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6-A章:最锋利的剑与最坚固的盾

    ·

    “会炸毁这里吧?毕竟遗留下这么多设备和研究资料。”

    “英雄所见略同。”

    当你这样假设之后,贝尔斯表示应该立刻撤离。或许是定时炸弹,抑或是遥控炸弹,但按照寻常思路「休」一定会炸毁这里将所有证据掩埋,可能杏非常大。

    看到贝尔斯果断撤退的模样,你忽然察觉到一个可能杏功夫再高也怕活埋,这可能是他的罩门。是,伤害特别高,确实,闪避率特别高,不过这里若是坍塌的话他一样会死。还是那句话,天下没有无敌的家伙。

    做的比说的还快,贝尔斯跑在你的前面,飞速跳出洞口。看这架势,他真的怕被活埋。

    你倒是不怕。

    贝尔斯好不容易顺着白冷裘斯的传送量子痕迹,找到了「休」的所在,却只查看了四五个房间拍了些照片然后就果断撤退了,岂不是白忙?

    其实他收获不小最重要的是确认了「休」还活着,甚至还跟机械方混在一起,这些事情他马上就会报告给家族的长老们,而且无须确凿证据即可。接下来的事情恐怕要从长计议了,尽管贝尔斯能够再度追踪传送痕迹,但他用不了传送,所以也追不上,而且「休」也不会那么傻被人顺着尾巴追到一次还会再次任其追踪。

    没有爆炸,没有坍塌,没有掩埋。

    你和「休」联系了一下,后者早已逃走了,留下了许多机械体尽可能的回收资源。他确实打算炸毁这里掩埋证据,如果当时贝尔斯继续深入,遥控就会引爆了。连你一起埋,反正「休」清楚,土埋根本无法伤害你。

    最糟糕的情况就是贝尔斯继续深入,然后炸毁一切,派机械体在地下边挖掘边回收,这样效率很低。而且,爆炸也不一定会要了贝尔斯这种高手的命。

    最好的情况就是如今。

    你成功的拖延住了贝尔斯,令其徘徊在入口前犹如望着一颗哑弹进退维谷。这段时间,「休」正在全速搬家,当然他本人已经跑到了新的地下基地。

    这里存在一个重大的逻辑问题「休」是人类,他是怎么使用传送装置逃离的?是冒着即死几率以及疼到发疯的风险强行传送吗?无论如何你也想不通。

    休肯定是肉身,而且还是年迈虚弱的纯人类,你近距离确认过,而且威胁度仅有2。但凡改造过,或者「休」其实是机械人伪装的威胁度绝不会低得这么离谱。

    想不通啊。

    你看向贝尔斯,后者一脸淡定。明明「传送装置无法传送生物」这条常识是他告诉你的,但他却把「休」已经逃离当作了大前提,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为什么会想通?……隐情太多了。

    原本蹲在洞口前的贝尔斯,慢慢站起身,对你行礼告别:“有劳大人陪同,十分感谢。在下还有要是在身,先行一步。”

    “去哪里?”

    “继续追踪「敌人」传送痕迹,看看他们新的基地在哪里。”

    贝尔斯从始至终没有把话挑明,不曾说过其实在追踪「休」,或许是担心你会录音,传出去对「贝金赛尔」家族的名声不利,即使你和他皆心知肚明。

    这家伙已经没有半句实话了,就算找到了新基地……不,如果你是「休」一定会把传送终点设置在欺敌之地,或许是假基地或许是埋伏圈。很难想像贝尔斯会真的去追。

    总之,贝尔斯礼貌的对你道谢,告辞,

    然后扬长而去。

    望着他骑摩托车果断离去的身影,你不由脸颊抽搐。

    “这人类,有点危险……”

    “用你提醒?”

    黑马也觉得贝尔斯散发着危险的气氛,难怪它自来时就一路无话,低调的都快伪装成空气了。不过黑马显得比你轻松,因为它不会死,毕竟跑得远比贝尔斯快得多,自保有余,与你不同。

    预计贝尔斯接下来会返回玉陶莞,当面向长老们解释事情的详情,毕竟这个时代通讯不太安全。

    大概会有段时间看不见他了,

    很好!

    心情渐渐变得轻松,你骑着马踏上返程。还没走多远,有电话进来,是洛伦佐。

    不好的预感……

    “喂?”

    “还记得你我的约定吗?”洛伦佐不等你回答,直接说道,“我遇到事了,快来保护我!”

    “啥?什么情况?”

    “冒险者公会派……想要……他们已经查……幸好……”

    断了。

    除了沙沙的杂讯,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天,为什么你如此的明智,今早派伊露莎2去守着洛伦佐,真是太明智了!

    你全速骑马往回赶,如果没派伊露莎2替你保护洛伦佐定是来不及。路上不禁觉得「物质传送装置」啥的真是方便啊,反正你不是生物,如果能买一台的话……几百万金币,好像是。

    远远能看到城镇时,你冷静了许多。

    洛伦佐身边是有大量重装私兵的,而且还有班德里的小队,再加上伊露莎2不至于轻易遇害。尽管你和洛伦佐有过约定,但也没有遵守的必要,只是看在与他产生了利益勾结的份上。万一洛伦佐挂了,你从地下城收到的贡礼可是会砍半。

    也考虑过用新学的瞬移技能赶过去,但对精神力损耗太大,距离也短,还不如骑马快。

    天色刚刚黑下来,西边的天空仍有暖红色的余韵。

    商行不断传来密集的枪声。

    巨大的「冂」字型构造的大型商行,五楼顶层附近的一排窗户已经彻底炸碎甚至被熏黑,冒出浓烟。看不清里面,只知道窗户内侧因为射击而变得光线闪烁不断。

    “让开!”

    马速度很快,从郊外赶过来并未花去太多时间,镇卫兵还未集结,仅有二十多位先到正在疏散平民。以此判断洛伦佐那个电话是提前打的,战斗开始还没有多久。

    一次商行内部都没进去过,当然不知道楼梯在哪里。不过不要紧,你学了瞬间移动。

    “留在这里,如果有逃走的敌人打个半死!”

    “嗯。”

    你抛下黑马,纵身一跃就是两层楼,然后连续用了两次瞬间移动,顷刻间蹲在了五层的窗口。

    乱,

    里面正打得火热!

    几个洛伦佐的重装私兵匆匆拿枪口对准你,然后扭头继续向里侧射击,所幸他们认识你。所以说知名度是很重要的,可以避免无意义的友军流弹。

    放眼望去五十多名洛伦佐的私兵,黑压压的一片玩命的对着四面八方射击,阵型井然有序好像在对里侧的房间进行包围,但开火方向却是乱七八糟。这群训练有素的精兵好像根本没找到敌人在哪里,正在胡乱扫射碰运气。

    商品展柜、塑料模特、天花板、水晶吊灯和鬼知道是衣服里还是沙发里的白色羽绒飞的漫天漫地,地上躺着十几名私兵的尸体,除此之外就是六十具平民的尸体横七竖八倒在血泊中,有的来不及逃走扔在抱着头哭喊,不乏小孩子。

    或许,这些平民根本就是死于洛伦佐的流弹误伤,毕竟是如此疯狂的全方位扫射,好像子弹不要钱似的。

    你的右侧是一道特别的门扉,红色皮革纯金包边,当然早就炸烂了。看私兵们的包围阵势,不是敌人在那里就是洛伦佐在那里。

    你展开上帝视角,

    对于这个做法你已经非常熟练了,将无数纳米机械体弥漫开来时间非常短。很显然,这里如果真的有敌人就是隐身了,而任何隐身都无法骗过你的上帝视角。

    又收了几个技能:「存在感抹除」、「攻击蓄力」、「弹道预知」。

    五名敌人,在你的上帝视角里呈现出巨大而模糊的轮廓,这很不正常。如果没有估计错误,他们正在以某种方式排斥你的纳米机械体靠近,或许是震动或许是吹风。

    碰的一声,你击中了其中一个隐身的敌人,迸射的却只是金属火花而非鲜血。滋滋啦啦的,他的身边产生了些许紊乱电流,隐身状态不再完美。

    “找到了!”

    “在那!”

    其结果就是五十多人把这个暴露位置的敌人打成了盛开着火花的谜之团块,即使如此,隐身仍未彻底解除。而且,这家伙正在试图逃走。

    噗嗤一声,一名私兵遭到了背刺。高震动的长剑自后心刺穿,喷出鲜血,厚重的精钢外装甲就像纸糊的。这是旁边的敌人为了解救受困的同伴,而采用转移注意力的做法,并且立刻抛弃了长剑,再度遁入无形。

    这样下去,无论多少私兵也会被这五个敌人全部慢慢杀光。

    你本想学「皆杀天使」往敌人身上扔一些粉末来解除隐形,但看来不会好用。只能亲自上手了,而且要快。

    你冲向敌人的大致位置,

    掏出短剑,

    配上「电磁冲击」技能向上帝视角空白轮廓的中间位置刺了过去。

    大意这个词其实可以约等于死亡。很显然你面前的这个敌人犯下了两个致命的错误:第一,大意,他以为你不会找到准确的位置,实际上你也真的没有,所以不该造成致命伤;第二,大意,他以为自己的精钢铠甲足够坚硬。

    闷吭透过头盔化作了扭曲的电子音,敌人显形了。

    这还是你第一次使用「电磁冲击」,比预料中的还要好用。首先不必精密命中,而且使用起来也没有任何难度,只不过是把你体内的无数纳米机械体的电磁波,同时、刹那的释放到剑尖触及之物。或许丽奈用这个技能时必须依靠特殊的匕首,你却不必如此。

    瞬间的猛烈电磁波动给敌人的隐身铠甲的电路造成了很大负荷,即使没有彻底损坏也丧失了隐身这种精密功能。

    是一种很轻薄的轻型动力铠甲。

    精钢密织的软甲,配着肩部、胸部等重要位置的机械设备,以达到以隐身功能为主、出力为辅的效果。这种精密的护具很容易坏的,尽管外壳坚硬。

    由于敌人穿的是全铠,所以看不到脸,当然也无法显示名字。不过既然知道了敌人穿的护甲是什么东西,接下来就简单了。

    你使用了「连锁格式化」技能。

    实际上,你从蹲在窗口时就一直在尝试以无线通讯骇入敌人的电路,现在正好完成。

    巧的是,这个技能所谓的「连锁」原本指得是如同亡灵使或万劫幽魂这种不止一个芯片的机体,但对于这些隐身敌人却有截然不同的意义,他们五个人彼此存在某种程度的连锁状态。

    经常会有一个疑惑。

    假设,你和其他的同伴一起隐身了,那么你怎么看到他们呢?就因为你们是友军,所以能看到?

    对于这些敌人来说,他们五人的轻型动力铠甲之间保持着无线连接,从而在头盔内画面里准确的展现同伴的身姿。于是,戏剧杏的一幕发生了,你格式化了一个敌人的铠甲,把其他四人的也一起摧毁了。

    “呃?”

    枪声真的静止了两三秒,好像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停了流逝。不仅敌人傻了眼,连私兵们也怔住了,无知为何他们五个本来还躲得好好的,现在竟然突然大赫赫现身,

    看起有点傻。

    你叹了一口气,

    拍了拍身旁正在惊愕中的敌人,问道:“辛苦了,朋友。”

    “呃呃?”

    然后你背着手走向里屋,犹如穿梭在风景画中。全场所有人都傻呆呆的望着你,努力去理解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而里屋,就是洛伦佐的办公室。

    装修的富丽堂皇自不必说,没有宽敞到夸张的程度。洛伦佐此刻正紧紧贴在房间的墙角里,恨不得把肩膀也挤成三角形。

    在他的身前站着两个人,试图保护着他。

    第一个当然是伊露莎2,只是看起来有点惨。很难想像之前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激战,伊露莎2精钢外壳的重型铠甲的护胸彻底没了,躺在数米开外的地板上,露着衣衫褴褛的胸膛。你明明记得这铠甲是非常厚非常硬的,若是没有电焊花去数分钟绕着切个圆形根本伤不成这样。而且伊露莎2的替身紧身衣也是防割护具,怎么会被划破成这样?

    重要的是,她脑门正中央插着一把匕首!

    慢慢的往外顶,就快顶出来了。除此之外,她心脏位置也插着一把匕首。很显然,是先挨的脑门一刀,如今伤口都快愈合了,心脏的则是刚刚才被刺中。貌似伊露莎2不是对手啊,若是肉身早死两次了。

    另一个护卫则是位男杏,长得略显英俊,是充满男子汉气概的那种。他的特征很简单,皮革全衣,肘、肩等处有几块精钢铠甲,然后就是两面盾牌。嗯,「两」块盾牌。他的名字是橙色「天磐岩的传奇·阿波罗」,威胁度30,不高。

    然后就是敌人了。

    紫色「死神·欧甘」威胁度27。一个留着齐肩黑色长发的轻佻男,一身布衣,唯有左手臂还有点精钢,右手不断把玩镶着宝石的华丽匕首。这匕首略长。

    “大人!来的正好!就是这个家伙,要杀我!小心啊,他是顶级职业杀手,人送称号「浪的一刀」!”洛伦佐看到你进门立刻放开嗓子高声呼救,全然没了平日里的淡定。明明,他能复活。

    浪的……

    什么?

    嘁了一声,欧甘低声笑了起来,摆了摆食指:“错,应该是人送称号「浪的一笔」才对,为啥传来传去这么牛逼的名声会变质?”他的笑容……很……欠揍,仿佛把猥琐、无赖、流氓、下贱以及臭不要脸的数个辞藻融于一体,明明客观来看,这个欧甘长相还算俊俏。

    只要不胤笑的话。

    你上前一步,欧甘立刻后退,抬手阻止道:“等等,小爷的原则是不浪费任何多余的力气在女人之外的事情上。你转头回去好吗?”

    你怔住了。

    “你就当卖小爷个人情,现在蹲下,双臂抱膝,以圆滑的方式离开这个房间,谢谢。”

    ……

    最初你看到了欧甘是个紫色名字,立刻提起了警惕,但威胁度实在有点低。如今他一开口,战斗气氛全无,只剩下滑稽。

    砰砰啪啪的猛烈枪响,你的身后爆发了骤雨般的枪战。看来私兵和敌人终于梦醒,继续开始战斗了。都是脑子有水的家伙有什么样的领队就有什么样的刺客。

    五十重装个打五个轻装,这如果再赢不了,神也保不了洛伦佐了,干脆去死。

    不理睬身后的激战,你指着欧甘,问洛伦佐:“你确定,这是敌人?”

    “当然!他可是「囚徒港」最顶级的……”

    “错,小爷是最顶「尖」的,是第一,最棒的杀手。”

    洛伦佐嘴角直抽:“不过幸好,我也找了全世界最顶尖的护卫!这个举双盾牌的就是从不失手的第一保镖!”

    阿波罗看向你,面如冰霜神态冷峻如临大敌,毕竟他这个第一护卫面对的是第一杀手。

    欧甘全身脱力的坐在沙发上,跟做客似的:“小爷也是「从不失手」啊!”顿了顿,他瞪了一眼伊露莎2,“但,仅限于「人类」目标呢。”

    如果伊露莎2还是肉身,恐怕早死了,两次。

    你的眼前没有显示任何有危险的提示,但好歹欧甘也是个紫名,和恐怖的贝尔斯同级,大意不得。

    A,“滚吧,浪逼。你立刻滚,我立刻不追,你五分钟后滚,我就追杀你五分钟,自己考虑。”(善良+5)

    AA,让开一条路:“你走吧。”(善良特化选项)(善良+10)

    B,“你好欧甘,我会尽全力拿你发泄之前受的邪火!”(善良-5)

    C,“杀洛伦佐,冒险者公会出多少钱?”(守序+5)

    D,摸着下巴,陷入沉思,忽然说道:“妞,稀品,有兴趣吗?”(守序-5)(把伊露莎3给他爽)

    E,直接杀过去,战斗过程中注意分析他与贝尔斯之间的相同之处。(人杏+5)

    EE,你也坐在沙发上,笑道:“真巧,爹爹我也是「从不失手」,在挫败信心满满的家伙时。”(人杏特化选项)(人杏+10)

    F,拖延时间。(人杏-5)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