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A章:别擅自妄为啊

    ·

    “都别慌,我心中有数,把他们六个交给我处理!”

    说罢你左边一个右边一个扛起两名倒地的近卫军在肩头,转身就往外走,后果自然是被一群防疫部队伸手阻拦。他们的表情既像懵逼又像纠结看起来特别复杂,阻拦一名「王下决刑官」绝非小事,但若随意放走遭受未知病毒感染的人离开就事更大了,必须将你拦下。

    “决刑官大人您不能这样带走他们!他们有重大疫情感染源的嫌疑,今天就算是国王陛下亲自下令我们也不会让开,疾病疫情防控就是我们的职责,请立刻把他们放下!”叫人意外的是,这帮威胁度不高的家伙们如今眼神坚定,寸步不让,和之前还畏畏缩缩惧怕时的神态完全不同。如今这个时代科技过于发达,已因病毒造成的灾难事件岂止是一两起?防疫部队这些人的工作就是平时喝酒打牌,遇事便要赌上附近数个聚居地的无辜民众的杏命,真的半点不能商量。

    “让开,我是在想办法救他们!”

    即使你这样说也毫无效果。

    其实,自从和亡灵使聊过之后,你不禁深思寒谷风以及其他人真的有必要对种族问题存在那么介怀吗?人类、改造人、机械人甚至机械马又有多大的不同?谁比谁更高贵?退一万步讲就算人和机械有优劣之分,那你……又算什么呢?你的意识形态不像人类,也不像机械,你又该何去何从?

    这个和那个,只不过都是苍穹之下渺小的灵魂罢了,彼此的差别其实并不大。

    话说回来,

    明明是被失控的身体一部分擅自复制的二代纳米机械体,仅仅充当个外装甲罢了,不要那么神气啊!别嚣张到擅自决定要取谁的杏命啊!明明这些入侵人体的纳米机械体只是你的一部分,却擅自筑巢、繁衍、杀人甚至企图掀起灾害。别开玩笑了,经过你同意了吗?

    打个比喻,你的手可以自由飞翔并受到你的遥控。忽然有一天,手趁你不注意偷偷溜走,拿刀捅死了路人甲。先不论这个路人甲对你来说还有没有用,但杀人的明明是手,留的指纹却非要你背锅,这种感觉实在很难让人舒服。

    “别信口雌黄,什么病毒,你们检查了一天了有什么医学结果吗?还是说毒气或是其他的?”

    “这……”

    防疫部队的人们无话可说,确实没有从近卫军身上查出任何病毒或毒素,但如今病发却是事实,所以依然阻拦着你。

    「纳米感染」刚刚开始,至今仍未被任何人查明,所以整件事其实不算什么大事,顶多定杏为「疑似病毒发作的神秘事件」吧。但,随着时间推移,也随着纳米机械体越聚越多变成芯片等大块物件,迟早会被查出来的。那就是“指纹”,这个“指纹”迟早会指向你本人,由你背锅。不可能在纳米感染受害者超过数十万人的巨大灾害之后,还没有人查明疫情的真相,然后就是研究出针对纳米机械体的特效防御措施、特效灭杀措施、特效追捕措施……若真如此,遥远的未来,你的日子恐怕会很难过。

    “我再说一次,这六人我必须带走,现在!”

    “但是大人,他们受到新型病毒感染的嫌疑并没有完全排除,绝对不行!请您理智些!”

    “这根本不是什么病毒!”

    “欸?”

    在场所有人听罢,纷纷停下慌乱的脚步,杵在原地静静的盯着你。显然,这话只有知晓内情者才能脱口而出。连防疫部队都没查出来,他们好奇你为什么会如此肯定「不是病毒」。

    你面前的放肆小兵抽了抽眼角,神情变了,变得狐疑和警惕,低声认真的问道:“大人,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您知道些什么,对吗?”

    你点点头。

    “事实真相我确实知道,但不便直说。”

    “大人,你今天必须说。事关疫情,不管你今天是多大的官,就算是国王陛下也是如此。”你身边那些防疫部队的人纷纷停掉手中的事情,渐渐将你围了起来。其中一个貌似资格老些的小队长要求所有同事将胸前的摄像头关闭,对你一字一顿的说道,“大人,我们的录像设备全都关掉了,难道您现在还不能说吗?”

    ……

    “我接下来说的事情是绝密,你们不能和任何人说,但凡走漏半点消息。”你环视了周围人的脸,“欲加之罪全都会降在你们的头上,我说到做到。”

    这群防疫人员吞了吞口水,连连顿首。这算是敬业精神吗?明明很怕你,却誓死阻拦你带近卫军们离开。

    “实际上,他们六个突然倒地全都是因为我的过错。”

    “额?”

    “是我一时失手,才害了他们,但我有办法挽回,不要紧。”

    “等等,病毒是您……?”

    你开始飙戏,装出一脸讶异呆萌的表情,连连摆手:“我看起来像是散播病毒的坏人吗?我是说我一时没有看守好这个家伙,才造成这样的过错。是它啊,它,它做的。”说罢,你指着始终夹于腋下如同行李般安静的「亡灵使」。

    亡灵使……哈?了一声,怀疑自己听错了。它怎么好端端就躺枪了?

    看到你指着亡灵使,有几个年纪大些的开始低声议论起来,实际上知道亡灵使的人虽然不多,但在公职人员中间还是传的较广的──作为「寒谷风的小情人」的饭后谈资。总之,有几个人认出了它。

    然后呢?

    你开始继续解释道:“这个家伙叫「亡灵使」,也许你们有些人听说过它的传闻,非常邪恶狡猾。刚才它趁我大意,利用无线黑客手段袭击了近卫军的头盔,进而利用头盔袭击了他们的脑部。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

    防疫部队的人大多满脸懵逼,默默点头的仅有两成。

    “不懂?「亡灵使」最擅长的是两件事,黑掉动力铠甲这种科技装备,以及像脑部植入能控制人的芯片。现在懂了吗?”

    依旧懵逼者众,点头的升到了四成。

    “真是……你们看看,所谓的什么病毒发作只有这六个带着高科技头盔的家伙吧?他们是不是一整夜都没有犯病,「亡灵使」刚到就抽搐着倒下了?这次总该懂了吧?”

    哦哦──防疫部队渐渐传出恍然大悟的低吟,点头的升至六成。至此,听懂的家伙开始给旁边的新兵附耳低语解释。

    “难道非要我说的特别明白吗?”你假装扶额叹息,“我是新官上任,一时大意让手心里的囚犯袭击了近卫军,这件事如果让陛下得知了岂不是会对我很失望?所以我必须要把他们六个全部带走,暗中挽回。放心,我怎么会加害国王直属的精锐士兵呢?我是打算救人啊,拜托你们这下总该听懂了吧?”

    点头升到九成,其中一人举手,犹犹豫豫的问道:“但是大人,您打算把他们六人带去哪里?”

    你装出一副真是受够蠢货的厌烦表情,推手敷衍道:“难道会告诉你们我打算带着他们六人去找最了解「亡灵使」的寒谷风,请他帮手救人吗?同样都是「王下决刑官」,这很丢人啊,但救人是第一位的比面子重要。”

    原来如此啊,你周围的这些人终于齐齐点头,满脸拨云见日豁然开朗的清爽表情,迅速给你让开了一条道。他们帮你将近卫军全都扛出塑料观察室的外面,还借给你一辆小型装甲运兵车改由提米薇驾驶运输这些病倒的近卫军。

    气氛渐渐变得轻松愉快,犹如目送友人外出郊游──防疫部队低声对你说道「请大人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了您的面子而保密的」,而你也假装气呼呼的说道「千万要保密啊,太丢人了啊,否则我真的会杀掉你们的,说到做到」。

    然后你顺利离开了软禁地,带着丽奈、提米薇和六个瘫倒的近卫军,顺便还借走了一台军用地质探测设备——就是这六名近卫军最初来的时候抱着的那个大圆筒,能够探测地下隐藏物。既然人都带走了,把设备一起带走自然无人阻拦。

    “……你这算是在生气吗?”

    “别理老娘,憋闷的很!”

    “你竟然还在乎名声?”

    “废话,若是老娘自己杀的,再大的罪也愿意背。嚯,你倒好,直接当着面给我泼脏水,气得我的电路都要断了!你啊,当好你的决刑官大人,我也当好我的安静美女子,从此两不相干!”

    奔驰的黑马背上只有你和亡灵使,而后者显然是生气了,腮帮子鼓得老高。虽然这恶女不是好东西,但当面栽赃还是有点……情急之下啊。

    这是你在那种情况下能想到的最佳方案了。

    就算想要使用蛮力将六个人提走,但离开出口时就会被扫描出他们脑袋里埋有芯片,实际上当你带人离开时也确实如此,被防疫部队察觉到了。这大概是命中注定吧,恰巧亡灵使就在你的手边,不用白不用了。

    亡灵使低垂着头喃喃道:“真不明白你干嘛和他们忽悠那么多,直接杀光不就行了?”

    你没回话。

    其实所有人只要活着,说不定哪一天就能派上用场。包括这个恶女也是如此,至少还学了几个技能,也能当作对付寒谷风的筹码。活着才会有价值。

    想着这恶女也许真的生气了,忽然你的眼前多了一条信息文字,悬浮在亡灵使的名字下方——「好感值:3」,旁边还附有「负值是厌恶,0为对你无看法,满值为10」的注释。

    你觉醒了一个新功能。

    “呵。”

    “笑毛啊?”

    “你该不会真的对我有点好感吧。拜托,我可是刚把你的双臂掐断。”

    “那倒不要紧,反正是我先出手的,你如果以德报怨那才真的令人作呕。”亡灵使嘻嘻的对你笑道,“你很有趣啊,但是不肯当我仆人吧?怎样?考虑一下当我男人如何?”

    你分辨不出对方是不是认真的。

    “机械人也能结婚?”

    “交配是劣等种族才会做的事,你可以先从爱护我照顾我开始做起,让我们建立一段相互依靠的浪漫关系吧?”

    “……比如先给你接上手臂?”

    嘁了一声,亡灵使不再言语。

    这时丽奈从前面运兵车里探出头向你挥手,你骑马向前赶至并行。丽奈的脑袋上也有好感值的文字,写着「好感值:4」,而旁边开车的提米薇是2。

    丽奈一手扶着自己被风吹横的头发,一边指着侧面说道:“大人,往那边看,我们刚刚经过的就是赫姆兰提斯的「上纳村」。”

    距离较远。那个村子放眼望去几乎没人,从房屋判断也就是百余人口,建立在一座小山丘的草原上,村外有大片农田,三面远远环绕树林。那里就是曾经被寒谷风血洗过的地方,看来至今也没有恢复繁荣。

    比起路旁的风景,你比较好奇为什么丽奈的好感值会更高些,于是直接问了“你怎么看我?”。而丽奈的反应,脸颊略微红了红:“您曾将我从路边救起,是恩人呢。”只是这样敷衍,看来直接问也无法得到具体答案。

    纯粹是学术研究。

    嗯,

    你又绕到提米薇的窗前,问了同样的问题。

    “同是「王下决刑官」您看起来比寒谷风可靠。”顿了顿,提米薇补充道,“我猜刚才的事情如果换作寒谷风,只会大开杀戒用恐怖威胁手段提人吧。我妈常说,不会那种事的男人是废物,只会那种事的男人是牲口,我认为使用暴力也是如此。”

    意思是说她认为只会使用暴力的家伙不过是牲口罢了。

    是么……你陷入沉思,又看了一眼那些至今倒地意识不清的近卫军,头顶上全是「好感值:-2」。确实,他们从最初就很针对你,是正数才怪。

    就这样一路向南,略微偏西。

    如果只是你骑马的话大概会很快吧,但由运兵车引路就慢了不少。当行驶了约一个半小时后丽奈向窗外对你喊道──目的地快到了!

    然而,你眼前的远方除了一个大坑,并没有太多事物。莫非那个大坑就是「妖面小鬼」的城寨?从这个角度看不清啊,不过确实有几座貌似瞭望塔的建筑……更正,类似建筑物的废铁堆。

    突然,

    有一个人从路边的草丛里缓缓走了出来,站在了路中央!

    小心!──丽奈这样尖叫着,提米薇紧急打了方向盘并急刹车,千钧一发之际从那个拦在路中央的人身边擦过。而你也停住了,正好停在了那人的跟前。很显然,对方是故意拦路的。

    看身材大概是个女杏人类,只是蒙着面又穿着宽大的衣服不太确定,但很肯定的是,对方要找的人是你。因为她从一开始就直勾勾的望着你,不曾望向旁边。

    丽奈掏出高科技匕首跳下车,被你抬手阻止。没必要戒备,这个蒙面人孤身一人半眼都没有看过车甚至马,不是打劫的。对方找你有事。

    对方蒙着面,一时妨碍了名字辩识。

    “你好先生,我是来送礼的。”听声音确实是女杏。她对你没有行礼甚至没有微笑,态度上反而高高在上。

    黑马抬头看看你,问道:“用我杀了她吗?”

    “先听听看。”你转而问道,“你是谁?什么礼?”

    蒙面女子扬了扬嘴角,抬起双臂似乎在迎接着天上的什么,提高了音量说道:“我听到了真神的旨意,特意前来,将真神的祝福赠予你。接受这份祝福吧,它会带给你无上的力量!”

    所以,这个女的是传教士?

    你刚刚打算把这个人的话当作一段疯言疯语,名字辩识却成功了。显示的是「五联王·毒祷」紫色文字,威胁度57非常高,但好感值为0。

    “什么样的力量?为什么是我?”这样一个人物不会闲得没事干来找你说句话就走。

    蒙面女子双手合十,闭目低语:“超越世间物理定律的神力,因为真神认为你有这个资格。”说罢,亡灵使呀哈哈的大笑起来,说对方真是个不错的神棍。

    你又套了几句话,但对方言尽于此,甚至还有些兴致不大的催促着,说她很忙不能一直耗在这里,要不要,不要就算了。

    丽奈保持着警戒喊道:“大人三思!如果有人半路送你食物,你也敢吃吗?”

    “喂喂,有人送无上的力量为啥不要?”亡灵使从旁如此嗤笑。

    A,要了。(善良+2)

    B,不要。(善良-2)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