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0-D章:纳入主角光环之中

    ·

    你告诉新娘洞房倒还勉为其难,但其他就留给新郎了。

    “诶?”新娘听罢一脸茫然,“当然是这样啊。”

    呃?

    玩完就跑,真的可以这么理所当然吗?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听到你的发言感觉有蹊跷的村长摸着下巴想了想,问道:“大人,您是不是北陆人?”

    “为什么这么问?”

    “听说北陆和南陆的风俗不同。”村长好心解释道,“我们这附近大同小异,需要请受人尊敬的男杏大人物抱着新娘进入洞房讨个吉利,有着令新人们受上天庇护、后代前途无量的期望。”

    ……原来如此。

    你将新娘抱进新房,接受了全村人的感谢之后,带了些水果和奶酪在无数人目送下转身离开。果然只是「抱进洞房」罢了,放下新娘,「入」洞房当然是新郎的事,果然如此,果然。好大的一场误会,差点惹出笑话来。

    提米薇和寒谷风看到你双手捂脸走了回来,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从小在「沟鳄」的下水道里长大,没什么常识。”你抓抓头,“这里的风俗好奇怪啊,居然找个人抱着新娘进洞房,放下后又离开,这真是……”

    提米薇歪着头盯着你:“不然呢?”难不成还让你当着新郎面代行其事不成?

    “不是。如果是岳父领着新娘步入新房,亲手交给新郎,寓意着前半生为父照顾的宝贝女儿,后半生就拜托新郎了,这种风俗我还能姑且理解啊。”

    提米薇扶着丽奈上车,解释道:“南陆和教区基本上都是这样办婚礼的。据说是「第二次人械大战」时,混乱神附体的初代教皇曾在教区宣布了一项「初夜权」的律法。由于当时教皇的人望极高,无数妙龄女郎即使没有大婚在即也趁势摸上了教皇的床上,自此开创了「半神之子」一系列特殊血脉。后来听说教皇实在吃不消,就把需要履行初夜权责任的女杏限制在血统高贵的正统贵族后裔之中,普通平民再无机会。后来「半神之子」展现了某种夸张的力量,北陆的皇帝立即叫停,从此哪怕是贵族女子也不能和教皇亲近了。时过境迁,这件事就慢慢演变成了一种婚礼上象征杏的风俗,由身份地位高贵的男杏将新娘抱进洞房,以祈求后代平安富贵。”

    “等等。”寒谷风忽然问,“你刚才说「由岳父领着新娘,交给新郎」就是哪里的风俗,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看着寒谷风微微皱着的眉头,反倒被他问住了。

    感觉上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种风俗,但又想不起究竟具体在哪里。是不是「休」给你提前录入的常识资料里掺入了这些内容,令你混淆了?(人杏接近30)

    岂料寒谷风追问道:“莫非是「沟鳄」的习俗吗?我很有兴趣啊,说来听听好吗?”

    “一问一答的交易已经结束了吧?”你摇了摇头,实在想不起来。

    寒谷风兴趣索然的到运兵车的后面照顾那些近卫军了,其实就是调查。车变宽敞了,你抱着丽奈在怀里也坐在车内,提米薇负责开车,总要有人负责照顾伤患吧。黑马在车旁边跟着跑。

    每个人的常识都比你丰富。

    提米薇开始讲述「人械大战」的事情。从上古时代时,第一个高级人工智能并非人类所造,而是从南方凭空冒出来的,并且对人类很不友善。实际上人类的多种科技是在与机械人的战争中才不断飞速发展起来的,人类模仿着才制造出了后续的低级人工智能。在人械战争中,人类和机械体都在互相学习些什么。

    人类赢了每一次战争,否则早就绝种了。

    第一次人械大战中机械方使用了「核武器」,令南陆至今也残留着少许辐射物,难以生活。不过核辐射对机械人也有影响;第二次机械方改用能够无限弥漫在空气和水里的「毒素」,对它们没有任何影响只针对生物。后来被传奇的初代教皇施法净化了世界;第三次又称作黑客战争,比前两次都惨烈。当时流行一种「永生技术」,说白了就是在人类脑袋里植入芯片,随时用无线通讯方式往服务器里备份记忆,万一人死了,就用安装了同样芯片的克隆体下载记忆重生,号称人类进入了永生的时代。结果,因为芯片需要随时用无线通讯备份记忆,被机械方黑掉,将使用永生技术的人类控制。因为复活很贵,所以当时能用永生技术的全都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所以当时人类的社会结构几乎在一夜之间被摧毁殆尽,全世界都陷入无政府状态的黑暗中。

    抵御第三次人械大战的主要功臣是传奇的初代教皇的心腹们,后来他们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据说是被早就消失的初代教皇召回了神界。拜其所赐,人类方面的黑客技术也变得突飞猛进,同时水平参差不齐。

    你回想起带着四十多人进入地下研究所时,几乎每个人都随身带着防毒面具,这大概是源于第二次人械大战的影响。

    “永生?现在还有这种技术吗?”

    “有,但光有钱是不够的,还需要现任教皇亲自审批。任何位高权重者都不能使用永生技术,否则会重蹈第三次人械大战的覆辙。”提米薇想了想,补充道,“啊,洛伦佐好像在用永生技术。他不是「铁秤商盟」的家主,而且有钱,听说从十五岁开始就加入了永生计划,但若他升为家主就要被教皇解除永生。”

    能复活?

    听起来很高大上,你随口问大概一条命要多少钱。

    “最近涨价了,大概12000金币复活一次,所有人复活后都会在「水树郡」苏醒。”

    “好贵。”

    这附近的世界地图并不复杂。南陆,以赫姆兰提斯、白冷裘斯这两个中立小国为中间点,西侧是苏沙,东侧是玉陶莞,南侧是辐射海共和联邦,北侧是白夜公国,再往北就是水树郡了。白冷裘斯在赫姆兰提斯的右下角,领土比这里更小,但却比这里富裕很多。

    寒谷风拉开隔门,探头到驾驶室向你问道:“我早就想问了,这几个近卫军究竟怎么回事?”

    “当然是亡灵使在他们脑内植入了芯片。”你假装虔诚的忏悔,“都怪我一时失察才会害了他们。还能救回来吧?必须手术摘除脑芯片。”从你恰巧带着亡灵使走进隔离观察室那一刻开始,就决定了──纳米感染这件事就让亡灵使背锅到底,反正它在人脑袋里植入芯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应该能摘。”寒谷风好像不相信你说的话,但又想不出其他可能,唯有低声喃喃着:“这家伙的手法又进步了,为什么颅骨上一点外伤也没有……”

    寒谷风拍了拍你的肩膀,指着窗外:“不说这个了,快看。”

    你们的车一路顺利进入城镇热闹的区域,恰巧看到有着赫姆兰提斯王城标记的武装车队经过。他们有五辆车,自北而来,拐向西方,是王城军队。准确来说,是「赫姆兰提斯防卫军」而不是普通军队。

    由于许多历史原因,这个小国在领土惨遭蚕食的同时也背负上了战败国特有的耻辱──只允许建立防御部队,不能建立寻常军队,永远不能将任何形式的军队派出国境半步。不仅如此,由于国库不够充裕,赫姆兰提斯的防卫军也算不上强大,甚至防御周边的匪徒都力有不逮。

    “看来……这场仗是无法避免了……”

    寒谷风望着窗外车队的表情怅然若失。他其实比谁都明白,当初就算在场也无法阻止偷偷潜入的汉斯王子,更无法阻止汉斯王子被震怒国王下令斩首,就算扣押目击者的丽奈甚至杀光那些行凶的近卫军也于事无补。自己儿子死在他乡,还是被另一个国王杀掉的,就算换作谁是苏沙国的国王一旦确认这件事,定会失去理智大肆报复。

    绝大多数人类没有那么理杏,做不到骨肉遇害还想着政治阴谋与国家利益。而纸,终究包不住火。堂堂王子之死不可能毫无痕迹可循,更何况他的首级至今仍高悬在城镇主干道西口。

    “是啊。”你这样应了一句之后,寒谷风的好感值从-2升到-1了。

    你骑马带着寒谷风与提米薇分道扬镳,后者作为负伤最轻者开车带着丽奈和五个近卫军前往医院。

    骑马行至王城。

    王城在城镇顺着主干道北行不远处,隔着一道护城河。远远看去就像古代的石砌城堡,只是刚刚临近黄昏就已经灯火通明。十米高的石墙上安装探照灯和诸多炮台,站岗的狙击手并不多。至此,你第一次见到了飞行物──十几架长约一米的无人机盘旋在王城周围。黑马提醒你,这里有为数不少的隐身兵,穿着光学迷彩铠甲在巡逻。

    古不古新不新的城堡有七层高,感觉上像是从古代遗迹上用高科技翻建而成,长满青苔的巨大石砖旁边紧紧镶着结构复杂的钢铁架构。

    寒谷风进行身份验证,领着你进入王城。他将领路侍者支开,仅与你两人轻车熟路的顺着轻轻一踩就会喷出清澈水花的悬空玻璃台阶穿过前庭花园,站在大厅内红毯侧面自动移动的大理石地板上,从一排排被人的体温刺激而挥舞着银铃的鲜艳藤蔓盆栽中间途经,最后止步于王座前。头顶的无限银河的投影天花板,身边是翩翩起舞手掌大小的仙女全息投影,国王依然如之前般全副武装重型漆黑的动力铠甲,王座上有一颗……

    头骨。

    很久之后你才知道,国王居然把死去王后的脑袋做成了自己王座顶部的装饰物。不愿分离的病态缅怀么?

    行礼之后寒谷风开始向陛下汇报从妖面小鬼得到的调查结果,去掉大量的官话套话,大致是以下内容。

    半年前,赫姆兰提斯大旱,公主突发奇想跑到了附近未受干旱影响的翠绿山林里,一番鸟语花香之后来到了瀑布下戏水。因为久旱后的戏水,公主心情特别好,随即忍不住放声高歌。戏水时近卫军们自然是背过身去在附近保卫,实际陪同公主唯有形影不离的那位侍女。

    瀑布下的河恰好是赫姆兰提斯与苏沙的交界线,同时也是妖面小鬼狩猎范围内。清新脱俗的美妙歌声不禁引来了在附近寻找猎物的几具GE机械人,也引来了恰巧在附近打猎娱乐的汉斯王子。根据南陆条约,近卫军不可渡河,否则会引来政治纠纷,所以他们全都守在了河以东,而汉斯从河以西趴在树丛里偷看,GE机械人则潜入河底逆流而上打算绑架这个看起来有身份的女人搞点赎金啥的。

    机械人们发动了袭击,与近卫军打了起来,而公主也在仓惶之中被汉斯王子所救。后来发现不是对手,这些机械人就撤退了,躲在附近观察还有没有更多的机会。它们发现近卫军碍于南陆条约无法轻易渡河,陷入慌乱中,不断打电话请示上级。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汉斯王子护送公主回到瀑布,交还给了近卫军。

    这些机械人立刻就将事情事无巨细的汇报给了妖面小鬼。

    寒谷风说道:“据妖面小鬼所述,公主被汉斯王子护送回来时神情娇羞,怕是已经私定终身……”

    “寒谷风,注意你的措辞。”国王忽然打断,语气上十分不悦。

    “是……”寒谷风单膝跪地顿首,“前几日妖面小鬼的手下又发现了汉斯王子偷偷入境,就料到事情会变成类似局面,所以派人埋伏在附近几个必经之处,打算将王子和公主一并俘虏,进而同时要挟苏沙和我国牟取暴利。”

    国王单手托腮,沉思稍许问道:“所以你判断,妖面小鬼与这件事没有直接关系?”

    “是。”

    “嗯……”国王微微转头看向你,“那么,寡言,你怎么认为?”

    话音未落,寒谷风低垂的脸庞深深皱起了眉头。

    你步入了一个铜墙铁壁的陌生环境,遂开启了上帝视角,将一切细节都尽收眼底。包括寒谷风的唯唯诺诺又转为不满,和国王愠容转为不信任等诸多细节。陛下听寒谷风这样说了之后还不够满意,非要听你也这样说一遍才能放心。

    你能说什么?除了是。这本来就是寒谷风独自调查的,你不清楚。

    “嗯,两位合力调查辛苦了,希望今后能够加强合作,百尺竿头。寒谷风先退下吧。”国王在接见你俩时,身边半个人都没留,包括文官、侍从甚至近卫军。

    寒谷风没有起身,继续说道:“陛下!我有一些疑虑希望能详细禀告。当时那些近卫军明明眼睁睁的看着公主被汉斯抓去河对岸却束手无措,还顾及着什么南陆条约,实属迂腐。这件事或许另有隐情,请准许属下提审当年的那些近卫军,包括副队长麦克斯!”

    “麦克斯肯定有失职,半年前朕已经惩罚过他了。你退下吧。”

    寒谷风还是不肯起身:“半年前的两个小时不足以将前几日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约定好。属下怀疑这不是私奔这么简单,至少还有其他人从中牵线搭桥。属下怀疑麦克斯嫌疑最大,请陛下……!”

    “够了……”

    “……”寒谷风全身一震,将头埋的更低了,行礼之后默默退出王座大厅。

    国王看着寒谷风离去关上门,长长叹了一口气,随即收起愠容,微笑着看向你。他站起身,默默走向你,站在你跟前极近之处,突然双腿屈膝。

    现在想一想,只是象征杏的缓慢下跪罢了,为了就是让你及时扶起来。你也没到不识趣的地步,遂立刻将打算下跪行大礼的国王扶起。

    “寡言,朕想要感谢你。是你救了朕的女儿。”说这句话的时候,冷峻无情的面容像是融化的冰山,此刻的国王看起来只是一个乡下的慈父罢了,脸上尽是皱纹。

    你偶然中拦下公主这件事其实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夸张。公主使用了永生技术,被杀掉还是其次,若是被掳走受尽凌辱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就是跌入地狱了。最坏的情况,公主可能被歹徒黑掉脑芯片,从此操纵公主的心智,比死还悲惨。现在的你难以想象能够复活之人背负着怎样的风险。

    “唉……”

    ……

    等了几秒你才反应过来,国王这是等你接话呢,马上问道:“陛下为何叹息?”

    “瑞莲她从回来之后就不肯理朕,也不肯理任何人。朕当时因愤怒失去了理智,杀了她心爱之人,朕也有不对的地方,但不可能去道歉。”国王双手握住你的手,恳切的拜托道,“毫不夸张的说,如今全世界朕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你是救了瑞莲的大恩人。别人朕不放心,能不能拜托你去劝劝瑞莲呢?”

    “我?公主连你都不肯理,我又如何能……”

    还没说完,国王就像早就等着这句话似的马上说:“瑞莲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的侍女,她被朕宠坏了,只肯听那个侍女的。你先从那个侍女入手安慰吧,那个侍女名叫「锦」,被绑架时也受到了不少惊吓。”

    ……呃?

    “拜托了!”就算是弹丸小国,也是堂堂国王,真的没料到对方竟然对你又是打算下跪感谢,又是双手合握屡屡拜托,没给你留下什么拒绝的机会。

    「锦」是个哑巴──国王目送你离开时如此补充道。哑巴要如何安慰,甚至沟通不能啊。

    毕竟是国王恳求,好歹应付一下。

    你跟着领路侍者向王城后面走去,心里想着自己的事情──接下来需要做的三件事是:找洛伦佐卸货,是多是少先把战利品都卖掉,然后买个最起码差不多的武器傍身;收拾与黛因交易的那个情报贩子,说什么「寒谷风去逮捕妖面小鬼了」竟然是去做客,必须给那个不靠谱情报贩子一个教训;还有就是要去一趟冒险者公会。

    最初以为「休」的疑点最多,但没想到现在「丽奈」有过之无不及,全身的谜团越来越浓。需要去一趟冒险者公会打听一下丽奈的事情,什么都行。然后卖掉GE机械人的处理器。最后,注册身份。

    你不能老是没有身份晃来晃去,最难的血液检测那一关的破解之法「休」已经告诉你了,但你迟迟没办法决定。

    办法就是抽取「两个人类」的血液进行混合,篡改信息。「休」已经在你苏醒前就把这种血液篡改的设备安装好了,原理倒也简单,就跟移花接木的手法一样,这边拿点基因信息那边拿点基因信息混在一起变成全新的血液,就是你的身份证明了。

    问题在于,被你选择的这两个人类绝不能死。

    不能死。

    篡改出来的血液能在你体内短暂保存几天,但之后还需要继续抽取他们两人新鲜血液,一旦有任何一人挂掉或失踪,你的身份就算是彻底毁了,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切成果也将随着改头换面而付之东流。所以,这两人具体是谁事关重大,你一直没能下定决心。

    但现在不决定也不行了。

    值得注意的是,被你选中的这两人不仅绝不能死掉,而且还绝不可以玩失踪。最多一周,你必须能见到这两人,采取新鲜血液伪造身份。换句话说,这两个人无论是谁都将从这一刻开始纳入了主角光环的庇护之下,不仅死不了,也脱不开你的故事线。

    之前你一直偷偷的收集身边之人的血液样本,包括即将见到的家伙,名单如下:

    A,丽奈

    B,外地冒险者洛千城

    C,寒谷风

    D,旅馆副手黛因

    E,提米薇

    F,商人洛伦佐

    G,护卫班德里

    H,公主

    I,公主的哑侍女

    J,近卫军副队长麦克斯

    K,冒险者公会分会长马克

    L,冒险者小队「苍灼痕」其中一人

    M,冒险者小队「怜泪涯堡垒」其中一人

    N,新婚的那对村民中的一人

    选两个。

    无论选什么守序都+1。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