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7-E4章:沐浴在世界的恶意中

    ·

    首先要保住自己的老婆们!否则,否则!

    萨恩迪亚给囚徒港外交官回复道:「收回你那所谓的见面礼,我不乐意去找毒葵。」

    「……这不是乐不乐意的问题,萨恩迪亚阁下。如果你觉得我方的诚意不够,价钱好谈,抑或是我们高看了你?」

    「闭嘴。不服来战。」

    少年外交官黑下来脸,思索数秒后重新挂上笑容对你摇了摇头,默默的坐回席位。他没有任何表态,没说是否要战,也没说不战。至少有一件事能够确认,他发给你的电子全面佣兵契约书被销毁了。

    “诶?我王,您这是?”

    “这是拿你祭天的半分钟前!话里话外的,你是在威胁我吗?”

    寡言猛然揪起共和联邦外交官的衣领,令其双脚离地徒劳挣扎,傻子也能看出来你怒了。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小丑般的家伙满脸吃惊愕然的表情就跟之前诚恳笑容完全一致就像假的。他比你预计的还要淡定。

    “呵呵,尊敬的陛下,您这是在说什么呢?四位联王要求毒影陛下一天内回国,又不是小人我。”嬉笑几声,外交官嘴角越扬越高,“不过是回国罢了,莫非是有所不便?或是毒影陛下因为某种缘故根本就「不能」回国?”

    你绑架了她,

    她背叛了联邦,

    还是说毒影早就被你杀死了?

    虽说毒影经常杏神出鬼没,但消失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连毒葵也「谎称」不知情,难免令其他联王生疑。其实毒葵怎么会不知情,她这是把所有麻烦都甩锅给你了,委实讲,毒葵也无法处理这种事态。

    冷冰冰的眼神,你手心里攥着的低威胁度的外交官根本毫无惧色,反而一字一顿的追问道:“请问我王,毒影陛下她为何不能回国呢?”

    “……你有永生技术对吧?”

    当你这么一问,外交官神色忽然变化。没错,但他不太明白你要表达什么意思。

    你把外交官轻轻放回座位,不由扶着额头呼呼呵呵的仰头大笑,令在场人都觉得诧异不知你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你越笑越厉害,最后好不容易才稍微恢复了气息,继续对联邦外交官说道:“是我的错。”

    “是我的错,几乎快忘记周围人曾经对我充满畏惧的眼神;是我的错,习惯了去宽容别人对我的小小不敬;是我的错,偶尔还把自己当作守规矩的低阶军官。我会改的,请相信我。”

    呃了一声,外交官茫然至极,彻底听迷糊了。

    突然,他眼睁睁的看着你全身数层炼气叠加,叠加,再叠加,甚至达到了肉眼清晰可辨的程度。惊人的杀气犹如龙卷风肆虐般充斥着整座大厅本该达到这种效果才对,却因为「暗中介入者」的强制装弱效果导致了诡异的现象。每个人看到你进入战斗状态却没有提起足够的警惕,尤其是你跟前的这位联邦外交官竟然依旧保持着放松的姿势。

    “……我王,您这是?”

    “收回你那狗屁城区。告诉他们四个,毒影是「我的」!我杀了她、独占她、绑架她或是带她远走天涯都跟任何人没有半点关系,也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理由!”你把右脚大力向后扬起,“让毒葵洗净等我,迟早她也必须跟我走。夫,是,天!”

    咚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餐桌翻了。

    外交官被你踢飞了,瞬间无踪影,徒留城堡金属天花板里径直向南方天空的一道长长的斜向上的隧道。你没杀他,因为还需要他给其他联王带话,而且杀掉永生者也意义不大。受到你神技的无敌庇护,外交官暂时成了一颗无坚不摧的人形炮弹把王城三层金属天花板贯穿。(善良高)

    你看着化作昼天星辰的细小人影,忽然发现了无敌庇护的新操作方法。或许可以拿来攻城用。

    你打人了,甚至可以说是突然杀人,至少其他权贵都这么认为。气氛冻结了,悉悉索索的,是训练有素的女仆们强忍着颤抖而默默收拾满地狼藉的声音。

    原本是赤裸裸的与联邦撕破脸,但其实并不要紧,谁让你是双联王的夫君,殴打外交官这种小事根本不算什么,只要毒葵还在,你完全可以做得更加过分也无碍。

    最高的个人战力,毒影,联邦的杀之王。

    谜一般的亲和力,毒葵,镇邦的和之王。

    寡言得罪六家之一,但没得罪死;萨恩迪亚也得罪了六家之一,但也没得罪死。毫无问题,暂时,因为他们主动巴结两个你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有所图,不会因为这点事就改变心意的。毕竟,人类是一种把他人不幸看得特别淡的生物。

    但如果你继续得罪下去就完全不同了。他们会开始预料下一个是自己。委实讲你本想全部都拒绝,但难度实在太高怕是会翻车。

    你将目光在众人身上反复流连,寻找下一个要摆平谁,又该如何摆平。

    很难。

    “尊敬的主教大人,请容瑞莲代寡言大人拒绝您的盛情邀请!”突兀的,假公主站出来,在万籁俱寂中字正腔圆底气十足的如此说道,“寡言大人是不会跟您迁居圣城的。”

    无数讶异的眼神如针扎般刺在假公主的身上,而后者依旧凛然。

    数秒,十数秒之后,哑公主轻轻推了推假公主的背部,后者才如梦初醒从大脑一片空白的状态回过神来,看向你:“对吧,寡言大人。”

    “……正是如此。赫姆兰提斯、南陆战争还需要我。”你知道这个疯狂的举动其实是谁的主意。

    公主疯了,一定是。

    她并非一国之君,就算是也是南陆的小国,这样和圣城的主教说话难道没有想过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吗?

    主教显得很伤心:“这是为什么呢?”问的不是你,而是假公主。

    “瑞莲提醒各位,我国是国际公认的拥有独立主权的正式国家,而且还在战争的白热期。你们是为谁而来的?是寡言大人,还是不幸为国捐躯的徳霍·艾尔将军,不用我提醒了吧?两位高阶将领缺少一人,您却要在这种时刻带走更高阶的大将军,您,真觉得妥当吗?”

    “这……”主教笑得很慈祥,非常慈祥,“运筹帷幄而已,在哪里也……”

    公主看向希亚耶:“总司令,您说,一样吗?”

    希亚耶无话可说。肯定不一样,最高率军者在赫姆兰提斯坐镇和圣城坐镇断然有着天壤之别。看到全场对军事有最权威发言权的希亚耶都沉默了,主教脸色渐渐变得不好看,又能如何,唯有连连说着……老朽不曾打仗,不太懂军事,实在惭愧。

    你望着这位公主,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挺身而出。

    大家都不是平头老百姓,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如果公主只为了南陆战争一事而公然反对主教的邀请实在风险太高了。你开始相信一件事,高位者们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基于某种利益考虑,包括玉陶莞五千兵领铤而走险对你当众使用神技,包括囚徒港突兀的要求刺杀毒葵,都会有自己的道理。公主也是。

    力量,

    是最实际的话语权。

    为什么主教最终选择闭嘴了呢?除了极其复杂的政治利益考量,还因为阿克屠卢斯从座位上站起了身。

    有些传闻在小圈子流传的很快,比如阿克屠卢斯是女儿控。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全场个人最高战力是阿克屠卢斯,凭借黑火的诅咒他能一个人杀光所有人。小小的赫姆兰提斯至今仍在世界版图上,并非毫无缘由。

    瑞莲说的话,就是阿克屠卢斯说的话,也是整个赫姆兰提斯的意思。任何人在炸毛之前都必须仔细掂量一下得失。

    忽然你有种假设:瑞莲与圣城不睦。

    既然她自己已经跑出来挡枪了,你又为什么要傻乎乎硬拼?这样想着,萨恩迪亚忽然抬手说道:“公主殿下说的好啊!我举手赞成。你们刚才大概都听见了吧,主教大人要求我去找一个少年。这不是很过分吗?”

    你掏出那名黑发少年的照片,甩回主教的怀里。

    你单手托腮,冷笑道:“糊弄情报新手呢?这少年是消失在了极南境了吧?事情远没有您的和蔼笑容那么单纯,对吗?”

    “不,我只是……”主教摆了摆手,一时竟没找到词,他还沉浸在刚才被小丫头片子怼的震惊当中。

    公主果然不负你的期待。

    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视线死角里,你捕捉到哑公主暗中推了推假公主的身后。那是种授意。

    假公主走到主教的身旁,单手拄着刚刚扶起来的餐桌,盯着老东西的侧脸,语气平和的劝说道:“也对呢,主教大人。看发色与您的重视程度,圣城是丢了一名血统纯正的半神之子吧?您拿出这种实体照片而不是全息投影,是因为需要对擅长黑客技术的极南境绝对保密吧?而且……”

    假公主忽然抽走了照片。

    “已经有些发黄了,失踪了很久了呢。模样早就改变,已经成了大叔了吧。”她用纤纤玉手撕碎了照片,把冰冷的语气吹进主教的耳中,“谁的过失,谁负责难道不是正道么?”

    这一句,

    有两个人听罢为之肩头一震,阿克屠卢斯和哑公主。

    这一撕,

    连哑公主也满脸讶异。她那巧言令色的漂亮影武者似乎擅自加戏了。

    那张长长的餐桌也确实可怜,刚刚被你踢翻,扶起来,却又突然发生爆炸。巨大的冲击力将两个你加上在场的所有人全部双脚离地狠狠的拍在墙壁上,孱弱的几人被周围的卫兵亲卫舍身保护住。好在这种独特的爆炸并为造成任何人员伤亡,只是冲击罢了。

    爆炸的原地,一个圣骑士打扮的靓影渐渐显现出来,她身后的披风迎风摇摆,将寡言包裹其中,左手伸盾遮住你的身侧,右手持剑横扫一圈指着所有看起来能够战斗的家伙。

    毛毛问道:“又是剧情任务?这次要做什么?”

    “是来带我的吗?”

    “……也不知道是谁当初对一个陌生女子说「包养我,女人!」,趁人之危,不留余地。”

    你笑了笑,把头顶盖着的披风揭开,抬起一根食指,缓缓的缓缓的指向玉陶莞五千兵领无数位眼神放空跪倒在地瑟瑟发抖的其中一人:“任务是这样的,国际高峰会议里混进了一个敌人。运用玩家的智慧找到他,稳妥处理掉。”

    “我!?”

    五千兵领惊讶的跌坐在地,双手交替往后爬了几步,但身体已然不停使唤,总共也没逃出半米。他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却明白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人类能够感受到其他人类恐怖的实力威慑,就跟机械体能够感受到你的威慑一样。870对40,绝大多数人仅仅在毛毛的身边就会承受一种类似龙威的压迫,除了瑟瑟发抖什么也做不到,已经和勇武与否无关了。

    “嗯。”毛毛拔剑,三步,砍死了五千兵领,“上次我就想问,你这什么任务?我击杀敌人真的不会夺走任务奖励吗?我又获得了第三个特殊技能了。”

    你也获得了,

    因为分享的效果。

    没关系,任务谁达成都一样,谢啦你如此解释着,正如字面意义,毛毛击杀了,你也会收获神技。只不过……那么的轻松一击就砍死了紫名,虽然你也能做到,却要考虑诸多因素,她却无此顾虑。

    她这一剑挥下,同时解决了寡言和萨恩迪亚的双重烦恼。

    眼睁睁的,提示显示刚才升上去的「全人类通缉+1/5」又降了回去,看来五千兵领还没来得及把挖到手的消息传回去。事后你才知道,这座会议大厅是有完善的信号屏蔽措施的,很多大会议厅都有这种必备物。

    毛毛突然现身,对在场每位权贵来说绝非小事,他们的表情错综复杂堪称精彩绝伦。可惜你暂时还没有心情去欣赏,因为眼前有个提示很古怪:

    「神级技能已满额。请选择一个,此神技将会在下次突然入手新神技时自动舍弃。」

    A,天恩普临

    B,简述反词

    C,略化归源

    D,心随所改

    E,权能过水

    F,窃密翘板(选定一个目标,你与对方谁处于精神状态的劣势就会将某些秘密暴露给另一方,这种机会对彼此都很公平。泄露秘密的多寡与诸如恐惧、松懈、沮丧、认输等精神状态成反比。需要注意的是,撤销此神技效果比寻常情况需要更长的时间,小心被反窥)

    必须选择。

    你看罢嘴角抽了抽,觉得提示简直是在开玩笑,无论哪个你也不会舍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