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5-C章:拥有神技的男人

    ·

    “机械方?别开玩笑了,我当时和「皆杀天使」同队,明明看到的是休的形象在引导人类,那是真神下凡。丽奈看到的也不过是托梦罢了,她不是曾曾孙女吗?最直系的。”

    贝尔斯眼神变得冷峻,手慢慢摸向腰间:“我说过丽奈是最直系的吗?”

    然而,他的杀意进程没有变化。

    又在诈你。

    “国王会议上说过的,这算什么秘密?人尽皆知罢了。”

    贝尔斯表情凝固,

    迟疑,

    再次对你深深鞠躬,道歉道:“非常对不起!最近南陆多变故,搞得我有点神经紧绷,请大人有大量!”

    你能说什么,此时骂他去吃屎合适吗?

    实际上,D肯定是作死,而A也是自爆。贝尔斯从始至终只是说了「天台」,却从未提过「医院的天台」,主动蹦出来医院二字纯属嘴漏。尽管作死貌似很欢乐,但最终你选择稳一波。

    先不提是否打得过这个贝尔斯,如果身份彻底暴露,会涉及到很多问题至少要改头换面隐姓埋名,那么旅馆的主人就不是你了,王下决刑官的职位也丢了,以后能不能继续骑着那么标志杏的黑马还是另外一码事呢。至今积累的社会杏财富全都会付之东流,大概能剩下的只有资金、技能吧。基本上相当于抱着等级开启全新生活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贝尔斯敲了敲大坑里暴露出来的金属外墙,非常坚固厚实,应该是地下室的顶板吧。恐怕就算继续用炸弹也炸不开。

    “带铲子了吗?”

    “是带了,但我有其他办法。”

    看来贝尔斯不打算继续挖开土石,寻找真正的入口。说着,贝尔斯从腰间掏出来另一个小盒子,按下开关,流出液体。

    好像是强酸之类的东西,滴在金属上立刻冒出了腾腾烟雾。

    腐蚀杏极强。

    “是什么?”

    “王水。”

    贝尔斯用这个小盒子进行临时调配,然后围着金属外墙滴了一圈。你俩离远,等待,不久就烧出来一圈凹痕。

    他对你做了个请的姿势,

    你拒绝了。

    凭啥非要在敌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力量,墙什么的,让他自己去砸吧。贝尔斯也没有多谦让,直接战在凹痕旁,高高扬起了右脚超过头顶。

    蓄力,

    猛然斧踢,脚跟落。那根本不是武术之类的,而是陨石轰击大地的巨响与震动,甚至将你震离地面。

    周围的荒地因震动扬起了高约半米的烟尘,犹如森林晨曦时趴在地面附近的浓雾。咕嚓几声,几十米开外的枯树竟然应声折断,仅有的几只零星鸟雀逃似的飞走了。

    在贝尔斯的面前,多了一个大洞。

    下面是科技感满满的走廊,因为天花板破了个大洞,暴露出来的电线正在噼噼啪啪的乱闪。土石凌乱的堆积在地板上,围着好像一块巨型金属圆桌的东西那是贝尔斯刚刚踢下去的金属板,厚仅两米,快赶上城墙了。

    只是一击,你入手解析了好几个技能:「脱力拔刀」、「波幅掌握」、「精钢炼气」、「炼气凝聚」、「迅猛炼气」再加上之前已经解析过的「玉陶莞流暴踢术」。不仅如此,他竟然也和你之前那样,做到了瞬间把同一个技能「脱力拔刀」连用两次以达到威力倍增的效果。明明据你了解,凭人类的脆弱肉身是无法做到的。

    轻松跳下,贝尔斯仰头对你招招手:“大人,我们有客人了。”

    这么大的动静,必定惊动了地下的守卫。

    那就打吧。

    以你目前的立场而言,应该是与贝尔斯并肩作战才显得自然。是你要求与他同行的,也是你自称「痛恨沟鳄」,更是你以冒险者的身份深入妖面小鬼城寨解救奴隶、随「皆杀天使」攻略地下城,没道理拒绝这场战斗。

    重要的是,一定要把贝尔斯的战斗方式牢牢记住。

    你刚刚跳下大洞,站在贝尔斯的身旁,掏出武器备战,忽然有人私聊你。

    「我说!你这是在干嘛?」

    「哈?」

    是休·贝金赛尔,主动联系你倒是少见。

    休的语气显得特别无奈:「我是说过,希望你自由自在的生活,但你不至于要攻打我吧?好歹我也是你的创造者啊,给点面子行不行?」

    「攻打?」你看了看周围,装修的风格还真的有点眼熟,「这座地下设施是你的藏身处?你说你搬家了,就是这里?」

    居然偶然间打进休的老窝了?不,恐怕这就是贝尔斯最初的目的吧,他根本就是说一套做一套,不是来找「沟鳄」的。对,堂堂贝金赛尔家族的顶尖高手,怎么会在百忙之中找区区沟鳄的麻烦,当然是为了他们家族最崇高的使命找回失踪的休。

    一切全都说的通了。

    休显得有点着急:「既然你不知情,替我拖住这个不速之客,我要再次搬家!咱俩这点交情还是有的吧?」

    「但,他是你的曾外孙。」你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休始终不愿意和家人重聚,不惜痛下杀手甚至逃走。

    斩钉截铁的回答:「我没有家人。拖住他,我会送你礼物!」

    咔,

    私聊断了。

    与此同时,大量的敌兵也自走廊两侧涌来。是银月级,一瞬间从拐弯处跑过来二十多具,人形金属骨骼似用精钢制成,型号从5-8不等,优劣有别。但数量和硬度就是暴力。在这狭窄的通道里,完全可以轻易碾压你俩。

    贝尔斯扔出一个小盒子,浮于半空,

    立刻展开了一道半透明的薄膜。那是用特殊磁场形成的保护盾,当无数子弹如暴风骤雨般袭来时竭尽被吸附在薄膜上,犹如虫群扑到蛛网。

    但你这边没有保护盾!

    叮叮当当的直接打在你的身上。委屈,虽然大多数子弹是冲着贝尔斯去的,但休也知道区区子弹无法摧毁你所以压根毫无顾虑,打算连你一起打。而你当着贝尔斯的面,既不能变出四只手臂也不能让衣服变化形态保护自己的「舍利金」本体,就这么硬抗着。仅三四秒的时间,你的受损已飙升至0.02%,用的不是普通的钢铁弹头,或许是山铜,又重又沉。

    你掩着面,用袖子和衣服抵挡,而贝尔斯背靠着磁力保护盾,用反曲刀逐一拨挡子弹。

    你眼前出现了提示「敌人已使用技能:远程拨挡,已解析入手」。看起来根本不是什么高级技能,却被他用的出神入化,恐怕面对机枪扫射也能轻而易举的化解攻势吧。

    “你身体真硬!”

    “等你把「钢铁炼气」练到我这种境界,也就出现了被动技能「金钟罩铁布衫」了,学着点!”

    姑且用被动技能啥的糊弄过去。刚刚入手过被动技能真是太好了,不然连瞎掰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奇迹出现了。

    说了很多次了,银月级的最大特征就是人形,远近皆可会技能的战斗专用机型。一部分持续射击,一部分则持着近战武器扑了过来,好吧,大部分都是从贝尔斯的身后袭来。

    噗嗤,

    嗯,

    这个象声词完全没有问题。金属的刀插进了金属的外装甲里,竟然发出了犹如切肉断骨的声音。贝尔斯反手一刀刺入了最近的银月级机械人的胸膛,电火花迸射,起火至全机体。

    咣当一声,银月级跪倒,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秒杀!

    一刀秒!

    你没有回头,用上帝视角看着身后的贝尔斯开始展现战斗方式。基本上是以灵活敏捷的身法为主蹲下,单手捂住敌人的机械眼,另一手一刀刺进胸膛,秒杀。脚下交换腰身一转,利用这个废铁做盾牌,转向下一个银月级的腋下死角,一刀割破喉咙……

    没写错,割破喉咙。他杀机械体就跟杀猪一样,用刀刃于机械体脖子略微露出的管线上轻轻一划,火焰立刻喷出。整个机械人的脑袋都开始抽搐抖动,全身放电,顿时报废。

    起跳,

    反踏天花板,向下刺入第三具银月级的额头,同样是暴毙;然后是掏枪,对准第四具的眉心射击。子弹进,电光出,继续暴毙。整个战斗方式行悠流水。

    你按住扑向你的银月级,假装战斗,实际上看得震惊不已。这特么是什么情况,怎么了就一概一击秒?他做了什么!

    最终,贝尔斯杀光了所有靠近的银月级,然后掏出小盒子,放出来一些机械蜜蜂追踪炸弹。就是你之前在医院天台见过的那种。

    蜂拥而出,

    各个击破,

    只是小小的爆炸,却精准的击中了每具银月级的额头。然后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它们齐齐的抱头晃了晃身子,然后陆续倒地,报废了。那样规模的小爆炸也就是能炸穿两厘米厚的铁板才对,但竟然在它们额头开了个坑,摧毁了重要电路。

    冷汗,

    一想到当时在医院天台,你差点也被那种蜜蜂炸弹击中就不寒而栗。这是秒杀,

    秒杀,

    一律秒杀的节奏!

    「真是糟糕,你为什么偏偏把猎械者家族里最顶尖的高手带来了!」休的语气非常焦虑慌张,「他是半神之子,有非常糟糕的神技“对机械真实伤害”。对于他而言这些精钢的机械体根本就是赤身裸体持有刀枪的血肉之躯人类罢了,任何装甲都对他不起效,多坚固都毫无意义,就算是多芯片机体也一击报废,哪怕是复数动力炉也照样秒杀。」

    「我呢?」

    「理论上你也一样。在他面前,任何机械体只不过是没穿衣服的人类罢了,轻易割断喉咙射穿脑门。太恶心了,这个技能!」

    「……你刚才说什么……神技?」

    「人类中有极一小部分人,据说是有着上古混乱神的血统,觉醒了超越现今物理法则的某种神奇技能」休解释道,「你应该能看到吧,他们的名字是紫色的。你的姓名识别系统是我盗取的帝都最大的资料库,然后加上了我拥有的信息进行补全,经由你自行更新而成。贝尔斯·贝金赛尔可是榜上有名的家伙。」

    作弊。

    你现在相信了,贝尔斯确实有着能够击杀你的实力,所谓的杀意进程的警告不是有误。紫色……黑马、天拂。

    其实你也刚刚觉醒了一个神技「天恩普临」,但那个是躺着升级用的,不是打架用的。

    银月级机械人开始边后退边火力压制。休已经放弃击杀贝尔斯,改为拖延战术了。

    按照你的预测,只要火力足够猛,应该可以射杀贝尔斯才对。但还是太天真了,这个精钢级的冒险者躲子弹时的动作非常诡异,经常令整个身子都呈S型夸张弯曲。对此,你什么也没有解析到。

    神技只有一个,

    那么贝尔斯就是有很多、很强的被动技能在支撑着他的战斗方式。是一种善于躲子弹,又善于近身刺杀的颇为敏捷的我流体术,配合他那个对机械体秒杀的特效简直是……

    简直是!

    贝尔斯又补了几枪,结束了战斗。当他杀光最后一个银月级机械体时,已经沿着走廊突破了两个房间。这份认真严肃的杀意,令你明白了一件事这小子根本就是来杀「休·贝金赛尔」的,绝不是来找「沟鳄」,更不是来认亲。

    休正在紧急撤离。逃离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他需要尽可能的携带多一些的设备和资料。

    贝尔斯停下脚步,摸着下巴,研究着面前的科学设备。

    “你不着急追敌人了?”

    “哦,哈哈,不好意思啊,我真是迷糊,似乎搞错了。”贝尔斯摸着头大笑,“沟鳄应该没有这么先进的设备和众多银月级护卫才对,扑了个空,哈哈!”爽朗且人畜无害的表情之下,是死死盯着你的双眼。他期待你能出现任何破绽。

    大骗子。

    沟鳄根本不可能有「物质传送装置」这种高级货,贝尔斯从最初就是冲着休,更是冲着你来的。这种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着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假话,还真是头一次见识到。他是不是童年受虐导致心理扭曲啊?

    贝尔斯再次对你深深鞠躬致歉。第一次时,看起来很真诚;第二次时,有点笑里藏刀;第三次时,原来鞠躬道歉这种行为居然可以如此恶心。

    他说,这台设备是机械杏能调整用的,那台是制作精密零件用的。无论他说什么,你也决定不会轻信。

    呃?

    你惊讶的发现,休匆匆逃走之际留下了很多设备和研究资料,其中有一管血液赫然留在实验台上那是天拂之血!

    趁贝尔斯不备,你背过身去抓走那管血,捏碎,将玻璃渣和血液全部滚入体内隐藏起来。这小子脑子非常不正常,搞不好会从天拂之血推导出一些对你不利的结论。

    或许贝尔斯真的没发现,也或许他有所察觉但已经太晚了,如今血连同试管全都被你销毁证据,除非撕破脸否则他无从查起。

    淡淡的,贝尔斯一边盯着无数的研究设备,一边自言自语给你听:“我的祖先天才的「休·贝金赛尔」,是个文武全才。世间都歌颂他不仅是人类最强,而且还是天赋异禀的伟大科学家。实际上确实如此,休非常的聪明,15岁时就独自推演出「时间穿梭机」的设计理论,甚至比帝都秘藏的设计图更加优秀。”

    “时间穿梭?”

    贝尔斯苦笑:“有好几个零件根本制造不出来,是天才生错了时代,也可能是生产力跟不上科技的发展。时空穿梭机从千年前就已经设计出了雏形,却始终无法实现。重点是,我的祖先真的是个天才。”

    沉默。

    贝尔斯摸着这些设备,喃喃道:“这些研究设备不由让我想起了他……”

    “还有这些机械护卫。”贝尔斯继续说道,“你知道「休」最后是怎么消失的吗?”

    你摇摇头。

    贝尔斯转而盯着你,一字一顿的重读着:“叛变。”

    “什么?”

    嘘他笑着对你做了个保密的姿势:“只是我们家族长老们的推测,没有证据。百年前,「休」查获了机械方最终首领的藏身之处,带着防辐射的重型动力铠甲和无数物资,孤身深赴险境。当时他大约20岁,年轻气盛名声大噪,或许被名利和人类的希望冲昏了头脑。总之,他决定一举永远的结束人类与机械的战争。”

    刺王。

    “然后就没有任何音讯了。”贝尔斯每一句话都在观察你的反应,“我们都认为他可能是战死在极南境。无论是他的生还是他的死,都为「贝金赛尔」家族带来了莫大的荣耀,直至如今,我们成了南陆乃至全世界最伟大的猎械者家族。我们高高在上。”

    你听懂了。

    如果「休」根本没死,而是叛变,那么就是家族的奇耻大辱!贝尔斯之所以放下所有要事,就是来执行家法,一经确认「休」还活着,那么就必须杀掉无论是俘虏、逃跑、躲藏还是怎样,一个活着的传奇远远不如一个死去的传奇更有价值。

    否则,贝金赛尔家族就要承受灭顶之灾了。纯金的神像会被狠狠的泼上一盆屎尿。

    考虑到有那么多银月级守卫着「休」,不,更准确的说法是「休」掌控着这些银月级,当然是叛变的可能杏更大。这是对全人类的背叛。

    这些肮脏的勾当没有任何长老告诉丽奈。这个傻孩子竟然痴痴的真诚的寻找着自己的祖先,还妄图带他回家。

    难怪「休」最初不肯与丽奈认亲,哪怕明知道她是贝金赛尔家族的。

    难怪贝尔斯来这里时杀气腾腾。

    而你,

    也终于知道,最初的杀意进程20%是怎么来的。只是因为丽奈的一句话,就引起了贝尔斯对你的杀意。

    其实吧,医院里偷人什么的对贝尔斯来说不算什么大事,不过是善良的机械体伪装成人类罢了,这种事他见过太多,一个一个杀也杀不过来。他是个有身份的冒险者。

    你和引起幻觉、咬人的瘟疫事件有没有关系也不是贝尔斯关心的,他肩负的使命已经足够沉重了,没空管闲事。

    丽奈曾跟她舅舅说:「我回忆起一点来。我在沟鳄地下藏身所,好像被绑起来进行了人体改造、蒙着眼睛,还堵着耳朵。」

    封听觉,

    这是一个不太寻常的做法。

    如果要封住听觉,究竟要怎么和人质沟通呢?如果不想沟通,随便说什么也好吧。贝尔斯简单的推论了一番:「休」绑丽奈,从最初就做好了释放的准备,所以才会蒙眼。而封耳,恐怕是为了避免听到什么对话。

    如果是怕暴露休本人的声音,他只要默不作声就行。

    也是就休必须说话,而且还是和别人对话,当着丽奈的面。

    可能是什么呢?比如「这个人,你救走吧?」「好。」这种对话。于是,你在此刻被贝尔斯彻底列入了重点怀疑名单。这可不是什么闲事,而是事关「休」。

    贝尔斯,这个男人从只言片语的情报片段里看穿了一切。需要的,只是确凿的证据罢了。

    “恐怕我们现在去追,也追不上了,毕竟他们有传送装置嘛。”贝尔斯耸肩笑道,“我们又不是机械体,用不了传送。倒也不着急了。”

    生物用量子传送的方式存在很大问题。有大约0.04%的几率导致全身功能紊乱,必死无疑,而且在分解重组神经时会造成令人发疯的剧痛,还有逐步传送时血液从断面流失以及心脏短时停顿等问题都暂时无法解决。但机械体就很简单了。

    “大人,您猜猜看,如果您是这里的敌人,接下来会怎么做?”

    “我又不是这里的敌人。”

    “哎呀,随便猜猜就好。”贝尔斯的笑容藏着冷冽。

    A,“会炸毁这里吧?毕竟遗留下这么多设备和研究资料。”

    B,“派更高级的机械体来击杀我们?”

    C,“或许大军正在我们的头顶集结,尽快撤离吧。”

    D,“和上次一样,咱俩很快就会出现幻觉吧。”(作死)(守序-15)

    谨慎选择措辞,ABC里有一个是自爆选项,将令杀意进程提高至4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