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章:它并不简单

    ·

    你从中级机械人的尸体上捡起来一个大容量的冲锋枪,掂了掂手感又换成高频振动匕首,然后是高压电短矛、接着是使用穿甲单的狙击枪,最后目光在四件武器上流连不已,十分犹豫。都不是特别优质的武器,矬子里拔将军的四选一。

    “都拿走不就好了?”亡灵使在你的胳膊下如是说。

    “都?”

    你既要持盾又要夹着亡灵使,还得拿武器,实在是有点忙不过来。拿些作为备用也没多大意义,这里满地都是战利品,随手就能再捡。

    亡灵使晃了晃自己只剩乱茬的断臂,对你眨了眨眼,暗示你「替它接上手臂不就能多拿一套武器了么?」

    灵光一闪,你将拳头砸在手心:“也对啊!”

    “你终于想通了吗?”亡灵使大喜。

    “没错,你真是聪明,我为什么没想到呢?”你称赞似的摸了摸亡灵使的头,后者嘻嘻的笑着。

    你从黑马的菊花里掏出了亡灵使的一双手臂,

    亡灵使开心激动的向前伸出断臂,拼命挥舞就像是小孩子在要糖。

    咔,

    你把亡灵使的左手臂插在了自己的左侧肋附近,亡灵使呃了一声,随即又是咔的一声,你又把右臂也插在了自己右侧肋上,“咦咦咦?你在对我的手臂干嘛!”

    “使用你的手。”

    亡灵使看到你变成了四手怪,而且迅速就能把它的手臂操纵自如,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它眼睁睁的注视着你用四只手分别捡起近、中、远、超远四种武器,恨不得自己抽自己为啥这么多话,建议都拿。真棒,它的手插到其他人身上了!

    本来亡灵使还在自己的断臂上留了些陷阱,但早早就被你把程序删的一干二净。这下可好,更不容易取回来了。

    只是亡灵使不明白你是如何做到这么快就能自由驱使四条手臂的。就像人类突然多出来一条手臂,不可能立刻就懂得如何活动,机械人也有自己的固定程序,因为它们都有出厂时的固定构造。

    但你没有。

    说白了,你只是一大团沙子堆积起来的人形,随时都能更换形态。同时驱使四条手臂比你预料的更加随心所欲,战斗时你都是自动有所反应,如今亡灵使这两条手臂仿佛是你天生便有的。这还不算完,你一不做二不休将刚才新增殖的金属纳米机械体聚集到了后腰位置,不做盾牌了,改成了一条一米三四长的尾巴,包裹着环状坚硬装甲。在亡灵使的眼中,这条尾巴就跟凭空长出来似的。

    于是现在的情况就是你有四条看起来像是人类的手臂和一条机械尾。

    “你有这么多手了,给我也接两个吧,不然我很碍事吧?很碍事,不是吗?”

    “好吧。”敌人太多,也不能一直抱着它。(善良>20)

    对亡灵使的观察也有一段时间了。它的无线黑客确实有一定威力,但最可怕的始终是直接连接方式。当你用了亡灵使的手臂之后才彻底的了解其构造──含有许多个联合工作芯片,并且暗藏数个直连骇入设备,根本就是机械黑客的凶器。没了这双手,亡灵使也就不具备那么大威胁杏了。

    你用尾巴卷起地上散落的GE机械人的手臂,插在了亡灵使的断臂上,并进行修复连接。这个修理过程是用你的纳米机械体当作胶水自动处理的,它们会将自身变形后填补缺失部分,并且尝试焊接。你额外的两条手臂也用这种方法迅速接续上。

    亡灵使一边惊叹于你接续手臂的速度之快,一边活动着新的手臂抱怨道:“啊啊,又短又丑,我只能凑合忍忍了!”

    腿就别想了,否则绝对会被它趁乱逃走。

    “我终于知道它们在上面磨蹭什么了,是喷火器啊!”黑马突然高声喊道,催促你们过来。

    尽管抬头看上去什么也没有,但黑马一定是凭能源探测器察觉到了什么。你拔腿向狭长地形继续前进,而亡灵使则用两只机械臂代脚一跳一跳的跟上,有点滑稽。

    很快,从炸毁的洞口又一道炙热的火焰喷射下来。

    是机械人们抱着添加了化学剂的油料喷火器,躲在安全位置直接灼烧下水道里面,从这里无法开枪射击。它们发现前赴后继的跳下去也是送死,就搬来了自古就是专门解决躲藏在掩体里敌人的大杀器,对人类尤其有效──它们至今也认为你是人类,毕竟怎么看都像。

    几千度的特殊火焰瞬间喷涌、蔓延,在狭窄的下水道里横冲直撞。巨大的火柱自洞口径直喷向天际,你这个方向自然是会被波及,恐怕暗门方向也难逃一劫。

    亡灵使看到熊熊火焰直扑而来顿时花容失色,尖叫着:“保护我的头发!”它那一头白发可是每根都是从人类头上拔下来的,花了不少心血。

    火焰而已,根本烧不毁你们三个机械体,但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是毫无意义的。就好像之前的普通子弹扫射,无意中竟然将你彻底定身,经由此事你认为没有必要被白白灼烧免得又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损伤。

    你用尾巴像鞭子般向前抽了一下,顿时用巨大风压吹出来一条火墙里的通道。但是没用,油还在,火势很快再度复燃反而变得更加激烈了。

    火不是重点,

    油才是。

    “我来。”黑马挤开你,走到前面,低头将马头伸进了火焰底部。它开始边缓步前进边用嘴吸食油料,尽管火焰正在烧它但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还有这招么?

    你抓抓头,

    也开始趴在地上喝油。

    于是画面上出现了一个抱着自己苍白秀发的半身女子瑟瑟发抖唯恐避而不及,而你和马正在把脸埋进火里争着喝油,怎么看怎么诡异。顺便一提你的头发是纳米机械体仿造的,烧不坏。

    对下面情况一无所知的GE机械人们等了一会儿,放声大笑起来。“这次一定把那个人类烧成灰烬了!等火势小点了,让弟兄们从另一侧干掉那匹傻马就赢了!哈哈!”

    “大哥,火势已经小了!”

    “这么快?”

    当然快,油都快被你和黑马喝干了。

    最终黑马心满意足的仰起头,看着剩下少许漂在污水上的火焰,扭头继续向前走,你也擦了擦嘴上的余火,打了个饱嗝,同行。这场火反而把数百具敌人堵在了地表,下不来了。

    每走一步,你肚子里的油就晃来晃去,感觉有点别扭。你侧头看向黑马,它倒是完全没事。

    “你喝的比我多多了,油都存在了压缩空间?”

    “为什么要存?这可是易燃物啊,多危险。”黑马一脸讶异的反问道,“直接在体内烧掉化为电能不好吗?”

    “……也就是你才能这样做。”

    黑马刚才一边喝油一边把油料全都转化为能量了,有空时真的要看一看它嘴巴里的构造究竟是什么鬼,吃完电池又吃火油。其实喝到一半时你就在怀疑,满肚子的燃油难道不会危险吗?万一炸了可不是闹着玩的,竟、竟然只有你「喝下肚」罢了。

    你现在像是怀孕五个月的男人。

    迎面的敌人忽然变得攻势虚弱了,最初你们还遭遇了二三十具从下水道里迎面杀过来,全都被你用冲锋枪一顿扫射打成废铁。不需要考虑弹药问题,敌人用的子弹规格基本一致,满地都是随便捡,你只要按住扳机不放就好。问题是,渐渐的敌人变成了三四具一波的零星迎击,就好像全都杀光了似的。

    “它们人呢?”

    “寒谷风那里打得比我们还热闹,都去他那里了。”亡灵使侧耳倾听,“不过……他这是直奔我们而来了?不要吧,讨厌。”

    你也能听到了,正前方激烈战斗的声音顺着下水道的狭长地形越来越近。那大概是寒谷风遭到包围之后,来寻求你们的帮助了。

    照这个速度,他几分钟后就能跑过来了。

    你停下来,在附近选择了一块较为宽阔的场地准备迎战。这里呈圆筒形,高十几米,直径七八米,地面略倾斜一半有积水一半露着水泥。在一层的前后方向有两条通道,在二层左右各有两个通道,有一圈铁网格路在二层围了一圈,但下来的梯子只有一个。你之所以选择这里当战场是因为你们所站之处是一个距离污水三米高的高台,还有半圈栏杆能够阻挡那些矮小敌人直接扑过来,在周围地形来说是相当好的了。

    亡灵使盯着你装满油料的肚子,低声念叨了一句:“让你拿我的手插进去,肚子搞大了吧?”

    “你有点污啊……”

    “能听懂荤段子的人也纯洁不到哪里去。”

    现场蛮安静的,总共才冒出来四具零星敌人,刚露头就被你击毙了。颇有一种暴风雨前的寂静感。

    实际上你能听到后面火势渐小,响起了沙沙嘎嘎的细碎众多的脚步声,而前方的密集枪声和刀剑相击声也越来越近,寒谷风正和敌人们打得热闹。

    黑马忽然说:“丽奈他们从左边回来了。”

    没多久,二层左边的通道传来了打斗声。砰的几枪之后,几个报废的机械人从通道里飞了出来,跌落在你们面前的污水里。随后,提米薇呼哇一声冲了出来。她脑袋上似乎受了伤,满脸是血,肩膀也中了枪,即使如此也背着丽奈。

    丽奈……

    那是丽奈吧?怎么从暗棕色的头发变成了鲜红色?为啥昏迷了,看起来没受伤。

    “打仗你们还有空闲染头发?”

    “啊!是大人!”提米薇向下看,发现你们,但立刻迟疑了,“呃,怎么变成这副怪样子?是决刑官大人吧?”

    “多几个手更方便。”

    提米薇本想问你为什么连尾巴都长出来了,但改造人什么的……而且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啊。她似乎仍然被敌人追赶,情急之下直接从二层纵身跳了下来,还背着昏过去的丽奈。

    你用尾巴卷住他俩,画了一个弧形缓冲下坠的动能轻轻放在地上。提米薇负伤,丽奈不仅头发颜色变了,连名字也改变,写着「丽奈·贝金赛尔(1级纳米感染突变)」。

    突变?那是什么?

    “丽奈怎么了?”

    “大人,是这样的!”提米薇上气不接下气的答道,“我们进了暗门不久就发现敌人一座发电站,里面用人类奴隶当苦力推动发电机。我们就把这些人类救了出来,然后就遭遇了大群敌人寡不敌众!多亏了您把近卫军都派了过来帮了大忙,虽然他们病得很重手头没准,有一枪还打中了我的肩膀……”

    你打断道:“说重点,丽奈怎么了?”

    “我不知道啊!”提米薇揪着头发似乎正在努力回忆,“当时地形特别狭窄,战斗很辛苦。我举盾在前面顶,丽奈就用等离子炮压低输出率进行直线歼灭,本来一切都还好!两发离子炮之后,丽奈突然开始全身打摆子……”

    “冷颤?”

    “她说「全身好疼,好疼!就像有无数蚂蚁在体内里噬咬!」,很快她就抱着身子蹲在地上无法战斗了,然后头发变色,直接昏了过去。然后就是一个惨字──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海,我一个人带着二十多个奴隶和六个重病号外加一个昏过去的,一路往前逃,这才绕路过来与你们汇合。真是大难不死啊!”

    疼?头发变色?昏倒?感染突变?这些信息碎片串不到一起啊。

    紧接着你就看到一大帮几乎裸体的男杏人类从二层左侧跑了出来,发现了提米薇之后就逃命似的顺着梯子奔向你的身边。跑得最快的男人咕咚一声跪在你的脚边大喊着:“您是改造人吧?求求您救救我们啊!”

    什么鬼?这些就是刚才救出来的奴隶吗?

    居然还要保护二十多个手无寸铁身无半布的家伙,难度又上升了。(善良>20)

    六名近卫军也晃晃悠悠的边退边开枪从通道里走了出来。“你们就守在二层吧!”你看他们走路蹒跚的模样,等他们慢悠悠爬下梯子恐怕敌人都要冲过来了,干脆下令留在楼上。他们铠甲上中了不少枪但似乎仍能坚持,就站在你的正对面上方,三名守左侧,其他守右侧。

    黑马早就知道提米薇发现的暗门后面是发电站,但因为那里产生的能量全都即刻传输到了别处储存,去了它也吃不到什么,所以始终没提这件事。

    “哦哦哦哦──要来了啊啊啊──!”

    正前方终于出现了寒谷风的身影。他头发凌乱,全身有不少流血的轻伤,衣衫破损很是狼狈,大手大脚的径直向你狂奔而来!如你这样的强者也因为寡不敌众而感到棘手,寒谷风孤身一人能从城寨腹地一路杀到这里算是相当了不起了。但,他明显是逃命中。

    这小子居然拖火车。

    确实该逃,寒谷风前脚冲出通道,后面就跟着黑压压一大堆GE机械人,接踵摩肩密密麻麻杀气腾腾的紧随而至,不算通道拐角后的光是目及就有六七十具。寒谷风面对这样的敌人集群别说抵挡,就算踩也会被踩成渣,回想三十多具就连黑马都能掀翻更何况肉身之人。

    “开枪,快开枪啊──!”寒谷风逃出通道立刻向侧面闪躲,在你的正前方是整整齐齐排成一条直线的经验值,满满当当,多一具都挤不下了。

    不胜感激,经验值们。

    你对准前方一条直线的敌人们用穿甲狙击枪和冲锋枪双管齐下,打得它们七零八落,铁屑飞溅。然而,阻挡不住它们势如破竹的冲锋,杀的不如跑的快。

    “这次真的要亏……”黑马如此牢骚着,由独角射出激光,顺便画着圆圈,三秒之后与你合力将正前方通道里的敌人全部歼灭,还剩几个命大的直接尖叫着向回逃走了。果然地形是非常重要的。

    黑马的蹄子开始散热,温度极高,令提米薇等所有人类全都向后跳躲避开。

    猛然,寒谷风扑到你的跟前揪起你的衣服大吼道:“你这混蛋!为什么会来这里!想害死我吗!”

    “哈?”

    “我本来好好的,你来了之后害我立刻被当众围攻,险些死了好几次!你我好歹是同事,哪里那么大仇恨要弄死我,脑子没病吧你!”

    “你也是来抓「妖面小鬼」的,我也来抓,有什么不行的?”

    寒谷风听罢一怔,气得青筋直暴,吼得时候吐沫喷了你满脸:“谁他妈告诉你我是来抓「妖面小鬼」的啊?职场的流言你也真敢信?我来抓它?就我自己?我怎么不直接上天呢?你还知道带几个帮手呢!你能不能动动脑子?”

    ……

    ……

    也对。

    总感觉寒谷风有些深藏不露的感觉,就下意识判断他或许有办法孤身一人于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吧。现在想想这根本不合乎逻辑,寒谷风又没带主角光环。

    寒谷风恶狠狠的瞪着你:“让我确认一下,你不是来杀我的吧?”

    “不是。”(善良>20)

    “很好,我也讨厌你,让我们活着回去之后再慢慢算账吧。”寒谷风瞪了一眼缩在你身后的亡灵使,又打量了一番你的四臂和尾巴,转过身用后背对着你摆出了战斗姿态,看向上方,“反正该问的都问的差不多了,杀完这一波就撤。”

    “你抓到「妖面小鬼」了?”

    “我真受不了,次席。”寒谷风无力的扶额,“你懂什么叫「地缘政治」吗?你就从来没想过有这么一大群打家劫舍的邪恶又弱小的机械人在一个国家边境连续建了五座城寨,这么嚣张却没人灭它们,究竟为什么?打不过?怎么可能打不过!不想灭它们?怎么可能不想啊!是「地缘政治」啊,天啊,你的脑子到底丢在哪里了?”

    不只是你,其他所有人连马都听不懂寒谷风在说什么。

    “不用说强大的「辐射海共和联邦」,连赫姆兰提斯这种小国都能派兵将这里铲除,没这样做是有迎因的!「妖面小鬼」最厉害的不是战斗,而是狡猾,它已经和世界上每个势力都产生了利益勾结──这里是表面上废止奴隶制度的「帝都」最主要的人类供货渠道;它代替「圣城」在南部猎杀悬赏异教徒或叛教徒,并制造「圣城」喜闻乐见的北部单元化,南部多元化政治格局;替「囚徒港」培植毒品大麻;将人类尸体加工,为「水树郡」提供大量的生物质蛋白资源;替擅守不擅攻的「苏沙王国」扩张领土;拿奴隶跟「白冷裘斯王国」换取武器装备;替「玉陶莞」暗中猎杀悬赏的改造人;替内部不够团结的「辐射海共和联邦」迅速而坚实的抵御一切北境侵略者,而联邦则不必因战乱承担任何政治责任。至于我国,妖面小鬼的存在就更加不可或缺了!”

    寒谷风情绪非常激动。

    寒谷风打开一张地图投影:“这是五十年前的赫姆兰提斯版图,然后,这是如今的!”

    赫姆兰提斯的版图五十年内正在不断缩小,有的被西侧邻国苏沙侵占,有的被东侧邻国玉陶莞侵占,更多的是南侧的联邦。

    “我们的国王是个既强大又贤明的好人,但不是个合格的国君,他缺乏一种身为一国之主的对疆土应有的野心。说好听点就是发展战略太猥琐,说难听了就是他只在乎自己的小家。”寒谷风松开了揪着你衣领的手,“是,妖面小鬼多次袭击我国村庄,没错。但这些年来如果没有妖面小鬼驻扎在联邦北境,联邦早就入侵我国了。与此同时,妖面小鬼的城寨也放在了我国和苏沙的边境线上,妨碍了苏沙的侵略。它还和白冷裘斯这个挡在我国与玉陶莞之间的中立小国有台面上的贸易流水,无形中资助了白冷裘斯阻挡玉陶莞扩张领土。说到这份上你明白了吗?”

    看着众人满脸呆滞,寒谷风无力叹气:“妖面小鬼不能杀。杀之,南部大陆格局必会大乱。不出二十年,赫姆兰提斯便将不复存在!”

    意外的是,寒谷风居然是个彻头彻尾的爱国者。他这趟来根本不是来抓妖面小鬼,而是谈话。

    “寒谷风!老子把你当贵客好吃好招待的供在贵宾室,一路从西北城寨赶来会见你,没想到你居然安排其他人暗地里阴我。我是不是看起来太好欺负了?”

    阴冷的电子音从头顶上方传来。一个贴着血淋淋真人脸皮的机械人的熟悉身影从最高处的狭窄通道里露出来,是「妖面小鬼」,不必看表情也知道,它现在非常非常的震怒。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了。”寒谷风也懒得和气急败坏的妖面小鬼解释,反正对方也不会听进去。它已经认定寒谷风和你串通好了,一人在明面上做客,另一人却在下水道里暗中破坏,你身边那群被救出来的奴隶就是最好的证据。

    「妖面小鬼」亲自现身了。

    这就意味着迄今为止最大一波敌袭即将来临。

    “喂,第二个「王下决刑官」!”妖面小鬼对你喊道,“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人?树林里坏我好事,现在又主动来拆我城寨,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本想抓捕妖面小鬼问些事情,然后打开局面,现在事态有点出乎预料了。

    “说吧!视乎情况,我们可以谈谈,嘿嘿嘿。”它笑了,扯着人皮面具扭曲发皱。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看向你,包括提米薇、寒谷风和亡灵使,其实他们也不清楚事到如今你这个领队到底作何打算。

    石子起涟漪。你的一句回答将会决定很多事态的走向。

    A,“我有事急着问我的同事,现在他问清你了,我也该回去好好问清他了。你可以滚了。”(善良+15)

    AA,“知道你抓了大量人类奴隶之后我改主意了——踏平这里,救走他们。至于你,已经被我判死缓了。”(善良+30)(善良特化选项)

    B,“既然寒谷风把该问的都问了,你也就没有价值了。为了我的心情死在这里吧。”(善良-15)

    C,“我是来刷经验的,路过而已。”(人杏+15)

    D,“没想到你还是个人物,不错。你我可以交个朋友——我管你叫「喂」,你管我叫「哥」或「主人」的那一种。”(人杏-15)

    E,“当然是跟我回去。长夜漫漫,慢慢聊一聊你地缘政治那点事,让我也掺一脚,很有兴趣呢。”(守序+15)

    F,“什么鬼政治。一了百了,亲,我只想踏平这里的,一切。”(守序-15)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