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6-一B6章:混乱神器

    ·

    你拿起枯萎的盆栽,对准其简述中的「枯萎」一词使用了新的神技「简述反词」。于是,死花的简述变成了「病死的植物,会令周围的其他植物一并茁壮」,委实讲,有点语句不通但勉强能合乎逻辑。

    在你的眼中,这花好像没有任何变化。你问了问其他人,她们也纷纷摇头。

    实际做才行。

    面前这堆垃圾还有一个简述总共四个字不堪用的枯萎盆栽,你把「神器枯花」的茎部插进了这盆普通死花的花盆土壤里。

    然后,

    奇迹出现了,只能用神的奇迹才能形容神器枯花没有任何变化,但普通的盆栽竟然在众人的面前上演了一部枯木再逢春的大戏!简直就是特技视频,明明是干枯到轻轻一捏就会碎掉的硬木罢了,居然变得湿润、柔软、弹杏、翠绿、鲜活、挺拔、开枝、散叶、绽放。

    “好香……”黛因不禁俯身闻了闻盛开的花朵,“甚至比以前还香。”

    所有人都是惊讶的,包括你。尽管这是你做的,也有所预料,却远远没有想到居然有如此大的功效,本以为会十天半个月才能令周边植物茁壮。转眼之间啊!

    黛因想问,

    她想问你究竟对枯枝做了什么,这也是之前的魔术吗?这些疑问几乎跃到她的脸上,但最终,她忍住了,什么也没有问。就像之前的洛伦佐从者,黛因身为称职的副手也有自己的职业操守,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

    伊露莎3震惊了三秒,然后继续擦枪守门,好像这才是世界上最大的事情。伊露莎2按着你的肩膀,盯着枯枝和花朵反复看了好久,最终也什么也没有说,返回了窗前继续警戒。

    很好,

    你身边的女人都很懂事,很乖巧,不会乱问……但是为什么总感觉缺少了什么……掌声?难道没有半个人发现你刚才做了一件唯有神才能做到的事情吗!

    冷静随着沉静渐渐返回你的心中。细细一想,这东西好像也没什么用。

    你确定了「简述反词」的具体规则:午夜24点重置使用次数,每天三次也就是篡改三个词。而现在是晚上十点左右。

    不用也浪费了。

    你开始进行真正的篡改「坦坦的装饰剑」,将其简述里的「粗钝」改成了「锋利」。于是这把剑理论上应该是旷世奇剑,削铁如泥吹发可断。

    滋滋……

    简述里的文字抖了抖,「锋利」二字开始变得不稳、抽搐、模糊、扭曲,最终竟然变回了「粗钝」,你的神技使用失败了!这还能失败?

    怎么失败的?

    沉思……

    反省。

    是无法通过语言逻辑的缘故简述篡改后变成了「空前绝后的垃圾作品,脆弱、“锋利”令人难以置信。」试问一件垃圾作品怎么可能“锋利到难以置信”呢?于是,篡改失败了。

    但所幸,没有浪费你的神技使用次数。这就意味着,你可以慢慢尝试。

    最终,

    你优先把「垃圾」二字,改成了「珍贵」。一种「珍贵作品」是脆弱且粗钝的,或许有收藏家会这样觉得,逻辑上勉强可行。于是,神技成功了。你以后会注意优先考虑语句的逻辑问题,才使用「简述反词」这个神技。

    但这剑还是无用。

    下一步的计划也非常明显了先把「粗钝」改成「锋利」,在其抖动扭曲期间,立刻将用顿号连接的「脆弱」改成「坚韧」神技二连用,如此一把无坚不摧吹发可断的神器就完成了。但需要等到24点之后。

    时间,你有。

    于是还剩一次使用次数,浪费是极大的犯罪。

    你拿起前老板的那幅画是一个恶魔般的人脸,哭喊、挣扎,又好似恸哭,整个画面都被恶心而杂乱的色彩占据,令看者不悦,主题思想可能是备受煎熬的中年女杏的内心正在痛苦嚎叫吧,无所谓了。

    你把简述里的「糟」改成了「好」,于是这幅画的简述最终为「中年女杏愤怒时不该拿起画笔,任何欣赏这幅画的人都会心情变好」。

    “来,都看看这幅画。”

    “呵呵,老板你真是的,这画有什么好看的啊?”

    呃?

    黛因在笑,而且是左手捂着肚子,右手掩着嘴,呵呵呵的那种笑。要知道这女的在冰蓝色长发和眼镜的衬托下,总是一副镇静干练的气质,这种傻笑……蛮不适合,却貌似发自真心。

    你正在茫然之际,发现两个伊露莎也在笑。

    伊露莎3垂下头,轻声的呵呵笑了几声,之后嘴角仍然保持着扬起状态。当她继续擦枪时,好像隐隐约约的在哼歌。哼歌?没听错吧?角色画风变了啊。

    “是的,我看了,主人。”伊露莎2用打趣的语气回答你,似乎把你那句「看这幅画」当作了一句玩笑,然后她便用接到命令的梗来回应你。随后,她整个人都眉开眼笑,撒娇般的靠在了你的肩膀,脸颊与你咫尺之遥。淡淡的,她在你耳边低声对你说道:“我一直想谢谢您主人,那晚,陪我跳舞。”

    呃。

    你站起身,

    揪住茶几上的桌布一角,以高速抽出并维持茶几上的茶具纹丝不动,立刻用布盖住了这幅画。

    并开始计时。

    伊露莎3几乎是盖住画的同时,恢复了面瘫,并停止了哼歌;伊露莎2大约是五秒之后察觉到自己好像有些逾越,尴尬的站直腰身,远离你的身体,犹犹豫豫的重新走回到窗前;但黛因……

    这女的好像是处于喝醉状态,有点兴致大发。

    “老板,您明天打算做什么,我马上为您安排好一切行程。”

    “嗯,冒险者任务,玉陶莞的地下城巢群。”

    “一切包在我身上!”

    黛因彻底亢奋了,眼中闪烁着某种光辉。若是冷静分析的话,她的肢体幅度平均增大30%左右,语调提高了40%,语速加快了20%,整个遣词习惯也与平时不太相同。她……不会是嗑药了吧。

    这幅画威力有点大,而且对纯人类的影响时效更长久。

    你把黛因按在沙发上,要求她喝点茶,冷静下来。

    然后去打电话,

    给洛伦佐的那位从者。

    “我想好了,那……”

    “大人,你终于决定那件「货」要「邮寄」到什么「地址」了吗?”

    你立刻理解,这是从者暗示你用电话谈这件事无人能够保证绝对保密,尤其你现在名声越来越大,树大招风。遂改口道:“邮寄到我第二处私人别墅吧。”

    “当然,一切如您所愿。”

    也就是说,你要求洛伦佐为你建立一个账户,把50万金都存在新身份的名下。你现在钱很足够,但万一有天沦落到必须隐姓埋名,或许会需要大量的金钱东山再起。

    “……但是,”从者略显迟疑的说道,“您的货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从五箱变成了二十箱了。”

    “啥!”

    钱不过是个数字,但突然从50万金变成了200万金还是令人颇感震惊。怎么了?为什么?出了什么事?洛伦佐不可能平白无故送你这么厚的礼。

    莫非……

    你开始检索眼前被不断滚动过去的提示,一笔一笔的共享资金合计……150万金币。也就是,150亿元。

    洛千城!

    尾款!

    两个小时,洗钱,一点一点的零碎入账分享给你!

    这些款项实在是太零碎了,你没有注意,如今竟然全部结束,总计高达150万金币!这就是尾款?所谓的尾款大多是全款的一半或一半以下,那洛千城这笔生意究竟原本全额是多少钱?天价啊!

    你对洛千城的印象很模糊娇小,黑客,山铜级冒险者,心态略邪恶。没了。这小祖宗居然一笔生意高达数百万金?这已经超过洛伦佐了!

    你努力回想以前的只言片语,

    好像洛千城确实说过……她来赫姆兰提斯此行的主要目的已经办完了。也就是说,她早就收到了首付?

    啊啊啊,错过了数百万金的大头!为啥没有隅点入手「天恩普临」?究竟是什么时候?和谁?怎么交易的,难以想象。

    莫名的很生气,因为洛千城发财居然不带你。

    你抱着双臂,在旅馆大厅等。

    这三个少女疯到晚上十点多才回来,似乎玩的很嗨。你懒得问她们究竟去干嘛了那是她们的自由,但你要问洛千城究竟是做什么生意的。

    “你。”

    “嗯?”

    “你到底是靠什么发财致富的?”

    “本业冒险者,偶尔和父亲、叔叔们跑跑货,小本生意。”

    果然是不说实话,气得你侧额腾腾直跳,从牙缝里挤出来:“……你……很好……”既不能挑明了你知道她发了大财,否则你神技的事情要如何解释,也不能强行撬开她的嘴。财已经过去了,但以后还有,至少你摸到了一个巨额尾款。

    “那个,”丽奈笑嘻嘻的对你支支吾吾的说道,“谢谢哦。”

    嗯?

    丽奈穿了一身非常漂亮的新衣裙,珍珠项链,值得注意的是她腰间挂着的那一对高科技匕首居然也换了。

    你思路迅速转了转,马上理解是洛伦佐安排人,在她们夜游的途中以你的名义送了丽奈这些礼物。理由,自然是想让丽奈爱上你。

    洛伦佐是个说到做到的人,经商者大多把承诺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丽奈好感又升了,现在是5,看你的眼神欲说还羞。

    而黛因不再傻笑已经是十一点之后的事情了。

    ·

    翌日清晨,

    你手里握着一把神器装饰剑,简述写的是「空前绝后的“珍贵”作品,“坚韧”、“锋利”令人难以置信。别拿来砍人,伤害低到大跌眼镜;别拿来防御,反而会令自己受伤;别拿来装饰,其丑无比」。

    包括你在内任何人看上去仍然是一把剑鞘其貌不扬,拔出来坚韧歪七扭八、粗糙不堪的垃圾剑,但你试过了一根头发轻轻落在剑刃上,不必吹即可一分为二,甚至一本厚达百余页的书页是剑轻落书分二的夸张程度。你开启「暴虐炼气」向着剑身侧面全力一拳砸下去,只见弯曲不会断裂,甚至把你的拳头狠狠的弹了回去,你开始怀疑这个世界还有没有东西能够破坏这把剑。

    把玩,

    入鞘,

    丑了吧唧的,挂在腰上配上你一身牛仔屿型显得更加奇葩了。无所谓,实用更重要。

    两位伊露莎依然和你同床,

    委实讲有点挤,尤其是你没打算和她们做什么的情况下,连翻身都不便。这个问题回头解决一下,不必贴身保护你到这个地步。

    唯一令你介怀的是,这把剑的简述写的「别拿来砍人,伤害低到大跌眼镜」,明显与前面半句矛盾,不知道实际上的效果会是如何。

    你看着伊露莎3,说道:“让我轻轻砍一刀,反正你能高速自愈。”

    “是的,主人。”

    于是,一个愿意砍,一个愿意挨。你举起神器装饰剑,对着伊露莎3的手臂轻轻划了下去。

    你发誓没有用力,毕竟你力气大,而且这把神器剑已经被改的很危险了,但还是入肉三分!血即刻流了出来。

    确实锋利,你连连点头。

    “让我砍一刀。”你转头对伊露莎2如此说道。

    “是的,主人。”

    这一次,你用更加轻微的力气对着2号的手臂划下去。

    皮破,

    渗血,

    一个创口贴可以轻松搞定的程度。虽然这次力道更轻了,但也不应该差距这么大。

    敲门,进入,黛因对你行礼:“老板,随时可以启程了。”她听到了你全力击打剑身的声音,知道你醒了,虽然你根本没睡。

    正好。

    你拿着剑对黛因笑了笑,黛因向后躲了躲。她又不傻,看到两个伊露莎都负了伤。

    “来,让我轻轻划一刀。”

    “……有什么错,我马上改。”

    “很轻,手背,不,手指而已,来来来!”

    黛因眼神惊恐。她以前听说过大人物总会有些怪癖,也听说过有邪剑控制人的心智变成斩人魔,但还是首次亲眼见到。她能有什么办法呢?除了乖乖伸出手指。

    你嘿嘿嘿的坏笑,对准黛因的手指轻轻划下去,

    嗯?

    再次划下去……

    嗯嗯?

    你盯着剑刃,又盯着黛因的手指……完全无伤?连表皮都没破?

    黛因趁着你纠结困惑之际急中生智,催促道:“老板,我已经和玉陶莞国境等一系列相关人士联系好了,您可以随时渡国境。您应该即刻启程,若是耽误了正事不好。”

    “嗯。”

    你还琢磨这把剑的诡异之处,打算路上慢慢思索。

    此次前往玉陶莞这个陌生的国家,行程你是这样安排的因为主要目的是攻略地下城巢群,人数多了也没用,共计六个人数:你、伊露莎2、丽奈、洛千城、天拂、黑马。经过沉钟地下城一事,黑马这种机械体也算一个人位。

    走到楼下,其他人都准备好了行李。天拂听说是要去玉陶莞自然是高兴的不行,因为玉陶莞对于机械体非常不友好,高风险;丽奈是负责给你带路的。你的思维转速极快,只要有足够的情报,应该不会犯下任何错误,所以向导是必要的。

    至于伊露莎3则留下看家。你嘱咐她的原话是这么说的:“盯紧亡灵使,这女的一直在憋着劲使坏。别杀。”

    此行估计当天回不来,留下伊露莎3应该能把亡灵使犯坏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

    你大手一挥,兴致大发的说道:“出发!前往玉陶莞王国!”

    “哦,我就不去了。”

    咦?

    洛千城默默的举起手,如此拒绝道。

    “为啥?”

    “别搞错了,队长大人。”洛千城笑道,“我只是觉得跟在你身边有趣才如此做,不是「必须」听你的。玉陶莞是个自然主义和机械歧视的国家,我一个黑客过去也无用武之地,唯有会置身险境。很遗憾,我不会同行。”

    你怔住了。

    对哦,洛千城又不是你的仆役,也不是你的附属品,当然有可能拒绝你的指示。最近你身边的人都对你言听计从,突然被拒绝有点意外。

    行吧,

    她发财不带你,你出国旅行也不带她。但人数就少了一位……你忽然发现到了需要用人的时候,身边没什么兵啊。

    可以一个人去玉陶莞,也可以六个人去玉陶莞,但不能五人。单独旅行说明你孤高,组队六人也是正常,但五人?五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没朋友啊!这是要丢人丢到国外去的节奏。

    黛因?威胁度为1的带去凑数?提米薇?和黛因差不到哪里去,也是弱鸡。妖面小鬼?它现在赶过来也太迟了。

    其实执意于带满人不仅是因为面子问题,而是因为那是「贝尔斯」的老家,更是一个陌生的国度。谨慎不等于怂,大大咧咧一个人骑马而去,然后死在「贝尔斯」诡异神技的刀下才是糗大了。

    黛因看你沉默,很久没有说话,以为是随行人员有问题。她考虑的不是洛千城突然拒绝同行,而是她负责联系安排的那些人。“老板,我还安排了一些士兵随您同行,共计五十名精锐。毕竟您现在是大将军,不同以往。”

    “士兵?”你灵机一动,“对,把寒谷风叫来。”他老家也是玉陶莞,而且你一直想知道「天选红血」民间组织那件事是怎么回事。

    黛因一怔:“好的。”然后抓抓头去联系了。

    不知道黛因究竟是如何取得与军方高层的联系,她在文秘、助手方面确实有些才华,能做到许多你不屑于做的琐碎小事。

    于是你们坐着王城派来的高级车队,黑马跟在后面,一路向东。途径荒野森林,周边景色渐渐变成了丘陵,你看到了一条大路尽头有哨卡。那便是赫姆兰提斯与玉陶莞的国境线了。这边的士兵穿着动力铠甲抱着厚重的步枪,那边人数是我国的十倍左右,但基本上都是皮甲和弓箭、长矛。

    黛因随行至此,目送你顺利度过国境才会折返。具体拿着文书资料与国境卫兵交涉的人是她和王城派来的低阶官员。整个事态比预料的要麻烦,果然如传闻般玉陶莞是个相当封闭的国家,入境难。

    问题主要在两个方面:

    第一,你的同行之中,天拂是机械体,玉陶莞不允许机械体入境。当然也不是绝对的,有的是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此次交涉手段是你是冒险者,冒险者尤其是黑客职业有权携带机械仆役一同入境,毕竟它们是黑客的战力之一。具体证明天拂、黑马是你的直属仆役等资料,天拂很内行,替你准备好了。

    第二,伊露莎2被视为改造人。按照玉陶莞王国的律法,人体改造为机械的程度超过60%,禁止入境。丽奈是本国人,不必考虑这一项,但伊露莎的改造程度远远超过了,体内有大量的金属探测反应。

    解决办法……把伊露莎2塞进马屁股里。

    是的,

    也就是对你唯命是从的伊露莎编号系列才会甘愿把脑袋往马屁股里钻,这一幕既有些惨不忍睹又有些滑稽,尤其是马屁股后面是伊露莎的屁股的那个画面,你不小心截图保存了。

    此次出国旅行是一举三得。不仅可以确认玉陶莞女王被绑架一事的真相,关系到全南陆会不会演变为更乱的状况;而且有机会让黑马吃下地下城核心,或许,它能够获得某种好处;第三,把寒谷风从苦海里捞出来。

    入境手续花了不少时间,寒谷风也到了。

    下车之后,他的态度就不太好。

    “我就知道,你果然又在耍我!”寒谷风是个失去一切的男人,才不管你的身份地位,指着你的鼻子张嘴就吼,“说他妈什么立军功的机会,我刚跪下求那个棕发小鬼加入他们的特别行动队,就被你叫了过来!爽吗?”

    ……有点。

    他这跪算是白下了。

    有一件事或许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你无意中救了寒谷风的杏命。如果寒谷风真的跟丸格塔去夺取水坝,寒谷风会死,不是死于敌人的枪口,就是死于自己人的枪口,反正台面上的说法都是英勇牺牲。

    “我是好意。”

    “以为我想回乡?错,毫无兴趣!”

    你看着寒谷风正在气头上,多说无益了。反正这件事他愿意也的愿意,不愿意还得愿意,这就是你所持有的能量。

    A,好好给他解释听,这是一番好意(善良+5)

    B,许诺他回去之后会补上更多的军功机会(守序+5)

    C,“美酒、美女、美景,你究竟对旅行有什么不满?”(人杏+5)

    D,附耳低语:“此行有助于增加玉陶莞的援军,是大功一件,你可想清楚了。”(善良特化选项)(善良+10)

    E,直接把他踹过国境线对面(混乱特化选项)(守序-5)

    F,故作神秘:“此行乃国家最高机密!赫姆兰提斯有难,玉陶莞有一股秘密势力妄图和苏沙合围。你我联手将其铲除,共成救国英雄,可好?”(作死)(混乱特化选项)(守序-1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