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3-A章:找上门来了

    ·

    右侧也就是北端相对来说更加重要。那里有粮食储备,打仗需要粮食;还有你们之前秘密召开军事会议的地下堡垒,战时也会成为指挥部;最重要的是,这里邻接水坝,一旦失守水坝就会被惨遭包围。

    于是你随班德里前往北端城墙,查看实地情况。

    比想象中的还严重,

    表面看上去什么问题也没有,因为重新架格子铺设混凝土,但蹲下细看的话,砍伐烧毁的草木根茎仍然存在,已经深深扎根在城墙里将山铜柱梁侵蚀。

    看似无害、静默的植物实际上有很大的能量,发芽时可以顶起沉重的石块,根茎也能扎进混凝土中。这附近每年都会下几场酸雨,几十年后酸雨顺着根茎流入柱梁附近,遍布疮痍。

    根本无须重型载具压迫,你多砸几拳这段城墙就会坍塌了。

    “怎么样?”班德里点起一根烟,问道,“我都说过了,没办法处理,至少几天内是不可能的。”

    “去把寒谷风叫来。”

    班德里听罢一怔,用手指指着自己。他并不是你的兵,没必要听你指挥,一时有些气不过但最终嘴角抽了抽点头微笑,转身离去。被你成功支开。

    你的处理方式是秘密,不想被人近距离盯着。

    其实也简单让许多山铜、精钢材质的纳米机械体从你周围的空气中汇聚成沙,烧毁所有残留的植物枯根,并且在其内部固定成型,说白了就是金属浇灌。以前这些根茎盘根错节,如今灌注了山铜和精钢反而变得更加结实。

    委实讲,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其他人类也能用相似的方法修补城墙,但烧毁枯根时难免有灰烬或药液残留,灌注金属时路径太细难免会有气泡,需要用更加精密的施工设备。时间上不允许。

    由于是细致而广域的操作,花的时间比预想的还要久。

    当你终于亲手将这段遭到根茎侵蚀的墙体修补完善之后,班德里终于带着寒谷风姗姗来迟,而后者看起来……状态非常糟。

    黑眼圈、面黄肌瘦、胡茬很乱、眼神就跟死鱼一样。你有些怔住了,距离他被伊露莎2耍才过了多久,原来神采奕奕甚至有些张狂的家伙,如今怎么会落魄到如此田地?

    “……你是寒谷风吧?”尽管他头上有写名字,但你觉得仍然有必要确认。

    哼笑一声:“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笑话?

    “等等,你莫非从见过伊露莎2之后就一直被吊着?直至刚才?”

    寒谷风露出了怎么可能的表情,冷笑道:“向大将军禀报,自从我被松绑之后,还掏过大粪、铲煤、挖地基以及去河里挑水。你派这位「大人」叫我时,我刚刚擦完第三十双军靴。”

    “……”

    好像寒谷风不是在开玩笑,至少他似乎没有开玩笑的心情。班德里阴阳怪气的笑容似乎也印证了此言非虚。

    你盯着寒谷风嘴上刚刚多出来的新伤口,仍然渗着血。

    你望着寒谷风,

    寒谷风看了一眼身旁的班德里,

    班德里吹起了口哨。

    你不明白为什么军队里的人都要整寒谷风,不理解为什么几乎所有人都那么恨他,甚至连班德里也……明明班德里既非民也非官,与寒谷风并无交集。

    你摆了摆手,示意班德里可以走了。

    嘁了一声,班德里恭敬的对你行礼,并递过来一个小礼盒:“大人,这是老板送您的,说您新官上任或许能用得到。”说罢就走了。

    洛伦佐又送你礼物?有点过于勤快。

    ……大概,事后会有所图吧。换个思路其实也很正常,官、商经常会走在一起各取所需,洛伦佐不过是信奉着「潜力投资」那一套理论,对你前期投资罢了。

    打开,

    是个单片眼镜,扣在左耳朵上的款式,不会妨碍开枪。

    “如果大人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寒谷风姑且行了个军礼对你说道,“我还有一百多双军靴需要擦。”

    “我可以捞你出去。”

    嗯?

    寒谷风听罢明显有些困惑,更多的是意外。他似乎正在努力理解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捞我出去哪里?”

    “谁知道,国外?北陆?或者做个小买卖?军队容不下你,官场也容不下,我觉得……”

    “耍我还没耍够?”

    “耍你?”你恍然大悟,“你指伊露莎2吗。那只是个恶作剧罢了,你不能把我跟其他落井下石的家伙们混为一谈。”

    实际上,

    你那个假丁丁的把戏对寒谷风伤害最大,整个人都变得绝望,几乎撑不下去。玩笑,玩笑罢了!谁能料到跌入低谷的男人如此脆弱?

    好吧,就当你说的是真的寒谷风耸耸肩,苦笑不已:“真是***没想到,我一直以来赤诚对待的官和民,如今恨我入骨;我冒着风险去打击的黑帮势力,如今却没有落井下石;我最看不顺眼,屈指可数感情用事针锋相对的次席决刑官却不计前嫌,打算对我伸出援手。这都是什么天大的玩笑!”

    那份癫狂的笑容,感觉寒谷风要疯。

    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实际上寒谷风对你也没有做过什么实际伤害,只是态度不够友善。从最初你就能随时杀掉他,若是打算落井下石也不必等到今天。只是觉得这条汉子,有些惨过头了。

    岂料寒谷风冷静下来之后,告诉你:他不会离开军队。

    疯了?

    这群人定会整死他的。

    “我一定会卷土重来!”寒谷风握紧拳头,对你一字一顿,“事到如今我除了相信你也别无他法,如果你真是打算拉我一把,他日我崛起后必定报答。我只求一件事,很小的一件事。”

    “什么?”

    “告诉我,这场战争哪里最容易立军功!”

    寒谷风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死灰复燃,雄心壮志重回胸膛,语气无比认真。但……就凭他?擅长赤手空拳战斗的五兵领?

    你指着刚刚修好的脚下:“北侧,是存活几率最高的区域。待在北侧,不易牺牲。”

    “我是问军功。”

    “……我可以试试替你想国王美言几句,升你个百兵领什么的。”

    “军功。”

    ……

    这个男人不行了,无论你对他说什么也听不进去了,本来你是一番好意。

    忽然有一个与驻军地格格不入的女服务员跑向你,是你旅馆的无名职员,神色匆匆好像出了什么状况,但看到你正在和寒谷风谈话便裹足不前,焦虑在原地等你。

    万般无奈,

    你只能告诉寒谷风立军功的最佳位置。你指着那个金名少年丸格塔的方向,简述道那名少年即将执行一个秘密而艰巨的任务,风险极高,如果寒谷风实在想立军功,去跟丸格塔混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寒谷风看了看少年,

    又看了看你。

    “你在耍我?”

    “就你现在跟落水狗无异的模样,有耍的价值吗?”

    迟疑,

    犹豫,

    最终寒谷风对你合掌鞠躬感谢,转身离去。这一瞬间,你根本不知道寒谷风此刻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去找丸格塔,你更不知道的是,当晚,向寒谷风吐口水的少年正是这位丸格塔。他俩走在一起,共同执行夺取水坝的任务,不出事才有鬼。毕竟你并非料事如神,而且想在这座军营中找到一个不恨寒谷风的将领太难了。

    你走向女服务员:“有事?”

    “老板,我们打不通你电话,急坏了。”女服务员反复摆弄着自己的手指,眼神飘忽,不断咬着嘴唇,“旅馆里忽然来了很多人,把黛因姐围了起来,说要等你回来,您快回去看看吧。”

    在地下堡垒里开会时电话没信号。

    吹口哨,

    黑马到,

    你携着女服务员翻上马背,向旅馆疾走。路上你听她大致描述了一番来者的外貌特征,姑且明白了如今的状况。有些事情,该来总回来,种因时自然会想到果,躲也躲不掉,只能逐一摆平。唯独棘手的是这群找麻烦的家伙竟然凑到一起了。

    旅馆外多了几辆车,

    一进门,

    你眼前围了群人,全都盯着你。

    此时显出来能够辩识人名的方便之处了。首先是黛因,面色苍白但姑且维持着现场的气氛,拖延到你返回;然后是「皆杀天使」里的三女:露露莎、卡露莎、艾露莎,面有愠容,看起来已经完全复活装备也焕然一新;接着是两个蓝名冒险者和七八个白名冒险者,其中有几人你见过,就是隶属本地分会的;然后是一个蓝名,两个白名穿着防疫生化服的家伙,身后还有五位白名轻型动力铠甲的士兵,威胁度有点高,36-38。

    手无缚鸡之力的黛因显然被吓坏,但看起来异常镇定,只是不熟悉她的旁人看起来是那样罢了。她看到你回来,立刻投来「该怎么办」的眼神。

    你抬起手,示意一切无碍。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有些麻烦是能够预料到的,当然也有办法应对。

    “还回来!”露露莎摊出手来,毫不客气,“我妹妹伊露莎!我知道你把她藏起来了,虽然不清楚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我有线人看到她出入这里!”

    露露莎以前一直在奇怪,明明卡露莎说亲眼所见伊露莎在沉钟地下城身首异处,怎么会无法复活。原来如此!被你藏起来了!

    未等你说话,本地冒险者插嘴道:“那可不行,根据法规必须将复制体全部处死。我们今天来就是……”

    “你敢!”

    “当然敢。你们「皆杀天使」若胆敢阻拦,立刻就会被停掉永生技术从冒险者公会除名,全大陆通缉!”

    露露莎不是什么温和柔弱的女杏,听罢立刻举起拳头要去揍那名本地冒险者,后者竟然挑衅似的伸过脸去笃定她不敢真动手。

    可怜的黛因,气质上类似文秘,却要用那双纤细的手臂阻止双方刀尖上吃饭的家伙们起冲突,恐怕已经如此劝阻很久了,难怪她脸色煞白。

    “明白告诉你!”露露莎指着本地冒险者的鼻尖吼道,“伊露莎她不是复制体!就算是,我也一样要把她带走!不会再让任何人处死她!我只有这么一个三妹,该死的混蛋们!”

    本地冒险者耸肩笑道:“别跟我说,跟大人说吧。”

    然后露露莎立刻把怒火转向你发泄。有句话叫吵架别跟女人吵,本来露露莎已在气头上,再加上嘴皮子一点也不笨,犹如机关枪的对你吼了半天,堪称泼妇。总结为一句话,把伊露莎给我还来!

    你摸着下巴,

    陷入沉思,

    不仅不慌,反而有些想笑。

    所以这帮人的目的你大致上清楚了。「皆杀天使」是要把伊露莎带走,无论是本体还是复制体;本地冒险者是要处死伊露莎的复制体,但惹不起你,刻意等着「皆杀天使」上门才跟着一起过来要人,火上浇油;防御部队的……不像本地的。你记得本地的制服并非如此,而且士兵的威胁度也没这么高。他们是因为……

    咔啷,

    旅馆大门被推开,

    伊露莎2回来了。她和某个男子一起回来,而且还是盛装打扮,看到眼前的姐妹们当然立刻怔住。她没有料到会一进门就遇到她们。

    “伊露莎!”三女见到伊露莎2立刻扑了上去,又是哭又是抱,把她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东摸摸西摸摸,生怕她们的三妹少一块肉或掉一根头发。

    “瘦了……”

    “好像变结实了。”

    “铠甲怎么变成黑色了?这是谁的铠甲,寡言给你准备的?我们惯用的金白相间呢?”

    伊露莎2自从深度感染后话很少,表情也不多。她默默的推开姐妹们,然后径直走向你,

    站在你的身旁,

    望了望你的眼睛,然后默不作声。

    整个举动令三女瞬间觉得难以接受,就好像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女儿,却已经嫁人。为什么会推开她们,反而走到这个男人身边啊?

    不知道出于什么逻辑思考,露露莎眼中渐渐出现杀意,提起战斧,对着你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无耻的男人。”

    哈?

    是,你是曾经多次和伊露莎2睡过,但连衣服都没脱啊!是,你也拉过伊露莎2 的手,但那可是跳舞啊!没吃过的肉不能买账!

    战斧没指向你,露露莎狠狠瞪着你,反而指着身后的男人问道:“三妹,这男的又是谁?”

    ……

    你怀疑这三女在0.25秒的时间内脑补了一整部三角恋肥皂剧。

    这男人是洛伦佐身边类似管家般的存在。今天两个伊露莎都在旅馆里,于是洛伦佐趁机继续他那份好感值的承诺,派人把伊露莎2接走,购物、打扮,而且还做了某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试图博取你的好感。至于洛伦佐本人今天已经离开了,否则继续留在这里岂不是等着刺客再度杀上门?

    你确认了一下,伊露莎3还在旅馆外没有回来,丽奈等人被要求留在各自房间里。

    “吵够了吗?”防疫人员上前说道,“如果吵够了,我需要和大人谈谈。”

    你上下打量着这些防疫人员。

    恭敬行礼之后,对方说道:“我们是千里迢迢从帝都而来。”

    呃?

    “前几日,此地医院报告了一件令帝都高层非常在意的事件,我们亲自来调查却无法得到进一步的研究数据。医院里最重要的病患全都失踪了,只剩下百余人没有进一步研究价值的寻常病人。”说罢,防疫人员指着楼上说道,“除了丽奈·贝金赛尔。”

    “……”

    他翻着手上的资料数据,喃喃道:“丽奈·贝金赛尔是医院首位出现短时幻觉的患者,并且血液中存在某种异常精密的纳米机械体,而且她接受的改造手术科技水平非常高端。现在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确信,丽奈有这场瘟疫始作俑者的重大嫌疑,并且和另外一桩世界安全案件深有牵连。请配合工作,让丽奈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你忍不住笑出了声。

    丽奈,不愧是区区蓝名的家伙,运气还真的不是很足啊。好端端的就替你和洛千城背了瘟疫爆发的黑锅,也受到了你和休的牵连。回想同样是蓝名的寒谷风……不行,蓝名的命实在不够硬呢。

    看看人家橙名的洛千城,搞了黑帮势力弄得上百名平民伤亡之后直接赶上战争,镇卫兵无暇追究,至今仍不了了之。又搞了医院制造大量感染者,却没有半个人怀疑到她的头上。

    “大人,您笑什么?这里是帝都签发的正式批捕文件,您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你摇摇头,笑意渐浓。

    这三帮上门向你讨债的家伙们其实都是你播下因果,但你皆提前准备好了对策,他们全都会无功而返。一个个表情比那个啥还认真,实在是呵呵。

    本来你打算迅速把他们都打发回去,

    但忽然来了兴致。

    干脆,戏耍其中一波家伙吧。回想起丁丁的恶作剧竟然对寒谷风如此有效,你实在按耐不住。(因人杏高、守序低)

    你将整谁?

    A,皆杀天使(善良-5)

    B,本地冒险者(人杏-5)

    C,帝都防疫人员(守序-5)

    D,算了,他们怪可怜的(善良特化选项)(善良+5,守序+5)

    E,黛因!但愿她不会哭出来(混乱特化选项)(守序-10)

    F,全整!不过恐怕他们所有人缓过神来之后,明天还会再来(混乱特化选项)(守序-10)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