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6-D1章:丧礼与起泡剂(下)

    ·

    你把毛毛选定为「介入目标」,尽管暂时意义不明,但姑且能对你起到良好的掩护效果,大概。

    除此之外,你向希亚耶索要了科研团队作为出卖「休」的报酬。整件事非常稳,卖他的是萨恩迪亚不是寡言,万万不会穿帮。退一万步讲,「休」应该根本不会在意这种事。

    你望着眼前这位老者,还是首次被人发现持用神技,而且主教根本不是猜的而是笃定。爬到主教这种位置怎会没点本事?简直是千钧一发如果你没有及时入手「暗中介入者」的那些古怪技能,寡言就不会强迫装弱,于是将会被主教一眼识破拥有大量神技,自身三个,靠伊露莎2夺取一个,分享毛毛两个。据说历史上混乱神不过是七个神技你便有了六个。

    双神技持有者比你想象的更加罕见,整个大厅里的气氛都变得犹如一群虎豹豺狼盯紧羚羊般,令你不由后退半步,从另一层意义上感到可怕。

    你被人围了起来,同时,双身份,仿佛进入了提成高的离谱的大卖场被服务员揪住衣袖。

    轻轻一个响指,主教授意始终躲在后面的人们陆陆续续现身在萨恩迪亚的面前。那是……七名妖娆美艳的女子,全身穿着堪比泳装的暴露服装却在外侧紧裹着薄纱,令凝脂般的肌肤若隐若现将十分的容貌升到十二分,是比被你辛辛苦苦治好的那两位躲在马肚子里的头牌美女之上的可人儿。她们向你走来,传达某种肢体语言腰肢左右摇摆像是在说不要,胸前上下起伏又好像是在说要。

    “可还喜欢?萨恩迪亚。”主教笑得像只老狐狸。

    不需要犹豫,肯定喜欢。先不提美貌问题,这几个女的威胁度在40上下,全部是紫名。圣城是半神之子的原产地。你点点头,主教爽快的把她们送你了。这是圣城势力惯杏的做法,因为财大气粗所以逮到任何值得拉拢的人全都会先投资再说。

    七名半神之子就这么送你了。

    就这么。

    回想之前你在赫姆兰提斯忙忙碌碌,总共也没见过几个紫名,现在却……

    “谢啦!”说罢,你把七名紫名美女全部搂进怀里!

    管他呢,先收了再说反正是副身份,副身份,副身份。玩脱换脸就是了。

    希亚耶默默的站起身,

    抓起一张盘子,

    走到大厅角落。

    咣当一声,狠狠把盘子拍碎在自己的脑门上,然后满脸笑意走到你的跟前。只见他一手搭着你的肩膀,一手塞给你一张芯片卡,低声说道:“你我一见如故,以前之事权当不打不相识。这是帝都的高级通行证,以后要什么情报就不要来偷了,说一声,好谈,好谈。”

    你把通行证收了起来,总之先拿再考虑。

    好像是听见萨恩迪亚有双神技,其他人也如希亚耶般坐不住了。本来他们此次前来只是想全力拉拢能够召唤女武神的寡言,却有了意外的收获。丧礼不再是丧礼,宴席也不再是宴席,而演变为求职场惊现大佬一群公司倒贴去拉人的诡异场面,而且是双方面同时进行。

    水树郡外交官与萨恩迪亚握手,瞬间不着痕迹的偷偷塞给你200万电子货币,还附送了一封邮件,其内容概括如下:「我水树郡愿与黑暗火锅情报组织进行全面交易,敬待回复。」

    然后扭头就去找寡言了。这位蓝发的外交官亲昵的将手臂搭在寡言的肩头,用发梢有意无意的搔弄着你的锁骨,问道:“寡言大人,据悉您手上有一位很优秀的服务型机械人,它还好吗?”

    “不卖。”

    “你真会说笑,那是当然咯。不过要保养水树郡出厂的机械人,果然还是要用我们自己的团队才更稳妥不是吗?”说着,蓝发外交官对着身后使了使眼色,又从大厅外进来了三名蓝名低威胁度的工程师,“送您,无论是它的还是您的任何维修保养需求,我们全都包了,如何?”

    正常情况下你或许拒绝,因为世上没有比免费更昂贵的东西了。但也可能是因为之前被追捧的太高,也可能意识形态与完全无必要谨慎的萨恩迪亚混淆了,你答应下来。

    囚徒港的少年外交官也与萨恩迪亚握手,偷偷塞给你一份正式的电子「佣兵契约书」,大致内容是:「我囚徒港愿与黑暗火锅情报组织开展全面佣兵合作,敬待回复。」然后转头跑向寡言身旁。

    “寡言大人,听说您的居所被无耻小人破坏,可有此事?”

    “别送,我也不打算修了。”

    “大人真是幽默,我们无权在赫姆兰提斯王国动土施工,只是想藉此机会向您奉上小小心意,以驱赶其他的贼子。”说罢,他对身后使了使眼色,从大厅后面冒出来十五人全副武装的佣兵,五人蓝名、五人金银名,五人绿名。

    你又收下了这份礼物。然后,看向大厅后门,怀疑那里是不是藏了数万人。

    共和联邦等到终于轮到自己了,迫不及待的跑向寡言身旁,却被你抬手阻止:“……你为啥叫我「我王」?”

    “我王真是……”

    “爱说笑是吧?”

    “不不,我怎么敢”

    “真是幽默是吧?”

    “不不,我王绝不是「爱说笑」,更非「幽默」,您的眼眸中透露着严肃而仁慈的光辉,嘴角上洋溢着坚毅与和蔼的温暖,眉宇间凝聚着智慧与随和的恩泽。您是我共和联邦杀之王与合之王的伟大夫君,当然也就是我整个共和联邦的伟大的王。您真是太幽默了,爱说笑。”

    你扶额,

    摊手,索要礼物。大家都给你备了礼物,这个我王我王叫了半天的家伙也会有吧。

    “我没有……”然而外交官尴尬了,他低头红脸说道,“说到底要如何把一座城区交到您的手掌之上啊?”

    “一座城区?”

    共和联邦的一座城区比赫姆兰提斯的唯一主城镇还要大两三倍。怎么了?就突然给你城区?只因为你是双王的夫君?

    为啥早没给你?

    按顺序,玉陶莞把共和联邦的外交官委婉挤开,后者行礼之后迅速跑到萨恩迪亚面前,恭敬握手。这是流行吗?他也偷偷塞给你一封邮件,内容如下:「我辐射海共和联邦愿以任何情报作见面礼,展开与黑暗火锅的合作往来。敬待回复。」

    马上,萨恩迪亚回复道:「只对“毒祷”的神技情报有兴趣。」

    「当然!并且,附加一座临近赫姆兰提斯的我联邦村庄做附赠。愿日后合作愉快。」

    懵了。

    这个世界怎么回事,突然开始了疯狂送礼的模式。不仅针对寡言,而且连身份不明的萨恩迪亚也不予余力。

    玉陶莞的将领对着寡言笑啊笑,他似乎已经没有更多礼物相送了,之前与赫姆兰提斯签订的增援和贸易协议就应该是最大的诚意了。

    你望着他,他也望着你。怪了,你不太明白,既然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为什么玉陶莞的将领要挤到寡言面前又久久不说话?

    基于宗教立场,信奉赛安娜女神的玉陶莞无法对你表示更多的敬意。他的戏份已经结束了「前半场」。

    一场宏伟浩荡的送礼大会渐渐落下了帷幕,无论是谁的礼物你最一开始是拒绝的,真的,最一开始。大家推杯换盏说笑间把国际间的诸多纠纷诉说得有如家常,气氛融洽平淡无奇……你无心去听其他势力之间的鸡毛蒜皮,因为你这里

    陡然,

    出现了大危机。

    你的眼前突然出现了提示「你的全人类势力通缉+1/5」,下一段提示则写着「警告!“奎迪”正在挖取你的秘密!」

    无论奎迪是谁,你猛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进入备战状态,四下寻找任何头顶上写着「奎迪」二字的人物。无论侍女、卫兵、还是其他权贵全都没有人叫这个名字。

    “大人,您怎么了?”

    “……你。”

    或许是气氛不同了吧。尽管与之前的诚恳笑容完全没有半分变化,但你跟前这位玉陶莞五千兵领却在脸上渐渐浮现出冰冷的阴霾,眼神就好像快要把你刺穿般。霎那间,他头顶的名字抖了抖,从白色的「玉陶莞五千兵领」字样变化成了「奎迪·玉陶莞五千兵领」,紫色,威胁度40。

    是间谍!

    是神技!

    是无耻的诡计!或许是必须要你放松心防才能使用的低阶神技,或许在挖取你秘密的同时,他也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这小子竟然从最一开始就深藏不露。对,最初就该起疑的,为什么玉陶莞五千兵领这种高阶军官会是白名,这不可能!明明早该注意到的。

    挖走的秘密应该不多,但至少暴露了一部分,否则不会升高通缉进度。

    千兵领又恭敬微笑着问了一句:“大人,您看起来有点……还好吗?”

    “很好,好得很。”因为你及时提起戒心,挖取秘密的某神技被打断了。

    在你犹豫要如何处理这个卑鄙的家伙之际,五千兵领恭敬行礼,然后转身去找萨恩迪亚了。这个举动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按潜规则的顺序,也该到他了。

    只见五千兵领也和其他人一样,跟萨恩迪亚握了握手,塞给你一封邮件。内容大致是「我玉陶莞愿免费传授黑暗火锅情报组织武僧系和炼气系技能训练,以期开展长期业务合作。」至此,没有任何古怪之处。

    你回复道:「可以。」

    「爽快人,那么我也直说了。」五千兵领直奔主题,「我方再追加“休”消失前的情报作为诚意,请你方提供“玉陶莞女王失踪的详细情报”,越快越好。」

    玉陶莞一直在找真正的女王,但又不敢明目张胆。他们需要避开帝都、避开寡言、避开绝大多数势力偷偷搜索,却毫无成效。迫不得已,他们把希望放在了有本事盗取帝都最高机密的新兴情报组织,那些附加的见面礼换言之就是「封口费」。

    还真问对人了,恐怕全世界只有你才知道玉陶莞真正的女王在干嘛窝在敌军宿舍里。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的。

    你开始觉得这个五千兵领很碍眼,琢磨着要如何稳妥的处理一番。却发现,碍眼的不是他。

    而是,

    所有人!

    送礼时按照从高到低的顺序是职场潜规则,好吧这可以理解,但翻脸时似乎也有着默契,居然每个人都按照从低到高的顺序一个个的跑到寡言和萨恩迪亚的面前,展露出了利爪和獠牙。

    共和联邦外交官忽然给萨恩迪亚一封邮件,写着「感谢合作,现委托你方即可对我王“毒龙”实施保护!报酬详谈!时限一周!」然后扭头对寡言嬉笑的问道:“我王万福,在下斗胆问一句……「毒影」陛下可好?”

    呃了一声,你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毒影曾说过,她之所以要躲到你的庇护之下是因为一旦自己变成肉身而且怀孕之事暴露,恐怕会让本已内部火苗不断缺乏稳定的共和联邦失去无颗锋利尖齿之一的威慑,不仅整个共和联邦会出现崩溃,而毒影本人也会受到很快的追杀以前,只有她暗杀别人的份,自然也得罪了无数人。

    “挺好的。”

    “请您转告毒影陛下,毒龙、毒祷、毒月、毒葵四王联名要求她一日内即刻回国,否则……”

    说到一半,这个跟小丑般的外交官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他首次沉默了,而且沉默的时机就跟背后捅了一刀般精准凶狠。否则,否则然后呢?当你追问时,他却只是笑着装糊涂。

    一封新的邮件,来自囚徒港。写着「尊敬的萨恩迪亚阁下,请刺杀辐射海共和联邦的“毒葵”。价格详谈,时限五天。」

    你抬头望向这位少年外交官,原本天真无邪的脸庞竟然溢出了杀人无数才会有的冰冷彻骨的眼神。他笑着,补了一句:「找到真正的“毒葵”,提供给我尽可能消息的情报,具体动手主要由我方执行。如果你需要兵力,可以向我们雇佣,价格公道,另算。」

    「……认真的?」

    「您已经在我的某种洗脑类神技的作用之下,劝你认真的考虑这份合作。只有答应,和不答应,任何小花招我都会识破的。」

    愕然之际,少年外交官转身到寡言的身旁,恭敬行礼,笑道:“大人,今天的事真是令人扼腕啊。”

    “今天?哦,徳霍·艾尔……”差点忘了。如今的气氛一点都不似丧礼。

    “如果赫姆兰提斯缺兵,我们囚徒港完全能够胜任这份责任。”话锋一转,少年改口道,“但在商言商,我们也会从今天正式对苏沙同样提供佣兵协议,但愿南陆合纵军的寡言大将军不要介意才好。”

    你的嘴角直抽,这算什么?算发战争财还是两头都打?居然还腆着脸直白相告?

    少年抵着下巴,貌似想起了什么:“对了,如果我们拿上纳村当作征募兵源地,您不会介意吧?毕竟,严格来说那里全都是「白冷裘斯」的难民,不是么?”暗指,那些死难民根本不归你们赫姆兰提斯管辖,少多管闲事。瞧得起你,先给你打个招呼,也只是打个招呼罢了。

    水树郡的蓝发美女是个好人,她没找寡言说任何事情。只是给萨恩迪亚偷偷发了封邮件,要求重金搜寻「洛伦佐」的详细下落。

    她也是最阴险的人。至少前面几个家伙更可爱,知道说清楚。你此时此刻从糖衣炮弹的轰炸中反应过来了什么免费提供维修支持,根本就是借机要拆开研究「天拂」。而所谓的搜索「洛伦佐」也不会是找到他与其喝杯茶了事,回想长久以来徘徊在南陆诸国的水树郡特殊调查员们,已经找洛伦佐太久了……杀。大概是要杀吧。

    希亚耶没有装笑,

    因为他看了萨恩迪亚提供的情报之后,实在笑不出。脸色阴沉且难看,他径直走到萨恩迪亚的面前,毫不避讳的说道:“把「那个人」杀了吧,缺兵的话,给我具体位置也行。他必须死。”

    字字落地成坑,极为坚决。

    不等萨恩迪亚回话,希亚耶又转到寡言的面前,夹携着微笑的怒意挤出笑容说道:“既然大人已官复原职,重新率领南陆合纵军,也请协助我方防御吧?”

    “呃?”

    “我的意思是……”希亚耶可能是因为得知「休」背叛了人类势力而再也装不下去,但嘴角上扬道,“难道极南境的进攻,比不上内战重要吗?在你们南陆忙着互相厮杀时,我们北陆已经在着手「预言」中,也就是「灵魂出卖」内容揭示的那场巨大侵略战。请您,寡言大将军,一切以人类全种族利益为重,驻守我北陆合纵军营地着手防御建设,而南陆内战则仅仅「运筹帷幄」便好。望……三思。”

    说的很客气,但怎么听都没有半点客气。

    当老迈慈祥的主教缓缓起身,望向你时,你不由将手臂搭在椅背上,牢牢握住。最先来的,最后补刀,这最重量级的人物要来找你了,要说什么了,要搞事了。

    “大人,老朽有一件「非常小的事情」相求,实在惭愧、惭愧。”还没说什么,主教又跪了,双手紧紧揪着你的衣袖,马上就要老泪纵横。方才觉得这老家伙真是毫无架子,甚至显得懦弱,但如今看……同样的容貌同样的表情,但为什么总觉得他的眼泪是盐水,他的双膝是打算拖死你的重荷,他那被你搀扶住的手臂反而是趁机死死抓住你不让你逃走的铁爪?

    “……如果是召唤女武神一事,我有尽力,但……”

    “无妨!老朽很有耐心。”主教温暖的笑容里衬着冰冷空洞的眼神,望着你,一字一顿不容商量的说道,“老朽是想恳求大人您搬到圣城去居住啊!”

    卧槽。

    去了,那南陆战争怎么办?肖恩怎么办?伊露莎2怎么办?女王怎么办?一大摊子事要怎么办?最轻松的恳求却是最棘手的问题。

    说了些什么你也不记得了,总之敷衍之后,主教似乎压根就没奢求你能立刻回复。他转身,走向萨恩迪亚。

    拿出一张照片。

    你惊了那是「休」给你看过的某个黑发少年的照片。当时「休」曾提议萨恩迪亚扮作这个少年混进圣城当间谍,但你拒绝了。如今竟然再次见到,以不同人之手。“拜托你,找到这个孩子好吗?”

    卧大槽!

    虽然说不清,但这个黑发少年绝对不会光是「找到」就这么简单的!一张照片,你当初也没料到还会有后续,一点情报都未曾入手。

    鸿门宴,

    彻头彻尾的鸿门宴。最初以为是鸿门宴,后来发现是送礼大会,但最后发现果然还真的是鸿门宴。敌人成围剿之势,你势单力薄,不可能短时间全部扭转局面。先从某个人下手处理吧,从最棘手的麻烦开始。

    寡言方面,需要全力处理的是:

    A,拒绝迁居圣城

    B,拒绝驻防北路合纵军

    C,拒绝针对天拂的维修团队

    D,拒绝于敌我双方派遣佣兵,并且把上纳村当兵源地

    E,拒绝交出毒影

    F,会挖秘密的玉陶莞五千兵领

    萨恩迪亚方面,需要全力处理的是:

    1,寻找照片里的黑发少年

    2,刺杀「休」

    3,搜索「洛伦佐」

    4,刺杀「毒葵」

    5,保护「毒龙」

    6,交出玉陶莞女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