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5-C章:腥红潮风

    ·

    你把「诅咒标枪」扔向了「雷锤」战车集团。

    由天文数字的纳米机械体组成的仿生学肌肉出力能翻人类近十倍,再加上早已熟练到炉火纯青的最初技能「穿心一击」三发叠加,标枪撕裂音之壁,以几乎平射的角度极速飞向一字排开的「雷锤」战车正中央。

    「雷锤」在装甲载具里算是轻型单位,结构复杂的前装甲仅有12厘米,后、侧甲仅8厘米。标枪精准插进炮台底座与车体的连接缝隙处,埋进去足足半根,机械体没有你这种恐怖爆发力,人类也没有你这种考虑风速、行星自转等复杂因素神级精准度。

    插入外装甲缝隙后,标枪枪头立即变形,延伸出类似于亡灵使的那种纤细骇入专用线路,自动接入「雷锤」内部系统,覆写病毒。

    电路瘫痪、能量过载、引发致命自爆,并顺着原本只能传递视讯信号的无线网络传染给每一辆「雷锤」。当你投掷出「诅咒标枪」七八秒之后,战场远方出现了由爆炸连接成的巨大一字型,像节庆的烟花。

    你扔了一下,五百多辆战车就报废了,就这么简单。你的本体大约13%遭到格式化和过载,但瞬间就把前者自动修复完成,然后让热度超标的纳米机械体统统翻滾至体表,硬化,暂停工作逐渐冷却。换句话说,你无伤毁灭了五百辆战车,仅用一击。

    一根完全不够啊。以后从黑市多买几根标枪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

    “赫姆兰提斯新兵团!全部后撤!”

    某处传来高阶军官的果决命令。

    既然苏沙军剩余不足三成的步兵单位已经向后溃败,逃向最近的城市,留下的只剩下大量的装甲载具,这些新兵团留下根本就是白白送死——他们甚至没有配备反装甲武器,最多便是每队队长配备对付重装步兵的电浆枪。

    反观「蛛式」载具,前方200度角针对轻装步兵的机枪,能把人踩成肉泥的八条机械腿,根本就是专门用来虐轻步兵的。

    你逆着人潮冲向「蛛式」,伊露莎2提着战枪紧随其后。由于新兵团撤退得早,他们还没有到丢盔弃甲的地步。留下主要迎战的是赫姆兰提斯近卫军,以及联邦的全部军力。

    最先展开迎击的是联邦正牌的「蚁式」轻型载具,共计两千辆完全以碾压之势扑了过去,两辆打一辆。

    「蚁式」的设计初衷是为了袭击极南境机械体,为此具有高机动力,两门破步兵重甲专用的短程电浆炮,外加一架泛用型机枪。它的蚂蚁口器位置是一对高功率等离子焊枪,一口咬过去就能深深的嵌进「蛛式」的装甲内部,直接钳断,叼起,甩飞,令其暴露出内部电路。射击功能都是辅助,真正的威力全都放在了凝聚科技与军费精华的嘴部。

    数千只大型机械昆虫在打架,飞溅的不仅有电火,还有内部驾驶员的鲜血。

    理论上两辆「蚁式」应该能将「蛛式」掀翻才对,但苏沙把后者改装得底盘稳固,装甲也增厚许多,尽管处于劣势也仍在苦战。

    无数的机枪胡乱扫射中。毕竟这里是囤积合纵军的本阵,子弹随便飞就能命中。一两发当然对重装步兵来说不疼不痒,但多了照样要负伤,车载机枪具有一定的反装甲伤害,再加上「蛛式」也有短程电浆炮,一千多辆大闹阵地简直是狂乱无比。

    合纵军的摆阵是面向西侧的,突然从南侧峭壁杀上来一千多辆装甲载具颇显得措手不及。实际上,除了高机动杏的「蚁式」和步兵单位,其他装甲车全都没办法立刻掉头,被流弹单方面虐着侧装甲。

    其实事到如今,苏沙军的「蛛式」集团蛮绝望的。他们本来是打算在战争后期才冒出来杀合纵军个措不及防,但如今他们这些轻装载具奇袭队伍竟然成为了唯一的主战力,不输才有鬼了。但他们仍没打算轻易放弃,因为位置相当差。从峭壁爬上来时是奇袭,但如果爬下去逃走可就成了一炮就会坠毁的险境,成为了背水一战的局面。还有「诗波昂」正在支援途中这个鼓舞士气的因素,只要撑下去就能前后夹击合纵军了。

    你张开了「天恩牺牲」的广域无敌庇护,不仅将身边一枪抡断「蛛式」机械腿的伊露莎2保护在内,连周围所有的我军、友军上万人和载具覆盖其中。当然,这会很累,却很值得。

    又有一个傻乎乎的苏沙军官从「蛛式」里探出来脑袋,打算亲眼看看,为什么机枪扫射完全对步兵单位不起作用。无数的带有彻甲效果的子弹叮叮当当的打在联邦「蝶式」兵团和近卫军的身上,连个血花都没有溅起来。然后这个军官当然被一枪狙死,准确的说是被远在中路的玉陶莞「恩里护国军」标枪手挂着复数炼气一枪扔死,脑袋都飞出去了。

    联邦此役主要兵力大部分都是「蝶式」兵团一个人类率领着二十多具水树郡出厂的不太聪明的战斗机械体,属于轻型步兵集团。他们的武装偏向针对机械体,多以电浆和电离束为主,并且配有激光反射的中盾。本来这种盾牌和机械体外壳是扛不住「蛛式」机枪持续扫射的,但有你在,这群机械体步兵算是彻底疯了,迈着坚定的步伐一边无脑射击一边靠近蚂蚁和蜘蛛掐架的现场。

    你一拳将身边的「蛛式」打飞离地五米半空,发现后者除了装甲凹进去一块啥事也没有,而且竟然在半空中翻了个身重新稳稳落地,就跟猫似的。无论什么东西跑到苏沙的手里,全都会改装成偏重防御的型号。一个以奇袭为主的轻型载具居然有超过20厘米的底部山铜装甲,也真是醉了。

    一条蜘蛛腿无意中挥舞向你,伊露莎2飞身挡了下来,结合「天恩牺牲」的无敌效果,她连后退的冲击力都未曾承受。然后她放弃了继续战斗,专心挡在你身前。尽管你已经挨了十几发沉重的子弹,但连你的精钢外衣都没打穿。

    全都乱了。你挤在人群之中无法靠近「蛛式」,并且眼睁睁的看着无数「蝶式」的机械体被踩成废铁,踩踏攻击无敌效果不起作用。好在近卫军们脑子聪明,在后排用反装甲大口径狙击弹稳稳输出。

    你拔出了神器剑,看了看眼前晃来晃去的蠢货友军,啧了一声,最终又放回鞘内。「蛛式」数量太多,你一个个砍下去就算每次都秒杀也需要花费很多时间。

    战况开始渐渐出现变化。

    联邦的原版「蚁式」果然杏能更优秀,驾驶员也素质过硬,他们很快意识到既然掀不翻,就直接把敌车推下悬崖。本来真假两款载具出力就相差无几,再加上二打一,合纵军南侧悬崖慢慢开始降下「蛛式」的雨。无数「蛛式」被强行顶下悬崖,有的惨点,失足之前还被「蚁式」高高掀了一下,直接摔下去,有的更惨,摔下去时还勉强扒着峭壁,然后被步兵手雷一点一点的撼动,最后还是逃不脱车毁人亡的命运。

    苏沙军苦苦抵抗的原因「诗波昂」突然出事了。

    很突兀的,

    在漫天震耳欲聋的枪炮声中,大地突然开始为之一震,自北方遥远之处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炸。有的人心里清楚,那是水坝爆炸的声音。

    少年将领「丸格塔」很多天之前就已经蛰伏在北侧湖泊的水坝内部,很耐心的、很沉得住气的率兵躲在建筑内部的阴暗角落里,他们原地趴着吃饭、喝水、睡觉,甚至原地用塑料袋解决大小便问题。功夫不负有心人,苏沙的突击部队于开战前夕深夜出现了,杀光了丸格塔安排的假装是铁秤商盟工作人员的士兵,占领了控制台。

    苏沙的意图是,降低河川的水位,给「天展」以及「诗波昂」这种移动堡垒开路。

    丸格塔按照军事计划继续蛰伏,生怕打草惊蛇,然后于战争彻底爆发之后才发动突袭,杀光苏沙兵,夺回水坝的控制权,并安置了大量炸药。此时的苏沙军对于水坝失守一事浑然不知,仍然继续抢渡几乎干涸的河床。

    本来丸格塔是打算淹死所有的步兵,但步兵没等淹就已经全军溃败,死的死逃的逃,于是他把新的目标定在了「诗波昂」上面苏沙最后的王牌。

    洪水奔腾而至时,「诗波昂」恰巧在河床的正中间,里面的指挥官看着北侧高二十余米的洪水席卷而来,当场傻掉。

    水冲不坏移动堡垒,也冲不走。

    但是能冲翻车。

    约600吨,高近两百米,形状接近金字塔的庞然巨物在自然之力的愤怒之下显得犹如三岁孩童般柔弱无力。最初洪水浪头砸过来时「诗波昂」是不痛不痒的,毕竟洪水连它五分之一都没有淹没。但,它竟然开始被缓缓的冲向南侧瀑布。河川底很光滑。

    于是「诗波昂」紧急刹车,将自己定在原地。可值得讽刺的是这一刹车,反而令它南侧履带牢牢钉死在河底,北侧却被洪水冲得翘了起来,而且越翘越高。在洪水面前,600吨照样要遭殃。

    历史上「诗波昂」从没翻过车,因为实在太沉了。尽管如此,这种昂贵的作战单位设计方面自然要考虑万全它立刻在南侧伸出来十几根支撑柱,维持平衡。

    然后支撑柱就被合纵军北路白夜公国的「幽鬼坦克」以及「湖畔座炮」集火打断。压死骆驼,啊不,掀翻巨型王八的最后一击是你大力投掷过去的十几颗「升天盾」。很多人在事后都曾对「诗波昂」一幕翻车记忆深刻,绝世奇景。

    当大地剧烈震动之后,所剩不多的「蛛式」果断溃逃,尽管逃跑的希望不大,但总比等死好他们已经彻底败了。

    上百只巨型蜘蛛四散而逃,有的冲向城墙径直向西,有的纵身跳下悬崖奢望下面的河川不至于把驾驶员也一并摔死,有的扒着峭壁承受着手雷轰炸缓缓向下爬,有的甚至铤而走险直奔赫姆兰提斯腹地希望能出奇迹。

    然而天不遂人愿,往西逃走的纯粹找死,因为汹涌的洪水就拦在前面或许他们已经忘了;往下面跳下去的纯粹找死,联邦有一种「蜓式」轻型飞行迂具,专门用来低空扑杀溃逃的载具和机械体,就算下面有树林和河川免去驾驶员毙命,但重伤的「蛛式」和驾驶员根本无法逃开低空飞行迂具的围剿;顺着峭壁往下爬的纯粹找死,还不如跳下去存活希望更大呢,炸都快被炸毁了更何况正下方只有坚硬的岩石地面;往东逃的,不想说什么了……

    当你眼看着最后一辆「蛛式」被联邦的两架「蜓式」合力高高抬起,然后扔下悬崖之后,确认本阵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滔滔洪水掀起细末的水花,与原本的潮风混杂在一起,湿度极重。

    “好浓的味道。”伊露莎2在你身前掩鼻低声喃喃道,“腥臭。”

    合纵军大部队开始冲出城墙,直奔「诗波昂」。而它,就像惊涛骇浪之中碍眼的硕大岩石,劈碎洪水,稳如泰山。

    噗嗤,有人忽然笑出了声,因为「诗波昂」底部横七竖八的复杂履带正在朝着北方天空胡乱的转来转去,似乎正在试图找到究竟转动哪一个履带才能翻身而起。

    两军对射。

    貌似在对射,其实是单方面虐杀。由于合纵军扑上来的基本上都是重型战车,无数辆躲在「诗波昂」的北侧慢慢悠悠的炮轰底部装甲,「诗波昂」却还不了手。

    水面渐渐降低,渐渐平静,逐渐舒缓之后,西岸苏沙步兵们的遍野血肉将流淌河川彻底染红。

    合纵军各种作战单位加上工程兵齐齐扑上去,尝试在「诗波昂」的底盘上挖个洞。此情此景就好像有一头大象因为伤病侧卧无法动弹,然后来了一群蚂蚁反反复复的啃咬着大象肚皮,颇为残忍。挖个洞是迟早的事。

    二十分钟后,你等得不耐烦了,趁着局势混乱爬上「诗波昂」的底盘装甲上面,掏出神器剑挥手就是一斩!

    没斩开。意料之外的硬。

    无奈之下,你将锈竹地下城时挖地板的办法故伎重演,吭哧吭哧的用神器剑一点一点切黄油,一层一层的挖掉掀开。当最终挖通之后,你惊讶的发现,「诗波昂」的底盘竟然厚度超过五米!这跟城墙有什么区别?

    你和伊露莎2率先跳了进去,迎面就是五十名士兵齐刷刷的枪口。逃也逃不了,他们能做的只剩下聚集在底盘附近的通道里尽可能迎击入侵者。

    五十多人射击两人,你开枪一人的功夫就会承受无数发子弹,击毙第二名敌兵就会补上来更多的敌兵。你的精钢外衣眨眼间掉下去1%的损伤,恶心的是不少步枪都有电离束,电得你很疼。

    更多的合纵军冲了进来,与敌军交火。而你无意和一群杂兵纠缠下去,遂带着伊露莎2突破重围,沿着狭窄的施工通道跑向「诗波昂」的深处。

    A,武力镇压移动堡垒(善良+5)

    B,杀光一切,拒绝投降(善良-5)

    C,俘虏高阶军官(守序+5)

    D,炸毁!切碎!黑客!侵蚀!让「诗波昂」面目前非(守序-5)

    E,寻找自爆开关,这里一定有(混乱作死)(守序-10)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