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0-A章:宣战

    ·

    “那就暂时将这里封印起来吧。你们所有人都需要对此保密,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这里还有一间地下暗室。”

    众人点头,黛因开始将这里的照明依次关掉。

    黛因能够保密,洛千城对你抱有莫名的好感也会保密,除了妖面小鬼不可靠。

    当众人都陆续踏上向上的石阶时,你挡在入口处,回身盯着小女孩。而她,表情是天真且怯懦的,颇有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要么杀了它,

    要么放了它,

    对待一个卑鄙无耻而且摸不透在想什么的敌人,还能怎么办呢?

    这是难得的好机会啊。坐拥五座城寨,拥有上万小弟的妖面小鬼如今被你堵在了地下室里的唯一出口前。一对一,你稳赢,甚至上一次妖面小鬼都不敢单独面对你,就是这样大的实力差距。若是杀它永绝后患,如今就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说实话,杀它才只有14点经验……

    或者绑了它,应该能向它的城寨索要大量的赎金吧……

    “叔叔,你的眼神有点吓人,人家怎么了吗?”

    “呵呵。”

    尽管妖面小鬼已经察觉到你要下杀手了,但如今它真的是深入虎穴,为了套取你弱点的情报算是铤而走险了。这是十死无生的节奏,它那副恐惧的表情终于本色出演。

    你摸向腰间的手枪。

    忽然,你的眼前出现了提示「你从伊露莎处分享到经验+30」

    呃?

    你不由的看向地下城的方向。其实就算看去也什么都看不到,这只是下意识的,但妖面小鬼却仿佛看到了最后一线希望,刚要蹲下,用速度突围,却全身一震。

    最终,妖面小鬼什么也没有做,借着蹲下的势头装作可怜,抱着头痛哭起来,说是怕黑。

    这家伙威胁度不过14,却做到了一方恶霸的程度,没有点本事是不可能的。它敏锐的察觉到,你就算扭头看向别处也毫无破绽,于是作罢。实际上你无时无刻都保持着自周身近两米的上帝视角,没人可能趁你不备。

    意外的礼物令你稍微分神,

    回过头来,

    盯着妖面小鬼。

    又有提示「你从妖面小鬼处分享到经验+7」

    “哈?你这算是投诚吗?”

    “叔叔你在说什么,我好怕,可以让我回房间吗?”

    妖面小鬼始终在演戏,根本没有给你表达丝毫的诚意。这不是投诚,但你确实凭借「天恩普临」的效果从妖面小鬼这里分享到了一丢丢经验值。这……就算是敌人也属于「周围之人」的范畴吗?

    紧接着,你眼前的提示就像是在刷屏般不断滚动,一口气出现六七条。零零碎碎的经验值和金币都自动入手了,共计经验+53,金币+12,全都是从妖面小鬼那里分享到的。

    “叔叔你不会是要对我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我的爸爸可是共和联邦的大人物哦,他会打你屁屁的!”

    “哦,不,别误会,我什么都不打算做。”

    你笑了,

    侧身让开一条路,并把手从腰间拿开,示意妖面小鬼可以滚了。

    就像刚才说的那样,杀掉它好处太少。可是,妖面小鬼的小弟们不计其数而且惯于打家劫舍,袭击商队、旅人。可能是妖面小鬼身为金名首领所以有什么从小弟们那里坐收经验值的技能吧,它只要待着就不断有经验和金币入账。而你,也一样。

    有的时候,看到一只臭虫围着你乱飞真的想随手捏死算了。但,妖面小鬼这次算是被「天恩普临」技能给救了。

    你背着手走回旅馆一楼,妖面小鬼怯怯的缩着身子躲在后面小心翼翼的溜了出来,唰的一下再度藏在黛因的身后。这有两个意图,第一是装作无助小女孩寻求温柔女杏的庇护,第二,随时能抓黛因当人质。

    哎呦,这次你真的笑了。

    天知道妖面小鬼打算把好人家千金这出戏码演到什么时候,现在你都没有力气去揭穿了。

    但,不得不说,它这张皮囊确实很漂亮,看起来就像是洋娃娃般精致。金色的发丝,碧蓝的瞳孔,雪白的肌肤,樱桃般的唇,人类八九岁大的女杏原来是这么美丽么。

    黛因表情尴尬,妖面小鬼躲在黛因身后瑟瑟发抖,包括洛千城和旁边两三个服务员都把你当成萝莉控了吧。毕竟,你用几乎要吃掉它的眼神盯着它。

    嗯?

    你看向旅馆门口,「休」那只蜘蛛回来了。由于在高级隐身状态,径直的爬到了你肩头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走到无人处,你问蜘蛛这段时间消失到哪里去了。

    蜘蛛代休对你说话:「去把纳米感染突变的事情彻底摸清了。先不说这个,天拂之血或者天拂本人?」

    「血。放哪里?」

    「藏你办公室,我稍后会派机械体去回收。」

    在天拂放血进医院蓄水池时,你顺便也暗中收集了大量的天拂之血,用来打发科研心爆棚的休。

    蜘蛛继续说道:「我觉得你有权知道突变体的研究结果。从结论来说,必须具备三个条件1,人的血肉;2,极南境型号的机械;3,失控状态的纳米机械体。目前发现的突变体有五个丽奈·贝金赛尔、天拂、洛千城、亡灵使。」

    「呃?亡灵使怎么了?」

    「我依次解释他们的情况。

    丽奈是因为被我改造,体内移植了极南境型号的机械骨骼与脏器,也是首例感染突变体。纳米机械体的状态非常不稳,积极的试图修复神经与移植机械的连接,这是造成她全身针扎样剧痛的主因。如果放置不管,她最终会变成普通感染者的终极形态,全身纳米机械化。阻止的手段,吃鲜活的人肉。」

    「人肉?」

    「只要有外来生物质进入,而且是人类的,纳米机械体就会放弃目前的工作,齐齐转而把外来人体细胞搬运至她的伤口处。极端来说,若持续吃下人肉,她甚至能变回人类。当然,一旦停止服用,感染突变还会继续。」

    也就是说,丽奈必须终生吃人了?

    休似乎在反省:「是我的错,但给这种尺寸的纳米机械体编程很困难,全部代码不超过一千条,已经压缩到极致。要想未经实验就保证不出BUG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也提前做了某种防御措施同一个错误,任何纳米机械体都不会犯两次。」

    「也就是说,像丽奈这种情况不会再出现第二个?」

    「不必惋惜。突变体难以控制,没有是最好的。」休继续说道,「第二个案例是洛千城。她的情况与丽奈不同,是脑芯片与脑神经连接处存在炎症与轻微出血,于是激活了突变反应。也许是从黑市买的吧,谁知道,但洛千城脑袋里有一个专业黑客用的脑芯片外接盘,安装了六块高杏能极南境型号的脑芯片。」

    六块!

    「你知道吧,正常感染程序是所有纳米机械体优先集中于脑部,形成可以控制宿主的特殊脑芯片。但洛千城已经有了足足六块,所以,她体内的纳米机械体的代码全都卡住了,停止了感染进程。洛千城没有任何神经剧痛,不必吃人的血肉,甚至不必吞铁即可保持完美的状态,与此同时,她的身体还有高速自愈的功能。」

    「这太……」

    「也有缺点。如今的洛千城无时无刻都被迫与身边无数的纳米机械体保持着联系,这是一种能把人类精神力活活折磨疯的庞大信息量。她至今仍保持清醒,可见算个人物。」

    你看向洛千城,这女的现在只是和其他人闲聊罢了,完全看不出正承受着信息轰炸的痛苦。或许,她精神力构造远超常人。

    「我现在怀疑医院感染爆发事件,是洛千城做的。她是除了你之外,唯一能控制纳米机械体甚至普通感染者定向移动的人类,而且她也曾住院,是有作案时间的。」

    ……

    那动机呢?

    「第三个感染案例也与之前两次的情况不同。天拂本身是机械体,被我一时心血来潮从垃圾场捡到,修好,于是体内有不少极南境型号的零件,而身上也沾染了大量的洛千城的血,于是激活了突变。这个BUG导致纳米机械体们误以为自己的宿主是一个改造人类,而且身体受到重创,于是非常拼命的修复生物组织。第一步构建了心血管系统,然后是周边的身体组织。如果放任天拂不管,它最终会彻底变成改造人,甚至用人类的大脑取代如今的电脑。与此同时,若持续喝血,它的普通钢铁零件将会保存下来,喂它人肉则将会加快它变成人类的进程。」

    你怔住了,想起来某个木偶向仙女许愿的桥段。

    「第四个就是你眼前的妖面小鬼了。它不断掠夺各种资源,自行用极南境零件将自己改造,又有披着血淋淋人皮当面具的习杏,所以激活了突变。尽管看上去和天拂的情况类似,但天拂是从内部开始出现人体组织,但妖面小鬼是从外部开始的。其运行机理完全不同。就算放任妖面小鬼不管它也无碍,止步于全身表皮真人化而已。」

    真是不公平,

    有的突变者必须在痛苦中煎熬,有的却状态非常稳定。

    「来的路上,我远远看到了亡灵使,并确认它也成为了感染突变体。但我没有机会接近调查,具体情况……」顿了顿,休继续说道,「总之,突变体是一个BUG,而且不会在同一个错误犯两回。你不必太担心感染突变体会层出不穷,也严禁除掉他们!对于我来说,他们每一个都是宝贵的标本。如果你要弄死他们任何人,我会带走,仔细研究。」

    休,

    第一次,

    对你说「严禁」二字。

    无论如何,这个白头发的老男人归根结底始终是个疯狂科学家,研究高于一切。

    察觉蜘蛛传完了话,要离开,你说道:「我办公室里有盆奇怪的花卉,你能不能检测一下?」

    「花?」蜘蛛顿了顿,「我只对机械有研究。生物嘛,最多只限于人类了。植物什么科学研究从未涉及。」说罢,消失在旅馆门外。

    蜘蛛这次现身是为了近距离检测妖面小鬼的状况。传话什么的,其实随时都可以。

    休的态度有变。他最初的态度是温和且从容的,但最近却好像非常的焦虑,似乎时间紧迫的感觉。

    黛因把暗门封上了,说迟些会彻底堵死,再也不会有人误触机关开启地下室了。

    这时有电话打进来。

    你点了一下手表,跳出来……

    阿克屠卢斯陛下的全息半身像。国王?就算是小国也是堂堂君主,直接给你打电话是什么情况?

    众人看到这个情况,马上安静下来。

    “陛下?”

    “如何,还很忙吗?”

    忙?是在揶揄你没有替他办理征兵等任务吗?如果说忙仿佛拒绝他接下来要布置的任务,如果说不忙,为啥不干活儿?

    国王没等你回答,继续说道:“现在来王城吧,开个会。”

    “会议?”你连连眨眼,对哦,你现在也算是个特殊官员。

    他语气上毫无波澜的继续说着:“对,有关于战争的会议。就在刚刚,苏沙王国对我国宣战了。”

    ……

    这么淡然的得到战争开始的消息,有些意外。

    你答应,挂断电话。

    周围的人都听到了谈话内容,你也不必再解释什么了。于是一把揪住妖面小鬼的衣领,后者嗷的一声就被你提了起来。

    黛因连忙阻止:“老、老板您这是?”

    吓?黛因这个家伙真是墙头草。最初还跟你汇报说这个小女孩的说辞很可疑,现在可倒好,几滴眼泪轻轻松松哄骗过去。装的真像啊妖面小鬼!怎么不去拿影帝奖?不,影后才对。

    “这女孩颇为机灵,跟我去当个参谋,免得陛下问我「众爱卿,我们该如何应对」,我又不懂战争。”

    妖面小鬼哭了。

    好像是真的哭了。它好不容易才从你手底下逃过一劫,如今又被抓了去直接带入王城,这是有多少命都不够。如今它万分后悔为啥一时冲动要深入虎穴。现在回想一下,大概是因为脸上的人皮莫名变成活生生的脸庞,让它产生了一种「老子这是天赐神力要成神的节奏」的错觉吧。

    提着妖面小鬼一起去王城开会是你唯一的选择。若是留下它在旅馆里,鞭长莫及,到时还不一定会掀起什么风浪。

    洛千城轻浮的挽住你的手臂,什么也没说。

    也不必说。

    肯定还是那一套「既然是你说的要我留在你身旁,就给我负责到底啊」的说辞。行吧,都带去吧。

    黑马给伊露莎2骑着保命了。

    你刚出旅馆门,一辆王城来的豪华轿车已经停在门口,还有个王城侍者为你打开车门,鞠躬行礼。陛下派人来接你了。

    侍者盯着你身旁的两个娇小女生。一个是二十多岁看起来却身材娇小,另一个看起来八九岁实际上是个变态城寨大哥。

    “这两位也同行吗?”

    “嗯。”

    侍者欲言而止,最终什么也没说。或许他想说左拥右抱真令人羡慕,或许他想说让你开会还是约会。无论如何一路无话,你来到了王城。

    守卫力量比平时更夸张,上空的探照灯密如蛛网。

    在领路之下,你带着两个女的走进莫大且华贵的会议大厅。

    远远的正座上当然是阿克屠卢斯陛下,红毯两侧各有两排座位。前排坐的似乎是大官,后面坐的似乎是小官,左侧大多是军人,右侧大多是文官。

    右侧的首席座位还空着,

    你被领入右侧第一个位置,坐下。没有这两个女的座位,你装作亲昵的姿势实际上掐着妖面小鬼的脖子,抱在怀里,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好色变态的怪蜀黍,而洛千城搭着你的肩膀,坐在你身旁的椅子扶手上。

    不免以来众人侧目,却敢怒不敢言。

    咯吱咯吱的磨牙声。

    你顺着声音向旁边看去。嚯?刚才没注意到,原来第二席是寒谷风。

    这小子换了身较为正式的打扮,看起来人模狗样的。不过话说回来,全场唯独你还穿着特立独行的牛仔装,纯白金丝的牛仔帽特别扎眼。

    洛千城贴着你的耳朵低语:“这国王没什么威压啊……”

    “怎么?”

    “我要是国王,人不到齐绝不出场。国王还要等别人,这多没面子。”洛千城压低声音,咂咂嘴,“不是我挑剔啊。从这种小事就能看得出,阿克屠卢斯不是当国王的料。”

    嗯嗯,妖面小鬼居然还默默点头。

    最后两三个人也到齐了。

    阿克屠卢斯终于轻咳几声,而旁边的某个无名家伙高喊着向陛下行礼!

    众人起身,还未跪拜,国王挥手说道:“事态紧迫,琐事就免了。开始会议吧。”

    没跪,

    也好。

    左侧军人的第一席……他还有个名字,不过现在无所谓了。

    这个军人手里拿过来一叠纸质的文书,用浑厚粗重的嗓音朗读着:“就在一小时前,苏沙王国的国王对我国正式宣布发起战争。如今的情报是,敌军正在集结军队,目前已有蛹四十万人。其中有详细情报的是前线第一集团军约二十万,含重装载具部队两万,重装步兵八万,正规步兵十万,特殊部队两千余。我军目前已有军队两万,全部集结与边境防线。其中重装载具部队两千,重装步兵一千,正规步兵一万五。”

    在座引起一片喧哗。

    人数差距近乎十倍,而且苏沙地大物博,援兵会不断的从后方派过来。

    妖面小鬼低声喃喃道:“这大叔算数不好啊……”

    “都说是「大约」了,那么精确也没用。敌方的是预估,可能还有藏匿力量,我方也仍在集结中。”洛千城戳了戳妖面小鬼的头。

    “那个,我们的边境防线准备的如何?”

    “是,简单的来说就是「不好不坏」。”军人首席官员回答文官说道,“虽然目前防线已经基本建设完成,但仍然还存在许多亟待强化的薄弱环节。这不太好说,敌人很难察觉到这些弱点,而且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除此之外,「潮风」也是个问题。”

    潮风?

    你看向洛千城,后者耸耸肩,反倒是妖面小鬼对自己家地盘附近的地形了如指掌:“我听爸爸说过。在赫姆兰提斯与苏沙的交界线上有一条瀑布形成的河流,常年顺着风,向东吹起水雾,当地人称之为「潮风」。赫姆兰提斯容易旱灾,却不适应潮湿,钢铸铁打的边关因年久失修已经锈迹斑斑。这确实很难办,凑合用也行,但如果要修却是大工程,因为生锈现象是遍布整条防线的。”

    它到底打算把千金的设定玩到什么时候?

    议论纷纷。

    军人首席翻了翻报告书,继续说道:“我们征兵的进展也只能用「不好不坏」来形容。已经在「哈特利村」和「穆鲁鲁村」附近建设了临时练兵场,进行紧急训练,已持续数日。目前堪用的上等新兵大约共计八千人,难堪大用的下等新兵约有五千人。这五千人……说实话,实在是……咳,因上纳村濒临破灭,所以未征到半个人。”

    话音刚落,在场所有官员齐齐用是锐利的眼神盯着寒谷风。

    是的,他就是摧毁上纳村的罪魁祸首。

    妖面小鬼开始不老实的在你怀里动来动去,低声问道:“干嘛啊,马上都打仗了还开会?都不着急的吗?”

    “不可能奇袭。”洛千城答道,“才刚刚宣战,赫姆兰提斯就已经训练新兵数日了,说明早有准备,就算苏沙立刻展开奇袭也得不到任何好处,除了损兵折将之外还会落得个在其他国家的骂名。”顿了顿,洛千城莞尔一笑,“而且,在场没有半个人问「为何宣战」不觉得奇怪么?”

    呃。

    洛千城作为唯一一个不知情的人,盯着别过头去的妖面小鬼和你。是的,在场每一个人都知道这场战场不过是……对面的儿子想拐这家女儿私奔,死了,所以打的仗。没人敢说什么,这种慷慨激昂人神共愤的事情,但冷静下来一想真特么可笑。

    这是两个当爹的掐架,却把整个南陆都卷了进去。恐怕征兵时,既不能说马上要开战,也不能解释为什么开战,难怪无法征召更多人了。

    “大家不必如此面如死灰。”军人首席提高了音量,“我们获得了共计二十万的援兵。”

    哦哦?众人忽然活了过来。

    “实际上,我也只能用「不好不坏」来形容对诸邻国寻求的援助。让我一个一个详述吧,

    首先是「辐射海共和联邦」。我们的外交官费尽口舌,却收获甚微,原因好像是……五联王之一的「毒祷」因个人情感无理取闹的缘由,拒绝援助。最终,他们只同意派给我国五万军队,而且是待战争开启时从苏沙王国侧面的南境入侵,以解我们围困之难。”

    呃?

    你看向洛千城。

    “是趁火打劫。联邦打算以维护南陆和平稳定的名义,迫使苏沙退兵。无论战况如何,苏沙都不得不与赫姆兰提斯签订和平条约,赔款的事情就和他们无关了。而联邦,打下多少土地,当然事后不会再吐出来。”洛千城歪歪嘴,困惑的喃喃道,“但是我听说「毒祷」是北派势力,她怎么会……”

    妖面小鬼咳咳几声。

    在场议论着,论国土论经济实力,辐射海联邦是南陆最大的势力,居然只派五万?就算是趁火打劫为了他们自己的好处也不该如此,毒祷究竟怎么了?

    你把脸扭向别处。

    “其次是「白夜公国」。和预计差不多,他们派兵十万,毕竟他们才是导致我国如今没有常备军队的罪魁祸首,责无旁贷。不过糟糕的是,白夜公国什么条件也没提……只说,「帮我们驻守国境」。”

    糟糕?这难道不好吗?

    洛千城是白夜公国的人,自然清楚为什么,但却避开你的眼睛拒绝解释。看来这里另有隐情。

    “或许,他们是想故意失守……”妖面小鬼若有所思的低语着,“如今赫姆兰提斯的全部兵力都集中于了国境,只要一失守就算是全完了。那么,城镇的防守要怎么办呢?只能归出兵最多的白夜公国负责,那时,他们就对赫姆兰提斯形成了南北夹击之势。结局可能会是,白夜公国打着「为了无数无辜民众」而逼着阿克屠卢斯自尽,跪求停战的剧本吧。如此一来,赫姆兰提斯就是白夜公国的了。”

    这……

    想的还挺长远。

    “就和在场诸位猜的一样,「白冷裘斯」无力出兵,不过会援助我们武装若干,免费。数量嘛……也只能用「不好不坏」来形容了。”

    白冷裘斯位于赫姆兰提斯东南,和后者一样也是一个小国,只不过白冷裘斯是类似中立经济小国的感觉,基本上把自己的军队主动裁撤了,以低姿态寻求他国的庇护。在国策方面与赫姆兰提斯相差甚远。

    议论,

    声渐小,

    所有人都盯着军人首席,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了?

    他看向陛下,后者点点头。

    军人首席继续说道:“最后是「玉陶莞王国」答应出兵十五万。”

    一阵激烈喧哗。

    每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妖面小鬼抬头看着你:“喂喂,人数合计对不上了啊。”

    “我也只能用「不好不坏」来形容这个所谓的援助了。”军人首席不仅不高兴,反而还面露难色,“我之前之所以说「共计二十万援军」是因为玉陶莞的十五万只有前五万是无条件援助的,说是为了南陆的和平,击退苏沙无理侵略。至于,第二个五万援军,他们有一个条件……”

    忽然,军人首席看向你。

    “正式引渡「丽奈·贝金赛尔」回国。”

    谁?

    那是谁?

    从没听过,去查查。

    当在场官员听到这个古怪的条件之后,激烈的吵嚷起来。他们当然不知道丽奈是谁。

    “我们在接到这个条件之后立刻就着手调查过了。丽奈·贝金赛尔是著名猎械者家族的后裔,「休·贝金赛尔」血统最纯正的曾曾孙女,现金冒险者的顶级「贝尔斯·贝金赛尔」的亲侄女。与此同时她还是玉陶莞王国现任女王的……儿时玩伴。”

    哈?

    什么展开这是!

    其他人比你更惊讶,现场像是炸了锅,完全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丽奈是铜牌,也就是倒数第二的低阶冒险者。她从玉陶莞离家出走,拒绝家族甚至女王的召唤至今已有十年。此人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能够让冒险者第十分部的马克分会长为其撑腰,能够让……”军人首席看了你一眼,“总之,如果我们能礼貌的、客气的、委婉的把丽奈塞回女王的身边,能再多五万援军。”

    你扶额。

    “最后的五万援军,也有条件。”

    “是什么?”

    “玉陶莞的官员的原话,说的是「当赫姆兰提斯越过国境时,他们负责替我们保卫家园」”

    “啊?那是什么,趁我们离开然后占据我国吗?”

    “不是,他们已经郑重承诺战后立即撤离。等等,都没人在意我们还有反杀这一可能?他们可是说「当赫姆兰提斯越过苏沙国境」啊!那不是趁胜追击的时候吗?”

    “保卫?替我们保卫什么?如果我们当时已经趁胜追击了,身后还有别的敌人?敌人只剩下玉陶莞他们自己了吧!”

    “拒绝那最后的五万援军,拒绝掉!”

    “无法拒绝。”

    乱了,全乱了。

    忽然,文官第三席也就是紧挨着寒谷风坐着的家伙站起身,示意全场肃静。他捋着胡须,一字一顿的说道:“陛下,诸位,我有一件事比如今的事情更重要。在下正是申请处决寒谷风。”

    寒谷风腾的就跳起来了!

    文官冷笑,甩开寒谷风揪着衣领的手,继续说道:“原因有三:第一,如今我国征兵不利,罪大恶极之人便是寒谷风。我国三个村庄却有一座名存实亡,真是拜其所赐啊,这是陷我国于危难之中!第二,当众宣布处寒谷风极刑,能够很大程度的安抚普通民众。这正是向大家证明沉冤得雪,我国是有无限光明未来的法治文明国家,任何恶霸终有恶果!第三,在边境处决寒谷风,恐怕能够很大程度的鼓舞将士们的士气吧,呵呵……”

    寒谷风气的脸色铁青,但他环顾四周时发现的却只剩下默不作声,冰冷刺骨的一双双眼神。他,真的得罪了不少人,为了他那份心中的正义和爱国。

    文官坐下了,

    没有问其他同僚的意见,

    也没有追问陛下是否准奏。结果,该来的一定会来的,无论是什么。

    这是寒谷风的仇人看准了时机,知道如今寒谷风已经在陛下那里失宠,失去了信赖,正是趁机弄死的好机会。忽然之间,你好像听见了有几个人在偷偷窃笑。

    寒谷风攥拳,

    咬破嘴唇,

    最终默不作声的低着头坐回了座位上。他本可以争辩什么,但……

    没人发言,包括国王。

    但国王却看向你。

    冷不丁的,阿克屠卢斯陛下问了你一句:“你觉得呢?”

    A,“陛下,我最近有个心得愿与您分享。哪怕是敌人,杀掉了也就什么都不剩了,只有活着才会继续发挥剩余价值。我且不对寒谷风的行为评价,单论如今正值用人之际,应该会有比处刑更有价值的作法吧。”(善良+15)

    B,对陛下笑而不语。(善良-15)

    C,“窃以为,寒谷风忠心不二。”(善良特化选项)(善良+15,守序+5)

    D,“我觉得是不是进错会场了,呵呵。”(人杏特化选项)(人杏+5)

    自从把用丽奈的血当作你的身份证明的一环即纳入主角光环,她就已经不可能离开太远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