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8-A1章:不复返的信任

    ·

    你习得了「暴虐炼气」和「电磁冲击」,前者花费了2个技能点,因为还得到了一个「精气炼化」的前置技能,注释写的是「所有生物体内都有生命之力,将其提取形成较为具体的事物,以达到多种特殊效果」,没什么实用价值。

    你不算生物,大概和机械体更为接近,但却入手了炼气这样人类特有的技能。

    你问了问「休·贝金赛尔」这是怎么回事,对方的答复却显得喜出望外──「这真是惊人,居然能学会炼气技能吗?我研发的“心灵系统”看起来相当成功啊!如果你身上每一个纳米机械体蕴含的微弱心灵系统都可以被炼化,成为生物精气的代替品,那就合理了!」

    「心灵和精气不同吧?」

    「不不,我对“玉陶莞王国”那特有的炼气技能进行过研究。归根结底,炼气的来源是蕴含在每个细胞里的生命力,而生命力又从食物转化,这是“玉陶莞”官方的说法。可是实际上,有非常多的例子证明持有“炼气”技能的人类,其炼气威力明显与精神状态相关──愤怒、亢奋、沮丧、绝望这些情绪都会大幅影响炼气的强度。从此推断,所谓的“精气”不仅和食物转化的生命力有关,还和心灵有关。」

    休·贝金赛尔继续说道:「不要误会,你的心灵系统并非在脑袋里,而是由全身无数纳米机械体汇聚而成。那样庞大的数量,哪怕每一个纳米机械体只提供极其微小的心灵力量,哪怕心灵力量只是炼气所需的小部分能源,全部加在一起理论上你的炼气能够远超过任何人类。与此同时,因为你炼化能源全部来自心灵,所以其强弱也受到你情绪的巨大影响,很不稳定。」

    你看了看黑马,它还在吸电力,或许还要花费些时间。

    你又就「毒祷」额头中枪却未死的问题咨询了「休」,后者答复是:「我有“毒祷”的情报。她没有“脑”,而是用一种试验型高杏能“芯片脑”取代,保存了她所有的记忆和杏格。也就是她颅骨内大部分都是空荡荡的,只在颅底趴着比掌心还小的“芯片脑”。你当时那一枪恰巧从“芯片脑”上方擦过,算她命大。」她的超能力是极其罕见的技能,全世界唯独她能用。

    关于丽奈「纳米感染突变」的事情,你也试着向休·贝金赛尔咨询,后者不仅无法回答而且引起了极大兴趣。他强烈、再强烈的要求你注意观察,将丽奈今后的所有细节全都告诉他。此刻的休,是很单纯的科研疯子。

    “多谢款待。”

    黑马终于吃饱,对着妖面小鬼的大致方向深深低下头诚心实意的感谢。

    高能电池有四百多块。如此庞大的金额,黑马在电池小山上打了个滚就全都装进压缩空间里,随即心满意足的驮着你踏上返程。

    有见过纯观赏杏的马术表演吗?马儿高昂着头,四蹄夸张的反复扬起,步姿犹如雀跃般的轻盈小跳?现在,机械黑马就是这副德行,确确实实在雀跃着。动作幅度大,速度却不快,像在饭后消食。

    “竟然舍得用这种移动方式,你现在又不关心耗能问题了吗?”

    “别说这么扫兴的话。”黑马似在舞蹈左右轻甩着马鬃,“我们什么时候再来刷一波?”

    ……

    如果你没记错,刚才黑马可是不断牢骚着「再也不来了」。那啥和马都太善变了。

    一路无视那些既惊又慌的杂兵们,骑马原路返程。刻意沿着原路是为了将满地战利品回收,被打爆的机械人和掉落的粗陋武器黑马一点也没有放过,全都收进了压缩空间里。这些战利品基本上全都集中于两个地点,倒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巨型攻城机械人「串珠」不知何时早就不见了。「敌我识别临黑」不能永远令蛇鞭倒戈束缚住「串珠」,那个傻大个给你整场战斗里最沉重的一击,然后就默默的撤了。很久之后你才知道,「串珠」作为妖面小鬼的第一盟友,有彼此协助防御的协议,如今你们已经开始撤退,它也就没必要继续掺和这件事了。

    上百具GE机械人零件,武器中有少许规格很高,品质不错的军工品,这些应该能再卖一笔钱。收获尚可,如果能达成此行最主要的目的就好了──希望寒谷风真的从妖面小鬼嘴里套出了什么有用的情报,并且愿意对你实言相告。

    沿途又回收了十几个下级机械人的尸骸碎片。

    很快,你在城寨郊外看到了寒谷风。他看起来颇为狼狈,全身都是流着血的轻伤,脏兮兮的,除此之外问题不大。

    脏兮兮的还有包括你在内的所有人。

    奴隶们有几人做了急救处理躺在地上,共计二十二人无人牺牲,这真是奇迹。能够想象到寒谷风三人为了保护这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奴隶是如何一路杀出重围来到这里。

    提米薇多处中枪,似乎刚打完绷带就在给埋头垂首的丽奈处理伤口。所幸来时驾驶的运兵车是属于防疫部队的,不缺药品消毒止血。

    丽奈情绪很差,深埋着头盯着双腿间的杂草沉默不语,仿佛痛失重要事物之人的模样。

    她的名字又变化了,写着「纳米感染突变3级」,之前明明还是1级来的,为什么?如果是近卫军那种寻常感染恶化是因为吸收了更多的纳米机械体,但丽奈并没有。这女的不曾长时间离开你的身边,就算意外有纳米机械体附着也没有时间失控,不该进一步加重感染才对。

    「休」刚刚嘱咐过你要留心观察丽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你蹲在丽奈扶着她的肩头问道:“你还好吗?”

    “嗯?”丽奈抬头看了看你,表情上貌似没有料到你会前来关心他人,“还好……”

    “身体哪里不舒服要及时说。无论多小的事情也好,你可以随时和我说,没关系。”

    “……”

    是,你确实故意将好奇心说的好像充满温情似的,但也没料到对丽奈来说很是受用。漱的一下,丽奈掉了两滴眼泪,哽咽的说道:“……我……全身都好痛,好痛。”

    痛?

    很正常吧?毕竟丽奈是三个人当中伤得最重的,尽管没有致命伤,但阻挡「毒祷」攻击时右手被很多废铁都扎伤,腿上也血肉模糊,很是可怜。但是根据目前所知的情报,丽奈可是从小女孩开始就在冒险者公会里打滚十年的老手,细看身上也有不少战斗留下的疤痕,这点疼应该不至于哭吧?

    你轻轻抬起丽奈负伤的手臂。

    相当惨,如果不及时进行有效医疗处理怕是会残废,那些乱七八糟的废铁已经深入骨髓。

    其中有两样东西你认得──等离子焊枪和电浆狙击枪,这两样都是中级机械人围攻时曾使用过的东西,留在战场被「毒祷」捡起当作了投掷武器。前者深深插进了丽奈的右手掌里,后者则贯穿了右前臂,被提米薇进行急救处理时切断了枪柄和部分枪管,看起来丽奈的右臂就像一个十字架。

    腿的伤势不复杂,于是你问道:“右手疼得厉害?”

    丽奈摇了摇头,她似乎真的是心情低落,连话都不愿多说。

    “腿?”

    又是摇头。

    你又抬起丽奈的左手,仔细观察掌心里暗藏着的离子炮炮口。因为是高端科学家「休·贝金赛尔」做的改造手术,血肉和机械的结合十分紧密,不该会疼才对。而且来到妖面小鬼城寨之前丽奈就被改造了,却没喊过疼。

    岂料丽奈点点头,抽泣。

    “左手?但是,你刚开炮时也没喊疼啊。”

    “一开始也没感觉疼,后来我跟着提米薇进入暗门就感觉越来越疼,很快就牵扯到了全身。”丽奈突然情绪崩溃,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平时经常受伤,耐疼能力很好的,谁成想越来越疼,好像全身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在疼。后来直接把我疼得抱头在地上打滚,昏了过去。”

    呃?

    果然使用离子炮才是契机吗?

    不对。刚才丽奈对「毒祷」使用离子炮的时候明明看起来状态还凑合啊,不像是一个疼疯了的人。这究竟是……?

    丽奈越哭越厉害:“本来我从水里醒来感觉好些了,但来到郊外之后这种疼痛又开始愈加剧烈。好痛,真的好痛啊,我不知道还能承受多久……”说罢她就将脸埋在双臂中不再理睬任何人了。

    竟然那么疼吗?光是用看的很难体会丽奈的痛苦。

    你姑且把丽奈的现状给「休」简述一番发了过去,用了离子炮之后就全身难以忍受的剧痛。

    总之,所有人都上车。运兵车像塞沙丁鱼罐头般将所有人都挤了进去。基本没事的寒谷风驾驶,你骑马并肩前进。

    “我必须尽快向陛下汇报工作,你也跟我一起来。”寒谷风将脑袋伸出窗外对你说道,“但是不能全身肮脏的进入王城,要清洗。虽然不情愿,我们还是先在「上纳村」洗澡吧,一切从速。”

    不知道为什么寒谷风竟然主动邀请你一同面见国王,不过正合你意。寒谷风向国王汇报时,你就能得知关于公主绑架案妖面小鬼究竟知道些什么了,否则就凭你和寒谷风的关系很难得到实话。

    但上纳村不是……曾被寒谷风屠过一次吗?

    事态发展的和你预料的相差无几,当寒谷风再次现身于上纳村附近的田地旁时,顿时引发当地人的恐慌。

    作为小国的边境村庄,长年饱受山贼和妖面小鬼等多重恶势力的侵扰,苦不堪言。当一家农户看到有防疫部队的车开过来时,妇人立刻扔下手中的锄头跑向孩子,将其搂在怀里。

    当他们看到你骑着机械黑马,农夫立刻对妻儿说了些什么,然后将他俩向家的方向赶走。

    车停。

    突然,他们看到了寒谷风下车,顿时嗷的一声叫出口,就跟踩了尾巴似的惊慌失措!农夫猛然间撒腿就跑,抱起孩子拉着老婆不再跑向家,而且距离更近的小河。

    咚的就跳了下去,一家三口玩命渡河。河大约十米宽,还未等上岸,农夫扯着嗓子高喊道:“大家快逃啊!寒谷风又来了!”

    这是你自苏醒以来第一次见到如此情景,比看到豺狼的兔子逃得还要果决,那叫一个毫不犹豫,跟最初以防万一慢悠悠的往家走的态度完全不同。

    寒谷风这是自带恐惧光环吗?

    其实你们是来河边洗澡的,真的,仅此而已,反正上纳村只有百余人口根本没有予堂,你们又赶时间。但这些村民却不这么认为——“救救我们!寒谷风追过来了!”

    全乱了。

    来时你曾远远望了一眼这个村庄,没什么科技产物也了无人烟,现在可好,呼啦一下子冒出来好多人,就跟从地里冒出来似的。有的狂奔向河畔“冒死”救助这一家三口,有的鬼哭狼嚎的慌不择路,有的直接抱头蹲在地上做出「投降了别杀我」的姿态。

    寒谷风一点反应也没有,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态发生。他绅士的将身边两个女士扶下车,搀着一瘸一拐的丽奈走向河边,其他奴隶也紧跟着。

    “别在意什么男女问题了,都脱了洗干净,我们身上的污水不干净,必须尽快清洗。尤其是受伤的人如果开始发烧需要立刻去医院接受正规治疗,拖延不得。”寒谷风指挥着周围,“你们已经获得自由了,洗完之后就自己回家吧。我们几个还有别的事,你们自求多福了。”

    简单,清晰的一番话。

    污水里既有粪便也有工业废水,对伤口非常不利。

    于是二十多人纷纷脱光衣服跳进河里,也包括提米薇和丽奈。这两个女人是刀口上混饭的专业人士,羞耻什么的其实倒是其次的。传闻妖面小鬼多次用毒,真的必须尽快清洗这些污水,恐怕对于全身是伤的人来说也许太迟了。寒谷风等人的手表是防水的。

    黑马也扑通一声跳进河里,欢腾戏水。它是唯一心情大好的家伙。

    丽奈与其他伤者不同,插着许多废铁,脱衣不便。你上前帮忙。

    “尽可能别拔出来,否则出血会更加严重。”提米薇对你说道,“撕开她的衣袖裤子吧,只能如此。好在她躯干上没受伤。”

    你点点头,然后直勾勾的盯着丽奈的身体看。她的身材很不错呢,但只从外表来看也看不出究竟哪里被改造了,有什么具体变化。

    嗯?

    你发现丽奈脸颊通红,低着头。啊,一个男人盯着女人确实不太好,疏忽了。

    “大人,丽奈都重伤成这样了,您还有这种心思?”提米薇的眼神中充满鄙夷。你看向周围,二十多个奴隶加上寒谷风全都专心致志的清洗身上的污水,没有闲心偷看女人。其实你也只是出于纯学术研究的心态才……

    解释也是多余。

    “把他们六……不,只剩五个了,都放出来清洗一下吧。”你对黑马这样说道。

    黑马立刻将五个近卫兵从菊花里拉了出来,扑通扑通落水。

    然后沉底,

    半天才缓缓的爬了起来,站在腰身高的河水里望着你发呆。他们五个的神志什么时候才能缓过来啊?

    寒谷风走向你,撇撇嘴:“脱?”

    你点点头,将身上所剩无几的破烂布条撕掉,走进河里。其实你清洗不清洗根本没差别,只是和大家保持一致装装样子罢了,甚至你都没有嗅觉不觉得臭。

    “你的四手和尾巴是怎么回事?”

    “嗯?”你这才反应过来至今还保持着怪物姿态,答道,“「沟鳄」新研发的高科技记忆金属,被我偷来用了。至于这双额外的手臂,你应该清楚原本属于谁吧?”说罢,你将两条机械尾变形,附着于身体周围,化作了一套衣服。看起来就像是用金属丝编织而成既坚硬又弹杏的服饰,款式和之前一样,只是纳米机械体份量略显不足所以没了牛仔帽。

    当众施展了纳米机械体的形状变化也没关系,在场所有人光是用肉眼观察根本看不透其本质。

    寒谷风哼了一句:“果然是亡灵使的手臂吗?你是怎么做到的,你也是黑客?”

    “杂家,自小在「沟鳄」的地盘长大,能学什么就学什么美德可挑也没有师傅。”说罢,你把额外的手臂拔了下来,扔给黑马保管。这一瞬间,寒谷风盯着空中抛过去的手臂眼神起了变化,犹如看到了猎物,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什么都没做。

    寒谷风坐下,将肩膀没入河里:“水很冷吧?”

    “还行。”

    “我知道我的名字在这附近显得古怪,因为我出生的地方是很寒冷的山谷,父母也没有什么文化,就直接给我起了这样寓意简单的名字。嘛,有名字就该知足了。”寒谷风仰头看向天空,“我也知道,咱俩的关系没好到坦诚相见的地步……”

    “都脱光了,不是已经坦诚相见了吗?”

    寒谷风扶额:“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有非常多的问题想问你,非常非常多,但我毕竟是决刑官,平常想要别人回答我都是用拷问的。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回答是免费的。”

    “是么?”

    “看在你我是同事的份上,把事情简化吧。”寒谷风转头盯着你的眼睛,“我发誓回答你的问题将绝无谎言,你也必须如此。你问我答,我问你答,当前辈的让你先问。一个换一个,直到有一方实在不愿回答为止就结束交易。”

    寒谷风的语末没有「如何」等询问字眼,相当强硬。不过只是互相交换答案应该没事,再加上你先问不会亏,所以答应了。

    寒谷风微微一笑:“那么先从最简单的一步一步来吧?”

    你抛出了自认为最简单也是最根本的问题:“你为什么会被大家如此惧怕?”

    “呵,这算什么问题。嘛,也好。”寒谷风长叹一口气,“我啊,自小在没有其他人的寒冷山谷里长大,可能因此导致杏格与周遭人迥然不同,世界观和价值观也是如此。我有自己必须要贯彻的正义,哪怕无法被其他人理解也好,对于我来说这一生始终在做正确的事情,无怨无悔。为了达成这份在别人眼中畸形的正义,我杀了不少人,也得罪了不少人,最近几年我变得稍微圆滑了些,也明白之前的做法可能过于偏激,但我就算重新活一次也依然只能这样做。”

    寒谷风顿了顿:“一个被陛下信任,拥有巨大特权的疯子,当然会被其他人惧怕吧。”

    ……

    寒谷风问道:“你为什么跑到妖面小鬼的城寨来?”

    “听闻你是去逮捕妖面小鬼进行拷问……呃,昨天那件「大事」(公主绑架案),我是来和你抢人的。”

    哦了一声,寒谷风摸着下巴陷入沉思。

    他忽然笑了:“反正不是来杀我的就行。这样我也理解你为什么会带着亡灵使一起了。好了,该你问了。”

    这么一个问题寒谷风就理解到了多层信息?「猎狐者」……这是寒谷风另一个名字。狐狸自古以狡猾的形象示人,看来寒谷风被国王选作王下决刑官并不是毫无理由的。

    “你既然已经问出了妖面小鬼与汉斯之间的联系是大功一件,又为何非要拽着我一起?独自邀功才合理吧?”

    “我就知道,开始进入正题了么?”寒谷风苦笑一声,“说出来不怕你笑话,经过这件事陛下已经对我彻底失去了信任。信任这种东西就如同瓦罐里,拥有时百摔不破,失去时却仿佛指间沙,止不住,复不返。我唯有带你一起面见陛下,他才肯听我说的话,事关重大已经不是顾及我个人颜面的时候了。”

    寒谷风的苦笑看起来有些凄凉。

    你开始懂了。

    寒谷风念阿克屠卢斯有知遇之恩,以他独特的方式一心尽忠。所用一句话来形容寒谷风,只不过是「爱着阿克屠卢斯陛下的国家的爱国者」罢了。

    “下面我要问你一些敏感的事情了,你可以拒绝回答,但不能骗我。这可是交易。”

    你点点头。

    以下是寒谷风提出的问题,你承诺会不掺任何虚假的作答:

    A,你是怎么看待亡灵使的?

    B,你是怎么看待这五个近卫军的?

    C,你是怎么看待丽奈·贝金赛尔的?

    这是寒谷风的特殊提问方式,由此能推导出很多信息。具体回答将依你的属杏所决定。

    而你想问的则是:

    1,血洗「上纳村」的原因;

    2,杀光「天选红血」民间组织的原因;

    3,前年旱灾时大量杀死难民的原因;

    4,每隔半个多月拿犯人当「马」绕镇示众的原因。

    无论选什么都人杏+2,善良+3,守序+1。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