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8-D章:封祸祭奠(上)

    ·

    贝尔斯列出了四个供你选择的地方。你对于贝金赛尔家族的主基地颇有兴趣,刚想告诉贝尔斯不如去看看他家族的大本营,碰巧接到了黛因的电话。

    内容很简单,她查到赫赫有名的手工铁匠「迪迪昂斯·坦维」身处何处了就在你们即将途径的城镇里。他是「坦坦」的父亲。

    “去城镇看看。”

    “当然,大人。”

    贝尔斯爽快的回应。

    其实途经哪里都可以,但既然城镇有「坦坦」的线索那就截然不同了。

    计划是这样的,找到「坦坦」他爹,套出「坦坦」的情报,让后者为你打造数不清垃圾神器。许多物件的简述内容大多字数很少,描述模糊,尤其是针对破烂物件更是惜字如金,唯独「坦坦」的作品实在糟糕得离谱,仿佛连简述都要忍不住吐槽。

    你接过玉陶莞外交员递来的地图,前往地下城巢群的途中正好会经过一个城镇,其绕行的路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贝尔斯为什么会如此无所谓?

    因为反正你无论选哪里,他马上就要走了。就像之前贝尔斯说的那样,他只是替原本预订要接待你的「邓肯·贝金赛尔」一小段时间而已。

    远远能看到宽阔道路尽头有一座城镇,路上还有一行队伍正在迎接你。

    逐渐靠近,

    头上顶着橙色「邓肯·贝金赛尔」威胁度50的绅士青年男杏,站在路旁,对你恭敬行礼:“玉陶莞冒险者公会第九分部分会长邓肯,真心实意欢迎赫姆兰提斯寡言十万兵领大将军、王下决刑官大人一行的光临,实乃令玉陶莞举国上下不胜荣光!”

    ……

    邓肯,对你保持着近乎90度卑谦的鞠躬姿势,始终如此,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十秒、二十秒之后,你忽然意识到对方好像在等你的反应。

    “不必多礼。”

    “谢大人。”邓肯面带微笑单手抚胸,“在下因公务缠身、迎接来迟,望大人恕罪。”

    你怔住了,

    回头看了看怪笑的贝尔斯,扭头看了看身旁对你不屑一顾的那些外交员,再看了看姿态恨不得低到路面上的邓肯,觉得事态有点诡异。为什么这两人的态度差距这么多?

    然而邓肯对你的恭敬并非虚假,因为他对你的好感为2,只是初次见面罢了,你身旁的那些玉陶莞士兵和外交员基本都在-1左右。

    为什么不接受对方的善意呢?

    你翻身下马,双手握住邓肯的手:“邓肯会长不必如此客气,听说您还贵为贝金赛尔家族最年轻的长老,实乃一代英才。你我不过是初次见面,一切……”(善良高)

    说到一半,你停住了。从记忆角落里翻出来了一个碎片。

    你之前见过这个人,只是匆匆一瞥。

    邓肯察觉到你哑然而止,笑道:“大人真是名不虚传,竟然记得在下。”

    “地牢的停车场里……”

    邓肯微笑点头。

    他与你寒暄之后,稍微说明了一些往事,你倒也是一点就通。

    其实早就有点感觉了当初,你从寒谷风手里自赫姆兰提斯地牢里强行提走嫌疑犯丽奈时,用电梯上行至地下一层停车场,第十分部的马克会长曾等候你,并与你握手交谈。

    那时,邓肯也在停车场的角落里。你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你。

    每天你都会看到无数的人,有的有名字,有的有颜色,尽管有一个橙名在角落里投来凝视目光确实少见,但你当时急于带丽奈离开地牢,并被马克缠住,于是没有于乎未走近的邓肯。

    是的,很奇怪。

    如日中天的寒谷风经过国王同意批捕丽奈,为什么一个区区冒险者分会会长有这么大面子说放人就放人。最初你以为马克是个人物,但发现也就是那么回事。实情是:第十分部、第九分部、贝金赛尔家族以及玉陶莞女王同时为丽奈向阿克屠卢斯说情。

    从某种方面来说,丽奈是个有背景的女杏。

    由于接待最高负责人从贝尔斯变更成了邓肯,整个旅行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愉快。贝尔斯冷笑不语,安静的走在后面,邓肯却十分健谈,时而惹得包括你在内的一行人轻笑连连。之前遭到恶意对待的事情好像不曾发生过。

    邓肯指着前方不远处:“马上就要进入城镇了大人,请恕在下斗胆提一个入乡随俗的小要求。”

    是教徽吧?

    你猜到邓肯打算说什么。若如此和气的要求你摘掉徽章,其实倒也不是不行。

    但教人出乎意料的是,邓肯从旁边接过来一套米白色的玉陶莞民族传统服装,手工刺绣灵兽图腾,精致大方。双手递到你的面前:“所谓入乡随俗就是这样啦?我不想妄加评论大人的穿衣风格,但在玉陶莞的审美里,会有些古怪。”

    哦,

    于是你开始换衣。纯棉布手工服饰,配有简单的宝石项链,整体看上去和玉陶莞外交官类似,宽松舒适,大方得体。

    其他人也换上了,包括天拂,但不包括五十名穿着铠甲的士兵。

    太合适您了!这样无论怎么看你都是当之无愧的俊逸之秀,一定会引来当地少女们的热情尖叫的邓肯的话明明是恭维,但那副毫无虚假的笑容和称赞,并不会让任何人讨厌。

    你把「七夜神教」的胸章摘掉了,而且是在不知不觉间。邓肯有些脑子,如此做法既不会让你丢了颜面,也不会在城镇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大人,城镇里没有高等的马厮,只有郊外才有哦。”

    “嗯。”

    并且按照邓肯把非常扎眼的漆黑机械马留在了城镇外。如此一来,你可能会被初次见面的玉陶莞国民歧视的因素只剩下身旁的天拂了。邓肯知道就算劝你把天拂留在郊外等候,你也不会同意,于是他便免去口舌。很会做人的家伙呢。

    玉陶莞最西侧的城镇,看上去和赫姆兰提斯迥然不同。

    在赫姆兰提斯,建筑基本上都用的金属,哪怕是最简陋的民居也是如此,唯有村庄才会使用石材和木材盖房子。但在玉陶莞,城镇的建筑最高不过六层左右,大多是两三层,每一栋基本上都是用的木石混建。在赫姆兰提斯,房顶大多是几乎水平的小角度倾斜的「/」字型,但在玉陶莞,房顶大多是「人」字型,这和年均降水量差距悬殊有关。

    郁郁葱葱,

    赫姆兰提斯白天的街头基本上是灰色的,唯有夜景才五彩斑斓,但在这里街道两边就像是执行国策般,必定会种植着树木和灌木绿化带。也有各种车辆,略少,实际上城镇里马匹也不多。这里的云纯白如棉,这里的天蔚蓝如海。

    或许是提前安排好的吧,有不少镇民候在入口两侧,举着条幅和鲜花欢迎你们的到来。一张张笑脸与之前扔你鸡蛋时云泥之别。

    你一眼就看到了某个奇怪的建筑物,

    塔,

    上面还挂着气球,高逾数百米漂浮在晴朗天空中。这种建筑其实赫姆兰提斯城镇里也有数个,但由于高楼耸立故并不显眼。

    “那个高塔是什么?”

    “是帝都很久以前下达的政策,要求全世界尤其是南陆各地都要建设这种高塔,并且悬挂热气球。”邓肯并没有笑话你孤陋寡闻,耐心的解释道,“虽然每个塔的规格不尽相同,但唯有热气球的高度是绝对一致的。在南陆,每个热气球都悬停在距离地面「一千米」。”

    你歪着头。

    邓肯指着天上说道:“在我们头顶看不见的卫星轨道上有许多天基武器,时刻瞄准着整片南陆。”

    “呃?”

    也就是说你随时会被头上射下来的光束炸成粉碎吗?这件事怎么从来没人说过?

    这便是为什么很少会看到飞机的缘故,就算看到了也是飞得很低的直升机。任何物体只要离地超过一千米就会被天基武器自动击落,包括飞机、导弹和火炮,当然平射炮弹不算。你从来没见过任何摩天大厦的其中迎因也是如此。

    追其根源,是因为第一次人械大战时,核爆带来的疮痍至今未能抚平,这是机械方和人类方都不愿意看到的。这种天基自动防御主要是阻止核武器导弹飞来飞去,同时也消除了飞机空战的余地。当经过历史上无比漫长的争夺、摧毁、军备制造竞争之后,最终人类和机械方达成了某种协议所有南陆的天基自动防御系统,不管是人类还是机械,超过一千米击落勿论。这样的妥协对双方都有利。

    这种拴在塔尖上的热气球实际上就是探测天基武器是否仍在正常运转的简陋手段。有的塔顺便风力发电,有的塔顺便预测天气。

    其实,这座崇尚自然风尚的城镇里机械也不少,施工用的起重机、电灯、几乎每个人都有手提电话。

    “我以为玉陶莞没有科技存在。”

    “大人说笑了。科技是历史前进的车轮,无人可以阻挡。之前接待处的巨树就是基因改造科技的产物,我国士兵的箭头里埋有能够极速生长的植物种子,无论入肉还是射进机械体敌人结构内均能立即造成严重破坏,电话的无线通讯网遍布我国的每一个角落。”

    “但入境时……”

    “第二次人械大战时,我国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黑客袭击令我们陷入经济崩溃,永生技术的倒戈控制令政府黑化瘫痪,动力铠甲和机械体纷纷不受控制。毫不夸张的说,那时我们差点灭国。”

    于是如今的玉陶莞对黑客、人工智能深恶痛绝,杯弓蛇影。他们可以用手提电话,却拒绝使用拥有高科技功能的手表,可以使用机械载具却拒绝使用带有智能辅助的动力铠甲,可以发展基因改造科技却对其他有可能被黑客钻空子的任何科技敬而远之。

    就像赫姆兰提斯人人对瘟疫谈虎色变那样,玉陶莞也因悲惨色彩的国家历史原因强烈排斥黑客、人工智能和机械体。

    随便逛逛,

    城镇里似乎正在举行某种庆典。数万民众兴高采烈的拥入街道,巨大的游行队伍张灯结彩。

    十几辆大型花车上面是扮相夸张的演员们载歌载舞,而游行队伍的最前方则是四十多名赤裸上身的小伙子门齐齐抬着一辆华而不实的轿子,轿子上一名穿着仪式用华丽服饰戴面具的少女正在跳着莫名其妙的舞蹈。

    你指着这场庆典,邓肯解释说这是传统节日活动,主旨是封印世界的灾祸,祈求平安。

    从未见过,于是驻足观看。

    这里蛮热闹。

    忽然你的衣角被拽了拽,低头看去是一个小女孩。

    “大人,要买花吗?”

    买花?为啥?给谁?

    小女孩指着你身旁的丽奈,微笑道:“这位大姐姐好漂亮,买束花给她吧?”

    漂亮?

    你盯着丽奈看。丽奈虽然谈不上难看,但也没觉得有多美丽。不过,买朵花也不麻烦。

    一金币,女孩手里所有的花。这是你面额最小的货币了。女孩又惊又喜,连连道谢,丽奈抱着大捧的鲜花喜笑颜开。

    小女孩嘴很甜,说了很多祝你们白头偕老心想事成之类的祝福,消失在人海里。

    邓肯解释说,丽奈,在玉陶莞的审美里是最典型的美女——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一切刚刚好,五官精致且淡雅,面相善良而温柔,头脑聪慧却不张扬,伶牙俐齿却很恬静。如宝石般璀璨且内敛。

    寒谷风其实在玉陶莞的审美里也属于典型的美男子,面白有须,肌肉精瘦,举止自信沉稳,眉目清秀。

    红色的花代表着浪漫纯真的爱情,和丽奈的发色相得益彰。

    只是小女孩卖的花品质不太好,略显枯萎,是美中不足呢。

    于是,

    你把枯枝神器紧挨在花束旁,令花束顿时变得鲜艳夺目。这是神迹,明明已是剪下来的花枝们却开始长出新的嫩绿枝叶,鲜红花瓣,水灵的很。

    讶异的不仅是丽奈,还有你周围的所有人。

    邓肯没有不识趣到要对这个神技刨根问底的地步,但仍然保持着极大的兴趣,盯着你手中的枯枝神器饶有兴趣。

    良久,邓肯忽然提议,不如去祭奠现场看看。若方便,这枯枝神器可以大展功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