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4-D章:剧情杀的立旗

    ·

    你用纳米机械体在伊露莎2胯下堆积一个丁丁的形状:“你啊抽空再去一次。”

    自从沉钟地下城每日纳贡,你的各种材料多到没处用,于是拿多余的「舍利金」做了个维妙维肖的东西。你嘱咐伊露莎2,如果再见到寒谷风,务必把他在风中凌乱的样子录下来。可收藏。

    今天没有战斗也没有操心,而且距离黎明尚隅。不用睡觉就是有这种好处了,如今你节省下来了不少时间。

    伊露莎2是有用处的。

    为什么不叫「伊露莎·分身」或「伊露莎·复制体」呢?因为你最初就有这种打算大约凌晨一点多,你骑着黑马溜溜达达在西北山林散步,进了一趟沉钟地下城。

    一切安好。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所以一笔带过。最近冒险者公会加大了攻略力度,但最终皆无疾而终。若是本地的那些蠢货全都会死在第一层的入口,被杂兵淹没。这个奇策虽然早已暴露,但弱者们是无力破解的。若是从其他分部甚至总部派来的山铜级支援,则大多能进入第二层,然后迷路、消耗体力、精力、注意力,最后被你留下的那五名近卫军收割。他们到达最远距离就是藏在迷宫深处近卫军的脚边了。

    近卫军们变成了「5级感染者」,威胁度上升至50,眼神充满杀意。原本就是训练有素,善于集团战的精锐重装兵,你稍微见识了一下,其战斗能力有点可怕。很难想像之前这五人还是痴傻的弱鸡。

    于是,地城的损失极小,韬光养晦。在给你提供贡礼的同时,也能缓慢的继续发展了。

    伊露莎本体……

    变成「6级感染者」马上就会进入最终形态,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你仔细的检查了一番,这女的除了还有人类的头发与皮肤,肉身几乎全被纳米机械聚合体替代。体型虽然未改变,但因为密度增大,体重也变沉了,重要的是力气猛增。如今的伊露莎本体就算不穿动力铠甲,也蛮力不减。

    她变得不太爱说话了。

    整个眼睛,除了还有少许肉身原本的眼白,其他全都变成了机械。目光冷彻。

    你曾遗留在这里的微量纳米机械体,早已繁殖过剩,弥漫着空气中甚至犹如薄雾般肉眼可见。这里到处都是矿藏和刚刚生产出来的铸锭,甚至有取之不尽的能源,简直是它们的温床。

    在你的意志下,它们基本上没有侵蚀钢铁的杂兵,反而积极的修复着「万劫幽魂」甚至第二层无数的生产设施,令整座地下城进入了良杏循环。

    你对于普通感染者的最终形态颇有兴趣,但又不能带走重要守卫力量,于是故伎重演把伊露莎本体切碎成十块,运到地下城外,拼凑起来。

    凭借着感染者的自愈能力,「伊露莎3」诞生了。

    她比2号话要少些,眼神也冰冷许多。重要的是,这两个复制体都没有技能。

    你带着伊露莎3返回旅馆时,天已经完全亮了,尽管气温仍冷,街上行人寥寥。

    你的办公室里,

    伊露莎2遇见了伊露莎3。

    前者稍微怔了怔,便微微点头示意,后者同。前者随即稍微抬起双手,后者怔了怔,然后走上前去轻轻拥抱,彼此铠甲发出了碰撞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没有「你是谁?我才是本体!」或是「只要我有一个就够了,你去死!」之类的狗血桥段,这两个复制体很快就接受了事实。她俩都明白自己是被切碎带出来的复制体,尤其是2号更是会早有遇到更多后继者的心理准备,这有点令人意外。

    她俩轻轻看向你,等待着指示。

    这一瞬间,你确认了……感染者确实不是人类。这种诡异的行动模式,你以前从未见过,完全是介于人类与人工智能之间的离奇存在。

    “指示吗?”你摸着下巴,思索着,“伊露莎3刚来,留下看家吧。记住,降低我的损失但别主动惹事。至于伊露莎2继续替我办事吧,我今天要去跟踪一个人,没空,你替我去看看洛伦佐。”

    两人顿首。这一幕,犹如仅有两人的浩瀚军队在行礼,略有气势。

    没错,洛伦佐。

    你粗略估计了一番,山铜级「里查古」负责调查地下城的事情也有些时日了,差不多也该查到洛伦佐的身上了。你之所以没有命令伊露莎2去跟踪里查古,是因为黛因说过曾派人跟踪却跟丢了。伊露莎2也没有侦查技能,别白费力气了,直接去守着洛伦佐就好。

    事到如今,你大致明白了伊露莎2为你代言的用处。虽然办事不如你利索,但也达到一定程度的成果。

    其实你不想这么逐一的进行任务安排,

    想让她俩随便行动,

    但果然暂时不放心,尤其对刚来的伊露莎3。

    千叮咛万嘱咐啊,几乎婆婆嘴。由于伊露莎3的恶意甚至比2号更加浓郁,你反复告诫别胡乱杀人,黛因等员工是你的手下,还有几个人是你认识的人。也不知道这祖宗究竟在想些什么,嘱咐什么都是点头,连个声也不吭。到底是听懂了还是没有啊?

    你给了她好几块山铜铸锭,让她抱在怀里,老老实实的坐在办公室里。如果一切顺利,等你今晚回来时,她就能变成完全感染者了,最终形态7级。

    为何让她看家?

    因为妖面小鬼还滞留在这里,鬼知道它究竟在盘算什么,唯一能肯定的是它想要达到的目的仍未实现,所以不能撤退。还有就是那一对神秘情侣。

    他俩缩在房间里,足不出户甚至连饭都要服务员送进去。关键的问题是,他俩都戴着面具妨碍了你的姓名识别。

    不可能放着两个隐患在家,你却出门。

    于是,

    你敲开了神秘情侣的门,决定亲自探探底。至少要看到他俩的名字。

    笃笃,

    门开。

    开门的是那个壮汉。真的很高,大概不是人类吧,两米五左右肩宽背阔,人类有这么魁梧吗?

    “哟?老板,请进,呵呵。”

    说话的是坐在屋里沙发上的女子。她穿着休闲蓬松的衣衫,对你很随意的招招手。

    这声音……

    莫非?

    很快,在面具女子的头顶浮现出了橙色的名字「柔级6型·亡灵使(2级感染突变体)」。

    “啊!是你!”你推开壮汉,走到女子跟前,直至她的名字非常清晰的浮现出来,“摘掉面具吧,已经毫无意义了。”

    女子身姿僵住数秒,咯咯的怪笑起来,随即用硅胶皮肤的手摘掉了面具:“是声音吗?”

    露出脸庞,果然是亡灵使,没有错。

    你盯着壮汉,后者在亡灵使的点头示意下也摘掉了面具,赫然的金属机械脸,头上浮现的名字是蓝色「规格外机械体·戮虎」威胁度55。

    它俩怎么会在一起?

    联系之前得到的信息片段,你瞬间想通在妖面小鬼城寨,亡灵使夺走人腿逃逸,中途遇到了戮虎,用仆役烧录或类似的技能将其纳入支配之下。难怪戮虎始终在上纳村附近徘徊,因为那里是位于赫姆兰提斯与妖面小鬼城寨中间位置,也是亡灵使与戮虎相遇之处。

    “我的手。”

    “凭啥?”

    亡灵使拨弄着自己银色的长发,轻挑着眉梢盯着你,伸手索要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当然,不可能她要就还给它,虽然你留着也没什么用。

    好吧,亡灵使冷笑一声,改口道:“那,我的腿。”

    “你的腿也朝我要?开玩笑呢吧?”

    这女机械人是不是脑子有病?是,手是你拆卸来的,但腿可是被寒谷风打断自己逃掉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啪啪,亡灵使拍了拍手,戮虎随即从衣橱的大行李箱里掏出来了一双机械腿,连着腰全都断了。按照亡灵使的说法,它的全身有无数的芯片,就算只有腿也能自行思考、行动。这下半身是自己跑回到亡灵使身边的。

    腿就在它这里,自己安上不就行了,为啥向你索要?

    “腿。”

    “自己安。”

    “拖王下决刑官大人的福,我的腿接不上了。”亡灵使咧嘴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腰,“您真是好手段啊。不仅拿着我的手不还,还藏在马屁股里,偷都偷不了。如今又用了匪夷所思的办法,害我腰部的电线再也接不上自己的腿了。佩服、佩服,真心的甘拜下风。我的大人,亲哥,您啊怎么说怎么是,我算是服了。”

    “?”

    “还我腿,还有手,什么条件都好商量,否则我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哦。”

    这是威胁么?

    是威胁吧?

    你看了看亡灵使,威胁度46,戮虎威胁度55,加一起尚能和你一搏。输倒是不可能,不过若是真打起来对方一个黑客一个魁梧前卫应该会非常棘手,搞不好会逃掉。若是再次逃掉,可就敌暗我明了,更麻烦。

    你推测了一下,可能是因为亡灵使变成了突变体,所以腰部电线被纳米机械体侵染,只能接续肉身却无法接续原本的机械腿。

    你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也有办法打残这两个家伙,但现在没有空。

    “等回来再说。”说罢,你转身离去。

    亡灵使对你轻浮的摆摆手:“虽然我很闲,但耐心也是有限的哦,大人。”阴阳怪气的。

    你匆匆离开的原因是,早已决定今天要跟着「贝尔斯·贝金赛尔」。就在你之前与亡灵使纠缠之际,贝尔斯已经要出门了。

    不可因小失大。

    你追上贝尔斯,打了招呼:“出门?”

    “大人早啊。”这位高手算是很有礼貌。

    “冒险者公会?”

    “东南郊外。”

    “同行?”

    “嗯。”

    简单,爽快的对话。贝尔斯出乎意料的没有拒绝你的提议,事态很快变成了如你所愿。跟上他,看看这小子这几天究竟在忙什么。

    整个南陆都彻底乱套了苏沙向赫姆兰提斯正式宣战,共和联邦、白冷裘斯、玉陶莞都有机械案件,前几天还有三具很危险的极南境机械体游荡。但贝尔斯身为最顶级的精钢级冒险者,什么也没做。

    是的,什么也没做。

    你问过黛因了,后者也始终保持着对贝尔斯的关注。他每日都往南,晃荡一天,然后日落折回旅馆。

    他既不去管自己祖国地下城丛生的重大失态,也不去攻略极其诡异的沉钟地下城,更是丢下自己的侄女不管。换句话说,贝尔斯最近在忙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远比冒险者公会、南陆战争、地下城甚至极南境高阶机械体更重要的事情。

    却如此轻易同意你的同行?

    难道你想多了?

    不是秘密行动么?

    正当你怀疑自己的决策是否有误时,疑虑因一件小事瞬间烟消云散。

    也不知道怎么察觉到的,洛千城慌慌张张的追到旅馆门口,对你说道:“你要去哪里,带上我!”

    未等你开口,贝尔斯伸手拒绝:“不行,是秘密任务。”

    呃,洛千城怔住了。她知道对方是赫赫有名的精钢级冒险者,自然不敢多话。

    接近着,丽奈也来了。迎面走来时说了相同的话:“舅舅要出门?任务吧,一起好吗?”

    “不,秘密任务。”依然是拒绝。

    丽奈笑容僵住了,只能点点头。

    然后就是你骑着黑马,贝尔斯骑着武装摩托出城,一路向东南。只有你俩。

    途径「穆鲁鲁村」郊外,你看到这座村庄。规模很大,预估人口应该能近十万,与堪称废墟的上纳村实乃天壤之别。赫姆兰提斯是一个中立小国,治下除了王城万余人口之外,只剩下一座莫大的城镇和三座村庄。「穆鲁鲁村」说是村庄其实也和一座小镇差不多了,只不过人口密度较低,也没有太多公共设施罢了。

    在它的郊外,一座军事基地,风格迥然不同。

    嘿、哈的训练声伴着枪炮声不绝于耳。这也只能算是临阵磨枪了。让几天前还是普通村民的新兵上战场,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周围的风景渐渐变得荒凉,举目望去包括枯树也不过百棵,尽是乱石巨岩,偶尔还会看到弃坟。

    按照地图所示,你已经接近白冷裘斯的边境了。

    “贝尔斯,我们这是要去白冷裘斯吗?”

    “不,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这段对话的五分钟后,贝尔斯停下了摩托车,从腰间掏出来一个金属小盒子,犹如盯着罗盘般边看边寻路。尽管这附近什么也没有。

    你也下马改为步行,喃喃道:“你在找匪窝?”

    “匪窝?”贝尔斯听罢一怔,反问道,“土匪吗?这附近哪里有什么土匪,全都被妖面小鬼一家把生意抢没了。全世界的所有土匪都知道在赫姆兰提斯南境做生意是会饿死的。”

    你扶额。

    这算啥?老虎的地盘野狼少吗?

    贝尔斯用手指点了点自己手中的小盒子:“这是个「量子轨迹探测器」,用来追踪「物质传送装置」的。现如今高尖端的传送设备基本上都是利用量子传送的原理,把积木拆碎,传递,然后重组。这期间会形成短时的量子通路,就像喷射飞机飞过后天空中留下的飞机云。”

    你……

    点了点头。

    “就是说我在找「传送门」。”贝尔斯笑道,“如果短时间曾开启过,这个小盒子就能探测到。”

    “我听懂了。我只是想知道,你在找什么「地方」而不是什么「东西」。”

    “哦,我在找「沟鳄」。”

    “哦……”

    ……

    “……呃?”你以为听错了。

    「沟鳄」其实是一种零散的,对世界危害不大的异教徒组织。他们倾向于躲在地下自己爽自己的,所以各大势力都对「沟鳄」非常不重视。但,这个精钢级冒险者为什么会?会如此闲得淡疼?

    难怪他拒绝了其他人的同行,却很爽快的答应你的提议。因为全赫姆兰提斯都把你从「沟鳄」出身一事当作奇闻轶事来谈,丽奈这个侄女也很清楚,所以贝尔斯不知道才怪。

    贝尔斯为什么要找「沟鳄」?

    为什么要放着全南陆乱七八糟的纷扰不管,却揪着小小异教团体的尾巴不放?他可是冒险者公会甚至贝金赛尔家族的大人物啊。

    沉默,

    贝尔斯专心的盯着小盒子,漫无目的寻找。

    “这附近会有「沟鳄」?”

    “应该不会再搞错了。第一天,我前往了丽奈所说的那个「沟鳄」藏身所。当然,什么也没有。但,就是因为什么都没有,甚至连逃脱的暗门都没有,难道都没有任何人纳闷他们究竟是怎么在短时间内搬家的吗?”所以贝尔斯的结论就是,空间传送装置,“尽管那是一种价格不菲的大型设备,但「沟鳄」本来就是与世隔绝的团体,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也不值得奇怪。”

    ……

    实际上,贝尔斯是唯一察觉到这件事离奇之处的人。每一个曾潜入地下研究所的家伙都因为纳米感染、幻觉、防疫隔离的事情而转移了注意力,把搬家的方式简单推测为「从后门逃走,然后堵死」。唯独贝尔斯仔细的检查了地下研究所的每个角落,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堵死的暗门」。

    他也是唯一发现你说辞有破绽的家伙。

    贝尔斯继续说道:“第二天啊,也就是我顺便接丽奈出院之后的白天,我往西搜索了一整天,却一无所获。当晚,我就近去了一趟白冷裘斯采购物资,意外的检测到了「量子传送痕迹」。有人刚刚从白冷裘斯用传送,向西南也就是这附近撤离。于是,我今天就来了。”

    这一次,贝尔斯很有信心。

    事后你才知道。传送设备需要成对,而且耗能很大,价格数百万金,最重要的是无法安全的传送生物。南陆,唯独白夜公国、白冷裘斯以及辐射海共和联邦共计三台。

    “你顺着白冷裘斯的传送装置调查不就……”

    “查了。记录为空。”贝尔斯淡淡一笑,“只有两种情况:第一,「沟鳄」本领通天,传送装置周围数千人的目击者全都洗脑了,而且还骇入删除了记录;第二,他们用了更高级的「传送返程器」。”

    理论上,如果将量子传送到目的地,会在路径中残留着某种痕迹,借由这种痕迹逆行传送会比前往时要简单许多。帝都曾提出过这种「传送返程器」的设计理念,但至今仍未实现。如果可行,它不需要太大机体甚至可以做成单兵装备。

    而能量问题,自从高能电池问世之后就不再是问题了。

    贝尔斯伸出手:“推测,大约只需要5至10块电池就能够返程吧,如果真的有这种单兵传送设备。”

    那个笑容中,有说不出的诡异。

    好像,

    有什么……想对你说的话,却不言自喻。

    冷不防的,话风急转!“话说回来,大人您不是机械人吧?呵呵……”

    “什么?”

    “我们贝金赛尔家族,发誓杀尽所有的邪恶机械体。如果您……”贝尔斯的笑容变了,“啊,对了,这是个通讯器。如果我死了,会立刻把所有的情报都发送给家族,别想着突然袭击过来灭口哦。现在都什么时代了。”

    ……

    ……

    为什么事态会变成这样?

    因为你在医院“救火”时,曾被贝尔斯目睹过吗?但当时你没说过一句话,也戴着面具,不可能认得出。究竟是什么时候露出的马脚?完全没有头绪。

    也许,他只是在诈你。

    对,诈你而已!

    你从容一笑:“机械人能做到这种事情吗?”说罢,你使用了炼气。

    炼气这种东西唯独人类才能使用,是从每个细胞里提取出来生命精气而凝结而成的特殊技能。这就是你洗清嫌疑的最佳证明!

    “哦,非常抱歉大人!”贝尔斯猛然深深鞠躬,超过九十度,大声喊道,“对不起!因为家族的职业习惯,我总是会胡乱怀疑好人,实在是太失礼了!”

    你脸颊抽了抽,摆手示意无碍。果然,他只是诈你……

    ……罢

    ……了

    ……

    「警告!危机预示功能已激活!敌人“贝尔斯·贝金赛尔”有足够的能力将你置于死地!」你的眼前出现了提示,「他已经开始对你产生了杀意,目前进程20%。危险!」

    你好像在尬笑,又好像在皱眉。

    去他的威胁度60,骗子。还有妖面小鬼那威胁度14也是谎言,都是数据不准。足够置于死地?这是剧情杀的立旗。

    从未与贝尔斯交过手,也未曾见识过。很难说提示有误。

    死?

    ……本以为自己是无敌的呢。

    你抬手对贝尔斯说道:“抱歉,突然有事,我回……”还未说完,提示又显示「杀意进程21%!」,于是你立刻改口道,“没事。”

    “真没事?”贝尔斯笑着盯着你,就像螳螂般冰冷锐利的目光。与此同时,杀意进程又降回20%了。

    两两无语,

    许久。

    忽然,贝尔斯收起了小盒子,指着前面的一块巨岩:“找到了,那里就是「沟鳄」的藏身所。”

    好快,好顺利。

    “难怪所有人都找不到他们的入口,因为根本就「没有入口」。他们的进出全靠传送。”说着,贝尔斯扔给你几块炸药,“麻烦大人帮我往那附近也埋几块。这是定向开山用的,很好用。”

    第一次,你和比自己还强大的人物近在咫尺。这种感觉该怎么形容呢,别扭。

    不过说实话,你还不大相信区区一个威胁度60的家伙究竟有多少能耐,又能把你这种沙砾般的身体如何。

    埋好炸药。你现在没有理由拒绝。

    委实讲,你开始理解了贝尔斯说的和做的根本就是两码事。他「说」是找沟鳄,其实是在「找」休·贝金赛尔。这不难推论,刚刚还自言自语说「无法传送生物」,却在怀疑「沟鳄」有人使用传送返程。实际上,丽奈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调查头绪。

    握着炸弹遥控器,贝尔斯嘱咐你稍微离远些,并且喃喃道:“话说,大人您听说过「休·贝金赛尔」吗?”

    “你们家族百年前的传奇天才?”

    “没错。百年前他就失踪了,考虑到现今的发达技术,如果他延寿至今也不无可能。如果他老了,您觉得他会长什么样子?”

    “……没照片?”

    贝尔斯笑道:“有。但却是年轻时的,才17岁。说来也奇怪……”

    轰!

    天崩地裂。

    炸药爆后巨岩灰飞烟灭,而下方暴露出来了受损严重的金属外墙。他真的找到了。

    贝尔斯死死盯着你的眼睛:“第一,丽奈之前出现幻觉,看到了「老迈的休·贝金赛尔」,你觉得什么情况下才会出现自己压根就未曾见过的幻象?第二,「皆杀天使」曾在沉钟地下城见到过「老迈的」休·贝金赛尔的虚幻投影,你觉得机械方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投射出毫无数据资料的投影?”

    “搞错了?”

    哈哈大笑,贝尔斯从眼缝里盯着你,一字一顿的问道:“第三,我能分辨出他人「炼气的纹路」。暴虐炼气本来就会的人不多,寒谷风用起来完全不同,和我曾在天台见到过的「把人扔出去然后飞走的家伙」不同。您,觉得,这也是搞错了?”

    ……

    他怀疑你是机械体,所以你当然要用炼气来证明。没想到证明了自己是人类,却反而也证明了自己就是医院那晚偷人的面具男。糟糕的是,当时,你曾变化身体长出来滑翔膜翼,那可不是人类的伎俩。

    死棋……

    不!他还是在诈你!

    炼气纹路什么的,真的存在吗?你只是个炼气新手,贝尔斯只是想欺负新手知识不足罢了。证据就是杀意进程没有上涨。

    贝尔斯仍然盯着你的眼睛,等待着回答。

    注意你的措辞,

    每一次说错,就会增加贝尔斯对你的杀意进程20%,也就是还有4次机会。

    A,“精钢级的冒险者先生,没睡醒吧?您这是偷换概念啊。”你摊手耸肩,“是,路边救起丽奈的是我,在「沟鳄」藏身所里逃出来的也是我,丽奈在「沟鳄」里见到了休的幻觉,但不意味着这三者之间有必然联系吧?你能说人像猴子,猴子像狗,所以人也像狗么?同理,沉钟地下城和我有什么关系?医院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B,“我跟寒谷风学的暴虐炼气,当然是纹路完全一样。”

    C,“机械方?别开玩笑了,我当时和「皆杀天使」同队,明明看到的是休的形象在引导人类,那是真神下凡。丽奈看到的也不过是托梦罢了,她不是曾曾孙女吗?最直系的。”

    D,“医院那人就是我,怎么了?”(作死)(守序-15)

    ABC里其中一个是自爆选项。虽然主角死了还能复活,但心灵系统的全部属杏值都会清零,现在是见证不作就不会死的时间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