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7-A1章:敬安妮卡!

    ·

    你把图案旋转成了「提着步枪的女佣兵」,锁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咔。失败,被锁死了。

    提米薇看了看你,你瞪了回去:“连个提示都没有,谁特么能猜对啊!闪开,我已经失去了对愚蠢谜题游戏的耐心!”

    拔剑出鞘,连门框一起从墙上切了下来,你把厚重且坚不可摧的门板直接踹飞。是,受到神技保护不仅锁无敌,连整座门板都无敌,但直接把墙都砍下来就可以了。

    七百多条人命啊!顾不上许多了。(善良+10,守序-5)

    事后,你因为暴力破门而入偷走数百名战俘,引起了空前的全城警戒。这一次,再也没人把战俘失踪事件归结于幽灵作祟。你的潜伏值-2,幸亏提前破坏了监控系统也没有指纹,否则可不只是降低潜伏值的问题。

    意外棘手的敌人。你暗自把次席工政官确定为首要目标,只要有机会就必须处理他,否则满城的不毁之谜会令我军攻城时寸步难行。

    再也没有继续偷偷摸摸的必要,你和提米薇开始加快脚步,顺着犹如维修区域的狭窄通道冲前,沿途果决击杀了十几名巡逻或看守的苏沙士兵,在他们发出警报前。

    “大人,是这里!”

    “墙后对吧?”

    利落挥剑仿佛切豆腐般将半米厚的墙体切碎,咫尺之遥的墙另一侧一股难闻的丑味扑面而来,那是屎尿、体汗、血腥和高浓度二氧化碳的味道——七百多名赫姆兰提斯战俘全都关押在这里。

    暗黑没有半点光源的宽阔房间,但天花板却只容得人弯腰蹲着。这里无门无窗甚至没有简陋下水和厕所,连铁栅栏都没有。难怪你的上帝视角找不到,因为是全封闭的密室,空气进不去你的纳米机械体也就很难钻入。

    这特么是关押犯人,还是存储货物?难怪要今天正午集体处刑,因为再拖久一点这群战俘恐怕会窒息而死了。人权何在?道德何在?战俘也是人啊,不是货物,怎么能扔到什么都没有的空白房间里等死?苏沙军已经丧心病狂了吗?

    绝大多数战俘早已因为昏暗无光氧气不足,导致神志不清,呻吟声微弱的比蚊子声还小。战俘的伤势只是做了止血处理,缺胳膊断腿的比比皆是,苏沙完全没给战俘打过绷带,任凭不致命的轻伤就那样随着时间恶化。

    提米薇默默留下了一滴泪。有些情况她已经从寒谷风端着微波步枪大屠杀那一刻开始就预料到了,数十万士兵的血海深仇,苏沙不可能就此罢手,挨打了就要报复是人之常情。这种几乎扭曲心智的仇恨,无论你在赫姆兰提斯当大将军还是伪装成苏沙的同袍都很难切身感受到,怒火针对的目标始终是寒谷风、赫姆兰提斯的普通士兵甚至平民。

    之前你无法理解为什么苏沙非要处刑七百多人的战俘,现在明白了。

    你的缘故,

    你拿出微波武器的缘故,

    你大获全胜而引发的血海深仇。尽管这笔账没有算到你的头上,但赫姆兰提斯每一个还在喘气的人都必须偿还这笔血债。苏沙最初只打算血洗王室,也就是不足百人的牺牲,规模仅仅如此,但现如今……你惊叹苏沙国王并没有疯,其实只有疯了才会在这个时间点接受北陆的调停。

    你不知道在和谁说话,喃喃道:“这场南陆战争是不是已经犹如开弓箭?”

    “……事到如今,大人您还在说什么。”

    位置不同,身为小人物的提米薇或许对于这场战争的走向看得更加清楚。很多事已经无法调停了,历史上有很多战争都会打到一半就罢手,或赔款或讲和,但这场战争没有这种可能。

    眼前的战俘不仅伤的伤,残的残,昏的昏,病的病,而且人数实在太多。如果黑马在,如果你的潜行技能能拖上更多人,如果你的瞬移能长达数公里,如果你能够凭一己之力杀光全城以万计数的敌军,你当然能把这些战俘立刻救走。

    但……

    还有一两个小时就到了正午处刑时间了。你盯着头顶那座大型升降梯,那里就是这群战俘通向死亡的通路。

    提米薇跑进黑暗之中,用手表的光照亮脚边,寻找稍微存有体力的战俘,事到如今她只能救几个算几个,然后舍弃大部分生命。泪水在她的脸上完全止不住,嘴上却用温柔至极的语言反复安抚着别人没事了、没事了,大家都会得救的,说的连她自己都难以相信。

    不可能全部带走,此时此刻你想不到任何办法。

    冷静,冷静的想一想现在是什么情况。不是非要把这群无法自己行动的战俘带走不可,只要让他们活下来等待这座城被我军攻陷后再解救也算是一种胜利。

    “别搬了。让他们所有人都躲到地下!”说罢你用神器剑切开金属地板,挖出来一条斜向下的圆柱形通道。这或许是命运的眷顾,全城这么多房间,偏偏苏沙选择了最底层的关押战俘。当你挖开地板后,马上出现地下水、气管道和无数电缆,再继续挖下去就是坚硬的岩石,毕竟这里是由自然形成的山峰改建。

    你能听到周围低沉运转的发动机齐齐沉默,切断了电缆必然会导致这片区域停电。很快,苏沙军方就会大规模排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设备维修通道就是首要检查区域。你们在和时间赛跑。

    提米薇帮忙拖着昏迷不醒的重伤员进入挖出来的斜面通道,当然下面什么都没有,除了尽头。

    “大人,这样不是相当于把所有人活埋吗?”

    “先全都扔进去,再慢慢拓展地下空间,挖通风口之类的。快!”这样说着,你开始跟扔杂物般抓起伤的不重的战俘随手向后抛进大坑,效率非常高。

    你做了一个「寡言」外貌的分身,命令它继续向下挖下去。尽管分身没有神器剑,但挖区区岩盘和土壤毫无问题。就这样,稍微能自己站起来的战俘们在提米薇的引导下,躲进大坑,其余则全都被你扔了进去。

    上帝视角边缘惊现三四个持枪的苏沙士兵以及两名维修技师,他们的神情貌似并未发现出了什么情况,只是寻常检查故障罢了。

    “大人,最后一个也进去了!”

    “你进去干嘛?出来。”

    你一把将提米薇从大坑里拽了出来,然后把切开的岩土全都依次原封不动的塞了进去,最后将金属地板的圆盖盖住,以纳米机械体灌注切痕缝隙中,无缝焊接,伪装得毫无破绽。

    提米薇看懂了,但依然在说:“这样不行,他们全都会缺氧而死的!”

    “我的分身定会处理,现在还是先管好我们自己吧。”说罢你搂着提米薇开潜行技能,用瞬移穿墙逃往隔壁。

    千钧一发之际,苏沙士兵端着步枪扑了进来,杀气腾腾!他们看到了外面连门框一并被切下来的谜盘锁,以及有个大洞的墙体,惊呼出事了,但冲进来时还是晚了一步。莫大恶臭的密室里已经空空如也!

    警报随即拉响。七百多名战俘凭空消失绝不是可有可无的小事件——“全城警戒!敌人入侵!备战,备战!”转眼间,苏沙军方进入了最高戒备态势。

    你用最快速度把提米薇易容,然后送出军事区,告诉她去找「小红屋本铺」的一家酒馆找洛千城寻求掩护,那女黑客能量很大,造假一两个身份资料不成问题。

    而你火速返回宿舍。前脚刚进房间,后脚就有士兵们气势汹汹的挨屋巡查工政兵的宿舍。

    “肖恩!你们工政兵都死哪里去了?”

    “城里酒馆庆祝。”

    “立刻打电话让他们都滚回来,都他妈什么时候还喝酒庆祝,操!”巡查的军官狠狠摔上门,怒气冲冲的去巡查其他地方了。

    你陷入沉思,满脑子都在考虑现在应该怎么做才更好。飞快思索一番,头也不回地对身后说道:“你,立刻去找「次席工政官」。名义上是汇报今天去酒馆庆祝一事,避开嫌疑,实际上去了解他的情报,什么都行。”

    “呃?”

    “发什么傻?那家伙的神技太棘手了,挖空他的所有情报,我需要处理掉他。”

    身后之人没有回答。

    你觉得奇怪,于是回过头去看,

    然后怔住了。

    ——你搞错人了。

    玉陶莞女王不愿陪着那群苏沙兵喝酒庆祝发疯,于是提前回到了宿舍。你进门时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全城搜查一事上,看到坐着的「苏珊」之脸,瞬间还以为女王是伊露莎2,随口就搞错了人,对女王使用向感染体发号施令的语气。

    你望着女王,女王也望着你。你不可能说其实搞错人了,而女王也对于你态度骤变感到诧异。

    尴尬的沉默,

    女王站起身,说了一句“好的,肖恩长官。”然后就离开了宿舍,真的去执行你的命令了。

    “啊,等一下!”

    “怎么了,肖恩。”

    A,“务必注意安全,安全,安全!安全才是第一位的,最主要的!”(善良+5)

    B,“一直没有对你说过,你很美丽。”(人杏+5)

    C,“要记住,你现在不再是以前的你,你是新的你,有些事你能做的比任何人更好,只要勇于突破束缚你一生的固有思路。”

    女王听罢只是笑笑,然后就出门了。当然她是听不出来的,这番话根本就是你因为搞错人的失误所以才会脱口而出,其实别有深意。

    对此的不安如排山倒海向你袭来,伊露莎2是你的老部下,办事够稳妥,而且还有你的全部技能能力出众,但养尊处优的女王就是另一码事了。

    抽搐,

    犹豫,

    真是越乱越添乱。你左思右想这事果然还是不能交给女王去做,唯恐搞砸,遂打开门打算去把女王追回来。岂料刚开门,伊露莎2回来了。

    “……出事了?主人。”

    “被拉了警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怎么提前回来了,那群人喝好了?”

    “全城戒严,所以庆祝会解散了。需要我去做什么?”

    你想了想,画了个地图,对伊露莎2说道:“从处刑场的这个位置向下方大约十米有一个我挖的大坑,你用两次瞬移进入那里,把所有战俘都纳入你的指挥之下,我需要给所有人分发食物和药品。”

    伊露莎2回头望向门口。如今已经全城戒严了,潜行的难度大大升高,一瞬间的迟疑之后,她敬了个礼,然后离开了宿舍。你说的任何命令她都会坚决执行,而且她也有这个能力完成好。

    你的人手不足。

    你本人必须钉死在自己宿舍里老老实实避风头,否则间谍工作将功亏一篑。伊露莎2替换了无节操女兵,已经引起了身边闺蜜们的怀疑,毕竟再怎么模仿也不是本人,你已经再没有继续逃去其他女兵情报从而替换更多皆杀天使进来的余裕。

    今天之前,从未想过区区间谍是如此困难的工作。

    不久,伊露莎2任务完成返回到你的身边。轻描淡写的汇报,说已经暂时成为了所有战俘的指挥者,而且分身也在继续扩大地洞。显然分身无法理解你的模糊指示,挖不出来所谓的通风口,由伊露莎2动手拿战枪配技能向上穿了一条细小的垂直通道,位置隐蔽。

    你摸摸她的头,在全城戒严时达成任务绝不会是「轻而易举」。这女的已经越来越可靠了。

    “还有,我领来了一些食物和药品。”

    “很好。”

    你从伊露莎2手里接过来一人份的食物和药品,嘴上郑重其事的强调着「这是我赐给你的,做的非常不错。」,然后这些物资全部都分享给了遥远之外的战俘们。值得一提的是,食物是伤员也容易吸收的半流食,伊露莎2心思很细腻。

    伊露莎2问现在这些战俘应该怎么办?

    是啊,除了等待大军攻下这座城之外,还能怎么办。或许,待攻城时这些战俘可以拿起武器成为敌后的一支不可忽视的战力,但要看他们恢复的如何了。

    你用纳米机械体做了几个假肢,刚要赐给伊露莎2转交给战俘们,忽然想起来什么,又收了回去。

    不会刚才的食物和药品也共享给了那些工政兵了吧?

    你的担心不无道理。这种派对时的临时从属关系非常不稳定,理应从酒馆解散时这件事就算作罢了,却事事无绝对。

    大多数工政兵离开了酒馆,满心都是工作,进入了最高级别的警戒状态,但个别人却心心念念刚才的美好时光,还思念着继续,继续听从伊露莎2的安排享受生活。

    于是足足四个工政兵手里突然冒出来热腾腾的食物和急救药品。他们满脸懵逼,而恰巧正在盘查他们为什么大半夜跑到平民区喝酒庆祝的特殊步兵们也满脸懵逼。

    “这是什么?拿来!”持有神技的千兵领一把夺过来凭空出现的药品,如此厉喝。

    工政兵唯有尴尬敬礼:“是酒馆的特别活动,我们在庆祝胜利。”

    “混账!离真正的胜利还远着呢!”千兵领捏碎手中的药品,因为他发现这些凭空冒出来的东西有蹊跷,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好像是神技的效果。

    全城戒严,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苏沙军方又不傻,上次出事时有个半神之子离奇失踪,这次戒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所剩的三位半神之子集中于一起,实施最严密的保护。

    所以,「塔尖巨兽」的千兵领、「不毁之谜」的次席工政官以及「妙手解剖」的次席科学家都聚在一起,他们仨全都亲眼目睹了物资凭空出现的惊人一幕。

    “是神技吧?”

    “……是了,只能。”

    “如果不是,我还真想看看这所谓坊间把戏,居然能玄到这个地步。”

    三位半神之子迅速达成共识,伊露莎2在使用神技,不会有误。在一位半神之子失踪的当口,却冒出来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工政女兵使用神技,这其中必然有联系。

    千兵领招了招手,对附耳低首的特殊步兵嘱咐道:“去把军方的半神之子鉴定仪藏在工政兵们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上,对那个叫「安妮卡」的女兵暗中调查。这件事除了司令官不要惊动任何人。我们需要证据。”

    特殊步兵顿首,启动铠甲隐形悄悄离去。伊露莎2被军方盯上了,进入了重点监视名单。(潜伏值-1)

    次席工政官翻着资料,忽然插话道:“对了,刚才「肖恩」的部下「苏珊」说有事找我,能耐,她还蛮有的。见到了我,说服了执勤的特殊步兵,也不知道用了什么魔法,魅力,有一种特殊的。”

    “肖恩,庆祝派对是肖恩请客吧?他和「安妮卡」是什么关系?”

    “重要吗?「敬安妮卡!」那些工政兵全都在说同一句话,喝醉的人。”

    “也盯死肖恩。”

    次席科学家忽然摆手笑道:“不过切磋赢了你一局,至于公报私仇?那是个沉闷的家伙,别管他,盯死「安妮卡」就行。”

    “言行举止可疑,安妮卡最近有些。盯死她,我同意完全。”

    “最有趣的是,巧了,明天我和归国间谍肖恩有个约会呢,呵呵。”次席科学家用手掌摩挲着自己满是皱纹的脸庞,他笑容里藏着阴霾,“我有个工作挂在军方内网平台上很久了,也没有工政兵有本事接。肖恩是第一个主动要求协助我「在安全环境下对银月四进行技能测试」的家伙。明天我去会一会肖恩即可,你俩不必管了。”

    千兵领忽然显得很放心:“若是敌人,就拜托你把他的心脏摘下来,我要泡酒。”

    “好说。”

    次席科学家活动了一番手指,凭神技在什么也没有的空气中掀起了一阵阵冷彻的涟漪。如果条件合适,他的神技足以秒杀任何人或机械体,摘掉心脏或能源核心而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