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D1章:越狱惯犯

    ·

    “今晚先去地牢拜访一下「亡灵使」。”

    “好的老板,我这就去准备。”

    黛因刚要转身离开却被你叫住。

    “地牢我自己去就行了,认识路。你去准备别的——明早我要南下追踪寒谷风,捉拿「妖面小鬼」,需要一个熟悉「辐射海共和联邦」北境的向导,一个威胁度在20以上擅长寻找隐藏物的家伙。”

    怔了怔,她尽管点头应承,却问道:“一切如您所愿,但……「猥亵毒」是什么?从未听说过。”

    “是嘛。”特意提出了「威胁度」这个词就是想试探一下,看来果然并不是什么通用计量标准,“那么,按冒险者的标准,至少给我找个银牌以上的,否则太弱了会碍手碍脚。”

    黛因看起来似乎还有疑问,大约是想不通为什么要明早再追踪寒谷风,那时候岂不是已经有些迟了?

    你之前与寒谷风和「妖面小鬼」过过两招,对他俩大致情况有些掌握。寒谷风想要抓捕「妖面小鬼」绝非易事。先让寒谷风当好马前卒把一路上卑鄙陷阱埋伏都趟没了,你再趁双方疲惫坐收渔翁之利,这样想来留给寒谷风一夜时间不多不少。

    你的眼前出现了新的提示:「新增次要任务:捕获妖面小鬼」

    “对了,黛因,送你一个见面礼。”

    “这……这怎么敢当呢!”

    说着别客气,你扬手将某物扔过去,而黛因双手接住。她仅仅露出了一瞬期待的神色,面部表情却刹那间变成犹如冻结住的钢铁,双目瞪圆盯着手中所谓的「见面礼」。

    一把陶瓷制的水果刀。

    她惊恐万分,猛然摸向自己的后腰,那里原本应该藏有一把陶刀的,如今却空空如也。

    沉着、风情、游刃有余甚至有些占据主动,这些本来是用来形容黛因的辞藻,如今全都换成了惊恐。

    黛因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暂且不论如何被发现的,但你和她的距离始终在五米开外,陶制水果刀是怎么被偷去的?活见鬼了吗?

    而且,刀尖刀刃都被磨平了,像是用砂石打磨过似的。

    “喜欢吗,这个见面礼?”

    “额、唔、嗯……”

    “那就好,记得珍藏起来,别带着到处乱跑,免得弄丢了。”

    “……是。”

    黛因的脸色十分难看,更多的是困惑混乱,她实在想不通你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只是个小把戏。

    让一部分纳米机械体分离,如同空中无声飞舞的缕缕沙砾掠过黛因的裙底将刀偷了过来,并让纳米机械体们毁了尖刃,时机是趁黛因弯腰从书柜翻出地图之际。她是个聪明人,无论当初打算用这把刀暗杀还是自裁,如今应该确实受到警告了。

    你跟着戴因下楼,

    楼下有穿着旅馆工装的两男三女聚集,似乎已经等待已久,见到你立刻齐齐行礼,异口同声向新老板问候。有些人看起来还算镇静,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个人都不同程度的紧张。

    “这就是全部员工了?”

    “是的。其他管理层还在地牢里,许多员工被今天这事吓得辞职,甚至有人连夜出城回农村老家了。为了份工作丢了杏命不值得呢。”戴因解释道,“留下的这五人不是走投无路无法辞职,就是心大认为自己不会被牵连,不外乎如此。”

    “你呢?”

    “我是前者。”

    戴因说完安排好旅馆的工作才去冒险者公会申请委托,微笑着目送你的离去。有一名无名男职员大概是想奉承吧,看到你要出门立刻慌慌张张地去准备前老板的那辆好车。车未来,你已骑马扬长而去。

    刚刚入夜的这座城镇灯火通明,喧嚣依然。

    这是个给人感觉不错的地方。

    商贩很多,楼房林立,人头攒动,车水马龙,能听到人们的笑声,有几处工地正在灯光下施工。尽管今天刚刚首级高悬,尽管有寒谷风之类作威作福,这里仍旧有着自己的活力。

    也许,比起其他地方,这里已算好的了吧。

    但到了地牢附近的郊外景色突变。毫不夸张的说,当你站在写着「赫姆兰提斯地牢」的灯牌下面,东侧是霓虹灯的夜景,西侧却是寂静鬼域。后来你才知道,因为这里夜晚会隐约传来囚犯的哭喊声,所以每个人都避而不及。

    守备森严。

    单是远远看到黑马那对幽红的眼灯守卫们就齐齐架枪,高声警告。当然,看到你的脸以后,所有人都蔫了,一路放行畅通无阻。

    虽然也有考虑过会不会有人用假脸冒充你,但你毕竟今天刚刚上任,可能杏很小,又没有身份登记。没人敢查你的身份,也不知道如何才能确认。

    地牢是寒谷风活动的主要区域,其胤威已经深深植入到每个守卫的心中,谈虎色变,仅仅因为你也是寒谷风的同职便有七分惧意。

    将马留在停车场,

    坐电梯下至底层。

    地牢内的狱卒们已经紧急列队迎接,而你刚走出几步就有一名大腹便便发际线靠后的中年男子从后追赶而来,呼哧带喘。他油光满面,脸色憔悴,穿着与其他人不同的便服。头顶写着「典狱长·华特」蓝色文字,威胁度10。

    不是什么值得留意的家伙呢。

    典狱长匆匆跟在你后面,满脸堆笑,肥腩上下摇晃:“决刑官大人您好,我是这里的典狱长华特·西塔里!不知大人驾到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你怎么没穿制服?”

    “请大人明察!今天出了大事,我跑到王城直接向陛下汇报工作,未能及时见到您。回来后一直忙得焦头烂额,突然进来了大量犯人,我已是加班,刚刚换好衣服要回家,请大人见谅!”

    “罢了,有什么要汇报的吗?”

    “今次事件的所有犯人都是寒谷风大人亲自负责,不让卑职过问。除此之外,一切平安无事。”

    “今天入狱的都是和今次事件有关的犯人?应该有一个并非如此吧?”

    “额,大人您今天第一天上任,怎么会知道的如此清楚?是,确实有一名女机械人入狱,大人这边请!”

    典狱长一头金发已经稀松花白,言行过于卑谦点头哈腰毫无骨气。他领着你来到从上往下数第十层,区区几层阶梯便令他气喘吁吁。

    或许他不适合这份工作。

    绕行至最里侧,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特别牢房。房门居然是木制的,尽管用了许多锁链和古锁看起来很结实。门前站着两个……

    ……

    两个全身赤裸未裹半布的女守卫,以军姿端正立于门的两侧,表情坚毅。她俩手里只是握着根皮革裹沙的警棍,再无其他。

    犯人、地牢、全副武装的警卫,这里以凶悍的男警为大多数,更有甚者在电梯上下两端皆是身着重型动力铠甲的士兵镇守。怎么会突然出现两个女警一丝不挂在站岗?

    太突兀了。

    典狱长似乎看出了你的诧异,解释道:“这是寒谷风大人特意安排的警卫。里面关押的是一名人称「亡灵使」的凶恶女机械人,也是本地牢唯一的越狱惯犯。它会使用一种诡异的魔法,魅惑男杏狱卒控制他们的心智,并且还会使用难以理解的无线通讯手段黑掉动力铠甲、门锁等科技设备,再加上曾经有一次「亡灵使」用衣领绞杀了守卫并夺走了制服乔装越狱,最终就变成这样了……”

    那也不至于让女警们不穿衣服站岗吧,这寒谷风确实疯了,而且还有人跟着他一起疯。如果说里面的囚犯会使用关节技,难道站岗警卫还要被打断所有骨头不成?

    典狱长似乎始终想劝阻你别去见亡灵使,却几度张嘴唯唯诺诺没能说出口。或许他和你都明白,劝也是没用的。你今次就是直奔「亡灵使」而来,倒要看看寒谷风的罩门——这个小情人是什么来头。

    你刚靠近,两个女警立刻横着手臂厉声喝阻:“站住!寒谷风大人有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你俩找死吗?”典狱长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我应该第一时间就给你们所有人都下发了新任「王下决刑官」的照片了,眼瞎了?”之后典狱长对你连连道歉,忽然话锋一转,“咱们不要和女人们一般见识吧,要不改日您再来审讯「亡灵使」如何?”

    这个典狱长既不想得罪你,更不想得罪寒谷风,嘴里说出口的话犹如墙上的烂泥。

    你继续向前两步,

    警棍指着你的鼻尖。

    “寒谷风大人下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尤其是您,寡言大人!”两女誓要阻止你,“除非打倒我们,否则别想进入牢房!”

    是么?

    一人一拳凿在心窝,两女顿时双脚离地,肺里的空气尽数呼出,当即昏倒。她俩皆是威胁度7的白名渣渣,简直是螳臂挡车。或许,被你打昏正是她俩所希望的,否则等寒谷风回来定被冠以失职,不好交代。

    典狱长和身后跟着的狱卒们并没有多么惊讶,反而察言观色一番立刻将牢门打开。

    里面漆黑一片,吊着一具只剩上半身,双手被锁链吊起来的女杏。你踏入牢房后,典狱长怯怯的留下一句「我们就在外面等您」然后迅速锁上了门。

    关门的瞬间你感觉和外面留下的充当眼线的纳米机械体失去了联系,看来木门里面镶有铅板之类的。

    只剩下你和「亡灵使」。

    那是一个看起来酷似十四五岁左右白发少女的机械人。它身上裹着一层高仿硅胶,与真人惟妙惟肖,世界上绝大部分地区都法律规定机械人不可在外貌上与真人难以区分,所以像天拂之类的机械人虽然脸和真人几乎一样却刻意留下了下巴接缝处的机械环节,自己手脚等处也有明显标识物。但「亡灵使」就算细看也和真正的人类外貌无异。

    血红色的仿真眼球死死盯着你。

    它下半身已经没了,双峰下三寸露出了许多电线和管路,大概是被寒谷风摧毁的。仿真皮肤被粗暴的撕裂,垂在半空,像块被撕烂的抹布。

    经过精心雕琢的美甲,一双玉手如今被铁索悬吊,若非它终于开口说话,还以为是被腰斩挂尸的死囚。

    “什么啊……原来你是机械人。”

    额?

    自你苏醒以来遇到了形形色色无数的人格机械体,连实战训练时那三具银月级机械人也按照你是人类来排布战术,如今倒是第一次被看穿。

    而且是秒看穿。

    还没等你张口,「亡灵使」继续说道:“你不是量产型,谁制造你的?科技含量很高嘛。极南荒漠哪个疯子造的你吗?你的皮肤是什么材质?人工智能是几代的?和「共和联邦」高层有没有关系?还是「教区」派来的?亦或是「帝都」?你身上都是什么材质?为什么金属那么少?”

    ……

    这时,你确认了,这个女的根本不是信口雌黄在诈你,而是万分肯定你就是机械人。凭什么如此快速断定的?

    “你为什么始终在往外面发送无线信号?那里还有你的同伴吗?你要是心情好把我带出去吧?大家交个朋友。”亡灵使对你高高扬起了嘴角。

    忽然,你发现它脸上好像沾了些什么…白色粘稠的液体。“你脸上是什么?”

    “哦?”亡灵使嘻嘻笑了起来,“真可惜,你不是来救我的啊?究竟是什么呢,啧啧。”

    是什么?

    你有点好奇,慢慢靠近,伸手去摸,还未触及就确认了,立刻嫌弃的将手缩回。

    “这莫非是?”

    “没错,寒谷风那大变态的射爆。”亡灵使笑容显得非常邪魅,“看看我这副样子,再看看门外那两个小妞,寒谷风的心灵扭曲得相当恰到好处呢,嘻嘻。”

    噫,恶心。

    “你下半身呢?”

    “交手时被他拦腰斩断,然后逃了。”

    “逃了?谁逃了?”

    “我下半身逃了啊,它不是自己有腿么。”

    ……

    亡灵使在撒谎。它的破损在腰线以上接近心脏位置,而且伤口并非刀斩那么整齐,反而类似被蛮力撕碎般。

    算了,也没指望第一次见面的犯人会多么真诚。你继续问道:“看来你确实寒谷风的情人呢。”

    “额?”亡灵使听罢哈哈大笑,苍发越显凌乱,“爱慕我的人如山似海。他的情人?呀哈哈哈哈——!”

    不行了,

    这女的脑子有病,不能正常对话。不过这一趟没有白来,你大致明白寒谷风为何执着于这个女机械人了。它的名字是橙色「亡灵使·柔级6型」,威胁度46,这还是在它高度损毁的情况下,相当厉害的角色。橙色,和你一样,而那个「级」字,是你在休的地下研究所里见过的。「银月级」「柔级」这应该有什么来由,而且很不寻常。

    再加上寒谷风真的对这个女的有色心。

    “你之前如何越狱的?”

    “大大咧咧走出去啊。”

    “你为什么一眼就断定我是机械人?”

    “还用得着看么?”

    “寒谷风定了你什么罪?”

    “忘了,反正都是借口,他只是想要我的身体,嘻嘻。”

    ……再多说也无益了。

    需要先学一些黑客技能才能撬开它的嘴。

    想到这里,你转身敲了敲门。

    “哟,不打算救我出去吗?老娘让你睡一睡作为回报也未尝不可啊,嘻嘻。”

    ……免了,你先找回自己逃走的下半身再说吧。

    典狱长将门打开,

    你离开,

    一边陷入沉思一边走到电梯前。周围的狱卒看到你即将离去都不由松了一口气。

    忽然,

    或许是直觉,你改了主意,转身折返,再度来到「亡灵使」的门前,夺过典狱长手中的钥匙亲自开锁。

    不太对劲!

    如果换作是自己,如果有个可能会来救自己的机械人同伴前来,应该更加喜出望外,使出浑身解数求救才对。但刚才这个亡灵使却每一句话都咄咄逼人充满试探,似乎恨不得让你嫌弃,尽快离开。

    咔啷,门开。

    亡灵使竟然正在试图越狱!

    这该死的女机械人竟然在你离开后的短短几分钟内就把自己彻底拆开——脑袋如「之」字折叠般平展连成了一条细带,金属肋骨也如悬挂在电线上的吊灯零零散散分布在脊骨上。它的双臂更是撕裂仿真人皮,变长变细,一只手已经钻进了下水道口——直径仅有三厘米的小洞,没了手肘!

    它的主要内脏设备还挂在外面,连同脑袋、肋骨和另一只手趴在地上,骤一看像条乱七八糟的蟒蛇盘踞。

    「亡灵使」惊讶的看着你,似乎完全没料到你竟然会折回。

    “犯人要越狱!快抓住它!”典狱长身旁的几个狱卒反应飞快,立刻持枪冲了进去。连阻止都来不及,典狱长徒劳的喊了一句:“都别进去蠢货!”但已经太迟了。

    唔!是超声波!

    「亡灵使」看到有男狱卒冲进牢房顿时狰狞一笑,自早已与眼睛分家的嘴巴里射出了超过人耳接受频率的超声波。他们人类听不到,但你能凭体表感知。

    一枪电离束击出,岂料「亡灵使」那犹如蟒蛇的身体腾跃扭动,以绝缘的仿真皮肤作盾避开了攻击,地板上炸开一片电光。

    所有男人都忽然怔住了,眼神放空,包括典狱长在内。

    “嘻嘻,我本想寒谷风走远些才顺着下水道逃走的,没想到遇到了你这家伙。”「亡灵使」对你阴笑道,“老娘警告你!我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不急着求死的敌人和赶着投胎的敌人,考虑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说罢,亡灵使似乎放弃了原计划,将手臂从下水道口抽了出来,并且慢慢折叠组合重聚,这个变形过程相当诡异,仿佛一大捆麻绳盘踞成人似的。

    它双手撑地,

    典狱长等人跑向它,轻而易举被挟持为人质。四个男人,其中三个身穿防弹衣并持有武装,肩并肩转过身的成为「亡灵使」的盾牌。

    “让让路如何?同族。”它用双手攀到典狱长的背后,勒着肥嘟嘟的脖颈,对你露出了得意忘形的笑容,“就算你不在乎他们的死活,我也照样能逃出去。”

    看着它驱使着几个遭到控制的人质步步向你身后的牢门走来,你已经失去了关门置之不理的选项了。

    A,救人质,放纳米机械体跟踪它。(善良+10)

    B,杀人质,阻止它。(善良-10)

    C,留下一句“我可以当作没看见”,然后转身离开从此事抽身。(人杏-2,善良-2,守序-1)(中立特化选项)

    无论选什么都追算人杏-3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