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7-A1章:幽灵退散(中)

    ·

    你决定优先协助洛千城寻找所谓的「龙头骨化石」一件异教徒的供奉之物。既然很快就会有本地异教徒巫师前来捉鬼,而监狱里又关押着同教的领头暴民,应该是最好的时机。

    如今你正坐在监狱的监视系统面前,

    顺手把监视器都黑了。

    让纳米机械体顺着监视系统的外金属板缝隙钻进去,凝聚在线路上形成很小的无线骇入端。如此一来,只要你离监狱不是太远,就可以随时任意摆布这里的监视画面了。本来,这里的监视都是闭路,根本没办法用无线方式骇入,如今却轻松搞定。而你在边境新城里的行动也会更加轻松些。

    只差找个机会篡改监控的硬件设备,这座监狱就可以任凭你出入,完美。

    “满足了吧?”

    军官嘁了一声,咔当一声关上牢门。令人倍感意外的是,开启时并没有察觉到,但关闭时才留意,关押银月四的牢门全都安装了特殊的谜盘锁。看起来就像是大小五环相套的图案,开启时你的注意力被里面悬浮着的银月级吸引,还以为军官只是在旋转如同保险柜那种密码盘,但现在军官居然左三圈右三圈的快速转了转。或许只有你才能听到的极其轻微的咔声,谜盘锁重新锁上了!

    没用钥匙。

    话说,其实根本就没有涌匙孔!没有电子锁所以无法黑客,也没有锁头于是更不能用纳米机械体凝聚成钥匙,这是需要把五个圆环来回旋转拼上正确图案的谜题。霎那间,你联想到了次席工政官的神技「不毁之谜」,他做的谜锁受物理法则之外的力量保护,根本砸不坏,只能按规矩解谜。

    你抽了抽嘴角,指着问道:“这个谜盘,莫非是?”

    “对,你们工政的第二把交椅。别说,这锁到底是半神之子做的……”说罢,军官对谜盘锁突然开了一枪,上面连半点凹陷或焦痕都没有,“确实异常结实。”

    果然。

    意料之外的难关,光考虑如何才能避开监控把银月四弄出来,怎会想到连个锁都撬不开?早、早知道应该先弄死次席工政官,现在全城戒严,再次进行暗杀可是难如登天了。

    女王探出身子,凑近谜盘锁问道:“这个好厉害,但不怕被身后的人看过一次,然后记住如何旋转图案吗?”

    “对对,这样不安全吧?”你立刻附和。

    哈哈笑了几声,军官一改怨气的态度,自豪的拍怕胸膛回答:“每次开启的图案都是随机,具体是那一套图案是有隐秘提示的,而负责开锁的人需要用脑子把整套图谱都熟记。莫大的新城只有我一人能背得过足足六百套图案。”

    你惊了!

    彻底震惊了。

    六百多套这么少,如果能找到那份图谱你半秒就全都背过了。还好世界上蠢货比鸡贼多,一高兴就嘴秃噜的家伙也比口风紧的家伙多,着实让人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三分五十七秒,你假装忙于检查监控系统,实则埋头集中精神把上帝视角开到最大,渗透到了监狱士兵们的每一间宿舍、水房、仓库和厕所,用纳米机械体顺着各种缝隙毫无遗漏的逐一仔仔细细翻查,最终找到了所谓的谜盘图谱。

    果然在这个对极端缺乏电子安全感的时代,重要的东西都会采用纸质。这本图谱居然是手工绘画,可见这个次席军政官到底是有多么缺乏安全感甚至到了偏执的地步。这个监狱军官也够心机的,居然把图谱藏在了「被洗手池压死的半只老鼠脑袋的后面」,无论其恶心程度还是纸质、电子媒介怕水这种长时思维,都会让人难以想象图谱藏在了洗手池底下。

    半秒背过所有图谱,你起身告辞。

    然后带着女王径直折回工政官们的工作区域。神技「不毁之谜」的持有者,你的上司……去亲眼拜见一下那位疑似有偏执症的次席工政官吧。

    沿途,四周无人时,女王拽了拽你的衣角,低声问道:“你……莫非是想救囚犯?”

    “你为什么这么问?”

    “果然,你打算救?”女王不知为何突然从你的表情和眼神中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她感到惊讶不已,音量变得难以压抑,“你不会是打算救那几个极南境机械体吧?但愿我是搞错了,你其实是想救玉陶莞的士兵,以及赫姆兰提斯的?”

    “……”

    “听闻你是在赫姆兰提斯潜伏多年的间谍?莫非是日久生情,无法对赫姆兰提斯的战俘见死不救?亦或者,你根本就是双面间谍?”

    你用「这姑奶奶小说看多了吧」的眼神瞥着她。

    “你不能救极南境。”

    “我从来没有说过要这么做。”

    咚!女王忽然给了你肚子一拳,当然是她自己疼得眼泪花直打转。她跳脚搂着自己的拳头,暗骂道:“我不允许你这么做!”

    你怔住了……谁需要她允许?

    “我感激你的救命之恩,你也是个好人,甚至得到了我的克隆体的莫大好感,说真的,我很愿意相信你、信任你。”女王突然揪住你的衣领,“但只要「朕」还活着,就不允许任何人去救极南境囚犯!”

    “我没说过……”

    “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

    你把眼睛闭上,改用上帝视角视物,反正又不妨碍。

    女王一字一顿的质问道:“难以置信啊!朕不管你究竟是几面间谍,立场如何,那是你、苏沙和赫姆兰提斯的纠葛,正如你所说,朕只想放个小假,管不着他国之事也不想管。但你知道极南境千年前屠杀了我国多少生灵吗?”

    摇头。

    “那你总该知道在「辐射海共和联邦」甚至赫姆兰提斯和白冷裘斯出现之前,究竟是哪个国家与苏沙一同抵御极南境吗?”

    摇头。

    “这次南陆战争,我们玉陶莞是最不愿派援军的,因为苏沙和我们是历史上并肩作战保卫人类最南侧疆土的兄弟国家。赫姆兰提斯派外交官苦口婆心后,我们也明确表示「只抵御,不反侵」,因为苏沙和玉陶莞是南陆最痛恨极南境的两个国家,我们都有无数的血债。”

    “所以?”

    “所以朕不允许你救极南境囚犯!无论你打算做什么,有何冠冕堂皇的理由!朕不允许!”

    你笑了,露出「能奈我何」的表情,女王因恼怒而脸颊渐红。“总、总之,我不会让你得逞的,用尽一切手段!你这样会酿成大错!”

    “哦。”

    “你到底是不是人类势力的?”女王忽然捏住你的脸颊,“该不会是裹着人皮的银月级吧?脸给朕扯一下!”

    “我不是,会从极南境肚子里救你出来?”除了嗤笑你无话可说。

    你任由小妮子揪脸,反正舍利金材质全方位都和真肉近似,也不疼。直至她打消夸张的疑虑,你无奈的笑出了声。女王也就是个战斗水平和铁牌冒险者差不多的普通人,她的能量全都忘在王座上了。

    确认她闹够了,你嘱咐她别老朕啊朕的,容易惹事,然后继续前往次席工政官的所在,谁也无法阻止你。

    二十分钟后,你见到次席工政官。

    军阶千兵领,留着军队里罕见的齐肩长发,这位男杏眼圈发黑,双眸难以长时间对焦一处,长方形的眼睛似乎成了他的保护盾。他与你对视时全程都身体转向侧方15度左右,十根手指无法静止长达五秒,反复乱动。

    他警惕的盯着你和女王,良久才开口:“……是你。什么事,找我?”

    “拜见工政的长官,我是就回祖达长官,从赫姆……”

    “你的直属长官,另有其人,我不是。分属不同。有什么事,你其实?”次席渐渐迷起了眼睛,看你跟防贼一样。

    “我是新来的,申请工作。”

    次席就像驱赶苍蝇般连连挥手对你重复了四遍「我不是你的直属长官」,忽然似想起了什么态度骤变,咧嘴出冒着凶光的一排异常洁白的牙齿,对你诡异笑道:“也好。幽灵退散的仪式需要准备,巫师我讨厌。他的需要,你也去办吧。工政兵人手不足。”

    于是你接到了巫师驱除幽灵的仪式准备工作的任务,上方直派。

    本地的巫师尚算小有名气,他今晚举行幽灵退散的仪式。你、女王与其他十几名工政兵和数名低阶军官整个下午都在忙碌着仪式的筹备工作蜡烛、蛇胆、蟾蜍油甚至处女的头发,然后围绕着鬼画符的大圆环周围按巫师的要求逐一细致、严谨的摆布妥当。幸好,他没有要求摘个月亮下来,也就差摘月亮塞进由小型会议厅临时改建的祭祀厅里。

    题外话,在场的八名工政女兵里……居然一个处女都没有。最后头发还是割的女王的,可把女王心疼坏了。

    这个巫师脸上画着古怪的彩色条纹,头顶公鸡尾巴,拿动物的爪子串起来当项链,室内的冷气绝对没热到需要他赤裸上身露出肚脐上画着的那张血盆大口。他每走一步,手腕脚踝的十几个铃铛都会吵得让人想秒杀他。

    徒劳,

    根本没幽灵,次席工程师的失踪事件是因为你。也不知道这场迷信的闹剧究竟要演到什么地步。

    当你正弯腰把一根蜡烛重新拔起来,由之前的向南13.2度角调整到13.3度角时,巫师忽然大声问道:“谁熟悉监狱的路?”

    一阵沉默。

    你默默举起手。巧了,工政兵里确实有些人员负责协调监狱事宜,但都不在场,除了你。这件事没办法隐瞒,毕竟你今天刚去过监狱,一查就知道了。

    “有劳,带我去监狱,我需要带几个我教教徒作护法,支持仪式。”

    “提取囚犯必须先……”

    巫师将一张高阶军官签署的军令伸到你的面前,你默默的带着巫师前往监狱。期间女王继续留在小会议厅布置驱鬼仪式。

    左拐右拐之后,你再度回到监狱,和那个满肚子怨气的军官姑且聊了起来,而巫师自己单独和那几个本地异教徒暴民嘀咕着什么。这是巫师大人的要求,反正犯人马上都要提走了,提防任何密谋劼狱也是毫无意义,军官便由着巫师。

    监狱军官撇撇嘴,喃喃道:“上面也真是糊涂。装神弄鬼……你信这一套?”

    你耸了耸肩,敷衍着监狱军官的埋怨。这个巫师不过是个蓝名,不可能真的有抓鬼的神技,大概真的是个钓誉沽名的骗徒罢了。其实你的注意力都放在利用上帝视角窃听巫师的那些小声嘀咕。

    巫师假装祈祷,低声对几个领头暴民说道:“今晚我作法驱赶幽灵,你们几个给我帮忙。有机会就把你们带出去,但别抱太大希望。”

    “闭嘴,叛徒。你就继续跟亵渎圣物的军队狗同流合污吧。”

    “我不是叛徒,你们是真的蠢货。”巫师有点生气,问道,“闹了半天,有没有找到我们的圣物?这可比你我之间的个人恩怨重要多了。相信我,我不会拿圣物开玩笑……我可以不救你们,但必须带回圣物。”

    暴民们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大概这些人和巫师以前都很熟悉吧,最终决定相信这个所谓的叛徒。既然他们几个沦为阶下囚,只能把希望放在了巫师身上。

    “真的。”其中一名暴民确认四周无人监视,压低声音答道,“这座城的最高军官惧怕我们的圣物,不敢动也不敢毁,把它放在了山中城的最下层、最里侧。那里至今仍是一片待建中的施工地,有重兵把守,我们打听到了却无法取回。”

    “工地?”

    “要快,我们最后打听到的消息是,最高军官打算把我们的圣物深深的埋在这座城底,进行封印。迟了,就被混凝土埋了。”

    巫师用古怪的姿势祈祷,露出了痛苦不堪的表情,点点头便离开了。他显得心事重重。

    不用送,我想自己静静巫师拒绝了你的同行,独自返回。

    监狱军官望着消失在走廊拐角的巫师的背影,问你:“这装神弄鬼的怎么了?”

    “看到同乡落狱心情不好吧。”

    “你提醒我了!”军官把拳头砸在手心里,开始摸腰间的钥匙,“失陪,我得尽快办理这几个囚犯临时出狱的守序,巫师大人还急着用人护特么什么法呢。”

    机会来了。

    军官带着附近的士兵去临时释放那些暴民了,你见四下无人,立刻把遮暗提灯挂在腰上,开启隐身,摸到银月级的牢门前。首先要解开五环相套的谜盘锁,然后篡改监视器的硬件,最后把这几个银月级从类似于脱臼的状态,把它们半脱离的零件全部安装回去,恢复最低限度的粗糙人形。

    透过上帝视角,你确定时间应该足够。

    “呃?”

    刚转动谜盘锁,忽然发现实际操作和近处观察时情况不同。除了随即跳出来的提示以对应六百套图案之外,居然还在正中央有一盏针孔大的小灯!当时监狱军官操作谜盘锁时,正巧用手掌按住,遮挡住了你的视线。

    这……

    时间突然从非常富裕变得不太够用。你仓促的多旋转了几圈,发现这个小灯也是随机,有黑、金、棕、蓝四种颜色。你飞快的结合脑海里的图谱,有了几种推测,几乎猜到了正确答案。

    咔的一声轻响!

    居然因为尝试次数太多,谜盘锁的小灯固定住了,固定在了金色!好在谜盘锁还能继续旋转,但监狱军官曾在图谱上手写了这样一行小字「五次尝试失败,就必须找造锁者亲自来开,真特么麻烦」。

    ……你就剩最后一次机会了。

    鬼知道所谓的「尝试失败」,连空转圆环都算啊!那个次席行政官也太神经质了吧,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锁!

    你掏出「柳辉城」的那把魔法钥匙,叼在嘴里。用它是最后一招。

    你旋转着谜盘锁,若推测无误的话,正确图案应该是:

    A,披着黑色破烂斗篷,三条手臂的骷髅死神

    B,披着黑色破烂斗篷,手持三张牌的乞丐

    C,披着黑色华贵斗篷,紧握白色长剑的女子

    D,紧握黑色长剑的白发女子。

    (只有一个选项是对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