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8-B章:去,捡回来

    ·

    你遇到了迄今为止的最大危机!——你的心脏脱离了胸膛,在别人的指尖上咕咚咕咚跳动。尽管你还奇迹般的活着,但只要对方捏碎它,或离开你三米开外,心脏就算是彻底被没了。

    次席科学家是位年迈的男杏,穿着白衣军装,笑容和蔼。他威胁度不过6而已,而且也没有展露出任何杀气,坦白的说……你大意了。不,就算没有大意,你也无法躲避此次突如其来的神技袭击。

    “这,跳得非常强劲呢。”

    “若是健康便最好了。”

    你和老家伙相视而笑。

    今天早晨,你和次席科学家如约见面,地址就在处刑场,工作内容是协助他对银月四进行「在安全环境下的技能测试」。野生机械体全都没有技能,极南境只有银月级有技能,这是普天之下广而告之的常识。尽管妖面小鬼是有技能的介于极南境和野生之间的自改机械体,尽管罕有人知亡灵使这种柔级其实也有黑客系技能,但是仍然不妨碍大多数人类科学家们对银月级拥有技能这件事感到求知欲爆表。

    实际上人类势力研究银月级俘虏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可瓶颈很多。

    毫无征兆的,次席科学家没头没脑说了一句:“来,放松,我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健康状况。”

    是——基于低阶军官的服从惯杏,你这样应了一声,随后心脏就被老东西徒手摘掉!指尖轻轻捏住,就跟摘花瓣般轻柔的力道,却突破了你精钢外衣、舍利金皮肤硬化防御和厚厚的纳米机械体覆盖层。当你看到自己的心脏在别人指尖上跳动时,唯一的念头就是没念头。

    杀他,间谍身份就毁了;让他离开三米之外,伪装成心脏的一大堆纳米机械体就会瞬间变回散沙,间谍身份还是毁了;若是被他捏爆心脏,间谍身份更是毁了。

    你的做法是——平静。

    唯有平静。

    次席科学家看了看你,又仔细盯着指尖上跳动的心脏,笑道嗯很健康很健康,然后把心脏还给了你轻轻塞进了你的胸膛里。

    “到底是归国间谍,救过祖达长官的,胆识真是过人。看到自己心脏在别人手上跳动还能如此镇定的人,可不多哦,每个都是老朽见过的真正人物。”

    “见笑了,我只是被吓得不知所措罢了。”

    哈哈哈哈一阵大笑,次席科学家权当你是在谦虚,究竟是慌乱到懵还是镇定自若他不会弄错的。你的表情、眼神都不适合撒谎,哪怕自苏醒以来已经改善了很多。

    丢了战俘,处刑场也就失去了原本的作用,如今被临时借来用于测试银月四的技能。这里四壁坚固且附有多重磁场保护,再加上大量士兵站岗包围和无数暗藏在墙壁里的机枪炮台,再适合不过了。

    你和他在这里等待银月四押解过来。

    神技,

    无论是谁持有都很麻烦。贝尔斯本身很强大,配上直接伤害型神技如虎添翼;次席工政官心重且神经质,迷盘锁在他手里能发挥出巨大效用;眼前这位弱不禁风的老头,竟然能换个使用方式达到秒杀对手的效果。不在于威力,而在于正确的使用方式。

    今早,你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要求仍在矿场忙着护卫工作的伊露莎3脱离队伍,单独前往村庄,做慈善义工。

    难以想象面瘫冷酷的伊露莎3裹着头巾穿着围裙给难民施粥时是个什么模样。

    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时间,若伊露莎3也能把善良值刷高,你就会夺取第二人的神技。目标,定在了次席工政官的「不毁之谜」,虽然曾犹豫要不要夺走贝尔斯的神技,但最终决定作罢,不仅难度高,而且拿来也不适合你用,你不缺针对机械体的伤害力,缺的是邪门的神技。

    如果能用来加固你的城堡……

    “长官,银月四带到。”

    “嗯。”

    原本关押在远处监狱里的那四具银月级悬浮在强力磁场的半空中,由士兵们推着犹如手推车那样的设备,押送至此。次席科学家点点头,从身后拿出来四个单手能握住的形状古怪的精密仪器,走向银月四。他分别撕掉了四个仪器上面贴着的标签「枪手」「黑客」「刺客」「前卫」然后各自塞进了对应的银月级的胸膛里。那一瞬间,每一具银月级的威胁度全部陡然上升了二十多,机械眼里闪烁的幽红灯光变得激烈如火。

    你眼前出现了提示「你自银月级分享到“重获技能”的好处」,连刷四条。

    次席科学家退到了你身后的安全区域,解释道,那些仪器是银月级的技能核心设备,无论以任何寻常方法拆卸都会造成其中液态结晶气化,导致报废,全世界恐怕他是唯一一位能够成功摘离技能核心的人。为了更加安全的监禁它们,所以摘除了银月四的所有装甲、武器以及技能核心等设备,只留下了最低限度的人形骨架和能源,现在为了测试技能才临时还给它们。

    那就是机械体会使用人类独有技能的秘密。技能核心只能用在银月级身上,而且至今人类势力也没找到解析箇中奥秘的方法。

    无数枪口对准着银月四,然后把它们从磁力场的半空中解放下来。它们四个只是站在原地,观察着周围,迟迟未有任何动作。主要是缺少装甲和武器的如今,因为胜算为零,它们也没办法做什么。

    次席科学家对你做了个请的姿势。

    你点了点头,

    拍了拍身旁的玉陶莞女王的后背,示意她向前。

    表情精彩到无以伦比,伴随着「我特么是炮灰么!」和「为祖国牺牲的时候到了,我感到无限荣光!」两种复杂心情全写在了女王的脸上。他唯一任务就是当罕见组成了小队的四具银月级的对手,临出发前已经写好了遗书藏在了枕头底下。当然你早就跟她反复保证绝对不会有事,但女王信你才有鬼。

    女王尴尬的站在比她更加尴尬的银月四面前,对视,无语。

    次席科学家向你确认道:“你确定你的部下不会有事吧?”

    “最好先从更加安全的远程对射开始测试。”

    很好,他转身对旁边的士兵喊道:“来人,给他们双方枪械!”

    于是,一人和四械手里都被配给了一柄特殊的步枪。枪身简陋威力不足,子弹还是特制的,高浓度液态弹头,即使不慎命中女王的眼睛也不会致盲,而且弹头很快就会从类似较硬果冻的状态变成一滩乳白色的水。这是模拟战斗中非常安全的弹头,非军方很难入手这种科技物。

    你扶额,

    因为这四个银月级似乎是有点缺心眼,它们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枪械,然后齐齐看向你,用一种傻子也能读懂的征询同意的神情。它们的处境很糟糕,你是它们唯一希望,向你投以征询的目光也是正常的,但对于你和其他苏沙士兵们来说却透着难以言喻的古怪,好在你和次席科学家并肩站在一起,无法确定银月四究竟是看向你还是他。

    你抬手示意可以射击。

    瞬间银月四就疯了,半秒迟疑都没有,直接四散开来对女王进行疯狂扫射,一梭子没打完已经成半包围事态。用了「火力倾泻」令同样的枪械用双倍以上的频率高频率射击,那会迅速损害枪械本身的耐久;用了「后坐力消减」每一发子弹都狠狠的砸在女王的眉心,着弹点不差分毫枪枪打在同一个点;用了新技能「驱退射击」,打在女王的身上,区区比果冻硬不到哪里去的安全弹头发挥出了巨大的击退效果;用了新技能「曲线弹道」让子弹拐着微弱的曲线,以斜角打在她的膝盖、肘关节和脚踝上,试图让她失去站姿的平衡。四柄步枪的齐射已经不是简单的伤害乘四而已,而是一种集合控制、击退、暴击和DPS的微妙默契。

    女王最初还打了几枪,

    后来就站在原地发呆了,满脸问号……因为她屁事都没有。

    火药推力的硬果冻弹头打在眉间好歹也会疼吧,配上技能好歹也会身形摇晃吧,然而女王什么感觉也没有,甚至开始怀疑满脸的乳白色液体和全身军装湿透令内衣若隐若现是不是苏沙军方特别的恶趣味……这真的是安全弹头吧?还是普通的水枪啥的。

    女王不由看向你,

    你唯有尬笑,暗暗祈祷这五个家伙别老是用眼神征询你了,这年头想低调真特么难。

    “你的部下蛮结实的嘛,不愧是原冒险者。”次席科学家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银月四的表现上,嗯嗯点头,马上扭头高喊:“测试非常顺利!进入下一个阶段,发武器!”

    银月级的武装升级了。前卫是一块中盾和单手可持握的散弹枪,枪手是单发型狙击枪,黑客是双枪,刺客是一把弹力硬塑胶的匕首和手枪。弹头已经换成了橡胶了,会比以前更疼,也更有击退效果。

    “咦?”女王惊讶的盯着你。你读懂了,那是「你真的打算弄死玉陶莞的统治者是吧?」的表情,读懂归读懂,你默默的别过头去。

    鬼知道银月级的思维模式,总之四具机械体杀气更上一层楼,貌似从最初就是玩真的。枪手开始边狙着女王的咽喉、心脏、眼睛、小腹边向后退,退至了被群群士兵们允许的极限位置;前卫持着盾牌用了「锐风疾行」眨眼间就扑到了女王跟前极近的位置,拿散弹枪对着漂亮的脸庞轰轰就是两枪,若是实弹保准脑袋连个渣都不剩了;黑客绕到了女王的侧面,光是针对着她的全身上下所有关节射击,试图打乱她的平衡;刺客用了「存在感消除」的技能,不声不响的绕到了女王的身后,使用了「即死接触」在匕首尖上,径直捅在了她后心位置,这还不作罢,片刻不停又对后脑勺用了第二次「即死接触」。这技能还能用在刀尖上你也是第一次见识到。

    呀了一声,

    女王渐渐放下捂着脸的双手,满脸尴尬的站在原地。你又读懂了她的表情那是「啊啊、朕究竟是在这里干嘛啦?」,太明显了。没有疼痛,没有动摇,没有失去平衡甚至没有半步后退,在女王的眼中现在的情况就是家乡的天空飘过来一大片黑压压的乌云,轰隆隆的打了半个小时的响雷然后一滴雨没下就飘远了。

    女王低声喃喃道:“……是在耍朕吧……”

    次席科学家高喊道:“太精彩了,快,继续升级武器!”

    你的嘴角直抽。

    隐约听见次席科学家嘟囔了一句「为了科学牺牲吧」然后用变态般炙热的目光盯着女王,而女王用不知如何是好的目光盯着前方,而前方四具银月级已经换上了高震动双手巨剑、激光狙击枪、悬浮型球状护卫自动枪械体和淬毒精钢匕首。霎那间,你确定了一件事,半神之子没一个正常人,而女王也确定了一件事……你要坑死她,就在此时,此地!

    女王是很能打的,自幼学习皇家武术。

    她好像挣扎了一番,但实在太凄凉就不在描述了,反正面对真正的极南境机械体这种半吊子的抵抗全是徒劳。银月四状态越来越好,配合越来越有默契,出手也越来越过分。挥舞着双手巨剑的家伙使用了新的技能「山岩一断」,甚至仅凭剑气余波就把精钢地板砍出来一道斩痕;扣住大功率激光狙击枪的家伙使用了新技能「光棱牢笼」,把炸在女王身上造成的光晕漫反射变成了密如织网的无数光线,而且没有屿成半点友军伤害;使用新技能「熔岩调频」之后,原本只能围绕在主人身边半空飞舞的圆球形机械体直接暴走,全身冒着金属加热过度后的赤红光芒反复撞向女王,并且以远远高于之前频率对其射击;握着淬毒匕首的家伙使用了新技能「七星祭天」,瞬间对女王的脑顶、眉心、人中、咽喉、心脏以及身后的第四颈椎和第八颈椎发起突刺攻击,招招致命!

    如果这里没有类似于「天展」那种大功率的军用防护磁场,所有看守的士兵全都会死在这里,单凭四散的激光牢笼足矣。

    现场的气氛形成了五股极为鲜明的对比你无奈的捂脸;次席科学家兴奋的几乎快高潮了,不断发出呼哧呼哧急促的喘气声;士兵们充满恐惧的向后微微退缩又不敢擅离职守;银月四可能是长期入狱被憋坏了越打越起劲毫不留手;女王则是……

    ……

    则是深深叹了一口气,念叨着「真是够了」然后再周围几乎多到满溢的凌厉攻势下默默的走向旁边,走出处刑场的磁场边缘,拖了一把椅子又走回中央原位。当然,伴随着她出乎意料的行动,银月四也渐渐停下了攻势,试图搞懂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女王坐在椅子上,

    脱掉了一只高跟鞋,揉了揉因不习惯军鞋而酸痛的脚,

    然后把鞋远远扔向旁边。

    “去捡回来。”

    ……

    ……

    ……

    嗯?

    全场所有人都怔住了,尤其是你,你还以为听错了,但不应该啊明明在上帝视角的范围里听力堪称超人。

    岂料女王发现银月四并没有动,于是堆起假到不行甚至有些恐怖的笑容,细声细气的重复道:“没听见吗给朕捡回来。”

    离得最近的握着巨剑的银月级,缓缓的、缓缓的、吱吱嘎嘎的转动自己粗糙的机械脖颈,望向你。

    你特么能说什么?除了扶额。

    问你?

    你问谁去。

    老这么僵在原地也不是个事,「你是唯一的救星」「这女的是你的部下,它们见过」「于是这女的也是自己人」「要捡回来可能又是拯救它们四个的某个演戏环节吧」,咣咣当当这么一运算,于是第一个银月级转身弯腰把高跟鞋捡了起来。

    “给朕穿上。”

    于是银月级单膝跪地,给女王恭敬的穿上了。然后,它满脸懵逼的望着女王,没有起身,等待着是不是事态还有什么唯有人类这种古怪生物才能理解的离奇展开。

    “你,给朕揉脚。”

    于是第二个银月级也跪下了,开始给女王揉脚,下跪对铁脑袋来说不算屈辱。但是女王还是不满意,要求对方双膝跪地背部挺直,后者照做。尽管,银月级不太明白为什么。

    “你,给朕揉肩。”

    第三个银月级也照做。

    “你,跪在这里,替掉椅子。”

    第四个银月级把椅子拽走,咕咚一声四肢着地跪在地上,任由女王坐在上面。女王并不满意,调整了多次银月级的跪姿,直至屁股变得舒服一些。

    重重包围这里的士兵们表情是尴尬的,是懵逼的,是抽搐的,是愕然的。次席科学家彻底失去了之前那份疯狂热情,转身问你:“……肖恩,这是什么情况?”

    女王瞪向你。

    你绕到了次席科学家的身后,避开了女王盛怒的眼神。是啊,特么的什么情况?总不能说实话「这是在神技“天恩牺牲”的庇佑之下,所以才无敌」或「这四个银月级已经和你互通一气了」吧。

    望着次席科学家,你随口答道:

    A,“……你不是说「技能测试」么?我家部下也测试了一下她那独门特技「抖S光环」,大概。”(善良+5)

    B,“她昨晚当女王陛下的劲头还没过去。惯杏,是通用全宇宙的真·法则,嗯。”(人杏+5)

    C,“驯服了吧。你打别人半天毫发无伤,你也会跪下捡鞋的……猛虎一声哮,群狼皆俯首,她刚才吼了一声,好像。”(守序-5)

    D,“我哪里会知道。”(混乱作死,守序-10)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