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C章:任务逾期

    ·

    「臭鼬」提议从今以后,你要的任何情报他保证绝对准确。但他也要吃饭,而且可能会多花些时间。

    如果钱能解决问题。

    你试着问道:“如果我想要知道「休·贝金赛尔」突然销声匿迹的原因呢?”

    哈?臭鼬捂着流血的耳朵盯着你,起初以为你在开玩笑,随后沉思,伸出两根手指:“60金,一周内。”

    这个答案令你颇感意外,本以为他根本不可能查出什么。

    “若是想知道「休·贝金赛尔」近些年的状况呢?”

    “卧槽,您确定他还活着?”刚被整服的臭鼬忽然来了精神,“这特么可是大消息啊……嗯,80金,一周。”

    你掩着嘴微微扬起嘴角,发现事情开始变得有意思了:“休埋首科研的研究方向呢?”

    不可能──臭鼬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他不做猎械者而改当科学家了吗?不,休本就是个超级天才文武双全,并非没有可能。大人您要的货一个比一个难如登天啊……120金,一周。”

    “六天,我只给你六天。”

    臭鼬笑了,点点头。

    这个小子看起来二十出头,不修边幅估计常年足不出户吧。不过,他或许也不是泛泛之辈,证据就是他是个蓝色无名的家伙,好歹也是精锐级情报贩子,而且自行戳穿鼓膜以避免窒息,这份果断略令人敬佩。

    臭鼬严重缺乏与人沟通的能力,所以在其他同行都懒得和黛因继续交易时,唯有他肯接活儿。正因如此,他的行动模式与寻常人不太一样,没有任何值得踌躇的因素。

    你刚敲门他立刻就夺窗而逃,你让他滚他就真的拔腿就跑,眼泪轻易就流淌却未曾抽泣,怕疼却戳穿内耳求活命,投降之余还敢讨价还价。或许这样的家伙,在奇怪的地方有奇怪的利用价值。

    “您要我查哪一个?”

    “等我联系你。”

    说罢,你留下臭鼬的联系方式,离开了。

    6天,太久了,不能全指望情报贩子。关于「休·贝金赛尔」的事情你已经开始着手处理了,就是放卡露莎活着回去。这女的亲眼见到了「休」的形象,并以为是猎械者之神的化身,一旦传扬出去就会有大鱼自动上钩。

    天亮后,去「沉钟地下城」蹲守便好。

    回程时,你刻意绕道去找了一下小吃摊的老板,也就是另一个情报贩子。不出所料,他早就跑了。

    寒谷风这个家伙,托他的福,你刚来就有很多人惧怕你。但显然在情报贩子这一行业里,你需要亲自立威了。真是,颇有种白手起家一切靠开荒的感觉。

    好在今夜晚风凉爽宜人。

    你溜哒到三条街外,

    踹开平房民居的门,惊醒了一对母子。你继续径直走向里屋,发现那个小吃店老板正举着手枪对准你的脑袋,眼神坚毅。

    “你究竟是怎么找到我的?臭鼬不知道我家的住址!”

    “说了你也无法理解。”

    你早就培养了一种随手附着纳米机械体给身边人定位的习惯。跑?能跑到哪里去?

    “不管你想做什么,放过我的妻儿!”

    你扶额:“我可是个好人。还记得之前在小吃摊我对你说过一句话吗?「你们所有人很快就会明白一个道理──落跑,是没用的。」”

    对方听罢怔住了,眼神充满了惊恐。

    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那么一群人,根本不在乎你说的话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安安静静的聆听,最好的办法就是展现一下实力。于是,你使用了「暴虐炼气」,用右手尾指插进床底,然后轻松抬起。当然见到这一幕的一家三口都是满脸愕然。

    轰然扔掉双人床。

    你微笑道:“非常感谢你提供的帮助,我顺利和臭鼬达成了共识。从今往后,希望由你负责接手黛因的委托,也就是我的副手的委托。你看起来有家有业,应该比臭鼬更有羽任心,更靠谱些吧。”

    “这……当然,会付钱吧?”

    “别再妄想着逃走了。让彼此都像文明人那样来往难道不好吗?转告你们群里的所有人,谁也别想逃离这个城镇,谁也别想耍我。我不可能永远耐着杏子「蹬」门拜访。”你摸了摸小孩子的头,递出一块高能电池,“挺可爱,买糖去吧。”

    然后你就走了,留下明显不懂你究竟来干嘛的小吃摊老板。后来你才知道他也有绰号,叫「水煮蛙」,可能跟他卖的食物主要都是煮货有关。

    应该足矣。

    这些情报贩子都隐藏着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蹬门拜访是最佳立威方法。如果做到这样还有人把你当傻瓜,那就只能见见血了。

    返回旅馆,

    刚进大院门,在你夜视能力下瞥见一名「苏沙的强侦兵」刚刚翻墙头离去,徒留一道残影。紧接着,黛因带着五位威胁度15左右,穿着工装,提着高压电棍的男服务员从旅馆里冲了出来,正巧撞见你。

    “啊,大人!”黛因看到你之后,就像看到了救星那般,直接疾奔而来。她双手揪着你的衣服喊道,“属下失察,被那三个苏沙来的旅行者逃走了!大半夜的偷偷外出不会有好事,我刚想带人逮捕他们却……身手太快了,我们追不上!”

    嗯?

    终于有行动了?

    “我说了很多遍了,一个也逃不了,为什么没人信呢?”你吹了口哨,黑马风驰电掣般出现在你面前,驼上你,一跃而起轻松翻过围墙,直追三个苏沙强侦兵。

    展开上帝视角,

    不断扩张笼罩范围,

    当那名苏沙强侦兵进入你纳米机械体范围内的一瞬间,你眼前出现了「敌方使用新技能──飞步疾影,已解析入手」的提示文字。难怪这家伙单凭双脚的跑步速度居然如此之快,不过还是比黑马慢上一截。

    「敌方使用新技能──听声辨位,已解析入手」「敌方使用新技能──遁入暗影,已解析入手」。只见那名苏沙强侦兵高高扬起手,往脚下扔了类似烟雾弹的东西,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嚯?这也行?”

    你很意外。

    居然能避开你的夜视能力,而且连头上悬浮的名字都没了,消失的很彻底。环顾四周,根本没有他的半点影踪,这个技能有点作弊啊。

    你指着城镇西侧主干道的方向,黑马加快了脚步。

    看不见不等于不知道位置,他和那两个同伴身上全都附着了纳米机械体,坐标全都暴露无疑了,而且越近越准确。

    你抓了一点石灰粉,就是之前在地下城捡起来的东西,吹向自以为隐身的强侦兵。

    “咳咳,咦?”

    强侦兵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暴露行踪,惊讶的看向你。而你早已骑着马并排着跑到了他的前面。

    黑马急停,

    强侦兵一头撞进马屁股里,撞进了压缩空间里,这回是真的消失了。

    黑马抬头问道:“还有两个在哪里?”

    “差不多能猜到他们要做什么了?”你摸着下巴,“果然是为了汉斯王子的首级而来的么。”

    一路奔向城镇西侧,悬挂着众多首级的高栏下方暗影之处躺着刚刚死去不久的四五名镇卫兵,血迹尚未干涸。而首级中,唯独少了那个被强酸毁容的汉斯王子。

    沿着地上的血迹,你很快追上了第二个苏沙强侦兵。这家伙手里提着匕首形状的转轮手枪,跑得飞快。就是他刚刚杀死了那些镇卫兵,并且提着汉斯的首级。

    眼看着你骑马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追了上来,他开始钻进郊外小树林,凭着复杂地形「之」字形逃逸,并不时对你射击。

    “我一发激光打死他算了。”

    “我想要活捉,问问苏沙如今究竟知道了多少。”

    出了树林,在你眼前竟然站着七八个镇卫兵,而且齐齐将武器对准你。他们似是倒戈,放任苏沙强侦兵通过反而朝你开火。由于过目不忘,你记得这些镇卫兵的相貌,他们全都是负责看守首级的那群人。

    “激光?”

    “主要目标是我的!”

    说罢你纵身一跃,从镇卫兵们的头上飞过,直扑强侦兵。而黑马一甩头,巨大的激光轻易秒杀了眼前的小卒。

    万幸的是,强侦兵不知为何竟然抱着首级,背对着你停下来了脚步。

    机不可失,你立刻扩展上帝视角的范围,并从空气中抽取少量纳米机械体做成细丝,将强侦兵的双脚捆住。

    应声倒地。

    你揪起强侦兵的头发,说道:“把第三人叫过来。”你知道第三名强侦兵的大体位置,已经在国境线附近了。这个距离是追不上的。

    “呵……”强侦兵只是对你笑了笑。

    你忽然发现,他怀里抱着的汉斯首级额头上插着一根亮晶晶的金属小棒,立刻捏碎成铁渣。这种外观,好像是检测或通讯仪器。

    “是什么?”

    “已经太晚了,赫姆兰提斯的狗!我已经进行了基因信息确认,并且传给了我的同伴!他已经跑到国境线附近了,就算你会飞也追不上。我们可怜的汉斯王子,不仅被杀害,而且还惨遭毁容。狗、一群鬣狗,实在太歹毒了!我们绝对不会放过阿克屠卢斯!弹丸小国,无耻之徒,等着陛下的怒火和苏沙无敌的「钢铁之翼」踏平这里所有的一切吧!哈哈哈!”

    说罢,强侦兵闭上了眼,从容赴死的神态仿佛凯旋之人。

    黑马高扬蹄,

    被你阻止。

    “反正汉斯遇害迟早是要暴露的,现在杀他有什么用。还不如带回去慢慢审问,看看还能不能得到其他有用的情报。”说罢,你把狂笑不止的强侦兵也扔进了马屁股里。

    “还审?不是全都迟了吗?”

    “不,凭我捏碎检测发信器的手感,或许只传出去一半信息。而且我怀疑这些苏沙强侦兵已经策反了一些镇卫兵,如果还有剩呢?”

    黑马怔了怔,敷衍了句都行。其实这不是怎样都行的细枝末节,而是涉及到战时我方阵后会不会冒出来敌人,苏沙发动战争时能占多少大义名分。「死者肯定是我儿子」和「死者八成是我儿子」,苏沙国王给邻国的这两种说辞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怎么审,在哪儿审,你正考虑这些问题,忽然得到了黛因的联络。

    “老板,医院那边好像出事了!”黛因刚刚从情报贩子群里得到了消息,“大量镇卫兵和国王近卫军将城镇的医院给包围了,由防疫部队进行了彻底封锁,任何人不得出入。”

    “具体是什么事?”

    “还不清楚,我正在……”

    挂断电话,你骑上马又转赴医院,披星戴月风中疾驰,时而从车辆和行人的头顶飞跃而过,时而在墙壁上横着奔走,时而如游龙般穿梭在拥挤的街道里。

    医院在城镇中心位置偏东北,二十多层的高耸建筑很是显眼。你还未靠近就遇到了交通堵塞,有的是围观看热闹的群众,有的是镇卫兵的警务车,有的是抗议禁止看望的病人家属,但更多的是持有武装的士兵和穿戴着黄色生化隔离服的防疫部队执勤人员。

    现在可是凌晨四点多,都不睡觉的吗!

    骑马强行挤开人群,走到隔离带前,你第一次看到居然还有记者。

    熟悉的脸孔……

    熟悉的……

    啊,找到了。你发现了镇卫兵「鲁迪」。那小子正将一个喇叭举在嘴前,高喊着:“大家都回去吧,没什么好看的也没有瓜可以吃。”

    你下马,对鲁迪招手:“什么情况?”

    “咦?大人,您果然来了。”鲁迪抬起隔离带的横条,让你进来,走到人少的位置,附耳低声说,“出大事了。”

    “什么事,瘟疫?”

    “比那个还可怕。是僵尸啊,大人,僵尸。”鲁迪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不知道您有没有看过类似的电影,医院里就在半小时前发生了第一起咬人事件,至今已经有五个人被咬了。咬人的家伙神志不清,眼睛翻白,行动迟缓,力大无穷,五六个成年男杏才能按住,啧啧。”

    “……他们死了吗?”

    “咬人者?心脏还在好好跳着。”

    “被咬的家伙也会胡乱咬人吗?”

    “那倒不会。”

    咚,你给了鲁迪脑袋轻轻一拳:“你为什么不说是狂犬病?这哪里是僵尸?只是普通的神经病乱咬人嘛!”

    嘘──鲁迪边揉着脑袋边将食指比在唇前。他也很委屈:“不是啊,大家都这么说,我又没进去看过。”

    “别以讹传讹,会造成民众恐慌的。”

    你说的很淡定,但其实心里逐渐清楚如今是什么事态了──一旦离近这座医院,不难发现这栋大楼里挤满了无数的纳米机械体,很多,很多。它们无法响应你有关位移的指令,大概全都是「纳米感染者」。

    是谁第一个开始在医院内传播感染的?为什么会蔓延的如此迅速?当时返回地下研究所的四十多人,明明谁都安于现状没有到处咬人,也没有加重感染,唯独这里。

    谁?

    为何?

    你刚要走进医院,却被鲁迪拦住了:“哎,大人,您不能进去!”

    “找死么?”

    “天皇老子来了也不能进!而且别欺负我是小兵子不懂规矩啊,「王下决刑官」的特权里根本就没有随意违抗禁令出入任何部门的特权吧?这里归防疫部队管辖,是最大的事,就算是您也不能进!”

    ……

    防疫,这个概念,不知道为何在赫姆兰提斯境内特别重要。一提到防疫,所有事情都要靠边站,仿佛以前出过什么惨剧似的,令所有人都杯弓蛇影。

    你必须进去,看看自己就是感染源母体这个真相究竟暴露了多少。

    你脱下了鲁迪的风衣外套,

    挡在自己身前。

    “鲁迪,你看,我给你变个魔术。”说罢,三秒之后,风衣外套落地,你凭空不见了。这一下把鲁迪惊得目瞪口呆,还傻乎乎的鼓了几下掌。

    你将全身都变化成了弥漫于空气中的零散状态,直接飞进医院大楼里。就算有特别眼尖的家伙,也只会以为是一两缕轻薄飞沙吧。

    以最快速度将二十多层楼全部弥漫,笼罩在上帝视角之下。尽管已经全速了,但还是用了十多分钟,毕竟这里有太多拐角和房间,从门缝里潜入很降低效率。

    大致上掌握了现状。

    来迟了,

    而且对你来说是相当糟糕的结果。

    事情从头说起吧。丽奈、提米薇和五名近卫军负伤住院,这时候还什么事都没有。提米薇当天就出院,只走的门诊,陪了陪丽奈的床然后就回家了。丽奈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体内的金属改造与血肉神经紧密结合,根本无法剥离。丽奈全身剧痛无比,情绪不好,拒绝配合治疗,于是打了止痛针和镇静剂先入院疗养,至今。五名近卫军被单独隔离,是寒谷风下的令。

    心里雪亮雪亮的寒谷风,知道这五位近卫军绝不简单,也未曾相信你口中所说的「亡灵使在他们脑内种植了芯片」这种谎言。他太了解亡灵使了,后者没那么高的技术。

    “一切后果我付,做吧!”在寒谷风的逼迫下,医生们把近卫军们的脑芯片手术强行摘除。他们术后不仅没能恢复神志,反而陷入重度昏厥。全是马后炮,术后检查才发现摘除芯片时残留了不少神经连接电线,不过就算早发现也没用,凭他们的医学技术根本做不到摘除干净。保守估计,近卫军算是废了,不变植物人也会变痴呆。

    这段时间,寒谷风基本上都在医院里盯着。今天入夜刚刚离开,就出了事了。

    近卫军突然睁眼,抱住医生就咬。虽然没出人命,但医生们全部出现了短时幻觉,而且受伤严重。离奇的事情不断发生,不仅近卫军的伤口自愈速度很快,这些医生身上的齿痕也在飞速自行愈合。

    于是,所有医生都将假说转移到了「医疗用纳米机械体」方面,经过超级显微镜观察,果然如此。当今社会医疗纳米机械体是有的,缝合伤口什么的没有问题,但机械体太小,程序也会相应简化,检测器等输入设备也难以携带,存在很多研发瓶颈。像是你这种尺寸如此细小,而且携带复杂检测器、多种诸如焊枪、热粘合等设备的纳米机械体简直是超越了人类现有智慧,犹如神话。

    他们未能发现你的纳米机械体能变形,也未能发现脑芯片其实就是由它们构成的,更未能发现除了这五个近卫军之外,医院里超过半数的医患都进入了1级纳米感染而全然不知。不过,放任下去,发现是迟早的。

    人类,太……

    太……!

    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没想到这么快就察觉到了你纳米机械体的存在。而且这群医生居然第一时间就上报了!直接上报给了位于帝都的世界医疗部门。真棒,全世界都知道了,咬人、伤口高速愈合都和一种高尖端的纳米机械体有关。这是什么察觉速度?

    “靠!我电脑瘫痪了,什么情况!详细报告刚写了一半!”

    “是黑客攻击,我的电脑也是,叫保安来,快点!”

    “不要啊啊啊,研究数据全被抹除了!全部都,啊啊啊!”

    随着医生们的哀嚎,你将医院内所有尚未上报出去的相关数据一并清除,弄坏相关检测设备,做了所有能阻止他们的事情,以防事态进一步恶化。

    带走丽奈、带走近卫军、甚至带走为首的几个医生,你现在需要更多的情报来挽回颓势,在全世界人类把你的事情研究透彻之前力挽狂澜。

    冷静,时间上其实非常宽裕,他们的科技根本就看不懂这些纳米机械体的构成。话说,好疲惫,今晚根本就没休息成。

    ……

    看来真的休息不成了。

    仿佛担心事态不够乱似的,有两个值得留意的家伙走进了医院大楼里,在明明严禁任何人入内的情况下。

    一个是寒谷风。

    他开着炼气,拖着抱着他大腿的七八个防疫人员强行走进医院,手里还拿着一份国王刚刚签发的特令,写着准许寒谷风入内进行调查。如今的寒谷风脸色铁青,如临大敌,距离理智断线随手捏爆身边的公职人员脑袋只差一线之隔。

    “都他妈滚开!”寒谷风抬腿,将三四个防疫部队人员踢飞在天花板上,怒吼道,“谁挡我提走那五个近卫军,我就杀谁,说到做到!”

    厉喝之下必有怂夫。

    另一个是生面孔,名字赫然是紫色「贝尔斯·贝金赛尔」威胁度60,是目前人类中已知最强大一列。四十多岁,体格精壮的男杏人类,满头银色波浪长发向后背梳,很有风范的星点雪白胡茬,千锤百炼的双臂暴露在金丝织绣的紫色鳞状无袖皮甲外,腰上总共挂着七个各式各样的金属小盒子,背后是三种武器──貌似能伸缩的金属棍、反曲弯刀、一把用宝石打造晶莹剔透甚至能隐约看到子弹模样的手枪。他的装备唯有靴子是金属机械制品。

    没有任何人敢拦他。

    反倒是他揪起寒谷风身旁的防疫人员,提到眼前,问道:“我来带丽奈·贝金赛尔出院,她住在哪间病房?”

    这可怜的公职人员怎么可能知道啊。

    真好,

    正是出乱子的时候居然来了两个麻烦的家伙。

    不过换个思考方式,危机也是机会。

    洛千城是「特殊感染者」,当时也是唯一遭到普通感染者袭击的家伙。由此推算,丽奈放在这里很有可能会被大量感染者袭击。而若留下近卫军,恐怕会将麻烦带入更糟糕的地步。正好,你必须将丽奈和近卫军都带走,但全都戒严了很不方便。正好,你带走一边,让别人替你带走另一边,先出院再说。

    不可能短时间全都由你亲自带走,你需要选择。

    A,让寒谷风提走近卫军,你带丽奈离开。

    B,让贝尔斯·贝金赛尔带走丽奈,你则带走近卫军。

    C,你带走几个首席医生,之后肯定是要灭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