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2-B章:这群人居然无聊到如此地步

    ·

    毛毛在其他人面前似乎有点板着一股劲儿,俨然大姐姐的模样,尽管她们几个都是小丫头。两女征询毛毛的意见,毛毛征询你的意见,最后你选择了去看看钓鱼是什么鬼。你曾在赫姆兰提斯的村庄远远见过放羊,大致也能想象到剪羊毛、古代纺织是个什么情况。南陆水很少的,除了小溪就是边境河川,还真没见过钓鱼。

    玩家们都能轻易的通过点选「功能菜单」前往好友的私人空间,但你不能,最终是骑在毛毛的独角兽背上被拖着一起瞬移。

    你来到了养鱼的空间。

    其实乍一看和毛毛的空间大小氛围差不多,但挤得花花草草各种精致可爱的装饰杏建筑物到处都是,完全能够用玲琅满目来形容。而在五光十色的空间中央,有一座很大的池塘,飘着奇怪的荷花以及类似芦苇的植物。水质清澈到夸张得地步,令人霎那间产生一群鲜艳肥美的鱼群游曳在半空中,若非池底跟随着仙逸的光影,还真以为没有水。

    毛毛倒吸一口凉气:“这真是……花了不少心思啊。”

    “可爱吧?”笑嘻嘻的,这位空间的主人高兴的小跳,头顶上「裙吹猫尾」的名字也随之上下雀跃,“给你们鱼竿喵。”

    于是,

    数秒之后,

    你明明还很忙呢,居然单手托腮以盘腿夹住鱼竿,与三个女玩家齐齐坐在池塘旁有说有笑……至少她们仨是有说有笑的。

    你不得不承认,这里风景相当不错,也挺闲庭雅致的,比毛毛苍凉的药草田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但问题是,现在是大半夜,为什么都没人去练级,去办点正经的事?

    你钓上来的第一个是只破靴子,当时就脸黑;第二次钓上来的还是破靴子,当时就跪了;第三次居然依旧是破靴子,直接吐血。最令人无法释怀的是当你问道:“水这么清澈,明明根本没有靴子在游泳,为什么会钓上来足足三次啊!”她们呼哈哈哈的齐齐爆笑起来,笑点在哪里?

    扶额。硬要说此行的收获也不是没有,你学得了一个「钓鱼技能」而且和采药、制剂相同,都无须消耗技能点。但钓鱼技能有个屁用啊,摔!

    「裙吹」端上来一盘鱼料理,热腾腾的香气扑面而来。她对你做了个鬼脸,讨巧道:“不要这么不开心嘛,尝尝这个喵?”

    真香警告。

    你离近闻了闻,香到难以描述,这是普通的煮鱼?遂抬头望向她。

    “……好可爱喵。”

    “哈?”

    “人家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去闻料理,而且还满脸垂涎的表情。不是闻不到吗?”

    “……”

    你此时确认了,不仅在场三女没有嗅觉,而是所有玩家都没有嗅觉,更不需要呼吸。对于虚拟实境游戏来说,重现嗅觉远远比视觉、听觉、触觉甚至味觉更加复杂,因为嗅觉的本质就是分析分子构成。

    你尝了一口鱼料理,顿时咧嘴:“这……好咸!”

    “会吗?”其他两女也尝了尝,纷纷摇头,觉得并不会咸,反而还很清淡。

    包括「荣耀之心」所有头盔类的游戏都受限于共同的政府文娱法规,痛觉重现最高不可超过60%,味觉重现不可超过40%,前者是担心玩家的人身安全毕竟过度的痛楚也会严重危害心理健康,而后者是对沉迷虚拟世界难以自拔的其中一种手段,食之无味比政府预料的更能有效防止玩家虚实不分,沉浸其中。

    正因如此,玩家们都喜欢自己练料理技能,不仅能加BUFF,而且吃NPC贩卖的食物根本味如嚼蜡。

    无聊的钓鱼活动还在持续着,似乎会持续到天亮了。

    “哎呀!”

    突然,那为名叫「吻温」的女玩家惊呼一声从池塘边跳了起来,差点失足掉进水里,被毛毛眼疾手快一把拽了回来。

    “我的羊、我的羊,呜呜……”

    “怎么了,别着急。”

    “毛姐,刚才系统提示我说最后一只羊也死了,我的羊,空间里的,怎么会……呜呜……”

    她只是捂着脸哭,毛毛安慰着,然后说要陪她去看看,打了个招呼就匆匆消失了,只剩下你和「裙吹」两人。裙吹也显得很焦虑。

    你不由问道:“羊……死了,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是呀,在私人空间里,又不能PK也不会有怪,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呢?吻温好可怜,她可是精心把每一只羊都梳了辫子,可漂亮了喵。”

    扶额,给羊梳辫子?一定是听错了。

    比起区区几只羊的死活,你更在乎之前的话题,追问道:“刚才毛毛拽住吻温,难道怕她淹死在池塘里?不是不用呼吸的吗?”

    “是不用呼吸没错喵,但有个闭息机制,潜水久了也会……”

    突然,

    凭空冒出来两个人。一匹短脖子鸵鸟般的宠物,一人牵着一人骑着,骑着的那个男的双手还捧着一口黑色的大玻璃箱。事出突然,你们四人面面相觑,怔在原地。

    骑鸟的男子装备特别差,名字后缀有「夜枭」二字。

    裙吹讶异的指着牵鸟的家伙说到:“……你怎么?他,你为什么会和「夜枭」的在一起?”

    嘿嘿一笑,牵鸟男子做了个钱币的手势,待骑着的「夜枭公会」男子下地之后,立刻消失无踪离开了裙吹的空间。赫然站在你们面前的是从未见过的「夜枭」成员。

    你站起身,扔掉鱼竿,拔剑出鞘。

    岂料对方坏笑道:“嘁,算我不走运,居然大半夜还有人在线,但也无所谓。就是你吧,爱刺毛的傻缺新手,拔剑有个卵用,有本事砍老子试试,啊哈哈!”说罢,他抱着黑色的大玻璃箱撒腿就冲了过来。

    你看向旁边慌乱的裙吹,后者摇头示意这里是无法PK的。不试试怎么行,你挥舞神器剑砍了过去,除了震耳欲聋的金属相击声,夜枭成员连身形摇晃都没有,跑步速度没有半点放缓。

    “傻缺傻缺傻缺!所以说新手就是***可悲,有牛逼武器又怎样!”

    “你也打不了我俩吧?”

    哈哈哈,谁说老子要打人了夜枭成员举着大箱子竟然与你擦肩而过,你伸手去拦,大概是被系统判定为攻击行为吧,也被无效化。无人能阻拦他纵身一跃,把大箱子扔进池塘里。

    毒?!

    一瞬间你联想到会不会是要故意毒死这些漂亮的鱼。尽管不值钱,但貌似是这少女的心头肉,如果毒死肯定要哭得一塌糊涂吧。

    “呀!不要啊!”裙吹咕咚一声捂脸瘫坐在地,因为从黑色的玻璃箱里游出来一条三米长的小鲨鱼!

    你瞪向夜枭,夜枭坏笑着看向裙吹,拔剑出鞘,冷冰冰的说了一句:“给老子记住,得罪「夜枭公会」,只会鸡犬不宁!明天脱掉所有装备跑到我们公会据点唱歌跳舞外加赔罪,我们可以从此放过你们,哈哈哈!”

    你不太明白,既然这里无法PK,他干嘛要拔剑。

    ……卧槽?

    ……卧大槽!这小子居然要自杀!

    凭借你高速运算的思维回路,瞬间理解了这混蛋要做什么。鲨鱼入水并没有立刻开始吃鱼,恐怕因为是夜枭的宠物,也受限于禁止PK的系统规则,但既然他突然要自杀,八成是主人死掉之后鲨鱼就可以肆意袭击鱼群了吧?

    眼疾手快,你立刻将剑扔向对方的咽喉,虽然无法造成伤害,但也会因禁止PK机制把对方企图自杀的剑弹开。

    呃了一声,对方发现自己没死成,愕然的盯着你,而你已经拉近距离。他又多次企图自杀,全都被你成功阻止。

    “你小子有病啊!”啐了一口,夜枭成员改换思路,看了一眼池塘,果断跳了下去。这是打算把自己活活淹死的节奏。

    第一次遇到不怕死的对手,死对于这些玩家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大概是怕死了掉装备吧,难怪这家伙一身粗糙白衣就来了。

    你下水去拽夜枭,后者反而攻击你,利用系统安全机制将你弹开,根本拽不上水面。

    对方一脸邪笑,貌似已然得胜。

    你留下一句:“别急,等着!”

    潜入水底之后,你从物品栏取出坦坦特制的披风,抓住机会塞进夜枭成员的身下。“卧槽,什么鬼!”对方大吼一声,竟然被披风狠狠的推出水面,高高飞至半空,徒劳的挥舞手脚犹如即将摔死的乌龟。

    零点之前,你在高端派对里将剩余的两次「简述反词」用在了披风上面,篡改之后的描述是「不要穿此披风下水,否则高速“浮”“顶”。让常识在傻货面前瑟瑟发抖吧!」于是就成了轻功水上漂的一件神装,如果变通一下,直接从水下拿出物品栏就会造成巨大的浮力,直接将夜枭成员干到高高的半空中。

    咣当一声,

    他受伤了。是自己自由落体造成的摔伤,又不是PK,系统保护不着,就跟自杀也管不着一样。哎呦几声,虽然痛觉被游戏减轻但确实深受伤害,摔得不轻。

    你将脑袋浮出水面,一手抓住披风,一手揪着鲨鱼鱼翅,扬起单边嘴角盯着对方。夜枭成员脸颊直抽,不由竟后退半步。本来是打算趁着后半夜没人的时候搞死小桃公会成员精心养的羊群和鱼群,结果一上来居然主人在线。而且好死不死,你这个碍事的家伙也在,这就很不爽了。关键是,他现在无法自杀,如果在被你用奇怪的手段高高摔至半空,摔死在安全区域岂不是会被公会里的同伴笑掉大牙?

    他忽然笑了,因为发现你竟然徒手揪着他的宠物,立即骂道:“上次是你碍事,这次还碍事,你啊你,死定了死定了,懂?”

    “哈哈,哦?”你的笑筋被挑动。

    玩家进入私人空间和离开时一样,都是瞬间移动,非常方便。毫无征兆的,夜枭成员原地消失,拖累你眼前景色瞬间变化也跟着一起移动。你从裙吹的空间,瞬移到了茫茫大海的木船上!

    海,首次见。

    不是特别狭窄的小船上面挤着包括刚才携带鲨鱼的玩家在内,共计五名夜枭成员,全部五、六十多级,除了刚才那人皆是整齐的全副武装。

    你出现的位置不好,被团团包围,而且脚下高低不平十分狭窄,不适合闪躲腾挪,很容易一击被技能按在地上装死。

    “咦?你他妈怎么把这小子一起带过来了?鱼塘毁了吗?”

    “都是他碍事啊!一起上,P死他,随便掉件装备也是氪金物!”

    “我早就把羊全都搞死了,你是真的菜!”

    “弟兄们大半夜折腾捕鲨,你却连偷运鲨鱼然后自杀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闭嘴!他邪门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尤其是你,没任何资格训斥老子!”

    这几个夜枭公会的成员大概是觉得你死定了,竟然没有急着动手,反倒先是内部激烈争吵起来。你环视周围,没有发现任何类似领头大哥的人物,估计老大这个点自己去睡觉了吧。

    不太妙。

    太窄了,你的实力被扣到十分之一,而且又是凡躯肉身,换作在赫姆兰提斯也要靠纳米机械身躯才能顶住这么多人。

    你看向鲨鱼,心想着能不能骑着它先撤退,争取时间返回赫姆兰提斯。但,这群「夜枭公会」的混蛋们绝对是坏心眼到成精,只是因为看到你的眼神就直接起腿把在船板上不断扑腾的鲨鱼一脚踢下海。淡淡的,对方说了一句:“你死定了,别想有的没的。”

    “我看论坛说,他好像是「毛毛」的契约者。搞不好一会儿突然瞬移来救场!”

    “弟兄们,速战速决,免得拖久了女武神来碍事!”

    一箭,被你用长剑拨挡开;一匕首,被你用长剑造成反击伤害;一剑,被你横着架住……对方力气太大了,也可能是你的力气在这个位面变弱了,硬抗是扛不住的;一锤,你明明去格挡了,但力道差距太大,竟然被破防,震得双手发麻。当啷一声,你的长剑几乎脱手,你单膝跪在船板上。

    然后被「暗中介入者」的脑残技能强行按住,装死。

    哈哈哈哈哈哈的一阵疯狂嘲笑。他们笑你太脆一击就倒,笑你新手就是新手,笑你不知道天高地厚自己有几两重还打肿脸充胖子玩什么路见不平英雄救美。就那样笑着,愉快的欣赏着你败北倒地的糗样,迟迟没有举剑对你进行最后一击。

    不明白。

    不明白这么垃圾的「暗中介入者」职业,你前世为什么会能够练到六十多级如此锲而不舍。前世的自己是有受虐倾向吗?

    如果是寻常打架,装死,被人侮辱一番还不是什么大问题,忍一忍或许能过去。但现在不是,你不是戴着头盔的玩家,不是纳米机械聚合体,趴在地上装死是会真死的!对你来说可不是游戏。

    你使用了「变身吧超人」技能,瞬间站起身,跑到了包围圈之外的船头,留下一个惟妙惟肖的替身继续趴在船板上。不说是甲板是因为木船太小了。砍死吧,砍死也没关系,无论是这群夜枭成员还是趴在地上的替身。

    最初发现变装之后的你,是一个持着弓箭的家伙。他吼了一声:“是谁!”

    然后被爆头,

    死了。

    你这次带了一把苏沙配枪过来,虽然是小小不言的手枪但好歹也是军制,威力堪用。配上穿心一击四连叠加,金属子弹爆发出来的巨大威力十分可怖,而且子弹的威力与你已被削弱的实力无关。

    所有人都转向你,备战,尽管他们依然很愕然,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拿出一把匕首,使用了「遁入暗影」和「存在感消除」技能。委实讲,正处于交战状态又赫然站在敌人面前,哪怕是黑夜笼罩灯火摇曳的船上,你也无法顺利隐身。但不要紧。

    你使用了「瞬移技能」,绕到了第二名夜枭成员身后,用了「另外一击」。根据被动技能的加成,瞬间双重攻击变成了三重攻击,而且在隐身状态下第三击必定视为暗杀要害暴击。

    又秒了。咕咚一声,第二个玩家也跪倒在地。

    “卧……卧槽!你他妈是谁啊!知不知道我们是谁,找、找、找、找死啊!”这个咋呼的家伙成为了你第三个目标。

    你瞬移消失了,瞬移到了桅杆上,脱离了所有人的视野范围。他们慌乱的四处寻找,警戒,高声叫骂却寻不到你的身影。

    你舔了舔匕首,心情从屈辱变成愤怒,又从愤怒变成遗憾——遗憾的是这些玩家死了都不会流半滴血,他们的真身在现实世界里安安全全的。杀他们多少遍其实意义也不大。

    但很快,你的遗憾变成了一种潮湿、阴暗、跃跃欲试的欣愉,因为你手里握着「休」给你的「废人制造机」头盔。

    理论上讲,无论玩家在游戏里吃了多少毒品也不会令真身成瘾,因为药物成份流不进体内,但脑波就不同了。虚拟实境为了保护玩家们的安全,限制了痛觉也限制了味觉,但绝不会限制其中一种感官,那就是愉快感。如果网游得不到开心,谁还玩?

    这群人简直无聊到难以想象的程度,大半夜不睡觉挖空心思钻安全系统的空子,费尽周折出海捕鱼,居然只为了弄死几个小姑娘的羊群和鱼塘?

    杀他们,远远不够。

    黑暗之处,忽然冒出了你幽幽的声音,吓了所有人一跳。

    “趁现在明确告诉你们,下次再遇到我的时候……

    A,要把我的鞋舔的干干净净。我刚才说的是鞋吗?对不起,是鞋底。”(善良-5)

    B,算了,反正那时你们也不会剩下什么智慧了。”(人杏-5)

    C,记得叫上你们老大。”(守序+5)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