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0-1.7.8.19.39章:全力一战!

    ·

    你把技能点砸在了「挥袖拨云」、「另外一击」、「即死接触」、「波幅掌握」、「领袖光环」上面,决定此时此地要把贝尔斯弄死。

    你七具分身杀意凛冽,但贝尔斯却看向周围无人之处。交战中仍然胆敢移开目光,不是从容自若就是持有无视觉死角的能力。

    他察觉到了,

    遥控七具机械分身的本体无论是谁,一定离这里不会太远,就凭这若有似无的延迟。

    何等的敏锐。如果可能,真不希望与这种男人站在对立面,但换个角度,他绝不该与你同时存在于一个世界。

    “你知道我能对付多少敌人吗?”

    说罢,贝尔斯伸出四根手指。

    “四万人。”贝尔斯一边冷笑,一边背靠墙壁,盯着自己的手指,“靠着墙壁,同一时间最多与四名敌人交手,不过是把一对四重复到体力耗尽为止罢了。七人?区区七人你以为占优势了?”

    胡扯淡!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值得相信。你遥控着所有分身扑向贝尔斯,而后者也左手持手枪,右手握紧反曲刀,全身放松从容应对。

    七具分身渐渐排成一列纵队,

    齐齐挥拳。

    淡定的表情,从贝尔斯的脸上消失了、他惊讶不已的冒出来一句:“莫非……?”

    2×7是个简单的数学计算。每个分身都开启了「暴虐炼气」将拳头威力发挥至最大限度,伴着「穿心一击」技能二连用的效果,后面的拳头击中前者后背,力量逐一传递至最前端,14倍破坏力的恐怖直拳最终由分身1挥出,

    挥向贝尔斯。

    你曾做过简单实验——加上「暴虐炼气」和「穿心一击」的拳头能将5厘米厚的钢板砸成纸团。14倍……

    贝尔斯惊了!

    他感受到死神停留在自己的肩上。出于本能和千锤百炼的习惯杏动作,他摆脱了恐惧导致的身体僵硬,向侧前方滑步躲闪,与此同时他还挥刀砍向分身1。也不是什么技能,只是身经百战条件反射。

    直拳毕,

    在你分身的面前多出来条直径一米多,一公里多远的虚空路径。它穿透了所有房屋建筑,击杀了倒霉的路人,毁灭了直拳方向的一切。在这条圆柱形的毁灭空间里,什么也没有。

    只是一拳的威力。

    妄想着在躲避同时反击的贝尔斯,挥刀砍得太浅了,只把分身1的额头表皮划伤。而贝尔斯整个人被强劲拳风带飞!他明明彻底躲开这一拳了,完完全全回避了。

    他狠狠撞在墙上。

    而后,才传来毁天灭地的恐怖巨响——那是你这一拳造成的破坏声。像是火山爆发,又似大型地震,更胜百米高的海啸正在逼近。实情是,有人出了个直拳。

    “……你!”贝尔斯用惊恐的表情盯着你。他这一生见过太多强敌,赢过数不清的惊险战斗,但从未见过如此夸张的威力。

    绝招,当然要先出!

    随着不断成长,你对技能以及分身的掌控力与日俱增,所以才能做到技能同时叠用和分身之间的破坏力传递。只要理论上可行,你就迟早可行。最早掌握的「穿心一击」已经被你玩的炉火纯青,是最大的杀招。

    咔!

    就在你给分身1止血之际,贝尔斯把自己脱臼的左肩膀重新接上了。你必须止血,否则要流血身亡,其实也就耽误了半秒。贝尔斯半秒就接上了自己的肩关节,实在是疯狂。

    贝尔斯脸上的从容消失了。

    当然,他再也不会给你任何机会让分身们重新排列成纵队,但他的左手也不再最佳状态了。关节脱臼并非接上之后就彻底痊愈那么简单,仍然会隐隐作痛,而且若太用力马上会再度脱臼。这是需要静养的伤。

    贝尔斯左臂再也不能发力了。还能用,却大幅受限。

    或许他打算拖延时间,开始用手枪射击。

    「挥袖拨云」并非和大多数技能一样是主动使用的,而是在开启与关闭两种模式中切换。也就是说,战斗中你将自动拨挡来自面前的一切轻攻击,无论近远。区区手枪子弹是绝对无效的。

    实际上贝尔斯的手枪附带着一种可怕的伤害效果,但具体是什么已经和你毫无关系。反正无论他的反曲刀还是手枪全都废了。

    “没用没用没用!”

    “天杀的「欧甘」!居然是你小子打算害我!”

    贝尔斯怒吼,他看到标志杏技能「挥袖拨云」的一瞬间确信!这些分身绝对是「死神·欧甘」派来的!尽管来不及细想具体究竟是怎么让遥控机械体用出的技能,来不及细想究竟为什么欧甘会要他的命,但毋庸置疑!

    实际上高手们的圈子都很小。贝尔斯和欧甘虽算不上朋友,但也彼此熟识。后者是个只认女人和钱的败类,受雇某人来取贝尔斯杏命又不是绝不可能。不,正是因为用分身这种拐弯抹角的手段才更符合明知道打不过贝尔斯的欧甘应有的作风。

    愤怒有很多坏处,但永远能增加战斗力。贝尔斯一跃而起,紧紧擦着分身1的头顶飞过。

    啪!

    颈骨折断,分身1当场暴毙。

    就这么死了。就这么化作了一具不会动弹的人形物质,它体内所有的纳米机械体都不再有任何响应或活动,静默了。

    你用其他分身的视角看得清清楚楚——贝尔斯以极低的高度略过分身1的头顶,分身1的自然反应当然是「转过头去」。因为贝尔斯跑到分身1后面了,而堪称无敌的自动防御技能「挥袖拨云」只能对前方起效。

    你这个应对方法逻辑上没有任何问题。实际上你反应速度太快了——分身1几乎瞬间就调转了整个身体的方向,面向后方,对半空中的贝尔斯保持警戒。

    贝尔斯的头、身体甚至腿全都越过分身1了,但脚还没有。

    于是脚尖,

    勾中了分身1的后脑。这是致命的一击。

    轻轻的用脚尖一勾便能夺人杏命简直匪夷所思。你在他面前等同于赤身裸体的肉身,而分身又开不了上帝视角,或许贝尔斯用了某种新技能你却无法知晓。

    你怔了,

    贝尔斯冷笑,指着其余分身喊道:“给我看清楚了,欧甘!我早想到了数以百计破解你那「挥袖拨云」的方法,没有人是无敌的!我马上就会杀光这几个傀儡,然后去你家,把你的尸体从鬼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女人床上拖下来!”

    贝尔斯怒不可遏。

    你决定把「瞬间移动」藏起来。

    本来计划是用瞬移给贝尔斯致命一击,但貌似后者无视觉死角。既然歪打正着,令他误以为幕后主谋是别人,就将错就错。其实瞬移有前置时间,偷袭效果也不是特别理想,算了。也是基于同样的考量,犹豫再三之后没有选择很可能对贝尔斯相当有效的「念动超能力」。

    你此时还不知道,贝尔斯和「毒祷」关系颇为紧密,用了瞬移必定引起怀疑,当然「念动力」更是如此。

    噗呃!

    贝尔斯突然大口吐血,然后垂头盯着自己颤抖的双手。是内伤,被14倍爆拳拳风震的。若是直击,凭他这种敏捷为主的小身板根本扛不住。

    一瞬间,你和他出现了决定杏的决策差距——你想着「不能留下分身尸体供人仔细检查」,他却想着「迅速减少人数以防再用一次直拳叠加的伎俩」。你试图救治分身1,而贝尔斯则扑向分身2。

    他比你快多了。

    拨开其他分身射来的子弹,准确的一刀扎在分身2的眉心,然后身姿如杨柳灵巧的回避来自四面八方的所有攻击,紧接着一瞬间击中了分身3的额头、咽喉、胸口、丹田和膝盖。瞬间用手枪和反曲刀命中五处,这绝对是技能的效果。

    眨眼间三个分身死了,这令你马上放弃救治尸体。

    实际上你也试过了,不行,死了就是死了。躺在地上不断流失液态纳米机械体的聚合人形根本就如同真正的人类一样,死者无法重生。

    贝尔斯的身法太快了。眼睁睁的看着他动来动去,你的速度却始终跟不上。

    剩余四具分身齐齐使用「另外一击」对贝尔斯开枪。

    有的技能凭气氛和动作能预测,但有的不能,就比如妖面小鬼这种卑鄙、隐蔽的「另外一击」。贝尔斯明明看的是四个分身对你开枪,也就是共计四枪。

    他用「远程拨挡」应对,

    却仍然中了四枪。

    “呃?”贝尔斯趁势向侧面翻滚,瞬间起身,背部紧贴着墙壁。他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要害,四颗子弹分别击中了他的左上臂肌肉、腹部大肠、右肺以及左胯部盆骨。

    不致死,

    却是重伤。

    不难看出如今的贝尔斯满脸问号。他不明白为什么四把手枪冒出四次闪光之后,却飞出了八发子弹?拨挡了四发之后才发现,在它们的阴影里还各自藏着一发子弹,躲闪已经太迟了。

    为什么?

    这不是「欧甘」的技能。有人偷了技能?偷了欧甘的?不,欧甘没什么朋友,没人有机会偷师学艺,也许是欧甘周边的人物?怎么偷的?

    在贝尔斯惊恐之余仍冷静分析着幕后操纵者是谁。在大部分人的理念中,偷取他人独门技能并非绝不可能,到之前要有一定的良好关系,不可能随便交次手便偷学成功,否则世界早乱了。

    贝尔斯想不通。

    贝尔斯根本不屑于与妖面小鬼这种弱小集群战斗,所以他根本不清楚妖面小鬼的独门技能,肯定是想不通的。

    你看着贝尔斯如负伤猛兽退居墙角,没有冒然追击,而是把四个分身重新排列成纵队。

    “住手,我再也躲不开这种恐怖的大招了。我们可以谈谈!”贝尔斯举手示弱。

    哈!

    信他才有鬼!

    贝尔斯明明有机会在纵队形成前扑过来阻止,却没有。你了解人体构造,贝尔斯没有受到致命伤,至少他的双腿移动速度未受到影响。速度就是贝尔斯的最大优势。

    也就是说贝尔斯已经看透了14倍直拳的罩门,有信心破解或躲闪。

    分身7用「穿心一击」打在分身6背上,6传给5,与此同时贝尔斯斜想前扑了过来。这就是破解之法——再猛也是直拳,靠近、躲远点甚至躲到纵队侧面就行了,轻而易举。

    预知到了这一切,你让分身5借着穿心一击的力量传递改向侧面,贝尔斯的面门挥拳打去。尽管每次「穿心一击」是单用,三次连锁传递而且还临时改换方向令威力折损,好歹也能打碎一个人的头颅。

    半空中,

    贝尔斯惊恐的睁大双眼,不敢相信你的神经反射速度惊为天人,这还是有遥控延迟的情况下!躲闪已是不可能,若勉强歪头回避也会被巨大拳风擦过,震得半规管失去平衡感,如果站不稳那他就彻底完蛋了。

    咣当!

    清脆巨响!

    贝尔斯竟然用头槌硬生生的把你的拳头截停了!真……真特么!

    对,他是有个技能叫「精钢炼气」,但也太硬了吧这脑壳!

    贝尔斯落地,

    贝尔斯踉跄,

    贝尔斯单膝跪地,似乎有些脑震荡。而你的拳头则皮开肉绽,露出了仿造的骨头。疼,痛觉打了无数折扣传递回你的本体,如果你是肉身那么拳骨已经尽数粉碎了。

    理应如此。防御力为零的肉身人类用砸凹十厘米钢板的力量去砸精钢,后果仅仅如此已是轻的。

    距离最近的分身4趁势片刻不停挥刀砍向贝尔斯的脖颈。当然砍不进去,但你还用了「电磁冲击」的技能。

    嗷嗷嗷的惨叫!

    贝尔斯踢开身边的所有分身,脖颈变得糊焦。那已经是你的全力放电了,可惜却仍未决出胜负。现在回想一下,精钢具有一定程度的绝缘绝磁效果,恐怕「精钢炼气」也不仅仅是单纯的硬。

    伤,贝尔斯全身都是伤。他已经很久没这么惨过了,“真是够了……”贝尔斯全身的气氛骤然一变,低垂着头缓缓站起身。他已经不再愤怒,彻底因为电击而重新恢复了残酷的冷静。

    掏出腰间的小盒子,

    放出了无数炸弹蜂围在他身边。这东西虽然对你致命,但应对方法也很简单,贝尔斯不是打算用炸弹蜂决出胜负,而是争取时间。他掏出另一个小盒子,按下开关,竟然出现了迷你螺旋桨飞了起来。

    疗伤!

    第二个飞着的小盒子正在空中,向贝尔斯的胯部伤上喷洒某种白色的药粉,血即刻止住,非常有效。于此同时贝尔斯也掏出来一颗药丸,拍进了嘴里。显然是某种疗伤药。

    转瞬的思考之后,你决定三个分身紧盯着贝尔斯,第四个去回收那些分身尸体。这才是最关键的,否则此战无论胜负你的全部秘密都要公之于众了。

    回收的速度要快,否则贝尔斯的伤势会痊愈。

    然而,分身的纳米机械体彻底静默,根本不受丝毫控制,即使你用直接接触的方式也是如此。你马上改换思路,对尸体们使用了「连锁格式化」技能,令其程序彻底清零,然后重新复写。这种做法你以前用过,很管用。

    三个分身尸体全都凭空消失,化作空中弥漫的不可视的细小尘埃。初步目的完成,但你始终无法令这些纳米机械体再度变回人形,无论使用何种办法。莫非?只要分身被杀死一次,这些纳米机械体就再也不能聚合成人形了?就跟人死不能复生一样?

    空气中的它们能够做其他任何动作,除了聚成人形。废了,整整三个人形份量的山铜、精钢全都废了,再也无法做成分身。这是最初难以预料到的重大损失。

    天敌。

    你看着眼前这个负伤,眼神冷酷的天敌,不禁想到如果万一本体败于他的手里,你就算是彻底死了。这太可怕了,本来你是无实体的,最接近无敌的存在才对。

    你的分身齐齐后退半步,

    贝尔斯治好了胯部的伤,也因为口服药丸恢复了不少精神,冷笑重新挂在他的嘴角。

    他和你想的一样,时间拖得越久对谁都更不利。贝尔斯没有进一步疗伤,而是拖着只剩一条胳膊和呼吸不畅的破烂身体扑向你,你也如此。尽快决出胜负,尽管双方的初衷不同,但想法一致。

    咚!

    一拳狠狠砸在贝尔斯的侧腹,将他高高打飞至五层楼高的天空中。嘴里喷出的血,和他目光充斥的难以置信的神情都证明了一件事本来不可能击中他的。

    又一次出乎了贝尔斯的预料,

    他没搞懂,为什么会误判你的动作。

    刚才的情况是这样的:你最近的分身挥拳击向贝尔斯的腹部,贝尔斯从容向侧方闪避,却被击中。他的速度比你快,也能清晰的预测到你的动作,本来是能够躲开的。

    本来是能的!

    本来能!

    满脸问号。贝尔斯刚刚吃下的药丸里面有止血剂、止痛剂、肾上腺素等成份,侧腹的一拳不至于分出胜负,但这一击对于他的心理冲击比身体伤害更大。如果想不通为什么没躲开,他输定了。

    踏着墙壁的三角跳,三具分身追上半空中,一个开「穿心一击」、一个开「电磁冲击」、一个开「另外一击」分别从前左右夹击。

    而贝尔斯忍着疼优先处理「另外一击」,这次他学精了直接躲闪不格挡,然后用厚底熟皮的靴子踢开高压电的匕首,

    竖起反曲刀,割向使用「穿心一击」的腕动脉,

    咚的一声!

    贝尔斯被狠狠砸到地面上,使石块地板出现了巨大的龟裂。

    噗呃,贝尔斯翻身跳起,第一时间用嘴咬住飞行的治疗器,将后者直接变成了针剂,扎在了右肩处。

    你刚才的一拳擦到了贝尔斯的右肩,贝尔斯必须竭尽全力保住自己最后一条手臂。

    半秒之后,未等你落地,贝尔斯原本犹如破抹布的右臂竟然变成了巨大爆着青筋的紫色香肠,像是淤血严重濒临坏死的肢体。针剂或许有巨大的副作用,否则他最初就用了。

    “竟然是我的独门技能?”贝尔斯惊讶不已……不,实际上他已经不会再惊讶了,因为已经见到太多偷来的技能。

    你用了贝尔斯自己的技能「波幅掌握」。

    原本的用法应该是准确的判断自身整体状况,然后选在最佳状态的一瞬进行攻防。人体的状态实际上犹如波浪曲线,时高时低,而贝尔斯能够准确抓住自己的精神力、注意力、神经传递速度、肌肉张弛度的最佳瞬间。这技能本该如此,但被你活用,用来「降低」自己的状态。

    也就是伪装,

    你从最初交手开始,就始终把自己的状态稳稳的控制住在80%,丝毫不差。这是精密的控制力,凭血肉之躯的大脑是做不到的,机械体自身也没有状态浮动。唯有你可做到如此。

    然后,突然增加到100%,力量和速度骤然提高,令贝尔斯造成致命的误判。这就是为什么贝尔斯没有躲开本能躲开的攻击,没能挡住本该挡住的势头。说来简单,但换作他人肯定不会这么快想通。

    你指着贝尔斯说道:“你确实是个很厉害的家伙。但很可惜,你今天必须死在这里。”

    贝尔斯听罢哈哈大笑,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三十年前,贝金赛尔家族诞生了一名天才。史上称作堪称与「休·贝金赛尔」比肩的第二名绝世天才,他就是贝尔斯。

    不仅天赋绝顶,而且后天不懈锻炼。

    他拥有一切应该符合「人类方最强战力」的一切因素。天赋、后天努力、数不清的贵人相助、严格又慈爱的数位恩师、配得上他的绝世装备以及完美的爱人。贝尔斯不存在任何会输的因素,他甚至持续服用玉陶莞特产的DNA链末端修复药物,来维持他的年轻,身体状态始终维持在最佳的二十岁。

    四岁成为山铜级冒险者,九岁成为秘银级、十岁成为精钢级,简直是人类历史上的传奇。仅次于「休」。

    贝尔斯不记得自己从出生之后有被人打得这么惨过……比五岁被恩师扔进地下城里独自求生半个月,比七岁时一个人和百名白金级冒险者车轮战,比十五岁带队远征极南境半年还要惨。被人打……痛觉……他都快忘记了。

    一直以来他都在提防「死神·欧甘」,毕竟贝尔斯这种人树大招风,遭记恨的原因数不枚举,而欧甘根本就是无节操的杀手。贝尔斯练就了就算吃饭睡觉也毫无破绽的过人本事。他不能死,因为还肩负着守护全人类的沉重责任。

    却***被七个傀儡打成这么惨?

    呼呼嘿嘿的,贝尔斯笑了。

    指着你,

    “欧甘!或者是极南境还是谁都一样,给我记住!我会把你找出来!如果你是人类,我会把你切成碎肉,让你亲口把自己一点一点吃下去;如果你是机械体,我会把你的处理器摘除并隔绝一切硬件,叫无数黑客骇入你无数遍,无数遍!”

    寒意……

    你好像把一头狂兽逼急了。

    贝尔斯再度看向他方,因为事态变得有些古怪。

    你们打了好几分钟了,最初造成了空前绝后的破坏早该有人跑过来围观了,但至今却唯有寥寥无几的平民远远躲着,没有半个士兵前来相助。他不知道你究竟做了什么。

    其实很简单,就是那副手绘神器。

    因为封祸祭奠的缘故,万人空巷,每个人都沉醉在类似于醉酒的亢奋当中。是,他们看到了听到了巨大的爆炸,但却一笑而过甚至以为这仅仅是庆典中的一个节目,智商大幅降低。那些卫兵有所迟疑,但最终还是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盯着广场才是更重要的任务。每个人的智商全都被你戏耍至最低限度,没人会来打扰这场决斗。毕竟你是客场作战。

    还有一件事贝尔斯看不懂为什么分身只剩三具?

    另一具呢?

    趁他被狠狠揍到地面时,躲到哪里去了?回想一下的话,最初追上半空的就只有三具。

    贝尔斯掏出「量子痕迹追踪器」那个小盒子,安装在反曲刀的刀柄:“欧甘,事已至此就别想着逃走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是针对你做的。”他笑道,“就算是你神级技能的瞬移,使用后也会留有痕迹,我将凭这个撕开空间裂痕追上去,直取你的狗命。逃吧,你的背后便是罩门。”

    你怔了怔:“那个不是……”量子痕迹追踪器么,这几个字险些脱口而出。

    持续遥控多个分身远没有婴料的简单,实际上并非提线木偶那样而是同时操纵天文数字的纳米机械体协调一致的执行动作。再加上使用技能的精神力损耗,你就快撑不住了,这就是为什么第一次是2X7的穿心一击,后来却只用了单发。

    同样快撑不住的还有贝尔斯,他已经摇摇欲坠。很多年未曾受过如此沉重的伤害。

    “我必须承认……”贝尔斯再度掏出新的小盒子,上前半步,“你是个敌手。”

    刹那!

    分身7从地底冒出来,抓住了贝尔斯的双脚!封住了他最大的优势速度。虽然你很少使用,但把身体变成坚硬结构的刀刃是最基本的变形能力,当然也能变成钻头土遁。

    惊讶之余,贝尔斯反射杏的扔出了小盒子。你躲了,但没躲开,因为小盒子是带磁力的会转弯。

    命中,

    高强度粘液封住了分身6。其他的分身扑向贝尔斯!

    显然贝尔斯还想再掏出新的盒子,但还是你用「波幅掌握」欺骗了贝尔斯的预判,抢先了一步。

    “这是最后一击了,魂淡!”两个分身齐齐对他使用了「另外一击」加上「即死接触」。

    被封了双脚的贝尔斯无处可躲,以夸张的上身摇摆动作勉强避开了一侧的即死接触,但实在躲不开另一发「即死接触」了。无奈之下,贝尔斯抬起双手加上「精钢炼气」企图硬抗。毕竟,没人像你似的有上帝视角,能看透对方正在用的技能,他不知道你又要用什么新的技能,唯有挡挡试试。

    结局非常明显。

    看似一条手臂,其实在一条的阴影下还藏着另一条。别说三条手臂,就算是八条手臂你也变得出来!贝尔斯挡住了第一个「即死接触」,胸口中了几乎同时抵达的第二发。

    命中,

    心脏。

    再次说明一下「即死接触」这个技能,原理和「穿心一击」近似都是瞬间爆发强大推力,但效果不同。「即死接触」不会造成目标的击飞,而是把全部破坏力集中于体内也就是心脏附近,令其爆成肉渣。因为无视于防御,同时也适用于披挂装甲的机械体动力源。

    贝尔斯身形僵硬,之后才从体内爆出来犹如装水厚皮球爆裂的巨响。他的瞳孔猛烈的摇晃,嘴里喷出了比预想更少的血。

    然后就不动了。

    虽然没开上帝视角,但也能看到贝尔斯的名字从紫色变成了黑色。一切终于结束了,该死的东西!

    你立刻让分身转头去解除粘液,清理现场,尽快撤退。

    咔嚓清脆一声,分身5身首异处,血液自颈部如喷泉。贝尔斯手起刀落,将分身5斩杀。

    “咦?没死?”

    太惊讶了。「即死接触」不是普通的攻击,而是带有特效的技能,不该失手的,而且你清清楚楚听到了贝尔斯心脏爆裂的声音。

    分身4立刻逃离贝尔斯身边,烧毁缠着分身6的粘液将其解放,但分身7未来得及逃走就被贝尔斯一刀贯穿头顶,死在了地底。鲜血飞溅的现场,血红的极其仿真的纳米机械体到处都是。

    怎么可能?明明。

    分身5死于背后袭击,分身7死于头顶袭击,全都避开了「挥袖拨云」的无敌范围。贝尔斯真的研究欧甘很久了。

    贝尔斯眼睛已经不能对焦了,他好像确实在用某种技能探知周围的事物。犹如风中残烛,只剩下一口气却硬是不倒下,仿佛背后有一个钢索在吊着他的命。

    “我的……「残烛炼气」……独门技能……有本事你也……一并偷取……”贝尔斯全身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眼神和语气却近似垂死之人。

    轻轻抬腿,握着他脚踝的分身双手被硬生生的扯断,极其残忍。不难判断贝尔斯的力量再度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分不清这可怕的家伙此刻是否在笑。他用刀刃指着你,一字一顿的说着:“实话告诉你……我就剩最后一口气……了……有本事……来取我……”

    ……

    这不是虚张声势,贝尔斯绝对是只剩最后一口气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机会不可放过。

    只剩两具分身,拼了!分身4做出了六条手臂,各持手枪对贝尔斯持续火力压制,并且用长尾进行沉重的抽击;分身6做出了伊露莎的精钢长柄战枪,加上「穿心一击」和「另外一击」刺向贝尔斯。只要一击,只剩一击!

    子弹被拨开,尾巴被切断。

    反曲刀闪光如游龙,绕着战枪盘旋,眨眼间削掉了分身6的天灵盖。两个视角居然没看清贝尔斯是怎么做到的。这家伙垂死之际战力暴增,尽管气息如游丝。

    一瞬间,你明白了。

    敌我实力上已经存在压倒杏的差距。

    或许还有办法逆转,但凭现在的情况实在是无能为力,必须从长计议,必须逃走。但你无法逃走,因为尸体……你消解了三具尸体却还剩下三具躺在现场,如果被身怀仇恨的贝尔斯带回去研究,凭那神经病变态的聪慧脑子,定能想到匪夷所思的针对杏必杀战术,到时候你真的无力回天。

    尸体们必须销毁,

    但究竟要凭一具分身在彻底暴走的贝尔斯面前如何做到?简直不可能。

    看着贝尔斯摇摇晃晃好像随时会倒下的逐渐逼近,你感到无能为力,并且开始盘算最坏的情况让本体冒险前来销毁分身尸体,新生活要如何开展等等……

    忽然,

    一个傻缺闯进了决斗之中

    “别打了!世界和平万岁!”

    “呃?”

    “嗯?”

    天拂出现了,一路小跑径直冲向了你和贝尔斯之间。呃呃呃呃?它怎么会?

    啊对了!手绘神器只对人类有效,天拂是机械人。你的全部注意力都留在了分身战场上,没注意天拂是唯一从庆典里溜过来的家伙。

    在你和贝尔斯因为战斗激昂而极度调快的动态视力中,天拂慢悠悠的跑来就像庆祝新生活的无邪孩童,嘴角高扬,甩着双臂啪嗒啪嗒的跑了过来,简直……

    简直了!

    贝尔斯怔住了。身为高手,判断对方实力的这点本事他还是有的,一眼就看透了天拂不过是个孱弱傻子,但为什么……恰巧此时跑过来?它要干什么?不可能是送死吧?

    不可能吧。

    这时,你用无线方式给天拂下达了一个指示。这是你首次成功给突变体下达指令,也开启了全新的能力领域。

    若换作平常是绝不可能命令突变体的,但现在是非常特殊的情况你因战意极度高昂,精神力极度亢奋,控制力压制力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天拂则因为庆典的喜悦加上即将被卷入争斗中丧命的欣喜而在精神层面大为放松。

    显然,天拂又要自杀。

    对不起,但去死吧天拂!唯有这样才能创造回收所有尸体的机会!你给天拂下达的指示并不完全,只是顺着它自杀意愿的详细内容。

    无论如何,结果是好的:

    A,命令天拂张开双臂扑向贝尔斯,抱住并阻止他!

    B,命令天拂呼救引来士兵,让它背上幕后主使的背锅!

    C,命令天拂大放血,尝试救治所有分身尸体!

    D,命令天拂捡起地上的宝石手枪,补贝尔斯最后一击!

    无论选什么,因为你袭击了人类方的最强战力,人杏值-5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