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1-12章:沉闷的男人

    ·

    早八时,苏沙边境新城开了一场军事会议,规模不大,基本上仅限高阶军官连从属、侍卫也算上不过二十余人。这里面有两个身份较为特殊的人物,你和祖达。

    你因路线不太熟悉,在地下城堡里稍微有些迷路,到场算是比较晚的。推门进入会议室时,祖达坐在正席旁边的第一个座位,半起身对你招手。

    你点头示意,靠了过去。

    “祖达长官,审查结束了?”

    “还早,不过我基本上没有变节嫌疑了,从最初就是走个过场而已。我自软禁的第一天开始就在工作了。”

    “工作?”

    “作为具有与赫姆兰提斯合纵军有实战经验……不,作为与「寡言大将军」有实战经验的军官,当军事顾问。”

    随着新城最高指挥官万兵领的进入,周围的低声议论迅速寂静。你仍站立原地,寻找符合自己身份的座位,但祖达指了指他的身后,一群侍卫、从者的坐席,这意味着——这场会议里,你不是作为工政兵的低阶军官而来,而是作为归国间谍。

    双手交叉,简短默默祈祷之后,最高司令官张开锐利的鹰目:“诸事繁杂,直奔主题。今天第一件事也是最主要的,「暗杀寡言」。”

    咦?

    咦!

    不仅是你,在座大多低声喧哗起来。

    “等等司令!这是命令吗?”

    “国王直接下令,这次暗杀行动由我们负责。”

    “北侧呢?他们不是长年与白夜公国有来往,暗杀应该是他们比较擅长吧?”

    “他们被白夜公国钉死了。”司令官面露阴霾,“合纵军里属白夜公国里动手最快,北侧一、二、三环,加上我们中路的一、二环全都被安插了间谍,目前枪毙了共计十四人,远远没有拔清。由他们动手,寡言恐怕会提前三天就会布下反杀陷阱。”

    ……

    这也就是意味着苏沙有某种渠道能确认绝对有间谍,但却找不到具体是谁。更能确定,这座城里此时此地也有间谍。

    高阶军官们不禁议论,之前次席工程师离奇失踪,到底是幽灵所为还是间谍暗杀。

    “司令,在这里讨论暗杀计划,会不会被间谍得知?”

    “在座「大部分」都是老资格的军人,如果连我们都是间谍,我国大概会输吧。我相信大家不是,更相信间谍还没有机会渗透到军方高层。国王信任我们,派我们负责暗杀计划,也有考虑这里是一座新城,积弊不多,脉络清晰。”

    信任?

    事后你们在座所有人的电话、一举一动都被最高级别的监视了,幸好你不必担心监控方面的问题,自由度还算勉强够用,也幸好最高级别的监视也只持续到暗杀计划实行之后。

    “可我们对赫姆兰提斯的了解非常有限。南陆战争爆发前,他们的前任「王下决刑官」寒谷风……”

    说到这里,无名高阶军官忽然说不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周围数道咬牙切齿的声音。

    “寒谷风是个鬼才,杀了周围所有国家的间谍,异常专精反渗透技巧。他的资料显示,寒谷风曾有三个别称——童年在玉陶莞人迹罕至的青脉山谷与祖父独居,打猎为生,不用弓箭与标枪,却擅于陷阱,后加入大村落之后曾获得一年一度的猎狐大赛的冠军……啊,也就是全村近两百名猎人去追捕去年的冠军,人类扮演的狐狸。当时,寒谷风才十二岁,从此获得了「猎狐者」的别称。”

    “后来寒谷风加入青脉武僧门派,成绩出众,但就跟大部分野孩子一样,他不服管教,最后与师兄们发生激烈争执,被逐出师门。此时获得第二个别称「断崖者」。”

    “断什么?”

    “青脉充满侮辱杏的别称,意指破坏规矩的背叛者。”

    “我们再说「暗杀寡言」的计划,你为什么要说那个「南陆屠夫」?”

    司令官抬手,示意无名军官继续说下去。

    “是。最后就是大家都知道了的第三个别称,「南陆屠夫」。他用一柄疑似极南境技术的高科技微波武器,造成了三十多万人的伤亡,是一场放眼人类势力内战史也不曾出现过的巨大屠杀。经过包括帝都、教区在内的多个势力配合调查,人类势力中不存在这种威力的武器。”

    “反人类罪!”

    “对!反人类罪!让帝都全世界通缉他!”

    “帝都拒绝了,因为没有证据。我猜这和南陆战争的复杂局势有关。那柄微波武器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具体全息录像已经被帝都的特使带回去详细研究了。最糟的是,寒谷风没有接触过任何可疑的特别人物,他也知道自己过于高调,生怕被政敌抓住把柄,在赫姆兰提斯的行动一直很有规律,也始终仔细备案记录。”

    “但总得有人给他那把枪,寒谷风不可能自己制造出来。”

    “……若非要说的话……”无名军官翻了翻资料,揉了揉眉头,语气沉重的说道,“大屠杀之前,寒谷风只接触过一个人——「寡言」,但并没有录下彼此交接微波武器的一瞬间。就跟我说的那样,武器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的,就像沙砾那样。”

    一阵沉默,而沉默渐渐化为了死寂。

    司令官说道:“国王有令!我们新城负责暗杀「寡言」,而全国上下都必须同仇敌忾诛杀「寒谷风」,了解那屠夫的资料也好。”司令展开全息立体地图,指着此地新城不远处说道,“寒谷风最近率小队在我军驻地范围内活动,以搜索和破坏我军分散设备、据点为主。”

    “近日敌情有所变动——北路多为玉陶莞军队。南路不乐观,同时受到GE野生机械体大规模集团军的掠夺和联邦军队的袭击。我们的中路是赫姆兰提斯军队为主的弱鸡,仅昨天一天,我们便获得四场小规模冲突的胜利,歼灭敌步兵三百,载具二十三量。”

    周围的气氛变得振奋起来。

    “所以,机会难得,暗杀寡言和歼灭寒谷风两项任务同时进行!毕竟这两人是新旧王下决刑官,虽外界传闻说两人关系紧张,但仍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只要能暗杀掉寡言,就可以顺便收集到寡言和极南境有关联的证据,然后全世界通缉寒谷风,令赫姆兰提斯不攻自灭!或者,歼灭寒谷风,确凿他和寡言之间曾秘密接触交接大规模杀伤杏武器的证据,那寡言和赫姆兰提斯同样完蛋。”

    “为了祖国!”

    “为了陛下!”

    “杀死寡言!”

    “杀死屠夫!”

    事到如今,你懂了。军方高层会议之所以叫你和祖达同席,就是作为顾问,毕竟祖达曾直接与「寡言亲自指挥的合纵军」作战过,而你也就是「间谍肖恩」长年潜伏在赫姆兰提斯。

    因为苏沙不甚了解赫姆兰提斯的情况,所以你的建议不仅对于苏沙至关重要,更对赫姆兰提斯的安危至关重要。只需要一句话,你将决定很多人的生死,而这场不是为你准备的高层会议里,你也只有一句话的机会。

    当祖达针对之前惨烈攻防战重现细节,并以此反推你的指挥战术习惯时,时间不知不觉流逝。

    该你发言了。

    重要的一句话。他们将以你所述作为参考,制定暗杀寡言以及歼灭寒谷风的具体计划。

    “那么,肖恩二十兵领,你对于暗杀计划有什么要说的吗?”

    当司令官如此问你之后,你能感觉到整个会议室里充满着令人窒息的气氛。暗杀你自己这个计划断然无法阻止了,而你本人在这里也不会有事,问题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方面,一场针对你的暗杀不知道会死多少无辜的人,关键的是……他们不可能告诉你暗杀的详细计划,你便无法完美的预防。更不能完美预防,否则,你会暴露。

    A,“据悉,寡言已被帝都强行赋闲于家,主要在他的旅馆起居。天光必出,入夜必归。”

    B,“据悉,寡言始终心心念念入手两座大型矿场,近日赋闲于家,应该会或亲自或派亲信动手……或已经动手了。”

    C,“赫姆兰提斯地牢是寡言自升王下决刑官之后入手的最初也最直属的管辖范围,那里是他的权力核心。”

    D,“寡言有偶尔夜半前往西北山林散步的习惯,最多骑匹马,再无护卫,是下手的最佳时机。”(混乱作死,守序-3)

    司令官点点头,他的表情似在说「知道了,但参考和照办是两码事」,接着他又问道:“那么,关于歼灭寒谷风的计划,你有什么提议吗?”

    你毫不犹豫的答道:“寒谷风有一个致命弱点,

    1,他的身边跟着五名熟悉他招式、技能和习惯的青脉武僧。我敢断言,他们不是亲信,而是玉陶莞派来的杀手,只要有个合适的机会,他们拧断寒谷风的颈骨会比我军的子弹更快。

    2,他不会用枪。一支主要由狙击手组成的特别行动队,拖延时间,耐心的与其交火,将会把寒谷风身边擅用枪的士兵逐一消灭,那么他就是瓮中之鳖了。直接交火,不给他任何发挥「猎狐者」那一套反渗透的把戏的机会。

    3,他谁也不在乎,只在乎国王阿克屠卢斯,并以其王令视若天命。

    4,听闻新晋年轻将领「丸戈塔」与其不睦。(混乱作死,守序-5)

    综上所述,利用好这一点,歼灭寒谷风将会轻而易举。”

    在你发言之后,除了五千兵领以上的军官全都要求离场,包括祖达。他们正在讨论两个计划的具体实施细节,而你以及所有离会人员已经被特殊步兵押着,走向特别的宿舍——也就是临时软禁。

    超出了上帝视角的范围,也超出了你手动遥控分身的范围,甚至看守你们这些军官的特殊士兵都带有多重反隐形设备。若是用寻常手段是不可能盗听后续会议讨论的计划详情的。

    你只能……

    A,进行对你的亲信以及寒谷风实施最低限度的保护,让苏沙计划姑且得逞。(潜伏值+1)

    B,放弃获得第一手计划详情,之后再想其他办法。(潜伏值-1)

    C,派低智分身冒险潜入会议室盗听。(潜伏值-2)

    D,要求赫姆兰提斯全面应对暗杀和歼灭行动,最大限度的回避损失。(潜伏-3)

    但愿你说的那句话激活了怂恿敌人铤而走险的效果,如果顺利的话,苏沙会做出针对哪里袭击,你也能大致推测到了。差的只是更加具体的内容。

    你变得无事可做,暂时。

    一整天,之前开会的二十多人全都被软禁在五十多间房间的封闭区域里,当然也包括你。不必心急,全军高阶军官基本全都集中于此了,他们不能被软禁太久,否则军队会乱套的。

    除了喝咖啡,甚至连电视都没有,保不齐谁会顺着电视的网络黑到外网,走漏风声,所以干脆断绝了一切通讯。其实你还留有几个黑客手段,但……

    正因为大家只能喝咖啡聊天,几乎所有军官便陆陆续续的吃吃喝喝,围在一起。平常他们军务繁忙,很少有这种堂而皇之走动关系的机会。

    你怀疑自己看错了,他们竟然在哈哈大笑讨论着天气和女人。也不知道苏沙人天杏就是如此没心没肺还是坚强不屈,明明正值战争初期,而且刚刚才蒙受了巨大的战败,你的所到之处却大多是乐观积极。

    “肖恩,大家在讨论你。”

    “我?”

    令人惊讶的是,这群人背后议论着你这个近日来的热点人物,居然明目张胆的相告。更令人愕然的是,邀请你一起过来聊天的居然是持有神技的那位千兵领。

    此人一头灰色短发,举手投足极为干练,眉目英气十足,言谈之间未有半点拖泥带水,典型的苏沙年轻军官的形象。赫然的紫色无名,威胁度50。对你招手时,洁白的牙齿泛着清爽的光。

    你默默凑了过去,加入了聊天的军官集团。

    “所以,赫姆兰提斯什么样?很小吧?”

    “还好。”

    “寡言是不是如坊间传言般,两米五的巨大壮汉,黑发长过腰际?”

    “没有……”

    “听说阿克屠卢斯特别器重寡言,甚至已经把自己的女儿暗中送给他玩过了,以示拉拢?”

    “不能吧?”

    “水树郡派了数千特别调查员,现在除了赫姆兰提斯附近基本全都撤回了。是不是寡言真的搞了水树郡郡长的夫人?”

    “没听说。”

    “帝都成立了针对赫姆兰提斯诡异瘟疫事件的专门科研部门,说是医院里的病患全部死绝,又诈尸,是不是真的?”

    “谣言。”

    ……

    最多三个字,你就把这群高阶军官热情的询问敷衍了事打发了,态度上似乎尊敬,但闭门羹也是有的,后来军官们看你的表情渐渐变得尴尬。某位军官打圆场说你是初来乍到,和大家还不太熟络,给了你和大家台阶下。

    不久,

    你坐回角落的位置,避开了那群人上至天文下至民生的热烈讨论。

    极低声音的,有人嘟囔道:“第一次接触肖恩,没想到是个如此沉闷的男人。本以为……算了算了。”与此同时,你的潜伏值+1。

    也就是从此刻开始,日后,你的无趣与沉闷从十数位高阶军官的口中流传开来,迅速传遍了全军。倒也谈不上他们对你的工作能力评价降低,只是失去了你作为归国间谍刚来时的那份新鲜感,毕竟苏沙的间谍方面不太发达,你算是个罕见物。

    而把「沉闷无趣」这个标签钉死的,是那名紫名千兵领。

    忽然,他挽起袖子走到你跟前,礼貌致敬:“肖恩,过几招?”

    “嗯。”

    其他军官们随之显得兴奋起来,纷纷动手把周围的桌子拉开,腾出空间。门外看守的特殊步兵们也子弹上膛,对这边高度警戒。

    武器早已全都被没收,千兵领摆开武术的架势。那一瞬间,你仿佛看到了苏沙汉斯王子和他亲卫们的身影,是苏沙军方常见的标准的格斗技。

    你也有样学样。

    周围的军官们不由变得热血沸腾,失去了体面,有几个甚至站到了桌子上高喊加油。周围的温度甚至因为血气方刚的这群汉子们而上升了几度。

    五分钟后,军官们纷纷沮丧的坐回椅子上,因为这场半神之子千兵领和传闻中归国间谍之间的武术较量——太他妈没劲了。

    无论千兵领怎么打,你都只用「苏沙流反击术」打回去。最初还算有点看头,因为千兵领的一拳袭来被你折返,同时又被他折返,再被你折返,如此反复仅仅在千钧一发之际,实乃技艺精湛!但后来,你使技能无消耗,而且能同时三五发叠加,千兵领却渐渐上气不接下气,只要出拳就会反而挨揍。

    他和你渐渐大眼瞪小眼,谁也不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走过来一个高阶军官宣布平手,说了些你和他都不会失去颜面的好听话,总共才挨了四拳连嘴角都没破的无聊切磋就这样落幕了。

    不卑不亢,不赢不输,不问不说,话绝不多,懂的顾及长官的颜面,缺少血气的稳重归国间谍。所有军官彻底对你失去了最后一丝兴趣。

    很好,很顺利。张扬对于现在的潜伏工作没有任何益处。你继续坐在毫不起眼的角落里,再无任何军官注意你,老实得不能再老实了。有一瞬间,你甚至觉得自己扮间谍扮得有点入戏过头。(守序+15)

    忽然,

    一位倒咖啡的工政女兵,趁机……把柔嫩的手搭在了你的手上。你讶异的抬头看向她,后者竟是含情脉脉满脸春心荡漾的表情,脸已经红到了耳根。

    你低头看了看她不断摩挲着的手,又看了看她轻舔嘴唇的舌尖……“呃?”

    “肖恩长官,咖啡机有点故障,我不太会修。您能否帮我看一下?”

    “……我?”你莫非看起来像修理工吗?好歹也是低阶军官,被女兵叫去修咖啡机也太那个了。

    不由分说,你被她拖入了热水间。

    一顿饥渴难耐的热吻扑面而来,大约是太过心急,吻偏了占多数。

    有美女自动投怀送抱是好事,但,但究竟为什么啊!你明明正在全力以赴的扮沉闷!低调而已,有特么这么难吗?

    你抓住她的肩膀,拉开距离,问道:“可以,但为啥?”

    “事到如今还……别说话了,肖恩长官。这里是区区工政女兵才会沏茶倒水的热水间,那些高高在上的尊贵军官就算天崩地裂也不会屈尊进来的,别担心,我会主导……!”

    “……等,为啥?”你不禁扶额。你究竟做了什么,居然被如此饥渴的女兵捕获?

    她似乎把你的「等等」当作了焦急play的一环,显得更加开心,除了「吻我」什么也不会说了。

    第三遍,她才稍微冷静下来,回答道:“因为您打千兵领时的模样……太帅了,令我们都小腹发热。”

    ……

    ……?你歪着头试图理解这场无聊的切磋究竟帅在哪里,最终也无法想通。这恐怕将会成为划时代的不解之谜。

    有个词,你很在意,遂问道:“「你们」?还有几个?”

    “我后面还排着三个姐妹,别急,你现在眼里只需要看着我就好。”她的手在你的军官制服上不安分的来回摸索,轻笑道,“也别装,您来这里的第一天就和……其实您根本就是个随便的人,不是吗?”

    是吗?

    或许是吧,撇开某些原则问题,为什么要拒绝女人,那很不绅士。

    你忽然想到了更深一层——利用「欢愉拷问」摸清这几个花痴工政女兵的底细,然后把伊露莎2弄回来,换张脸孔,取而代之吧。回想起居然直言无论使用任何手段也要阻止你的女王,你从来没有如此想念又听话又有本事的伊露莎2。

    上了这个女兵,套她的话,让伊露莎2取而代之。你需要个比女王更好用的助手,或者不止一人。

    一、上一人(潜伏值-1,善良-5)

    二、上两人(潜伏值-2,善良-10)

    三、上三人(潜伏值-3,善良-10,人杏+5,守序-5)

    四、全上了(潜伏值-4,善良-10,人杏+10,守序-10)

    大概……被取代的女兵至少会被打昏捆起来扔到荒郊野地里,甚至毁尸灭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