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8-D5章:齐聚一堂

    ·

    事后你才知道伊露莎2索要的是主人,也就是你对她的爱。或许你太小觑一个表情冷若冰霜、好感值却高达7的女人的心思,抑或太小觑一个有钱人的能量。谁说有钱买不来爱?如果从侧面来推进其实完全可以达到类似的效果。

    你把洛伦佐叫到一旁,附耳低声说道:“我想要的很简单替我准备一个全新的身份,住房、身份登记、国籍、面容、人际关系网全都要上等的、齐备的。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没问题。”

    洛伦佐答应的非常爽快,确实他也乐在其中,因为准备这样全新而真实存在的社会身份是需要时间的,而这段时间内他就和你进一步加深了羁绊。人脉和商脉只有一线之隔,有钱也得有地方花才行,像你这种一拳打穿楼房地板、会瞬间移动而且全身无要害的黑发神奇人才,洛伦佐求之不得。

    “惹麻烦了?”

    “谁知道呢。”

    对于洛伦佐的试探,你笑而不语。

    也许不算是麻烦,只不过是遇到了完全打不过的家伙罢了,万一哪天你是纳米机械聚合体人形的身份曝光,也好有个后路。

    那个新的身份你不急用,希望洛伦佐能够准备的妥帖些。

    畅快,洛伦佐哈哈大笑,毕竟是置死地而后生。

    他要设宴,

    众人移步至两条街外的豪华酒店,那是洛伦佐的无数产业之一。包下……不,本来就是他的,总之十九和二十层再无外人。那是一个金碧辉煌,光是装修就能轻易超过数万金币的跨层宴会厅,精致细雕的银杯餐具,五颜六色宝石镶嵌的顶灯,纯金的楼梯扶手与座椅包脚,拿长逾百米的山河彩云画布铺在餐桌上。在场的几十个宾客,从者几百人,摆着数千名普通百姓也吃不完的丰盛佳肴美酒。

    好像是挣钱的方式不对,

    明明你已经很有钱了,但仍然与洛伦佐天壤之别。他究竟是怎么……

    忽然你的眼前出现了提示「你从洛伦佐处分享到25万金币……数额巨大,稍后将自动存入你第一个账户」有了,终于分到了洛伦佐的好处。鬼知道洛伦佐究竟是怎么躺着挣钱的,但好像刚刚入账了50万金,你之前挣的完全是小儿科。

    ……

    没实感啊,这笔钱。

    洛伦佐端着酒杯,笑意盈盈的对你低声说道:“如果你想要得到谁的爱,随时跟我说一声,一定鼎力相助。”

    “哦。”

    这话是怎么来的呢?是因为之前你从伊露莎2的那里「分享到了“洛伦佐会协助你获得某位的爱”这一奖励」。实际上,你的眼前无时无刻都在刷屏,基本上都来自妖面小鬼零碎的金币和经验,还有地下城五位近卫军感染者杀冒险者的经验,也无法逐一细述。

    你笑了,问道:“怎么帮我?比如我喜欢哪家千金,你就替我给人家下重金聘礼么?”

    “那叫帮你娶妻,不叫帮你得到爱。不能粗鲁直接的砸钱,得变着法……”洛伦佐忽然笑了,“总之我会尽力,毕竟钱能通神,关键要看有没有拜对庙宇。”又是金钱万能的那套理论,充满铜臭味但自洛伦佐口中说出后似乎充满说服力。

    推杯换盏之间,你问了洛伦佐一个很久之前就稍微在意的问题。

    发色的迷信。

    洛伦佐解释说,这根本不是迷信,而是统计学和历史学。这个世界本没有黑色头发,是首任教皇从天而降时才出现了第一个黑发,据说如今每一个黑发都是教皇的后裔或多或少有点血缘,而半神之子里超过半数都是黑发。以此推论,黑发都是神奇的家伙不无道理,就算没有神技也大多言行举止异于常人。这就是遗传。

    在帝都里扔一个砖头砸十个人的脑袋,九个都是金发。在北陆,金发意味着高贵。在古代等级制度森严时,贵族全部都是金发,平民全都是灰发,以此来判断身份十次九准,后来才慢慢的普遍开来。历任皇帝都是金发,就算是金发平民骨子里也留着高贵的血,身上不自觉的散发着一股优雅与高傲的劲头。

    蓝发基本都在教区担任着官员、科学家、法官、学者等充满智慧受人尊敬的职业。在教区的水树郡里,基本上都是蓝发,据说世界上第一个蓝发是个女杏科学家,后来她把自己克隆了,大量大量的克隆。如今遍布世界的蓝发家伙大多是克隆人与普通人的后代,基因缘故,他们都比较聪明,也很严谨。

    灰色就是典型的平民。

    “至于棕色嘛……”洛伦佐摸着下巴想了想,“大人您不知道「战神提尔」的传说吧?”

    你摇摇头:“我对于神话故事……”

    “是历史上的真人,也有人叫他「军神提尔」。帝都始终歧视棕发,说是生有反骨,教区最初也很排斥棕发,但自从教区诞生了「战神提尔」广大民众便慢慢接受了棕发,尽管北陆依然……在北陆,棕发基本都在乞讨。”

    军神?

    这么夸张的称号?

    你见过棕发的班德里和提米薇,战斗力也不咋样。

    “那个叫提尔的家伙究竟做过……”你刚想细问,被旁边的人打断了。

    走过来的三个男杏和洛伦佐长得有几分神似。经介绍,其中两位是洛伦佐的哥哥们,总共三个兄弟洛伦佐排行老三,然后就是洛伦佐的父亲了,五十多岁正当年,身材魁梧体格健硕,却少了一份商盟主宰的虎气。

    洛伦佐是银名。

    你本以为他的父亲会是金名,然后他们仨兄弟是银名,在父亲的率领下。没想到今日一见,父子四人竟然全是「银名」。这意味着在洛伦佐乃至铁秤商盟之上,还有一个更庞大的人物,那家伙才是这几个富能买天买地的土豪的统御者。

    几句寒暄与客套等场面话,洛伦佐的两个哥哥便和其父亲淡淡的走到一旁,不久就离场了。

    他们今天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庆祝和喝酒的,时间就是金钱,他们没时间和自己的亲兄弟以及一些暂时没有利益关系的人物搅在一起,他们的生意场也不在赫姆兰提斯。他们来这里的唯一理由只有一个

    宣战。

    向「死神·欧甘」身后的雇主「冒险者公会总部」正式宣战。“我们「铁秤商盟」父子四人是同心合力的,动老三,就相当于动我们全家。给我们等着!”

    所以洛伦佐如今悠闲的设宴喝酒,

    因为商人的厮杀方式可是与「兵贵神速」无关,而是要寻找到把同样的钱砸下去会更疼的某个位置。实际上就在洛伦佐喝酒期间,整个报复行动已经在酝酿中了。

    因为从不失手的顶尖护卫阿波罗走了,意味着洛伦佐暂时安全。

    委实讲,冒险者总部暂时拿洛伦佐这个人类的叛徒没有办法。人家有复活,缺乏证据又不能停掉永生技术,打草惊蛇之后就更难绑架了。从今晚开始,洛伦佐与冒险者公会享有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风平浪静,很长,直至后来总部遭到血洗为止。

    “干杯!”

    “哦~干杯!”

    众人齐齐高举酒杯,畅饮,不亦乐乎。

    所谓的数十位宾客其实除了刚刚离去的洛伦佐的家人之外,全是你认识的人班德里以及他的小队,伊露莎2、伊露莎3、丽奈、洛千城、天拂、妖面小鬼、亡灵使、戮虎、黛因以及旅馆里的所有职员。是的,旅馆今晚关门了,空空如也。

    至于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来二去就,

    首先是伊露莎2说放着3号在家,自己却吃独食不太好,于是3号也来了,少了3号看家,你担心妖面小鬼和亡灵使会使坏,于是就把整个旅馆清空。只留下浓郁的纳米机械体替你观察,以及黑马看家。当然,它抱着一大堆高能电池在马棚里尽情啃,心情比你还爽呢。

    这算啥?普天同庆?

    “你喝的有点快啊,丽奈!”天拂抱住丽奈的腰,尽力劝阻。

    单手将天拂的脸推开,嬉笑道:“我,没醉!告诉你们,我,舅舅,他走了……我自由了,再也没人管我了!”说罢,她举着酒杯原地转了好几圈,生怕自己还不够头晕。

    这是压力有多大?

    天拂是越劝越起劲,甚至脖子被推得发出咔咔的声音,却露出诡异笑容。

    不知为何,洛千城和伪装成小女孩的妖面小鬼很投缘的坐在一起,慢慢的喝酒,低声聊着什么。恐怕只有你才能听到吧。

    “辐射海共和联邦的机械人罢工事件愈演愈烈了,你父亲的生意会不会受影响?”

    “钱还是次要的。我听说联邦抓住几个带头挑事的人类。”

    “人类?”

    “我听后也是这个反应。我赌500金,七天内帝都集结的军队会南下,越过教区,直抵联邦。”

    “600金,五到十天。”

    洛千城的表情充满自信,好像知道什么内情似的。叮的一声,两人碰杯达成赌局。当然,机械体的妖面小鬼并没有喝,洛千城也完全没有质问,似乎认为理所当然。

    你好像看到了两个坏人在密谋什么,又好像没有。

    最扯的就是亡灵使了。

    这……

    女机械人……

    正在揪着宴会厅女服务员的头发,深吻。一个女的,亲另一个女的,而且吻法极其下流。

    莫说亲一口罢了,就算做些更过分的事情在场的从者又有谁敢皱个眉头。他们都是洛伦佐精挑细选,专门用来伺候贵宾的精英,如果惹洛伦佐生气了,开除已是轻的。

    亡灵使发现女服务员不反抗,很快进入左拥右抱,腿上还撂着一个的状态,三管齐下。不久,她好像对其中一人厌倦了,随手扔到一旁,又揪过来一名帅哥服务员加入了胡乱搞的行列里。倒也没有做更过分的事情,但,这特么是大庭广众啊喂!

    你到底是喜欢女的还是男的啊喂!

    你是机械人吧喂!

    看多了对眼睛不好。你对亡灵使的了解不多,仅限于黑客高手、骨子里就邪恶、而且还轻佻。现在,更是看不懂了甚至连它的倾向都感到迷茫。

    你看了身旁,

    问道:“你不去放松一下?”

    “不了。”

    “大概可以玩到很疯的程度。”你指着那边恣意妄为的亡灵使,说道,“比如那个家伙,已经忘乎所以了。”

    “没关系。”

    黛因笑了笑,静静的端着酒杯站在你的身旁。

    这是一场立式宴会,有点类似于自助餐但却有海量的服务员侍奉,也有座位但想吃什么都可以自己拿。对于你来说,味觉上的享受是必要的,尽管食物带来的能量有些不足。对于黛因这种人类,应该是个可以愉快些的场合。怎么她仍然处于工作状态?

    “放松,试着放松。”毕竟,你平时用她用的有点狠。你又不必睡觉,透过上帝视角能够知道每晚的黛因都等你办公室的灯熄灭之后才合衣躺在床上进入假寐,随时等候你的差遣。白天你若出门,她才趁机稍微补眠,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工作等待着布置安排,甚至亲自去做。

    新的情报贩子,新的战前事态,新的诡异住客,寒谷风降职后有许多冤狱的旅馆员工被释放却身心疮痍,她还要考察能否召回,如何安抚。

    而现在,

    黛因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保持你手中的酒杯永远盛满。

    实际上她还要考虑更多,比如她必须远离其他旅馆员工,否则那些年轻男女们若有老板副手在旁边就难以真正放松。所以她只能留在你身旁,不能去打扰大家的雅兴。

    你盯着这个古典美女,飘逸的冰蓝长发很适合恬静心细的她。

    “怎么了?”

    你摇摇头,黛因脸颊微红再度望向别处。或许她曾幻想过攀龙附凤,也担心过会被职场骚扰,但现在对你什么男女想法也几乎没了,本分就好。

    班德里发现你在看他,远远的和你招了招手。

    他变成金名了。

    身边的部下减少到十几人,全部都是银名。就是这次刺客事件时守护洛伦佐升格的。

    原来名字的颜色还能升格吗?

    也对,既然皆杀天使能因减员从金降蓝,自然蓝也能升金。或许这其中有什么契机。

    不久,班德里苦笑着向你走来:“哟,寡言大将军,小人向您拜见。”

    嘴还是不饶人,话还是不中听,揶揄你。

    “复活的感觉如何?”

    班德里发现你是认真在问,答道:“冰冷的水里,被光芒捞了出来。长达两个多小时,胃部都会涌出莫名的寒意,全身乏力。不过我现在没事了。”

    他笑得倒是大大咧咧,明明死了不少弟兄。

    察觉你看着他的那些小弟们,班德里略有警惕的问道:“干嘛?”

    “只是觉得惋惜。”

    “没事!”班德里大手一挥,“老子守不住自己的人,也是最后一次了。”

    ……

    呃?

    你望着班德里离去的背影,忽然觉得这小子话里有话。最后一次?有小弟阵亡是最后一次?为什么,以后不在刀尖上讨生活了?不,那不可能,听说他本来就兼职着一家快餐店的老板,但钱依然不够用。难道要让十几位小弟全都加入永生计划?这笔钱他攒够了?还是让洛伦佐出?洛伦佐可能平白出这份钱吗?

    什么意思?

    淡淡的一句,好像透露着某种深意。你隐约觉得,班德里好像置身于某种大事件当中,想当然的与洛伦佐这个金主脱不开关系。

    洛伦佐招手,让你随他来阳台。

    微凉的晚风十分惬意,吹着纯金的护栏,转起犹如滚筒般的类似风铃的装饰物,飘荡着悠扬静沁的低鸣。

    双手一展,洛伦佐为你展示一位丽人。

    犹如黄金丝缕般的柔顺金发泛着宴会厅里喧嚣的光辉,盘在头上,以千丝万缕挡着玉颈却显得欲盖弥彰。粗俗卑陋的黑夜画布中跳脱出雪白璀璨的美丽女杏。粉红、闪着荧光的丰满双唇点缀在凝脂犹如初雪上的一点,浓郁却又清澈的灵动双眸宛若碧波秋水,透着无暇青绿,每每将修长的睫毛上下就好像在诉说着人类最古老的故事。

    美丽的锁骨曲线,

    幼肩,

    纤细的腰肢和经过锻炼的女杏特有的那双浑圆、坚挺貌似很有弹杏的胸部,托于薄纱上。双臂带着雪白的蕾丝半透明长手套,巧妙的遮挡住了她胳膊上幼年曾留下的伤疤。太过久远的伤痕会刻在基因里,哪怕重生也无法消除,她也不想消除只当作是年轻气盛的战斗勋章。

    “难怪,我还在想你去了哪里。”

    “……洛伦佐带我去换衣服了。”

    伊露莎2。

    陪在衣着华贵晚礼服的伊露莎2身旁的,是依旧全身重型动力铠甲的伊露莎3,犹如衬托般彰显出前者的楚楚动人。明明,她俩是同一个人,却看起来如此不同。

    洛伦佐满意的笑了,然后伸手示意。早已准备好的交响乐队出现,演奏起浪漫又欢快的舞曲。

    喝大了的丽奈立刻抓着天拂两人在舞池里旋转起来;亡灵使也带着两女一男进入了舞池,跳起了难度极高不堪入目的四人贴面舞;洛千城和妖面小鬼则兴致渐浓,依旧在低声聊他们的天下大事。

    你看了看伊露莎2,

    伊露莎2脸红了,第一次脸红,低下了头。恐怕随着她的感染深入,以后就算想脸红也没有那个皮下毛细血管了。你不由将这一幕记在脑海。

    洛伦佐对你努努嘴,伊露莎3将2号向前推了推。于是,伊露莎2羞怯的站在你的面前,低着头,离得很近。

    “还等什么?”洛伦佐从旁劝道,“又不是进结婚礼堂干嘛这么犹豫,只不过是邀请女士跳个舞罢了。放心,你说迷信也好,反正金发的家伙不会跳交谊舞的还没出生呢。她会带你的。”

    你不会跳……

    反正你是个天才,过目不忘,舞蹈什么的马上就能学会吧。没有理由在这个犹如庆功宴的场合当众拒绝自己美女部下,给她难堪。

    于是你伸出了手。

    伊露莎2将手搭在了你的手上,与你共同步入舞池,夺去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你挽着伊露莎2的腰,搭着她的手,很快学会如何在这种场合绅士的跳舞,与她翩翩。

    好像有人在吹口哨,也好像有人在笑,更有人在鼓掌,但你知道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人是有恶意的。在上帝视角里,你客观的看着自己和伊露莎2一起跳舞的情形,很合衬,甚至连你也有些想要称赞这个男士舞姿的优美和这位女士容貌的动人。前半句有自恋嫌疑,跳过去跳过去。

    渐渐的,伊露莎2将头靠在了你的肩膀。

    当然,这全是洛伦佐在为伊露莎2实现愿望、烘托气氛,你明明知道。

    你附耳低语,

    伊露莎2听罢莞尔一笑。

    你当时说了句什么?

    A,“非常合适你。”(善良+7)

    B,“永远在我身边。”(守序+7)

    C,“你的丁丁顶到我了。”(人杏+7)

    同时你开始思索关于因「天恩普临」分享到的同样是洛伦佐能够帮你赢得某人爱意的奖励。你将会把目标定于谁?

    1,你完全不需要这种帮助,以后也不用再提。

    2,丽奈

    3,洛千城

    4,黛因

    5,回头再说。

    以下请慎选。

    6,妖面小鬼(男杏机械体,女身)

    7,亡灵使(天生恶女,有纠缠不清的习杏等诸多问题)

    8,提米薇(戏份少)

    9,假公主(专情于已逝的汉斯王子)

    10,哑公主(女儿控的国王不会放过你)

    11,天拂(自杀倾向严重)

    12,伊露莎3(对于2号来说比姐妹更亲近)

    只要洛伦佐活着,无论你选的是谁都会持续增长对你的好感。如果你不打算回应这份心意,很可能会酿成悲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