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0-A7章:高阶军官们的派对

    ·

    你向玉陶莞女王承认自己是赫姆兰提斯的,这不是问题,也唯有如此解释才能令你自毁城池变得合理。睡梦中,女王笑了笑,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能够得知实情令她感觉多少安心些。与此同时,你的眼前提示,再度达成了一次对于女王来说较好的选项。睡一个人,跟让一个人敞开心扉显然难度不同。

    满心担忧国民的女王忽然把你当成了自己人,毕竟赫姆兰提斯和玉陶莞正处于结盟状态。

    或许不牺牲任何一人就攻下此城是痴人说梦,但你始终想要把牺牲压到最低,那么就需要对军官们下手。

    你溜到了「荣耀之心位面」,买了一堆柳辉城的特产返回苏沙,托祖达长官联系所有高阶军官今晚开个派对,由头嘛……始终没找到更合适的,不过没有由头其实就是最好的由头,所有人都不会对一介低阶军官自掏腰包宴请高阶长官这件事起疑,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

    祖达官阶与司令平起平坐,他出面联系,所有人自然要赴约。就是今夜,在司令位于地表城市富人区的别墅里,你开始了撒钱模式。美食美女美酒一时间挤满了三层豪华别墅,只要舍得撒钱,这些在本地城市里都有。

    别墅里欢声笑语,歌舞升平。

    开启这个派对并不难,难在开始之后你能创造多少下手的机会。

    “敬肖恩!”

    “对,敬肖恩!”

    在场男女不是大人物就是美艳绝伦,齐齐向这场派对的主办者举杯致敬,这是传统更是礼节。苏沙喜欢派对,但不怎么常办,大体上来说民风比较单纯坚毅朴素。

    很显然,每个人都把这场突如其来的高层派对当作你向上爬的敲门砖,人往高处走无可厚非,没有任何人对此提起警觉。

    祖达领着你走到首席军政官的面前,介绍道:“见过吧?你在他手下工作,还不敬顶头上司一杯?”

    “长官。”

    “久闻了。”

    你举杯一饮而尽,霎那间犹如毒鸩过喉,万分痛苦!当然不是真的有毒,酒是你自己准备的而且你也不可能中毒,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心境。多少时日之前,你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会有某天点头哈腰的向自己的上司敬酒。你的心灵正在被这场战争不知不觉间逐渐腐蚀,没有任何战争是「正常的」。为了赢,向大人物敬酒完全值得,大概。(守序+15)

    你和这位工政的最高军官还是首次接触。

    “肖恩,这场派对要花不少钱吧?”

    “里里外外50金。”

    嚯了一声,首席军政官看你的眼神都变了,充满盈盈笑意。50金他也能轻易拿出手,却不会如这般轻易的撒的到处都是,说到底还是家底薄厚不同啊。你撒出去的50金甚至在账面上都显现不出。

    “都是我在赫姆兰提斯卧底时坑来的黑钱。按我国军法,这笔收入不必充公,但我拿着也觉得肮脏。希望各位长官不要客气,让我们一起把赫姆狗的钱全部烧光吧。”

    “说得好!”首席哈哈大笑,随后假装漫不经心的问道,“以你对赫姆兰提斯的了解,我军战况如何?”

    “必胜。”

    当你这样说完之后,首席笑着盯着你久久未说话,他在等着你继续说下去,说点并非敷衍的实话。

    你看向周围,派对伊始,还没有人聚过来。有些话有些机会唯有于早期才能抓住,你笑着对首席工政官附耳低语:“……长官,如果我是您,就算是「必胜」,也会提前修好退路。某些实话根本没办法公开,否则我可能会被当作叛兵军法处置,但……如果您和我一样近距离见过「寡言」的话,就再也不会说出「必定」二字。”

    首席保持着笑容,脸色冷了下来。

    你说这话看似很冒险,其实没有录音也并非公开场合,谁也无法将你治罪,但对方就完全不同了。他将受到双重影响,踏上一条铤而走险的道路,只因为你说了这么一句话罢了。语言的威力难以计量。首先,你有个传教士的能力,其次,把在场的每一个人军官全部纳米感染1级了,你说的话将会比寻常情况下更能影响对方心智。

    “……修好退路吗?”

    “没有坏处的,长官。历史上有哪支军队是不败的呢?又有哪场战争是一方必定会赢的。我苏沙最终肯定会大获全胜,但这里可是战线的最前沿啊,就算失守一两座城其实也……您说呢?”

    非专业技术杏施工全归工政兵管辖,包括所谓的「撤退路线」的提前修缮。你的这番话话,让首席工政官越来越在意甚至无法释怀,事后他也搜寻了不少关于坊间对寡言的传言,除了邪乎还是邪乎。最终他真的调派人手在这座固若金汤的苏沙新城里,修建了一条足以让数千人大规模撤退的密道,也就是后门。

    原本这座城难搞之处就在于只有一个入口。

    原本你极力不把其他人感染,哪怕1级,这种心境上的变化是从何时开始的,又是因为什么,连你自己也说不好。

    是力量啊!力量!哈哈哈!

    司令身边围绕着三名半神之子,几杯酒下肚谈兴正佳,似乎正在聊追求和梦想什么的。他看到你望向这里,随即对你招了招手。

    举杯致敬:“司令。”

    “肖恩,你来的正好,你渴望什么?”

    “国家的富强和繁荣。”

    冷笑一声,紫名千兵领问道:“哦?你不渴望我军胜利吗?”

    “不渴望,因为我军必定会胜利,毫无悬念。”

    司令不着痕迹的打着圆场,夸赞你说的好,也夸赞千兵领说得好。大人物们在公开场合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字都是有额外意义的,他叫你过来是因为发现全场三个半神之子都对你的印象不太好。司令希望大家和平共处共展宏图,或者,让着仨半神之子把你弄死在这里,两者差别不大。

    司令继续之前的话题:“看,就和我说的一样。唯有力量才是真谛,胜利属于有力量的那一方,哦,我可不是单指肌肉的力气。”

    “司令说的非常有道理。我渴望胜利,以及胜利必备的团结和士气。”紫名千兵领将杯中酒饮尽,“和某人不同。”

    “彻底不破之城吧,既然提起这话题,大概是的,我。”次席军政官用黑眼圈衬托着的大量眼白盯着你。

    稍微沉默之后,次席科学家忽然改了话题:“不知道各位长官是否知道作业赫姆兰提斯发生的事情?我在水树郡的朋友今天给我传来消息,说发现了一具有半神之子标识的机械体。”

    “不可能!”

    “极南境入手了神技?帝都知道吗?”

    次席科学家连连摆手:“你们听我把话说完啊!是水树郡出厂的旧型号服务型女机械人,就是那种主要当作文秘或站在柜台前的型号,咱们苏沙也有不少。”

    “……听说是什么神技了吗?”

    “被寡言阻拦了,未能返厂检查。”次席科学家摸着下巴,露出了脱离常态的诡异笑容,“说到渴望什么的话,就是它吧,呵呵呵。”

    基于三个半神之子直觉方面对你的戒心,你只有最初的一个机会对其的意识造成暗示影响,如果顺利的话,其中一名半神之子将会在攻城时脱离规定杏作战路线。

    A,你对紫名千兵领说道:“人类内战的胜利,以及人械之争的胜利,哪个会更有意义?”

    B,你对次席工政官说道:“城太大了,如果小一点,绝对可以建成无敌屋。”

    C,你对次席科学家说道:“服务型长得都差不多,如果当真站在你眼前,或许会错失良机。”

    把酒言言欢半个多小时之后,看到美女们已经将这些军官们哄得高高兴兴,你致敬后离开了司令的身边。刚转身踏出一步,眼前出现了提示「你的潜伏值+1」。大概是因为你稳妥的言行举止以及获得了他们的好感吧。事后你才知道,三位半神之子从这一刻开始齐齐打消了对你的猜忌。

    人会对未知的事物产生戒心,但却很容易被眼前的所迷惑。当他们自认为和你「深入接触,了解了你大致上是怎样的家伙」之后,高阶军官里最后几个提防你的家伙也松懈下来。

    你完全不记得自己曾举着酒杯说过什么,反正都是怎么说合适就怎么说的一堆废话,这方面你似乎开始得心应手了。

    全场要数祖达和你的关系最是亲近。他搂住你的肩膀,似长辈又似忘年交,认真的问道:“如何?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去哪里?”

    “二环的某座城,具体是哪一座我还在等待国王的旨意,毕竟我原本的部队彻底没了,需要重新安置职位。我猜,大概是司令吧,毕竟军阶在这里摆着。新司令,新城,一开始必定很难开展工作,我需要带着「自己人」一起赴任。你,就是我的人。而且说到底,这座边境新城根本就不是你的从属驻防吧。”

    “跟着您?”

    对于祖达来说,他的亲信全部战死,你就是他唯一能带的上的部下,没有更多选择。“对,跟着我,一起去下座城。说实话,这座城的气氛不太对劲……最初我刚来时不是这样的,但近几日又是闹鬼又是战俘凭空消失又是全城戒严的,搞得人心惶惶,国王已经联系我,让我随时做好前往二环某城坐镇的准备。”

    “……”

    “肖恩,你是人才。在所有人都终日担惊受怕草木皆兵之际,是你自掏腰包鼓舞士气,稳住军心是工政兵最基本的素质;听说前些日你还率领十人小队击溃了极南境的十几台银月级,若非部下全部牺牲你定能晋升军阶,明明是伟大的战绩却不好赞许。其实大家都明白,你能赢已是了不起,那位千兵领之所以处处针对你也只是急着和你切磋,他很好胜。跟我去下一座城,作我的副手,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工政官。”

    1,答应他

    2,拒绝他,寻找其他机会前往下座城。

    3,继续观望,但如果还是跟祖达走,你在下座城的起步就不是第二把交椅了。

    上帝视角里,首席工程师满脸阴郁,正欲提前离去,而派对才正值高潮。那是你此次最后需要关注的人物,遂追了过去,礼貌搭话。

    “长官玩得不够尽兴?”

    “肖恩?不不,非常感谢,自从那该死的次席神秘失踪我算是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机会休息。今天多亏你才能稍事放松,这份人情我记下了。但工作……又不会自己完成,也该回去了。”

    几近半夜,他还要回去加班,那憔悴的脸庞似乎印证所言非虚。次席工程师被你暗杀,首席的重任自然翻倍。

    “可……其他长官都说,次席是……死了。”

    “呸!我和那混蛋有二十多年的交情,还不知道他?我已经和司令说过了,准是那混蛋又一声不响跑到哪里去寻找什么灵感,连个鬼影都寻不见。今天派对的这些人都不曾与次席共事,不了解那混蛋的为人。奇思妙想、天马行空,明明是应该做事严谨的职业,却除了给我出难题什么都不会。他仗着自己的神技画了不知多少令人恨不得把脑浆似海绵般拧爆的鬼设计图,却最终甩一句「能力有限」统统扔给了我。我是首席?我是专门给他擦屁股的保姆才对。”

    “……”

    “不信啊?不出半个月那混蛋包准回来,还会带着一张鬼画图。他是老天派来折磨我的。在也折磨我,不在也折磨我。”

    这个首席的态度令人意外,不过对于你来说倒是一个切入点。

    你向他表达了乐于相助的意图,对方爽快答应,稍后才发现你居然不是开玩笑。区区一名工政兵管管杂务和协调,怎么可能胜任工程维修的工作?他的笑容越加尴尬,换做平时早就呵斥你一番了,但如今是在派对之上,而且你还是主办者。

    首席工程师嘴角直抽,怀疑你是不是在小看工程兵的重担,遂质问道:“你能干什么?具体的。”

    “间谍培训的其中一环,需要对任何设计图瞬间理解,我这方面还是很有自信的。具体的,我想应该能够帮您……把次席遗留的设计图改得更加适合人类施工,而非妖魔鬼怪。”

    哦?岂料首席竟拉你到了派对无人之处,以手表腾起几张立体设计图,问道:“你改改试试。”大概是打算当场给你难堪,让你死了这条心吧。

    理解设计图不难,你的智商和思维转速是机械级的。改也不难,你有次席的神技,这图本来就是次席生前留下的。改得令人接受更不成问题,因为首席讨厌次席。

    「天展」尚未完工,而「诗波昂」只是维修,设计图仅是前者的。

    第一时间就弄死了次席工程师真是再明智不过了,因为他为「天展」设计的改造方案堪称鬼斧神工,除了施工技术要求超高之外完美无缺,根本不需要任何修改。如果那家伙没死,恐怕此时「天展」已经能派上战场了。

    你在几张设计图里选了一张,并声称可以降低施工难度。

    一、针对微波武器的防御系统。「天展」将扩展半球型的微波吸收力场,从而达到避雷针的效果。如果成功,你的微波武器将在「天展」面前彻底失效。只要有「天展」在,今后的任何战役你都无法大规模杀敌。

    二、选择杏强力排斥磁场。「天展」将判断士兵身上的特别芯片,然后把非友军全部弹飞出去。如果成功,任何携带金属物的我军都无法攻进这座城的顶部。能看到赤膊的一方与全副武装的一方战斗的奇景了,而且不仅限此次战役。

    三、特殊的信号阻断力场。「天展」将阻断任何通讯手段,甚至包括非物理的炼气,不分敌我。如果成功,「天展」力场范围内的任何人都无法以任何形式与外界联系,更无法使用炼气。如果遇到你必须亲自带兵杀进「天展」范围内的情况,你将无法使用魔法、炼气甚至私聊频道,纳米机械体的控制也将短暂切断,以后的每场战役都将如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