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9-A2章:半钢之印

    ·

    在你的面前是一位满嘴沾满鲜血,前一秒还在啃食新鲜人肉的少女,如今,她愕然的望着你,眼神空洞。

    漆黑,再无他人的杂物间里,只有你和她。

    而她,

    杀了人,并且抱着对方的手指啃噬。

    事情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把时间往前回推一点,是你抱着伊露莎2共舞中,低声说道:“非常适合你。”

    伊露莎2听罢莞尔一笑。

    这或许是反差萌,一个钢铁般坚毅的前卫型女战士如今穿着华贵晚礼服,温婉窈窕。

    曲终,

    伊露莎2离开你的身边,以极其标准的高贵姿态提起长裙屈膝行礼,低首说道:“请容我告辞,有个地方需要尽快去一下。”

    你点点头。

    她是你复制出来的部下,又不是拴在身边的狗,人家要去办私事还要阻止甚至刨根问底就太不近人情了。

    其他人还在狂欢,洛伦佐满脸堆着「媒婆笑」走到你的身旁,一切尽在不言中。

    “有点手段。”

    “是她底子好,稍微打扮一下就……”

    “也替我做同样的事吧,让那个女的爱上我。”

    说罢,你指着醉醺醺东倒西歪的丽奈给洛伦佐看。如今的丽奈,脸颊和她的头发一样鲜红。

    洛伦佐托腮,

    洛伦佐沉思。

    “可以是可以,但……”洛伦佐抓头道,“不是我多嘴啊,你想撩哪个妹子是你的事,但红发不吉利。”

    又是发色迷信的那一套,其实你并不相信。如果全世界的人类都分为四五种,倒是简单多了。

    如今,所有感染突变体齐聚一堂,机会千载难逢。有件事你一直想做,相当于把与你的纳米机械体有关却无法掌控的家伙们一锅端。

    左手拿杯,

    右手拿勺,

    叮叮,

    大家发现你正在敲酒杯,迅速安静下来,齐齐望着你。这是有话要说。

    一场简短而重要的演讲,

    如果成功……

    不,必须成功。

    你提高音量,让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听到:“很多人知道,我自幼出生在不见天日的下水道里,谈不上幸运,但如今的我是无比幸运的,因为我认识了在座各位,认识你们这些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的朋友。

    “我一直、一直有一个梦想终有一日,我会到地面上,结交许多和我有共同之处的朋友,结成一个坚不可摧的团体。共同欢笑、共同进退。如今我终于找到了,与我一样的人。”

    说罢,你指着丽奈、天拂、洛千城、妖面小鬼、亡灵使五人,依次点名。当然叫妖面小鬼时用的是它那个愚蠢的假姓氏「多姆兰」。

    “我们都有相同的瞳孔。”说罢你指着自己的眼睛。

    五人面面相窥,很快明白你的意思。遭到纳米感染的家伙都有个特征,在肉身的眼球里,瞳孔是机械形态。其实这只是一个忽悠人的说法罢了,不止是突变体如此,连普通感染者也一样,但在场没有其他普通感染者,除了两个伊露莎。

    如果有人提出异议,你可以把两个伊露莎也算进来,但幸好没有。于是你继续说道:“我提议,大家共同成立一个小队,名为「半钢之印」!”

    语毕。

    有些话不适合当众点破,不过这五人都应该有自知之明。他们全都是一半肉身一半钢铁的构造,正所谓半钢。

    洛千城双手托腮,饶有兴趣的问道:“谁当队长?”

    “都行。”

    你这话是发自肺腑的,只要能找个借口把所有的突变体都圈在一起,你也算是省心了。是不是队长你都有一定的话语权。

    丽奈跳到桌上,高举酒杯:“我同意!高……声欢呼三声,寡言,队长,万岁!”

    每个人的态度都不尽相同。丽奈是人到最嗨处几乎手舞足蹈起来,天拂好像根本没听懂发生了什么随大流开始鼓掌,洛千城笑得别有深意举杯敬你,亡灵使也举杯示意同意,只不过她盯着你的眼神有点笑里藏刀。

    妖面小鬼却没有,装作无辜的大家族千金,装作没有听懂,装作自己年纪太小与此事无关。

    几句场面话之后,你把妖面小鬼叫到无人之处。与此同时,丽奈在服务员的搀扶之下直奔厕所去吐了。

    妖面小鬼笑嘻嘻的看着你,却流下一滴冷汗。

    “你不同意我的提议吗?”

    “什么小队之类的,听起来好像是冒险者那种危险工作,我做不来呢。”

    唰,

    你在它面前表演了一下瞬移的技能,然后笑道:“如过你答应,我可以送你回去。”

    “……队长,我确信能自己回家。而且我想了想,爸爸那几万名职工都可以听你的差遣,只要……合理。”

    当然,你这样笑道,然后摸了摸妖面小鬼的头。

    这小女孩嘴角抽搐,表情难以言喻,不久便找借口从宴会里溜走了。它看到了你新学会的瞬移技能,那明显是它的同伙「毒祷」的专用技能,也知道自己这一趟深入虎穴是不可能逃掉了,除了认怂一途。

    不过,直至最后妖面小鬼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商家大小姐的设定。也对,哪怕再烂,轻易放弃自己手牌的家伙是笨蛋,而妖面小鬼绝不是笨蛋。在它确信你已经看穿一切之前,恐怕还会继续装下去。

    洛伦佐是为你开的宴会,自然始终围着你转。他看到妖面小鬼离场,再度回到你身边,喃喃道:“她父亲和我二哥关系不错。”

    “你认识这个多姆兰家的千金?”

    “第一次见到本人。她在半年前被绑匪掳走了,要求数额极其庞大的赎金,他们家族一直都在想办法凑齐这笔钱,看来终于得偿所愿了。”顿了顿,洛伦佐对你微微点头致歉,“不过我刚才已经联系了她的家人来接她,因为看起来……这丫头不急着回家,想必不知道她父母半年来究竟有多么着急吧。”

    绑匪,

    在赫姆兰提斯附近,匪徒只有妖面小鬼一家独大。看来是半年来耗尽了妖面小鬼的耐心,不再等赎金,而是杀掉了这个小丫头,将她的脸皮做面具。恰逢此时被你的纳米机械体感染,化作了人肉皮囊。

    它倒是想到你的前头了,如今妖面小鬼有两个身份共和联邦的富商千金,以及庞大机械匪帮的头目。打架不怎么厉害,心思全都放在动歪脑筋方面了。

    如果……

    妖面小鬼不是还有利用价值……

    你想杀掉它。

    或许应该认真的想一想如何约束住这个细小的魔头了,既能为你所用,又不必继续危害世界。

    洛伦佐忽然笑了起来:“大人不愧是冒险者呢,居然建立了小队。「半钢之印」……这是打算做什么的小队,冒险者吗?”

    是避免这些特殊个体无意义的丧命,被研究机构抓去,或者对你产生敌意,建立一个宽广而舒适的羊圈把他们控制在你的周围,以免出现任何你难以接受的糟糕事态却来不及处理。

    你反问道:“倒是你,一瞬间入账100万金,却还要贪图每日几十金和以公斤计算的金属铸锭,你真的这么缺钱?打算做什么?”

    洛伦佐的眼神变了,似乎被问到了很敏感的问题。

    “其实,我已经买到了,具体的就有点……”

    你摆手笑道:“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我也不是特别好奇。”

    “谢谢大人。”

    “但,告诉我,掮客是谁。”这一次的语气毫无商量的余地。洛伦佐急于用钱的理由你可以暂时不过问,可是掮客的事情一定要知道。因为地下城那个平行空间有很多罩门,大有搞头,如果可能你也想弄一个来,此外,人类阵营的叛徒你也想顺便除掉。

    明明你也和地下城有勾结,明明洛伦佐也是,但你却只想着除掉掮客,或许这是一种宽于律己严于待人的做法。嘛,毕竟,人类是一种很容易原谅自己的生物,同时也是一种目睹路人死去与朋友死去时态度截然不同的生物。

    洛伦佐苦笑的摊摊手,什么也没有说,将掮客的资料发到了你的手表里。“他还在共和联邦,不过世道不太平,可能也快离开了。如果要去找他的话就抓紧,还有……”

    洛伦佐补充道:“请大人全副武装的前去吧,祝活着回来。”

    ……

    莫非是很危险的大人物么?

    有可能,寻常人是无法入手「皮非特级」机械体的。

    就算看掮客的全洗照片你也不清楚对方的名字颜色以及威胁度,必须要亲自走一趟才行。既然洛伦佐好心提醒你,去之前必然会用超过深入妖面小鬼城寨的阵容。

    至于之前谈及的「世道不太平」,或许确实如此。你靠在阳台,指着下面的车辆问道:“那算什么,搬家?”

    “逃兵荒。”洛伦佐撇撇嘴,“赫姆兰提斯是个小国,建国不足两百年,国民很难有多么深厚的爱国情结。既然正式公布了要打仗,很多人自然是要连夜搬家。如果,他们还有地方可以去的话……”

    如果向北逃会途径王城,自然会被拦下来,这里正缺兵源怎么可能任凭你举家搬迁?如果向西则是找死,那边听说已经红了眼,扬言要把赫姆兰提斯化为一片焦土;如果向南则局势更加动荡,共和联邦是人类与机械体共存的特别国度,外国人类其实很难适应。考虑到帝都正在集结大军,南下后能攻打的唯有联邦,去那里也安宁不了几天;往东更是不可能,单是度国境就难上加难。唯一的去处只剩下小国白冷裘斯,但那里与赫姆兰提斯相比根本就是另外一种社会制度。如果硬要说,赫姆兰提斯是封建君主制,而白冷裘斯则是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的资本主义国度。

    在你这种很高的位置或许感受不到庶民们的绝望。

    忽然有从者走过来,对洛伦佐附耳低言。

    “你确定?”

    看到从者点头,洛伦佐沉思,转而对你笑道:“出了点小麻烦不过没关系,老爹常说危机也是机会。大人,您撩妹的机会来了。”

    嗯?

    你没听懂。

    洛伦佐领着你往人少的地方走去:“首先,您需要和目标女杏建立起只有你俩才知道的秘密。有了共同的秘密,两人之间才容易更进一步。请进,这就是她的小秘密了。”洛伦佐指着杂物间。

    啥啊?

    你毕竟在放松期间,没把上帝视角开得这么远,未掌握杂物间里的情况。

    推门,

    里面很黑,

    有两个女人。一个曾是白色无名的女服务员,也是洛伦佐安排在这场宴会里负责接待的无数职员之一,而她已经死了。喉咙被咬断,血仍在缓缓的往外流证明心脏早已停止跳动。另一个是丽奈,她坐在尸体旁,正在抱着对方的手,啃噬。

    满嘴血迹。

    砰,你立刻就把身后的门关上!

    尽管洛伦佐已经知道了,尽管洛伦佐大概会保密,尽管尽管,但你仍然不想被其他人看到此情此景。你明明记得以前看到天拂吸食人血时未曾如此的……

    如此的生气。

    一把揪住满脸愕然的丽奈,将她猛然拽了起来,压低声音吼道:“你,你看看你究竟都做了些什么!”(因善良>60,人杏>20)

    “我……”

    丽奈双眼抖了抖,最终因不知道该望向哪里而盯着脚尖。就像一个知道犯错的小孩,但丽奈不是孩子,不是!应该有最基本的明辨是非的能力,能够区分善恶,能够高清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你是个人类,怎么能吃人类呢?”

    上帝视角下,你看着自己的脸只能用震怒来形容。

    是了,

    天拂是机械人,好像吃人也不是那么的天理不容;亡灵使是机械人,虐杀好像也不是那么无法接受;妖面小鬼是机械人,烧杀掳掠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但丽奈是人,是人,是人!

    人怎么能吃人!卧槽!

    “我……”丽奈,好像有于说话,“喝醉了……”

    喝醉了所以要吐,所以被这个女服务员扶着去洗手间,然后就一口咬死了对方?只因为丽奈喝醉了?这是什么逻辑,你也喝了酒,现在是不是有足够的理由摧毁世间一切了?

    原来,洛伦佐答应帮忙让丽奈爱上你,做的第一件事所谓的「共同秘密」,就是保住吃人这件事?

    你揪住丽奈的手腕,晃着,有些怒不可遏:“你知不知道什么东西才吃人?野狗、秃鹫、畜牲,这个名单里没有人。”

    “……”

    已经被你握出五根血红手印的腕部当然会疼,但丽奈低着头,什么也没说,除了低沉的犹如蚊子的那一句:“在妖面小鬼城寨,最后的时候,我们不是被洪水冲走了吗?”

    “那又怎样?”

    “我呛了不少水,里面混进去一根手指。被我……”咽了下去四个字,她没能说出口。

    是,这件事你当时看到了,但那又如何?

    丽奈面如死灰,低垂着头:“手指……真的很好吃。”

    卧槽,她说啥?

    你不由高扬起右手,最终停了下来,或许此时唯有一个耳光才能令这个喝醉的女人清醒点。

    但丽奈双眼满是泪花,猛然抬起头,正面直视着你,高喊道:“你打!”

    “直接打死我,我就再也不必遭受这种无时无刻如万针刺骨的剧痛了!舅舅回去了,我的止痛剂吃完了,继续吃下去就会超过安全份量会成瘾!但我一秒钟也承受不住了!好痛、好痛好痛好痛,疼得让人发疯让人抓狂!”丽奈双膝弯曲瑟瑟发抖,十指深深扣进了自己的胳膊里,皮肤渗出了殷虹的血。然而,随着丽奈低声喃喃的「我的身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句话,伤口正在高速愈合。

    “人吃人?真可笑……”丽奈忽然歪着头,用很异常的眼神盯着你,“你从哪里看得出我还是个人类?我一直忍着不说,不想给大家添麻烦,于是居然被大家当作了理所当然毫无困扰?我可是刚从医院检查回来,我的身体里有40%都是机械,我的胃是原子转化炉,肺被切掉一半另一半是氧气机,我四肢里的骨头全都填进了钢铁,肌肉纤维里也穿插着机械!我每天早晨喝水时必须非常小心,才不会把第五个杯子捏碎!”

    “唯有吃人我才会不痛!唯有如此!”呵呵的笑着:“「半钢之印」,这真是非常适合我的名字呢……我现在就是半钢,一半是血肉之躯,一半是去他娘的钢铁!”

    丽奈,

    仿佛用尽了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去咆哮,去嘶吼,在这之后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了般,也更像是变得什么都无所谓那般。现在想想,丽奈之所以会那么拼命灌醉自己其实并不正常,大概是因为难以承受的剧痛而想要用酒精麻醉自己吧。

    你不知道怎么了,

    一时怒火攻心,

    吼了她。

    愧疚而懊悔的思绪汹涌而来。随着人杏值的提高,你的情绪也渐渐变得难以控制。很显然,你未曾真正的试图了解过这个名叫丽奈的女孩,她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又忍耐了对人肉的饥渴多久。她不想给其他人添麻烦,却无计可施。

    霎那间,你想过要向她道歉。毕竟吃的、杀的又不是你认识的人……

    但最终,你抱住了她,

    而她扑在你的怀里放声大哭。

    在她全身痛楚终于减缓变得轻松,于此同时却被人杏道德彻底压垮之后,崩溃了,哭得一塌糊涂。理所当然的,嚎啕声引来了几个耳尖的家伙。

    她为了自保,所以吃人,

    你指责了她其实却也无法提出其他解决方案,实际上,造成这一悲剧的正是你的无心之举。鬼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动怒,现在又愧疚深重。如今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替她抹除杀人证据了。

    用纳米机械体的微小电焊将女服务员的尸首彻底销毁至烟消云散,用你的衣袖替丽奈擦了擦嘴,然后将衣袖的纳米机械体内外翻转,隐藏血迹。仔仔细细清除一遍之后,杂物间里再也没有半点血迹,甚至空气中都没有血腥味。

    而丽奈也终于止住哭泣,定了定神。

    “好些了?”

    “虽然还有点疼,但没有问题。”这种痛楚是突变的纳米机械体缠绕在神经上进行改造作业时造成的剧痛,全身的神经同时发作足以令人发疯。

    “还饿么?”

    噗嗤一声,丽奈破涕为笑,随即收敛。

    这一场嚎啕大哭之后排尽了丽奈近日来所有的压力,神情不由放松下来。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了,比如,明明在葬礼上哭得一塌糊涂,但半小时后却和其他人说笑起来,这不是装哭,而是哭尽之后的情绪反弹。

    对于此时的丽奈来说,有些话不必明说你会替她保守秘密。

    无论什么时代,人吃人也是罪恶滔天的一件大事。无意中,你,握住了丽奈很严重的把柄,严重到足以令贝金赛尔整个家族蒙羞的程度。威胁是下三路的做法,在威胁之前还有更好的选择。

    门外已经有人反复敲门,问丽奈还好吗。于是你将手伸向门扉:“要开门了,心情平复了吧?”

    然而丽奈揪着你的衣角,默不作声。委实讲,你衣服如今是用精钢编织,手感可不怎样。

    丽奈望着你的眼睛,眼神充满不安。

    她还在等你一个回应。

    而你的回应是

    A,“你做的其实没什么,别在意。”(善良-7)

    B,“从今以后,地牢每天都会提前处决一个死刑犯。”(守序-7)

    C,“我的旅馆里马上就会特设一个新食堂。”(人杏-7)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