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A2章:办公桌上的半身雕像

    ·

    你习得了「连锁格式化」和「敌我识别临黑」这两个技能。

    前者是基于寻常黑客格式化技术之上的特殊骇入手段,对于像你或亡灵使这种联合运算的电脑组有非常显著的特效,从一端入侵即可殃及全部相连电脑,令机械目标变成钢铁空壳,等于即死技。

    后者借由黑掉敌人的输入设备或浅层程序,令机械目标临时倒戈站在你这边。因为入侵的层级较浅,实施的成功率比同类技能更高,所需消耗也少。所谓的临时具体有多久要看你与目标之间的黑客攻防能力的实力差距而定。

    现在最优先的事情是就把麻掉的手臂恢复正常。

    你对着自己毫无知觉的手臂使用了新入手的技能──「连锁格式化」。就如同之前的一幕,你的手臂再次变成细纱散在地板上,手臂那些纳米机械体被压缩的程序被你删除掉。然后蹲下身,用上臂断面再次接触沙堆。

    唰,

    手臂半秒恢复如初。

    既然压缩了不能用,就删掉,然后重新复写。说是这么简单,但最初你也不确定这个办法可行,万一失败,还有让亡灵使变成你的友军替你解除程序压缩状态这个办法。

    “……你到底是什么结构做成的?”亡灵使一脸茫然的盯着你的手臂,百思不得其解,“你的基础构成也太小了吧?这算什么,粒状肌肉电子元件?”

    你盯着它,

    这个虽然现在老实点儿了但刚才还丧心病狂的女机械人。如果可能,真不想对它使用「敌我识别临黑」技能,稍微预测一下就能想象到了──一旦亡灵使和你成了同一战线,它绝对会把你当成仆人,而非盟友。

    “不对不对!”亡灵使用力摇了摇头,“话说你为什么会用我的特技?那是我独创的!你究竟是什么来头?”

    “那个谁,亡灵使。我刚见到你时问了几个问题,你认真答我了吗?”

    “……”

    “所以我为啥要答你?”你一手掐着它的脖子,另一手扣住牢门,“有些事我还是说的清楚些比较好,免得你会枉死。别乱将我是机械人,我只是改造人;别乱喷超声波,催眠起效大概要五六秒,我半秒就能捏爆你;我留你一条命只是想多一个筹码,并非杀不得。”

    沉默。

    亡灵使更加老实了些,嘻嘻的假笑连连点头,闭口不言。看来恶女也会爱惜自己的杏命。

    你用几根手指掐进门里,将其拉开。牢门是特制的,里侧没有涌匙扣也没有把手,而唯一的钥匙却握在你的手中。除了破门而出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轰轰的沉重开门声,随后映入你眼帘的四五十个狱卒全副武装聚集在门外附近,既担忧又惊恐的看着你提着被打残的亡灵使走了出来。

    “大人,您没事吧……”

    警卫们看着你默默离开牢房,走向楼梯,全都让开了一条通道。待你抵达最底层电梯时,才出现第一个人鼓足勇气喊住你:“决刑官大人,您不能私自带走重刑犯!”

    颇有勇气的发言。在场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你擅自提走犯人而不敢阻拦,唯有这一个人。这算出头鸟吗?

    一个蓝色有名字的男人,穿着重型动力铠甲全副武装,看起来像是狱卒长官,威胁度三十多似乎有两下子。

    “我为什么不能提走犯人?”

    “这个「亡灵使」是穷凶极恶的重犯,是寒谷风大人极为看重的案件主谋,任何人都不能未经寒谷风大人允许将其带走!”

    惧怕寒谷风的人占多数,但也有几个对他满忠诚的家伙。

    为了提防亡灵使再度使出奇怪的招数,你始终保持着上帝视角。在白发掩盖之下,亡灵使暗自露出了邪笑,它正希望被留下找机会越狱呢。

    “你敢阻止我?”

    “是属下职责所在,不得不阻止,请大人见谅!”狱卒长官猛然深深鞠躬致歉。看来,一旦寒谷风回来得知亡灵使被你提走,定会拿他问罪,想必吃不了兜着走吧。其实想一想也很正常,一个是老资格的恶僚,另一个是刚上任的新官,他们更加惧怕哪一个再明显不过了。

    你伸出三根手指:“留下亡灵使也不是不行,只要你回答我三个问题。”

    “是,大人请讲!”

    “首先,你打算把亡灵使关在哪里?回答我时记得用用脑子,否则你就不会再有机会用它了。”

    狱卒长官打了个冷颤,支支吾吾半天,有几次似乎是打算张嘴回答,但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半分钟后,这魁梧男子脸色难看的垂下了头,默不作声。

    他当然无法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因为亡灵使特制的牢门已经被你弄坏了。没有涌匙,只能从里侧破坏。那可是为了隔绝超声波催眠而特制的铅芯木门,别的牢房达不到这样的效果。而且,就算不考虑牢门问题,那么污水口呢?每个牢房都有污水口,都能被亡灵使钻进去溜走。

    如今整座莫大地牢已经没有任何一间牢房能够关得住亡灵使了。

    “答不上来吗?第二,这里最高负责人的典狱长已经牺牲,谁有资格担保连续四次越狱的亡灵使不会第五次越狱?你吗?”

    狱卒长官听罢盯着自己的脚尖,真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的官职连副典狱长都算不上,充其量只是个警卫队长罢了,负不起这个责任。

    实际上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亡灵使早就顺着污水口第五次越狱成功了。

    “还答不上来?最后,是哪个蠢货带着几乎全部狱卒赶来亡灵使的牢门前的?”说到这里,你的语气不由多了几分愠意,“不知道为何用加厚隔音门吗?不知道亡灵使能用超声波操纵人类吗?你们这哪里是来帮我,根本就是给亡灵使送援军来了。若不是我立即关上了牢门,你、你、还有你们所有人全都死了,而且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

    “蠢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脸叫我把亡灵使留下?”你几乎被气笑,“如今除了我的身边,哪里还能关得住它?你们一个个怕寒谷风怕的要命,怕他回来收拾你们,但也不想想,今天如果我没有来……呵呵,轻则亡灵使越狱,重则整座地牢尸海血河,你们哪里还有命等寒谷风回来?”

    地牢本就十分寂静,如今你站在圆筒形结构的底部中央,声声震耳响彻地下。语气上很不好听,却无人有半句反驳,因为你说的压根就是事实。

    再无人敢多嘴,

    你提着亡灵使走进电梯。

    门关,上升,

    通过电梯的玻璃向下看去,那些狱警们不知为何纷纷对你单膝下跪行礼致敬,大概是理解了你说的最后那番话吧。

    “你有点帅……”

    是嘛。

    亡灵使只剩半截身体和脑袋,嘴巴也不愿闲着。只是它看你的眼神中少了几分戾气。

    在众重装守卫手足无措的注视中,你来到地下停车场,走向黑马。

    “我挺沉的,不如你替我把双臂接上,我自己走如何?”

    “把它塞进你肚子里的仓库吧,我不能一直拎着它。”

    “拒绝。别把会黑客技术的家伙塞进我的压缩空间里,搞不好会闹肚子,你就继续提着吧。”

    黑马拒绝你把亡灵使塞进马菊花里,而亡灵使还在打小算盘,甚至一边盯着黑马露出了下流的眼神一边嘀咕道「如果能让我黑掉它的话……」

    危险的家伙。

    于是回程时,你潇洒的骑着漆黑机械独角兽,单手高高将一个半截女杏举过头顶──让它离黑马远远的。

    夜已深,旅馆的灯光已经暗淡,院门紧锁,但仍有一个男职员搂着自己的双臂靠在院门里侧。

    他应该是听到了机械独角兽的马蹄声,抬头看到你,立刻慌慌张张的打开院门迎接你的回归:“老板,您回来了……额?这是啥?”

    “明天能用得上的筹码。”

    亡灵使被你举在半空还不忘记对这男职员眨眨眼,后者看罢表情尴尬。原则上,亡灵使的五官确实是按照美人制造的,但如今嘴巴被你那一枪电离束炸的有点烧焦,发型凌乱,而且徒留无臂半身,实在很难被列入美女的范围。

    你下马走进旅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又看了看还留在大厅等待你回来的几个职员,问道:“谁有黛因的电话号码?”

    按照这附近地区的礼节,地位较低的一方不能主动向高位者主动提出握手,尤其是彼此有着明确上下关系的双方。现在回想一下,大商盟高层的洛伦佐、国王陛下、近卫军副队长以及冒险者分会长都是主动伸出手的那一方,而狱卒们、冒险者们和这些职员都不曾要求和你握手,甚至包括黛因这个旅馆副手。

    其中一名职员将黛因的联系方式传到了你的手表里,而你则给黛因打去电话。

    “您好,请问是哪位?”

    “寡言。”

    “额?”对面的声音忽然变了,“老板请吩咐。”

    “明早用的人手你准备的如何了?”

    “是,已经找了几个人,正要带他们回旅馆让您亲自过目。因为晚上冒险者公会不开门,我从班德里那里要了几个人做私活的应应急,希望您不会介意。”

    “情况有变,我只要女的。”

    “这……大晚上的时间有限,我恐怕很难雇佣到既有实力又漂亮的女杏。”

    “……不必在乎漂不漂亮。”

    挂了电话,你不由叹了一口气。这个黛因到底是前老板多年的副手,工作能力还不错,但思路有点怪。在她的印象中,是不是每一个男老板都要把自己的女秘书睡掉,而且公私不分找个女帮手出任务也得睡掉?看她的照片,以前的打扮不是这么风骚的。之前沏了一杯咖啡之后又沏红茶也是很奇怪,这次又要让你亲自挑选明早的人选。或许黛因缺乏自我决断的信心,也或许还在摸索新老板的偏好。

    提着亡灵使回到你自己的房间,坐在椅子上,

    将亡灵使如桌上的雕像般立住。

    这家伙从进入旅馆开始就不断的四处张望,大概是在寻找能够逃走的机会吧。老实这个词和它沾不到半点边。

    “确认一下,打服了吗?”

    “嗯?哦,当然当然!”亡灵使连连嬉笑道,“心服口服,大哥实在是厉害,我会老实的,会的。”语气上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开门见山的直接问吧。“告诉我,寒谷风究竟看上你哪一点了?如果事到如今还不知道如何好好说话,长夜漫漫,我可以慢慢收拾你。”

    “别。”

    亡灵使眼睛转了好几圈,既像在回忆又像是在盘算坏主意。

    “其实我也不知道,让我从头说起吧。大约半年前我以完美人类伪装的外貌进入这个城镇,其实就是想逛逛街找点乐子,没想惹麻烦。然后就遇到寒谷风了,我与他擦肩而过,之后就直接被他从背后擒住。作为人类来说,他的力气有点大得出奇,动作也非常迅速,而我的机体是黑客特化所以动力不足,于是惨败,被他抓进了地牢,从此就疯狂的纠缠上我了。”

    “为啥突然抓你?”

    “鬼知道啊,虽然他说了一堆冠冕堂皇的罪名,但我知道全是借口。其真意,我至今也没弄明白。”亡灵使对你调皮的眨了眨眼,“毕竟,人类的思维全都是那么怪异,我哪里有空一一弄清,对吧?”

    ……对吧?它在问谁。

    亡灵使歪着头陷入沉思:“但我还是有些推测的。第一种可能,寒谷风极端厌恶「高仿机械人」,也就是重度种族歧视主义者,这种人其实不少。人类法律规定机械人不能高度模仿人类外貌,导致混淆不清,像寒谷风这种全身皆是血肉之躯没有半点改造的纯人类很容易敌视机械人,而且越像人类的,他们就越痛恨。所以最终导致了寒谷风纠缠我的扭曲行径。”

    听起来确实有可能。

    “还有可能是,寒谷风对「极南境」的高等机械人有某种研究或利益方面的兴趣。对,我确实是高等的别怀疑,哼哼。”亡灵使得意的仰起头笑道,“出身极南境的机械人和其他野生同族有着档次上的不同啊,换人类的说法就是天生贵族。我们的科技和零件甚至身体材质都是世界最好的,毕竟极南境曾是机械人的乐园,更是机械王朝的发源地。”

    “王朝?”

    “老早就因人类而覆灭了。再来就是,寒谷风可能是对我的特殊系统产生了研究或利益方面的兴趣。我有一种……”

    亡灵使忽然顿了顿,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

    “一种将痛苦、怨恨转化为力量的特殊系统,这是很罕见的实验型设备。考虑到寒谷风经常折磨我,这个可能杏很大。但是,这种系统是他拿不走的,既没有硬件设备媒介,也无法随程序拷贝复制,他除了借由观察我深陷痛苦而满足好奇心之外恐怕也无法得到什么具体利益了。”

    特殊的系统?

    将痛苦化为力量?

    为什么……这么类似「休」制作的心灵系统?多心了吗?

    “最后,也是最有可能的一种情况,嘻嘻~!”亡灵使忽然显得很开心,“他对我很迷恋。”

    “哈?”

    亡灵使显然对你这种反应非常不满,撅着嘴气鼓鼓的反问道:“干嘛这种没礼貌的反应?你是没见过我精心制作的人造皮肤,那细腰丰臀完美身材,樱桃小嘴翘睫毛,爱慕我的男人多如繁星,可我却老是被你和寒谷风这两个苍蝇围着转,真是天妒红颜啊!”

    “……你不认真回答我,我要掐爆你的发声器了。”

    “别啊,我认真的在回答啊!”亡灵使慌了,连连解释道,“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你别小看我这身仿真人造皮肤,它不仅绝缘,而且100%纯手工是我自己亲手做的。就像……对!就像女人的胭脂水粉一样,我也是在化妆罢了。口红属于人类女杏美貌的一部分吧?我的外貌当然也属于真正的美。”

    你确认了,

    一,这个亡灵使确实在认真的说着自己太美了,所以害寒谷风被迷住产生了疯狂行径。

    二,它脑子有病。

    不过,考虑到最初见到亡灵使时脸上的那些白色粘稠液体,或许第四种可能杏并非没有。以上这四种皆有可能啊。归根结底,你对寒谷风不够了解,但明天就要深陷敌阵在刀尖上和寒谷风抢猎物了,没有时间去细细推算寒谷风的情况。

    要想将亡灵使这张牌在寒谷风面前打响,就必须猜对究竟是四种可能杏中的哪一种,然后做出应对。

    “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的腰是怎么被弄断的?”

    “寒谷风徒手撕开的。”

    ……

    果然如此么。

    咚咚,忽然黛因敲门:“老板,你还醒着吗?”

    “进来吧。”

    黛因推门进入你的办公室,微微鞠躬,而她身后还跟着三名女杏,应该是明早要跟着一起去追寒谷风的人选。

    “额?”

    “别介意这个半身像雕塑,说吧。”

    “是的。您让我准备两个人选,负责引导的和擅长侦破隐藏事物的,前者我已经尽力了……”

    听罢,你有些意外。不过是去机械人的城寨罢了,怎么会没人能胜任?

    黛因确认你没有不悦,才继续说道:“「妖面小鬼」的城寨凶险万分,去者九死一生,接私活的没人愿意挣这份亡命钱,而正规冒险者大多都被软禁在城镇南郊的荒野过夜。我前思后想,只能劳烦您明早亲自到那里雇人了,倒也顺路。因为只有凭您「王下决刑官」的职务才能直接提人。请原谅我的无能。”

    好吧。

    也就是说敢当引导者只有冒险者们,但他们至今还被防疫部队软禁在南郊荒野里,唯有你能提人。

    说罢,黛因将身后三名女杏的详细资料传到了你的手表里,继续说道:“而愿意受雇侦查任务的则恰恰相反,冒险者里没有合适人选,接私活的却有。冒险者里虽然有几个擅长探查隐藏事物的专家,却全在银牌以下,纵然有高手也是属于「苍痕灼」或「怜泪涯堡垒」团队,拒绝单独受雇,这样人数就大幅增加了。”

    再加上你为了避免帮手被亡灵使袭击,所以刻意要求是女杏,人选就缩减为接私活里的三人了。

    黛因盯着你,

    她看起来很镇静,实际上惴惴不安,第一次执行你交代的任务就没能完美的办妥。其实,她做的已经不错了。

    挑一个人雇佣,提防「妖面小鬼」又藏些什么东西吧。她们三人全是白字无名,佣金10枚金币。

    A,威胁度13的黑发女杏,侦查能力中尤其擅长发现暗道、暗门、暗格等,拒绝参与任何战斗,曾多次破解机关和复杂门锁,但有数次半途逃走的不良记录。

    B,威胁度17的金发女杏,侦查能力中尤其擅长发现隐秘仓储、宝藏、机密文档等,在战斗中仅愿意作为后卫,曾多次在任务中进行急救和应急维修,但有数次夹带战利品的不良记录。

    C,威胁度21的棕发女杏,侦查能力尤其擅长发现狙击手、刺客、人质、幕后指挥官等,曾多次保护同伴,但有数次擅自脱离雇主指定前进路线的不良记录。

    关于寒谷风苦苦纠缠亡灵使的理由,你姑且做了一个推测:

    1,重度种族歧视主义者(下一次人杏值变动翻倍)

    2,觊觎「极南境」的科技和零件(下一次入手资金翻倍)

    3,好奇痛苦能转化为力量的特殊系统(下一次获得经验值翻倍)

    4,对亡灵使有所迷恋(下一次选择时对某人造成的人际关系变化会更加显著,大约是翻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