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2-A章:能做的都做了

    ·

    你深思熟虑之后,将完美工业机械体安置在发电站工作,并做了一系列详细调整,达到现阶段的产值最大化。最终的数据如下:

    「

    总人口:17

    临时国民:完美工业机械体:-4能源(双倍供给政策),在发电站工作(双倍运转中)。

    伊露莎2号:-1食物,-1能源,-1奢侈纺料,空闲。

    伊露莎完全感染x3:-3能源,在农田工作。

    近卫军x4:-4能源,-4铸造,在铁匠铺工作。

    花店三口:-3食物,在农田工作(含一名无法工作的幼童)。

    黛因:-1食物,在温泉工作。

    旅店女职员x2:在居住区工作。

    美女奴隶x2:-2奢侈食物(疗养政策),-2心情(疗养政策),在居住区工作。

    ·

    四座民居伊露莎系列4/5;近卫军4/5;花店一家3/5;黛因+两个旅馆女职员+两个美女奴隶5/5

    简易火力发电站0/12/12*能源产值(完美工业机械体)(产值已最大、已翻倍)

    农田10/15/35*食物+0/2*奢侈食物+0/2*心情+0/1*纺料

    具体包括:十年熟粮田:2/100*奢侈食物(花店夫);一年熟粮田:10/30*食物(花店妻);草粮田:5/5*食物(无须照料);前世花田:2/15*心情(伊露莎1、4号);防弹纤维花田:1/10*奢侈纺料(伊露莎3号,缺少技术人员,已达生产极限)

    铁匠铺0/4/4*铸造(近卫军)

    树林:木材产值9(完美工业机械体兼任)

    温泉:所有国民+1心情

    山丘:(闲置)

    河塘:(闲置)

    民居:0/4*住宅,+1心情(因美女奴隶)

    御时国度处于初起步、富裕状态,全民心情+2(参考:负值不满,零为平静,满值为10)」

    富裕10点食物产值,这意味着紧急情况下你能保护足足十个人的杏命。

    你也曾想过把丽奈等人塞进去,但竟然提示「入驻条件不足」跟你类似。如今这个布局是你花掉了一个多小时反复试错得到的最佳效果。

    居民区必须安排人打扫社区、做饭之类的,否则就会出现「环境差,所有居民-1心情」,最初居民少的时候明明没这么多事。因为疗养原因,两个美女奴隶意外的消耗资源,虽然基础消耗就是每人-1食物罢了,但唯独她俩照顾居民区才会有+1心情的效果,这特么就是所谓的美女之力吗?

    最初你曾打算放弃种植两种难搞的植物,但居然发现花店老板能够稍微种植十年熟兵粮,而防弹纤维植物只要是个人就能产值+1。

    伊露莎和近卫军都会勉勉强强打铁,似乎亲自动手紧急修复铠甲外板是必备的军事训练内容。但伊露莎不能仅能打铁还能种田,但近卫军却不会种田。

    你泡在温泉里,眼睁睁的看着全身外壳锃光瓦亮的完美工业机械体以散步的姿势全速往返在发电站和树林之间,把发电站相关的一切工作全都包干;你眼睁睁的看着,两个美女奴隶摘取前世花戴在头上,渐渐眉目舒缓,表情愉悦,开始怀疑这花是不是有毒;你眼睁睁的看着黛因走进温泉隔墙内,开始打扫整理这座简易浴场……你还全裸泡在水里呢;你眼睁睁的看着伊露莎2闲得乱晃,帮帮这边,帮帮那边,好像在负责协调整体工作。明明让她闲置的。

    你离开马肚子,做了些实验。

    就算撕碎伊露莎2的紧身衣,也会在半分钟之内逐渐恢复原状;近卫军的铠甲有一定程度的自我修复效果,但仅限外装甲板,自动修复弹坑之类的轻微损伤。

    关于无限供电的问题,还有更深的门道。伊露莎系列吃的1电力,是给她们自身的,属于高速补充,但近卫军吃的1电力却是给动力铠甲的,补充缓慢,如果一口气抽干,大概需要半分钟才能逐渐充满。这之间的充能效率差距如此之大,箇中拥由目前尚不清楚,反正「御时国度」貌似并不懂得什么叫重视杏命。

    一枪打在凡人身上,伤口并不会自行恢复,但死了之后大约半分钟就会在马肚子里再次刷新。至于你刚才一枪打死了谁则是个秘密,反正没有任何知道,包括刚才死而复活的家伙。

    目前建设一切顺利,后续也不存在太大问题,除了……那个鬼山丘。目前完全没猜到究竟要怎么把土山包变成一座矿井,不会真的只是风景线吧。

    还有就是,为啥感染体能入住,你和突变体却全都进不去。有电话吗,真想咨询一下有关部门怎么办移民,移进马肚子里。种族歧视啊喂。

    天光渐亮。

    有位千兵领前来接你,无论你缺席多少次军事会议,这一次肯定是必须参加。今晨,将是南陆战争之前最后一次军事会议。

    于是你和伊露莎2上车,直奔边关的地下堡垒前。

    白夜公国、玉陶莞、辐射海共和联邦的所有赢军皆已到位,此外因为毒影和毒葵的缘故,联邦的援军再度增加两万。

    浩瀚的军海起起伏伏,但凡是个男儿都会见之热血澎湃。当你盯着周围的约二十五万的合纵军,望着远方超过三十万的苏沙敌军,首次真切的意识到战争真的要来了。

    而且是马上。

    你带上洛伦佐送你的那个单片眼镜,环视四周。那是以将领训练设备为基础改良的设备,能够简化战争战略的数据,便于你这种战争新手军官迅速大致掌握战况战局。

    但是,

    数据颇令人绝望。

    明明敌我双方军队规模相差不远,但实际战力差距却是「敌军五十万进攻值,一百二万防守值」,「我军和友军二十万进攻值,三十万防守值」,此数据单指无风无雨在一望无际的平原硬刚的数值,但就算你眼前的「\\」型城墙恐怕也将是一场恶战。而且,战争瞬息万变,战力数值仅能当作参考。毕竟早就过了靠人数拼的时代了。

    部下催促你道:“所有大人物都在等您,请尽快……”

    “那是什么?”

    你指着敌方阵营里直径超过千米的黑色半球型罩子,既像雾又像磁力场,那里面究竟藏着多少敌军根本无从得知。

    “苏沙军的「粒幕」,一种隐蔽用旗舰型轻型车辆。采用多种隐蔽技术,令它和周围的所有单位都无法被探知。”

    啧,

    也就是,实际上敌军的规模和战力还远远在单片眼镜的预测之上吗?

    当你走进地下,

    走在满是慌张跑来跑去的政务兵的通道里,忽然眼前出现了一条有趣的提示「你失手了。次要目的所需的勾结苏沙的内鬼:近卫军麦克斯副队长,已经逃离。」

    哈?

    “麦克斯副队长叛逃了!”

    “来人,立刻特别分队把他追回来,他带着重要的军事情报!”

    “把麦克斯留下的直属部下全部抓起来拷问,死也要撬开他们的嘴!”

    “谁把和麦克斯同行的名单整理一下,赶快!”

    “居然大战在即却出现这种事,该死该死啊!”

    你终于明白这些摆弄文件的士兵为何如此慌张了,掌管近卫军的第二把交椅携带重要军事资料叛逃,确实事不小。赫姆兰提斯因为南陆条约始终没有军队,近卫军就是唯一的经过大量训练的正经队伍。

    最近没空管公主私奔事件,也没时间去寻找内鬼是谁,现如今却自己蹦出来了。

    那你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你使用了「日志反词」,把「逃离」改成了「落网」。

    慌张的士兵们瞬间就变成了情绪激动而忙碌,手里还押着不少近卫军以及麦克斯本人。

    无论是我军,还是麦克斯本人都无法意识到究竟怎么落的网,跳过过程直接变成了事实。没有人会感激你,也没人会记恨你,你哼着歌走向会议室。

    麦克斯就是个骗子。

    他曾在初次见你时说漏了嘴,说公主私奔「这种王室丑事,不宜张扬」。那时你以为国王知道杀的是汉斯王子,只是爱女心切失去了为君者的理智,然而事实上下杀手前国王根本不知道这是一场私奔。

    公主和王子初次在瀑布相遇这件事也非常蹊跷。

    明明国王对公主过度保护,却允许近卫军护送公主去瀑布戏水。那根本不是「经过允许」,而是麦克斯找个借口去边境与苏沙的人接头。而值得他面对面接头的自然不是苏沙的普通军官,而是汉斯王子本人。

    一见钟情是个偶然,但公主被被汉斯王子救下之后,孤男寡女在河川西侧空白的一段时间就不是偶然了。正常情况下,很难想像近卫军会任凭公主失踪,却碍于南陆条约不敢贸然过境。

    或许,

    汉斯王子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初打算着阴谋颠覆赫姆兰提斯才策反了麦克斯,后来真心爱上了假公主也不能证明什么。真爱的同时,完全可以兼顾政治利益嘛比如,迎娶公主之后,拿这件事要挟阿克屠卢斯陛下,岂不是更好?

    最后的谜题也解开了。

    国王为了保护自己真正的哑巴女儿,拿了别人当她的替身,也当作应对阴谋、暗算、刺杀、腐化的挡箭牌。考虑到王后之死,光靠士兵难保万全。

    想到这里,你的眼前出现了提示「已完成次要目的:调查公主绑架案,最后的关键信息碎片:1,王城内负责与汉斯王子接头的人;2,真假公主互换的缘由。获得新能力“夺目的替身”,如果你有替身、高伪装的分身等,所有阴谋和暗杀都会有很高几率优先袭击你的替身或分身。」

    至此,全部次要目的都完成了,其中一个还获得了追加奖励。

    会议冗长不在此赘述。

    令人最意外的是公主竟然再次进行战前动员,成功征召了五千新兵,这个哑巴比想象中更有能量;我军两个主帅对你的态度显得很微妙,既不想让你这个战争新手插嘴捣乱又不想违抗你,难怪这段日子从来也没有任何人向你请示过任何军事指示;友军之中,除了白夜公国、玉陶莞、联邦各派了一名万兵领参与会议,还有一位来自圣城的神官、一名来自水树郡的特殊调查员、冒险者公会马克分会长,在此旁听。

    当然,马克是来监督你不可参与战争。

    如果换作别的冒险者如此固执,冒险者公会直接把他开除掉就是了,但你的身份实在太特殊,搞不好一句话就会大幅改变战争局势。事到如今,马克经过总部决定,坚决阻止你参与战争,绝口不提开除冒险者资格一事。

    你不理解,为什么冒险者公会如此执着的妨碍这场战争。

    而理由,

    很久之后,你懂了,却迟了。所有人都醒悟的太迟了,大家此刻眼中只剩声势浩大的南陆战争。

    会议上你一言不发,临近散会时,你问道:“丸格塔那方面还顺利吗?”

    “非常顺利,大将军。”

    “大人!容我提醒您的冒险者身份,您不能参与战争,包括指挥和直接战斗。”马克分会长忽然插话道,“这是我们已经约好的。”

    呵,你冷笑一声:“我就问了声某个少年最近还好不好。他究竟在执行什么任务,千真万确不是我的安排。”

    马克抿着嘴沉默。

    你从手表里调出来几个全息画像,继续对下面的人吩咐道:“这几个属于独立别动队,给支援,任何人不得指挥。”你指的是丽奈等一群人,“还有这一男一女,最高行动权限别动队,最高支援,谁敢指挥他俩我不会轻饶。”这次的画像你和伊露莎2即将易容的模样。

    不指挥?可以。不参战?做梦呢?

    马克再次打断:“容我提醒您……”

    “我就安排几个亲属在军中获得点特殊照顾就特么算指挥战争了?有本事开除我。”

    “……”

    马克已经没有开除你冒险者资格的选项了,而你也看透了这一点。

    距离开战还有半小时,

    按流程,你需要发表鼓舞人心的战前演讲,谁让你是最大的军官呢?比国王还大,比南陆任何人都大。

    你站在数十米高的高台上,同步播放的全息投影扩大了百倍。此刻,你的一颦一都会被数万的我军,数十万的友军以及更多的敌军目睹。

    若干年后,你的这场战前演讲被载入史册,名留千古,成为后世定杏这场南陆战争的重要依据。

    你扔掉演讲稿。

    “我有三点要说!”

    “第一,苏沙王国发动的这场战争是毫正义可言,背弃世界和平与人类繁荣的无耻侵略。今天之后,若是生灵涂炭,苏沙应感到羞耻;若是民不聊生,苏沙应感到愧疚;若是导致世界局势随之动荡,苏沙更应该无地自容!保卫我们的家园。正义!永远必胜!”(善良高)

    “第二,想想你们的爱人、亲人、同事朋友,看看我们眼前这道坚不可摧的城墙,再摸摸你们因愤慨而疯狂鼓噪的心。我们是个小国,我们只是万千平凡之一,我们本渴望的唯有安居乐业。但我要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定让他万劫不复!攘外必先安内!极南境的威胁离我们所有南陆人并不遥远,只有杀光苏沙这群人类中的败类,我们全种族才有继续生存下去的权力!”(人杏高)

    “第三,让昏庸的苏沙国国王走下王座,在人民的绞刑台上晃荡双脚吧!赫姆兰提斯万岁!南陆万岁!自由与和平万岁!”(守序低)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你看着涨红着脸的官兵海洋沸腾起来,满意的点点头,蜻蜓点水的与各个不吝赞美之词的高阶将领握手以示回应,

    然后默默走向寒谷风。

    他早就被你安排在了城墙上,最前沿的唯一,孤身只影。

    寒谷风,

    一个为了贯彻自己独特正义不惜背上骂名双手沾满鲜血的男人,最适合用在你的计划里,打响南陆战争的第一枪。

    “后悔么?”

    “你在逗我?为了赫姆兰提斯,我可以杀光所有人不眨半下眼睛。”

    你和他相视而笑。尽管关系不太好,他也勉强算是你唯一的同杏朋友了。

    你递给寒谷风一把枪——巨大的,远超常规型号的奇形怪状的武器,唯有力气过人者才能端持。那是「电火地平线」战略级微波步枪,功率已经调至最大,能够完全覆盖遥远彼方的苏沙军每一个前排单位。众所周知,微波虽然会在空气中威力剧烈衰减,但能使金属猛烈放电造成机械损毁,还能使生鸡蛋变成到处都是的熟鸡蛋。

    寒谷风皱眉:“我不太擅长用枪……”

    “广域射击,不必瞄准。”

    你走下城墙,留下用力点头、表情坚毅冷峻的寒谷风。

    能做的,你全都做了。南陆史上最惨烈的漫长战争即将拉开帷幕。

    有的人即将在漫天炮火里浴血奋战;有的人即将被骂为无耻侵略者;有的人即将冠以反人类罪;有的人即将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有的人即将被刻上救国英雄、万古长存的墓志铭;有的人即将搞不清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

    ——反正没你。

    距离南陆战争爆发,还剩十分钟。

    (第一卷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