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B章:极南境的机械黑客

    ·

    “拿他们当人质?我为什么要在乎第一次见面之人的死活?”

    “人质?”亡灵使似乎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我从来没有说过「人质」这个字眼。我挟持他们是有更加重要的用处,远比肉盾更有价值。”

    你将纳米机械体分布在牢房周围,开启了全方位无视角模式。并不是因为情敌松懈之类的原因才没有始终保持上帝视角,而是同时接受全方面的视讯信息比想象中的要消耗注意力,如果平时用两只眼视物是散步,那么将无数视讯汇总就相当于奔跑,会让你的精神疲惫。

    这是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

    见过了一些人类,也遇到了少许机械人,然而你和他们皆不相同。比较之下,你像是有着人类意识的一台电脑,处理信息高效快速,却存在注意力的主焦点,有可能被近景魔术手法声东击西,例如曾在休的引导下将自己的身体一部分遗忘在地下研究所,这是单纯机械人不可能犯下的失误。

    作为对抗手段,这个全方位上帝视角很有效──亡灵使果然藏在人质身后正搞着小动作。

    血腥。

    这个女机械人操纵着腰部端口的那些电线和管路,一根根如小蛇钻水般插进了典狱长的后脊里,汩汩的出血量显然是那些肆意蠕动的管线正在体内游走,寻找着什么,将内脏严重破坏。

    典狱长开始惨叫起来,眼神回复了正常,然而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他的后背被亡灵使那些金属管线插入,搞得乱七八糟,而脖颈也被机械手臂勒着,他的双臂也被两旁的狱卒死死控制,全然无法动弹。

    看来之前令男人们失神的超声波是催眠术的一种,因疼痛而解除了。

    “你是不是在盘算着打伤他们就可以解除催眠了?”亡灵使笑了起来,阴阳怪气,“人类啊,是特别容易被催眠的生物,但又特别不容易被「彻底」催眠。让他们疼痛会醒,让他们自杀会醒,有的时候让他们杀人也会醒,很不方便。但是啊!”

    亡灵使忽然从嘴巴里伸出来一根细细长长的金属针管,看起来就像是……蚊子。

    噗嗤,

    刺穿了旁边狱卒的脑顶,后者翻着白眼口吐白沫全身不断抽搐着,但双脚却硬生生的撑住了。

    待这人七窍流血之后,亡灵使将染血的针管拔出,试图再次插进另一个狱卒的脑顶。这一次你看清了,不是视角问题,而是尺寸太小了!──针管前端有一块小小的电子芯片。

    真不知道这女的为什么要自行残杀人质,但到此为止了,

    你拔枪向前踏出一步,

    竟然,典狱长与此同时向后退了一步!他不是被扎穿脊骨内脏重伤吗?甚至这中年胖子还对着天花板翻白眼,是怎么看到你逼近的?

    哒哒哒的一串枪声,刚才被刺穿脑顶的狱卒突然对你疯狂扫射。普通子弹就算打在你的身上也不会造成半点伤害,但还是姑且拽起衣服抵挡,权当是试验防弹衣了,效果很不错。然而,那狱卒的射击完全没有瞄准,也毫无章法,恐怕十岁孩子都比他枪法好,这可不像是职业狱卒应有的战斗水准……再加上他也是翻着白眼的。

    针管刺进第二名狱卒的脑袋里,稍微搅了搅便停止不动,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你难怪叫「亡灵使」!”

    “嚯?这么快就看透我了?继寒谷风之后你还是第一个,有点意思,嘻嘻。”

    这个亡灵使最一开始用的超声波进行催眠,恐怕这个催眠对女杏效果有限,否则寒谷风也不会刻意安排女警卫在门前站岗,虽然是隔音门但也不是绝对隔音。但仅凭催眠是不够的,这一点亡灵使本人也清楚,所以从嘴里伸出来像针管一样的机械,刺穿人质的头盖骨,把芯片植入大脑。那个细微的搅动是在寻找更加精确的植入位置,然后停住的动作是针管前端正在颅骨内进行神经连接作业。这个植入过程是非医学杏质的,从针管轻微搅动、狱卒七窍流血、植入速度快得惊人来推测,一定是把目标死亡作为大前提进行的粗暴植入手术。狱卒们肯定是回天乏术了。

    借由脑芯片对狱卒进行进一步操纵,可以实现开枪射击。

    两名狱卒对你开枪,而你对第一名狱卒反击,一枪命中心脏对方却丝毫没有反应,第二枪命中额头还是没死只是身形顿了顿罢了。你又朝着印象中亡灵使植入芯片的位置开了第三枪,这才撂倒第一个狱卒。

    “你那防弹衣不错,老娘要了!”

    “大人,您还好吗!”

    “都滚开,退后!”

    从最初的电离束射击声就已经引来了周围的警卫,随着枪战正酣狱卒们越聚越多纷纷向你和亡灵使跑来。事情出现变化时,正是第一个守卫持枪冲到门前、你的身后更是亡灵使正对面的位置上。亡灵使露出了疯狂的笑容仿佛已经获得了胜利,与此同时典狱长仰着头早已昏厥却背着亡灵使迈开肥胖小短腿向你奔来,旁边被挟持的狱卒也紧紧挽着典狱长的胳膊同步疾驰。

    于此同时,亡灵使大大张开了嘴,对准了你的身后,显然它是要用超声波催眠控制更多的狱警。

    目前的人质还不够,但这阵枪声却令这群愚蠢的公职人员拼了命变作扑火飞蛾。如果让亡灵使将这些人全部操纵,事态就会瞬间失控。

    你单腿后扬,

    一勾,

    咣当一声轰鸣,沉重的铅芯厚木门随即关闭。半秒前还能听到外面前来支援的那些蠢货们的声音,现在一片寂静。

    “额?你……!”

    “隔音效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典狱长背着亡灵使停下脚步,而后者一脸讶异,似乎完全没有料到你会把门关上。

    这对于它来说意味着──如果不踩着你的尸体通过,就无法离开牢房。处于交战状态是不可能重新变成细条状钻入污水下水口的,而你也挡在了牢门前阻住了它唯一的去路。

    亡灵使歪着脑袋盯着你,

    再度从嘴里伸出针管,

    刺进最后一名狱卒的脑袋里。

    “你没病吧?你知不知道刚才一关门,把自己的援兵全都拒之门外了?”亡灵使是机械人,说话发音不是靠声带,一边如蚊子吸食人类脑浆般的刺出针管一边嘴唇僵住的说道,“亲爱的,你这是在找死。你是觉得我只剩上半身了所以打不过你吗?我还真是被小瞧了啊。”

    最后一名狱卒也开始全身抽搐七窍流血,看来是芯片植入已经完成。

    而你也看透了亡灵使的把戏──亡灵使能够自由操纵着自己腰部断面的管线,如蛇般入侵典狱长的身体,实际上也在电线前端带着芯片。那些电线在肥腩里搅来搅去并非施虐,而是寻找着下肢神经、腰椎神经等关键点植入芯片,再借由芯片操纵典狱长的双腿。

    如今,典狱长的双腿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而是属于亡灵使的。这就是刚才为何典狱长会擅自背着亡灵使跑动的原因。

    “本来呢,我并没有打算认真杀你。”亡灵使再也不需要勒着典狱长的脖颈了,松开双手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白发,“所以啊,刚才只是用子弹射击你,想着把你打伤就算了。如今,不要怪我哦?”

    它调皮的笑了笑,眼神阴狠,邪态百出。

    什么没打算认真杀你之类的全是谎言。狱卒们的标准步枪装备是双管的,上侧射出的是对人常规子弹,下侧的是对机械人的电离束,之前仅仅使用子弹根本不是它手下留情,而是为了制造动静吸引大量狱卒聚集。

    呯呯咚咚的砸门声不绝于耳,门外的那群蠢货一心想着你的安全,急不可耐想要冲进来送死。唯一的钥匙如今在你手里。

    亡灵使掩嘴笑道:“让我们快点结束吧,门外有好多好男人都等着急了,嘻嘻。”

    “……”

    “莫非你也和那寒谷风一样,对我有兴趣?”亡灵使指了指自己的颜,“只怕你做不到他那几下吧?要不试试?”

    “……”

    “说到底,你我同族,为何非要……”

    “你话有点多,究竟在偷偷做什么?”

    当你刚刚问亡灵使为何要拖延时间,眼前就出现了一段提示信息:「敌方使用了技能:讯息轰炸,已解析入手」

    额?

    猛然间,你眼前变得混乱不堪天旋地转五彩斑斓无法正常视物,耳朵也听到了犹如指甲挠玻璃般的恐怖噪音。毫不夸张的说,这一瞬间,你的所有感官系统都无法正常工作了,就算开着上帝视角也是如此。

    遭到了亡灵使的某种技能攻击,竟然让你眼花耳鸣,浑然不知身处何处。它是怎么做到的?

    “啊啊──!”

    这是你自苏醒以来首次感受到痛楚!就算看不见也知道,你遭遇了电离束的攻击,巨大高压电流在你的纳米机械体表奔走,严重干扰了彼此的连接,甚至产生了讯息传递的巨大混乱。不用说,一定是亡灵使趁着你无法视物之际操纵狱卒开的枪。

    每一个纳米机械体都并非金属,而是休引以为傲的神秘材料制成。这样确实有很多好处,但坏处也显而易见,导电杏不良致使电阻增大,温度升高。你全身的纳米机械体都是非常精密的高科技,倒不至于一发电离束就烧毁,如果仅仅是一发的话。

    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但似乎正在尽快恢复中,是暂时现象。鬼知道这妖女是怎么做到的,但不能再吃下更多的电离束了。

    ……避雷针。

    你操纵着暗藏于衣服下的金属纳米机械体开始移动变形,帽子延伸出金属丝至夹克,夹克延伸出金属丝至裤子,裤子连鞋,鞋连地面,而所有的金属丝都远远的离开你的本体。

    又一击电离束。

    好吧,看来这种武器的射击频率较慢,留给你足够的时间做了避雷措施。隐隐约约听见了电击声,却再也感觉不到痛楚,也不知道究竟电离束原本炸在了哪里,反正全都被引到地板上了。

    一发又一发,渐渐的电离束开始穿插着子弹扫射。

    而你,也重新拾回了感官系统。

    映入你眼帘的是亡灵使一脸见鬼了的表情,目瞪口呆,而一侧狱卒的步枪已经枪管通红,另一侧枪身散发出腾腾热气。这个亡灵使根本没有进行持久战的打算,所以始终是疯狂射击,完全没有顾及枪身发热问题。它大概满以为能够很快夺取新的狱卒当傀儡吧。

    你缓缓站起身,问道:“你刚才是怎么……算了,我已经想通了。”

    你与亡灵使始终没有近距离接触过,那么,这个黑客攻击就是采用的无线通讯手段。而你的纳米机械体只接受两种无线信号:移动指令和视音讯。刚才亡灵使啰啰嗦嗦拖延时间,估计正在尝试黑掉你遍布于房间里的这些纳米机械体。由于纳米机械压根就不存在接受其他信号的硬件,所以亡灵使也没办法,只能尝试从视音讯方面下手。让无数的纳米机械体同一时间向你汇报了海量的视觉听觉情报,造成了信息处理能力短时崩溃。效果就跟闪光弹似的。

    从你进入牢房的第一时间,亡灵使就察觉到你使用无线讯号与空中的纳米机械体保持联系,从那时就一直在试图黑进来。它是第一个察觉到这件事的家伙,丽奈和那个人称黑客高手的洛千城也不曾察觉。到底是机械体,与人类黑客确实不同。

    “你也是极南境的机械人?”亡灵使似乎受惊不小,“居然抗住了我的黑客入侵,怎么做到的?你是第几代人工智能?”

    居然还想拖延时间么?

    已经行不通了。

    你冲向亡灵使,后者立刻操纵狱卒们对你开枪,而它本人立刻躲在了典狱长肥嘟嘟的背后。这个肉盾相当宽阔,而且还有官职,它抱有一线希望,期盼你会在对典狱长下杀手时会产生犹豫。

    犹豫个毛线。

    子弹和电离束都已经对你无效了。你将手掌顶在典狱长的胸口,发动「穿心一击」。猛烈向前的推劲令本来还有半口气的典狱长瞬间七窍喷血血溅五步之外,他的心肺全都被你这一击挤爆了,徒留个皮囊罢了。至于紧紧依附在胖子身后的亡灵使也遭受到了这股巨大且突然的推力,横向飞出,狠狠摔在墙上。

    亡灵使被你从典狱长身上连根拔除了,它腰下的那些电线还挂着血迹和肉丝。

    咕咚一声,典狱长扑倒在地身亡。

    两名狱卒也因为亡灵使本体受到冲击而一时怔在原地。

    左两枪,右两枪,然后收起手枪,你趁着狱卒们不动将其脑中的芯片打爆,而他俩也如断线傀儡般瘫倒在地。

    “嘻嘻,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你就算不动手杀他们,他们也死定了,根本就是多此一举。”亡灵使继续嘴硬,同时双手扒着地板向角落里逃去。而那里,什么也没有。

    “够了,别继续出丑了。”你伸出手去抓亡灵使。

    岂料她却趁着彼此接触之际,突然反握住你的手肘,用腰上的电线紧紧缠住你的手腕。它还没有死心,仍想着反击。

    考虑到对方很有可能会使用黑客类的技能,或许会棘手,你换成电离手枪对着亡灵使的脑袋开了一枪,以求瓦解其行动能力。

    你这一击电离束刻意绕开了绝缘的人造皮肤,向嘴里射击。电光爆炸之后,亡灵使整颗脑袋都在冒烟,却以异常的方式扭动着眼珠盯着你,笑道:“没用没用!我并非单独电脑运算,而是大量芯片联合工作,要害不在脑袋!哈哈哈!”

    它的身体结构导电效果并不好。

    “老娘终于找到了──!”亡灵使用近乎癫狂的笑声在你耳边咆哮着,下一瞬间,你手腕的那些纳米机械体竟然,

    竟然擅自如花朵般掀开,为亡灵使的腰部电线让开了一套通道!

    电线直抵你手腕内部,仿造人类骨骼形状的那些致密纳米机械体的桡尺关节,并且插入缝隙内。

    「敌方使用了技能:连锁格式化,已解析入手」

    亡灵使用了之前类似于视讯黑客的手段,强行对你的纳米机械体下达了移动指令,让它们闪开。然后找到了纳米连接非常致密部分之间反而异常松懈的关节缝隙,进行直接连接黑客入侵。

    删掉了你手腕附近所有纳米机械体的程序,进行格式化处理。刹那而已,你的手腕如沙砾般洒落在地……

    没了,

    手肘以下消失了,全都化作了一片散沙。

    只是简单的一个技能,你的一个手腕就这么废了。但,没想到的是,亡灵使非但没有露出得意的表情,反而如同看到天下红雨,那机械嘴巴长得比脸盆还大!“为什么只有手腕!不是该全身报废吗!”

    只有手腕?

    只有?

    只?

    这一瞬间,你眼前的提示信息写着「警告!机体受损,损伤度10%」,这女的只是一击就毁了十分之一的身体!快赶上数百人用普通子弹射击半日了!

    你不由着急的让地上堆成小沙堆的纳米机械体们回来,片刻不停的伸出手肘去触碰地板附近。一次成功的接触,那一坨小沙子猛然抖了抖,犹如梦醒般飞旋盘踞,不足半秒就重新构成了你的手腕。

    一切完好如初。

    「损伤度目前0%」。真吓人,还以为从此变成残疾了,幸亏能收回。事态比你想象的简单,由手肘部分的纳米机械体给被格式化的纳米机械体们复写程序,只消一瞬。

    咔当!

    亡灵使本来就趴在地上,看到这一幕惊得下巴直接砸在地板。

    “老娘就不信邪,你这个怪物啊!”它双手拍击地板纵身跃起,直扑向你的脑袋。这时你刚刚收回手腕,没来得及还手,仅仅有余力举臂搁架。

    咔嗤,亡灵使居然抓住你的手臂狠狠咬住,并且再度用腰部的电线刺向桡尺关节。或许它自己也明白再次袭击同一个位置不明智,但也来不及找你另一个可入侵的弱点了。

    故伎重演。

    你身上的纳米机械体再次受到欺骗,纷纷离开任凭电线刺入关节缝隙长驱直入。于此同时,你的眼前又多了一条信息:「敌方使用了技能:绝对压缩,已解析入手」

    唰,你的手臂突然失去了感觉和控制,无力的垂下。整条前臂甚至连同手肘都被黑掉,它们的程序被打包压缩了,无法使用,但依然存在程序,所以旁边无碍的纳米机械体没有立刻进行程序复写。

    手臂麻掉了,

    虽然还在,但是完全不听使唤。

    这女的一而再再而三的,黑上瘾了?

    你用另一只手握住它腰下伸出来的所有电线,让掌心的无数纳米机械体将其皆尽切断。它们每一只都有小电焊之类的,不仅能开采原矿也能将纸团化为灰烬,更何况区区几根乱扭的电线。

    然后逐一握断亡灵使的双臂,以肩部切除。

    “你,混蛋啊混蛋!”

    亡灵使拼命挥舞着不足两厘米的胳膊根部想要爬行,当然是徒劳。它现在只剩下脑袋连着上半身,再也没有任何折腾的能力了。

    看着这只金属大蛆用下巴撑地艰难的挣扎匍匐,你默默的捡起来不再动弹的双臂,用电线捆好。

    掐住亡灵使的脖子拎起来。

    ……

    “啊……大哥,嘻嘻,人家刚才全是和你闹着玩的。对,闹着玩,嘻嘻嘻。”亡灵使秒怂。或许它还藏有其他本事,但彻底失去了物理行动力的如今,根本就是刀俎上的鱼肉。

    “给我解除手臂上的封印。”

    “呀这个,我现在没有能伸出来的电线……”

    这女的事到如今居然还在盘算着小心思?

    这时你眼前出现了信息提示──「刚才获得了94点经验,累积174。战斗系统已升到4级,获得两个技能点」

    升了两级。

    威胁度与经验值相等。

    之前有48点经验。

    这94点是指:亡灵使的威胁度是46,并未击杀获得一半经验23;典狱长10;三个狱卒各自是18;还有两个无衣女警威胁度是7,未击杀获得一半经验合计还是7。

    还有32点……「妖面小鬼」的白名手下7,银名12。剩余的应该是与寒谷风交手10点,「妖面小鬼」交手3点吧。

    看来,手臂被封的事情需要习得一个黑客技能,自己想办法解决了,反正指望不上这个恶女。

    你打算习得哪「两」个技能?

    A,连锁格式化

    B,绝对压缩

    1,讯息轰炸

    2,敌我识别临黑

    3,苏沙流反击术(此为三反的前置技能)

    4,另外一击

    5,后坐力消解

    6,即死接触

    (首领级技能暂时无法习得,因为没有银名部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