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4-A章:怪物

    ·

    “卧槽!拿电池来,快!”寒谷风一边扣住扳机,一边回头对身边大吼。

    五六个士兵愕然的怔在原地,十几个士兵捧着高能电池、推着装满电池的小车狂奔向城墙最高处的寒谷风,沿途还掉落了几块。

    数分钟后,“还要!不够!”寒谷风继续大吼。

    然而,电池已经没了。

    准确的说在军备库还有很多很多,但离得太远了,敌军已经杀至距离城墙两公里进入了双方重型火力全力对射的范围,炮火连天硝烟弥漫再加上激光电离等离子等,特效堪比电影大片,地动山摇,城墙上就连站着都困难。

    压根就没人在城墙附近预备成堆的高能电池,毕竟承受剧烈攻击后会产生爆炸。

    谁也未曾料到,一块原本能供重重动力铠甲不间断剧烈活动三天,正常行军作战一周以上,重装车辆连续行驶一年的高能电池,就算是高近两百米的巨型移动堡垒也不过是在全速行驶的情况下每天三到五块……竟然只能供「电火地平线」微波步枪20秒。枪身左右各有能容纳三块高能电池堆叠的弹夹,寒谷风每分钟都要更换三块,左右单夹持续交替使用……每分钟射出去3金,高能电池好像不是这么玩的。

    寒谷风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了,并不是每一发敌军炮火都能被城墙的磁场抵挡住。满天炮弹、导弹,赫姆兰提斯的主动防御激光系统都快拦截不过来了,有一些炮弹失灵后炸偏,仍有足够的威力把寒谷风震飞。

    冷汗直流,

    寒谷风硬是没走。

    因为最初时已经杀伤了许多步兵单位,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微波的杀伤力也越来越惊人。如今苏沙的步兵彻底溃逃,尤其是中央区域早已没有半个能动的步兵了,总体阵亡数超过七成。

    特殊反隐形侦测显示,苏沙隐身步兵阵亡数已超过九成,堪称全军覆没。

    中央区域的两辆昂贵的「粒幕」于距离城墙三公里时接连因自爆飞上天。失去了黑色罩型遮蔽力场,以「天展」为中心形成了绝对死亡区域,步兵单位全部死绝,轻装车辆全部报废,重装车辆全部损毁严重、报废率过半。

    而「天展」……

    三台「天展」里中央的那一座,在寒谷风冒死坚持的不断照射下,最终于距离城墙1.5公里时伴随着火山爆发般的夸张爆炸,彻底报废。

    没了「天展」的庇护,于仅剩1公里处,苏沙中路部队死绝了,连只蚂蚁都没能幸存。剩下的唯有废铁壳在微波作用下的胡乱放电,以及遍野烈火。

    当第十二颗狙击子弹因城墙外的磁力场偏转,擦着额头飞过时,寒谷风终于捂着流血的伤口仓惶逃下城墙,归入大部队。

    「电火地平线」微波步枪消失了,因为本来就是用纳米机械体凝聚而成的,当然也能被你随时散去。

    你低估了「电火地平线」的威力,因为始终没能找到合适的实验机会。这东西根本不适合近战,因为如今对方防御力低的全都死绝了,剩下的厚重胖墩们,比起微波的伤害还不如外装甲胡乱放电的伤害高,若一辆重型车辆冲进我军然后胡乱放电,死的反而会是我军。

    八公里,敌军车队十分钟就行驶到了城墙附近。

    剧本不该如此。按套路,苏沙本预计应该是全军缓慢推进,依靠「天展」无伤抵挡合纵军的远程炮火,至两公里处开始双方火炮对射,至一公里处全面开战。他们将凭借自己的防御优势碾压合纵军。只要演变成对射局面,苏沙一定能赢。

    岂料两公里时苏沙左中右三路就已经死绝了一路。

    做梦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微波武器并不是啥尖端科技,很早以前帝都就已经投入使用,曾在那个时代掀起了新的战争风潮——不仅能击落小型飞机,更对隐形单位有奇效,号称隐形杀手。

    隐形单位甚至范围遮蔽型「粒幕」都具备吸收电磁波,蒙蔽雷达的装备或涂层,这反而恰恰增加了微波伤害。当中央的「天展」处于两辆「粒幕」的交叉庇护之下时,就已经决定了它报废的命运。步兵们因为同样原因,牺牲最惨烈的区域也在「粒幕」附近。五辆「粒幕」最终无一幸免。

    但随着特殊陶瓷、密封式元件保护技术、更稳定的电路等反微波技术逐渐兴起,再加上微波威力在空气中衰减剧烈,微波武器就成了一颗璀璨的流星。战争形式绕了个圈,再度回归常规武器为主流。

    苏沙不是没有防备微波杀伤的技术和军备,比如「铁砧」重装攻城车就完全免疫微波,盾牌内的特殊陶瓷也有相当不错的防御效果。

    主要是,苏沙没有半点心理准备。

    已经算是非常果决了,若非某位苏沙高阶军官当机立断下令冲锋,否则损失会更加惨重。

    全军冲锋从来都不是苏沙的长项,军事计划被彻底打乱。

    寒谷风懵逼了,因为战争从来也不是他的长项。本来分为左中右三路,如今变成左右两路了,他瞬间不知道该从坚守中路改为支援哪边。

    一声令下,没了主意的寒谷风随大部队向右路,也就是邻接湖泊曾被你加固的北侧城墙后面移动,这个小小的转折点最终保住了他的杏命。

    本来应该由隐身兵用钩索迅速爬上城墙,然后放下绳梯,可是隐身兵几乎死绝,步兵也溃不成军。攻城计划临时改为利用重装车辆炮轰和硬撞。

    赫姆兰提斯的城墙不是能被炮火简单摧毁的东西,但有三处弱点——北端离湖泊与瀑布太近,受潮风侵蚀而老化;中端有一个排水道位于墙根,一炸就会导致整块城墙坍塌;南端则毗邻陡峭断崖,我军侧翼暴露在毫无防御工事的空旷区域。前者,你亲自解决了;中者,已经没有敌军了;后者,我军反复检查过,没有敌军企图攀爬峭壁。

    对射开始,

    却不是苏沙的对手。

    赫姆兰提斯的城墙上布置的炮台、反装甲部队和狙击手逐渐废铁飞舞、尸横遍野,墙体本身也变得千疮百孔。战局从对射很快演变为单方面的拆墙。墙虽然很坚固,但总有一刻会被炸得连渣也不剩。

    这时,苏沙犯了个错,因为迫不得已——他们选择继续冲锋。

    真正的人才分三等:三等人才是科学家,因为可以反复试错;二等人才是企业家,每一次犯错都很沉重,但或许还能想办法挽回;一等人才是军事家,他们永远也没有机会犯两次大错。

    下令继续冲锋的这名高阶军官其实心里很清楚,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放慢速度甚至原地停止,待彻底拆掉城墙后才继续进攻。可是,他担心怪物级微波武器会重新上线,担心距离如此之近微波威力会更甚,于是决定尽快冲入敌阵,免去后顾之忧,殊不知「电火地平线」已经被你回收了。

    吱吱嘎嘎的异响之后,通体漆黑、重达150吨的「铁砧」忽然车头翘起、高扬、陡角、垂直、向后轰然翻倒,甚至令泥泞地面溅起灰色雨。

    历史上从来未曾出现过「铁砧」翻车事件,毕竟又矮又沉,就算受到钻地攻击也顶不起来。它还没爬坡呢,就跟踩了香蕉皮似的原地摔。没人看见发生了什么。

    好端端的大沉家伙怎么会突然翻车?

    被「升天盾」掀起来的。

    「休」曾为了答谢你拖住贝尔斯,送了你三样设计图作礼物——「电火地平线」微波步枪,「升天盾」磁力防御,「密罗网」单分子钢丝手雷。你在巡视、修补城墙时,每隔一段距离都在墙根外埋了一块「升天盾」。

    原本是安装在膝盖上成对使用抵挡子弹、炮弹,让它们转弯飞上天际。其实本来你也是计划拿「升天盾」抵挡苏沙的炮火轰炸,但目睹了「电火地平线」惊人的吃电率之后,你意识到拿这些「升天盾」挡炮弹很不划算。

    不只是费用问题,而是「升天盾」埋在了墙根外,耗光电池后甚至没办法立刻更换,用来抵挡炮弹太浪费了,应该用在关键时刻——比如「铁砧」冲过来打算撞碎城墙时。

    你没料到「休」送你的这些玩具,功率调至最大后会如此夸张,150吨重的装甲车如今却跟个肚皮朝上的王八一样。

    休送的这些礼物——黑马、微波步枪、磁力防护全都吃电惊人且威力堪比怪物,连你都这样唏嘘,更何况苏沙呢。

    两百米高,犹如金字塔的「诗波昂」巨型移动堡垒姗姗来迟。它的最顶部钻出来一个满脸懵逼、摘掉军帽、揪着头发的高阶军官。这个军官实在不相信视讯画面里显示的奇景——「铁砧」翻车了,于是他只好从移动堡垒爬出来亲眼看看究竟是在和什么样的怪物作战,然后盯着履带朝天的「铁砧」目瞪口呆。

    然后就被狙死了。

    数以千计的各国狙击手都睁大眼睛寻找着各个高阶军官的身影,然而城墙外步兵都快死绝了,只剩下两侧还有些许苏沙正规军。全现场最大型的载具的最高处竟有个最高阶军官傻乎乎露出脑袋,不狙他狙谁?他可能忘了自己的前方早就没有「天展」施展庇护力场了。

    「铁砧」的造价并非贵的离谱,所以在这场战争中苏沙投入了五十多辆「铁砧」。它的主要作用就是全速撞碎城墙,而且也可以全能型无死角射击。翻车一辆不足为惧,甚至莫大的城墙外躺着四十多只大型翻盖王八之后,所剩寥寥无几的「铁砧」的冲锋反而愈加猛烈。反正都死定了,于是变成了无脑撞墙。

    战争中不该有巧合,因为每一个巧合都极可能引发严重后果。

    可,巧合出现了——

    一辆「铁砧」因为战争在即,加紧赶工,还未经过缜密检测便匆匆派上战场,实际上它的外装甲存在一处焊接缝隙。微波穿透这处连蚂蚁也钻不过去的缝隙,造成了「铁砧」主驾驶员的三级烧伤。紧急情况下,旁边一名低年资的士兵顶替了主驾驶位。他脑子可没队长好使。

    潮风令城墙外的地面常年滑如泥。「铁砧」飘移、打滑、失去控制冲向预定外的位置。“死就死啦!妈的!”这年轻的临时驾驶员眼睛一闭,把油门踩到底。

    结果没撞上城墙,反而撞上了翻车的另一辆「铁砧」,然后马上又撞上了第二辆「铁砧」,最后推着它俩继续前进。

    「升天盾」启动,将这三辆「铁砧」齐齐高扬。之前已经两次把150吨的大家伙掀翻,这一次竟然需要同时掀翻三辆,剩余电量急剧下降。恰巧于前两辆掀飞,而最后一辆离地时,「升天盾」最后一丝电力也耗尽了。结局就是——傻小子驾驶员「铁砧」一跃而起,狠狠撞碎了南端的城墙,甚至把车头插进了地面。

    南端城墙门户大开。

    没有任何一种人或装备是无敌的,「升天盾」也是如此,耗电量大就是个问题,它也有其功率极限,顶起450吨的重物它做不到。

    军令转瞬而至——苏沙军的大部分作战单位都调转车头,冲向南侧城墙缺口。赫姆兰提斯合纵军也同样如此,大规模中路部队转向左路。

    智慧过人的苏沙高阶军官识破了南城墙事件始末,立刻传达给北端的「铁砧」,严令立即效仿。

    本来,按常规作战思路,「铁砧」应该一辆接一辆的冲过去才合理,所以之前没人这么做,但现在,北侧有两辆「铁砧」推着翻车的另一辆「铁砧」齐齐冲向城墙。就和南侧发生的情况一样,这两辆「铁砧」未等翻车就压得「升天盾」没电,犹如跳远选手般疯狂砸向北端城墙。

    赢了!——有苏沙旅馆不禁握拳呐喊,然后竟眼睁睁的看见两辆铁砧插在墙上,离地三米,履带空转,颇为滑稽。

    北端城墙当然不可能被区区两两「铁砧」撞碎。粱柱是精钢的,特殊水泥里还密密麻麻穿插着无数的精钢单分子钢丝,是你亲自强化过的。撞过来十辆之后再说吧,如果苏沙现在还能剩下三辆的话。

    苏沙已经没什么作战单位了。

    最初大规模步兵跟随在各个车辆周围,形成机械化步兵团联动作战,但现在只剩下孤零零的有数的装甲载具在战场上缓缓靠近。本来指望两三辆「铁砧」就能解决赫姆兰提斯年久失修的破城墙,其余的四十多辆冲进合纵军阵营大杀四方,结果全都折损在城墙底下。浩瀚广漠的战场,苏沙只剩下单独一座「诗波昂」巨型移动堡垒,无伤状态,以及五百多辆「雷锤」远程火力支援车辆躲在最后方。

    “我曾以为……苏沙这么多天都在老老实实等待约好的开战时间。”——某个赫姆兰提斯无名小卒望着爬上悬崖的载具们,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转眼间发生了三件事。

    第一,

    当合纵军所有人惊讶的发现,苏沙一千二百辆「蛛式」轻型载具,从南侧断崖的瀑布里爬出来,攀着峭壁乍现于侧翼,所有人全都傻了眼。

    人人都知道苏沙并没有轻型高机动杏载具,所以没料到会把联邦的「蚁式」轻型载具改装成「蛛式」,依然沿用了无视地形翻越障碍物的强大机动力,尽管因改装技术不足把六条腿改成了八条腿。

    没人知道苏沙军究竟是从多久之前就已经埋伏在瀑布后面了。

    第二,「诗波昂」移动堡垒开路径直驶向中路。它打算撞开城墙,直接突入无人的中路阵地大杀四方,

    第三,苏沙的「雷锤」突然把火力全都集中到了我军南侧。由于城墙崩塌,防御网也荡然无存,「雷锤」果断把之前的远程炮弹改为电浆投射,并且为了提高精准度而迅速逼近中。一旦离近,它们能用多种炮击造成毁灭杏打击。

    战局基本上已经稳赢,苏沙展开了无法逆转战局的奇袭,然并卵。

    各路外国援军分部情况为:白夜公国在北侧,玉陶莞在中路,辐射海共和联邦在南侧。丽奈等一行人及寒谷风皆在较为安全的北侧,阿克屠卢斯陛下和大部分在中路,南侧基本上都是新兵们。你和伊露莎2已经易容,混在赫姆兰提斯合纵军的队伍里,位于中南两路之间。

    你掂了掂手里的「诅咒标枪」,把所有黑客技能各自叠加三次,一股脑注入进标枪里,其电脑病毒的威力爆表,反噬伤害甚至突破了护心铜镜的防御,令你承受轻微损伤。

    笑了,

    拿它扔什么不是一发解决?于是你把标枪扔向了

    A,「诗波昂」移动堡垒

    B,「蛛式」轻型载具集团

    C,「雷锤」远程火力载具集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