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0-C4章:沉睡王子

    ·

    你选择了亡灵使的方式,大大方方的乘坐地铁。或许途中会出什么小插曲,凭亡灵使的本事应该能大致摆平……吧。重要的是你的一句话,平定了突变体之间的争执。

    然后途中你和伊露莎2下车,前往地图上标识的相当大的教堂。就算共和联邦有多么喜欢胡乱改建,这种大型重要建筑物是不会轻易搬迁的,至少在半月内不会。

    共和联邦的主要宗教仍然是七夜神教,就和世界上大多数地区一样。

    出地铁站,

    步行十分钟,

    顺着人流逐渐变多的方向,你和伊露莎2很快看到了一座样式仿古却异常宏伟的巨大建筑物高逾百米,占地超过两座大型足球场,夸张的门扉不仅有神圣感十足的碎花玻璃,堪称艺术品,而且门的本身就像是给巨人准备的。在这座教堂面前,任何人类都显得如此渺小。

    你俩来的正巧,这里举行着一场布教类型的小型演讲,来的信徒不多不少,没多到你们挤不进来也没少到会令你们显眼。周围人们的气氛与寻常路人不同,眼中焕发着炯炯希望,表情严肃。

    仅限入教者可入内。因为周围没有政府方的卫兵,于是你和伊露莎2都解除了易容,出示了证明。你是2阶教徒,伊露莎是1阶信徒。

    很快,你便明白为什么进入教堂聆听布教这种事,居然还要限制。因为,讲话的辐射海共和联邦境内唯一的主教。

    他看起来像个接近六十岁的慈祥老者,两只眼睛赫然是机械改造物,胡须刮的很整洁,身形微胖,稍稍弯腰,身着一袭如夜漆黑的主教法衣,胸前有五颗如璀璨星辰的宝石,那正是彰显着自己的地位,5阶主教。这个世界的金属矿物异常丰富,但其他诸如宝石、碧玉等矿物就少了。

    主教正在演说到有趣的地方,于是你领着伊露莎2找了个靠前的位置,坐下聆听。

    或许教义已经讲完了,现在说的是一个小小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位国王派自己的儿子出海远行,到另一个国家去寻找一颗非常贵重的珍珠。王子肩负着使命,不远万里,劈风斩浪,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但是,他被人下了毒。

    从此王子忘记了自己。

    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自己的使命,不记得自己来自何方。从此王子陷入了沉睡,无法醒来。

    但国王却记着自己的儿子,不断的给王子写信。一封、一封又一封,然而王子始终未能醒来。

    或许主教还说了很多其他内容,但你却只在乎这个小小故事。当布教结束之际,你走到高台追上了主教,询问那个沉睡的王子最后究竟怎么样了。

    七夜神教有自己独立的武装力量,名为夜辉追审会。几名夜辉兵穿着雪白无暇的棉布罩袍,向前一步,手按在了刀剑和枪柄上。罩袍之下是精钢的轻型动力铠甲。

    主教对你笑了笑:“你在乎这个故事,是因为觉得自己也忘记了重要的事情,正在沉睡吗?”

    对于这个问题,你一时没能回答上来。感觉上应该是什么都没忘,但同时,其实你什么也不记得。真的,不知为何,你相当关心那个王子最后有没有醒来,是怎么醒来的。

    你递给主教一封信,那是3阶传教士「瑟曼」给你用来拜见白夜公国主教的,也不知道给这里的主教管不管用。

    “原来如此,是瑟曼啊。”主教看完信,态度亲切了许多,对你伸出手,带着你和伊露莎2一同走向教堂的后面,夜辉兵们也卸去了警戒。

    有些事是你后来才知道的瑟曼作为传教士,尤其是狩猎高端人士、能人异士、优秀人才入教的方面相当能干。瑟曼的一封推荐信就意味着,你对七夜神教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教徒。对此,无论是哪里的主教都会对你刮目相看,尽管并不了解你。

    能够成为主教的家伙,没有点神奇的亲和力是当不久的。你眼前的主教就有。

    “不介意我现在稍微调查一下你俩的事情吧?”主教微笑着握着你的手,如此问道。介意其实也没用,科技越发达,情报就流传的越快,主教当然会去查。

    你点头之后的一分钟后,夜辉兵就附耳对主教低语。调查的好快。

    主教望着你,说:“升3阶传教士需要小小的笔试,以及主教级别的亲自面试,但首先,请先接受一下「阵营鉴定」。”

    阵营?

    说罢,一名夜辉兵用怀里抱着的仪器将你和伊露莎2扫描一番,随即汇报道:“主教大人,寡言大人的阵营鉴定是「人杏7,善良7,混乱6」。伊露莎大人的则是「人杏4,邪恶3,守序6」。根据法典,寡言大人符合升为3阶传教士的基本条件。”

    “嗯。”主教握着手中比他还高的权杖,用分不清是满意还是颤巍的方式点了点头。

    你惊讶的盯着那台阵营鉴定仪,开始伸手摸向钱袋:“如果不是稀有物品,无论多少钱让给我一台吧。”

    呵呵的,主教笑出了声,随即示意旁边递给你一台。

    “多少钱?”

    “大人适当给我教捐赠就好,这东西不卖的。”

    适当?

    于是你给了旁边夜辉兵与给瑟曼时一样的金钱,50金。不知道是贵了还是贱了,一台扫描仪50金应该足矣吧。

    主教用正在看某种非常有趣的事物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你:“那么,请跟夜辉兵们去笔试吧,如果能通过,我们面试时再继续沉睡王子的话题。失陪,我需要先去完成某些重要的仪式。”点头示意之后,主教转身离去,貌似心情很好。

    你把阵营鉴定仪交给伊露莎2,然后去考试,

    然后5分钟答完回来了。

    对于一个过目不忘的人来说,这些题目过于简单,五分钟是你握着原始钢笔在纸质答卷上解题的时间,如果是机答题1分钟就搞定了。

    当你交卷走出特别的小礼拜堂时,夜辉兵的表情惊愕不已,因为考试时限是九十分钟,就算快的也需要半小时……五分钟全部答完是什么鬼?

    伊露莎2对你微微鞠躬:“主人辛苦了。”

    你把答卷交给夜辉兵,但他们却连连摆手,解释道:“不不,大人。传教士的考核只有主教级别才有权过目,我们甚至无权转交。请您跟我们来,亲自交给主教大人。”

    很多宗教都是制度森严,讲究繁多的,这里也不例外。或许是担心经过他人之手会有作弊嫌疑吧,毕竟若出现一个不称职的传教士会给七夜神教引来很严重的恶果。

    也好,

    反正迟早要面试,顺便问一下故事的结局。于是,你俩跟着夜辉兵们沿着玉石吊顶的回廊,走向教堂的深处,主教忙着举行仪式的所在。

    在教堂的地下室里,你推开门,亲眼目睹了一场不应公之于众,但也算不上绝密的神奇仪式。

    昏暗的地下室里,摆着蜡烛、熏香等看似很迷信的物品,然后有一台巨大的设备立于房间正中央。有一颗金属圆球垂在一具尸体正上方。

    “迷失的灵魂啊,回来吧,暂时离开我神身边,与你的家人做最后的告别!”主教晃动着丝缕凌乱白发和手中的权杖,与此同时金属球射下一道电离击中尸体。

    白光炸开,

    二十多名教徒以圈形围绕在仪式外缘,在那之内有一名少妇和为懂事的幼童凝望着……渐渐吱吱嘎嘎坐起身的尸体。

    “爸爸!”幼童扑进尸体的怀里,少妇声音哽咽解释说爸爸只能短暂返回,有什么想要对爸爸说的话必须抓紧。

    尸体满脸茫然,看了看妻儿,似乎勉强理解了现状,淡淡的说了一声:“我对不起你们,太不小心了……”

    “没事,没事。”少妇擦着泪水,反复摇头。

    尸体摸着幼童的头,嘱咐后者如今已经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要负责照顾好妈妈。一家三口的离奇的告别仪式时间并不长,一分多钟而已,然后尸体缓缓躺下,不再移动半分。

    主教停止了身体的摇晃,双手扶着权杖,慢慢转身看向你:“怎么?改主意了?”

    “不,我答完了。”

    笑了笑,主教单手接过你的答卷,看到一半便笑容渐渐从脸上消失。最终,他把卷纸小心翼翼的叠了两次,放进自己的怀中,一对机械眼诡异的眨了眨,盯着你默不作声良久。

    “……全部正确。你不仅把我教的全部教典都背过了,而且还具有正确且深远的独自见解,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夸奖你,还是夸奖找到你的瑟曼传教士了。”

    “过奖。”你点头示意之后,继续把手伸向腰间的钱袋,问道,“这个还魂机多少钱?一并让给我吧。”

    主教听罢一怔,随即哈哈大笑。

    这个还魂机数十万金,不是普通个人能够买的东西,买了也无权使用,否则会被七夜神教冠以异端罪追审。你实在没想到竟然价格如此昂贵,而且律法还不允许使用……不过仅仅能还魂一分多钟罢了。

    主教似乎心情很好,带你离开地下室,来到稍微僻静之处,让旁边的人抱来了一个两只手能捧得住的机器。

    “这是?”

    “小型的还魂机,耗能效率更低,时间更短,而且还无法将死者本来的灵魂召唤回来,所以又名「留魂机」,只能让去世一分钟之内的死者的灵魂短暂留在遗体内。如果你能顺利成为3阶传教士,这是你权限内可以使用的设备。”

    啧了一声,你不太明白这破玩意就算入手了又能干嘛。

    主教解释道,比如有人被一枪击中心脏,你就可以用这台「留魂机」让死者多说几句话,比如「凶手其实是谁谁谁」或「我的宝藏全都埋在了哪里」之类的。

    你皱眉,

    然而,这东西依然没有任何卵用。不过既然是白送,不如收下,以后偶尔拿来玩吧。

    主教和你有些一见如故,在回廊和庭院里边走边聊,绝口不谈面试一事,但你渐渐察觉到了其实这场闲谈就是面试本身。能当就当,不能当也无须强求,于是你只也当是闲聊,没有任何压力。

    七夜神教的分阶共七阶:1阶信徒,2阶教徒,3阶传教士,4阶神官,5阶主教,6阶执行大主教,7阶教皇本人。因为6阶、7阶实际上各自只有一人,也没有升迁的先例,跟你有关最高就是到5阶主教,负责一方国家的所有宗教事务。

    伊露莎2和几名夜辉兵稍微保持距离,始终默默的跟在你们后面。

    闲聊终于扯回了沉睡王子的话题。

    “最后爱子心切的国王派来的大量军队,跨洋渡海,找到了沉睡王子。而那时,王子就睡在海边,海里就是要找到的珍珠,近在咫尺却视而不见。国王放弃了珍珠,将王子带回了国。当王子回国的一瞬间,什么都想起来了。”

    “……”

    简单的故事,凭主教的口才变得津津有味,但撇开装饰杏辞藻,故事本身的结局实际上并不怎么样。难怪主教没有于布教时讲完结局,还不如不讲的好。

    主教微笑望着你,等待着你听完故事的回应,他知道,你这副表情一定是有什么想不通。

    确实,对于其中一点,你始终无法理解:

    A,既然国王能自己率军渡海,干嘛非要派王子去找珍珠?(伊露莎2增加独立行动力,代替你执行第二选项时效果更佳)

    B,既然珍珠就在旁边,为什么国王不把珍珠和王子一同带回去?(伊露莎2尝试提高自我价值,非战斗方面)

    C,下毒的是谁?有什么目的?为什么不杀王子,也不把珍珠藏起来或偷走?为什么不喝解药就能醒?(伊露莎2进入成长期,战斗方面)

    D,「沉睡」这个字眼太模糊了。究竟是真的躺着睡着,还是失去了记忆……亦或是王子只是不愿意醒来?(伊露莎2增加只在乎你的思维倾向,大幅抵抗杂事干扰)

    主教的笑容变得难以用形容。

    他握住你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来到地表有段时间了,在你眼中,混沌究竟是什么?这是最后的考核,如果你想清楚了,可以给我寄信。”

    不必寄论文,现在就能回答主教。

    A,同样是打破禁忌,有些人打破禁忌寻求爱情,有些人打破禁忌寻找财富,有些人打破禁忌寻求立场,有些人打破禁忌寻求正义。他们全都失败了,却皆成就了某个人的职业、资源、苏醒与荣耀。混沌是,机遇。(偶尔,你能在忽悠敌方时多一个铤而走险的选项)

    B,同样是违背陈规,有些人将会成为族长,有些人将会掌控商盟,有些人将会升为将军,有些人将会重返王位。因为某个人的一句闲谈、口头约定、随手点名与沿途寻找。混沌是,起源。(偶尔,你能在忽悠友方时多一个非常规解决方案)

    C,同样是流落他乡,有些人苦苦挣扎却精于立身,有些人陷在底层却如鱼得水,有些人千夫所指却踌躇满志,有些人迷茫彷徨却不停半步。总有一些人杏本质无法被地域律法道德敌我所遮蔽,是金子无论困在哪里都会发光。混沌是,本质。(偶尔,你能在忽悠同教人士时话语权相当于+1阶,即偶尔,你的决定等同于4阶神官发言)

    D,同样是宿命缠身,有些人毅然倒戈活出自我,有些人却惶惶唯命不知为何,有些人用纤细玉手去抓住渺小机会,有些人于宝座咫尺之遥却等待任命。命中注定某个人会囚禁在下水道终生,如今却立于十万人之上。混沌是,真我。(偶尔,你会动摇非同教者的信仰,使其降阶,并逐步靠近七夜神教1阶信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