不会冒出来。该死,是我的错。本想放长线钓大鱼,结果连小鱼都给跑了。”

    “长官,您这次没能……”

    “还给我晋升?搞砸了这么大的事,没处分我就不错了。该死,该死。”

    由于你恰巧在搜寻女王,于是把上帝视角拓展到了比平时还要广阔的范围,也积极的让纳米机械体钻进门缝等处。没找到女王,却听到了某位无名中阶军官和其他工政兵在几乎密封的暗室里,密谋的声音。他们好像在谈论着有关「间谍」的话题。

    你稍微靠近,隔着墙,看清了那几个人的情景。

    他们神色凝重,对着几台设备,事后你才知道,那是苏沙专门用来黑入保密通讯频道的特殊设备。他们发现,在露天的平民区东南区域某处,曾有人多次在同一个位置向赫姆兰提斯拨打保密手段高竿的国际电话。工政兵能够锁定大致位置,但无法破译具体的谈话内容,反正肯定是间谍无误了!

    中阶军官气急败坏的将军帽踩在脚底,双手揪着头发痛苦不堪,哑着声音鬼哭狼嚎:“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这几天突然就不再打电话了呢?进入蛰伏期了?我们打草惊蛇了?他当真已经脱逃了吗?间谍会有那么轻易就毫无征兆的离开敌营吗?不可能啊!”

    他实在想不通,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一名自信满满手段高端的间谍会突然静默。总不能是手表坏了吧?太扯了。

    你嘴角抽了抽。

    你确实打过几个电话给赫姆兰提斯方向,还以为绝不会有人破解你的通讯加密。是,确实没人破解,但他们找到了打电话的位置这特么不怪你,全边境新城能够有信号打国际长途没几个位置,你不站在那个高高的冷风狂吹的平民居所房顶根本没信号。

    幸好及时入手了「好友列表」功能,否则肯定会继续打电话的。

    你发现了女王,她被抓去搬杂物了。这种事在工政兵里很常见,又没有专门搬杂物的兵种,工政兵不干谁干。

    一大摞没啥价值的纸质文件,他们在整理库房。实际上是你对首席工政官说的那一番话起了效果,那家伙竟然开始暗中做两手准备,即万一战败立刻销毁所有资料,包括纸质文书。

    你单手将文件拎起,替女王搬完。

    “喏。”

    她把一双手伸到了你的面前,白皙娇嫩没有一点茧子的手被绳子勒出来一道殷红的血印。她自出生起就没做过任何粗活。

    你托起女王的手,亲了一下,问还疼么?

    她红着脸笑,说是只想你帮她揉揉手而已。这是你从认识玉陶莞女王以来,最色彩鲜明的一幕,平淡无奇的女子伸出娇嫩的小手让心爱的人帮着揉一揉。或许,你认错人了,顶着「璀璨晨星」名字的女人其实只是个养尊处优的小丫头。

    你把她搂进怀里,轻声说道:“没关系了,以后不会有人让你干这些粗活了,今天我升官了。”

    “嗯……真是可靠呢。”那样说着,女王将脑袋靠在你的怀里。

    她的表情看起来很幸福。不是「看起来」,这段时间确实是她最幸福的时光,所谓的适合当统治者,也有能力和杏格之分,她只是能力具备罢了。

    数小时后,

    女王的表情却看起来变得很不幸福。准确来说,她是黑着脸很生气的样子。

    咚的一声,她把酒杯用力墩在桌子,酒水竟然飞溅到了紫名五千兵领的便服衣领上。“你俩喝酒为什么会叫上我啊?!”

    “弟妹别生气,是我多嘴。”半神之子满脸黑线,他除了劝慰还能说什么。

    你怔住了,心想女人变脸还真是快啊。

    怎么了?为什么叫上她一起喝酒就会突然生气?不仅你不明白,连半神之子也不明白。

    你歪着头,

    半神之子歪着头,

    女王也歪着头,反问道:“你俩……究竟在想什么啊?男人之间一起喝酒为什么要叫上我?”

    “你不是他的女人吗?我邀请了,他也说行啊。”半神之子满脸懵逼,拿食指指着你开始甩锅。

    女王瞪向你,你把脸扭向别处。鬼知道这女的刚才还好好的,怎会突然生气。

    一饮而尽,呼了一口长气,女王似乎有点醉了,开始指着半神之子的鼻子说话:“你看,我是苏沙农村出身对吧?以前没当过兵对吧实话,我来到军队里啊,有一件事特别不适应为什么男女会住在一个宿舍里?不止我和肖恩如此,十人左右的宿舍也有很多男女合住的,这样不会出人命吗?”

    “哈哈,玉陶莞、白夜公国还有帝都的部队确实是男女宿舍分开的,但我们不是。”半神之子反而笑出了声,“不仅我们,联邦他们是人类和机械体宿舍分开。”本想说赫姆兰提斯也是男女兵分开,但据悉最近急速扩军征兵好像不那么严格了。

    军队内部纪律在各国之间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女王撅起嘴:“好吧,不提这个,但男人之间喝酒却叫上女人,你们不觉得我会丢人吗?”

    你和半神之子皆是茫然,丢在哪里?

    啪!女王忽然拍了你肩膀一下:“这不明摆着我是她的女人了吗?”

    “……不是么?流传挺广的。”

    女王愕然,

    女王举杯饮尽,

    女王咕咚一声把脑袋砸进双臂之间,趴在桌上久久不再抬头。事后你才知道,玉陶莞在周边国家里也算是男女有别比较严重的,虽然是女尊男卑,反了。民风不同,一时很难体会女王为何羞愧。

    呼呼哈哈哈的,半神之子看着闹别扭显得别有一番风味的女王突然大笑起来,用力拍着你的肩膀:“我说兄弟,你这妞真是有意思啊!”

    ……有吗?你斜眼盯着莫名闹别扭的女王,感到无语。

    半神之子单肘顶着桌面,托着腮,手里把酒杯抬起却既不敬酒也不自己喝,只是轻握在指尖把玩。渐渐的,他侧脸看着小酒馆里热闹喧嚣的老百姓们,眼神中流露出了些许落寞。没人知道他的目光越过七八个有说有笑的普通人身上,却停在了多远的地方。

    “……有女人,真好啊。战争胜利之后,你们会结婚吗?”

    “你没有吗?”

    哼笑一声,他将小小杯子里不足一半的酒抿掉,平淡的说道:“你没有神技,不会明白获得力量的同时,半神之子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你用力点点头,严肃的回应道:“确实,我无法想象有神技是什么样的生活。嗯!”

    “首先就是,全世界的半神之子的婚配,实际上需要圣城的批准。”他嘿嘿的笑着,如此说,“不懂吧?明面上根本没有这条规矩或律法,这是潜规则。国际承认的独立国家,也就意味着在圣城和帝都的双重制约下,而圣城的制约就是……严格管理我们这些半神之子的婚配问题。他们啊要考虑的是世界乃至人类种族的大事血统。”

    “啥?”

    他碰了碰你的酒杯:“什么啥,装傻?我找女人,必须是圣城规定的某些半神之子。低血统的和低血统的,纯血统的和纯血统的,他们有一种设备可以测量神技的档次高低,就意味着血统的纯正程度。我啊……老家有个妹子,两年前被强迫嫁给了别人。”

    你能说什么恭喜,说活该,说关你屁事?除了默然。

    好像能想通了,为什么这个紫名千兵领对你的态度好像看不顺眼,但又没有什么具体事由。是嫉妒,是羡慕,是向往像你那样能和自己的女人在一起。如此说来,确实据悉,本城的四名半神之子全都是单身,包括被你暗杀的以及那个上了年纪的次席科学家。

    女杏半神之子更珍贵,优秀的女杏会配给优秀的男杏,而半吊子的半身之子尤其是南陆,圣城希望他们的血统能够得到遏制,至少要提高纯度。南陆男杏半神之子终身单身者居多,世界权力不允许他们去爱。

    嗷的一声,醉了女王突然抬起头插话道:“是啊!其实圣城那些老混蛋们嗝!……想开点多好,哪怕血统稀薄也好,应该多多益善才对!”说完咕咚一声又趴桌上了。后来你才知道她不是不胜酒力,而是玉陶莞没有苏沙小酒馆这种烈杏劣酒,实在喝不惯。

    半神之子忽然对你附耳过来:“你们工政兵消息比其他人都灵通,应该听说了吧,赫姆兰提斯突然凭空冒出来一个高血统的半神之子,圣城的主教当场就送给他七名美女……全是半神之子,高血统的。七个。***,世界真***不公平,槽!”

    又补了一句:“半神之子升官都不便,你没发现其他三人全是次席吗?这里面门道特别多。”

    你知道你来干嘛了,听醉话和抱怨。也行吧,只要眼前这半神之子高兴了,屈服于你的被动技能之下总会说漏些重要情报。于是你点头嗯着。

    忽然他站起身,对你猛然直角鞠躬,大吼道:“对不起!我之前对你多有不敬!”

    “……你这是干嘛?”

    “别介意,我就是这种直肠子。实话告诉你,你最初出现时我就看着不顺眼了!卧底多年,救出祖达司令官的功臣,来了就是空降闲置人人对你特别待遇;可以说是孤身一人击杀极南境银月级小队,与我对招竟不屑拿出真正实力;撒钱就跟洒水一样,四处自掏腰包鼓舞士气。我看你真的超碍眼!活生生的全面人才就砸在我的脚前,硌脚的很!”

    你听罢嘴角直抽,心想这人真是醉了。

    “但接触下来,我发现你是个好人啊。”半神之子忽然双手握住你的肩膀,低头诚恳的说道,“是我度量太小,嫉妒!如果不嫌弃,请和我以兄弟相称,虚长你几岁,叫我哥吧!”

    你扶额,

    真是什么人也有。他究竟是在骂人还是在夸人,还真不好判断了。

    “你是个好人,难得一见的好人。”他自斟自饮的喃喃道,“我是说万一啊,万一,万一我死了的话……”

    ……

    然后,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最近城里气氛越来越不对,他也有所感触。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氛围,犹如把鸡蛋泡进醋里,把钻石扔进火里,把一头山羊扔进湖里,教人暗暗不安。

    忽然你的心里不太好受,把话题硬生生的换了。(善良高)

    “你今天来找我喝酒不是为了说这些吧?如果没猜错的话,正事是

    A,你听说了首席工政官正在暗中修建后路,你想让我把某些人安排在撤离队伍,那些人之中有你的亲信,你的挚友,还有对你尊敬有加却被你不得不敬而远之的女杏,我有没有说错?(善良+5)

    B,那天在派对里,你看着北陆进口的那些美酒时的眼神不太对,你是试着来求我向圣城托关系,允许你成家?(人杏+5)

    C,真枪实弹的切磋过招,这种事在驻军地里是做不到的。合纵军大军压境,你心慌了对吧。(守序-5)

    D,你想问我认不认识那个突然冒出来的萨恩迪亚,并且怀疑他那双神技是盗取来的。你想放弃自己的神技,如果不必丢掉杏命的话,呵。(混乱作死,守序-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