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A8章:就说五句话

    ·

    “明天替我盯紧冒险者公会的动向,任何细节都不要放过。至于今晚,我要和那个忽悠我的情报贩子好好谈谈心,约他出来吧。”

    “呃?但是我从没见过他本人。”黛因都不知道该从何解释了,“老板,现在的情报贩子基本上都是不露面,网络远程交易的。我认识他大约半年,只知道他是本地人,字里行间像男的,岁数不大,网名叫「臭鼬」。他现在已经和我断了所有联系方式,我找不到他。”

    你扶额。既然根本找不到人,黛因还特意提了一句「那家伙要落跑」?

    全世界的主要硬通货币是高能电池,毕竟具有实用价值也从某种意义上代表着生产力所以也不怕***。金币这种东西只有你身处的南陆流通,帝都周边的北陆则流通电子虚拟信用货币,而以教区为主的中陆是全都流通。世界不大,南陆也有人持有电子货币,黛因就是用电子货币给情报贩子付账的,后者再想办法兑换成其他货币。尽管繁琐却安全,大多数情报贩子都这么干。

    “那你怎么知道「臭鼬」要落跑?”

    “群里说的。”黛因指了指自己的手表,“本地情报贩子有个聊天群,允许长期客户加入,偶然会撒些免费情报当福利。很多买家都更倾向只找一个情报贩子,所以行业里就算共享资源也不会出现太大竞争。他们把这种情况视作有钱一起赚。”

    你看了看黛因手表里的近期聊天记录,有些贩子嘲笑「臭鼬」胆子太小,有些则表示你这个横空出世的决刑官不好惹。总之,他们聊天的气氛只不过是在轻松调侃此事罢了,并不是很在意。

    不难看出,就算在群里问「臭鼬」本人的位置,也没人会出卖同行,恐怕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信息。你如果出钱就另当别论了。

    你只想揪「臭鼬」出来恶气,顺便敲山震虎,让其他情报贩子以后别糊弄你。情报上的任何差池都有可能致命。

    “我出去走走。”你对黛因补充道,“差点忘了,如果有人送来两个奴隶就替我收下。如果天拂来了,就找个没人打扰的房间安排它和其中一个奴隶独处,谨记。”

    黛因鞠躬顿首,大耳环晃来晃去。

    你独自离开了旅馆,天色已经完全深沉。

    全然不知道数日之后会发生什么的镇民们喧笑热闹依旧。在你眼前是两重天,上一重璀璨银河,下一重霓虹如星辰。这里,赫姆兰提斯并非你的所属也非你的祖国,却是你的最初自身之所,没有义务非要守护她,却觉得一直凝视着这份和平倒也很好。

    想象不出擅守著称的苏沙王国究竟要如何跟少数精锐部队为主的赫姆兰提斯打向这场侵略战争。

    你撩开布帘,

    走进一家路边小吃摊。

    “欢迎光……晚上好,决刑官大人!这次想吃点什么?”

    “一份半死不活的「臭鼬」。”

    老板听罢,笑容僵在脸上。

    这里是距离天拂上班酒吧不远处的无名小吃摊,是镇卫兵「鲁迪」带你来的,偶然你发现老板是个情报贩子。如果情况如黛因所述,本地情报贩子圈子很小,这个不是「臭鼬」本人就是认识「臭鼬」,看他如常出摊大概是后一种情况吧。

    嚓,老板用食指在自己脖子前横着一划:“大人您在逗我吗?所有山林都属于国王陛下,莫说臭鼬,就算杀一只兔子都叫偷猎。小店只有农村家养的猪肉鸡肉,若想吃那种生猛海鲜还是请您移步更大的……”顿了顿,老板嘿嘿一笑,“您这白色牛仔帽相当靓,很衬你啊!”

    “你觉得臭鼬半条命值多少钱?”

    “偷猎是重罪,要坐牢要罚款的,呵呵。”

    咔啷,你将一块高能电池抛到他的面前,蓝色的幽光让老板的脸色变得青一阵紫一阵。

    你抓起一串小吃随意咬上几口,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可不觉得区区「臭鼬」能值太多钱,我是打算消气,而不是添堵。”

    老板沉默了稍许,陪笑道:“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很好。”

    你掏出了第二块高能电池,没有扔到桌上,反而伸手塞进了小吃摊桌面下的炉火里。这下老板立刻就跳脚高叫起来:“大人!这么搞是会爆炸的!”然后他迅速将高能电池掏了出来,并被稍微灼伤了手。

    稍微烧一下其实不至于爆炸,但他从没见过有人烧钱,顿时有些慌张。他皱起眉头上下打量着你:“我说敬爱的决刑官大人,您刚上任,不是应该有许多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吗?为什么非要缠着一只「臭鼬」不放?不觉得耽误时间吗?”

    “他耍了我。这事你们同行都应该听说了。”

    “情报有误是他的错,但也是常有的事,不至于寻仇吧?我会托人给他带话,让他退款。”

    你掏出了第三块高能电池,在老板眼前晃了晃:“你觉得这是钱的事么?”

    “呃。”

    你站起身,将第三块高能电池放到了老板的厨师白帽上面,轻轻的,稳稳的,然后淡然的说道:“我是个讲道理的人。作为一个消费者,被坑了,自然要讨个说法,但我也是个不讲道理的人,退款便了事怎么可能,我心里这份憋屈又值多少钱?总体来说我还算是个讲道理的人,所以我在掏钱跟你买「臭鼬」本人的位置,可是呢,其实我并不太讲道理,你在跟我装傻,我的憋屈就要变成双倍了,自然要找双倍发泄口。”

    你掏出枪。

    “你可以跑,五十米后我将一枪射爆电池。”

    老板身体僵硬了,冰冷、沉重,并且脸色惨白。他不太明白你究竟在说什么,却比听懂还可怕。

    他退了一步,

    试图取下头顶上的高能电池,却发现……竟然粘在头上了。电池粘着帽子、帽子粘着头发,浑然一体无法剥离。他用尽力气几乎将头发揪下来也没能成功。利用纳米机械体将两个物体之间的缝隙紧密粘合其实很简单。

    咕咚一声,老板瘫坐在地,碰翻了椅子。

    “我给你交个实底。我压根就没打算杀人,如果三块电池还不够,你可以开价,我只想和「臭鼬」谈谈心。”说这话时,你握着枪,一条腿踩在桌子上,俯视的眼神很冰冷。其实这本就是一件小事,一笔小买卖,在乘着晚风漫步在城镇里的小小谈心罢了。

    “您,到底想干什么?”

    “昭告天下,没人敢耍我。”

    事后你才确认,「臭鼬」确实在小瞧你。不止是他,整个本地情报贩子行业都对你很轻视。实际上,因寒谷风的威名才对你惧屋及乌的那些人主要分布在吃公家饭者和乡村之中,而诸如黑帮、情报贩子、商人等势力却对你嗤之以鼻,甚至认为「究竟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行不行啊?」。

    这其中以情报贩子行业最甚,他们有两套身份,游离于律法管束之外,与始终独自收集情报的寒谷风毫无交集。

    还有个更加深层的理由,那就是黛因。她只是个弱女子,半年来最常买的情报就是前老板的老公有没有出轨。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买卖不仅磨没了这帮情报贩子的耐心,也瞧不起黛因这种毫无靠山的肖。他们觉得就算收钱以后胡乱给情报,黛因又能拿他们如何?至今为止已经很多次用敷衍了事的态度提供情报。

    老板的眼神稍微改变,从惊恐换作了略微镇定。

    “您确定不杀他?”

    “只是谈谈心,说到做到。”毕竟你现在善良值>20,怎么能做出胡乱杀人这种欠妥的事情呢?立威还有多到数不清的方式。

    小吃摊的老板在手表展示出一幅立体地图,你看了一眼就转头离开,随手向后抛了第四块高能电池:“食物味道不错,打赏你的。你们所有人很快就会明白一个道理──落跑,是没用的。”

    留下他怔怔的瘫坐在地,你直奔地图所指的区域。

    穿越灯红酒绿的繁华地段,

    行人渐少,

    拐入一片低档的住宅区里,仅有一人的门卫正抱着装有橡胶子弹的散弹枪睡觉。

    照明不佳的楼下,你抬头望了望四楼。那是旧式的钢筋混凝土阳台,你伸出细丝挂在窗沿上,然后扭头走进电梯。

    四楼,

    你敲了敲「臭鼬」的房门,并用脚尖将堆积在门口的饮料瓶垃圾轻轻拨远。

    果然是没人开门的。你使用了新学的技能「暴虐炼气」,在全身缠绕了一层几乎看不见的轻薄气状能量,然后推开了门。钢制防盗门连同合叶一起轰然倒地。

    闲庭信步,当你走到第三个房间门口时,发现了一个长发、胡茬很乱的邋遢男子悬浮于阳台窗口前。他是打算跳窗而逃的,却被你提前留下的细丝捆住,拖回屋内,举离地面。

    “卧槽!决刑官大人饶命啊!饶命!我是真的不知道寒谷风找妖面小鬼做什么去了,这是一场误会!”

    你走到他的跟前,拽过来三人座的破旧沙发,坐下,叹了一口气:“行。”

    说着,细丝消散,变回普通形态的纳米机械体返回你的衣服里。「臭鼬」满脸困惑的盯着你。

    “想逃?”

    臭鼬听罢用力摇了摇头,好像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他是本地情报贩子里最了解你情况的家伙,明白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连续从妖面小鬼和沉钟地下城全身而退,绝不是偶然。

    “没事,想逃就逃吧,我既不会追你也不会杀你。”你伸出了五根手指,“五次。我每和你谈心一次,你就可以逃一次,我大老远来这里只想跟你说五句话。”

    “呃?”

    “第一句。我大老远来真诚和你谈心,你居然打算转身就走?记住,一走了之是不行的,逃去的地方没有乐园。”说罢,你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滚了。

    迟疑,

    顿时跳起身,臭鼬当真开始夺窗而逃。但他刚单脚踩在窗沿上,突然好像踩到冰似的猛然滑了一下,小腿颈骨狠狠磕在金属窗框上。颈骨是最疼的地方,当场就流了血,露了白。

    嗷嗷嗷的惨叫声也减缓不了他的痛楚。

    你的纳米机械体既然能像履带那样搬运重物,当然也能让臭鼬脚下一滑。

    “大!大人你这是,我知错了!”

    “别说笑了,你看到我移动半分了吗?”你保持着在沙发的坐姿,慢慢伸出了第二根手指,“第二句。人啊,要敢作敢当,捅了漏子就想一走了之,这么不想看到我吗?正好呢,我也不想看到你。”说罢,你又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滚了。

    又来?

    臭鼬迟疑了一下,抱着疼出眼泪的小腿勉强站起身。他确认你真的不打算阻止,再度纵身一跃扑向窗口。

    突然!

    他的眼睛被某种东西糊住了。在半空中眼前一黑,这小子直接用尽全力磕在了窗沿上,顿时一道鲜血顺着脸向下流淌。这也疼坏了,又是一顿嗷嗷嗷的惨叫,划破了住宅区的寂静。

    “我的眼睛,眼睛睁不开!你做了什么?是什么东西啊!”他开始试图用手指强行扒开眼皮,但包括睫毛在内上下眼睑都犹如被强力胶水黏住了。

    “第三句。不知道就说不知道,胡乱说什么寒谷风是去「抓捕」妖面小鬼了。当时的尴尬啊……你搞得我特别无语,知道吗?”说罢,你摆了摆手才反应过来他已经看不见了,“滚吧。”

    “又?日了,恭敬不如从命!”

    臭鼬再也没有闲暇去确认你是不是会追来,直接就伸着双手去摸窗台。这是他家,而他是个宅,就算眼瞎了也能倒退着走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当他真的站在窗台,

    扒着窗沿向下,

    伸着头,他最后对你说了一句:“你说了你不会追来啊,别动……唔唔?”

    最后一句没能说完,嘴就像眼皮那样也粘在一起了,无法张开。

    “呜呜?呜呜呜?”慌了,他彻底慌了。未知的恐惧在人类原初恐惧中排行第二,如今他看不见,腿脚还不好使,甚至都无法说话。

    你继续坐在沙发上,淡淡的说着:“第四句。我还没进门你就要逃,这不是闻着味吗?我不喜欢狗鼻子太灵的家伙呢。”

    这一次,臭鼬的鼻子也被粘上了。

    要死!

    嘴被封,鼻子也被封,连呼吸都无法做到了!

    他陷入了窒息,用手扒着窗沿挂在墙外,四楼摔不死但也不是开玩笑的。他开始用单手胡乱的撕扯自己的口鼻,甚至出现了一道道血痕,但仍然无法解除窒息状态。

    这一刻,臭鼬猛然醒悟──第一句末尾说了「一走了之」就摔伤了腿;第二句说了「不想看见」眼睛就被封了;第三句有个「无语」然后嘴就张不开了;第四句是「狗鼻子」所以鼻子也无法喘气了。

    这是每一句都要夺走他身体一部分的节奏。

    “第五句……”

    “唔唔唔??”

    “我真诚的来和你谈心,希望你至少能听得进去啊。你明白吗?”

    “呜呜!”

    臭鼬快因缺氧窒息了,拼命点头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见。然而,口鼻的封堵依然没有接触。

    暗自叫骂一句,这小子从怀里掏出一根笔,用下巴夹着拧出笔芯。

    高扬手,

    狠插入耳内。

    臭鼬的鼓膜顿时被刺穿。疼,疼坏了!但总算是能喘上气了,哪怕只有一点点。空气从他滴着血的耳朵出入,代替了口鼻。

    “哦?你好像多少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了?”

    “是,是的!”他开始用含糊不清的发音努力回答你。

    “我话不多吧?只有五句,看样子你稍微能听得进去了。”

    “是,是!”

    “真的能听得进去?不用我教你如何当一个合格的聆听者吧?”

    “当、当然!”否则,他的耳朵也会被你封住吧。

    臭鼬有好几处剧痛无比的地方,而且氧气不足,很快就要昏迷摔下四楼了。本来他可以闭着眼爬下去,但他现在彻底放弃了逃走的想法,他意识到自己正在和一个深不见底的家伙独处。

    你站起身,单手将臭鼬提起,轻轻放回屋里的地上。

    解开所有纳米机械体的粘合。

    臭鼬泪水不止,却未抽泣半声。

    “我没有追你吧,实际上我没有离开这个沙发半步。我也没有伤你吧,你的颈骨、额头和鼓膜都可怪自己哦。最重要的是,你还活着,对吧?”

    “您说的,没错……大人。”臭鼬的眼睛盯着你的鞋尖。

    “我可是个好人,虽然今天有点生气。”你摸了摸臭鼬脏兮兮的脑袋,“你愿不愿意和我这个脾气不太好的好人继续诚诚恳恳认认真真的做生意呢?”

    “……是的大人。”

    你满意的点点头,站起身,对臭鼬露出了微笑:“我忽然想起一个女孩曾经说过的话,不会杀人的是废物,只会杀人的是牲口。看来今天,我用诚意打动了你。希望你以后不会再糊弄我了,情报必须要准确无误,你也同意对吧?”

    “当然……”

    你转身离开。

    临离开房间前,臭鼬忽然从你身后开口说了一句话。是一个很有趣的提议。

    于是你答应了:“可以。”

    臭鼬说了一个什么提议?

    A,从今以后,你要的任何情报他都免费提供。但若再有差池或不知情皆已尽力,千万别再来找他谈心了。(善良+2)

    B,从今以后,他希望成为你的小弟。可以随意驱使没关系,只要受你的庇护。(守序-2)

    C,从今以后,你要的任何情报他保证绝对准确。但他也要吃饭,而且可能会多花些时间。(守序+2)

    D,从今以后,他愿意出50金,向你买下出卖他住址的叛徒的情报。(善良-2)

    无论选什么都追算善良-2,守序-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