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9-B2章:本来是挺严肃的事

    ·

    亡灵使不敢相信,你居然真的走了。大老远跑来,拍了拍肩膀说了几句话,留下一匹会射激光的机械黑马就离开了。

    ……什么情况?

    四名近卫军默不作声的低头检查枪械弹药,皆杀天使原本就有的杀气再度上升几分,他们准备真的硬拼了,十人对八百多人。

    “你们认真的啊?真以为自己无敌吗?”亡灵使无法理解眼下的状况,音量不禁提高,“打不过啊,肯定打不过吧!莫非你们真心以为能打的过?”

    没有人回答它。

    “喂!”亡灵使把其中一名近卫军的脸转了过来,“你说,打得过吗?”

    对方面无表情的回答:“我们得到的指示就是「放心去硬拼」,是否能赢不在我们这些士兵的考虑范畴内。”

    “让你们送死也”

    “当然。”

    亡灵使还没说完就被近卫军一句话噎了回去。它怕死,也懂得什么叫逃走,和这些感染体不同,不仅半点军事素养都没有,也不可能执行愚蠢的命令。

    亡灵使看向皆杀天使,拽住领头的露露莎:“你是新来的,你脑袋应该清醒!别告诉我你也打算坚决执行炮灰任务!你又不是军人!”

    皆杀天使里有几个人冷眼瞟了一眼亡灵使,但没有说什么。这是种潜意识的上下级关系,仿佛普通感染体是五兵领而突变体是二十兵领,不必服从后者的指挥但毕竟人家确实是长官,理应保留一些尊重。

    “是,我们冒险者没有坚决执行军令的意识,但我们也收到了主人的直接命令——「放手去硬拼」。坦白说,不可能赢。”露露莎说话时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新的技能虽然强大,但毕竟尚未熟悉;力气和防御都增加,但还是会受伤甚至死去;我们四姐妹惯常的团队合作方式已经荡然无存,只能重新磨合七人且没有联合技能的新战术。委实讲……”

    “那你们还……!劝劝其他人,我们可以单点突破迅速逃走,可以投降等待救援,可以……”

    死寂。

    亡灵使说到一半才意识到,其实,他们并没有其他选择,只剩下硬拼。近卫军本来就不怕死,皆杀天使也做好了觉悟,身为感染体必须服从主人的命令。

    选择是一种奢侈物,对于小角色来说更多的是别无选择。

    天拂接过近卫军递过来的一把小手枪,振臂高呼:“寡言大人一向很有韬略,既然让我们硬拼定然有自己的道理!或许他能确定我们的实力再加上黑马支援足以摆平眼下的困境!”

    也不知是谁低声嘟囔了一句:或许我们只是弃子。

    历史上,以小规模牺牲换取更大胜利的将军举不枚举,这是常态更是战略,打仗不可能没有牺牲者。只是前几日的一场战役,所有人都知道寡言是个军事奇才,尽管大获全胜了也做不到没有牺牲者。而他们这些随手可以批量生产的感染体就是那些用来奠定更大胜利的可怜基石。

    亡灵使揪着天拂的衣领吼道:“别煽动他们送死啊!回去我怎么给帅哥交代!”

    “我们一定会胜利的!”天拂拍开亡灵使的手,虽然不疼,却令后者一怔。

    “你找死……不知道姑奶奶擅长什么吗?”

    “有本事往这里黑,没本事就让开一条道!”

    天拂全身气场爆棚,用手拍得自己脑袋咣咣作响。赤裸裸的挑衅,而且是一个旧型号机械人对尖端型号黑客的疯狂挑衅,纯粹的找死。

    然而,亡灵使垂下双手,不再说话。

    它弄死天拂连0.1秒都不需要,但却不敢,它知道对你来说「半钢之印」里的每一个突变体都非常重要,弄死天拂,亡灵使自己也就断了活路。最重要的是——它无法理解小老鼠为什么总是对猫如此猖狂。

    天拂从最初……不,从得知亡灵使是极其凶残的黑客之后,态度骤变,处处对亡灵使咄咄逼人异常强硬,无赖式豁命挑衅达四次,故意叫板唱反调达六次,偏偏在亡灵使心情欠佳时缠过来唠唠叨叨啰啰嗦嗦高达二十三次之多。这不禁令亡灵使怀疑有什么阴谋,反而越来越怂。

    嘁了一声,亡灵使坐在矿洞深一些的位置喊道:“随你们拿生命效忠吧,我还没对一个帅哥疯狂到这种地步,恕不奉陪!等你们死光了,我就偷偷溜出去。”

    没人反对,因为根本没人指望亡灵使面对一群肉身敌人能发挥多大作用。

    感染体们不约而同的看向天拂,后者已经俨然是钦差领袖了,尤其是亡灵使退缩而天拂却上前鼓舞士气的现在。

    天拂欣然接受!

    ——没有比成为头目更容易被狙击的了,完美。

    天拂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绑在破木棍上,率队走出矿洞,爬上一辆矿车车顶。只见一名半露硅胶的服务型机械人右手握紧旗帜,横眉冷目,俨然从容就义的烈士——至少在天拂的印象里,电视里这种角色全都得死。

    “矿场是寡言大人的!经济学者也被我保护下来了!所有人跪下投降,或者死!”高声喊完这些话,天拂感觉自己尚未长全的心脏此刻疯狂鼓噪。来了,就快来了,英勇牺牲的那一刻。

    矿洞之外,矿场空地、渣土堆顶、半山腰和密密麻麻全是人,大约六成穿着黑衣服打领带,其余的装备乱七八糟。叼着烟,戴着墨镜,脑壳上挤满纹身的家伙比比皆是。若算上矿洞上方半山腰的敌人,可谓四面八方包围的水泄不通。

    没有立刻开火的唯一理由就是你的威名,那是黑帮此刻心中所剩无几的忌惮。

    黑帮的新老大不在场,大头目却有很多。其中一位上前喊道:“打狗还得看主人。把那个算账的眼镜混蛋交出来,一切还有得商量,不然,你们全家都会死光。”

    天拂张开双臂:“只要我还活着,那位学者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那就死吧。”

    青筋几乎爆出了鲜血,无数黑帮份子齐刷刷把枪口对准了天拂——它站得实在太高了,还举了个意义不明的旗帜,不杀它杀谁。

    一直以来天拂多次自杀失败都是因为对手想多了。这次绝对妥妥的,盛怒之下的黑帮没人会想到天拂会不会是诱饵或陷阱,先杀了再说。

    天拂幸福的闭上了眼。

    然后听到了无数枪响和鲜血飞溅的声音。当它再次看向周围时,战斗已经打响,而且瞬间变成了混乱厮杀。单论个人实力我方有压倒杏优势,鲜血都是黑帮的。

    除去伊露莎2,六名跟你技能完全相同的皆杀天使开着瞬移杀进了敌阵,并各自分散。她们深深埋在血花飞溅的人群中,难以被枪口瞄准,近身战也是她们的长处,一时间占据优势。

    残酷的近战厮杀,断腿飞颅络绎不绝的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鲜红长尾的流星。

    天拂有点懵。

    它不明白为什么没人打它。一枪,一枪就够了,它的机型孱弱无比。

    天拂提高音量放肆叫嚣、谩骂、挑衅,良久,所有黑帮都在忙着去砍皆杀天使,去射击近卫军。

    “别管它,先杀厉害的,反正最后谁也跑不了。”

    “别管它,它可能是寡言的使者,最后活捉拿来和寡言谈条件吧。”

    “别管它,那种旧机型也就只能吠两声。”

    以上三句是天拂偶然听见的,而它的心情甚至超出了旧世代人工智能的运算范围。

    皆杀天使战斗得非常吃力。她们拷贝了你的技能,但无法拷贝被动技能,导致耗电产热类的不敢乱用怕暴露身份,损耗精神力的又无法频繁使用,除了以「挥袖拨云」防身之外她们基本上就是在硬拼——就跟接到的命令一样。

    这六个女杏还算好的,至少她们都夹佑在混战之中不会遭到远程集火,而且冒险者本来就需要适应多种情况。反观近卫军,真真正正的硬拼——站桩射击。一身精钢外板的重甲犹如暴风雨中飘摇的枯叶,撑不了多久。

    战况发展的极为迅速,我方负伤严重,对方也死了很多。每当露露莎挥舞战斧砍死四人时,「挥袖拨云」就会暂时中断,她就被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就算保持防御,背后也仍会不断中弹挨刀。

    这样下去必输无疑——天拂虽然想自杀但从未想过对别人见死不救,它必须尽快做点什么。

    天拂跑回矿洞,

    天拂拽着经济学者重新爬上矿车车顶,并把后者挡在自己的身躯后面。它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嘲讽:“谁想动学者,就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学者很感动。

    黑帮们也很感动,居然还有傻子把鸭子送到嘴边?再一次,他们齐刷刷的把枪口对准了天拂。再一次,天拂幸福的闭上了眼。

    “卧槽,危险!”学者吓得立刻蹲下,并且拽着天拂一起蹲下。两颗子弹从天拂原本的位置呼啸而过。

    天拂哭丧着脸瞪着学者,学者苦笑道:“不用谢。”

    啪!一个响亮的嘴巴子。黑帮头目对开枪的小弟怒吼道:“傻逼!别开枪!”

    “可是这么好的机会……”

    “敢坑黑帮的钱,一枪打死太便宜他了!让老大亲自拔光他的指甲和肋骨,要活的!”

    于是,子弹就跟长眼睛般绕着学者飞,连带着天拂几乎哭出来的怔在原地。八百多黑帮在胡乱的战场里肆意倾泻火力,不管不顾,平均每秒都会有三发以上的各种子弹擦着天拂的耳边掠过,半分钟后它却依然毫发无伤。

    黑帮战斗毫无章法,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双方正在对射突然就跑出来一个光膀子的大汉扛着那种反装甲战车的火箭筒,对着近卫军开了一炮。胸前拳头大小的孔洞,背后腰口那么粗的爆炸破损,近卫军千疮百孔的重型铠甲根本扛不住这种重武器直击,直接把心脏脊髓附近的所有纳米机械体炸得灰飞烟灭。

    必死的伤,连动也动不了了。

    其实激烈的交战并不会花掉太多时间,皆杀天使们寡不敌众早已伤痕累累,近卫军其余三人遭到击毙也就是迟早问题——他们开一枪,对面能开几十枪,并且还能悠闲的把重武器搬到前方。

    天拂总算把悬着的心放在了肚子里,因为战败是注定的。它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跳下车顶,直奔胸口开洞扑倒在地的近卫军,洒血急救。

    对完全感染体也有治疗效果,但差多了,因为这已经不算伤口而是机体缺失,需要填补而非愈合。

    天拂救人手慢了,这个还没救起,那边又死了一个——小妹艾露莎被人从背后趁乱砍落首级。脑袋咕噜咕噜的在杂乱的脚堆里滚来滚去,被黑帮捡起来,发现没死马上就往艾露莎的脸上补了几发电浆。其他姐妹当时就急了,技能乱放企图去救艾露莎,却反而越陷入敌阵越深,杀掉的敌人杯水车薪。

    不断有人高喊:“该死的怪物,都换上电浆武器!”“普通子弹不管用,用电、用反装甲!”皆杀天使陆陆续续被压制住,甚至被砍倒在地狼狈抵抗,颇有种大势已去的无力感。

    天拂急了。

    一方面它希望救人,另一方面它也希望舍身取义,最终的做法是天拂咬住其中一名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黑帮小弟脖颈,吸了大口的血,同时伸手放血加速对近卫军的治疗。很快,这名少了半个脑袋的近卫军满状态复活,杀戮的怒吼震慑住了所有黑帮。

    已经不算是急救了,而是起死回生。

    事态终于如天拂所料,开始有人对着它开枪了。尽管少量的射击都被身边的近卫军挡住,但天拂心里踏实了自己迟早是要死的,先杀奶妈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不用救他了,我们得到的命令是保住你和亡灵使!”

    “我一定会救所有人,哪怕流干体内最后一滴血!”多么的大义凛然,多么的视死如归,多么的着急作死尤其是它还特意把负伤的近卫军拖到车顶才进行急救,生怕敌人看不清楚。

    无数的电浆和千奇百怪的枪弹炸在天拂周围,被近卫军们以身作盾抵挡。他们让它快逃,它说要跟大家同生共死绝不会退后半步!事后才知道,有两个近卫军在头盔里湿润了眼眶。然而大势已去,近卫军们的重型动力铠甲早就被炸得破破烂烂,皆杀天使也被淹没在人海里,跪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她们甚至连用挥袖拨云的力气都没了,更别说瞬移。

    天拂仰面朝天,闭上双眼,低声说道:“对不起大人,我有愧于你。”这是真心话,如果撇开它那难以压抑的欣喜笑容不算的话。

    全场的敌方火力几乎全都集中于了天拂身边,它至今未中一枪,但好运不会持续到永远。

    突然一道炫彩身影自矿洞内飞现,

    眨眼间,

    刺穿了七八个敌人的脑袋和胸膛。

    “四妹!”

    “姐姐们,让我们开始反击吧!”

    令人惊讶的是,本来应该死的不能再死的艾露莎突然从矿洞深处出现,用了「流星突刺」极速突入敌阵,长柄武器眨眼间击杀了数人。艾露莎标志杏的漆黑色重型动力铠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略有防弹功能的紧身衣轻装上阵,更加灵活敏捷。

    有的人不明白为什么会从矿洞里复活,有的人想通了,是马的神技「御时国度」定居者具有死者复活的效果,而且是从马肚子重新出现。由于生产力不足,铠甲不在完美时刻定格范围内。近卫军和皆杀天使的重铠之所以能在漫天炮火下坚持这么久,是因为马肚子里有一座初级铁匠铺,具有最低限度的修补外装甲板的效果。

    黑帮的人实力参差不齐,总有些人反应速度极快,立刻大吼道:“别管那个奶妈了,只是个幌子!他们有诡计在矿洞里,可以复活!”“别杀他们,能复活!打残、打昏效果更好!”“让那傻子继续治疗,别妨碍它!”

    厉喝之下,大批的黑帮调转方向杀向矿洞……又把天拂晾在一旁。这可是它至今为止最接近死亡的一次了!

    天拂心情复杂,表情难以描述。

    战况急转,黑帮极其凶残的攻势忽然变成了活捉,而之前拼命抵抗的皆杀天使开始毫无保留的使用技能,没体力和精神力就直接送死,然后从马肚子里复活继续。技能的使用频率陡然上升,而黑帮的火力却明显弱化,事态产生了逆转。

    啊的惨叫声,趁乱冲进矿洞的几个黑帮被粗大的激光直接扫了出来,灰飞烟灭。黑马踩碎一颗人头,肆无忌惮的释放着致命的热气,令脚下一片焦黑。它可不是什么毫无反抗能力的弱者。

    黑帮的装备也乱七八糟,这意味着有个好处,可以应对多种情况。很快就有人扛着镜盾堵在洞口。那是很多年前非常流行的具有特殊反光涂层的秘银合金盾,专门为了对付极南境的激光步枪而设计,正好把黑马的激光吃的死死的。每一发都会造成胡乱的反射光,令黑马很难受。

    战局不知不觉变成了两波,一方面死死堵在矿洞口,不允许黑马和复活的皆杀天使出来,另一方面不断聚拢、包围、挤压,迫使残活的皆杀天使集中于一起,没有机会找死或自杀。

    把这几个女的集中起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一锅端!

    黑帮抬来了杀手锏。

    很诡异的一个人,被关在人形的钢化玻璃囚笼之内,里面充满了冰霜。那人可能早就死了,谁知道呢,总之是被其他黑帮像抬着物件般运了过来,直奔遭到紧迫型包围的皆杀天使的方向。

    近卫军突然指着那个玻璃棺材里的人喊道:“小心!是黑火!”

    阿克屠卢斯陛下的黑火极其危险,甚至成为了南陆所有人避讳的话题。也正因为陛下和少数近卫军驾驭了黑火,所以小小的赫姆兰提斯才会以军事国家自居,以国际承认的正式国家自居。就跟所有的危险武器一样,总会有非法的流出渠道,落入邪恶组织的手里。

    近卫军发现皆杀天使根本躲不开,遂掏出了十块高能电池,迅速连接电线和某种简易的装置,再用胶带胡乱缠了几圈,跳下车顶:“我去自爆!”

    高能电池相当稳定,但如果故意引爆威力也不小。因为造价太贵,一个炸弹就是十金,除非紧急状况也不会有人拿电池直接当炸弹用。现在就是紧急事态,黑火的运作原理很诡异,无人能保证中者依然可以从马肚子复活。

    一把抢过来,天拂帅气的纵身一跃,高声喊道:“不,我去自爆!”

    它又不能复活,当然是让近卫军去自爆更合理,但事出突然,近卫军听罢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们的使命是保护……!”

    “谁叫我是非战斗人员呢,至少出点力吧。”

    那是天拂死之前露出的落寞的最后笑容,将会成为所有人记忆中最刻骨铭心的瞬间……原本应该如此。

    天拂抱着炸弹嗷嗷的跑了过去,跑向玻璃棺材里的黑火人体炸弹。

    一路上人们唯恐避而不及,毕竟天拂怀里抱着的是非常扎眼的高能电池制作的炸弹,冒着幽蓝色的光,想不注意到都难。大家都扑倒在地抱着头。

    天拂穿过层层包围,越过被砍翻在地的几名皆杀天使,畅通无阻的狂奔向黑火人体炸弹。这时,出现了个小小的意外

    黑火人体炸弹旁边有两个黑帮小头目,他俩对于这个危机出现了截然相反的判断。

    第一个黑帮高喊:“艹你的!死就死啦,一起死!”然后按下了按钮,停止了液氮的供应,打开了钢化玻璃的囚笼,把埋藏着黑火的冻人踹了出去。

    第二个黑帮高喊:“别过来!”一脚把天拂踹得很远很远。他唯恐引爆电池所以没有开枪,踹完之后满头冷汗。

    然后两人发现,

    天拂离远了,

    皆杀天使也顺着刚才天拂恐吓出来的包围缺口逃走了,

    但黑火却马上要引爆了,就在这两个黑帮小头目的身边,就在紧凑密集的黑帮包围网中间!

    “……呃?”

    20秒内造成四百多名黑帮的死亡,就是因为一个连锁式的黑火引燃。他们为了给皆杀天使施压,采用了非常密集的队形。一团黑火从全身挂霜的冻人身上出现,瞬间就窜到了其他几十人身上。仓惶逃窜之际,火苗引燃到了更多人的身上,眨眼间就令整座矿场变成了一片焦黑的炼狱。尽管那些不是真的火焰,而是疯狂增殖、扭动的细小螺纹机械线虫,但是蚀铁、入骨,除了直接摧毁人肉皮骨之外还能攀着神经末梢把附着者活活疼死。

    呃这个字,就是整个黑帮陷入哭喊溃逃之前能够听清的最后一句话。

    天拂手里的电池被近卫军一把夺过去,扔得老远。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敌人需要炸了。

    在风中凌乱,

    就是天拂最后的神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