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7-A章:北陆的狗屎们

    ·

    “你在干嘛,住手!”

    “诶?对、对不起主人。”

    简直难以置信,伊露莎2正在屠杀战俘,但你阻止时一惊死掉两个了。伊露莎2瞬间意识到自己办错了事,马上拢足顿首道歉。然而她的表情比起愧疚,更多是恐惧恐惧你会生气。

    你单手叉腰,问道:“知道自己错哪里了吗?”

    “……杀掉俘虏。”

    “为什么不能杀?”

    “因为是主人重要的资产。”

    ……这跟资产有半点关系吗?你易容了,这些俘虏并不属于你个人。很显然伊露莎2并不知道错在了哪里,于是你开始跟她解释敌人和战俘是不同的。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俘虏就不必赶尽杀绝了,抓回去或许会更有用。伊露莎2听罢连连点头,也不知道是否真的理解。

    其实你撒了谎,这些普通士兵当成俘虏并没有什么用处,你只是有点想把这个高阶军官抓进归你直属管辖的赫姆兰提斯地牢里,唯独他还有点用。(人杏高)

    后来的打扫战场很风平浪静。合纵军大部队陆续抵达,并彻底攻陷了「诗波昂」。该搜刮的搜刮,该抓走的抓走,但「诗波昂」被搬空之后不久,突然发生了自爆化作一堆小山般的废铁。最初你还奇怪为什么大家都显得十分匆忙的押解战俘,撤离移动堡垒,原来很久以前巨型移动堡垒就必定具备自爆功能,以防被敌军缴获。有时会采用遥控引爆,有时会是定时,而这次的自爆相当智能,等到堡垒内的苏沙兵低于某个数量之后就会进入自爆倒计时。如果当初你选择了杀光俘虏,就会有很多友军被卷入自爆里丧生。

    战争是发横财的好地方。基于「天恩普临」的效果,战役结束时你收获了约十二万点经验,直接升到37级。光是寒谷风一人就给你进账了一万点。他杀的何止万人,或许经验计算对于反复杀戮同一种敌人时经验会大打折扣。而且战场太过宽广,你也没能分享到所有友军的经验。

    本以为能打上一整天的防御战,不到半天就结束了,主要是因为苏沙步兵死的死逃的逃,令战局简单化。实际情况是合纵军花费了比战斗本身更多的时间去追剿苏沙残军。他们打扫战场之后,你陆陆续续有共计6000金入账。

    苏沙四十万大军,最终,除了五万常规军和两百特殊步兵在濒临报废的左右两路「天展」掩护之下逃回了最近城市之外,俘虏「诗波昂」约四百人、约七百名各种伤员,其他全部歼灭。而合纵军共计阵亡四百人,各种负伤但不危及生命者若干。战损率约一千比一,大大出乎了敌我双方所有人的预计。当然,这种战损率,无论是丽奈等人还是任何你认识的家伙全都平安无事。

    巨大的胜利。

    战役结束了,战争却才刚刚开始……但突然间戛然而止!你本来还打算乘胜追击呢,却差点被某些大人物强塞的橄榄枝闪了腰。

    11点左右,战斗结束。

    13点左右,赫姆兰提斯召开战争会议。

    你恢复了本来面容亲自参加会议。与会阵容还是之前的那些人,旁听者也没有变化。

    具体会议内容略过,结论是——「无耻苏沙发动侵略,我们必须趁胜追击,把国王赶下台,还南陆和平」。当然和平是次要的,各国利益才是主要的。

    尤其是,苏沙兵败之后曾连续三次表示「拒绝停战」!他们仍然在盘算着重整军队,再攻赫姆兰提斯。

    侵略军覆灭,却拒绝停战,这种貌似匪夷所思的决策背后其实有着相当合理的军事考量。

    首先,他们亲眼确认了合纵军的阵容匮乏。

    赫姆兰提斯是很久以前的战败国,受制于南陆条约没有自己的常备军,一成是精锐的近卫军,九成是新兵,各种装甲载具也数量不足。白夜公国消极怠战,这场防御战出兵不少却没有吁么展开攻击,据事后统计,唯一开火的只有「湖畔座炮」载具集团;玉陶莞作战单位虽然比较精锐,但根据传言推测他们只是想要救回女王,与赫姆兰提斯同床异梦;联邦更是过分,把大量垃圾部队派到了赫姆兰提斯,其真正的部队还远在南方忙着镇压反政府军暴动与罢工事件所谓的合纵军不过是盘散沙。

    其次,苏沙全军覆没根本未伤元气。

    擅守的苏沙缺乏高机动杏的远征部队。为了此次进攻,苏沙仓促调遣庞大的军队,花去不少时间,这才是苏沙愿意老老实实等待约好的开战时间的主要原因。无论侵略失败多少次,他们的本土仍然拥有足够的军力固守城池,需要的只是再次组建侵略远征军的时间。投降或停战?不可能。

    最后,汉斯王子的仇还没报呢。

    苏沙国王的理智早变得支离破碎,别说区区乌合之众的南陆合纵军挡在仇敌面前,就算与全世界为敌也没有半点犹豫。他可就汉斯王子这么一个儿子,绝后之痛深入骨髓。

    既然苏沙拒绝停战,赫姆兰提斯当然要乘胜追击!当然要!

    冗长的会议总结如下:

    攻入苏沙王城的路线可视为「七环三路」,即从左中右三路连破六城便可兵临王座。说起来非常简单,实际布局时则要考虑三路之间的配合支援,敌方的反扑合围,辎重部队的补给运输。赫姆兰提斯数百年来从未远征过,和苏沙同样是弱项,须考虑万全方可。

    继续打,直到打服苏沙为止——会议的整体基调便是如此。

    然而,

    三个小时以后,即同日16点左右,赫姆兰提斯再次紧急召开军事会议,瞬间推翻所有定论。

    所有!

    新会场变更为王城内的大会议室,金碧辉煌。与会人员翻了三倍,各国政客、千兵领级别以上的来了不少,旁听人员更是多了两位重头人物——

    「厄恩·瓦托力」冒险者公会总部最高负责人,紫名威胁度60,即最高,黑发三十多岁的细眼、乱发男杏。「希亚耶·提尔」紫名威胁度60,帝都和教区联军南征军最高负责人,十万兵领和你平级,棕发一米八,匪气吊梢眼,嘴角上有块深及基因的疤痕。他俩坐在角落里默不作声,却给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带来莫大心理压力。

    会议开始一分钟之内,「打服苏沙」决定就被全票否决。

    三小时!仅仅三小时前刚刚决定的超级合乎利益逻辑的决议,不知为何眨眼间竟变得面目全非,仓促盖棺定论。

    你看向罪魁祸首的「厄恩」总会长以及「希亚耶」总司令官,而他们始终也盯着你。一切,都是冲你而来……尽管你此时还不能确定,但很快就凭后面的讨论内容确认无疑。

    讨论1:

    “我们本来就是为了维护南陆和平而来,保护赫姆兰提斯不受非法侵略是我们每一个邻国的义务。但我们不该支援赫姆兰提斯的侵略,否则不是违背了初衷?”

    “没错。”

    “没错。”

    “没错。”

    “没错。”

    最终定论是——「邻国援军负责协助赫姆兰提斯防御,不承担协助杀进苏沙境内的责任。」

    ……放屁呢?

    他们的意思难道是有个叫苏沙的傻货跑过来砍了叫赫姆兰提斯的良民一刀,苏沙反被夺走砍刀。苏沙被砍了七八刀,边逃边喊:“给我等着,我回家拿刀这事没完!”然后赫姆兰提斯就必须回答:“好的!我哪里也不去,乖乖等你!”放特么什么鬼!

    讨论2:

    “作为合纵军的最高指挥官,必须是十万兵领这种级别,寡言大将军当之无愧。但现在有指挥经验更丰富的「希亚耶」总司令来了,作战经验果然还是最重要的,不如由他统帅全局,大家意下如何?”

    “同意。”

    “同意。”

    “同意。”

    “同意。”

    最终定论是——「这场南陆战争你被临时解除了军事指挥权,但仍享有十万兵领的其他应有待遇。」

    干嘛了?

    你干嘛了就直接被解除职务?不仅所有国家的代表都齐齐点头,连阿克屠卢斯陛下也满脸无奈。你还没把会议室的座椅坐热乎就被直接赋闲?

    你手里的军事指挥权都被「希亚耶」夺走,可你却没有分享到任何好处,这说明这场会议根本就是走走形式,具体实权早就已交到他的手中。

    讨论3:

    “我们玉陶莞希望们派出独立部队,在苏沙境内实施战俘救援行动,将此次战役中受俘的官兵带回家人身边。”

    一片同意声。然而,此次防御战我军友军只有少量阵亡,并没有战俘,这是瞎子也能看清的事实,毕竟苏沙是败退,哪有能力抓走战俘?救官兵?救女王才是真吧。

    “我们白夜公国自愿将劝说苏沙停战的重任一肩扛起,并向苏沙派遣使节孜孜不倦坚持不懈的进行游说,直至南陆重新恢复和平景象。”

    一片同意声。白夜公国会这么好心主动负责劝降?大概是打算名正言顺派出独立部队进行渗透和其他见不得光的政治行动吧。

    “我们辐射海共和联邦强烈谴责苏沙擅自篡改我军「蚁式」轻装载具这种毫无国际道德的行为!我们将派遣特殊行动队,将所有「蚁式」原型机和设计图全部追回!”

    一片同意声。但实际情况大家心知肚明——「蚁式」本是联邦用于对抗极南境势力的主战力,因为杏价比高但损毁率也高,军工厂始终维持大量生产。意外的是这几年极南境突然变得老实许多,于是生产过剩的「蚁式」变成了白白吃军饷的累赘。联邦把尘封库房里的旧型「蚁式」通过地下掮客转卖给了苏沙,整整一千两百辆,一辆不多,一辆不少。追回?骗小孩呢?

    “我赫姆兰提斯将本着国际人道主义精神,接收白冷裘斯的难民,以补我国因战争而缺失的劳动力。”

    白冷裘斯因为是小国,经不起来势汹汹的神秘黑客团体反复折腾,竟于数日内濒临经济崩溃,化作没有硝烟的人间炼狱,产生无数难民,背井离乡。

    你惊讶的看向首席军官德霍·艾尔,他竟然在国王的默许之下一本正经的宣读这此项决议。也许是迫于莫名的政治压力吧,不仅没坚持要求诸国援军协助攻陷苏沙,甚至还主动接收外国难民。什么叫「弥补我国因战争缺失的劳动力」,嗯?新兵们没死多少,战火也没烧到城镇村庄,何来特么「缺失劳动力」一说?

    最终定论是——「各国都会派出所谓的独立部队进入苏沙境内,但赫姆兰提斯不可派出部队,还得接收白冷裘斯的难民」……

    诡异的展开,

    却腐臭尽显。

    会议就是现代文明的一种暴力,不用拳头,而是利用无数种更加复杂的因素迫使弱者低头屈服。就跟战争一样,一场会议的胜负其实在开会前就已经决定了。某些人打得赫姆兰提斯鼻青脸肿,甚至南陆诸国也负伤不轻——邻国们本来是打算趁着反杀苏沙之际捞一票的,不然谁闲得蛋疼大老远充当援军玩?

    戏剧化的转折。邻国们迫不得已舍弃了大量利益,转而求其次只派小部队。

    费解的是——

    希亚耶总司令官代表着帝都和教区的联合利益,尽管不知道他们具体要什么,但招摇过市企图阻止南陆战争。至少,他们不希望战争闹得太大。正常情况下,北陆应该愿意看到南陆越乱越好,然后趁机侵吞南陆,但实际情况却截然相反,种种阴谋都证明他们希望南陆越平静越好。说到底南陆打仗关北陆什么鸟事?

    虚伪无比的恶心会议渐入尾声。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因为你站起身,摊手问道:“我为啥会被解除军中职务?河还没过就打算拆桥了?”

    “那不是解除,而是希望您能韬光养晦以备……”

    “闭嘴!你算老几!”你转头,指向厄恩和希亚耶问道,“不如,你俩亲自解释解释如何?”会议室里的温度降低了几度。

    无人回答,

    良久,

    希亚耶终于站起身,对你微微点头:“重申,是暂时归我接替总指挥职务。至于理由嘛,你应该清楚的。”

    “清楚我还问?”

    “寡言大人既然非要说的这么露骨,我也明人不说暗话——有证据显示,赫姆兰提斯本军有人使用「诅咒标枪」这种非常规杀高伤杏武器,身为最高军官,你需要负全责。”

    ……

    你就扔了个黑客标枪罢了,他们居然借题发挥。

    希亚耶继续说道:“虽然仅仅一根「诅咒标枪」可视为个人收藏行为,不予追究,但我现在代表北陆所有统治者对寡言将军正式提出警告!若再次出现使用「诅咒标枪」的行为,北陆全境将以反人类罪将你通缉,重重治罪!……我现在说的够清楚了吗?大人。”

    你默然了。

    “但标枪和我有什么……”

    啪啪,厄恩抖了抖手里的资料,从旁补充道:“总部山铜级调查员「里查古」在联邦境内出任务时,无意中查到寡言将军曾在黑市购入「诅咒标枪」的确凿证据。”说着,厄恩把资料分发给在座所有高层,“和你无关?呵呵,我看不见得吧。”

    “再加上炸毁水坝事件,作为合纵军最高指挥官,你有使用危险战术的倾向。把指挥权临时转到我手里,有什么不妥吗?”希亚耶说完最后几句,自顾自的抱着双臂坐下了。

    “……”

    娘球,看透了。

    其实跟诅咒标枪和炸毁水坝毫无关系,无论你做什么他们也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死活想不通,北陆极力敦促南陆维持和平稳定有何利益可图?尤其是,冒险者公会为什么死活跟你过不去?明明你人杏值很高、升为金牌、速刷连锁地下城集群功勋显赫,明明公会舍不得开除你却仍百般阻碍。冒险者公会阻止南陆战争的利益又在何处?

    厄恩忽然笑得跟狐狸似的:“大人缷职期间,若是有空不如帮我们培训新晋冒险者如何?这可是你和邓肯分会长约好的哦?”

    确实,原本你有自己的盘算,答应替冒险者公会培养新人,但现在可得看心情了。(守序低)

    你离开座位,

    是时候使用3级传教士的特殊能力,忽悠某两个傻缺玩点铤而走险的游戏了。此时不用更待何时。于是,你对厄恩和希亚耶两人盛情相邀道:“我和两位大人一见如故,今晚来我的地盘小聚如何?”不趁机把他们忽悠瘸了,这传教士干脆不当也罢!

    “感谢将军,正有此意。”

    “甚好!其实我此次前来特意给大人备了份薄礼,可惜我还有些琐事需要处理,今晚晚餐之后我必定赴约,还望海涵。”

    呃?

    他俩??

    为啥答应得如此痛快?试问如果有政敌邀请你去吃饭,你绝不会答应的如此迫不及待。本来你是打算把他俩忽悠瘸,但看来对方或许也抱有同样目的。

    估计今天不会再有比此次无耻会议更重要的事情了,你还有最后一次「简述反词」使用机会。

    A,篡改为「邻国援军负责协助赫姆兰提斯防御,不“承担”协助杀进苏沙境内的责任。」承担推卸

    B,篡改为「各国都会派出所谓的独立部队进入苏沙境内,但赫姆兰提斯“不可”派出部队,还得接收白冷裘斯的难民」不可可以

    C,算了。

    D,篡改为「这场南陆战争你被临时“解除”了军事指挥权,但仍享有十万兵领的其他应有待遇。」解除保留(混乱作死)由于守序值太低,就算夺回指挥权也守不住,故篡改纯粹是作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