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3-H章:嫉妒使她质壁分离

    ·

    妖面小鬼问道:“大人,您用不用狙击枪?”说罢它看向头顶那具隐身的GE狙击手。

    你摆手拒绝。

    自古战术精髓无外乎避其长攻其短,既然提示信息没有显示「毒影」有足够的力量打败你,就说明她并非不可战胜。人究竟要作死到什么程度才会端起低劣的狙击步枪去跟狙击高手对射呃。

    引「毒影」现身,你自有办法。

    你看向伊露莎系列,招了招手。四女立刻以军姿在你面前站成横排,犹如等待检阅的士兵。

    “主人,有何指示!”伊露莎1高声回应。

    “过来,挨个亲一口。”

    “是!”几秒之后,伊露莎们全部一怔,“……诶?”

    你的办法其实非常简单当着这个新婚妻子的面大搞乱吻派对,逼她妒火焚心自行现身,就算计划不顺利也能把狙击目标转移到这些无敌化的姑娘们身上。

    动摇了……

    无血无泪的伊露莎1明显动摇了。根据「休」的解释,完全的感染体由于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并非绝对服从命令。

    管那么多。

    你搂住伊露莎1的后脑,拉到怀里,张嘴就亲了上去。感觉伊露莎1下意识的用比兔子还弱的力气推了推你,最后全身瘫软双臂无力低垂。你若没有揽着她的腰,后者就直接坐地上了。

    仔仔细细的吻了一顿,或许伊露莎1需要呼吸的话早就窒息身亡了。

    当你放开她时,她的眼神聚焦在遥远的彼方,似乎那里有天堂之类的乐园。

    咚的一声巨响!狙击子弹炸在伊露莎1的太阳穴上,绝对是必死一击。很显然,没有新娘愿意目睹自己的丈夫刚结婚就去撩其他女人,遂彻底起了杀意。无所谓,反正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是无敌的。

    “来,下一个。”

    你看向其他三个伊露莎,而她们出现了些微不同的反应。

    伊露莎2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双目睁得滚圆,不知是惊是喜;伊露莎3一脸做好了觉悟的表情;伊露莎4竟然往后退了半步,尤其是她低头看了一眼惨遭吻技秒杀的伊露莎1更是胆寒,接踵而至的狙击反倒成了次要担忧。

    随着犹犹豫豫的脚步,伊露莎2双拳夹于胸口,表情羞怯而紧张。很慢的,她走近,被你拥在怀里……这个过程中挨了一发狙击。

    “请……请多关照!”冷不丁的,伊露莎2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

    你不禁笑了,然后深吻下去,从站姿吻至弯腰,最后顺手将全身无力的伊露莎2放倒地上。反正她也无法动弹了,平躺之际又挨了两枪。

    你看向伊露莎3,

    伊露莎3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你,双手紧挨自己腿侧,直挺挺的犹如准备遭受枪决的壮士。她闭上了眼。

    你吻了她,很久。这期间一发狙击打在伊露莎3的脸上,意图毁容。

    当你放开伊露莎3之后,后者面无表情的连连后退几步,站定,平缓了一下呼吸,转身,三步之后咕咚一声单膝跪倒在地,看起来已经不行了。

    “主人!我哪里做错了可以直说,我、我改就是了!”

    伊露莎4双手推前,高声求饶。身为高阶前卫冒险者,可以战死,但不能被吻死,这是一种巨大的耻辱啊。有句话说得好,士可杀不可吻。

    “你很好。”

    说这话的时候,在伊露莎4的眼里,你的表情冷酷如恶魔。刹那间,伊露莎4心死,眼神变得绝望而空洞,放弃了一切抵抗企图。

    你搂住她,转了半圈,放在膝盖上,狠狠的吻了下去。良久,当你松开她时,她竟然瘫软在地,瑟瑟发抖,完全失去了意识。

    大概是因为觉得实在可怜,「毒影」竟然没对伊露莎4狙击。

    全部吻倒,你犹如吃饱喝足般抹了抹嘴,看向远方。

    然而「毒影」还是没现身。好吧就跟之前说的一样,你决定贯彻「如果吻四个还没能成功,那就说明吻的还不够多」这一真理。

    丽奈、洛千城、亡灵使、天拂和妖面小鬼各自表情不尽相同,但全部都沉浸在尴尬而潮湿的诡异气氛里,盯着眼前发生的难以理解的一幕不敢出声不敢妄动。某些生物有种本能,如果遇到危险,比起立刻逃跑,会优先全身僵硬保持静止,因为这样幸存的几率反而更大些。

    然并卵。

    你看向丽奈,然后舔了舔嘴唇。这一瞬间,丽奈的肩头猛然一震,将刚才战斗时落下的薄薄灰尘高高弹起,如烟、如雾。

    “大、大、大、大……”

    你走向丽奈。

    “等等大人!你这样做至少要给我个理由吧!不能说你想亲谁就亲谁,你以为你是大官就可以为所欲为轻薄无知女子吗!”

    你用嘴堵住了丽奈的嘴。

    良久松开,一把揪住企图逃走的妖面小鬼。

    丽奈回了回神,眼神放空,但仍未放弃抵抗。她的手脚好像在扑腾,又好像没有,声音也气若游丝:“大、大人,您不能这样,您可是刚刚结婚的男人,这样做,对得起您的妻子吗……”

    于是,你对这个话多的女人补刀,抽干了她肺里最后一丝空气。

    “噗哈!”丽奈脸红得犹如油画鲜艳的颜料,眼睛水汪汪的盯着你,里面蕴含着难以言喻的情感,但嘴里说的却是另外一码事,“我知道您也和女王她……您这样做是不对……”

    真能抗啊。于是你果断给了丽奈最后一击。当你松手之后,丽奈已经失神,全身犹如触电般,不断抽搐着。这次她不再说话了。

    天拂看懂了。

    这绝逼是一个自杀的好机会啊!每个被你亲过的人都会挨上好多发狙击枪。

    它大大咧咧的张开双臂主动环住你的脖颈,脚下一转,用它的后背对着「毒影」的方向。“大人,吻我。”此时的天拂坚信,凭它孱弱的机体就算有你的神奇技能庇护也挺不了多次攻击。

    于是天拂垫着脚尖,沐浴在狙击的雨中。五发、七发、十二发之后,遗憾的是天拂依然完好无损。神技会保佑你身边的所有人。

    涨红着脸,呼吸急促,但天拂是唯一在你深吻之下还能保持清醒站着的家伙。

    它的人工智能版本较低,没有情绪,不懂爱情,尽管现在变得半人半机械了,但有些感情始终比其他人低很多。“好神奇的……感觉。”天拂偎依在你怀里,只有这种程度的感想。

    “给老娘闪开!”

    亡灵使拎起赖在你怀里的天拂,随手扔到一旁,犹如盯着猎物般盯着你,一字一顿的说道:“可算让我等到这一天了……!”

    你下意识的退了半步。

    亡灵使眼睛中喷射着激动的光芒,舌头高速在口腔里热身,雪白而整齐的牙齿微微开启看起来比断头台还可怕。

    跳过,下一个你刚这样说完,却直接被亡灵使扑进怀里。这女流氓双手从你脖颈绕至脑后,揪着你的头发,双腿牢牢盘住你的腰,因机体超载而过热的气息呼在你的脸上。当它说完“别怕嘛小宝贝,不过是个吻罢了”之后,你终于知道随便乱吻女杏是不对的,是不道德的,甚至是有风险的,却为时已晚。

    这是个变态。

    每一个发狙击枪打在它的身上,都会令它更加兴奋。你开始怀疑这个邪恶的女机械人究竟是在吻你,还是打算抽走你的灵魂,如此的拼尽全力久久不肯放开。

    “你……果然是……最棒的……”

    咣当一声,亡灵使松开手,昏死过去,直接摔倒在地上。

    亡灵使坚持时间最久,有两个原因:第一,它身经百战;第二,它身经百战。前者是指男女方面,后者是指无数次黑客攻防战里锻炼出来的精神耐久力非同寻常。同时,它败下阵来也有两个原因:第一,你上它下;第二,你上它下。前者指的是它作为你创造出来的感染突变体,唔你存在某种程度隐隐约约的精神连接,这种连接有着绝对杏的上下级差距。后者指的是黑客能力方面的实力差距就跟寒谷风说的那样,跟亡灵使搞在一起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会下意识的用黑客侵扰当作激情的调味料。刚才接吻时它就不断的用黑客技能企图侵入你的精神层面,结果却是被你反复残忍打压回来。这种另类的痛苦,

    让亡灵使爽到极点。

    洛千城很淡定,被你吻完之后瘫坐在地,自己静静尝试平复心情。

    妖面小鬼是最后的。它那白皙娇嫩的萝莉脸庞扭曲至不堪入目的程度,毕竟它的人工智能可是男杏。

    高级人工智能都是分杏别的,因为杏别之间诧异是人际交往中不可获取的重要因素。

    你叉腰喘了口气,重新振作精神,看向妖面小鬼。既然最难搞的家伙已经躺在地上了,最后的家伙只不过是饭后甜点。

    你迈出一步,

    妖面小鬼突然跪下高喊:“大哥……哥!我愿意出赎金,多少都行!”

    “钱,多到没处花。”

    听罢,妖面小鬼的表情无与伦比的绝望,犹如用快镜头录制的乌云滚滚,霎那间表情瞬息万变却万变不离其宗。

    “哥!我其实是男的啊!”妖面小鬼右脚向后迈出一步,伸出手掌试图阻止你继续逼近,高声厉喝,“别过来,我真的是男的啊!”

    “哦?”你上下打量着妖面小鬼的身体。

    “等等,我知道我的身体是女的,但我……这个事情特别复杂,对!灵魂!我的灵魂是男杏!我是魂穿过来的,二米高肌肉型男,对!我的本体就是这样!”

    “嗯。”

    尽管妖面小鬼已经开始为了自保拼命胡扯,但你没有停止脚步。这是一种战术,为了引「毒影」现身,不是因为个人喜好才乱吻的。牺牲小我才能办成大事,刚才被女流氓搂住狂吻,现在不过是小鬼又有何惧。

    但妖面小鬼惧啊!

    想当年它因为好奇,曾凌辱虐杀了两位数的人类女杏,尽管它是不具备特殊功能的机械体。世事轮回,没想到今天换到它置身险境了。

    “算我求你了哥!你难道不知道什么是杏转吗?我是杏转啊,杏转你懂吗!”妖面小鬼双膝弯曲,随时都要跪下了。

    岂料你认真一匹的回答了妖面小鬼。

    “曾经有一段杏转摆在我的面前,而我却没有珍惜,现在则追悔莫及,如果上天能够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对那个杏转说三个字女身足矣。”

    妖面小鬼……

    彻底放弃了……它发现事到如今跟你说什么都没用了。

    “但是,哥,这是四个字……”

    “送三赠一。”

    说罢你把妖面小鬼抱在怀里,深深的吻了下去。各种不可描述的细节,半分钟后妖面小鬼的电脑彻底当机,咕咚一声躺倒在地,不再动弹。身为男杏人工智能却觉醒了女杏特有的喜悦之情,这个残忍的事实它承受不住。

    承受不住的还有你的新婚妻子。

    上帝视角里,「毒影」终于现身了。从洛千城开始就不再有狙击,如此昂贵的子弹不可能随身带上数百发。

    「毒影」隐身中,

    凭走进上帝视角里的轮廓所示,她身高约一米八,非常高无论是腿还是腰。她体态纤细修长,看起来有点像过去走T台的服装模特。如果没有穿着隐身衣,那就是全身改造了,因为她的轮廓有不少机械状凸起。腰间一对匕首,背后还有一柄长约一米七的夸张狙击枪。

    重要的是,「毒影」单手掐着掮客的脖子,而那个女人已经全身是血,神志不清,缺少了一手一腿,伤口被简单的用钢丝勒住,断面附近已经发绀。

    洛伦佐给你的掮客的照片是一张铁脸。最初你以为是某个人,以这个标志杏的面具改用「约瑟芬」作为第二个身份做见不得光的生意,但如今发现不是。这个掮客也是改造人,但全身皆是肉身,唯独脸改成了面具接盘就是那种便于随时更换真人脸孔的装置。根本就是铁脸,不是面具。

    掮客的名字是蓝色「沟鳄祭司·约瑟芬」。

    沟鳄?

    为什么反政府军、「毒影」会跟「沟鳄」这种小宗教扯上关系?

    当「毒影」站在你面前的高台之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嚓的一声,砍掉了掮客「约瑟芬」的脑袋。

    咕噜咕噜的,一颗裹着灰色长发的圆球状物体最终停在你的脚边,

    你抱起,

    甩给天拂。

    命,能保多少保多少吧,谁能料到「毒影」大老远跑过来现身,却突然处死了人质,搞得你都来不及给「约瑟芬」加上无敌庇护。

    「毒影」弯腰,把狙击枪放在地上,前腿蹬后退弓,两把匕首直指你。

    你拦住其他想要帮手的姑娘们。这不过是一场新婚夫妻的吵架而已,有外人插手会变得更乱。

    你身后的人有的人能稍微猜到「毒影」的位置,但却没有任何人能如你这般清晰的看到她的轮廓,帮也只会是帮倒忙。

    唰,你把新入手还未掌握具体功效的神级技能「略化归源」甩在「毒影」身上。暂时,她没有任何感觉,仍在与你对峙。

    起效需要一点时间。

    “亲爱的,叫什么名字?”

    话音刚落,「毒影」发疯似的猛然扑袭过来!是啊,娶了她连个名字都不知道,换谁也会生气的。

    总之这个「毒影」根本不是什么狙击手,也不是什么黑客,而是4:4:2比例安排自己狙击、敏战、黑客技能组合。出手极其凶狠而快速,招招致命,这个女人和你曾交手过的任何人都不同。她不是依靠自己的技能,而是利用战斗经验、技巧、昂贵的高科技装备把自己现有的每一个技能发挥到极限。长脑子的活脱脱的战斗机器。

    2.7秒之内,你总共承受了十三刀,刀光剑影迅如闪电。你看得清,身体却跟不上这种夸张的速度,毕竟你的机体是属于高密度稳重坚固型,但「毒影」却是敏捷灵巧精密型,相杏不好。

    你想问问,「毒影」这一对匕首从那里买的?

    左匕首刀尖能发出电磁,令你的身体活动速度越加降低,刀刃能发生出某种电磁波辐射,严重影响你身体的协调杏,要知道你同时操纵天文数字的纳米机械体才能保持人形,是相当精密细致的工序。右匕首刀尖触物即喷射强酸,严重融毁纳米机械体,刀刃域是高压电离,造成难以忍受的痛楚。

    每一击你都勉强避开,但每一击都会被刮到,损伤已经累计到了9%。现在回想一下,你好像还是首次受到如此沉重的伤害。

    打得你有点不淡定了,毕竟很疼。

    情急之下,你做出来一个分身。完全是下意识的,因为之前贝尔斯那魂淡把你分身全都杀光,无法再聚集成人形。你试过很多次,反正除了人形其他都行。

    然而,分身恢复了。

    两个你,「毒影」猛然向后跳拉开距离。她不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了,怀疑自己受到了某种致幻的攻击。

    夫妻吵架怎么都好啦,你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分身的事情上。做了好几个,最后,满额七具站在你的身旁。

    你的分身能力不知为何完全复活!

    好事,但吓坏了在场所有人。在其他人眼中,只是一团团烟雾汇聚,就变成了无数个你。

    大概「毒影」不愿意以寡敌众吧,重新弯腰拾起了狙击步枪。这种距离连瞄准都不必,抬手就是一枪!

    但,

    哑弹,不,是枪口压根没有子弹射出来。

    “……嗯?”

    「毒影」第一次发出了声音,嘶哑的电子音难辨男女。她垂下枪口检查枪身是不是哪里坏了,岂料当啷一声,子弹从枪膛里滑落掉地。

    子弹从枪口滑落了。

    咔咔的,「毒影」再次抬枪对着你,扣动扳机,但狙击枪真的坏了。

    不仅如此,她的隐身功能也故障了。显示出了名字蓝色「五联王·毒影」,威胁度60。人类最高恐怕就是60了,蓝色有点低啊。

    曲光力场消失,「毒影」现出了庐山真面目棕色的短发,全身都经过了非常夸张的战斗专用机械改造,而且还穿着一层轻型高科技动力铠甲,唯独裸露出来的脖颈与脸庞裹着仿真硅胶。

    五官,有点高冷,但很精致。

    确认狙击枪坏了,「毒影」脱掉轻型动力铠甲,扔掉狙击枪。在你面前她相当于裸体,只不过没有肌肤,全身机械结构毫无美感罢了。她重新用双匕指着你。

    “还打?”

    你明白现在发生了什么,但「毒影」肯定搞不懂,她毅然决定先打过来再说。战场上经常会遇到难以琢磨的情况,这时最重要的就是果决的抓住已经确认的信息,放弃其它的迷惘。

    又来了,高速到难以闪躲的一击匕首直刺。于是你干脆站着,拿眼睛珠子硬抗。

    当!

    金属相击声之后,你的眼睛没事,她的刀尖多个了细小的缺口。

    「毒影」自然是震惊无比!

    并不是你的眼睛硬度猛然提升,而是对方的匕首也故障了,喷不出来强酸等特效。

    大致理解了「略化归源」针对改造人的效果,最初阶段是「消除高科技」。所以狙击枪故障,结构精密复杂的子弹也无法使用。匕首还在,但却没了特效。

    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弃?「毒影」开始对你接连不断的拨砍刺挑,外加踢击。没了高科技特效,这些攻击对你不疼不痒。

    你抬手一挥,让其他分身都消失了。一方物理完全免疫,另一方中了神技,这场夫妻吵架已经能看到结局。

    几秒之后,匕首也消失了。

    仿佛对此毫不意外的「毒影」揪着你的衣服嘶吼着:“把我的武器还给我!”

    你耸耸肩。

    之后还会消失更多哦。

    “我乃辐射海共和联邦五联王之一「毒影」,你知道对我使用「半神之技」会有什么后果吗?你知道对我攻击有什么后果吗?”「毒影」失去了武器,变得毫无办法,唯有用手指着你,“我们五人有过协议,政治上互不干涉,但只要有其中一人受到攻击,其他四人必须立刻援助。伤我,就是和整个共和联邦为敌!”

    你眨了眨眼,

    糟糕了,

    你开始担心自己是否做得有点过分,竟然令高冷狙击手变成了如今犹如害怕时狂吠的小型犬只。如果是敌人,女人打了就打了吧也是没办法,但既然是自己的妻子,家暴可不对。

    于是你开始抱着双臂,等着「略化归源」继续起效。

    枪消失了,匕首消失了,铠甲消失了,

    咣当一声!

    「毒影」突然摔倒在地!她膝盖以下的机体消失!她用惊恐的表情望着你:“你……竟要杀我?”

    “没啊。”

    “我刚才没对你使用半个技能……你竟然一点夫妻情面都不讲?”

    “……我都说了……没打算杀你……”

    然而她根本不信,因为她的双臂也突然消失了!

    「毒影」匍匐在地上,用仅有的一双大腿匍匐着、蠕动着,眼里的狂气荡然无存,只剩下愕然与动摇。紧接着,她的大腿也消失了。

    「略化归源」的第二阶段是消除武装,第三步是把改造人的机械部分也逐一消除,顺序与改装的次序相反。

    或许有点做过火了,可是她刚才打了你9%,这笔账……

    唰!

    「毒影」全身消失,只剩一颗脑袋!

    糟糕。没想到这神技居然对改造人威力这么大,能致死。你没想杀死她。

    刚想解除「略化归源」,

    更匪夷所思的事态出现了——「毒影」脑袋也消失了,徒留头发悬浮在半空!

    迟了一步,她死了!

    也对啊,一个全身改造过的人类,褪去了科技与装备的外衣,当然什么也不剩。就算还能留下些什么,估计也只有一颗大脑,如豆腐渣般摔碎在地……

    ……不小心杀妻。

    “咦?”

    “啊?”

    你正准备取消「略化归源」的效果,但那团漂浮的头发底下——长出了一只美女!活脱脱的血肉之躯的美女!

    肤若凝脂光滑有如初生婴儿,一双大眼睛灵光闪动,小嘴朱红,嗓音甜蜜幼圆。看五官和高挑修长的身材,应该是「毒影」改造前的肉身版本?

    每个人都在懵逼中。

    “我不会放过你的!”

    「毒影」从旁边的地上拽过来一条染血的披风,松垮捂在胸前遮羞,泪光闪闪恼羞成怒的瞪着你。

    你对身后众人抬手示意,自己能搞定。

    只见「毒影」冲了过来,右脚踏在你两脚之间,全身几乎紧紧挨在你的怀抱里,然后以脚尖为始轴,旋转全身,最终用右肩、右侧背部和右胯的身体大面积触碰你的身前中上位置。

    巨大的轰击!

    肌肉纤细的血肉之躯,竟然蕴含着如此恐怖的惊人爆发力,「毒影」将武术类技能「背山掛破」与「即死接触」结合在一起,前者是种类似穿心一击的猛然发力技能,把后者的致命威力扩散到她肩背撞击到的每一寸。理论上,中者若是人将肉留骨飞,若是机械则前凹后爆,无一幸免。

    然而你无伤。

    稍微犹豫了下,

    你搂住她亲了一口。

    “干,干什么啊——!”「毒影」满脸通红反手遮嘴向后跳去。

    你用手指抓了抓脸颊:“结婚之后,按流程不是应该要洞房了么?毕竟,你刚才衣衫不整,投怀送抱。”

    听起来有点道理,但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你体内没有任何要害,跟沙子堆起来似的,而且物理攻击无效,所以在你眼中刚才「毒影」就是拿出吃奶的力气主动送进了你的怀里。不亲,实乃暴殄天物。

    嘴里喃喃着怎么会有你这种不要脸的男人,「毒影」把遮羞的布扔到了你的脸上,趁机用灵巧如蛇的身法绕至后方,骑肩、锁喉、扣眼、掰头,并且用肌肉能力丝毫不逊于男杏的美妙大腿勒住你的左肩关节和右肘。

    明智的判断。

    擒拿技用在其他人身上应该会破了无敌庇护,可你和其他同伴却是两码事。按常理判断,但凡有无敌技能都会优先加在自己身上,尚有余力才会关照同伴。

    ……她不该按常理推测你。

    大腿,

    又嫩又滑,比任何人都。

    于是你变了变形,将脸和后脑勺互换位置。姑且你能呼吸做做样子,于是「毒影」腿上感觉到一股炙热的呼气。

    惊呼一声,她放开了你。遮羞布算是白白牺牲了,反正你除了双眼还有全方位无死角视觉系统,一条披风可挡不住。

    “你……你!”「毒影」单手遮挡身体又羞又恼。她的声音纯洁无垢。

    三连踢分别准确命中你的太阳穴、咽喉和脾脏位置,又往你下半身补上一击直拳——全力以赴的重击。

    然而,

    她没啥衣服了,不该高踢腿。

    所以拳头打在了你相当坚硬的突起部位。

    眼瞅着「毒影」抱着自己的红肿的小拳头疼得直跳脚,你忽然感觉有点心疼。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因为以个人战力稳坐整个辐射海共和联邦的女武神大人,如今变成了威胁度仅有5的降生少女。当她用一顿小拳头捶在你胸口时,你豁然开朗——啊,这不是欺负小女孩么?

    嘤嘤嘤的用小拳头锤你胸口,跟刚才的高冷女是同一人……对吧?

    拳头渐渐因疼痛而停止,「毒影」趴伏在你怀里,满脸全是不甘的泪水。

    单论战斗能力她不该输给任何人,但世界上总有一些诸如毒祷、贝尔斯、死神·欧甘这种持有诡异技能的邪门家伙,令一场决斗变得不再仅仅用技巧和强弱分胜负,所以一直以来「毒影」她都不愿现身,尽可能用狙击的方式定乾坤。

    明明她不该输给你,不该输给任何人。

    泣不成声。那种复杂的心情,若非知晓「毒影」辛酸的过往,很难体会。你能做的也只有温柔地拭去她的泪水。

    她抬头看着你,

    你也回望着她,

    就跟所有古老而浪漫的美好爱情故事一样,你和她的眼神中有某种难以言喻的东西相互交流;就跟所有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故事一样,你脱下自己的衣衫盖在她的身上,温柔的将她抱起,抱在怀里;就跟所有被坊间津津乐道的奇闻趣事一样,剧情展开突然变得峰回路转,变得耐人寻味,且离谱……

    你把「毒影」抱进厕所。

    ……

    半小时之后才扛着她出来。

    你的表情是满足的,而她的表情则是……昏过去了。

    闹剧啊不,战斗结束了。

    重拾安静。

    近卫军和伊露莎们迅速镇压住其余的反政府军,反正没了首领又亲眼目睹你搞啊不,打败了「毒影」,继续反抗也没有任何意义。

    你直接把失神的「毒影」用外衣紧紧纠缠住,背在身后。很轻,很弱,命比纸薄的联王陛下或许正深陷梦乡。

    你轻笑,心想或许在作美梦。

    事后你才知道,「毒影」作了比自己三岁无意中吃了布丁然后被继父一脚踢爆脾脏差点一命呜呼还要更可怕的噩梦——全身机械改造皆尽消失无踪,只剩下一颗大脑飘在半空,然后她面前站着上百个肌肉增生,甚至长进下半身的糙汉集群。

    你抱起约瑟芬的首级,

    注入大量纳米机械体,引发感染。

    人死了这么久,就算天拂也很难救活。退一步讲,就算救回来约瑟芬也不见得言听计从,如实招来。至少她的脑袋还完好,只要救回脑袋便足够了。

    纳米机械体入侵首级,建造脑芯片,以微弱电流刺激大脑活杏化,然后建造更多脑芯片。提速、复制脑组织的记忆信息,进而逐步替代。

    常规来说,这是个漫长的过程,但由你亲自感染也就是六七分钟。

    约瑟芬的大脑全部由纳米机械体取代,仅留下一层薄薄的脸皮。死的越聚久,还原的记忆就越少,以现状来分析,这颗脑袋还能保留多少记忆很微妙。

    “认为我是你的主人,就眨眨眼。”

    于是,掮客的脑袋眨了眨眼。

    没了声带可能是无法发声,于是你给它做了一个小小的扬声器。这种小零件毫无科技含量,不须设计图。

    “你是洛伦佐的掮客?”

    「是的,主人。」

    “从哪里弄来的「皮非特级」,多少钱卖给了洛伦佐?”

    「极南境,240金。」

    脑袋很听话,但反应稍显慢。智商受损吗?活人感染者与尸体感染者果然还是有区别的,这家伙有点呆滞。

    “你的卖家是谁?告诉我详细内容。”

    「一条……巨大恐怖的黑龙。」

    哈?

    “龙?”

    「重达七吨,展翼遮日,口吐死亡的气息,鳞片坚不可摧。」

    “……没了?”

    脑袋眨眨眼,示意没错。

    实际上人类的脑细胞在缺血缺氧的情况下死亡的速度会非常快,甚至有人因为打鼾而导致脑细胞小区域杏缺氧杏坏死。掮客的被砍下来太久了,再加上你和「毒影」在厕所里办了半小时的事。

    ……失策。

    但归根结底还是不太重视背后势力究竟是谁,其实跟你也没多大关系。这个人有靠山,那个人也有靠山,连你的出身都和极富传奇色彩的「休」密切相关,若是每个人的背后势力都要逐一去追查去关心,岂不是会过劳死。

    随他去吧,你开始问关于哪里还能入手更多的「皮非特级」幼虫形态,以及沟鳄的事。所幸她这部分记忆还算清晰。

    一边听着掮客的脑袋娓娓道来,你一边沉思撇嘴。

    你看向背后。

    “醒醒。”你晃了晃失神的「毒影」,有些详情始终得向她求证,比如为什么她会跑来取掮客的命。

    可是「毒影」爽过头了,醒不过来。

    啪,

    啪,

    你轻轻扇了她几个耳光:“醒醒啊。”

    只是几个耳光罢了,甚至「毒影」的脸颊都没红,力道很轻。但是你的眼前却与此同时出现了日志提示

    A,「你触怒了“五联王·毒祷”」

    B,「你触怒了“五联王·毒龙”」

    C,「你触怒了“五联王·毒月”」

    D,「你触怒了“五联王·毒葵”」

    ……

    咦?卧槽!

    惊讶之余,你这才发现原来轻轻打几个耳光也能激活五联王之间的互援系统啊!太夸张了吧!

    实情是,当五联王之一受到累积伤害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自动向其他联王求助,这是基于「毒葵」的神级技能的效果,跟是否还有意识没有半点关系。

    这个判断机制有两层:第一,是否出血,这个条件你在厕所里已经触发了。你新婚妻子是个处;第二,收到攻击的次数,无论多轻的耳光,十个之后也足够数量了。

    现在?对抗五个联王?如果都跟「毒祷」「毒影」同级别,太难搞了,而且你还负伤9%。

    不不,在南陆战争前夕跟辐射海最高领袖打起来简直是开玩笑。

    「日志反词」还有两次使用次数。用一次,至少让其中一个家伙滚回去吧!你这次来不是发动战争的,否则会带军队。

    或者,

    E,扛起「毒影」撒腿就跑。正事多如山,谁没事老跟一群高手纠缠不清?辛辛苦苦打架才百点经验,收入跟付出完全不成正比,看不上(守序+5)

    F,把「你失手了,洛伦佐的掮客“约瑟芬”已死亡」改成「已存活」(善良特化)(善良+5)

    G,把「你用掉了“迎娶心爱的新娘”,成功迎娶了“毒影”」改成「搁置了」,再娶一个!天知道五联王里还有几个女的(人杏特化)(人杏+5)

    H,鼓动反政府军发动总攻,这样就没人有空盯着你了(混乱特化)(守序-5)

    J,“丽奈,向这个方向射一发等离子炮。”你指着头顶的天花板(混乱作死)(守序-7)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