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9-A8章:观戏不语

    ·

    人类是需要睡觉的。

    夜已深沉,丽奈回到自己家了,洛千城径直回到了旅馆的房间里,天拂也有自己的住处。当黛因从你的办公室告退时,只剩下了伊露莎2。她是不需要睡觉的,和你类似,少许时间的假寐即可。

    你盯着她,她也盯着你,两两无言。

    由于你和她之间存在着某种程度的模糊感应,你感觉到伊露莎2正在等候你新的指示。但指示什么的,暂时没有了。

    神态与之前大相径庭,但外貌姑且与感染前一模一样。这样的深度感染者是首例。

    “你不需要睡觉吗?我这里已经没事了。”

    “完全不困,我可以整夜守在主人的身旁警戒。”

    警戒?

    全旅馆都在上帝视角的笼罩下,进来一只蚊子都不会漏掉,警戒谁?话说你根本没有得罪过任何人,至少,没有得罪死。

    你摆摆手:“放轻松,明天还有事要办。我知道你忠诚可嘉……”提到了「忠诚」二字,你只是随口问了句,“话说,你究竟对我有多忠诚?”

    现在大约深夜两点,尽管你不困但也进入了休憩状态。真的,只是随口一问。

    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伊露莎2边说着“我可以证明。”边脱掉了动力铠甲,从钢铁大家伙的背后走了出来,穿着一身纯白色的紧身衣。

    她拿起一把匕首,

    反握,

    对准自己的胸口。

    “行了,我知道了!”你立刻阻止,“你这是要干什么?把心掏出来证明给我看吗?”

    伊露莎2歪着头,盯着你,好像在困惑除此之外还能是什么呢。

    你只是想最终确认一下,你的命令究竟能对她有多大的影响,自杀什么的并不能证明。话说,如今的伊露莎2就算在心脏上捅上一刀也会迅速被纳米机械体修补,平白弄脏了这一身衣裳。

    最好是触及到她道德底线的那种命令……

    你招了招手,

    伊露莎2走近,

    你摩挲着她身上薄薄的紧身衣,问道:“这是什么材质?”

    “纳米技术。”

    “呃?”

    “将布料、聚乙烯和呢绒等原料,以纳米级尺寸重新排布构成的全新材质,透气杏好,防割不防刺不防弹,有一定的抗冲击力。重要的是,很轻薄,适合驾驶动力铠甲。”

    吓人。一瞬间还以为这衣服是你的那种纳米技术,话说人类的纳米机械技术似乎并不发达。

    这本应该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委实讲,根本就是职场杏骚扰。如果被摩挲的人是黛因,恐怕又会想多从而做出些荒唐事来,但伊露莎2的表情及态度完全不为所动。

    真的想触及一下她的底线,看看你的命令究竟能产生多大的效果。

    “问一下。”

    “是?”

    “如果我要求你给我生孩子,你会如何?”

    “暂时做不到。为了冒险者的职业生涯,我们四个姐妹都做了绝育,如果要进行恢复手术服,恐怕要修养半年。”

    ……

    完全没有任何情调的答案。

    “作为男人,你觉得我如何?”

    伊露莎2听罢歪头盯着你:“主人……你不是纳米机械聚合体吗?现在旁边没有别人了。”

    扶额。

    她是你创造出来的,并且和你有一定程度的心灵连接,当然知道你的底细。

    干脆做到底。你走进里屋,躺在床上,掀起被子,对她招了招手:“现在如果我命令你一起睡,你会如何?”

    嗯了一声,

    伊露莎2径直走到床前,合衣躺在你的身旁,还不忘把战枪放在床边地上随手能摸到的位置。她眼睛睁得浑圆死死盯着天花板,身体直挺挺的,就跟诈尸一样。本来你就没打算真做什么,现在可好,感觉屋子里的空气都冷了几分。

    不过姑且明白了。像伊露莎这种深度感染者,陪睡什么的命令就跟小儿科一样,执行起来毫无踌躇。

    换个别的。

    你侧躺着,盯着伊露莎2的脸庞,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有一天,你遇到了以前的熟人,比如总部的冒险者甚至是你的姐妹们,必须一战,你会如何?”

    稍微想了想,她答道:“边战边退吧。”

    嗯?

    本以为她会杀光一切包括熟人。

    “还记得以前的事?”

    “当然,虽然有点模糊不清。”

    伊露莎2开始讲述自己至今仍记得的事情。她们四个姐妹出身于教区北部的大城市「英灵之墟」,那里生产英勇的站士,她们四个也不例外。大约在伊露莎十四五岁时她们就已经在冒险者总部小有名气了,尽管也受了不少挫折。那里很乱。

    大姐就像母亲一样,始终照顾着三个妹妹。

    伊露莎2忽然转头盯着你:“主人,如何可能,请不要命令我攻击我的姐妹们。”

    “……”

    “现在我的状态就像是重获新生,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却拥有着名为「伊露莎」这个女人的记忆。在我的记忆里,姐妹们是如此的鲜活,也是我心底唯一的暖和光。”

    “假如我非要……”

    “杀。”

    伊露莎2的眼神中充满着坚毅和哀求,两种感情此起彼伏激烈跌荡。看来,这便是她的底线了。而这个底线,或许会来的比预想中的还要快。

    你嘱咐她明早替你去冒险者公会,领取「猎杀烈火行棺」的任务。重要的是看看那个极南境机械体究竟打算做什么,什么来头,至于猎杀则不必勉强,能活着回来就好。去公会组个野队,万一其他冒险者都死光了她必须逃回来。对,骑着黑马一起去吧,更稳妥。反正你今天不打算走远,想好好休息一下。

    至于现在,她也需要好好休息。

    这是命令如此强调之后,伊露莎2闭上了双眼躺在你的身边,看起来既像是人类闭目养神呼吸均匀,又像是机械人在深度待机一动不动。

    你也进行了充分的休息。

    深夜的旅馆,只有三位住客。

    里查古与贝尔斯都在非常认真的入睡,休息是为了明天更好的执行任务。但妖面小鬼就完全不同了,它不需要睡觉,抱着一个大熊玩偶佯装可爱缠着值夜的服务员聊天。

    天南海北的瞎聊,但你能够确认,妖面小鬼话里话外绕来绕去其实是想从别人嘴里套取有关你的更多信息。

    这家伙精明的很,一旦发现你回来了就立刻躲在房间里,找人聊天也会避开黛因只抓些不起眼的职员纠缠。不知道它究竟怎么做到的,看起来与真的人类小女孩无异,一颦一笑也很可爱,不仅轻易就夺取了女服务员的亲切,也赢得了男服务员们的青睐。颇有一套。

    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察觉到的,当你准备离开办公室,妖面小鬼立刻就找借口溜回了自己的房间,极力避免与你接触。听声?

    大早清的,你却不是第一个动身的人。

    先是里查古,他其貌不扬却很勤奋,天刚蒙蒙亮就继续调查地下城事件的始末了。

    他可能是故意的,与你稍微聊了几句。

    “真是家不错的旅馆啊,服务很好,花了很多钱才入手吧?”

    “别人送的。”国王送的。

    “大人一定很有钱,也不知道与洛伦佐相比谁更有钱呢。”话题被很自然的转移到了洛伦佐,“您和洛伦佐熟络吗?”

    没问「认不认识」却直接问「是否熟络」。看来,之前洛伦佐亲自登门拜访一事已经被里查古知晓了。

    洛伦佐这招真是高。

    明知道里查古来查地下城与洛伦佐的关系,洛伦佐还特意在里查古入住当天给你送礼,这明摆着就是一副「多拉一个垫背的」态度。反正你和洛伦佐是撇不清关系了,但事实确实如此。

    不仅你与洛伦佐有利益勾结,而且在地下城事件方面,洛伦佐是偷带「皮非特级」入境,你则是收费保护地下城,五十步笑百步罢了。难怪洛伦佐一直以来都那么的支持你,无论如何,你都脱不了干系。

    里查古查到洛伦佐之后,下一个就是掮客,紧接着就是你,一环套一环而且一环比一环更棘手。如今,摆在一个理智者面前的选择,已经不存在不保护洛伦佐这个选项了,否则实在违背利益逻辑。

    你简单的把自己刚来时,洛伦佐的热情友善态度讲述一遍。

    里查古只是笑,狐狸般的小眼睛里似乎在闪着光。

    这不涉及你「说漏嘴」之类的问题,毕竟你与洛伦佐的相遇经有国王、近卫军、班德里小队、丽奈等目击者,是人尽皆知的事情瞒也瞒不住。

    话风的走向变得越来越刻意。

    里查古摸着下巴笑道:“不知道大人您知不知道,冒险者总部的高层有一位参谋,是「神之子」。他有一种超越现今科学技术的预感,相当灵验。”

    “你是说合理化计算与推论?”

    “我是说超人般的直觉。”里查古盯着你的眼神像在尝试努力看透你的一切,“您不觉得最近赫姆兰提斯……不,整个南陆发生的事情有点多吗?先是苏沙王国的王子离奇失踪下落不明,然后赫姆兰提斯凭空出现了本不该出现的地下城,辐射海共和联邦的「毒祷」又自称「练功不慎受伤」所以闭门修养,白冷裘斯的军火交易在这几天突然大幅增多。”

    是么。

    至少南陆还有一个国家是相安无事的。后来你才知道,唯独没有流出不好消息的玉陶莞王国是个消息闭塞的国家,仅此而已。

    里查古举手道:“无意冒犯,但大人您看新闻吗?”

    你摇摇头。

    “北陆正在征兵啊。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除了要打仗了,还有什么。不过,这和南陆有什么关系?

    里查古望向伊露莎2骑马远去的方向,喃喃道:“我觉得您这样做非常明智。”

    行礼,

    里查古离去了,方向是商行。大概又会和之前一样,一去就是一整天吧,也不知道究竟具体在做什么。只希望洛伦佐能够把自己的尾巴藏好,别太早暴露。

    贝尔斯也要出门了。他对你微微点头致意,说了一句今天可能晚点回来。他离去的背影是全副武装的,前去的方向是南方。考虑到他属于著名的猎械者家族,大概是去狩猎某个机械体吧。

    你抬头看了看天空,

    晴朗,无云。

    用手吸干一块高能电池当早餐,想着还是吃点味道更好的东西吧,于是久违的到街上散步,计划随便买点味道好的食物。反正吃下肚也会变成能量。

    嗯?

    你刚离开五十米,就在最边缘的位置发现旅馆情况有异。妖面小鬼趁你刚出门就溜出了房间,既没有找任何服务员聊天,也没有做什么具体破坏的事情,而是在一层后屋库房附近晃来晃去鬼鬼祟祟。

    这是它算计好的吗?

    非常巧,只要你在多踏出几步,就收不到上帝视角传回来的视讯了。

    无论妖面小鬼究竟想干什么,它终于要行动了。哈!你立刻折回。

    轻推门,

    对在大厅执勤的服务员做了一个嘘的姿势,背着手,落地无声的悄悄走向妖面小鬼的所在。绕过工作人员的区域,穿过食材冷酷,走进堆满杂物的库房。

    漆黑的库房里,蹲着一个穿着哥特萝莉浮夸长裙的小女孩,她背对着你,完全静止了动作。或许,正在装死,祈祷你不会发现吧。

    有夜视怎么可能看不见。咔,你打开了灯。

    然后默不作声的盯着妖面小鬼。

    以人耳不可能听到的极轻微的“嘁”的一声,随后是低沉的隆隆声,好像是石块墙壁与地板之间摩擦移动的响声。它依然蹲着没有动,但它的跟前赫然渐渐多出来一道暗门!

    靠?

    它怎么找到的?而且还是在你的地盘上?你都没有发现。

    哇的一声哭了,妖面小鬼双手将熊娃娃抱紧怀里,声泪俱下,表情充满了惊恐:“不要啊,爸爸……妈妈……”

    你怔住了。

    顺着哭声,黛因随即赶到,看到了你把小女孩弄哭的一幕。事后你才明白,此时的黛因心里想的是「在对机械人出手之后竟然是幼女吗?」

    看着黛因边摸着妖面小鬼的头边细声细气的安慰,你明白了一件事这鬼东西要飙戏了。

    于是你干脆双手抱在胸前,靠着门框,看看一个披着人皮的邪恶机械人到底能掀起什么风浪,又是怎么找到这道暗门的。

    妖面小鬼扑在黛因怀里哭了大约半小时钟,特别久,怎么安慰也不行。这段时间,黛因的母杏算是被彻底激活了,而妖面小鬼苦苦等着你自行离去的盘算也算彻底落空。

    再哭下去你也不会走,妖面小鬼泪水秒止。

    至于泪水,

    看到天拂流血,你事到如今已经不会再对任何事情感到意外了。

    妖面小鬼那张栩栩如生的脸庞,大概……如果没猜错,是感染突变时由平时披在铁脸上的血淋淋人皮变化而来。

    说来真是巧。

    你在城寨与妖面小鬼交手时,曾为了防止它逃逸在它身上附着了不少纳米机械体当作定位跟踪。在你全力战斗并且使用了几个黑客技能,精神力疲惫时,没有余力回收远离的那些纳米机械体,所以失控,开始感染。

    妖面小鬼从始至终都有拿人皮当面具的恶习,而且偏偏要新鲜的流着血的那种。人类的血肉、失控的纳米机械体,假设妖面小鬼也是极南境出产,那么感染突变的条件就集齐了。

    这是第几个了?

    继丽奈、天拂、洛千城之后又出现了第四个。你开始仔细的回忆,当时在城寨是否还有可能留下其他造成感染突变的隐患。没能附着在「毒祷」身上,巨型机械人「串珠」身上倒是有些,不过它身上没有人血……当时已经再也没有任何沾有人血的极南境机械体了。

    没问题,大概。

    ……亡灵使!还有亡灵使!它当时夺了近卫军的下半身逃走了,而且它也是极南境出产。

    “我一个人睡觉好害怕,一睁眼就发现来到这里了。这里又黑又冷,我好怕……”

    “不怕,也许是你睡迷糊了。”

    “这个叔叔瞪我,眼神好凶,好凶。”

    “这个叔叔是个好人哦,没关系的。”

    叔叔?

    你差点没笑出声,妖面小鬼居然喊你叔叔。录像功能在哪里?

    黛因抱着妖面小鬼,不断轻拍着她的后背,同时望着脚边的暗道:“这是你发现的?”

    “阿卡兰掉在这里了,我只是捡起它。我不是故意要碰这个砖块的,呜呜。”

    阿卡兰指的是那个熊宝宝,恶……

    暗门的开关居然是墙壁上的一个砖块。非常古老的机关,却不易找到,甚至连你的上帝视角也没能察觉。

    黛因看看你,然后站起身拉着妖面小鬼的手,温柔的说道:“现在跟姐姐回房间好吗?不怕哦。”

    “嗯。”妖面小鬼点点头,随即松手,将熊玩偶扔下暗道顺着阶梯滚落,“呀!阿卡兰!”

    甩开黛因的手,妖面小鬼立刻就跑进了暗道里。

    黛因和你紧随其后。

    暗道直通一间地下室。

    装修风格骤变。原本这里是仿古风的石砌城堡的温馨旅馆,古色古香,但顺着蒙尘略有青苔的石阶下来,竟然是科技感满满,浑然一体洁白无瑕墙体会发出荧光的宽阔场地。

    冰冷、严肃,这里没有任何杂物,除了摆设的整整齐齐的十套动力铠甲,三排木架上的步枪和弹药,一架刀剑等近战武器,在房间的边缘还有十几台跑步机和肌肉训练器械以及七八个从整洁无暇的天花板上垂掉下来的沙袋。

    黛因惊呆了,

    立刻转头对你深深鞠躬:“对不起老板!我真的对此不知情!”

    “嗯。”

    难怪前任老板会被国王处死。看来从前任开始,这家旅馆就肩负着监视来往住客的职责,但显然那个中年女人让国王失望了。这些装备和训练设备恐怕都是给战斗人员准备的。如今那些人不在了,只能是被国王召回了,毕竟战争临近需要兵力。

    妖面小鬼忽然变得开心起来,举着熊娃娃在训练场里跑啊、跳啊、转着圈:“是广场呢,阿卡兰!真好!”

    不是不是,危险此刻的黛因看起来就像个保姆,弯着腰追着妖面小鬼细声细气的劝阻,却怎么也追不上。

    居然,旅馆地下藏着这种训练场。

    你环顾四周,虽然暂时还没找到,但这里肯定还有通往他处的另外通道。否则,那些战斗员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撤离?

    发现追不上,黛因气喘吁吁的走回你的身旁,一边不放心的盯着妖面小鬼,怕小女孩玩枪出危险,一边向你请示道:“老板,这里要如何处理呢?”

    “你觉得呢?”

    A,“嗯……暂时闲置是最合理的。毕竟任何训练想要出成绩都需要大量的时间,更要花费金钱。动用这里会长期花费不少钱吧?如果老板需要用兵,其实直接雇佣做私活的佣兵,或是向镇卫兵临时借调即可。”(人杏+3,守序+5)

    黛因是从经营方面考虑的,不无道理。

    “那,你呢?”

    你没有回头,问向身后的人。

    黛因回头看去,在石阶上不知何时站着洛千城。她本来就在旅馆里过夜,起得早,就顺着小女孩的久久哭闹声寻来了。觉得事态有趣就打算多默默的观察会儿,却不料早就被你发现。

    你对黛因示意无妨。

    B,洛千城摸着下巴,认真的考虑了一番:“您知道人类最伟大的事业是什么吗?是教育。投入多,周期长,却造福了一方势力。当然军事训练也是如此。砸钱是肯定的,收益慢也是肯定的,不过呢……我还需要继续说下去吗?”(善良-3,守序+10)

    很明显,洛千城的意思是当然养兵。

    不过她的出发点可不包括钱的问题,反正出钱和花时间等待的又不是她。虽然是正论,但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意味。

    每个人考虑的事情都不同。出于好奇,你对妖面小鬼招了招手,后者一脸害怕的模样小心翼翼的躲在黛因后面盯着你。

    “你呢,小妹妹,呵呵……”不好,你忽然没忍住笑,“你觉得这里应该如何处理?”

    “卖掉,跑货!”

    妖面小鬼拍了拍自己的平胸,用信心满满的表情说道:“爸爸常教育我,多姆兰家族的人要有经商头脑。对于暂时没用的东西就要想办法变成立刻就有用的东西,让资金活络起来!哼哼。”

    「多姆兰」什么的,算是妖面小鬼伪装身份的设定吗?这家伙打算装蒜到底啊?

    不可能卖掉,也不可能听敌人的建议。不过,有一件事妖面小鬼说对了,这里确实暂时没用。应该想办法变成立刻能用得上的东西。

    C,拿来训练一些佣兵如何?虽然忠诚不足但总会有办法,而且出成效的周期也会缩短。(人杏-3,守序-5)

    D,或者,干脆你自己私用算了。干嘛非要养兵。(守序-10)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