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8-A1章:来的正好

    ·

    之所以「银月级诱饵发生器」在黑市销售,是因为实在太危险,只有疯子才会拿来用。

    或是艺高人胆大的家伙。

    咔哒,

    你按下了「诱饵发生器」的开关,放在桌子上。用纳米机械体做一个出来很简单,在任何银月级杀过来之前撤退更简单。你看向花店老板一家三口:“说好的前世花呢?”

    老板擦干泪水,一拍脑门:“差点忘了!”说罢从里屋暗格里翻出来一盆紫蓝色的盆栽花卉,还小心翼翼的用营养薄膜整个包住。

    递到你的手里。

    你歪着头盯着这个好不容易入手的,价值5000金的奇妙植物,心里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你向老板和掮客的首级再次确认,这种花使用方法竟然必须靠鼻子去闻。叹气,也不知道搞来做什么。

    “赶紧离开这里,越远越好,我可不希望白救了你的妻儿。”

    “正有此意!大人您是我们全家的恩人,您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我不缺园丁,而且我没有施恩,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挣来的。”

    “大人您真是幽默。换个思路,假设我只要有足够的钱就能救治妻儿,但我没有高薪的工作,但您给我了一份高薪的工作令我靠自己的劳力救活了妻儿。您说,这是靠我自己,还是您的施恩呢?”

    “……”

    总之这一家三口表示跟定你了。辐射海共和联邦的旅程,队伍越来越人多。

    事不宜迟,

    你带着所有人转移到了两条街外,这个距离既不会被殃及,又能观察到是否真的有银月级被吸引而来。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失声尖叫,平民们惊慌逃窜,鲜血飞的满天都是。

    听不到枪声。很快,足足三十具银月级从西南方狂奔而来,杀光了遭遇的每一个无辜路人。街道的地板本来是青色的金属,如今像是被血洗过。

    你见过银月级,

    但没见过这么狂怒的银月级。队伍分成了前后两截,因为前半部分全程开着「锐风疾行」技能高速突击,既像从没吃过肉的饿狼闻到了腥味,又似杀父仇人近在眼前。以前从来不知晓,原来极南境的机械体也有情绪。

    你问向怀里的首级:“你是沟鳄的祭司,知道那个方向有藏身处吗?”

    “有的,主人。”

    行,

    你没去招惹这群发疯的银月级,看了一眼天空中停止盘旋,逐渐飞向这里的小号机械龙,果断跑向银月级们来时的方向。

    呃?

    忽然你站住脚,惊讶不已,甚至以为自己的上帝视角看错了!

    休·贝金赛尔竟然跟在银月级的后面,迈着衰老的双腿,气喘吁吁的追赶却始终追不上。

    最终,休双手扶膝大口喘气,自言自语说道:“算了,我还有很多……”

    说罢,

    他消失了。从视觉效果来看犹如化作一道闪电,直升天际。或许,那就是贝尔斯说的「量子传送」。

    休?为什么休和这件事有关系?你抬头看了看小号机械龙,它也脱不开关系。

    你把两个妻子搂在怀里。

    “你们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但等价交换吧。”

    两女点点头。

    你们的婚姻关系刚刚建立,说什么爱和感情都是瞎扯,仅仅能视为某个良好关系的开端罢了。

    你对毒影说:“只是推测,但我有足够可信的依据洛伦佐从掮客手里买了地下城,并冒着杀身之祸的风险赚黑钱,然而并不顺利,所以他只能卖掉产业来紧急凑数。这笔巨大的生意有严格的时间限制,所以洛伦佐才如此心急。我这有两条无法坦白的情报,结合在一起能够推断出「有人卖给洛伦佐一个价值连城的珍贵货物,令后者无法抗拒诱惑。」”

    “是什么?”

    “考虑到洛伦佐卖掉产业的时间和尾款付清的时间差,可能这是个需要花大价钱买来,然后还要投入更多资金去建设、运营的的庞然巨物,绝非能抓在手心里的小玩意。”你看了一眼身旁的洛千城,然后对毒影继续说道,“我知道的全说了,该你。”

    毒影摸着下巴陷入沉思,似乎完全没有料到你真的会坦白。

    “等价的情报……那我也说洛伦佐的。听说洛伦佐变卖产业,他两个哥哥说「洛伦佐突然变得对于成为家主相当积极,频繁问候父亲和“奶奶”」,明明成为家主会丧失永生计划,根本得不偿失。他俩曾委托我调查洛伦佐是否在联邦境内有其他异动,而我的调查结果,只能告诉你「洛伦佐近期大量收购过生命精华,和生化用科研设备」。”

    “生命精华?从人命提取的那个很贵的东西,做什么用的?”

    “常识啊。恢复青春、高阶生化实验、顶尖急救药物的配方之一,这些都是用处。”

    ……?

    洛伦佐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需要恢复青春?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毒葵那边的情报。

    你对毒葵说道:“现在回答你的问题我的神技「简述反词」,将玉陶莞境内的母级地下城核心,从「不能一并摧毁」改成了「能够一并摧毁」所有子级地下城。至于速刷,嘛,我一路打穿了地板,绕过了绝大部分BOSS,直取核心,当然快了。”

    毒葵睁大了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打穿……地板?你知道那地板是特殊的吗?”

    你拍了拍腰间的剑:“我的武器也是特殊的。刚才没认真跟你们打,否则所有联王全都得死。”他们真的应该感谢南陆战争即将爆发,你还用得着这些联王,“说完,该你了。”

    毒葵没有过多纠结神技问题,因为就算追问下去其实也很难完全理解。

    她看了看远处的血腥骚乱:“我家亲爱的是个爽快人,我也直说了如今毒祷从高空坠落,已经被部下送去急救了。”

    “哈?为什么。”

    “你应该问你自己。毒祷之前在半空中疯狂的频繁瞬移,寻找你的踪影。瞬移连用其实也能达到类似飞行的效果,但突然全部超能力都失效了,直接从天上摔了下来,幸亏被下面的建筑物突出物缓冲才没死。她是肉身,亲爱的,你不能玩我的朋友。”

    ……

    应该是「略化归源」差点搞死毒祷,你至今仍未能完全掌握这个神技的生效机制。

    “毒月现在心智不太正常,看起来有点……呃,返璞归真是智商变低也不贴切,但行为举止确实变得有些天真了。不顾部下劝说,擅自出走中。”毒祷指了指天上,“你看到的就是毒龙。我最初以为你是装傻,但看来你还未能掌握这种神技。我和毒龙认识时间最久,这种颜色、体积和型号正是它最初出厂的模样。它引以为傲的铠甲和巨体全都被你抹除了,就跟我家小影一样。”

    所以,毒龙才没有喷射更致命的核辐射波,而仅仅是烈焰吗?

    “并不对等。”

    “还有。”毒葵继续说道,“毒龙背叛到了……”

    “极南境是吧,我知道。”

    毒影听罢咦了一声,揪着毒葵:“你为啥不早说?”

    “因为我无力解决。说出来你们必定联手杀毒龙,核弹爆炸,联邦重创。不说,它还能装模作样和我们共同抵御极南境,尤其是其他敌人。”毒葵甩开毒影的手,“凭你们,能活捉毒龙?能取代毒龙的统治力?我不可能告诉你们的。”

    毒影沉默。她或许能杀死毒龙,但也将引发核爆。糟糕的是毒龙绝不会离开联邦境内,这才是最棘手的问题。

    毒葵继续回答你:“还有,掮客的幕后是毒龙,而毒龙的幕后是一个背叛到极南境的白发老迈男杏纯人类,把「皮非特级」转卖到赫姆兰提斯是极南境更高层的深远战略意图,绝不是为了赚钱,它们没有货币概念。”

    你不由轻笑几声,觉得毒葵越扯越跟真的似的,简直天方夜谭。

    毒葵伸出四根手指:“四万,这是我植根在联邦境内的分身数量。这不是推测,而是全部亲眼所见。如果那个白发老人站在我面前,我马上就能认出来。”

    “够了!”

    忽然你勃然大怒,让毒葵闭嘴。你不想再听她瞎扯淡了。这个答案你隐约察觉到了,却难以直面。

    这个世上,你有两大天敌。持有专杀机械体神技的贝尔斯·贝金赛尔,以及创造你的休·贝金赛尔,你不禁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得罪了这个家族,鬼缠身啊。贝尔斯是个魂淡,如果有机会你可以毫不犹豫的弄死他,但休……

    休,

    他可是令你苏醒的人啊。不说犹如生父,也至少有创造之恩,如果你要与休为敌岂不是大逆不道。

    心里乱七八糟的,

    你们一人西行,沿着掮客首级的指路,在一处毫不起眼的井口进入下水道,东拐西绕之后来到一堵砖墙的死路尽头。

    按下开关,开启暗门。

    你身后的其他人闻到了血腥气味,而你看到了视线不可及的燃烧火焰、及无数尸体。

    这里就是沟鳄无数藏身处其中之一,墙上画满了诡异的图腾,空气浑浊,尸横遍地。大多成员并没有穿衣服,据说沟鳄成员平日里基本上都是裸体,他们也有自己独特的科技文明,虽然不太发达。

    毒影恢复了机械身躯。

    她大约是从进入井口之前开始逐步恢复,不到暗门时就全身变成了最初的模样,俨然钢铁女武神。她抱着自己的狙击枪和匕首亲了又亲。

    取消神技之后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才逐渐恢复机械身躯,复原速度也比消失慢上一倍。

    毒影使用了「灵魂感知」的新技能,效果类似于你的上帝视角,能够在比你更广阔的范围内感知具有灵魂目标的轮廓。所以,当初才能够准确命中你的额头和心脏,但其实根本没看清你的脸。

    当然,毒影也能比你更先看到四名银月级,正端着喷火器,焚烧……培育前世花的温室。

    正如传闻一样,银月级杀光了挡路的沟鳄成员,却没急着弄死其他活口,反而优先去焚烧前世花。

    “杀?”

    “当然。”

    毒影憋了很久了。虽然恢复了血肉之躯有些新鲜,但弱鸡的感觉其实很憋屈,所以毒影大开杀戒,眨眼间狙爆了所有银月级。一颗颗昂贵的子弹在你的上帝视角里反复弹跳,精准击中机械体的核心能源炉,堪称艺术。

    当你们赶到时,一切都迟了。前世花已经烧得一朵不剩,连你的枯枝神器也不可能复原了。你从花店老板处入手的,已是最后一朵。

    心乱如麻,不好的预感不断在你胸膛里盘旋上升,几乎要冲破喉咙嘶吼出来。

    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来的不早不晚。

    总共四米高的地下室内,竟从天而降闪电集群。光芒之后,二十具比大街上见过的型号更新的银月级凭空出现,然后缓缓开机。而在这群煞星中间站着的是休。

    你惊讶的看着他,他也惊讶的望着你。

    始料未及的遭遇。

    以休的视角,他正带着银月级摧毁沟鳄藏身处,突然,这群机械体全都失控了玩命的跑了出去。休怎么也叫不回来,未免出事治好拖着年迈的身体追出去,但最终还是跟丢了。无奈之下,治好独自用量子传送撤退。

    反正还强行留下了四具银月级,烧光了前世花。

    此时,休突然得到沟鳄藏身所里,有人杀光了银月级。他大感不妙,于是带领更厉害的部下再度传送回下水道。还以为是谁在捣乱,竟然……是你。

    “就是他!”毒葵指着休说道。

    休正努力试图理解现状,退后数步:“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你来的正好。”你上前一步,对休说道,“刚刚入手了新能力,拿你试试。不会介意吧?”

    休脸颊直抽。

    新入手的「万事可交易」此时不用更待何时。以前,你曾试着跟休询问一些事情,但总感觉休不愿意说,你也没有足够信息去判断真假。可是如今不同往昔。

    你指着「休」:“你这么不希望我闻到前世花?甚至亲自带队焚烧?”

    “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偏向机械势力,而这帮裸体怪人妨碍了我的工作。摧毁他们的藏身处,正好能变成我的基地。优先摧毁前世花只是因为,我不想、闻、见!引起不必要的幻觉中毒症状。”

    “不承认?可以,那我为什么偏偏没有嗅觉?”

    “因为我认为那是毫无用处的能力。你能闻到腥臊恶臭,有什么好处吗?”

    “我高兴。”你摊摊手,“今天,我撂下一句话,以前我也撂下过——别耍我!你有事瞒着我,如果问心无愧,不妨跟我做笔交易。”

    交易?休对你侧目。

    休将提供

    A,增添你的嗅觉功能

    B,一具「皮非特级」未展开的幼虫形态机械体

    C,解释心灵系统是特么什么鬼,为什么伊露莎2、3、4都和你有同样技能,为什么感染体全身都是纳米机械体却无法如同你一般能自由变形

    D,解释为什么他是黑名,为什么身为活人却能使用「量子传送」,而且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剧痛感,年轻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会从人类的尖刀变成了人类的叛徒

    无论哪一个你都能获得足够的情报,无论没选哪一个也不会永久错过什么。

    而你将提供

    1,把休指定的三位无名路人变成完全感染体,并提供详细研究数据

    2,你和伊露莎2独处两天,不能跟其他同伴聚群,并提供详细研究数据

    3,接受毒祷的神技恩赐,再添一个神技,哪怕有毒并从此矮毒祷一头

    4,此后依照休的指定习得特定技能,五次,哪怕对你毫无裨益

    休始终表示,他无意加害与你,只是他有与你不同的利益考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