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2-A1A1章:生命的份量

    ·

    这片软禁区任何人的一举一动全都在特殊步兵们的透视仪监视下。貌似有人看会让这个工政女兵更加兴奋,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你没有继续碰其他女兵。该问的都问了,该做的都做了,你在酥软失神的女兵身上留下了一张字条,要求她今晚来宿舍继续。

    直至傍晚,你们所有军官才被释放。

    或许两个计划已经上报给了更高层,或许已经开始实施,他们既然敢解除你们的软禁就说明所谓的暗杀和歼灭计划已经敲定,进入了下一环节,曾参会的任何人就算是间谍也没有机会干预和阻止了。

    你不知道具体何时,何地,何人去执行这两项计划,不过大致上的猜测还是有的:

    针对你的暗杀计划应该是针对旅馆展开袭击;既然是暗杀就不该是大规模集团而是少数精锐的高手组队;考虑到你那些坊间传闻,恐怕暗杀小队里至少会有一名半神之子才够威力。

    针对寒谷风的歼灭计划八成是组织一场突袭,把寒谷风的队伍打散,为那五名青脉武僧创造动手的机会。可能会用烟雾弹以及火力压制等手段吧。

    当你踏出特殊步兵们的监视范围,背后传来寻常人绝不可能听到的低声议论:“什么啊,原来是个闷骚。”

    事情比想象的更顺利,其他人的关注点不断地从你的身上移开。「力推沉闷」除了让今后的潜伏工作变得更加简单之外,还有一个立竿见影的效果:

    女王向你迎面跑来,上下打量检查你有没有受伤:“听说你被软禁了?还好吗?”

    “正常会议流程罢了。”你拉着女王走进宿舍,确认附近没人,对其说道,“我是不是救过你?”

    “怎么?”女王收起暖容,抬起眉毛认真盯着你。

    “掩护我,直至明早。”

    女王歪着头,不太明白什么叫作「掩护」。

    你从上帝视角的极限距离做了一只老鼠形状的分身,偷偷钻出地下建筑,出了窗户就化作一只蝙蝠飞走,直奔伊露莎2所在的那个村庄。蝙蝠分身将会通知伊露莎2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其实早就该这么做了,低智的分身化作人形确实口眼歪斜很可疑,但如果是小动物就会稳妥许多。

    左思右想,你又派出去三只蝙蝠形象的分身飞出城,寻找寒谷风。幸好,会议时全息地图曾显示过寒谷风有可能会出现的活动区域,在歼灭队伍之前找到他应该不难。

    另派一只去警告黛因。

    笃笃,有人敲门。

    “是谁?”

    “肖恩长官,您好。”

    开门之后,女王怔住了,工政女兵也怔住了,两女立于门的两侧相视无语。女兵尴尬微笑,对你招了招手,侧身挤进门口,坐在了你的床铺上。现在什么情况,女王大致明白了,但工政女兵却不理解……她本以为是来继续缠绵的,为什么你的贴身女兵没被你找借口支走?

    你……

    犹豫了。

    满脑子都在考虑是否还有更好的办法,把伊露莎2稳妥的接回来,而不是干掉这个无辜的女兵取而代之。是否还有别的更好的办法,是否还有。

    女王坐在女兵的身边,轻轻挽着后者的胳膊,甜甜笑道:“我家肖恩长官是不是很好用?”

    “……嗯。”女兵忽然有种感觉,这事不太对劲,至少她本以为只是寻些欢愉,现在怎么好像个小三似的?

    女王盯着自己修长的指甲:“有个人常说,女孩子不应该太随便,否则很容易断送自己的人生。”

    “是么……”女兵开始变得有些坐立难安,尴尬的笑道,“是谁说的呢?”

    “我的母后。”

    “……呃?”

    女兵猛地站起身,睁大双眼的看了看抱着双臂未曾说过一句话的你,又看了看眼神冰冷彻骨的女王,怎么想都觉得这件事好像并不对劲,怎么也不像是来继续缠绵的。委实讲她进门时还以为你是恶趣味要三个人一起玩,但现在看来事态比那个还要糟糕。

    女兵开始往门口走,喃喃道,“长官我先告辞了。”却被女王堵在门前拦住去路。

    没有人傻到事到如今还没了解现状的程度,女兵吼了一句「闪开!」企图推开女王,然后被你从背后一掌打昏,咕咚倒地不省人事。岂料女王伸手从旁边抓过来枕头,直接捂在了女兵的脸上。

    你怔住了,

    女王皱着眉头盯着你,很久,反问道:“又怎么了?你不是说要我「掩护你」吗?难道不是这个意思?”

    你的本意是打算迟一些变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分身从原本什么也没有的里屋走出来。你要偷偷溜出去,留下这个分身,万一有人接触这个分身,女王需要负责打掩护。女王基本站在你这边,除了针对营救极南境这件事之外没有其他什么异议。她会做好的。

    但不是让她袭击这个无辜的女兵。

    女兵死了。

    玉陶莞女王默默的望向你,什么也没有说。无论是不是误会,她已经暴露了自己是女王这件事,必须灭口。本来你还在犹豫究竟要不要杀人,但如今……

    女兵的遗体在你和女王面前被纳米机械体慢慢的销毁。

    其实女王的思路也没有什么问题。她自知直言阻止你的解救极南境的行动,必定会造成不满,既然她是顶着别人的脸孔混进来的,当然原本的伊露莎2也能如此,恐怕现在你十分想念听话的部下吧,那么带来这个工政女兵的目的已经不言而喻了。

    两两无言,

    你打算离开了,对女王说道:“我的替身,就拜托你掩护了。”

    “你这样当断不断,是无法成大事的。”女王抱着双臂坐在床上,“我做过所谓的「阵营测试」,一直是善良阵营,但我杀过的人已经过百,若是算上玉陶莞军队在我的命令下杀掉的数量更是不计其数。大家都是凡人,并非全能之神,活在这个世上总是需要做取舍的,如果杀掉一百人,能让一百万人生活得更加幸福,我以前不会犹豫,以后更不会。再说一次,这个女兵应该杀掉,否则会死掉更多的人,都是你我身边重要的人。她无辜?那么你我身边的亲友不无辜吗?”

    “夸张了吧?”

    冷笑一声,女王叹息道:“假设你把她打昏了,扔到了野外,最后会怎么样呢?或许会被好心人救起,重新送回军队,那么你、我和伊露莎2全都会遭受灭顶之灾;或许她会被逃兵、匪徒或醉鬼抬走,百般侮辱,岂不是生不如死;或许,她会被路过的GE机械体抓回妖面小鬼的城寨,倒手卖给其他势力,最后用高科技挖出来有关你我的情报,事态会更加严重。你一介苏沙低阶军官怎么都好,但朕不能出事。还是假设朕被作为人质胁迫,要求玉陶莞割地、裁军,那可是整个南陆近三分之一人口的惨剧。

    “……”

    “朕知道反对你利用极南境,会引得你不悦,但无论多少次朕也会说同样的话「你这样做是大错特错」!现在,别烦朕,去找你的部下吧。这里你可以放心。”

    女王坐在分身的旁边,试着学会如何引导它的言行,再无半点想要理睬你的意思。

    那是玉陶莞女王的价值观,是一杆天秤,用对错的砝码权衡着生命的重量。就和之前一样,在你的理念中,这世上没有对错,只有选择,无论哪一个选项的砝码都相差无几。关于杀人的对错、战争的对错、人和机械体之间的对错,真的有意义吗?

    ·

    伊露莎2的所在是户籍上登记的一座小村庄。

    边境新城是苏沙距离国境的一环,而伊露莎2所在的那个村庄则位于二环大城市比较靠后的位置,战火暂时波及不到这座宁静一隅。

    在南陆,村庄与村庄之间的差异蛮大的。此村在村口有一座看似是大石碑的地堡,家家户户都是用金属建房,尤其二三楼以及加盖的阁楼会有不少暗枪孔,堪比暗堡。村里大约二十厘米的土壤上是少许砖路,而下面是至少一层,多则四层的地道,家家户户彼此相连,并且一条通往左侧的大城市,一条通往「天盘岩之森」的中围山林里。

    历史原因,这里曾艰苦抵御过GE、JMO甚至辐射海共和联邦的小规模袭击,正是靠着暗堡和地道撑了过来。如今,其实地道或暗堡里并没有村民值守。

    天气转凉了,

    村里的农活变得非常重要,村民大多都会集体下地干活,整日都是如此。这个季节正是播种基因改良的短期成熟的特殊作物的最佳时机,也是村里最忙的时候,若是耽误了,整个冬季都不会有收成。

    每次日出,这里的风景都很奇特——向朝阳望去,红彤彤的巨大光晕会被一分为二。左侧是在大城市城防磁场影响下,阳光被扭曲成微绿夹蓝,仿若极光,而右侧则会在「天盘岩之森」茂密山林里尚未关闭的防空探照灯后面,阳光变得苍白茫然。

    今天白天伊露莎2跟着村民们一起排成整齐的横列,挥舞镰刀集体除草。傍晚,她如常蹲在村庄的路口,托着腮盯着夕阳发呆。

    “「苏珊」,可以帮我过马路吗?”

    “外婆。”

    一名头戴很大头巾的佝偻老婆婆,用皮包骨的手握住了伊露莎2的手,在她的搀扶下「过马路」。虽然,这村里的路口不过五米宽,过一辆车都很勉强,话说回来也没有车会钻进小村庄里行驶。

    “开饭了。”

    “嗯。”

    于是,伊露莎2搀扶着这位老婆婆过了走路不超十步的狭窄马路,然后向「家」折返。

    伊露莎2所谓的家,是户籍上登记的。或许是神技篡改事实引发的巧合,这座村庄真的曾经有一名叫做「苏珊」的女孩,她长得和伊露莎2的伪造脸孔一模一样,无论是五官、身材还是瞳孔的颜色。最初伊露莎2按照你的指示,暂时躲在户籍所在的村庄里待机,岂料很快就被邻里发现了。他们不断奔走相告,说是那户去世的姑娘又回来了!

    当伊露莎2身前跪着泣不成声双腿发软的「母亲」和「外婆」,怎么也扶不起来时,她整个人都懵了。这种可怕的巧合,除了是神技的延伸影响之外,无法有其他解释。

    两天多过去了,

    世上能有几个傻子,究竟伊露莎2是不是自己亲生骨肉,当妈的最能分辨。然而事实却出乎预料,时至今日,伊露莎2的新母亲、外婆仍然没有揭穿。一家三口,正在和乐融融的晚餐,至少除了伊露莎2之外那两人是这么觉得。

    诡异的气氛。

    伊露莎2有种预感,她很快就会被召唤,离开这里,返回到你的身边。这种农村扮家家酒的游戏,不会太长了。

    妈妈给伊露莎2盛了一大块肉。

    这座村庄因为很多原因,已经十多天没有商队来过了,再加上大规模的征兵导致劳力不足,说实话最近并不富裕,这户人家也是如此。大块的肉,不是那种随手可以吃吃就扔的东西。

    妈妈盯着伊露莎2的眼神充满着幸福,问道:“宝贝,今天都做了什么?”

    “下地干活。”

    “还习惯吗?”

    伊露莎2只能摇头。

    皆杀天使出身于囚徒港,那里是钢林铁森的大城市,伊露莎甚至在年轻时代几乎没怎么见过农田,更别说农活了,直到后来皆杀天使崛起之后满世界旅行做任务也未曾耕过一次地。这户人家的当家男子征兵,死于赫姆兰提斯的城墙下,而原本的「苏珊」……没人提及死因。

    “话说,宝贝为什么每天都会待在路口,等待扶老婆婆过马路呢?”说到这里,妈妈和外婆相视而苦笑,当然,她们定是无法理解箇中拥由。

    伊露莎2无法开口。倒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羞于启齿她只是想做好事罢了。做好事=扶老婆婆过马路,至少童年时代在囚徒港,扶老婆婆过马路已经能值得酒馆里那群醉鬼们嘲笑三五年的极品「善事」了。

    关于过去的记忆……

    就好像是在翻阅别人写的第一视角视频日记。很多时间,伊露莎2能够感觉到自己从遭到纳米感染之后就已经不是曾经的伊露莎了,更像是新的个体,寄生在名为「伊露莎」的体内,无耻的盗取她的记忆、杏格、身体所有的一切。那些和皆杀天使姐妹们出生入死的艰苦和荣耀,那些在教区里复杂和激烈的明暗斗争,那些北至帝都南至辐射海共和联邦的沿途风景……都像是曾用别人的眼睛看到的那样。

    你要求伊露莎2做些善良之举,而后者恍惚之间竟然只能想到扶老婆婆过马路。严格执行命令,帮助村民们种地,蹲守在绝不会有老婆婆需要帮助的路口等待着不可能出现的人,直至她的新外婆「帮忙」,才能解脱。偶尔,伊露莎2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

    甚至不确定自己是谁。

    只要能回到你的身边,伊露莎2就会变得忙碌,忙碌到不必去考虑自己究竟是不是只是盗取了真正伊露莎记忆的一堆纳米机械体而已。

    尽管一家三口绝口不提真正的「苏珊」成了默契,但伊露莎2依然对某些事很难理解。她望着外婆,不禁问道:“为什么不保持青春呢?如果是钱的问题……”

    外婆和妈妈互相看了看彼此,都笑了。前者真正的年纪只有六十多,看上去却好像八十多岁般苍老,后者也不过接近四十却也容颜貌美如指间沙流逝。在伊露莎2的世界里,很多人都在永生、保青春、益寿延年甚至返老还童似乎已是常态,但更多的人可能是因为钱的问题,没有做任何保持青春的事。如果是钱的问题,伊露莎2有钱,给钱就是善事一件,再好不过了。

    “宝贝,你看到村外有羊吧?”

    “嗯。”

    “小羊羔站都站不稳,需要喂奶,老去的羊瘦弱无力,唯有待宰,但它们依然是羊,以后或曾经也是顶着雄壮犄角的大羊……啊,也可能是母羊。在「苏珊」还在襁褓里时就是我的宝贝,就算和外婆一样年迈,我也会在天上守护着你,不可能会因为年幼或衰老而改变。羊,永远是羊……啊,如果你不喜欢这个比喻,牛如何?狼也……”

    “但人的价值不可能一样。”

    伊露莎2见过了太多天壤之别的贫富差距,人与人之间的价值绝对是不同的。

    妈妈苦笑。

    外婆则拿出来一枚银币:“这是每个人的价值。”

    然后又拿出来数枚银币叠在下面:“这是祖上荫佑,也就是祖辈辛苦挣下来的高贵的出身。”

    最后又把茶壶放在银币上面:“这沉重而不稳的,便是为了寿命而砸下的投资了。这高耸的一叠东西当然比一枚银币更有价值,但你能说,最初的银币和其他银币有任何区别吗?”

    伊露莎2沉默了。

    她这两天很闲,也想了很多。或许闲是不好的。

    忽然她抬头,打开窗户伸手,任凭一只蝙蝠径直飞过来,倒挂在她手臂。那是你的分身。

    “传令。”

    “是。”

    “务必于天命之前返回苏沙边境新城我的分身身边,一切低调行事,等待我本体回来。你的新身份是一名工政女兵,具体的容貌和详细情报,待四下无人时会继续传达。”

    “是!”

    蝙蝠融化变形,钻进了伊露莎2的怀里。她片刻不停的走向自己的卧室,准备收拾行装,她的防弹紧身衣、战枪、配枪等装备都在卧室里,而重型动力铠甲则藏在了附近的山林。

    走进卧室,伊露莎2怔住了,因为她的行装已经被整理好。除了自己的装备都在,还有一些食物。

    沉默了数秒,

    伊露莎2抓起行装,毅然走出卧室,途径客厅,对妈妈和外婆匆匆鞠躬行礼。而她俩,也只是寂寞的挥挥手。

    有些事本不该来,但还是来了,有些事迟早会走,总归会走。女人们的直觉往往更敏锐些,似乎已经料到她们本不该回来的「苏珊」,大概今晚就要再度离开。

    伊露莎2的余光里,仿佛瞥到了某位女杏眼中有泪光,然而她没有去确认究竟是较为年轻的那位,还是老迈的那位。

    又一次行礼,伊露莎2直接走了。

    但她

    A,决定偷偷留下一笔至少对于村民来说是大数目的金币。多吃些肉吧、也买些延寿的药,

    B,决定离开之前,顺路替这座村庄扫平附近的野生机械体巢穴。就跟冒险者时期一样,打击邪恶

    C,忽然转身对着无人的家门,跪下,磕了三个头。说不清为什么要这么做,

    D,暗自决心一定要说服你,把这户人家、甚至整座村庄都纳入你的保护之内。战火、断商、匪患很快就会到来,

    或许这就是她现在唯一能表达的善意了。

    此时的伊露莎2还未曾料到,只是这个小小的举动,影响到了她的神技觉醒。无论是迫于命令还是强装善良,这几日伊露莎2确实在竭尽所能的做着她所谓的善事,努力绝不可能白费。

    披星戴月的,她不断开着瞬移技能,归心如箭。

    ·

    赫姆兰提斯,

    你的旅馆前。

    你整个人彻底懵在原地!被眼前的废墟所深深震惊!

    旅馆没了!只剩下一片半融毁钢板和焦黑瓦砾,还有一大群碍眼的根本不认识的卫兵正在挖废墟,试图抢救里面的人或物资……如果人还能活……活个屁。

    太快了!

    这个暗杀计划比你预料的要提早太多太多了!今天早八时刚开会讨论计划,今晚就直接把你的旅馆连同方圆千米的一切全部炸成了不堪。苏沙早就安排好了暗杀计划,这个会议只不过是想要最后确定一下还有没有其他情报和细节,进行最后的修订罢了。

    去***暗杀,卧槽!你完全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踩在自己曾经舒适的旅馆的废墟上,甚至能认得出,这是三楼大豪房双开门镶金真皮的门板。

    人……到这里十分钟了,你没有发现救护车从旅馆遗址里挖走半个活人。耳尖如你,你听到了卫兵们的谈话内容,初步估计,此次炸弹袭击死亡约五百多人,轻重伤过千,以旅馆为中心波及范围极广包括数条商店街和两片住宅小区。

    这就是……该死的苏沙所谓的「暗杀」?

    特么的「暗」呢?

    十数名高手的隐秘小队呢?

    狙击手和刺客呢?

    怎么改成炸弹了?从哪里来的威力这么大的炸弹?边关站岗的士兵都是吃屎的吗?巡逻的卫兵眼睛都是喘气的吗?怎么混进来的?

    “老板!您回来了!”黛因看到你,匆匆跑了过来,满脸慌张,脸庞上还有一道脏印。

    你摸了摸她的头:“旅馆彻底毁了?”

    “是的,完全没有保住,非常对不起。”黛因深深鞠躬,“但老板的「人」,全都保住了。幸亏得到了您……”说到一半,黛因闭上了嘴。她也收到了蝙蝠分身的提前警告,但内容很模糊,只说近日可能有危险,「一定要把黑马牵走,离得旅馆远远的」。黛因不敢怠慢,立刻派人把黑马牵到了矿场附近仍在忙碌的亡灵使和天拂身边。

    然后就突然遭到了炸弹袭击。

    黛因死了,旅馆的那些职员全都死了,然后又从黑马的屁股里满脸懵逼的复活,断了这段时间的记忆。当黛因带着职员们莫名其妙的跑回旅馆前,望着方圆千米的废墟,彻底傻眼。

    那一瞬间,黛因只有一个想法。

    同样的爆炸,有的人死了,有的人死而复生,而有的人甚至还不如一匹马,很早就被远远的保护起来。

    同样的人。

    同样的一枚银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