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4-F章:你们确认?

    ·

    “我听明白了。”你点点头,用手指逐一点名,“你们,是索要自己的三妹伊露莎,无论是本体还是复制体;你们,是要求处死伊露莎的复制体;至于你们,则是要带走丽奈。”

    空气中飘荡着理所当然的氛围。

    你呵呵的笑了几声:“问我?想我要人是什么意思?”

    「皆杀天使」既然已经站在伊露莎2的面前,大可以直接把人带走,却没有;本地冒险者这些马克会长的狗腿们本可以多找些人直接袭击伊露莎2,至少他们自以为能赢,但也没有;带着帝国正式批捕文书的防疫人员早就到了旅馆,却只是将丽奈限制在房间里,反而久久等着你回来。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你现在是个人物。扶摇直上的王下决刑官,如日中天的最大军官,哪怕是小国也个独立受到国际认可的国家。众所周知伊露莎2跟你混,丽奈又是你刚刚成立的小队队员,坊间始终有你和丽奈的绯闻八卦,谁敢擅自动手?

    然而这样怂的实情并没有任何人愿意坦言承认。

    “当然是因为你是沉钟地下城攻略任务中的幸存者,也是你用某种方法把伊露莎带了出来。”露露莎顿了顿,看了一眼伊露莎2,补充道,“还有,你是三妹的男友,自然要跟你知会一声。说,姑且说过了,现在人我们带走了!再见!”

    露露莎伸手去拉伊露莎2。

    伊露莎2后退半步。

    露露莎怔在原地,不只是她,其他两女也颇感意外。她们的表情非常好懂,似乎开始怀疑是不是你给伊露莎2进行了洗脑或催眠,否则不可能如此言行诡异。

    你摆摆手:“我澄清一下你们确认伊露莎是我带出来的吗?”

    “除了你,还有谁?”

    “我是谁?”

    “犯什么傻呢?你当然是寡言。”

    啧啧的几声咂舌,你转身向黛因伸手:“来,给我一个床单或类似的东西。”?

    为什么要床单?

    在众人莫名其妙的注视下,黛因坚决的执行你的任何指示。跟你也有段时日了,大致了解了你的行动风格,这种诡异的指示并非首次下达,但每次都非常有效。

    他们还在叽哩哇啦,你接过床单,一张纯白、柔软的很大布料,大到足以把你遮挡起来。

    于是你提起床单,把自己遮挡住。

    两秒之后,

    布落,

    人现。

    “咦咦咦?”你眼前的所有人霎那间产生了空前绝后的默契,异口同声的怪叫。因为他们发现,你不再是你,而是变成了另一个人。

    改变容貌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至今未曾这样做是因为没有必要,并不是有任何困难。你变成了伊露莎的模样,准确来说是伊露莎复制体的模样,金发、眼神冰冷、毫无表情、漆黑而不祥的重型动力铠甲。伊露莎身高168cm不矮,再加上厚重的铠甲,其份量远比你之前的体型要大,不足的部分你用弥漫在旅馆空气里的纳米机械体填补了反正沉钟地下城进贡了很多、很多铸锭。

    你看向伊露莎2,后者心领神会,默默走到你的身旁。你俩摆出一样的姿势,一样的神态。

    露露莎怒了,伸手去揪你的脸:“区区一个全息投……”

    是肉,

    至少舍利金摸起来和肉质地完全一样。而露露莎去摸伊露莎2的时候,表情更加震惊了:“怎么可能……两个?”她连连后退数步,靠在妹妹们怀里。

    露露莎当然震惊。之所以口出狂言「就算是复制体也要带走」是因为她连三妹的本体都没有,就算只有一个复制体也好,但如今竟然有两个。前一秒露露莎还信誓旦旦不在乎是不是复制体,但现在彻底茫然了。

    带走两个伊露莎?

    不,怎么可能……

    卡露莎扶住姐姐的肩膀:“别慌,他俩一定有一个是真的!这种民间下三流的魔术戏码骗不了我们!”

    “对!”

    艾露莎拿出身份验证机,对准你的瞳孔,显示「瞳孔验证失败」。仔细看去才发现,两个伊露莎的瞳孔全都变成了机械形态。

    “抽血,血不能造假!”当然不是单指血型,还有基因鉴定。如果这个还能造假,世界就要乱套了。

    你和伊露莎2都冷笑一声,齐齐抬起手,任凭验血。

    指尖一滴血,

    众人皆愕然。

    基因信息和本体完全一致。实际上伊露莎2还未成为完全感染者,仍留有少许血液和皮肉。就算用透视检测,也会遭到动力铠甲的妨碍,当然你的铠甲也是用精钢和山铜制造,尽管没有具体功能但至少看起来完全一样。

    「皆杀天使」懵逼了。她们反复思索了好几分钟,终于缓过神来,大吼道:“技能!你俩谁会技能,谁就是本体!”

    你和伊露莎2又是淡淡一笑。

    齐齐使用了「瞬间移动」,现场顿时乱了套,拔剑的拔剑,抬枪的抬枪,躲闪的躲闪,惊呼的惊呼。有的人知道这个有名的,唯独「毒祷」会用的超能力,有的人则完全被吓坏了。

    接着你和伊露莎2又同时使用了「穿心一击」,拳头迅猛的击打在空气中,发出了刺耳洪亮的破空音。随着空气中的震荡,全场陷入了死寂,只有你和伊露莎2相视浅笑的声音。顺便一提,你的嗓音自然也伪装的与伊露莎2完全一致了。

    不行了,

    「皆杀天使」三女全部抱着脑袋,后退,坐在沙发上总结人生里究竟错过了什么。

    本地冒险发现「皆杀天使」算是指望不上了,齐齐抬枪指着你俩的脑袋,吼道:“我们代表冒险者公会,正式认定你俩为人类的复制体,依照世界法律,就地处决……”

    “你家复制体会用技能?”

    “呃?”

    你啧啧的咂舌,摇了摇食指:“一定要证据确凿才能处决我们哦?我们的主人可是赫姆兰提斯的王下决刑官。再次提醒你们,他拥有先杀后凑证据的特权。”

    咕噜,

    旅馆里寂静无声,响起了一道很响亮的吞口水声。

    既然冒险者是有备而来,自然不会被三言两句哄住,定了定神,继续说道:“不!我们现在改为以「伪装人类的机械体」的罪名,将你俩就地处决!”

    毕竟你俩的瞳孔是机械形态,而且伊露莎2也经不起详细检查,全身内部都是机械结构。

    你和伊露莎2听罢相视而笑,齐齐指着自己的动作完全一致,反问道:“我是机械体?机械体会技能么?”

    “这……当然会!”冒险者试图用很大的嗓门搞得自己显得更加有气势,“银月级就会!”

    “别糊弄外行人。我也是冒险者,而且还是秘银级的。莫说银月级是否会瞬间移动这种独门技能,你们冒险者应该都配有针对极南境的检测仪,一眼就能辨识出是否是极南境机械体才对。你看,我是银月级吗?”

    沉默,

    冷汗,

    脸颊直抽之后,冒险者们抓耳挠腮窃窃私语紧急讨论一番。数秒之后,他们仍然没有死心,大吼道:“再改!我们现在以「盗取他人身份」的罪名,将你俩就地处决!”

    这次伊露莎2没有动,

    唯独你从腰间虚无之处变出来一把手枪这种结构简单的东西,不用设计图你也能随时做出来砰!的一声,击中了为首冒险者的腿部。

    嗷嗷嗷的惨叫。

    因为你把子弹改为了近似于新入手的那种「密罗网」手雷的构造,弹头入肉,即可出刺,可把对方疼坏了。

    冒险者们看到你动手了,齐齐要对你开枪,你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稍等,然后重新提起白布。

    布落,

    你又变回了你原本的模样,对面那几个人眼睛瞪的好大、好大。

    “别他妈在我面前说什么「盗取他人身份」罪名啥的,赫姆兰提斯全境的所有判罪、调查工作都归我一个人管,你们算老几?别老把我当外行人糊弄,就算真有盗取身份罪也是镇卫兵管辖,轮不到冒险者指手画脚。”你在手里转了转枪,“该我问你们了我是该凑点证据,定你们个越权和侮辱官员罪,还是你们自己认怂?”

    冒险者们齐齐脸黑。

    这帮人居然带着武器气势汹汹的往你的地盘来抓人,没杀他们已是大发慈悲,记得感谢神。(善良高)

    「皆杀天使」陷入混乱状态,冒险者们吃了亏又再无任何说辞,来自帝国的这几个防疫人员只好上前。

    “大人,我们和他们不同,只是执行公务,请您多多配合。”

    “好说。”

    嗯?

    防疫人员们听到你刚刚发了脾气之后忽然变得态度温和,不由迟疑。无论是暴风雨前的寂静,还是真的介怀帝国的威严,该谈的公务还是必须继续下去。迟疑再迟疑,他们继续说道:“感谢大人理解,我们能否现在立刻带走丽奈·贝金赛尔?”

    说罢,他们递给你所有的文书。

    纸质的,电子的。

    帝国签发的,冒险者总部签发的,还有来自……贝金赛尔家族长老的同意书。这一瞬间你觉得丽奈颇有些可怜,明明什么也没做,却被自己的冒险者公会抛弃,甚至连家族也……不,想多了,这是带回去问话例行公事罢了,毕竟手续齐全,家族长老们恐怕也没有什么办法阻止。

    委实讲,你也没有任何程序能够阻止防疫人员提人。

    “手续很齐全嘛。”

    “是的,大人。”

    “你们费了不少苦心嘛。”

    “这……”为首的防疫人员擦了擦额头的汗,或许是生化服太热,“大人您多担待。其实,帝国非常尊重南陆每个国家,愿意永远和平共处。于此同时,帝国也非常尊重大人您这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特此办理了尽可能齐全的手续,至少可以向您展现帝国的诚意。”

    “好,把丽奈带走吧。”

    他们听罢一怔,然后齐齐松了一口气。说真心话,他们也怕你忽然对他们开一枪,这可能会引起国际纠纷。“太感谢大人了!”说罢,他们转身就要上楼抓人。

    却被你叫住。

    一句「不必上楼了」之后,你又把白布提起挡住自己的身影。这一瞬间,所有防疫人员都有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布落之后,你变成了丽奈。

    完全一模一样!

    防御人员显得比「皆杀天使」镇静多了,毕竟是第二次见到这种诡异的把戏,有心理准备,也有对策。他们互相交换眼神之后,问道:“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确认我是决刑官吗?”

    “……”

    懒得跟你玩这种无聊的魔术把戏。魔术,归根结底就是一种障眼法,全是假的!无论你如何变化外貌,甚至能缩小身高,长出胸部,改变嗓音,但遗传基因和瞳孔是无法造假的!

    上!为首的防疫人员招了招手,各位齐齐扑向你,将你按住。

    你冷笑道:“你们确认我是丽奈吗?抓错了是会出人命的。”

    “确实会出人命,但是谁的就不一定了。”防疫人员的言外之意,他们马上就会把你抓个「伪装他人身份」的现行犯,就地处死。一切信息全部记录在案,连证据都不必凑了。

    够狠。他们打算咬死这次的口实,不杀你也很很的要挟一番。这是确凿的罪名!

    “给她测指纹!”

    “是!”很快,“报告,指纹与丽奈·贝金赛尔一致!”

    “瞳孔!我看他瞳孔这次如何造假!”

    “是!”很快,“报告,瞳孔与丽奈一致。”

    “该死,不过我也料到了。”尽管为首的家伙想不通你究竟使用了什么伎俩,但毕竟之前已经见过一次了,“血!给她验血!我就不信了,一个人的体内还能存有两种血液!”

    “是!”很快,“……报告……一致……”

    ……

    当然能。

    你体内不仅埋着高能电池,还埋着丽奈和洛千城的血,待用时才会临时合成为你独有的血液信息。所以,把你体内储存的少量丽奈之血自血液伪造合成器附近,挤到指尖皮下少许,完全不是问题。

    刚才你能被抽出伊露莎的血,是因为紧挨着伊露莎2时临时从背后做了个针管,抽了点。不止如此,你连天拂之血也在体内备了少许以应急。

    血?基因信息?这点东西就能证明一个人是自己?好可笑的道理。

    啪!

    防疫人员猛拍脑门:“我真蠢!竟然会被这么古老的「大变活人」的魔术给骗到!来人,给我去楼上搜!这个根本不是决刑官变的,而是用某种魔术技巧从三楼跟真正的丽奈交换了位置!她才是真货!”

    “……什么技巧?”

    “我怎么知道!反正就是骗术,对,是瞬间移动,刚才的瞬间移动也是欺诈,是幻术,是结合了催眠、全息投影、高速手法和焦点诱导的诈术!没错,嗯!”

    噗嗤你就给笑了。

    于是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这群人上楼,

    把真正的丽奈押了下来,

    丽奈看到你的表情是惊讶的,而这群的防疫人员的表情如同吃屎。

    两个丽奈……这怎么抓?

    为首防疫人员掏出手枪,彻底恼羞成怒:“两个全他妈给我抓回去!全抓!”

    “是!”

    你稍微用力,从地上爬起来,将之前压着你的士兵全部推倒一旁,冷笑道:“我刚才好像说的很清楚吧?抓错人,是会死人的。”

    “去你的!老子是帝国派来的防疫官员!今天就是来抓丽奈的!管你是决刑官,还是***大将军,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弹丸小国。告诉你!在地图上找你们赫姆兰提斯都得用放大镜!今天只要是丽奈,无论多少个都给我统统抓走!有多少抓多少!”

    之前的彬彬有礼荡然无存,这才是帝国狗真实的面目。

    你失去了笑容:“区区小国?”

    “当然!帝国的疆土面积比你们整个南陆加起来都要大!鸡窝里的头目,还真把自己当凤凰了?什么鬼决刑官,别真的把自己当回事啊!”

    你是想开个玩笑,

    但显然太多人经不起恶作剧,很容易上头呢。

    你耸耸肩:“本想再多玩一会儿,但你们的心眼比**还小,实在扫兴。”说罢,你提起白布。

    布落,

    你变成了阿克屠卢斯陛下。那几个防疫人员脸色瞬间煞白。

    “你们刚才好像在说,朕的国家,只不过是个鸡窝?”

    “……假的,这个国王是假的,是魔术!”

    你再次提起白布,变成了这个为首的防疫人员,一模一样。当然是经不起抽血检测的,但他们全都被你整懵了,傻坐在木质地板上犹如石像。

    布起,布落,你变成了露露莎。

    布起,布落,你变成了为首的冒险者。

    布起,布落,你再次变回伊露莎2,而且与此同时,伊露莎3也恰巧进门。于是,三个一模一样的冰美人站在众人的面前,此刻受到震撼最大的非属「皆杀天使」莫属了。

    你们仨齐齐伸手,异口同声的说道:“再测测血。”

    明明是毫无商量的强硬语气,但没有任何人动,他们知道再测也是枉然。

    你和伊露莎们齐齐脱掉动力铠甲,穿着紧身衣,然后整齐划一的打了个响指:“黛因,音乐,劲爆点的。”

    然后就是音乐起,

    布起,布落,

    你们仨齐齐变换人形,不断、不断、不断的变成各式各样的人,有于场的也有路人,有官员也有平民,千变万化令人眼花缭乱。每一次鼓点的节奏原本应该是令人心情愉快的,却令众人的心脏屡屡停跳,渐渐的开始教人害怕。

    害怕看到白布升起,

    害怕舞动的美女们变成大叔,

    害怕音乐继续。

    你牢牢控制住在场每一个人的心,令他们茫然、恐惧、不知所措。最初还有人用检测仪看你们仨究竟是怎么回事,后来不知不觉便垂下了手,呆若木鸡,表情犹如惨遭十八个大汉凌虐之后的恍惚。

    你抓住了这个机会,把空气中那些多余的纳米机械体都集中过来,变出了第四个人。

    第五个,

    第六个,

    第七个。

    每天沉钟地下城都会给你进贡比你体重还沉的山铜,这些全都被你拿来繁殖纳米机械体了,如今被用在这种地方,也算是没有闲置。

    这些多余的人形全部由金属制成,经不起透视检测、更别提身份鉴定了。但没人会那样做,因为你眼前的这帮人,包括「皆杀天使」、本地冒险者和帝国防疫人员全都怀疑自己还没有醒。

    曲毕,

    舞终,白布落下之后,是七个与你原本外貌一致的人形鞠躬谢幕,显得绅士、优雅。随后就是掏枪射击。七个你,正好应对七个防疫人员,每枪都打爆一条腿。

    惨叫连环不绝于耳。

    对于穿着铠甲的士兵,你用了精钢子弹,而且所有子弹都入肉马上弹出无数针刺。若换成古代,这条腿定是废了。

    “大人,您干什么!我们可是帝国派来……”

    “狗而已。”

    别拿大国来压人,谁怕谁啊?

    你弹响手指,黛因心领神会,立刻播放之前的录像,全息投影清晰无比字字入耳:「……区区弹丸小国……」「……不过是决刑官……」「……真把自己当回事啊?」

    “你们犯了本国侮辱官员罪,本该判刑三至五年,但我嫌国际纠纷太繁琐,大事化小。”

    “……!”

    “快,说感激我。”

    “……”

    防疫人员沉默许久,捂着大腿喷涌的血,从牙根里挤出来几个字:“感谢大人宽容……”

    一句很好之后,你再提起布,他们立刻高喊“别!”

    阻止无用,七个阿克屠卢斯陛下现身了。然后又是七枪,打爆了他们七条左臂。

    “大人,又是为什么啊!”

    “你们不知道「王下」决刑官的意思吗?我有权利代陛下发言、执行任何处刑。这一枪,是替陛下射的。你们侮辱了这个国家,也就是侮辱了整个王室。”

    “……!”

    “快,说「我们帝国是区区弹丸小国」「我们只不过是帝国的狗,却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

    挤出来,这几个字,真的很不容易。人都是有尊严的。

    这个防疫人员不是怕死,而是彻底被你一整套把戏整懵逼了,全然摸不着头脑,而且出现国际纠纷也确实非常麻烦尤其是在帝国正打算近期举兵南下的时机。

    “我们……帝国是区区弹丸小国……我们只不过是帝国的狗,却真的把自己当……”最后几个字你听不清,因为有的人好像略有哽咽。所谓士可杀不可辱,他们现在比被杀了还难受。

    差几个字没听清,

    但是算了(善良高)

    最后一次抬起布,你重新变回自己,而两个伊露莎也变回原本的模样,其他金属纳米人形消失了。

    你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滚。一分钟之后,你的旅馆大厅空荡荡的好像从来没有人来过,除了地上拉了很长的数条血迹。

    两个伊露莎体内也是由纳米机械体组成的,自然能变形,但因为还留有少许血肉,所以未曾这样做过。但在你的指示下,稍微改变身高和体型并不是难事。至于她们外表的皮肤,就用你的纳米机械体裹在外面。

    这是理论上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的伎俩,因为要同时控制如此庞大数量的纳米机械体在音乐节拍之间迅速改变七个人的形态,绝非易事。

    如果是刚刚苏醒时的你定然做不到,不过谁都在成长。

    两个伊露莎非常清楚魔术的真相,很淡然,但黛因就整个人都傻眼了。看到你走近,竟然失言说了一句:“老板您是幻想故事里的变形怪吗?”

    咚,轻轻敲头。

    “想什么呢?只是普通的坊间魔术罢了。”你附耳对黛因嘱咐一番,“他们这些人等回过神来之后或许还会来。你就按我教你的办法,把嘱咐你的资料和手续全部备齐。他们玩官方手续,我们也有。”

    黛因看你的眼神……

    好像在崇拜以上。

    你摸了摸黛因的头。这群人敢吓唬你的副手,这个仇,明天让黛因亲自讨回来。你完全相信只要黛因有所准备,那副精明和伶牙俐齿,定能让这群人明天再度灰头土脸的滚回去。

    啪啪啪……

    丽奈早已看傻,竟然真的当作了魔术表演,对你鼓起掌来,表情相当的痴呆。不仅如此,之前被要求在房间里的洛千城、天拂和亡灵使全都听着动静走了出来,齐齐对你鼓起掌来。有很多话都在不言中。

    忽然,又有人走进旅馆。

    并且也对你鼓掌:“精彩,太精彩了!”

    是个三十大几的男杏,穿着纯黑色的长袍制服。名字写的是橙色「瑟曼·布瑞德」威胁度25。

    谁?

    未等你问,瑟曼脱帽行礼:“见过王下决刑官,寡言大将军,南陆首任十万兵领大人。我是瑟曼·布瑞德传教士,「七夜神教」3阶传教士。见到你真是不虚此行,实乃神的指引。”

    ……

    这谁?

    你看向旁边的其他人,黛因附耳解释道「七夜神教」是世界最大的宗教,1阶最低,这个瑟曼应该来自教区。

    瑟曼笑意盈盈。

    你姑且回礼。(善良高)

    “请问大人有兴趣加入我教吗?否则实在是浪费了神的恩赐。”瑟曼说的相当开门见山。

    你的回答也很直接:“为啥入教?”

    “因为大家都在入教,您为什么不呢?”

    “都?”哈哈笑了几声,你指着身后:“他们都没加入,哪里来的「都」?”

    你刚说话,马上有人打脸。黛因默默的举起了手,低声道:“我入了……”

    “哈?”

    “毕竟我曾来自教区附近,而且是相当虔诚的2阶教徒。”

    接近着又有几名服务员举手,说他们都是1阶信徒,然后是洛千城,这家伙居然也是2阶教徒,还有两个伊露莎竟然也是1阶信徒。

    亡灵使嘿嘿的笑着,也举起了手:“人家也是1阶信徒。”

    靠,真的假的,你不是机械人吗,有没有立场!

    天拂竟然也举手,1阶信徒。

    你看向唯一没有举手的丽奈,

    果然不会背叛你的只有丽奈了。实情是,丽奈来自玉陶莞王国,那里盛行另一种宗教,否则大概也会加入七夜神教吧。

    和善的笑容盯着你,

    你盯着瑟曼,

    嘀咕道:“等阶是怎么升的?”

    “按照贡献和虔诚度,可以升到2阶的。如果向成为我这样的传教士,则需要主教级别的审核。”换句话说就是要考试。

    贡献……

    你摸向钱包,问道:“多少钱升到2阶?”

    瑟曼笑了:“像大人如此与我神投缘,又虔诚,我想只需要5枚金币即可。”

    好便宜啊!

    不对,对于寻常平民来说5金相当三年多的收入。

    A,告诉他你会凭自己的虔诚升到2阶,不必买。(守序-5)

    B,给他10金。(守序-10)

    C,给他50金。(守序-20)

    再给更多也没用

    D,“投缘吗?我怎么不觉得。”(守序+10)

    E,对瑟曼行礼,委婉拒绝劝教。(善良特化选项)(善良+5,守序+10)

    F,“别,我这么与神投缘的人入教了怎么娶老婆?”(人杏特化选项)(人杏+5,守序-5)

    G,“卖我一本升为传教士的复习题集,知道过目不忘怎么写吗?还有负责考核的主教的联系方式,哪天我去教区找顺便他喝茶。”(混乱特化选项)(金币-50,守序-20)

    H,冷笑:“你在逗我?”随后抓丽奈到身前,对瑟曼说道,“你来讲你的教义,我和丽奈来讲玉陶莞的教义!我若输了,我从赫姆兰提斯最高的建筑物上跳下来给你看,你若输了,你跳下去,我借你降落伞费用50金。”(混乱特化选项)(作死)(守序-15)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