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9章:赶鸭子上架

    ·

    “舅舅您好……”

    “……族长您好。”

    当丽奈和贝尔斯相互用家族式最高礼仪问候致敬时,丽奈深埋的头久久没有抬起,脚尖反复调整方向多达四次,而贝尔斯盯着丽奈的脚尖,眼神渐渐变得黯淡无光。

    贝尔斯起身,故意撩起衣摆展露出自己腰际挂着的七个精巧盒子,那是猎械者尤其是贝金赛尔家族实力与身份的隐晦象征。当他侧身坐在精致紫檀木椅子上,把最具杀伤力的那个盒子朝向丽奈时,丽奈微微别过头去,用自己的衣摆遮了遮腰际。

    头顶直径二十米有余的巨大水晶天顶将明媚阳光化作七彩霞光,洒落在大厅之内。明明是平均照亮在座每一个人的脸上,可能是光线颜色所致吧,有些人的笑容显得凶光毕现,有些人的笑容显得凝重阴森,有些人的笑容显得濒临破碎,而丽奈的笑容唯有如坐针毡。

    光华之下,一名年过九十,因科学技术显得仅有五十岁那般年轻硬朗的长老高举雕琢盘龙的双手巨剑,折射出令所有人难以发声的庄严青光。

    啪,

    啪,

    剑侧轻轻点在单膝下跪的丽奈肩头,犹如恶魔诅咒的吻。

    “丽奈·贝金赛尔,秉杏纯良,智勇坚韧,知书,识礼,敬天,憎魔,虽尚年轻却自幼为了全人类的福祉与全家族的荣耀不断执剑行侠游历四方,此乃新辈之楷模,族之希望,国之栋梁,实属罕见。放眼望去当今难有其右——现,长老会正式宣布免除「太久图·杜·贝金赛尔」族长一职,同时认命「丽奈·贝金赛尔」接任族长一职。望丽奈族长继续精忠、自强、勇当、无愧,不负全族上下所重托。”

    丽奈双膝跪地,对天一拜,对长老会一拜,对风中残烛的老族长一拜,遂双手接过一个钻石雕琢的猎械者机巧盒,那是唯有族长才能拥有的宝物。见盒如见人。

    “三天之内,如有异议,请对长老会提出,我们会慎重再议族长一事。”长老说罢收起盘龙巨剑,重新坐回座位。

    丽奈起身,

    丽奈抬手,引得除十二位长老和前任老族长之外的所有人大礼跪拜——厅内四十九人,厅前三百六十五人,院内九百九十九人,院外数千族人。

    族长万岁四个字足以绕梁三日。

    新任族长的就任仪式历时三天,至此全部礼毕。以前诸多议事悬而未决者并入今后繁杂章程仔细讨论。今后。换句话说,事已至此谁他妈有意见也都必须给长老会面子,憋回肚子里!

    谁有意见呢?

    或许三位族长候选者是很难对一个乳臭未干又被改造成半机械体的小妮子心服口服的,但至少十二位长老全票通过,力挺丽奈就任。有意见也没有用了,尤其是事实既定的眼下,一切追悔莫及,任何心存异议者唯有脸皱肠青。

    载歌载舞大肆庆典之际,寿命将尽的前任长老被族人们推回房间……今晚他的丧事祭祀紧接着就会举行,早已准备妥当。如今的喜庆不只是送给丽奈,更有欢送老族长寿终正寝之意。

    第一杯酒敬向丽奈。

    丽奈双手掩面一饮而尽,贝尔斯同。当他侧斜酒杯致敬后,沈着脸坐回自己的座位,隐约有一句“真是个好外甥女”飘进了丽奈的耳中,令后者感觉自己刚才喝下肚的堪比浓硫酸。

    丽奈自懂事起就比尊敬任何人都要尊敬贝尔斯,暗自当他是心目中的超人、无双英雄,岂料如今贝尔斯每一道冰冷彻骨的眼神在她身上扫过,都会令丽奈产生惨遭冰棱切骨的错觉。

    退回十年前……不,哪怕三天前,丽奈也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成为族长。她不禁会怀疑有某个人擅自作弄了她与全族的命运,但凡人怎么有如此能量呢?

    有些事是贝尔斯不能,也不屑去做的,但其他人却可以。

    第二杯酒按顺序是「兰姆·杜·贝金赛尔」敬来的,只见他起身走到丽奈的身侧,弯腰鞠躬:“祝新族长健康长寿,青春永驻。”

    “谢谢。”丽奈刚想一饮而尽,回应道,“请哥哥节哀。”

    “祖父一生磊落,未曾受苦,如今寿终正寝也实属幸事,哀从何来?为孙替老族长由衷高兴。”

    “只可惜身为族长,位高权重,他老人家不被允许永生。”

    “老族长曾对为孙说过,他愿遵循自然规律,生老病死,即便「水树郡」允许,老族长也不会选择永生。新族长无须挂怀,只须为老人家感到开心就好。”

    丽奈三日内首次露出了微笑。

    “况且老族长有一族托为孙转交给妹妹。”兰姆·杜忽然伸手至丽奈耳后,再抽回来时手中凭空多了一枝花。

    金枝玉叶,宝石蕊芯。

    他把花插在丽奈的发侧,轻轻行礼退后,解释道:“老族长曾说,既是少女就任族长,就莫要荒了青春年华。”说话,留下个微笑退回到自己座椅。

    徒留丽奈怔在原位。

    这朵花究竟是不是老族长要求兰姆·杜代为相送,如今已经无法求证了,毕竟今晚就是老族长的大限,刚才能勉强参加仪式堪称是回光返照的奇迹,又怎可能打破他人生最后的宁静,去烦问老人家琐事。

    丽奈现在是摘也不是,戴也不是,那仅仅展露出不过三秒的笑容如今早已不知沉到了哪里。

    贝金赛尔家族盛行中亲通婚——即出了直系三代的旁系,越近越好,长辈们都乐于促成这样的婚姻。贝尔斯是近亲,邓肯又与丽奈血缘太远,唯有兰姆·杜能使出这样的手段企图重夺族长大权。令人不齿的手段,却也令某些人羡艳不已,血统这种东西在玉陶莞全境都是硬货,若能娶得丽奈……

    邓肯从长老会的座位起身,向丽奈敬上第三杯酒,此时丽奈已感觉喉中哽有异物。

    “族长。”

    “邓肯长老,您请。”

    邓肯一饮而尽,微笑道:“族长不必如此忧心忡忡,族内具体事务自有我继续打理。”

    “有劳。”

    邓肯不慌不忙坐回座位。他是三位族长候选人之中最不需要焦虑的,因为之前老族长年事已高,族内具体事务本就是邓肯一人做主,如今换上了黄毛小丫头更是继续独揽大权。名号而已,又不可能比得上实际利益,邓肯如今只需要做一件是——等着贝尔斯、兰姆·杜甚至丽奈自取灭亡,即可。

    呃了一声,丽奈忽然起身摸了摸椅子。她觉得屁股下面好像有根很长很锋利的钉子,扎得她鲜血直流。然而,椅面除了舒适柔软的坐垫什么异物也不存在。

    她拽了拽族内特色礼服的领口。出汗了,也不知是礼服不便,还是三杯烈酒下肚的缘故。

    当夜,

    丽奈全程高烧三十九度,坚持参见完老族长的葬礼。不习惯的巨大精神压力重重落在她这对喜爱逃避的幼嫩的肩头,再加上三天未曾吃人肉,全身的纳米机械体疯狂啃食她的血肉、骨髓与神经,落入大牢饱受酷刑也不过如此。丽奈彻底病倒了,神志恍惚半梦半醒,汗水彻底打湿了她的床被。

    “我、我去叫医生!”

    “别去!”

    丽奈猛然起身,一把抓住贴身侍女的手腕,强撑着微笑说道:“好久没回国,竟然有些水土不服,若是传出去大家岂不是会笑话新任族长到底年轻,孱弱无用?”

    “……但是您高烧……”

    “别去,好吗?”

    丽奈的身体经不起详细医学检查。

    侍女点头之后,揉了揉留下鲜红指印的手腕。丽奈已经不太能够控制自己的神志、食欲和力气了。

    委实讲,从各种方面来说她都快完蛋了。这是她来就任族长之前未曾预料的艰难局面,至于为什么当初会答应你,跑过来恬不知耻的当族长,理由已经记不清了。

    三天了,

    她比想自己远在王宫里的亲妈还想念你,不知为何。

    夜半,丽奈感觉自己要死,遂毅然决定「逃走」!逃离这个家族,这座舒适华贵的牢笼,逃向你的身边!她支开侍女,立刻给你拨打电话,然而令她绝望的是,你正在苏沙从事间谍活动,不仅两重国家长途很难拨通,而且你还时常关机。

    一种感染突变体的归巢本能促使丽奈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你的身边,内心深处觉得只要能见到你,她的一切痛苦都会化解、消失、无影无踪。

    “快去叫

    A,贝尔斯

    B,兰姆·杜

    C,邓肯

    来,我有急事。”丽奈别无选择,如此对侍女说。

    堂而皇之的逃离贝金赛尔家族,丽奈不仅需要捏造一个完美的谎言,而且更需要某位实权者的支持。一时间丽奈只能想到这三人,她知道,无论三人中的谁都会乐于见到她离开家族,哪怕暂时也好,尤其是新旧权力交替的关键时刻,绝对会全力护送丽奈返回赫姆兰提斯的。

    至于代价……

    丽奈深深闭上了眼,重新躺回因汗水浸湿而堪比冰窖的床上。她心身疲惫,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