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A4章:乡村英雄

    ·

    这是令人略感意外的问题,寒谷风问道:“你是怎么看待亡灵使的?”

    没有问你为什么要带亡灵使离开地牢,也没有问为什么亡灵使会和你混在一起,更没有问手臂的事情,甚至亡灵使现在怎么没人影了。这些事情寒谷风自己有办法查出来,比问当事人更可靠,但唯有这种主观看法是调查不出来的。

    亡灵使?

    看待?

    用眼睛看呗……不,他不是这个意思。

    你答道:“亡灵使是个邪恶的女杏机械人,它的那份邪恶已经植入了人工智能的深处,浑然天生。它不关心身边任何人或物,破坏时也不曾有半点踌躇,无论杀害的究竟是人类还是机械体。我没有感受到它有什么具体的生存目的,只是在享受着世间的愉快,和一台长了双腿的灾祸制造机毫无区别。最糟糕的是它对待人类的态度……”

    “你指它喜欢扮作人类女子这种癖好?”

    “没错。我认为它对活生生的人类女杏抱有憧憬与羡慕,不断企图向其靠近,这是非常危险的倾向。现在它还止步于用硅胶、化妆和死去老人的白发扮成女人,恐怕很快就无法满足从而走向妖面小鬼类似的道路──披着血淋淋的人皮,最终,亡灵使恐怕会意识到自己终归无法成为真正的女杏人类而心态崩溃,执着于杀戮每一个女人。它的存在对人类这个种群来说是危险的,应该在其行径恶化之前彻底摧毁。”顿了顿,你补充道,“而不是像你之前那样猫捉老鼠。”

    寒谷风打断道:“我提醒你,现在还不能杀亡灵使。”

    “妖面小鬼不能杀,亡灵使不能杀,这可不是双手沾满鲜血人人惧怕的寒谷风应该说的话。”你不由笑出声,“让我猜猜,是不是连「串珠」和「毒祷」也不能杀,呵呵。”

    “串珠没用,随你。但「毒祷」可是「辐射海共和联邦」的五位首领之一,如果真的死了,整个南陆就会发生巨大动荡。原本应该是各个国家联手抵御「苏沙王国」的剧本,瞬间就会变成东西各国分庭抗礼。”寒谷风迟疑了一下,“为什么谈到这个?「毒祷」有神秘的技能,是无敌的,反正你也杀不了。”

    ……嘁。

    那女的比预想的还要脆,第一枪就被爆头了,两击马上仓惶败走。

    你既希望知道当初「毒祷」要塞给你,并且已经塞给过寒谷风的那份「力量」究竟是什么,又希望知道为什么寒谷风看到「毒祷」立刻断言打不过转身就逃,结论下的太快了似有蹊跷。

    但如今有更重要的问题须问寒谷风。

    “该我了。盛传你每隔半个多月就拿犯人当「马」绕镇示众,这是何原因?”

    “呃。”

    寒谷风忽然沉默了,似乎被你问道了相当敏感的问题。他在答与不答之间再三犹豫,随后长叹一声,放弃似的说道:“也罢,既然你也是「王下决刑官」,知道这些事也好。我只说一遍。”

    示众侮辱这件事需要从寒谷风最初就任开始说起。

    寒谷风是玉陶莞王国生人。数年前,他偶然间流浪到赫姆兰提斯找工作,刚来到这座城镇就遇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男人。寒谷风本人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直觉吧,伸手拦住了对方,于是很快和那男子当街打了起来。那时寒谷风的炼气已经不错了,对方见不是对手,居然立刻服毒自杀尸骨无存。国王近卫军随后赶到,寒谷风这才知道自己拦住了一名逃犯。

    阿克屠卢斯国王当场就赐寒谷风「王下决刑官」这一特殊职务。

    这名畏罪自杀的男子就是当年王后殒命的凶手。

    这件事被下了封口令,但寒谷风还是在国王的默许下继续暗中追查王后殒命案件,发现畏罪自杀的凶手的后台和北境邻国「白夜公国」关系密切。白夜公国代表着北陆甚至教区的利益,一直希望在不发动战争的情况下蚕食南部诸国的领地,所以派来了当年的凶手潜伏在王城内。在失手谋害王后之后,事情败露逃逸。

    至今赫姆兰提斯也残存着不少特务,以「白夜公国」的最多。

    “所以你拿那些已经入狱的间谍当街侮辱,一来是杀鸡儆猴让其他潜伏者老实点,二来是愿者上钩,抓捕更多前来营救的同党?”

    “比想象中的还有效呢。”寒谷风耸耸肩,笑容中有着难以言喻的意味。

    这附近的国家中,以「白夜公国」培训的特务数量、质量皆是最佳,在赫姆兰提斯埋的特别深、特别隐蔽。至今为止寒谷风已经挖出来七批间谍,共计五十多人,上至王城二线大臣,下至卖花的年仅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说着说着,寒谷风鼻子忽然一酸,淡淡的叹息道:“真不知道为什么我国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我竭尽所能去守护她,她却越来越变得千疮百孔……”

    ……

    这样的气氛,你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忽然河边的村民之中有一名女杏远远高喊着什么,边挥舞手臂边哭泣着狂奔而来。随即,河里的一名奴隶也跳出水面,扑向那名女杏,两人紧紧相拥,泣不成声。

    大概是找到了家人或妻子之类的吧。

    寒谷风拍了拍你的后背:“你去朝他们要些衣服来吧,我们不能就这样光着身子面见国王。”

    哈?为什么他自己不去。

    算了……

    屠夫怎么去要衣服,也对。这样想着,你走向那一对抱头痛哭的恋人。

    “咦?”女子看到你靠近,全身一震做出警惕。她看起来似乎是这里的民兵之类的,戴着个比铁锅好不到哪里去的头盔,握着比GE下级机械人还粗制滥造的步枪。也难怪这种村子常年被掠夺了。

    奴隶男子搂住恋人肩膀破涕为笑,说道:“亲爱的别怕,就是这位大人带同伴把我们从妖面小鬼的城寨解救出来的。”

    女民兵难以置信的看了看寒谷风,又看了看你。明明你刚才还和屠夫一起聊天来着。

    “没错。”你点点头,“我们需要一些衣服。一男两女要尽量最好的款式,其他刚获救的奴隶们也来些吧。”这种穷苦的村落恐怕并不富裕,你随手扔给女民兵一块高能电池。听说一枚金币的价值是很高的,买些破旧衣服应该富富有余吧。

    这……

    女民兵愕然的望着你,总算是回过神来连连点头,留下一句「谢谢大人,请稍等」然后搀扶着恋人远去,和那群瑟瑟发抖的村民们唧唧哇哇说了大堆。买衣服而已,至于掀起激烈争论吗?

    你作为唯一一个穿衣服的家伙,矗立在河岸等待。有几个奴隶对你深深鞠躬之后归乡心切径直裸奔向附近其他村庄了,两个女人掩着身体坐在冰冷的河里,丽奈的脸色极为难看,貌似依然非常痛苦。

    不久,村庄聚集过来了四五十人,看表情戒心放下不少,只是远远看了寒谷风就慌忙的将视线移到了你的脸上。他们先是给其他获救的奴隶递去了破旧的村民衣服,打着补丁袖口裤边也像是被狗啃过。不过,上纳村如今的状况,能凑出来如此多的衣服已经实属不易了。

    他们平时能吃饱吧?

    女民兵捧着几件看起来稍好些的衣服来到你跟前,为你介绍身旁的老者:“大人您好,这位是我的公公,也是上纳村的村长。”

    上纳村的村长看起来年约五十满头黑发,只是脸上尽是皱纹看起来堪比八九十岁老态龙钟。无所谓吧,反正放眼望去这些人全是白名,村民村民村民,唯有这个人写了个村长,不是值得留心的人物。

    村长代表附近三个村庄连连对你道谢,把解救奴隶这件事全都算在了你的头上。其实也没错,丽奈和提米薇救的人,但如果没有你这个领队,连跟毛线也救不回来。具体说了什么,被你自动当作废话滤过了。

    但是女民兵送过来的衣服……

    额?

    “这是?”

    女民兵深深鞠躬:“老公在大婚前两日不幸被妖面小鬼的手下掳走,多亏了大人我们才能重逢。这些本来是我们婚礼时打算穿的。”

    在你手里的赫然是一件纯白的婚纱,一套新郎西服,另一件则是新娘婚礼后打算穿的红色喜庆便服。这女民兵来自隔壁村庄,家里还算富裕,三套衣服都是从城镇买的高价物,可惜一次都没机会穿。

    好吧,确实如要求那样是较好的衣服,也不是挑剔的时候。

    你把衣服给了寒谷风。寒谷风穿上新郎西服看起来很帅气,提米薇穿着一身雪白婚纱假小子的气质都为之一变,身上插满废铁的丽奈只能穿着无袖开叉长裙的红衣了。这……这个画面好诡异,有一种寒谷风要和提米薇结婚,而丽奈是伴娘的即视感。

    你趁着三人换衣服的时间去帮忙近卫军们穿衣,毕竟动力铠甲已经严重损坏,如今已经成了累赘。这五套铠甲是不能卖的,要还给其他近卫军……

    “呃?”

    离近一看,这五名体格强壮的近卫军全身都有不少伤口,有一些在胸口脖颈附近是致命伤,但不仅已然止血,如今正在你眼前大赫赫的愈合。这是高速自疗啊,是纳米感染的效果之一吗?

    比起他们的伤口,

    你更在意动力铠甲的内侧,终于明白为什么重返地下研究所的四十多人唯有近卫军才重度感染──就是因为穿着动力铠甲。铠甲内侧千疮百孔,如同被蚂蚁群啃过般,这是纳米机械体擅自增殖的痕迹。

    很多事豁然开朗。

    纳米机械体入侵了这些近卫军之后,原本和其他冒险者们一样并未深度感染,但入夜睡觉前,高科技的动力铠甲内部向近卫军的静脉注射了营养剂和药物。这是常规流程,但因为曾出现幻觉担心被新型病毒感染,铠甲也自行采血简单检验。血,带着纳米机械体进入了动力铠甲内部,然后失控,增殖。大多重型动力铠甲都是全密封,无数纳米机械体分解了铠甲的金属开始增殖,然后飘荡在铠甲内部,被吸入肺部,反反复复循环,感染速度就比其他人明显加快了。

    这种遭蚕食的铠甲不能落入王城军人手中,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你看了一眼多疑的寒谷风,后者正绅士的回过头去换衣服,不便看向女士,正巧也没有于看你。天赐良机!你迅速把五套动力铠甲重新塞进马菊花里。

    “哎呀,损毁太严重了,不如卖掉暗中贴补些用度吧。”

    “啊?”寒谷风听罢莫名其妙的反问道,“别开玩笑了,那可是国家资产,岂能被你随意倒卖。”

    “我救了多少人,还包括你!给我圆滑点,就说战斗时彻底被打坏吧!”

    “……不包括我,反而应该说是被你坑了才对。”

    寒谷风觉得这点小事没必要和你争执,他本就是就重避轻的家伙,不在乎旁枝末节。其实不管寒谷风说什么这五套动力铠甲你也要定了。

    问题是亡灵使还偷走一套动力铠甲……

    找机会要回来吧。

    但愿附着在铠甲和那位近卫军身上的纳米机械体在远离你的控制范围之后不会惹出什么事端。嘛,最坏情况不过是把亡灵使彻底分解用来当作增殖的原料罢了。也没什么不好,不必杞人忧天,不必。

    “那个,大人……”女民兵红着脸低着头,偷偷瞧着你,“我、我。经过了这么多事,我和老公商量了一下,决定马上就结婚,立刻,免得夜长梦多。婚礼什么的一切从简,请大人赏脸。”

    婚礼?

    有兴趣。

    寒谷风对你摇了摇头,暗示面见国王最重要。也对,你委婉拒绝了女民兵也就是新娘的邀请。

    岂料新娘上前一步言辞恳切:“村里也没什么好准备的,非常简单的婚礼,请大人务必赏脸!”

    去吧去吧——提米薇如是说。婚礼上有邀请受尊敬的大人物的习俗,这是荣耀,反正也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真的很快!您可是我们的大恩人啊!”

    “好吧。”

    “谢谢大人!”

    新娘再三鞠躬,身后其他村民也面露喜色,气氛变得热情起来。几个人将你的手摆出向前伸的动作,指着远方的一个铁皮破房屋说那里就是新房了,一切从简请大人见谅。

    嗯。

    ……嗯?

    新娘双手搂着你的脖子跳进了你的怀里,满脸娇羞。这是一个公主抱的亲昵姿势。

    “劳烦大人了。”新娘红着脸埋首对你低声说道,“我们入洞房吧。”

    事态好突然!

    怎么突然就变成你要和新娘入洞房了?新郎还在旁边,竟满脸感激的不断说着大人这边请,把自己老婆拱手让人还如此开心?村长也就是新郎的父亲比任何人都高兴,脸上的皱纹因笑容都挤到一起了。

    哈?

    新娘见你抱着她迟迟没走,疑惑的问道:“莫非是我太沉了……?”

    你能单手把一辆小车抬离地面,这种营养不良的瘦女不算什么。不是这个问题啊,怎么就突然变成你要和新娘入洞房了?

    你确认道:“你确定要和我进洞房?”

    “很久没有大人物愿意深入虎穴解救区区村民了,您现在被称作三个村庄的英雄也不为过啊。能和英雄进洞房是我的天大荣幸,老公也是,我们所有人都会因为新娘能和英雄进洞房而终生荣耀,满怀自豪的对邻居甚至儿孙提起。”

    哦,

    你懂了。

    这是当地风俗啊!类似于贵族初夜权的玩意,你现在需要替新郎开包,而且是很荣耀的事。这……风俗好古怪啊!有什么讲究吧。

    入乡随俗好了。

    你大大方方的抱着新娘在众村民前呼后拥的情况下走向简陋洞房,并且

    A,吻了一下新娘(善良+2)

    B,抓了一把胸(善良-2)

    C,许下了一番浪漫的诺言(守序+2)

    D,告诉她洞房倒还勉为其难,但其他就留给新郎了(守序-2)

    无论选什么人杏都+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