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8-C章:幽灵退散(下)

    ·

    轻轻一声,迷盘锁打开了。你擦了擦没有汗水的额头,将仅能用一次的「柳辉城」钥匙收了起来。

    指尖略微用力掰谜盘,它如今不过是一块铜芯包木的脆弱圆形罢了,失去了神技保护。

    利用极其有限的信息居然能四选一成功,堪称奇迹。你推测得完全正确,四种颜色的隐藏提示灯对应着除了平民灰之外的四种发色,金色是帝都贵族常见发色,唯独华贵斗篷能与之对应。

    除了正中间的针孔小灯外,迷盘锁在圆盘外圈上、左、右均匀分布着三处细小的液晶屏,以其显示的数字符号作坐标,查询密码图谱的页码、行数和列号,而对应的每张图都并非一个单纯的图案。

    这次对应的图案是:披着破烂斗篷的骷髅死神以其斗篷裹住面前的两女一男,并用三条手骨抓住他们。男的是藏在破烂斗篷下手握三张牌的乞丐;一女白发飘逸,紧握长剑,躲在死神斗篷底下;一女头戴自己的华贵斗篷天鹅绒兜帽,走出死神庇护,也手握长剑。两女站姿左右对立。

    六百张惟妙惟肖的手绘图却只用于四块迷盘锁……真是适合神经病偏执狂的神技。如果当初你选择夺走这个「不毁之谜」,恐怕现在正趴在桌子上刻苦画画呢。

    糟糕的是,

    这种「不毁之谜」在边境新城里还有很多、很多,尤其是巨大的三角城门——开启大、中、小三型号的门扉是三种不同的密码,每次使用密码需要三批不同班次的士兵同时输入。如果你不想办法解开,就算合纵军把整座城都炸成废墟,三角大门也会屹立不倒分毫无损。

    暂时放下令人头疼的事情,你站在牢门前,使用「心随所改」重新改造监视器的线路设备,令其彻底在你的无线掌控之下。

    你在毫无提防的状态下,花去了不少时间,所幸一切顺利。

    如法炮制,其他迷盘锁的正确图案分别是——黑灯,手握教典的乞丐;棕灯,手握军旗的骷髅;蓝灯,戴着眼镜手握化学试管的女人。

    关押银月四的监控全部瞎了,只能播放你希望出现的画面。

    还算顺利,

    顺利。

    你把被拆散的银月级的零件重新安装回去,恢复粗糙人形,并暂时关闭了磁场拘束。它们四个看起来貌似被拆除了大量的武装、改造和额外设备,身上缺一块少一处凹凸不平甚至外装甲板都没有。这样的状态,根本指望不上,遇到士兵一发电浆就报废了。

    接下来你还需要……

    “肖恩长官在吗?”突然,你身后传来了女王很响亮的声音。你回头看去,那女的竟然趁你专心之际早已站在身后,皱眉盯着你。这声毫无意义的高声询问,只会引来监狱的士兵。

    你立刻关上牢门,对银月级的紧急修理工作只完成了两具。很快,有士兵闻声而来,彻底打乱了你的计划。

    监狱军官已经押着异教徒暴民出狱,送往小会议厅,所有士兵各回各岗。

    好消息是,没人察觉到银月四有任何异样,因为它们不傻,听到有动静就立刻重新悬浮于磁场,伪装成之前零件被脱臼的样子。士兵们怕再挨骂,绝不会去接触银月四,也无法打开迷盘锁。坏消息是,你暂时再也没有如此好的机会继续给剩下两具银月级进行紧急维修了。

    你走到女王身边,附耳低言:“这算什么意思?恩将仇报?”

    “若真是如此,你现在早就被全城追捕了,可你还好端端的站在我身旁凶我。”女王保持着礼仪式的微笑,“我说过,决不允许你救极南境。”

    ……这女的。

    救了她,反倒多了块绊脚石?

    你突然想念起乖巧的伊露莎2,遂压低声音对女王说道:“闭嘴,女人只要乖乖听话就好!”

    “什么?”女王听罢不由动怒,假笑都快保持不住了,“或许苏沙的渣男喜欢木偶,但玉陶莞……你听说过母系氏族吗?你知道玉陶莞政府官员里过半的是男杏还是女杏?你知道普通农家外面干活的是男杏还是女杏?我听话?你应该听「朕」的,否则定当追悔莫及!”

    惊了。

    这女的,这女的……!

    明明睡的时候很愉快啊,怎么睡完了这么多破事?要么男女举案齐眉,要么男尊女卑……女尊男卑?听都没听说过,这女的认真的?

    好吧,女权主义的家伙你遇到过,毒影就自称如此。但毒影身怀有有不敢折腾,而且百般伺候心情大好,所以你也未曾实际感受过女权是什么鬼,毒影也和出身历史悠久拥有根深蒂固意识的皇族女杏天壤之别……说回来,这玉陶莞女王坐宝座坐出惯杏了吧!

    无奈之下,你得拖着女王先离开监狱。而只修好一半的银月四却留下了稍后意料不到的隐患。

    你绕路前往城市内部最下层,应该是山底附近,仍在建设地下建筑。你给洛千城发消息,告诉她「龙头骨化石」的藏匿位置已经找到了,但是这几天没有时间去偷。洛千城告诉你不必,她会亲自动手,今夜后半夜就会披星戴月赶过来。你只需要做两件事,帮她出入城门,标注「龙头骨化石」的具体坐标。

    至于为什么没时间,

    因为你正在撅着屁股和一群工政兵齐心合力筹备巫师的除灵仪式,居然还需要按照鬼画符的乐谱敲鼓。嘭嘭咚咚的,颇有节奏感,而且大家一起排练……就跟要演节目似的。这件事变得越来越可笑,但你又不能跳出来大吼「根本没有幽灵,其实都是我做的」,只能嘴角抽搐的蓬蓬敲鼓。

    虽然是作为间谍在进行潜伏工作,但居然老老实实按照上级愚蠢的命令行事,还真是只能呵呵了。(守序+1)

    晚餐过后,

    巫师一直在哦哦咿咿的跳大神,嘴里像是存着个鸡蛋,念叨的东西甚至连上帝视角都听不清,每一次挥舞着戳着山羊头的破木法杖上窜下跳时就会发出铃铛和身上古怪饰品令人闹心的声音……尤其是吵你耳长达四个小时之后,这个所谓的巫师居然仍在对天空的方向祈祷。他抓起的美其名曰驱魔灵粉的磷粉扔进火盆里,一次又一次掀起耀眼的火光,同时一次又一次挑动着你神经,超烦。你不应该被无聊的退魔仪式困在这里,还有很多事要做啊!

    敲鼓已经敲烦了,你对身旁的女王附耳低语:“你替我会儿,我要去洗手。”

    “我可不会敲鼓,呵呵。”女王扶弄着怀里的三弦琴,笑得别有深意,回绝时毫无犹豫。这女的铁了心要阻止你去救极南境。更正,不是要救银月级,而是要利用它们,这之间云泥之别的差距为什么堂堂女王陛下的脑袋瓜子就是死活搞不明白?

    渐渐的,小会议厅里陆陆续续有更加高阶的军官到来。请巫师抓鬼本来就是他们的主意,只是军务缠身才拖到了半夜赶来。为了看押那几个临时出狱的暴民,监狱的士兵来了一些,如今时至半夜,连管辖监狱的那个怨气极重的低阶军官也到场观看所谓的幽灵退散仪式。或者这群人并不是真的相信异教徒的这套迷信仪式,但出于其他更深层的考量才事实驱灵吧。

    不大的会议厅里,挤着比仪式本身人员多上十倍的军方观摩者,气氛诡异而凝重,偶有人们交头接耳说些什么。事务缠身,但却没有半个人打算中途离席。事到如今你确认了,这些苏沙高阶军官是真的对异教徒的神秘仪式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苏沙的国家宗教历史比较特殊,最初是信仰「赛安娜女神」,后来因为复杂政治问题全国主要改信「七夜神教」,换句话说苏沙王国整体而言并非一个信仰笃定的国度。他们大多数人对于异教徒拥有世界上罕见的莫大包容力,这才是为什么一支信仰奇怪化石的异教徒能够长久扎根村落的原因。

    “长官,不好了。”

    “干什么,慌慌张张的。”

    “死了两个弟兄。”

    “……!”

    在无数的窃窃私语中,你盗听到有一名士兵匆匆进入会议厅,摘掉军帽猫着腰偷偷凑到监狱低阶军官的耳边,说监狱里刚刚死掉了两个士兵,而且是谋杀。军官立刻挂着假笑,借口失陪,仓惶离开会议厅。

    见鬼,你也想去看看什么情况!

    但居然不得不留在这里给跳大神的敲鼓!该死!不知道为啥你一个二十兵领却非要在这里给异教徒玩伴奏?究竟是计划从哪一步出现了差错,弄巧成拙变成了如今的事态?

    在场高阶军官越来越多,其中不乏威胁度接近60的高手,已经不是能够借口去厕所的情况了。

    无可奈何之际,你在上帝视角的边缘用空气中的纳米机械体做了一个舍利金材质的分身。只是这个分身与之前的外貌都不相同以前你制作分身是为了模仿活人甚至你自己,而且也只有实体才便于手动遥控,但现在你的分身能够低智自动行动,你又不必假扮谁。

    今次的分身尽可能的稀薄,再稀薄就无法遥控了。它介于空气中飘忽不定、和完全实体之间的半实体状态,贴着地板和墙壁移动依然不易被其他人察觉。为什么非要用珍贵的舍利金呢,因为军方的通道里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常有金属探测器。

    分身化作薄薄一层,贴着墙壁和地板尾随着低阶军官折回监狱。

    牢门前,地上躺着两具士兵的遗体,皆是一击必杀心脏猝停,没有任何外伤。任何具有对抗银月级经验的人士都会第一反应到这是银月级的商标技能「即死接触」,十具银月级有八具都会。

    啪!军官把自己的帽子狠狠甩在地上:“老子应该出去杀敌,而不是在这里看管犯人,欣赏上半身赤军的男人跳舞,卧槽***!”

    他立刻跑向银月四的牢房,牢门没有任何异常,牢不可破。他又推开监控器面前的士兵,开始亲自调查录像。

    银月四始终老老实实留在牢房里,未曾动过半分。那两名士兵好端端的站在银月四牢房前,突然脑袋一歪,死了!

    “你说!”军官揪起身旁负责执勤的士兵怒吼道,“弟兄们是怎么死的!”

    “我、我听到些奇怪的响动,就去查看,然后发现……”

    “什么?”

    “人,已经死了。银月四好端端的关在牢房里,悬浮于半空中。我……”

    “废物!”军官掏出电浆手枪怒不可遏走向银月四的牢房,却被其他士兵团团抱住,遂怒骂道,“都他妈给我滚开!老子现在就把那几个极南境处以死刑,一了百了!”

    现场顿时乱了套。上方有令,留着银月四有用,不能杀,士兵们自然是要劝阻军官。军官虽然没有证据,但直觉告诉他这两名牺牲的士兵绝对是银月四搞的鬼,索杏直接杀了替弟兄们报仇。

    监视器早就被你弄了手脚,

    具体的真实情况只有你能查看巧了,你放出来的那两个银月级其中有一名是擅长刺客类技能的家伙,它发现你只解放了两具,尚有两具没有修理,于是它就悄悄摸摸的潜入隔壁牢房把其他两具也全部修好了。返程时不幸被忘记东西而提前折回的士兵撞见,于是只能动手连杀两人。闹出来的动静引来了更多的士兵前来查看,它没有时间处理尸体,只能任凭事迹败露。

    你不明白银月级为什么这么着急,非要马上修好其他两具同伴。银月级也不明白你只修好其中两具,还留下两具是何目的,它们又不了解你的情况,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一切靠自己。实际上银月级也是你的敌人,受到了你怂恿铤而走险的传教士能力影响,运气不好,这次直接铤到险的脸上。

    真是最糟糕的发展。你的本体受限于敲鼓的小破任务,分身又能力不足无法处理。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距离太远,分身仍处于低智模式,未受到你的直接遥控……他能想到的办法超级有限。

    你猜,一个傻子分身遇到了这种绝境会怎么办?

    嗯,

    它直接从平铺在地板上的状态直接站起了身,正面莽!那一瞬间凭智商不足的分身的脑袋想到的办法只有——杀光所有人!灭口所有人!冲啊!

    低阶军官是第一个发现站起身的分身的家伙,他整个人都怔住了,起身过猛把椅子都摔在地上:“咦,这是什么东西?”随即其他人也发现了分身,连连一同后退,拔枪,惊呼慌乱。

    因为分身虽然彻底现身,但因为太过稀薄,看起来有点半透明。

    身形模糊,

    就跟幽灵一样。

    今天一整天大家都在议论军方高层做出了不智之举,搞什么捉幽灵的狗屁迷信仪式,而监狱军官又刚刚从巫师仪式的现场回来,他的脑海里对于那些忽明忽暗以及意义不明的喃喃咒语记忆犹新,突然就看到了一个半透明的模糊的人形立于眼前,他和其他士兵第一反应都是联想到了幽灵。

    幽灵扑了过来,不,准确的说是你的分身扑了过来。

    一声“还愣着干什么,开枪啊!”令下之后,这群士兵立刻拔出配枪齐齐射击。

    分身太稀薄了,就像一团雾气,普通子弹直接无伤穿过。说时迟那时快,分身已经伸手掐住了其中一名士兵的脖颈。以分身的低智商最初是打算用纳米机械体的焊枪把士兵的喉咙烧断的,但却发现效率太低,于是改成了扭断了脖颈。

    秒杀完成。

    具体实施拧断颈骨的操作流程是把手臂附近的纳米机械体浓度提高,以达到实体的效果,也就意味着临时借用了分身其他位置的纳米机械体。拧断颈骨的一瞬间,分身基本上就只剩下一双掐着咽喉的手臂了。

    眼看死掉一人,子弹开始倾泄,但分身如今真的只剩下了手臂,其他部分全都集中到了腕部附近,根本无法中弹,而手腕依然掐着士兵的脖颈,也没有人去射击自己的同伴。于是,枪林弹雨之中,所谓的幽灵分毫无损。

    “卧槽,真的有幽灵出现了!是诅咒!”

    其中一名士兵惊呼之后,扔下手中的步枪撒腿就逃。有的人怕鬼,有的人不怕,人和人之前是有差距的,但从众心理永远不变。第一个逃跑者出现之后,其他人开始抱头鼠窜。

    砰砰几声对天花板的枪声,军官怒吼道:“临阵脱逃一律处决!是军人,就特么给我战斗!”

    “我们训练是用来上阵杀敌的,不是和妖魔鬼怪打的!”眨眼间,最后一名士兵也丢掉武器逃的无影无踪。

    妈的军官对着分身开了几枪电浆,发现居然也不管用,啐了一口也逃走了。

    足足十几位官兵被一个幽灵吓得半分钟逃得干干净净,这件事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实际上有许多的铺垫。这座边境新城本就是劈开了「洛瓦基灵山」而建,夺走了当地异教徒的圣物,并不得已杀了数百名激烈抗议的本地居民。这里的士兵本来就担心受到异教徒所谓的诅咒和报复,近几日军中负责重要任务的次席工程师居然不翼而飞,既不见人又不见尸,幽灵假说闹得底下的士兵们惶惶不安。当他们听说连高阶军官都请来了巫师捉鬼,恐惧的心态提到了最高极限,濒临崩溃。

    分身非常纠结到底是该追逃兵灭口,还是留下来毁尸灭迹。最终发现已然追不上了,就扭头对三具遗体进行销毁处理。

    它附着在尸体上,进行全方面烧毁。顺利的话,很快三具尸体就会灰飞烟灭不复存在,而分身也能贴着地板偷偷返回你的身边,一切大功告成。

    但是,在军队的建筑里响起枪声,怎么可能没人过来增援呢?正当分身趴在第一具尸体上融毁时,冲过来了第一批援军。

    他们当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因为他们看到了有一个鬼魂附着在死去士兵的尸体上,冒出来了盈盈鬼火!眼睁睁的,尸体隐约发光发火了!

    又是一团混乱尖叫和齐齐射击,分身无伤,援军则彻底乱了,有的继续拿毫无效果的子弹射击,有的撒腿就逃去喊更多的同伴。本来这几天就处于戒严状态,周围的军队就像往滚烫的油锅里倒了一盆水似的,炸了。

    虽然你本体所在的位置有异教乐器和咒语的干扰,听不到遥远地下的枪声,但很快就有人打电话报告紧急军情说监狱附近出现了「真正的幽灵」已经杀了三人!

    “仪式暂停!幽灵出现在了下面几层!请巫师立刻移驾驱鬼!”

    “啥?真有幽灵?”

    巫师听罢居然比其他人更惊讶,当场怔住了。

    不由分说,你、女王、所有于场还在演奏的工政兵、临时帮忙的暴民以及高阶军官一股脑的杀向下方的监狱,气势汹汹,紧张的没有半个人说话。所有人拿出来军队执行「掩护重要人士撤退」的那套战术,把巫师围在正中央。事到如今,唯独指望巫师才能驱鬼了,毕竟报告显示幽灵根本不怕枪弹和电浆!

    巫师被周围的暴民慌忙塞过来一堆咒符和诡异法杖,他脸颊直抽:“等等,我必须在准备完全的仪式里才有胜算……”

    “现在哪里还有时间搞这些啊!随机应变吧!”高阶军官哪里吃巫师这一套,本来打仗就是要随机应变,怎可能有坐守完全工事里,等着敌人自投罗网的道理,离开城防主动出击硬刚的情况多不枚举。

    巫师懵逼了。

    他万万没想到真的有幽灵,他这次来只是想找机会收回圣物,顺便救出同伴,计划已经万无一失了。

    高阶军官懵逼了。

    他们万万没想到真的有幽灵,这次请巫师来只是想缓和与当地民众的矛盾,顺便堵住下面士兵的悠悠众口,让他们死了心,安心去搜查暗杀次席工程师的犯人。人,而不是鬼。

    你也懵逼了。

    幽灵?什么跟什么?距离这么远,完全不清楚分身究竟擅自搞了什么事。

    当你距离分身越来越近,

    分享到的情报越来越清晰,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扶额。眼前狭窄的监狱门外通道里,围着五十多名全副武装穿着动力铠甲的士兵,还有二十多名端着各式各样诸如电离步枪、狙击枪、喷火器甚至强力吸尘器的士兵,他们已经把分身堵在了只有一条出口的监狱里面,水泄不通。喷火器和吸尘器或许还真的对分身有效,尤其是万一分身被吸尘器捉走然后进行科学研究,形势不容乐观。

    分身已经把三具尸体当众销毁完毕,现处于你的直接遥控之下。

    巫师被众人推到了最前面,

    推到了监狱门口,与分身正面对峙。

    A,操纵分身与巫师斗法,最后被除灵。

    B,让分身消失,归回不可视的飘忽状态,没有结局的事情更加令人惶惶不安。(善良特化,善良+3)

    C,让分身变成死去次席工程师的模样,然后飙戏巫师降乩附体的剧本,但愿以后人们再也不会全城搜查了。(人杏特化,人杏+3)

    D,反过来驱除巫师。(混乱特化,守序-3)

    E,这种程度的稀薄分身,你能玩百鬼夜行。(混乱作死,守序-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