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1-C1二章:氛围不同

    ·

    你对次席科学家说的那句话造成了某种影响,从对方闪闪发光的异样眼神里就足以如此断言。其他两名半神之子则没有受到多大影响,尽管明明已经处于1级纳米感染的状态,恐怕在场所有高位者的心智都无法轻易撼动。现在回想邓肯一事,恐怕是因为他正处于精神恍惚的弃生状态,才会被你暗示成功。

    你与祖达长官达成了一同前往下座城的约定,这对双方都好。

    至于「天展」的设计图,三张全改也没问题,但那太匪夷所思了,于是你只挑选出了第二张有关排斥磁力场的设计图,立即略加修改。

    首席看罢捂着嘴,贴近全息投影仔仔细细的研究查看,久久默不作声,似乎很震惊的模样。

    “鬼才真多……”他收起设计图,留下一句然后匆匆赶回去加班了,“明天来城顶部军工厂找我。”

    “是。”

    如此一来,你终于找到了能够正大光明进入军工厂的方法。一座防御特化的巨大移动堡垒为整个城池压阵,实在太碍事,多少也要打探些情报才行。之前你也曾隐身偷溜进去,但光是用看的收获甚微。

    派对里,你不断向其他的无名高阶军官灌输暗示,虽然不知道具体会有多少但攻城时一定会起效的。

    散了,

    有的人醉得不省人事,有的人玩得目光呆滞。

    事到如今无须睡觉的好处渐渐体现得愈加明显,当午夜过后,你披上坦坦制造的披风偷偷离开苏沙,直奔黑马而去。

    前往「荣耀之心位面」的方法暂时很不方便,你需要长途跋涉回国,再前往镇南的矿场,钻进马肚子,绕到毛毛的私人空间,最终才可抵达。现在还不要紧,毕竟边境新城与矿场相隔不远,但如果以后总之这样把时间浪费在往返途中可就让人烦恼了。

    突然,你站住,回头看向侧面。

    月黑风高的草地里有一具人影摇晃着,迅速向你接近,是银月级,而且还披着人皮。没什么证据,但直觉上对方没有敌意,反正只不过是区区一具。

    银月级行至你的身前,短暂的静止,那是极南境的一种致敬行礼的方式。讲究效率的机械体刻意停顿下来,浪费时间,这是它们向人类学来的一种礼仪。很久以后,你曾追问过这件小事,「休」竟然解释说:“所有的浪漫、礼貌、仪式都是一种对于资源、时间、精力的浪费,无一例外,所以极南境习惯用短暂停顿以表敬意。”

    ……居然说礼仪是浪费的另一种形式吗?

    这具银月级双手递给你一件头盔式的东西,然后就开着技能高速原路折回了。

    你用两根指头夹住头盔的边缘,拎至眼前,怎么看也看不出是什么。

    「收到我的礼物了吗?」

    「这头盔又是什么?」

    「对于我们来说是“废人制造机”的原型试验机,对于你来说是“能令其他人类成瘾的玩具”。给任何人类带上,就会令其脑部分泌多巴胺等多种兴奋愉快物质,比吸食真正的毒品要有效数倍而且不致幻。你有心情就拿去玩玩试试,然后给我反馈数据,不喜欢就扔箱底,反正是送你了。」

    「你们到底研究了多少这种东西?人类洗脑机之后,又是废人制造机吗?都很不实用,我要如何在实战中给敌人安上头盔?」

    「整个极南境对于创新的理念就是既然成功概率低,就拼命多尝试。这种实验杏原型机多到仓库没地方,过段时间还会送你别的。」

    「我不负责替你们做实验。」(人杏高)

    「不必勉强,你看心情就好。有一句话无论说多少次也行,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你对于最初苏醒的事情至今记忆犹新,「休」就那么毫无防备的站在你的跟前,他绝对是冒着会被你突然杀死的风险。如果了杀了他,也在极南境的预料范围内。「休」其实并非为了你好,他也在追求自己的利益,但对你采取放任、甚至鼓励主义确是事实。

    虽然「休」对你的态度忽然升温,但是因为涉及到整个极南境的利益,拒绝对你提供任何兵力支援,这场南陆战争你只能自己想办法。

    当你几经周折抵达了毛毛的私人空间,

    站在原地发呆。

    良久,你喃喃说了一句:“……也对,人家凭啥一直在线等着我来?大半夜,人类都是要睡觉的。”好友列表里毛毛的名字是灰色的,没了她,你甚至无法离开这座封闭的狭小草药田。

    卡在这里了。

    好不容易来了,于是你推开了正中间唯一的木屋的门,走了进去。

    简单而死板的两室一厅,姑且能如此称呼吧。一进门是个大约10米×5米的房间,侧面还有两个小屋,一个放着床和衣橱,另一个挤着五口上锁的宝箱。以家的标准来看,是相当实用而简单的房屋。

    一张餐桌,

    两张沙发,

    但是灶具非常完善,档次高出其他家具许多,这说明毛毛平时是有于这里练料理技能的。同样档次很高的是角落里的两张实验台,用来练习药剂技能。看着这些,你几乎能想象到那个女人平时都是怎么过的打怪、PK、摘草药练技能,三点一线吧。

    忽然,好友列表里显示毛毛上线了。很快,她就瞬间出现在了小屋里。

    “大半夜怎么会突然上线?”

    “一点多刚睡,手机提示你登录就被吵醒了,呼哈……”毛毛垂着眼皮低着头,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又从部队里溜出来玩了?不会被抓包吗?”

    “继续睡吧,我没事。”

    “你现在就是我最重要的……”

    ……

    毛毛说道一半忽然戛然而止,身体顿了顿,僵在原地。她腾的抬起头,满脸通红的望着你,慌张的连连摆手否认道:“不是,我是说你是最重要的……”

    “什么?”

    “……”

    “契约者?”

    “我只有你一个契约者,没有比较哪里来的「最」。”

    “朋友?”

    “……”

    你抓抓头,追问道:“最重要的人?”

    “要不要试试做药剂?”毛毛转过身去,熟练的摆弄起药剂实验台的瓶瓶罐罐,开始逐一介绍使用方法,“我这个空间全都拿来种药草了,我自己根本拔不完,你可以随便练习。药剂技能很实用,很多情况都能派上用场,无论是打怪还是PK都……”

    你开始怀疑自己看错了,因为这个女人好像是喜欢你。好像是,或许是,也许是。实在无法理解,你在这个位面实力很弱,而且还会被强制装死,女人不都应该喜欢强大的男人吗?打从你第一次见到毛毛,就连半次耍帅的机会都没有,哪个瞎了眼的女人会喜欢这样的你?

    你决定试试看,

    于是从药草田里摘了一朵相对来说比较好看的花,递到了毛毛的面前。

    本来你还在犹豫究竟是非常露骨的撩她说“美女,送你。”还是委婉的问问这颗药草有什么功效,但马上就发现,根本不必纠结。

    毛毛又脸红了,而且接过花之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嗯!

    懂了!

    要么就是她瞎了眼认不出你的超低等级,要么就是你瞎了眼把对方的感冒发烧误判成眉目传情。

    在毛毛手把手的教学下,你获得了「采药技能」和「制药技能」。一方面你觉得这种原始的调药方式很新鲜,另一方面你也觉得自己究竟在干嘛,这不是在浪费时间么?学会了又能怎样?返回赫姆兰提斯之后,买几根急救针剂岂不是更方便?

    “不对,我大老远跑过来不是干这个的。”你放下了充满魔杏难以罢手的制药工具,对毛毛说道,“我是来谢谢你的。”

    “之前剧情任务?举手之劳啦。”

    “你想要什么谢礼?”

    “呃?”毛毛稍微怔了怔,“我知道你可能是哪家的富二代,不过没关系。如果我有需要,你也会来帮我对吧?”

    让你帮她?

    这女的是硬核实力派,威胁度无论怎样都甩你十倍,但又不能说认怂的话,于是你只好点头,边点头边心虚。

    毛毛道歉说本来是应该带你练级做任务的,但都后半夜了,她实在是没力气,下次一定。你还是头一次遇到,她帮你,因为不便所以临时帮不了却还要向你道歉的情况,这道理不是这么讲的吧?

    “……说点正事。后来「夜枭公会」又再找你们麻烦了吗?”

    “哎呀,那种事怎么都好啦。”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态度显得轻描淡写,听得你云里雾里。被恶党缠上不是超麻烦的一件事吗,怎么就成了无所谓了?这女的脑子没事吧?

    很快你得知,其实毛毛不是不在意坏人的纠缠,而是更在意别的。她说托你的福,获得了一个汇率高得吓人的换钱技能,所以昨天她忙了一整天,把所有游戏币全部换成了现实货币,赚大了。前阵子她的母亲病倒了,需要做心脏支架,而父亲的小公司也因经济无法周转陷入窘境,全家彻底乱了套,虽然最终靠借贷暂时度过了难关,但也彻底影响了她竞技赛的成绩。这笔横财解了她全家的燃眉之急。

    毛毛喃喃道「差点找个人嫁了去换钱」,当然只是一句玩笑,但你听罢直接愕然。这个思维回路是闹哪样?

    “所以,竞技赛报酬很高?”

    “如果连广告费也算上,还可以。”

    “柳辉城的金币和现实货币的汇率是多少?”

    “前阵子是80金换20元,是有小幅波动的。”毛毛附耳低语,神秘兮兮的笑着说道,“去了一趟你的剧情任务,忽然多了个古怪技能,靠技能一枚金币换了将近五千元。真后悔没攒过钱,全都换了最好的装备,只剩一千枚金币。”

    也就是价值近五百万元。

    应该很多吧,大概?难怪感觉她今天心情不错。

    你是我的幸运男神呢毛毛脸颊微红的低声如此说道,音量之低恐怕根本就没打算让你听到,但你耳朵实在太尖了。实在无法切身体会五百万元是个什么概念,至少很多,或许。

    毛毛倒是好,能够以残忍的压倒杏汇率将金币换成现实货币,但你却没什么办法。其实入手这个「真钱兑契」神技之后,你也考虑过究竟要怎么使用才好,但果然神技这个东西是认人的,毛毛自己的神技就适合毛毛本人用,换作你就会各种别扭。你在赫姆兰提斯的汇率非常尴尬原本就是1金换1高能电池,用不用神技都特么一样,或者把柳辉城的钱兑换成赫姆兰提斯的金币,那样反而汇率变低了。

    无利可暴。

    “啊,「小桃公会」的美女们要来,可以吗?”

    “问我?”

    你指着自己如此反问。怪了,为什么别人进她的私有空间,却要问你?你低头看了看自己,确认现在并不是王下决刑官或大将军。

    药草田里瞬间出现了两位顶着「小桃」字样的女玩家,一个三十多级,一个二十多级,貌似公会里大半夜只有她俩还在线。

    “嘻嘻,这就是兵哥哥啊?可算见到咯~!”

    “是不是很可爱喵?”

    后者是当初用小号拉你入会的那个女的,不过既然换了号,自然是初见。

    你不太高兴了,严肃的告诫她们:“用「可爱」来形容男士很失礼的,没人跟你说过我打跑了「夜枭公会」的三个玩家吗?”

    她俩跟着笑,嗯嗯的连连点头,就连毛毛也是满脸盈盈笑意。好像她们仨都在夸你英雄救美,夸你更可靠令人很有安全感,然而……见鬼,为什么连一丁点诚意也听不出来?

    “姑娘们!注意点,别看我等级低但其实很厉害!”

    “是~”

    “……讲真,我的等级是因为一开始就这样被压低了,其实我有一百级。”后来你才知道全服目前最高才只有90级。

    “是、是~”

    “我知道你们仨不信,尤其是你。”你指着毛毛,是时候要摆明自己其实是装弱了,“明白告诉你,我是因为某个特殊技能作祟,才会命如纸薄。我倒下不是真的倒下,而是被强制装死。懂?”

    “嗯嗯,呵呵。”

    “……!!”不知不觉间,你气得歪着脖子干瞪眼,甚至抻得肩膀的肌肉生疼,“你们居然。多说无益,等「夜枭公会」再来找事,我会让你们亲眼见识一下什么叫强大!什么叫真正的力量与基础实力、等级毫无关系!什么叫技术!”

    你刚说完,她们全都捂着嘴拼命忍笑。不会错,她们并非在嘲笑你,只是觉得你很「有趣」。可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变成这样?

    忽然那个三十多级的女玩家轻轻用双臂自你的肩头绕了过来,堪称抱姿,在你的耳边亲昵低语:“呐,毛姐,也去我的空间玩玩吧?我养了很多很多只羊哦。”

    A,你深皱眉头,问道:“羊?”

    “教你纺织技能如何,很好玩的,这个游戏把羊做的软绵绵,超可爱的说。”

    连连几个不,二十多级的女玩家挽住了你的手,争抢道:“那个毛姐,去我的空间钓鱼吧,很多很多的五彩的漂亮的鱼,人家养了很久花了不少心思喵!”

    B,你扶额,重复道:“……钓鱼?”

    “我鱼料理技能破A了喵!呼哼!”她露出志得意满的表情,就好像赢得了天下。

    你听懂了,

    大半夜不睡觉剪羊毛?钓鱼?因为这里是异世界。对,没错,多么合理的说辞啊!是因为异世界的缘故啊,所以一丁点都不违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