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5-1章:丧礼与起泡剂(中)

    ·

    你决定回去后先把苏沙军阶提上去。与此同时,你双手搀扶住主教的袖袍,将体重略轻的老者拽起,若是再迟些你的鞋子怕是要湿透。

    一句平身,希亚耶恭敬起身但仍保持着抚胸行礼的姿势,甚至觉得抬头直视你是种不敬。如果没记错,上次这家伙不是挺狂的么?

    你看向周围,发现李素并没有跟来,这与「贴身保镖」的情报不符。

    “寡言大人,非常荣幸见到您!”一位跟黛因同样看法,五官颇相似的女杏迫不及待的行至你的跟前,二话不说直接握住你的手,两三根手指微不可查的游走在你的手被上,冰蓝的瞳孔映着你的倒影——闪烁、颤抖、清晰可见——她似乎比外表更加激动。

    这是水树郡的外交官,威胁度20,蓝名。她的视线两度越过你的肩头,似乎在寻找着并没有出现在此处的某人,双手握劲略大,仿佛生怕你跑了。

    代表着囚徒港的外交官是位身高仅到你胸口的少年,威胁度居然也有60,还是紫名。他对你的态度相较之下就显得冷淡许多了——咕咚一声单膝跪地,俯首微笑凝望着你,字正腔圆的说道:“见过寡言大人!”

    你的嘴角直抽。

    玉陶莞的五千兵领对你深深鞠躬致敬。

    刷啦一声,你身旁的椅子被共和联邦的外交官拽开。他用颇具表演杏质的夸张动作为你展臂说道:“我王,还请您上座。”

    ……

    于是你在众人万般簇拥之下,坐在了大长桌的第二座位。主位当然是本地国王阿克屠卢斯。

    你看了看陛下满脸笑容,又看了看周围每个人的献媚脸,忽然觉得屁股底下不太舒服。刚刚站起身,竟然扑过来五名侍女,先是直角鞠躬,然后问:“请问大人有何吩咐?”

    你又默默的坐回了原位。

    在职场上稍微过了段时间,大致明白座次顺序的潜规则,按常理至少帝都和圣城的这两位大人物都应该坐在你的上位才对。

    你的正对面是主教,身旁就是希亚耶。

    你又微微抬起屁股,

    瞬间被侍女们换了一张更加柔软精致的椅子。看着周围所有人的盈盈笑意,你再次默默坐回原位,决定在鸿门宴杀机真正到来之前再也不动了。

    这是……丧礼,丧礼后的会议,没错吧?为啥没半个人伤心?

    “初次见到寡言大人,真是英雄出少年,好相貌,好英姿!”

    “气宇轩昂,举止不凡!”

    “今日幸得拜见大人容颜,真是诚惶诚恐!”

    “久闻我王神武威名,今日一见果然远比传闻更加如耀眼天中烈阳,令在下心潮澎湃,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你盯着最后发言的共和联邦外交官,心想若是不激动,岂不是要唠叨数个小时?

    你回头看向身后没资格落座的黛因,后者除了尴尬微笑什么反应也没有。瞬间你便放心了——你不是唯一一个懵逼的家伙,那就好。

    很快,足够百人食用的满桌美食犹如长龙接连不断的摆在众人面前,越来越看不懂现在是个什么阵势了,到底是丧礼、会议还是宴席?

    半个小时后,三杯红酒下肚,众人五句话离不开夸赞你,你终于扛不住了。猛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将红酒碰洒在洁白的桌布上,双手揪住身后的黛因,高高甩过头顶,狠狠的按在自己原本的座位上。你对这虚头巴脑的追捧失去了最后一丝耐心。(守序低)

    众人愕然之际,你在万籁寂静中问道:“你们在搞什么把戏?”

    沉默。

    主教忽然哭了起来,老泪纵横,蹒跚爬上餐桌,一脚卡进整只烤鸡的肚膛里不慎摔倒,整个人横在你的面前,竟犹如乞求神迹般摊出双手掌心朝上,哽咽着重复着一句话:“请大人息怒啊,息怒!”

    比谁都快,共和联邦外交官双膝猛然跪在地上,脸色铁青,好像自己快被杀头那般。紧接着希亚耶、水树郡、囚徒港全都单膝跪地,玉陶莞的将军也深深弯腰不再抬头,好像犯下了什么天大的罪过。

    呃了一声,

    你拍了拍黛因的肩膀,将麻烦事甩锅。

    全身一震,如梦初醒的黛因很快反应过来,强装镇定的解释道:“恳请各位大人起身,我家老板并未生气,只是想知道你们有何事相求。”

    无人敢动半分,当黛因再次强调“这是老板的意思”之后,他们才陆续起身,皆是惶惶不安的表情。你比他们更惶恐,迅速把近期的提示信息翻了一遍,也没发现有什么类似分享到世界之王的记录。见鬼了。

    “你过来,让我抽一嘴巴。”

    “感谢大人!”

    纯属尝试,你把希亚耶叫到身旁,直言要抽他,只因为他之前狂过。然而,当你高高扬起手,对方却深深埋首站的笔直连任何防御技能都没开,透过上帝视角你能看到希亚耶暗地里的表情仍然是诚恳微笑着。

    最后你将手轻落在希亚耶的脸上,未造成半点伤害。对方居然真的任你宰割,而且立刻高声呼喊:“万分感谢大人!”

    究竟在感谢个毛线,已经彻底不想追问了。

    黛因再次重复:“各位大人有何所求,但说无妨。”

    “老朽这把年纪,马上就要退位加入永生了,殊不曾料想竟能有幸拜见真神容颜,感激涕零啊!这要多亏了寡言大人在世造福!”

    你抓了抓头,怀疑这老家伙是不是上年纪糊涂了,说的话都教人听不懂。

    希亚耶立即补充道:“在下听闻,寡言大人是「真神触媒」,可有此事?”

    “哈?”

    “如若属实,我等实在渴望拜见「女武神」神颜,据活着回来的士兵所述,外貌竟然和初任执行大主教颇有几分相似。我等,我等实在是……!”希亚耶忽然泪腺崩溃,再也说不下去了。

    原来如此,

    他们想见毛毛,而把你当成了召唤师,基于一种爱屋及乌的狂热对你恭敬有加。这样听起来好像就合理多了,尤其主教过分夸张的卑微和希亚耶的骤然转变,而信仰其他宗教的玉陶莞将领没有跪下高呼万岁也情有可原。

    他们想见,

    你就得让他们见?

    先不说究竟要如何召唤毛毛,为啥你要这么听话。

    还未等你表态,始终沉默不语的阿克屠卢斯陛下拍了拍手,随后,真假公主二人紧紧相伴翩翩从后面走了出来。

    假公主盛装出席,无论容姿还是气质此刻都是你至今所见美人之中数一数二的尤物。她单手拎起酒瓶外裹的纯金饰物,轻挽长袖裸露嫩腕,随着一阵幽幽香气将斟满的酒杯贴着你的鼻尖递到你的面前,微弯的腰,微颤的胸,微扬的唇。她发现你盯着自己,随即微笑行礼,缓缓退后。

    或许一国公主亲自倒酒没什么,但这可是阿克屠卢斯的女儿。

    趁你怔住之际,假公主用余光回望身后半步之遥的哑公主,后者点头示意。

    “寡言大人,「瑞莲」有一事相求。”假公主双手捏起长裙屈膝行礼,郑重说道,“国之有难,正值大战在即,忘大人不计前嫌挺身而出,率军出征,以慰「德霍·艾尔」将军在天之灵,平万众不安,降南陆和平。”

    说罢,数人看向希亚耶。

    当初,是帝都动用阴险的政治压力,逼迫你下台,由希亚耶取而代之。如今,希亚耶又该如何态度?

    啪啪啪的稀落掌声,希亚耶站起身鼓掌高声赞同道:“非常贤明的决定,陛下和殿下!寡言大人一役骄人实绩足以证明一切,在下心悦诚服……不,不如说是在下应该因指挥有误难辞其咎应该引咎辞职。”

    希亚耶郑重宣布:“在下坚决拥护寡言大人重新任南陆合纵军最高指挥官,总司令一职非他莫属!这也是帝都的意思!”

    “感谢总司令体恤我国痛失良将的难处。”当公主行礼之后,希亚耶连连客气谦让,搞得跟真事似的。

    紧接着希亚耶补充了一句惊人大感震惊的话:“北陆联军将自今日起正式派兵支援南陆合纵军。我们虽也有琐事在身,但定会尽力派兵,还望寡言大人不要有所顾及,尽情指挥引领胜利便好。”——态度巨大转变,帝都从反对南陆战争突然变成支持了。

    “但是啊……”你抓抓头,喃喃道,“冒险者身份不是不允许……”

    “无所谓!”

    囚徒港外交官立即起身盯着你的双眼,字字用力的插嘴道:“此行之前我已获得冒险者公会总会长的首肯,若仅仅运筹帷幄并不妨事,还望大人保重贵体,远离枪弹无眼的火线。”——意思是你不亲自上阵就行。

    冒险者总部坐落于囚徒港,两者关系密不可分,囚徒港说的话就和冒险者公会的发言无异。

    人嘛,

    突然事情变得太顺了,总会觉得哪里怪怪的,不自在。你听到事态忽然大幅度好转,就跟大风吹似的,不由一时忘了该说什么。

    主教却误以为你有所顾忌,紧紧握住你的手:“大人不需要顾虑任何事情,一切都有圣城和教皇冕下为您撑腰,为您踏平一切障碍。这次老朽来此也非空手,小小敬意,还望笑纳。”

    一枚看似眼熟的胸章,轻轻递进你的掌心,是点亮四角的七夜神教教徽。

    呃,

    你回望黛因,黛因立即附耳解释道:是四阶神官的徽章。目前你是三阶传教士,主教是五阶。神官是一种拥有具体实权的阶级,行走在任何崇拜七夜神教的势力范围内都会享有某种特权。

    你把神官徽章捏在指尖,贴在眼前盯着看,小小的除了各种尖端防伪科技之外只是个寻常徽章,这便是权力的象征?

    别在胸前,

    似乎像那么一回事了。

    忽然从大厅两侧缓缓走进来整整四十名全副武装的白铠近战士兵,排着整齐的队伍,依次站在你的身后,一言不发表情坚毅。她们全是女杏。

    见过,好像是七夜神教的独立武装部队「夜辉兵」。这是一种教内运转的特殊军人,只听命神官以上的宗教领袖,习得类似于炼气的特殊技能系统。史上「夜辉兵」叛离神教的事件,连一起都没有。

    你看向主教,指着自己。

    主教和蔼微笑,点点头。

    ……你干嘛了,就收编了四十位蓝名威胁度60的精锐女兵?

    当你离席,检阅队伍时,玉陶莞和共和联邦也分别与赫姆兰提斯王室立刻签订了多笔数额巨大的贸易协议,并且增加了援兵的规模。这对于赫姆兰提斯来说无论内外都是很大的益处。

    你歪着头,盯着其中一名「夜辉兵」,发现她们有点像人偶,目不转睛,表情冰封。

    “啊,她们的笑容只能留给7阶以上,也就是教皇冕下,或是更伟大的神袛。”主教解释道,“不过战斗力执行力都很强,忠诚更是无可挑剔,毕竟经历过「洗礼」。”

    是嘛?

    你对「夜辉兵」说道:“你对我有多忠诚?”

    “无限。”

    “死给我看。”

    猛然出鞘,她长剑巧妙绕过紧贴着她身体的你,刺进自己的喉咙,但剑尖应声折断!被你的无敌庇护挡下了。

    你出声阻止对方去拔同伴的剑,说够了,已经理解了,满意的坐回座位上。说起来,这可能是你至今收编的首批不需要感染就忠诚满点的士兵。

    众位大人物都在用一种期待的眼神凝视着你,等待你召唤毛毛。

    你耸肩摊手,

    试着在好友列表里邀请毛毛过来一下。

    “我可不知道女武神有没有空哦?”

    “不要紧,不要紧!老朽有的是时间,万分感激!”

    毕竟圣城和帝都等待真神降临都等了千年了,真的有耐心多等几年。诚意、尊敬和吹捧一时间充斥着这座大厅,甚至令你感觉身体有些发热,喉咙干涸。

    不知是谁,低声念叨了一句——怎么「萨恩迪亚」还不来?

    对,

    把他忘了。

    你感觉局势颇稳,于是拽起旁边的无名权贵,深座椅内,双臂慵懒的搭在扶手上,仰着头望着天花板上晶莹的巨大吊灯。

    你留下替身扮演寡言,在旁边不远处变成了萨恩迪亚,高调突然现身。第一句话就是捂着脸淡然反问:“是哪个卑微的虫子在找我——世界的统治者。”

    设定是这样的,黑暗火锅是个心高气傲的独立情报组织。无所谓吧,反正只是个非主要身份,万一哪天玩脱了就再换张脸。基于这种心理,萨恩迪亚的言行举止从骨髓里透露着与寡言的不同。(守序低)

    夜辉兵齐刷刷的拔剑出鞘,确认寡言毫无反应便又收鞘,重新站的笔直。

    萨恩迪亚的出场显然吓了大部分人一跳,大部分。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身手了得。”最先有反应的是希亚耶,他对你探出身子单手托腮,另一只掌心对准你,问道:“「休」的情报,能不能入手?”

    “看你出什么价,已入手了。”

    简短的对话令全场大人物屏住了呼吸,他们自然知晓百年前的传奇人物,也好奇究竟出了什么事,如今是死是活呢。

    情报交易可以在公开场合进行,但具体内容也公开就太傻了。希亚耶什么也没说,与你握了握手,把价格甩进你的手表里。

    A,大量货币

    B,广漠地契

    C,整支军队

    D,科研团队

    当然,此时你还不知道这首次交易很不地道,被希亚耶坑了,因为希亚耶无法确认你是否可信,情报是否真实。

    比起这些,你重新评估了毛毛与哑公主的价值,打算再选一次。

    1,定毛毛为「介入目标」

    2,定哑公主为「介入目标」

    萨恩迪亚算不上不速之客,毕竟是受邀而来,尽管许多人并不清楚你是谁。其实,把你叫来的并非帝都一家势力。

    主教忽然起身,显得情绪激动,他颤颤巍巍的走向你:“居、居然是双神技!太伟大了!”

    “哈?”

    你看了看周围,发现主教盯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萨恩迪亚。不知为何,主教竟然识破了你有神技,而且还有两个。

    为啥是两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