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A章:比预料的还要辛苦

    ·

    你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天拂的肩膀,笑道:“你真爱开玩笑,差点就当真了。”

    “呃?”

    “诶?”

    不仅鲁迪怔住了,连天拂本人也显得莫名其妙,但后者歪着头思考了稍许好像理解了现状:“我刚才的玩笑不好笑?”

    “完全不好笑啊,你知不知道自己刚才究竟在胡说什么。”鲁迪擦了擦嘴角的污物,生气的很,“在这个敏感时期竟然说自己就是吸血鬼,电脑秀逗了吗?也是啦,若真是犯人怎么可能秒承认,但凡有一丝悔改之意不是自首就是收手了。真是一点也不好笑!”

    天拂顺着你给的台阶迅速往下跑,对着鲁迪和你深深低头:“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

    “你不要和这种渣男鬼混在一起,真是没有看男人的眼光。”鲁迪瞪了一眼身后醉醺醺的男子,吼道,“就是在说你啊,看什么看!”

    “是。”

    真不知道天拂究竟在想什么,态度来回变化速度之快令人咋舌。鲁迪给天拂解开了拘束器,并且告诫醉汉深夜不要往巷尾跑很危险,去花钱开房啊魂淡!无论如何,贵重的观察实验体算是保住了。

    后来你才知道,常去天拂工作的酒吧的男人们大多对天拂有些好感,也包括鲁迪,这小子三十多岁还是个单身汉。

    或许天拂还没有彻底搞清楚现状,看起来颇为老实。

    你拽着天拂的胳膊,对鲁迪说道:“执勤辛苦了,我带它回去稍微问问话。”

    鲁迪敬礼目送,然后押解着差点死掉的醉汉向另一个方向走了。

    阴影中,刚才的路边摊老板正在远远窥视。他藏的极为隐蔽,若是人类的肉眼不可能察觉到。刚才发生的一幕被这个情报贩子全部看在眼里,也许只是出于职业习惯,也许看出了什么端倪,总之又多了一个目击者。

    息事宁人是首要任务,你派了微量纳米机械体跟在了这个情报贩子身上姑且做了追踪定位处理,若是出了什么事只能之后再处理了。

    时间有限,你需要做的却那么多。

    “大人,您为什么刚才会那样做?”天拂仰望的表情看起来纯真且可爱。

    保险起见,你黑入了它的通讯系统,改为私聊:“能救便救了,现在给我讲讲来龙去脉,详细点。”几个黑客技能没白学,像天拂这种非战斗型机械体防火墙也弱到爆。(善良>20)

    “您果然看穿了。”

    天拂刚才主动自曝了,不用看都穿。

    它说最好是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才好详细说明,于是你拽着它返回旅馆。刚刚踏入大院门口就进入了监视监听的范围,你之前在三批住客和黛因身上都留了纳米机械体,远了能定位,近则能窥视他们的言行。

    首先是那些「苏沙强侦兵」,其中一人貌似刚刚回来,正在脱掉黑色的连帽斗篷。他们的交谈非常隐蔽,用双手左右遮挡嘴巴,然后以读唇术的方式沟通,既防止偷听也不怕偷看。不过你的上帝视角已经在旅馆内外全部张开了,什么也瞒不住你。

    ·

    “不行,确实很像汉斯王子,但我不能确定。”

    “此事非同小可,绝不可弄错。基因信息、瞳孔全都要确实的扫描。”

    “那我只能明晚再去一次了,站岗的卫兵数量有点多,而且每个人都神经高度紧绷。看来他们确实被阿克屠卢斯这次发威吓到了。”

    “黑火魔王……”

    “决定了,明天白天去附近打听一下,然后明晚我们一起动手,哪怕杀几个卫兵也……不能再耽搁了。”

    然后这三人就各自保持坐姿在沙发上进入假寐,似在保持警戒的情况下养精蓄锐。

    ·

    「皆杀天使」那四个女人的房间里,气氛较轻松。

    “姐姐,你说是不是情报有误?这边冒险者公会也毫无头绪。”

    领头的露露莎一边保养着重型动力铠甲一边答道:“不能指望这种乡下分部。明天继续搜索吧。”

    “总部的人老是有点神经过敏,又是阴谋论又是奇异点,不过是增加了个「地下城」罢了。”

    “人,真的能创造「地下城」?难以置信。”

    “卡露莎说的没错,话说你有好好开启隔音器吗?别乱讲话啊。”

    “有开有开,艾露莎真是的。”

    “你们仨,动脑子就是他们的工作,给我们工作也是他们的工作,安心执行就好。”

    三女异口同声的答应:“是,姐姐。”

    ·

    而洛千城只是独自躺在床上睡觉,毕竟夜很深了。

    ·

    于此同时,黛因正在和一个值夜的女服务员在一楼大厅闲聊,大概是在等候你的回归。

    “不,相信我的判断。这位新老板并非好色之徒,他之前看到我精心打扮的模样完全都没有心动,所以我才换回普通的职业装。”

    “不不,我觉得你还是搞错了。哪有男老板不好色,是不是你暗示的不够清楚?”

    “再清楚就差直接逆推了。”黛因扶额,“不好色岂不是更好?”

    “好是好,但丢了饭碗事小,丢了脑袋事大。你要是不去,那我去试试?我还没对象。”

    啪,黛因弹了女服务员额头一下:“工作太少了是吧?要不把阁楼收拾出来。”

    “我错了,那里蜘蛛网比尘土还多……”

    说罢两女嬉笑起来,然后你就进门了。

    黛因和女服务员立刻行礼相迎,但马上怔住,因为你拽着一个打扮妖艳,衣衫不多的女机械人一起回来。

    你径直带着天拂走向楼上自己的办公室,并对黛因嘱咐道:“都去休息吧,暂时不要进来。”说罢,锁上了门。

    呃?黛因僵在原地,低头看了看自己将最上面的扣子也系上的白衬衣和几乎到膝盖的西装裙,意识到自己好像错的很离谱。女服务员也随即扶额叹气。

    “行了,讲吧。”如今房间里只剩下你和天拂,周围没有任何人。

    天拂点点头,脱掉了衣服。

    “用说的不如用看的。”说罢,这个机械人抓着你的手摸向它自己,你惊讶的发现手指上沾着某种液体。

    “什么这是?机油?”但颜色不太对。

    天拂搂着你的脖子进行深吻,它的嘴里好像有类似唾液的东西。

    “这又是什么,润滑油吗?”

    “我猜可能真的是普通的人类体液。我正在因为某种莫名其妙的原因逐步向人类改变。”

    “人类?”

    “嗯。”

    “你是说……隐藏住关节,更像人类?”

    “不,是构造原理上更加接近人类,活生生的人类。麻烦大人借我把小刀。”

    你将抽屉的拆信刀递给了天拂,岂料这家伙毫不犹豫的插进了自己的肚子。区区拆信刀是无法摧毁一个机械人的,但仍然能够刺破裹覆在外表的硅胶。这一刀下去,你本以为能看到裸露的电线,没想到竟然……

    流血了。

    鲜红的血。

    你一瞬间就联想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把其他人类的血液暂时储存在机体内。天拂毕竟昨晚刚吸过血,硅胶下储存着少许血液好像也没什么。但是你很快发现事情不太对。

    “会有一点疼。”天拂用双手扒着自己肚皮上硅胶的伤口向两侧撕开,露出了一些金属零件,但更多却是……交错纵横的小血管和肉附着在机械上。这算什么?

    情况和预料的大大不同,天拂这家伙体内出现了细小的血管,以血管为中心向周围开始延伸出人体组织。你把脸贴近,伸手翻查这机械人的构造,好像出现了巴掌大小的肠网膜。重要的是,血液不只是储存在它体内,而是顺着血管在缓缓脉动,似乎已经形成了血液循环。

    “心呢?有心脏吗?”

    “嗯。”

    说着,天拂握住拆信刀向上割开自己的硅胶皮肤,用双手扒开,裸露出脆弱的金属护甲。从挡板缝隙里似乎能看到某个正在咚咚跳跃的玩意,看起来像是……小鸟般的心脏,很小,很小。

    你肩头的机械蜘蛛突然张嘴说话了,用的是「休」的声音:“天啊,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你还袭击过其他人类吧?为什么你会出现痛觉?电脑是如何感受痛觉这种东西的?”

    天拂对于突如其来的搭话没有显得太过惊讶,反而是对着蜘蛛鞠躬:“上次多谢您救命之恩。当我的血管受到伤害时,电脑会接受到一种之前前所未有的信号,我推测这应该是痛觉。关于袭击,并没有。实际上我发现吸血这件事纯属偶然。”

    ·

    天拂开始陷入回忆。

    当它从地下研究所回来之后,已经感觉到自己机体有些故障,推测是洛千城的血迹凝固导致,并未在意。时间差不多要到了,于是它没有去保养维修,而是径直前往酒吧兼职。

    在途中遇到了几个醉汉打架。

    三打一,被害者脑袋被砸了酒瓶,鲜血如注,肚子还被捅了一刀。然后行凶者们就逃了。这件事是在镇卫兵那里备案了的,但因为最后没出人命,也就未被重视,如今的医疗科技很先进,只要没死就能治好。刀很短,也没扎到要害。

    天拂如常上前劝阻,然后按压住男子肚子的伤口试图止血。当然,它沾染上了大量血液。

    等到伤者被救护车拉走后,天拂也察觉到了自身变化。它全身的大部分零件正在因莫名原因遭受侵蚀,慢慢步向死亡,但只要获取人类的血液这种侵蚀就会停止,转而构建生成血管等物。

    ·

    休对你说道:「我猜是肠网膜等细胞随着血液流出,被天拂接收了,所以量很少。纳米机械体的程序很简单,有着明确的先后顺序──比起分解钢铁会更加优先修复人体,所以只要摄入人血,天拂的缓慢死亡就会暂时被遏制。」

    “我感觉很痛苦。”天拂捂着脸蹲在地上,留下了一滴眼泪,“我的程序不允许伤害人类,但也不允许我轻易死掉,如今这两条指令相互违背了。我只要活着就必须吸食更多人类的鲜血,还不如死掉算了。”

    它好像在哭。

    但你总觉得天拂还是没把事情说完。按照它现在的说辞,有些细节还是无法解释。

    「把它给我吧,我明天就派机械体去接它。」

    「你打算怎么做?」

    「拆掉,更换更多极南境零件,填补更多人类血液,也可能会试着喂它一些动物甚至昆虫试试看有没有效。实验,当然是实验。」

    「我明天外出有事需要用到天拂,改天再说吧。」

    没道理拱手把这么奇怪的标本交给疯狂科学家去上下舔舐一遍,不如留在你身边,走一步看一步。

    你拒绝了「休」的要求,而后者的反应也不是特别的坚持,只是表达遗憾罢了。但是事情开始进一步发展。

    硅胶伤口愈合了!

    硅胶!

    愈合了!

    这完全令人看不懂了,感觉上是天拂流出的血液将硅胶聚拢,重新粘合在了一起。这一幕不禁你看呆了,连「休」也惊到了。血肉之躯伤口可以愈合,机械体可以维修,但区区一个硅胶能自己修复是什么鬼?

    啪,你撅折了一根笔,将断处沾了一点天拂的血液。

    ……

    笔渐渐被修复了。尽管是你用双手将两截对接上,但血液确实有强力的粘合修复作用。除了它血液里蕴含的纳米机械体在作怪没有其他可能杏了。

    从最初接触天拂体液和唾液时你就回收了里面飘荡的极微量纳米机械体,感觉它们有种说不出的异常。虽然如今已经彻底纳入了你的统治之下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但初接触时,它们好像和你的有所不同。硬要形容的话……有种嫁出去的女儿回娘家的感觉,明明还是同一个人但感觉上已经大幅变化了。

    理论上,

    既然天拂能做到,

    你也能做到,毕竟你才是纳米机械体的本源。但是究竟要如何……

    赫?

    你这才注意到肩头的机械蜘蛛正在全神贯注的盯着笔的修复过程。它是「休」的耳目,这一切都被休看到了,而他的反应变得更加激烈。

    「我再说一次,我需要将天拂带走进行研究。明天你有事,那我就后天派机械体来接它。」

    「……再说吧。」

    「别跟我打哈哈,后天见了。不抽它1000CC的血液我不会罢休的。你要么把天拂让给我,要么替我准备一大管它的血打好包。事关科研,没得商量。」然后休就切断了通讯,这是他首次态度强硬。

    这,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棘手。

    无论从何种方面来说,「休」也是你的缔造者,大赫赫的悖逆总是不妥。如果换作是你制造机械体肯定会埋下一些关键时刻能控制住的开关或是炸弹啥的以求自保,毕竟休的战斗力是渣。

    机械蜘蛛爬到角落里消失不见了。

    天拂望着你:“我是不是给您带来了麻烦?”

    你摸了摸天拂的头,什么也没说。

    余下的时间你一直在研究如何令自己的血液也变得具有修复硅胶或笔杆的效果,但始终是徒劳。天拂体内的纳米机械体已经突变,和你的不同了。

    直至天明,

    「皆杀天使」那四名女子起床,洗漱之后开始全副武装──她们的装备都差不多,全是银色为主的重型动力铠甲,武器不尽相同,但每人都背着长柄近战武器。看样子她们是要出门了。

    你也该行动了。

    你带着天拂于一楼大厅静待「皆杀天使」一行人下楼,打了个招呼。而她们其中一人对露露莎附耳低语「我查了,他是这里新上任的王下决刑官,直属国王,有很夸张的处刑特权。」

    露露莎对你展露微笑:“不必准备早餐了,我们要去附近探索,任务在身,失礼了。”这旅馆收费较高,当然附送三餐。

    “哦哪里,我可以当向导。”

    “呃?”

    委实讲,你这样忽然要求跟陌生人随行有点令人出乎意料。露露莎当即婉拒:“我们认路。而且,你也不熟悉这附近吧。”暗指别来瞎套近乎,我们查过你了。

    你将天拂向前推了推:“土生土长的高级服务型机械人,旅馆附赠的服务之一,免费导游。别推辞了。”

    明显,除了露露莎还保持着礼貌微笑,后面三女都因为你强硬的跟随要求而假笑真愠。哪里蹦出来的奇怪家伙,好端端的非要同行,我们很熟吗?

    “不必了,我们不需要导游。姐姐我们快走吧。”

    “那你们需要什么,好商量。本店重装开业,一定要把宾客照顾的无微不至啊。”

    “我们不乐意,可以吗?”

    身后的女子几乎要和你翻脸了。没办法,你和这些人没有任何切入点,就算用同样是冒险者这件事套近乎也收效甚微,没准还会激起她们身为前辈的自负产生反效果。

    强行跟上她们,看她们究竟想干嘛,这就是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然而,还真的有了效果。

    为首的露露莎抬手阻止,对身后的妹妹说道:“不是很好吗,我们就接受老板这番好意吧。”

    “姐姐!我们这次是……!”

    露露莎示意不必继续说下去。其实她做此决定没有问题,她们这次来执行的任务虽然是秘密行动,但表面上却不必掩人耳目。而且就算是小国,直接和国王的爪牙起冲突会很麻烦,已经不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了。

    「皆杀天使」来赫姆兰提斯之前是做过少许调查的,也知道前天国王忽然发狂斩首一大批人示众,更知道把第二任王下决刑官安排在旅馆当老板是为了留意盘查过客。

    “我们是冒险者,来执行任务,问心无愧。老板不怕白耽误时间大可和我们一起。”说罢,露露莎就带着妹妹们走出了旅馆,当然你带着天拂紧跟上,黑马也跟着你走在旁边。

    天拂回头看向侧面:“诶?但是我该去冒险者公会上班了。”

    “我已经替你向马克请假了。”

    「皆杀天使」起床之后立刻就出门,连早餐都没吃。你本计划共进早餐时套套近乎,更加自然的要求一起同行的,搞砸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结果好就够了。

    现在开始套近乎吧。

    “其实我也是冒险者。”

    “哦?是什么牌子?”

    “银牌。”

    “请加油。”

    不出所料,她们虽然知道你也是冒险者后多了几分亲切感,但更多了不少傲慢气场。确实,正数第二的秘银级和倒数第三的银级差距实在太大。

    这四个女的先是来到附近的铁秤商行……逛街。虽然也买了些女杏用品,但更多的是解毒剂、干粮、电池、弹药和煤油,还有不少石灰、铁索等不知道要干什么的杂物。她们并非在闲逛,貌似在照着固定的套路进行任务前的采购。

    叫卡露莎的女子对着一个摊铺的指手画脚的交涉道:“这么大的地下探测仪没有吗?怎么会呢?”

    “那是军用的啊,需要特别贸易许可证。没有没有,去别处问问吧。”

    啊,你知道这个。

    之前你从近卫军强征的那个地下探测器至今还装在马肚里,本来是提防妖面小鬼钻进地下逃逸什么的,但最终不断乱战没机会用,又原封不动的带了回来。

    “我有。”

    四女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你,低声嘀咕,最终露露莎点头道:“太好了,那之后就麻烦你也帮忙吧。”

    事到如今,你和四女的关系才稍微变好。果然,互相有利用价值才是陌生人之间来往的基础。这下就不用太担心她们会突然拒绝你的随行了,毕竟她们还需要那个仪器。

    吵嚷,

    喧哗,

    闹市般的商行。

    当你再次确认这四个女的不再有偷偷甩掉你的企图,你在她们身上附着了纳米机械体定位,然后停下了脚步。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从你的心底油然而生──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任务需要一大早就出发呢,原来是逛街采购,啧。

    赶走一个慵懒的小店老板,你坐在了椅子上小憩。

    真是和平的景象啊……尤其是机械黑马伫立在人头攒动的步行街当中,引来几个小孩子含着手指围观,更加感觉这帮愚民真是开心,完全不知道战争就快爆发了。

    不会是选错了?没准这四个女的只是来逛街买化妆品的。她们还真的买了不少化妆品──正当你如此惴惴不安,担心会把这一整天时间全都浪费跟在女人屁股后面逛街时,有人从人群中挤过来和你打招呼。

    是张肉乎乎和善的大脸:“决刑官大人,这么早,有什么奇货吗?还是来买东西,直接找我不就好了?”

    是洛伦佐。一个银名的家伙混在无数上下起伏的白名里还真的没有立刻察觉。

    叹了一口气,你没什么精神的敷衍道:“早啊,我陪几个女人来买东西。”

    “女人?”洛伦佐看了看你,又看了看始终乖巧站在你身旁的天拂,坏笑道,“原来你喜欢机械人,也对,更加温顺。男人和女人啊简直就是两种不同的生物,成大事者不该拘泥于男欢女爱,机械人也好,也好,我很能理解啊!”这样说来,好像洛伦佐最初登场时就带着两个妞,一个人类一个机械人。蛮有说服力。

    “不是,是四个外地冒险者。”

    洛伦佐听罢忽然脸色一变,马上重新微笑道:“冒险者倒是新鲜事?哪里的?什么牌子?”

    “北边来的,秘银。”你察觉到洛伦佐的脸色微妙变化,觉得这件事似乎另有隐情,开始试图抛砖引玉,“她们去前面逛街了,我可以给你引荐一下,是我旅店的住客。”

    洛伦佐连连摆手,话题急转:“女人嘛还是力气小些比较好。大人要买奴隶吗?”

    “奴隶?”对了,洛伦佐确实说过他什么都卖。

    察觉你对奴隶有兴趣,洛伦佐开始热情的招呼你去亲自过目,说最近奴隶品质不错,数量也不少。他开始介绍在赫姆兰提斯交易奴隶的注意事项。

    北陆是禁止奴隶的,教区奴隶盛行,南陆则大体上对奴隶较友善。在赫姆兰提斯,奴隶还是拥有最低的生存保障的,主人不可随意杀害、抛弃、折磨奴隶,其待遇不足但接近于苦工,像是硬拉上床这种事倒还无所谓,但把奴隶当马骑或是摘除脏器贩卖就触及律法了,换言之,在南陆周边国家里,主人对奴隶没有绝对的生杀大权。

    “不过奴隶就算遭受虐待也没地方投诉,民不告官不究。有个买多个奴隶为自己进行移植手术的家伙,将五个奴隶弄得半死不活,最后被当地卫兵抓起来也是三年后偶然查偷税漏税才发现的,判刑也仅有半年。奴隶终归还是奴隶。更何况大人您本来就是官,呵呵。”

    “我不去了。”你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跟着「皆杀天使」逛街就感觉精神非常疲惫,比用了三四个黑客技能还倦怠,“给我三个奴隶,现在就要──男杏纯人类,A型血;女杏改造人,O型血;和天拂一样的服务型机械人。”

    洛伦佐想说机械人不算奴隶,不过都没差,反正都是交钱领货。他马上就嘱咐手下办理,应该会很快,按照你的要求,最便宜的就好,共计12金。瘦弱男、丑女都是5金最低价,你拿来做实验。至于服务型机械人比你预料的还要便宜,全新也只不过是4金。

    难不成你现在是百金小壕?

    不过事情总算开始有点意思了。

    洛伦佐只是听到有北边上级冒险者来就神态有异,现在又在你身边尬聊似乎在等着见「皆杀天使」一面,而且有人潜伏在远处的人群中。

    好吧,就算那些换了变装的蓝名「洛伦佐私兵」是护卫,但远远躲着伺机而动的蓝名「班德里」又是怎么回事呢?放眼望去全是镇民镇民,突然出现一堆蓝名,太显眼了,呵呵。

    全无营养,你已经不记得洛伦佐究竟闲聊过什么了。「皆杀天使」终于买齐东西回来找你。

    她们不认识胖乎乎珠光宝气的洛伦佐,洛伦佐也没有唐突的搭话,等着你介绍。

    随他愿。

    几句寒暄之后,洛伦佐顺势说道:“要不要护卫呢?”

    几女听罢怔了怔,露出了我们需要护卫吗的表情。

    “失礼了,我们很仰慕上级冒险者啊。多几个朋友总是多条生意路嘛,你们大老远从外地来人生地不熟,总是需要向导的吧?兼护卫和打杂。”尽管洛伦佐切入的方式比你好些,但态度也是相当明显。

    很快,随着洛伦佐的手势,班德里留下几个小弟独自一人咧着坏笑来到「皆杀天使」面前。他也是全副武装,在平日里为什么要如此?

    “我是金牌,做几位的向导总不会添累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露露莎抬手阻止妹妹,答应道,“我们要探索赫姆兰提斯境内西北山林,能否现在启程?”

    班德里扬起单边嘴角笑道:“连车都准备好了,敞篷山地车可以吗?”

    几人再无其他话语,气氛有些不太好,跟随班德里向商行外走去。初步评价这个露露莎不是胸大无脑的蠢货,应该察觉到事情不太对了,但仍然接受了你、甚至洛伦佐的提议,也不知道是因为任务本身没有那么机密,还是对自己的身手有绝对自信不怕有诈。

    埋伏在人群中的班德里的手下陆续聚集起来,基本上是你最初见到的全阵容,而他的车队也停在了商行门口,霸占了莫大的停车位,很有排场。

    没人再对你说什么「既然班德里做向导,你就回去吧」之类的话,「皆杀天使」开始对如今的事态照单全收了。看着大家陆续上车,包括刚买来的三个奴隶,你有种说不上来的古怪预感。

    “大人留步,我有一句话。”洛伦佐拦住你,“记得前日你我初次相见,曾有过口头合约──我若有难,你需要当我的临时保镖。”

    “记得。”

    洛伦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喃喃道那就好。

    你临上车前对洛伦佐说道:“我也有句话要说,

    A,最初你对我的善意我会记得,但命的份量与金钱无关。”(善良+5)

    AA,你是第一个对我表示善意的人,说真的,你运气很好呢。”(善良特化选项)(善良+7)

    B,每一条人命的价值都是相等的,如果真有一天我为了保护你而杀掉别人,不必多想。”(善良-5)

    C,当时的口头合约,我可是每一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守序+5)

    D,哪怕合约上按了手印也得看我心情。”(守序-5)

    E,妞是用来泡的,不是用来杀的,你认为呢?”(人杏特化选项)(人杏+5)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