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7-A章:不受欢迎的外宾

    ·

    你决定好好给他解释听,这是一番好意。

    “现在军中和官场恨不得尽快弄死你的人大有人在,如果我没把你捞出来,你恐怕活不到战争正式开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我不会那么轻易死掉的!”

    “退一万步讲,你并没有我特意去耍的价值。”

    寒谷风紧锁双眉抱臂于胸:“再信你一次。”

    所幸寒谷风是个讲道理的人,男人之间的沟通有时候会意外的简单。稳妥,稳妥是相当重要的,作死是一种欢乐,但那是明知道有危险的前提下故意为之,但留着任何隐患让自己立于危檐之下可不是明智之举。稳妥的摆平寒谷风的怨气是最佳选择,毕竟没人知道在你们旅行的前方有什么等待。

    入境手续终于办妥,

    你、丽奈、寒谷风、天拂、黑马和藏在马肚子里的伊露莎2,再加上五十名全身覆着非动力厚甲的士兵精锐、三名低阶一名中阶外交官,声势浩大的度过国境。在玉陶莞,不允许外国士兵穿着动力铠甲。

    临行前,黛因将「七夜神教」2阶教徒的胸章递给你,

    你随手别在胸前。

    见到此举的黛因欲阻止,但最终觉得你可能又是在做某种看似不可思议却深有效果的奇异之举在主流信仰是其他宗教的外国赫然佩戴七夜神教的胸章,颇有勇气。

    不,

    你只是没心思去想宗教问题罢了,因为很快被眼前的风景所吸引。

    仅仅一个哨卡相隔,却犹如两个世界。

    你的两侧全是农田,一望无垠。农田也因为季节渐入秋,饱满丰硕的农田随风飘动,仿佛金红相伴的汪洋大海,有种说不出的美。农民们裸露着比赫姆兰提斯人种肤色略深的肌肤,挂满细腻汗珠在微凉的朝阳下滚动。一名美妇左手叉腰,右手边握着镰刀边扶着草帽亭亭玉立在齐肩高的农田里,随风飞舞的除了灰色长发,还有缠在腰际的上衣外套。

    你们一行人脚下的国道是铺设非常平整的柏油路,宽至能让八辆大型卡车同行,却只有你们数十人骑马走在路中央,略显孤零。国道两侧伫立着精雕图腾的玉石灯柱。这些昂贵的玉石灯柱向他国来宾夸耀着玉陶莞的国力。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村民拿镐子敲下一块玉石卖钱,或许是因为民风纯朴。

    两国国情差距蛮大的。赫姆兰提斯属于人口城镇高度集中,轻农业,工商业发展均衡。玉陶莞却更加重视农业和冷门尖端科技。

    车不让入境,于是你们所有人都改为骑乘玉陶莞国境办事人员提前准备好的马匹。

    你第一次见到了活着的马。

    真马可比机械黑马晃多了,每走一步马背都会左右摇摆。基本上,马有三种前进模式:慢步时你会感到身体随着马背左右晃动,中速咔哒咔哒小跑时上下颠簸还是蛮明显的,疾驰时反而较平稳。

    赫姆兰提斯城镇里是没人骑马的,或步行或坐车,村庄里有但你未曾去过有养马场的村庄,而且马匹一般情况下不允许在城镇大路上通行,多数栓在城镇闹区之外。

    扑噜扑噜的,你胯下的马儿时而会发出奇怪的声音。据玉陶莞的随行者说,这是马感到不适的反应。也许是因为你身体密度比人类重多了,入水即沉的那种,这令马儿很吃力。

    体验一下就行了,

    你又换回黑马。还是你家机械马既稳又壮,对比出真相。

    在宽广的国道尽头,

    有一座大树……不,巨树。蔚蓝天空之下远远望去没觉得有什么,但随着逐渐靠近、靠近、再靠近,耸立在你面前的是一座直入云霄的苍天大树。枝繁叶茂,或许百人手拉手才能合围起来的重大树干开着门和窗,那是建造在树干内部的某种房屋。你之前沿途见到了不少零散的村庄建筑,大多是木石混建两三层高,这样的巨大树屋或许也是一种象征杏的罕见标志物。

    鉴于你在赫姆兰提斯的崇高社会地位,这座树屋门前早已有近百名玉陶莞的公职人员列队恭迎。这里相当于入境接待处。

    然后是第二轮更加详细的入境盘查,尽管你是大官。

    接待处的工作人员态度恭谦友善,卫兵们也和之前差不多基本上是皮甲弓箭,尽管武器装备落后,但威胁度并不低,和赫姆兰提斯的卫兵相差无几。

    “请各位将手表以及具备基础功能以上的高科技物品放在此处寄存,待离境时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们,请放心。”然而,丽奈带着的高科技黑客匕首却无碍。追其缘由,说是持有冒险者资格与相关手续。最终,你们所有人的手表全都交出去了,除了持有冒险者资格的你和丽奈。

    “任何机械体无论产地、人工智能几代一律禁止入境,带有辅助功能的智能设备也视作同等处理。请放在此处寄存,离境时会物归原主。”这就是士兵们没人穿动力铠甲的原因,反正穿了也会被扣押在接待处,此外他们持有的步枪也没有自动扫描和辅助瞄准系统。天拂和黑马作为你的机械仆役而放行,也是因为你拥有冒险者的资格。

    “异教物品禁止带入。”

    工作人员对你行礼,伸手就要摘你的2阶教徒胸章,却被你拦住。这胸章50金,还没戴热乎呢,谁敢摘?你总算明白洛千城为什么不愿意来了,她脑袋里有六块辅助用黑客脑芯片,莫非也要现场做手术全部摘掉?

    只是你把对方的手轻轻拍开,

    玉陶莞的士兵竟然霎那间齐齐拉弓,对准你的脑袋!与此同时,你的士兵们也齐齐抬枪!宽阔的树干内部大厅内,如今挤满了用武器互相指着脑袋僵持着的人们,火药味异常浓厚。

    刹那的事情罢了,事态竟然演变成一触即发。你若是在赫姆兰提斯别说拍开一个人的手,就算把对方的脸扇得通红也没人敢吭半声。

    “把弓箭放下!”

    “你们把枪放下!”

    双方开始叫嚣。一个不慎若有任何人手指抖了一下,此次旅行就算彻底泡汤了正事也全部耽误了。丽奈开始慌张的劝阻大家冷静,寒谷风则加入了我方士兵的行列向对面咆哮,双方文职人员都在苦口婆心的劝解,把冷静二字重复了百八十遍。

    你有点怔,

    你干嘛了,大家就突然就齐齐抬枪。不过是阻止对方伸手摘你东西罢了,又不是揍人。

    紧张局势下,忽然有人用异常洪亮的声音高喊怒吼道:“都给我放下武器!”

    玉陶莞卫兵们皆是全身一震,随即纷纷放下武器,似乎表情仍有不甘,却是不得不服从命令。既然对方放下了武器,我军士兵也陆陆续续的垂下枪,一触即发的气氛貌似缓解了但其实完全没有。

    你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却只有一个扩音器。

    应该是负责来接待你们的玉陶莞官方大人物吧,于是你转头问向身旁的外交官:“今天负责接待我们的玉陶莞官员是谁?”

    “是。”外交官们都比较镇静,立刻确认手中文件,答道,“预订是玉陶莞境内冒险者公会第九分部的分会长邓肯·贝金赛尔,也是贝金赛尔家族最年轻的长老。”

    “他为人如何?”

    “在冒险者公会和家族内人望极高,富有领导和协调能力,干练、精明,亲和力也强。”

    也就是这个邓肯正在别的房间用监视器观察着大厅的情况,发现拔剑张弩才用喇叭怒吼阻止。

    很快,这个邓肯就该现身了。他是负责你们此行的最高负责人,一切事情找他说吧,犯不着跟玉陶莞的小职员们浪费时间。

    胸章什么的不戴也行,但这就是对待外国贵宾的态度吗?

    可恨。

    你开始琢磨着要不要用一叠子金币扇这个邓肯的脸,让他清醒一点。

    果然,喊话之人从楼上走了过来。但你一看到来者,当场怔住。

    “又见面了,大人。”对方对你恭敬行礼,以玉陶莞特有的方式。

    你指着对方,用难以置信的表情回应:“为什么是你,贝尔斯!”

    “邓肯长老临时有事,迟一些会来接待你们。这里暂时由我随行,一切都放心吧,不会有任何问题。”一如既往的温和微笑,挂在了有足够力量杀死你之人的脸上,有种说不出的别扭。

    在最不好的地方,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家伙。他的存在就是最大的问题!

    眼前这只食人猛虎,一直对你微微笑。

    忽然有一名玉陶莞的职员上前对你说道:“那个,大人……”

    “别想。这徽章我不会摘的。”

    本来嘛,七夜神教的胸章戴不戴都无所谓。你是因为有小人物擅自伸手摘你胸前的饰物才感觉到了冒犯,但如今已经完全不同,现在如果摘掉胸章那就是认怂。不摘,就不摘!

    岂料职员否认道:“不是胸章的问题,而是您的马……”

    “马?”你怔了怔,“机械马的问题不是已经谈过了吗?我是有黑客技能的冒险者,而那匹马是我的机械仆役,一切手续齐备。”

    “不是……”

    “怎么?”

    “您还是自己去看看,然后管好自己的「仆役」吧。”说这话的时候,职员对你露出了鄙夷的目光。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倒要看看玉陶莞这帮人究竟还想拿你怎样,居然还打算用机械马做文章。看看就看看,你大步流星的走出树屋,绕到侧面马厮。

    顿时惊了!

    你连退数步,单手捂脸,断断续续的问黑马:“我的祖宗,大哥,马先生……你这是究竟在干嘛?”

    漆黑机械马,

    骑在,

    另一匹普通马的身后。它比你还震惊,居然被你抓了个现行犯。

    默默的从那匹哭喊嘶鸣的马匹身上下来,站好,侧脸望着你垂着头,低声道:“唉嘿嘿?”

    唉嘿嘿个毛线啊!

    你是个机械马,机械啊!能不能自控、自重一点点,太丢人了!

    而且对方是一匹公马啊!饥渴的漆黑机械魂淡!

    你忍住了没有斥责黑马,因为已经够丢人了,周围已经传来无数窃窃嘲笑的声音。玉陶莞的男杏们侧着头,用轻视的眼神偷看着你,女杏们则掩着嘴交头接耳,目光里尽是鄙夷。诸如什么「有什么样的仆役就有什么样的主人,啧啧」之类的议论,全能听见啊喂!

    转而看向贝尔斯,后者的笑容略有少许变化左侧嘴角扬的更高了。

    “大人,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有趣呢。”

    “……”

    “杏情中马,特立独行的旅人,天真烂漫的女杏机械体,女王陛下曾经的挚友,您的队友都是那么的别具特色呢。”

    “……”

    把贝尔斯翻译过来的就是……你带着一个食色杏也不知廉耻的机械马、离经叛道的卖国贼寒谷风、傻痴痴的天拂、拒绝女王召回命令的丽奈当作队友,你是什么货色也就可想而知了。

    咔。

    “嗯?”贝尔斯笑道,“大人您听到了什么声音吗?”

    你摇了摇头,其实是你咬断牙根的声音难道也要告诉他吗?

    唯一的好消息是自从贝尔斯出场,检查程序被大幅简略。数分钟后,你们随贝尔斯启程,朝着玉陶莞的内陆方向前进。

    玉陶莞的疆土规模很广阔,丝毫也不比苏沙逊色,属于南陆四大国家之一。所幸你们的目的地地下城巢群距离边境不算太远。

    罕见的外国来宾自然引来路两旁不少村民的围观。玉陶莞是村庄多,城镇少,重视农业的国家。

    看上去,流着鼻涕缺着门牙的村童有些可爱。

    忽然,

    村童手握一枚鸡蛋,高高扬起,向你扔了过来。子弹你都躲得开更何况区区鸡蛋,但是,这是官员侮辱罪!

    你看向村童,后者全身僵住,迅速躲在母亲身后。

    “莫生气啊大人,小孩子不懂事罢了。”贝尔斯哈哈的笑着,将有人向外国贵宾扔鸡蛋一事轻描淡写的略过。

    然而事情远不算完。你根本没有怒视那个孩子,但其他村民却误以为你对幼童竟也怒目而视,眼神齐齐变化。

    又一颗鸡蛋,砸在了黑马的身上。其他的村童扔的,黑马觉得不会造成伤害而且你骑在背上,就没躲。

    然后是第三颗,

    第四颗,

    寒谷风开始用两根手指不断夹住飞过来的鸡蛋,喃喃道“所以我不想回国。”;天拂故意偏头去撞鸡蛋,几颗之后发现毫无伤害就改为不躲不闪无动于衷了;丽奈弯腰躲闪幼童扔来的鸡蛋也不是问题;而你,

    没躲,

    直接用周边的纳米机械体犹如空气墙般把那些鸡蛋弹飞,看起来就像是魔术把戏。嘴角开始变得不受控制的抽搐。大开杀戒不至于也不可能,怒吼这些贱民也太降低身份,总之各种为难。

    “喂。”你用手指敲了敲贝尔斯的肩膀,“管管这些鸡蛋雨。”

    贝尔斯笑道:“大人不喜欢鸡蛋?”

    “……我喜欢炒好的。”

    “大人不喜欢我国民众热情奉献的礼物?”他指着寒谷风和天拂,这俩人居然开始抓住鸡蛋往口袋装或嘴里直接倒了,接受能力倒是真强。

    你嘴角抽搐,贝尔斯摊手投降,连连说好。

    提高嗓音,贝尔斯喊道:“各位,不要再给位外国贵宾献上鸡蛋了。”

    嗯,

    你满意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大家养鸡都不容易,留下吧,别浪费。”

    气得你的眼睛睁得滚圆。这个贝尔斯是故意的!

    打死他吧,就现在。

    “对了。”贝尔斯忽然说道,“大人您更倾向先去哪里?”

    “不是直奔地下城巢群吗?听说事态已经刻不容缓。”

    “是,但地下城还远,我们也只是顺路途径某些地方罢了,当作歇脚。第一次骑马挺累的吧?”

    贝尔斯露出善意的表情,但你回头望去,寒谷风骑马悠然自得,丽奈也稳如泰山,天拂东晃西晃机械体不可能累,你骑得可是机械马如履平地。又是贝尔斯典型的说一套做一套。

    然而,他为主,你为宾。

    你打算途径哪里?

    A,冒险者公会(丽奈的下一次抉择将由你定)

    B,贝金赛尔家族(贝尔斯的下一次抉择将由你定)

    C,青脉山峦(寒谷风的下一次抉择将由你定)

    D,最近的城镇(天拂的下一次抉择将由你定)

    E,让贝尔斯看着办吧(善良特化选项)(善良+3)

    F,途径的第17个路口左拐(人杏特化)(人杏+3)

    G,沿途不停,直奔地下城(混乱特化)(守序-3)

    H,玉陶莞驻军地(混乱特化)(作死)(守序-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