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3章:开局还不错

    ·

    苏沙军的最前排有一名普通士兵,隶属于「苏沙正规军」,虽然连个五兵领也没当上,但好歹也从军七年。他有个好听的名字,在苏沙土语里有着平安健康的寓意,至于具体叫什么……

    反正他马上就要死了。

    七年间他对待军事训练从未有过半分懈怠,成绩也始终保持在中上游。他已经得到暗示,如果首战告捷,他将跳阶直接升为二十兵领,当然工资也足够实现迎娶他邻家小妹的梦想了。

    每一位苏沙正规军的军备和训练都大同小异,他也如此——全身轻型动力铠甲,进行过防御增加、机动降低的微调整。铠甲胸膛配有小域磁力场,可以手动激活挡住射向上半身的金属弹头;双胯可弹射出高爆火药手雷,共计四颗;鞋底、后腰有折叠驱动轮,能以坐姿在平坦路面高速行驶。主武器是多功能步枪,可单手持握,短款但沉重,兼具对人彻甲散弹、中距全面型子弹、近距离电浆,同时能当作威力恐怖的榔头。副武器是盾——外层精钢铸造的厚板,中层秘银泡沫蜂窝状缓冲结构,里层是不仅坚硬而且防电防磁的特殊陶瓷。现如今,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能挡住多种攻击的盾牌才有意义。

    这种价格不菲却全军配备的盾牌是苏沙正规军的特色。

    同样是动力铠甲,轻型和重型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并非覆盖全身,也不密封。反正是陆战,也不必密封。头盔露着下巴底部,还有腰腹部、胯部、膝盖窝等处也稍微裸露着布料军装。

    这名士兵抬头看了看身边的庞然巨物。

    那是苏沙军移动堡垒级别的「天展」,高百米有余,大体上像座高科技城堡。厚重的外装甲不仅高度抵抗反装甲攻击,而且高度抵抗多种能量武器,最重要的,「天展」是一种旗舰型军事单位,完美无死角的保护半径两百米球形范围内的每一个友军,而且不怕钻地偷袭。

    如今他就置身于某种磁力场之内,炮弹、子弹都打不进来,电离束和电磁类也会被「天展」类似避雷针的接口窗吸走。

    而且他还在另一个名叫「粒幕」的旗舰级轻型车辆的保护范围内。敌军根本看不见他,尽管他也看不清对面远方的阵势,粒幕的黑色遮蔽力场也会稍微模糊友军向外的视野。

    最幸运的士兵莫过于自己——他曾这样暗暗侥幸。

    这场战争,苏沙总共投入了三座「天展」,五辆「粒幕」,因为造价实在高的离谱,尤其是前者,所以拿后者对前者进行进一步保护是合理军事考量。三个「天展」五个「粒幕」,在布局上意味着中央的「天展」同时受到两个「粒幕」的交叉遮蔽——而这名超幸运的士兵就在中央「天展」的脚边。

    他爹为了让自己儿子多一分活着回家的希望,砸锅卖铁,花了200金买了这个“最安全”的位置。实际上,他爹本以为有生之年也不必目送儿子上战场。

    结果,

    唯一报废的「天展」就是中央这座,牺牲最严重的区域也在它的附近。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

    以这名士兵的视角看去,最初,在赫姆兰提斯城墙之上“忽然亮起了一盏灯”。

    那不是开火的闪光,不是反遮蔽探测,不是投降的信号。于是,苏沙军方将寒谷风发出的微弱光芒视作「敌方打算宁死不屈,那我们就让他们全部死光!」,遂下发了进攻命令——和寒谷风发动攻击的时间几乎同时。

    两军相隔八公里,布阵非常非常的远。理由很简单,太近了白夜公国有一种远程火炮……实际上这种火炮覆盖范围为二十公里,五公里内更是精准到恐怖。

    苏沙全军当然会缓慢推进,毕竟各个作战单位行军速度有快有慢。

    这名士兵向前跑出十步之后,开始察觉事情有异。

    忽然,他的下巴皮肤传来一阵热辣辣的刺痛感。

    他偷偷环顾四周,发现其他人并没有事,以为是自己在「天展」和「粒幕」双重保护下,皮肤因复杂的力场而过敏。

    他悄悄的提高盾牌——按行军要求,苏沙正规军就算是急行时也要时刻保持盾牌竖立遮挡身躯,具体高度是将昂贵的塔盾离地十厘米稳住不变。但他仗着人多没人注意,提高到了离地二十厘米,挡住了脖颈。

    忽然周围的同袍开始变得骚动起来——大多数人都在抓耳挠腮,尤其是下巴底部的位置。他开始怀疑这是否因「粒幕」的力场故障导致大规模皮肤过敏。他听说过百年前「粒幕」投入实战时曾导致过大批友军呼吸道红肿,但据说已经改善了啊。

    突兀的惨叫!

    犹如暗夜的一道刺眼闪电,划破寂静而有序的履带声和步伐音。

    当他侧头看去,有人死了。

    死于闪电。

    准确来说是从「天展」履带外厚重的山铜甲板射出来的一道电离束,准确无误的击杀了最近的一名步兵,从侧面。

    这是他出生二十二年来第一次亲眼见到有人死亡。被电死的士兵竟然出现了反跳现象,就像被跳床弹起,弹起离地四五米。那个家伙看起来全身焦糊发黑,全身脱力……

    对,

    就跟他五岁的妹妹发脾气时狠狠摔在地上又高高弹起的布娃娃神似。令人毛骨悚然的旋转角度,尸体……竟然看起来和活人如此的不同。

    紧接着,周围的士兵陆续将盾牌高举,弯腰缩脖挡住脸,并开启盾牌内侧的同步视讯画面。然后,才有军官高喊道“敌袭!起盾!”

    盾牌内侧的画面有花白杂讯,头盔内的无线通讯也有佑音。

    “啊!”

    一阵剧痛传来!这名士兵立刻慌张的摘掉头盔。

    血?

    他立刻借助光滑的盾牌内侧检查自己的伤势——脸……少了一小块!

    满脸懵逼。他贴近盾牌盯着自己的倒影,发现左上金属假牙附近的皮肉全都没了!自己如今面容恐怖,鼻子斜下方包裹牙齿的皮肉仿佛被闪电击穿,整块直径三厘米的伤口不翼而飞,周围有一圈焦痕。

    剧痛这才姗姗来迟,越来越难以忍受。他明明打算攻陷赫姆兰提斯之后回去娶老婆呢,但现在却毁容了。治好要花多少钱?

    四个,

    十个,

    遭受「天展」外装甲放电现象而炸飞至半空的士兵陡然升为近百人。有些士兵牙齿打架的坚守在自己的位置,有的则仓惶逃离死亡中心却被军官于半途处决。

    百米高的移动堡垒,不知为何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了疯狂发散的闪电中心,其电离束的威力远远超过了步枪级别,绝对一击致死。

    逃也没有用,实际上越是逃走的家伙死得越快,因为他们放弃了举盾的姿势。跑着,跑着,突然哀嚎一声便扑倒在地。

    这名士兵脱掉左臂的铠甲,撕下来一条不料,紧急给自己的嘴打上绷带止血。这期间他蹲在了盾牌后面。

    刚用紧急止血喷雾剂喷在嘴上,却染上了更多的血。

    ——他身旁的五兵领突然爆炸了。

    爆炸,

    这个词在形容本次爆炸时的情形时是显得多么苍白无力啊!这名小军官从身体内部爆炸,碎得到处都是,整片行军队伍都被染成了红色。

    擦了擦自己的嘴,脸,和手上莫名贴过来的碎肉血浆,这名士兵只是说了一句:“啊……啊……”

    他拎起身上的一块肉片。军队有普及基础医学,所以他面前能认得出来,好像是消化道内壁,鬼知道究竟是胃还是肠。

    这爆炸的五兵领当时走出来盾牌后面,正在下发军令维持纪律。死之前,他曾痛苦的抱头弯腰。

    有不少人当场呕吐,行军被大幅扰乱。

    “敌袭!敌袭!全军举盾!——冲锋!”

    还以为是嘴太疼而听错了,他跟着大部队撒腿狂奔起来。从八公里外全速冲锋?前所未闻。但肯定没听错,因为所有车辆已经不再等待步兵团,而是扬起沙尘呼啸径直远去。

    我必须跟在「天展」旁边!

    ——不只是这名士兵,几乎所有士兵都在想同样的事情。因为白夜公国有一种平射达二十公里的怪物火炮,他们一旦脱离「天展」的庇护,就会迅速炸飞上天。

    战争开始了!

    他的视线被「粒幕」的黑色隐蔽力场妨碍,只是隐约能看到赫姆兰提斯合纵军正在向这边发射了大量炮弹和飞弹。在受制于天基武器的距地700米空限条约的情况下,飞机、炮弹、导弹技术大幅倒退,被「天展」完美的防御火力逐一击落。

    他是对的,必须跟在「天展」旁边,所以他开始使出全力奔跑,紧紧跟在庞然巨物的侧方。

    “快逃!远离「天展」!”突然有个百兵领边举盾边高声下令,然后被「天展」外装甲射出来的巨大闪电炸飞至离地三层楼的半空,噗叽一声落地。

    这士兵回过神来,

    才发现,

    「天展」旁边已经不剩半个步兵了,却貌似不肯善罢甘休般,电离束释放情况越来越猛烈。不仅如此,所有车辆都有不同放电的现象,甚至有的已经起火抛锚了。

    眼睁睁的,他眼前的两个同袍一起被电死了,却不是因为任何载具……仓惶之中,那俩人肩头稍微接触了一下。

    举盾!举盾!

    这是他唯一能清晰收到的军令,而最后一名高喊冲锋的军官已经变成了着火的人形木炭,所有步兵都弯腰低头躲在盾牌后面全速奔跑。

    而他盾牌内侧的视讯已经彻底报废了。报废前曾迸射出几道细小的电离束,就像短路似的。于是,他不是唯一一个盲跑的家伙,而是数千人之一。

    有的人跟他一样满脸懵逼吓得头发都立起来了,埋头瞎跑,而有的则把脑袋探出了盾牌外。

    然后停下脚步,

    用双手捂住鲜血直流的眼睛。由于扔掉了盾牌,那些人不久也变了碎肉血雾的来源之一。

    “什么和什么?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终于忍不住大声高喊,因为恐惧几乎要捏爆他的心脏了。

    “上头都说了,是敌袭啊!”

    “是什么攻击?定向核辐射波?合纵军完全丧失道德了吗?”

    “我他妈怎么觉得是大型微波武器啊?”

    微波?

    士兵听到自己的同袍这样猜测,满脸懵逼。那不是用来热饭的家电吗?

    很久之前北陆就拥有高杀伤型微波发射器了,有效射程两公里,但因为在空气中威力急剧衰减在加上装甲护具的科技进步,实际上在战场上的有效致命射程仅有百米。

    从***百米提升到八公里?扯淡呢?——这名士兵刚想破口大骂自己的同袍瞎扯,却不料刚才的对话就是最后的了。

    旁边的头盔发生爆炸,一块精钢材质的碎片飞了过来,直接插进貌似胡扯的同袍脖颈,切断颈骨,当场毙命。巧了。

    他站住在原地,盯着地上前一秒还在胡说八道,如今却只因为一块金属碎片而瞬死的同袍,脑海中变得一片空白。

    低垂下了盾牌。

    啊啊啊几声惨叫,他的肩头、胸膛全都想被马蜂蛰到似的剧痛。脱下铠甲,发现都缺失了小面积血肉,并且有焦黑的痕迹。

    后面的人推着他继续往前跑。

    死亡人数不断飙升。有的人因同伴之间铠甲放电而死,有的人因自爆成碎肉而死,有的人因为呕吐和腿脚负伤而被后面的踩死,有的人因旁边的车辆爆炸而遭波及。

    前进约一公里后,步兵团已经脱离了「天展」的庇护,而指挥系统已经因军官大量牺牲而混乱不堪。

    脱掉部分铠甲,身上军装冒着火苗的步兵比比皆是,他也是其中之一。周围因为合纵军炮火而死亡的人数也在持续飙升中。然而,他眼睁睁的发现,我方导弹几乎全部失灵胡乱飞舞。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跑向何方。

    「天展」肯定是追不上了,往后逃走又会被枪决,躲在坚固的车辆后方则会被电离束当场击毙,跟其他人扎堆又会死于铠甲之间的放电。

    他开始怀疑自己还能不能顺利回家结婚,他开始怀疑自己在战死前还能不能看见哪怕一名敌兵。

    全身是伤,感觉在止痛剂的作用下变得麻木,尽管本该是气管干涸炙热,尽管身上到处都是电离束的烧伤和横飞过来的金属碎片。

    在他的眼前……

    是一条「电火地平线」。

    每一个金属单位都在向周围靠近的友军散发致命电离束,无数车辆和步兵都处于起火状态。苏沙军的制服基调原本应是黄绿色,现在却变成了血红。

    武装载具受损还算轻的,但步兵团已算彻底崩溃。再也没有人枪决无数逃走的士兵,因为军官们也死得差不多了。

    混乱的军令中,他只能理解寥寥无几却彼此背道而驰的指示:

    A,撤退!立即撤退!退回最近的城市!

    B,向战场两端步兵团汇合!全速!

    C,所有人脱掉金属铠甲!决不能放低盾牌!

    D,向「铁砧」聚拢寻找掩护,它不放电!(铁砧为攻城用重型车辆)

    E,所有还活着的立即就近併入「诗波昂」兵团!(诗波昂为全能型移动堡垒)

    他随便选了一个。人生中最后浮现于眼前的是邻家小妹天使般的笑脸。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