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1-A章:超越

    ·

    这种决定他人生死的问题居然抛到了你的头上。面对国王的询问,你表示留寒谷风一命,还有别的用处。

    “是么。”国王陷入沉思,随即说道,“大战在即正值用人,寒谷风你觉得呢?”

    寒谷风还能说什么,走上前单膝下跪埋首领命。

    大手一挥,国王宣布道:“剥夺寒谷风「王下决刑官」一职!降为「五兵领」,即刻前往边关赴任,战争期间隶属「别动队」。”

    “属下遵命。”

    何罪之有,国王没说,也没有任何人明说。其实寒谷风什么罪也没有,但若想要罪名却可以冠以无数。寒谷风本可以抗议、可以叛国逃亡,说到底他根本就是玉陶莞生人的外国人。但是,寒谷风接受了这个处分,甚至没有任何由头。

    这是个恰如其分的处罚。

    寒谷风向来独来独往,不可能领兵打仗也不会安分的接受其他将领的指挥。或许带上五个士兵都是拖累吧,但战争可不是孤胆游侠作死的地方。

    会议室里超过半数的官员都脸色变得很难看,对于没能趁机弄死寒谷风而感到遗憾至极。不过,所有人都接受了国王的这个判决。

    对于你来说,也好。

    忽然,你的眼前出现了提示:「你从寒谷风处分享到职位“五兵领”」

    呃?

    五兵领这个小小官职意味着在这场战争期间,只要你仍然处于赫姆兰提斯的阵营,就可以享有一定的指挥能力附加效果。你的部队上限为5人。

    你怔住了,

    有啥用么……好少的……

    国王顿了顿,继续说道:“呃,朕宣布,寡言也是「五兵领」了。”尽管能看得出国王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困惑,不过还是受到了你「天恩普临」的影响,如此宣布。话音刚落,在场所有人都露出了不解的神情。「五兵领」对于寒谷风来说是降职处罚,但对于陛下的大红人的你来说……为啥也是同样待遇?

    最终没人吭声,反而齐齐露出了理所当然的表情。

    接着,国王开始点兵,一一宣布军中职务。

    “德霍·艾尔。”

    “属下在!”

    “朕任命你为「第二集团军」最高指挥官,官阶「万兵领」!”

    “是!”

    那个叫徳霍·艾尔的家伙,也就是刚才坐在左侧首席高声朗读军情的家伙跪下行礼。于此同时,你的眼前又出现了提示「你从徳霍·艾尔处分享到了官职“五千兵领“,并且任第二集团军最高指挥官」

    哈?

    「最」的意义何在?

    国王顿了顿,补充道:“同时,寡言也和你同职,官阶「五千兵领」。”

    半秒的议论声之后,大家齐齐露出了可以接受的表情。

    “肯特萨斯·沃·波普斯。”

    “属下在!”

    “朕任命你为「第三集团军」最高指挥官,官阶「万兵领」!”

    “定不辱王命!”

    这个肯特萨斯刚刚跪下行礼,你的眼前又出现了提示「你从肯特萨斯·沃·波普斯处分享到了官职“五千兵领”,并且任第三集团军最高指挥官」

    ……

    你看向国王,国王也盯着你。啊,这家伙在犹豫了……是呢,不只是他,连你都很困惑如今是什么情况。

    轻咳几声,国王继续说道:“寡言也和你同职共同指挥第三集团军,官阶五千……啊,这个说过了,官阶升「万兵领」。”

    好像在场的官员懵了,又好像没有,总之数秒之后,众人齐齐点头表示认同。又认同了。

    你就坐在原地,什么也没干……

    突然就变成大将军了?

    这事远没有结束,国王继续宣布了一连串五千兵领和千兵领。每一次说罢,都不忘记带上一句「啊,寡言也一样」。大概十分钟之后,你的官职不断累积,如果五千加五千算是一万如此简单的计算,最终的结果就是

    “朕正式宣布,寡言现官阶升至「五万兵领」。”

    冷场,

    寂静,

    热烈的掌声,无数人开始公然恭贺你的升职。事后你才知道,在这个赫姆兰提斯的小国,除了开国将军是无万兵领之外,再也没有如此高的官职了。你算是头筹。

    “此外,为了振奋军心,朕将亲自上阵!”国王站起身,不怒自威,“朕任「第一集团军」最高指挥官,与诸位共同抗击敌寇,保卫家园!”

    欢呼,令人感觉到空气都上升了几度的热情呐喊。

    或许阿克屠卢斯不是个称职的国王,但却是一名传奇的战士,在周边国家享有「黑火魔王」显赫名声的伟大英雄。他的个人战斗力与战略指挥都罕有人及,毕竟,赫姆兰提斯是靠枪杆建国的。

    换成其他情况,或许国王亲自上阵是极其愚蠢的行为,但对于赫姆兰提斯来说是再合理不过的决策了。国王,就是这样的强大。

    士气大振。

    「你从阿克屠卢斯处分享到“第一集团军最高指挥官”的权限,并且获得“五万兵领”的官职」

    ……

    你默默的看向国王,而后者也一脸诡异的盯着你。

    这个节奏,

    莫非?

    “朕……”国王真的犹豫了,再三犹豫之后还是败给了「天恩普临」的效果,“朕宣布,寡言为我国首任「十万兵领」!真正的大将军,所有将士包括朕本人都需要在他的指挥之下。一切军令以他的决策为最优先。诸君!为了我们必然的胜利,高声欢呼三声吧!”

    万岁,

    万岁,

    万岁!

    士气燃烧起来了,区区不足百人的会议室里浩瀚磅礴的呐喊声几乎震塌房顶,空气的每一个分子都在激荡。

    没错,侵略方苏沙是擅守的国家,而赫姆兰提斯又处于守方,再加上周边国家的援军,军力尚有一搏。这种感觉不一定会输,还是能拼一下的!

    除了你很淡定。

    不仅心中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尤其是散会之后国王离席,其他文武百官齐齐围着你一口一声“恭喜您,寡言大将军!”“多指教啊,寡言大将军!”“拜托您了,寡言大将军!”

    寡言大将军,大将军,大将军什么的……这是在叫别人吧?嗯。

    南陆诸国的军队体系大同小异,基本上「十万兵领」都是传奇的开国将军身后追封的。历史上,你留下了浓重的一笔南陆第一位还没过世,啥也没做就凭白升到十万兵领的传奇将领。而坊间轶事里也留下了浓重的一笔自从阿克屠卢斯的王后去世,难怪他不再娶妻,难怪他如此欣赏第二任王下决刑官,原来如此。

    由于有了茶后谈资,据说赫姆兰提斯的茶叶交易量从这一刻起上升了0.01%。

    像「万兵领」这种东西还能打个对折,但「最高指挥官」就没办法除以二了,于是直接0.5进一,原封不动也给了你一份相同待遇。

    由于你毫无将领技能,虽然部队上限骤增为十万人,但维持完美士气的直属部队人数却只在万人规模,若是再多,军心就会涣散。赫姆兰提斯如今也没那多部队。

    别人你也不熟络,

    于是走在寒谷风的身旁。

    一个昨日的天之骄子,随便抬手就能血洗整个村庄的男人,如今只是带领五名士兵的小队长,特权什么的不复存在,犹如黄粱一梦。另一个昨日还缩在「沟鳄」地下藏身所没有姓名,如今军阶比国王还高的男人。你和他并肩走在一起,从某种意义来说就像一幅画。

    “恭喜你了,大将军。”

    四下无人时,寒谷风转而直面你,表情无比平静。

    “怎么会不懊恼呢……”似乎读懂了你打算问什么,他苦笑一声,“我出生在荒无人烟,常年吼吼积雪覆盖的寒冷山谷中,活得像条野狗。是阿克屠卢斯陛下给了我人的生活,我对他只有感觉,愿他长命百岁。”

    “玉陶莞对你来说……?”

    寒谷风望穿远方:“什么也不是。那个国家没有给过我半点温情。”

    事情落到如今的地步,皆是因为寒谷风做事太绝。其实他那样周期杏的把犯人当马骑在城镇里示众侮辱,只不过是保护这个国家罢了,然而做法实在欠妥。话说回来,如果任何人换成寒谷风可能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做法。

    “如果你当时没有血洗上纳村……”

    “那不可能。”寒谷风咬着牙,言之凿凿的说道,“我感激你刚才替我说话,才免去我的死刑,这件事的实情只告诉你一个人。当时的上纳村,是活人饲养场。”

    “?”

    寒谷风指着上纳村的方向:“帝都禁止奴隶,但却需要大量由人命萃取的某种精华。一罐这样的晶莹剔透的液体,大约价值万金,却需要提取上万条人命作原料。最佳的是15-20岁的未婚女杏,其次是8-12岁的男女孩童,然后是20-40岁的男杏,听说如果是刚出生的婴儿也尚可。”顿了顿,“就是这种罪恶勾当。帝都与国王、几个大官员达成了秘密协议,由白夜公国具体操作,把整个上纳村都封闭起来。对外宣称只不过是保守的村庄,拒绝与外界接触,实际上里面把人类当作牛羊饲养。岁数到了,就宰杀。”

    ……

    “我知道陛下可能很难做,有着这样那样的各种难处才会答应如此肮脏的协约,但我无法允许。那可是人类的杏命啊。”寒谷风忽然默默了流下一滴眼泪,“你永远无法想象,当我带兵踹开上纳村一米厚的山铜大门时,眼神空洞却抓着我裤腿用断不成句的蚊子声哀求我「杀了我们」那村民的模样……”

    你不了解寒谷风,

    也不是那么想了解,

    但如今这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因为那样的原因,留下了眼泪。

    “我不能将这件丑事公布于天下,能做的到只有冠以「逃税罪」杀光全村人,以及帝都、白夜公国驻守的那些夸张重装士兵……以及当时跟着我一同救人的士兵们。”寒谷风捂住了自己的双眼,“那一天,在那里,活下来的只有我自已。我手上沾染的血,有牛羊的、也有豺狼的、也有忠心耿耿却被我残忍灭口的牧羊犬们……”

    无力感充斥着寒谷风的胸膛,这就是现实,不是每个人都是主人公,不是每个人都身怀绝技,不是每个人都有力量可以伸张自己心中的那份正义。

    无力感。

    而且,从此寒谷风再也不肯带兵了,总是孤身一人。

    “白夜公国是……?”

    “帝都的狗。”寒谷风笑容非常的落寞,最后给你留下了一句,“我深爱的国家,以后只能拜托你来保护了。”

    他必须立刻到边关赴任,以罪人的身份。

    默默的,你的看到寒谷风对你的好感提升到了0,而你也收到了「次要任务,调查寒谷风血洗上纳村内情已达成」的提示。有种感觉,寒谷风的心已死,打算将这场保卫祖国的战场当作自己的葬身之所。

    你再走几步,

    与洛千城、妖面小鬼汇合。

    “啊啊,好想当国王。”洛千城忽然如此自言自语,大概是经由刚才的一幕有所感慨吧。

    妖面小鬼拨弄着自己的发梢:“不如称霸世界呢。爸爸常说,商人要有野心。”

    两人相视而笑,

    迷之默契。

    忽然她俩异口同声的问你:“为啥不弄死寒谷风?”所以说,谜之默契啊!

    你的眼前始终有妖面小鬼分享来的经验值与金币进账,如同滚动信息弹幕,虽然零零碎碎但加起来也不少。貌似妖面小鬼的小弟们从不闲着,积极的打家劫舍中。

    忽然,有提示写着「你从洛千城处分享到了金钱+300」

    呃?

    你盯着满脸茫然的洛千城。这女的做了什么?不,是这女的小弟们做了什么吗?话说她居然有小弟啊?

    果然洛千城有什么来头,绝不仅仅是冒险者罢了,还有自己的产业。她在白夜公国拥有什么相当好赚的营生吗?

    于是你问了一句:“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在北陆和教区之间跑商,小本生意。”

    600万金怎么可能小?

    看这个态度,洛千城是不会傻乎乎跟你轻易合盘托出的。以后再找机会吧。

    不知为何,洛千城和伪装成小女孩的妖面小鬼关系渐渐融洽,竟熟络的讨论起南陆生意问题。

    你望着这两个诡异且深藏不露的家伙。

    都有自己躺着赚钱的产业啊……

    啧。

    你收到了伊露莎2的电话,未免被这两个家伙听到些秘密,随即挂断,改由脑内私聊通讯与黑马交谈。黑马和伊露莎2在一起。

    「怎么了?」

    「被逃了。你那个妹子半个技能用不出来,最后只好我亲自出手把“烈火行棺”打伤,但它果断的逃走了,似乎肩负更重要使命。铠甲超级厚,激光效果不佳。」

    没技能?

    因为是复制人所以?

    黑马继续说道:「我们这边无伤,同行的冒险者没死绝。我确认了,“烈火行棺”本打算直捣苏沙军队,活捉其将军。我说,为啥你要派我们阻止机械体活捉敌军将领?傻了么?」

    「直觉罢了。回来吧。」

    三个悬赏的高阶机械体,你唯独在意烈火行棺,其箇中拥由你也说不清。最初其实还没什么感觉,但当你得知「戮虎」停下脚步之后,开始察觉事态有哪里不太对劲。

    三个机械体,各自奔赴赫姆兰提斯、辐射海共和联邦、苏沙的军队驻地,仿佛在维持某种平衡。但戮虎停了,如果放任烈火行棺,战局可能会对你方有利。

    幕后黑手的感觉。

    所以才要阻止,至于对错……可惜让烈火行棺逃了。至少成功阻止了它的行动,应该有什么意义才对。

    当然,伊露莎2和黑马也有经验分享给你,合计60。

    走出王城,

    黛因和你联络,定期的汇报近况。

    旅馆又入驻一对情侣,非常古怪。男的披着严严实实的斗篷还戴着面具,高逾两米非常魁梧,威压十足,女的也戴着面具但说话声好像有点耳熟。他们说是你的熟人,拒绝登记任何信息。黛因怕惹起事端来打不过那个壮汉,所以暂时稳住了他们等你回来。

    冒险者公会那边传来了非常糟糕的消息。

    「一线绝」狙杀了辐射海共和联邦边境驻军的将军,造成巨大混乱,并且消失无踪;「烈火行棺」被冒险者小队击退,消失无踪;「戮虎」也失去了踪影,最后消失的位置是上纳村附近。

    与此同时,总部强压下来三个支援分布的紧急任务。

    辐射海共和联邦发生了一起空前的机械人暴动事件。一直以来,联邦的主要劳动力都是由机械人为主,集体发生莫名的故障不仅罢工而屡屡发生伤人事件。由于数量近万具,要求各个冒险者支部前去支援镇压。

    白冷裘斯的银行本来是有最高级防火墙措施,但昨夜遭窃数十亿资金,同时有四支机械体组成的黑客盗贼团声称对此负责。当地冒险者实在忙不过来,也抓不到它们的尾巴,请求各地分部支援。

    继我们这里之后,邻国也陆续出现了地下城。其中以玉陶莞的情况最为严重,昨天一天同时出现了六座地下城并以集群方式分布。先进贝金赛尔家族和当地冒险者已经为此倾巢出动,仍然需要各地冒险者支援。

    好乱。

    忽然有一种以某个时间点,整个南陆都开始动荡的感觉。莫名的不安正在酝酿。

    挂断电话,

    洛千城和妖面小鬼都盯着你。她们姑且听到了黛因的话,显得若有所思。

    “正巧。”洛千城说道,“带我去一趟白冷裘斯,我要去买连衣裙。”

    “……请邮购。”

    “镶满宝石纯洁无暇的那种哎!出了褶子要怎么办?”洛千城用「简直难以置信」的表情瞪着你。

    就像凑热闹般,妖面小鬼继续着它的设定:“啊,叔叔,能不能顺便送我回家呢?”指共和联邦。

    “……打车。”

    “天啊,如果司机叔叔把我拐跑了怎么办?”妖面小鬼抱着头瑟瑟发抖。像,装的太像了。如果不是这个小女孩头上浮着的名字你也被骗到。

    她俩的意思是如果你要去的话,就顺便一起去。至少洛千城是打定心思缠住你了,某种意义来说也是好事。

    走过王城的吊桥,

    丽奈正在等你。

    她的表情显得非常局促,斜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说道:“听说,今天,玉陶莞的女王以遣送我回国为条件,派兵五万作支援?”

    “嗯。没想到,你是个有背景的人呢。”

    “呃,别挖苦我。那,我最后的判决是……?”

    你笑了,对她摇了摇头。

    丽奈像是松了一口气,也笑了。“谢谢。”

    不必谢,反正也是顺手拒绝罢了。事态无论如何发展,丽奈都不可能离你太远,这是铁打的事实。

    “你还是回去比较好吧?”洛千城插话道,“你一个人顶五万援兵呢,金贵。”

    丽奈看了看你,迟疑,握拳,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说道:“或许,我应该跟女王道歉,告诉她,我不会再回去了。”

    你不能理解丽奈此刻的心情自己身在何地却被其他人掌握命运的不安感。在丽奈看来,如今她的去留全凭你一句话而已,殊不知根本没什么值得犹豫。

    第二天去了妖面小鬼城寨,第三天地下城,第四天巩固地下城,今天待了一天。

    已经五天了,真是转眼就……

    今晚去做什么?

    A,替寒谷风送行

    B,将花卉送还给哑公主(2夜后逾期)

    C,去冒险者公会转一圈,看看他们到底在忙啥,竟搞得如此狼狈。

    ·

    明天你需要办的事情:

    守序类,国王的委托

    1,「整顿边关·铁锈的潮风」(4天内逾期)

    2,「组织民兵·英雄的征召」(同上)

    3,「合纵军·反战名义的战争」(同上)

    4,亲自去点醒黑帮(4天内,但逾期也不会恶化)

    ·

    人杏类,冒险者公会任务(皆是最后期限)

    5,前往辐射海共和联邦,支援镇压机械人暴动,预计两天一夜。(3天内)

    6,前往白冷裘斯,支援猎杀当地机械体盗贼团,预计两天一夜(3天内)

    7,前往玉陶莞,支援攻略地下城巢群,预计两天一夜(3天内)

    ·

    善良类,调查旅馆住客

    8,跟着「贝尔斯·贝金赛尔」看看他打算做什么。(最后期限)

    9,总部派来的山铜级冒险者「里查古」(过了今天事态会变化,4天内)

    10,神秘的情侣(4天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