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E章:女副手

    ·

    “如果你能帮我站稳脚跟,我可以给你比生存更多的东西。决刑官、旅馆、商行、冒险者,我有很多事情需要打开局面。而你,据说并不是废物。”

    美女听罢秒答道:“一切如您所愿。”她将肩带重新复位,并且偷偷将水果刀藏在裙里。看来,你的提议在她完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她的名字改成了「寡言的副手」,虽然依然是白色。

    “我的名字是「黛因」,二十七岁,北部邻国「白夜公国」出生,从未见过父亲,六年前母亲因癌症去世,我来到这里工作。平民们没有家族姓氏。”美女给你沏了一杯红茶之后又沏了一杯咖啡,恭敬的放在桌前,待你坐下后才继续说道,“六年来我用自己的工作能力赢得了前老板的信任,而旅馆本身就容易扩宽人脉,我不仅能为您打理好这座旅馆的内部经营,还能替您向外拓展。全镇的几个势力我都有些门路,由于工作原因也认识不少情报贩子。”

    “情报贩子?为什么?”

    黛因双手递给你一份打印出来的资料,竟然是一本正经的个人简历。

    她笑道:“前老板怀疑自己老公出轨,命令我监视他,所以,大概一年半的时间我都和情报贩子们来往频繁,慢慢就熟络了。前老板在这方面出手很大方,我也好办事。”

    简历上写的「黛因·霍兰普」,曾做过矿工、文秘、售货员和旅馆管理工作。值得一提的是,这女的从15岁就开始工作了,15岁是法定成年,恐怕在成年之前还打过童工吧,没写在简历里。

    “矿工?你?”

    “女人和小孩虽然没力气,但薪水也低,矿场并非不收。我刚流浪到赫姆兰提斯时也只能找到这种工作。”黛因似乎算准了你常识不足,从一旁书柜里翻出来本国地图,指着城镇郊外说道,“本镇附近各有两个矿场,西南的是「媛歌矿场」,因为很久以前盛传有哀歌女鬼在矿井里游荡才如此命名,东南则是「莹雪矿场」,里面有一种荧光菌类,会随着挖矿时的震动落下荧光白雪。前者主要是铁矿、后者则是数种稀土矿,两者合力支撑着本镇的主要消耗需求。”

    随后黛因补充介绍道,「媛歌矿场」实际上由本镇黑帮在控制,「莹雪矿场」的幕后老板主要是商盟的洛伦佐。

    “黑帮?”这个词令人有些意外,“不是有寒谷风在吗?”

    黛因听罢微不可查的扬了扬嘴角:“主观来讲,我认为寒谷风只是一条欺善怕恶的疯狗,只敢动那些惧怕国法的本分老百姓,却拿那些亡命之徒没有办法。客观分析呢,寒谷风是一匹孤狼,喜欢单干,他确实动过那些黑帮埋在官僚里的线,但结果却不尽人意,最后他在镇上的家被黑帮烧毁,而他也夹着尾巴搬到了王城里去住。他斗不过黑帮,更何况他的主要职责是替国王个人扫清隐患,而非整个王国,黑帮并不是他对付的重点。”

    看到你认真在听,戴因补充道:“您刚上任「王下决刑官」,从打击黑帮入手虽然困难,但定能夺得开门红令陛下大为赞赏。”她指着地图,“解决黑帮可以从「媛歌矿场」、商行南侧的「后市」、市政大厅分属的「商税所」入手,这三个地方是他们的主要势力据点。但您,务必集结人手。嚣张如寒谷风也无法凭一己之力踏平黑帮。”

    待你正在沉思之际,戴因话风一转:“我擅自揣测,陛下之所以突然增加了第二名「王下决刑官」是因为经过此事已经不再信任寒谷风了。如果他能做得更好,就不会出现今天之事,前老板也不会被莫名斩首示众。”

    确实,国王之所以给寒谷风足以自我膨胀的特权,最大要求就是让他保证王室安全,但却任凭公主被绑而无所察觉。换作谁是国王也会大为不满了。

    黛因将手表浮起一张全息投影的半身像,是一名白发女子,细看的话好像是机械人。

    “这个女的就是今次寒谷风失职的原因。它是个机械人,名叫「亡灵使」,坊间盛传它是寒谷风的情人。今次事件,寒谷风正外出到南侧邻国「辐射海共和联邦」执行逮捕「亡灵使」的任务,共计五天,直至今天上午十点多才归来,彻底耽误了正事。寒谷风多次执着于「亡灵使」的逮捕任务,却不执行死刑,最后又被其逃脱,来来回回如同猫捉老鼠已经四次之多了,这件事定有蹊跷。”

    寒谷风的情人么?

    所以公主被绑架时,寒谷风并未在国内,而是追着女机械人的屁股跑。

    “我在地牢有几个用钱买通的警卫,他们说,就在刚才,寒谷风审完最后几个重要的镇务公职人员后向南出发,貌似是去追踪「妖面小鬼」。撇开审讯案件不管,看来那个「妖面小鬼」和绑架案有重大关联。”

    不,

    你知道「妖面小鬼」一定不是汉斯王子的同党,但……有两个细节久久围绕在你的脑海里难以挥去──「妖面小鬼」为什么要活捉汉斯王子,还有,它究竟是如何做到提前在汉斯王子撤离途中埋好了火箭筒?也许,「妖面小鬼」还真的对绑架案知道些什么。

    “「妖面小鬼」经常在南侧「辐射海共和联邦」活动,也经常越过国境袭击我国的村庄,在赫姆兰提斯算相当有名气的机械罪犯,最显著的特征是喜欢用人脸做面具。它的势力非常庞大,据我在冒险者公会的朋友说,「妖面小鬼」在联邦北境至少有五处城寨,不仅难以攻陷,而且更难找到它究竟躲在五处中的哪一处。它的狡猾也相当出名。”

    “所以,寒谷风又孤身一人去找「妖面小鬼」?”

    “是的大人,他始终孤身一人。”

    “……他是否刚刚把「亡灵使」抓回地牢了?”

    “应该没错。不过,那女机械人可是越狱的惯犯,地牢无法困住它太久。”

    这个黛因知道的事情比你预料的还要多,确实有些用处。“寒谷风究竟做过什么事,令大家如此惧怕?”

    黛因点点头,稍微犹豫了一下,答道:“关于他的事,所有人都视为禁忌绝口不提,也请您不要说是从我这里听说的。寒谷风自从上任以来做过四件骇人听闻的事情,分别是──

    一、血洗「上纳村」,全村八百多口人一个不留,最后冠以「逃税罪」。虽然罪名荒唐,但证据确凿,国王信了,但没有老百姓相信;

    二、一夜之间在本镇杀光名叫「天选红血」的民间组织,共计三百三十三人,上至会长下至刚入团的新会员无一幸免,那些只是带有种族色彩,传授纯正人类教徒修炼养生气功的无害组织。最后冠以「诈骗敛财罪」,国王再次默许;

    三、前年大旱,国王在本镇施舍净水救灾,当时寒谷风带兵维持秩序,突然将顶撞他的难民徒手打死街上,并且宣布封镇。一天一夜,他冠以「聚众滋事罪」无故杀死难民一百多人,并且在镇门口主干道两侧用尸体竖起了「稻草人」;

    四、从三年前开始,寒谷风就会每隔半个多月拿犯人当「马」,绕镇中心一周示众侮辱,但凡有围观群众略有不满他就会将抗议者当众处死,罪名始终是「藐视官员罪」。这一桩桩一件件举不枚举,民声载道,但国王却始终纵容。”

    ……

    好嚣张。

    这都能行?一边耍牛逼一边赢得国王信任,寒谷风是怎么做到的?

    戴因知道的不少,但当你问及「休·贝金赛尔」的事情却没有新鲜内容,全是以前听说的传闻——休是个天才,于极南荒漠失踪至今,其余一切成谜。

    “丽奈我倒是知道些。她来这座城镇已经十年了,但冒险者等级始终止步于铜牌。铁是最低的新手,她是倒数第二级,据说是因为她无法通过对人模拟战斗的测试。本来她战斗能力就平平,再加上莫名的对人战斗心理障碍……不过听说丽奈作为冒险者很可靠,经验也十分丰富。”

    “班德里和天拂呢?”

    “我建议您入夜后去这里和这里看看就知道了。”黛因指着地图说道,“班德里除了冒险者的工作,还自己开了一家快餐连锁店,私下做着类似冒险者公会但违法的工作,接受脏活委托。他这样做已经有几年了,在那些嫌冒险者公会挣钱少或被冒险者公会除名的那些佣兵世界里小有名气。值得一提的是,他在五年前出过事,未婚妻被匪徒杀掉了。”

    黛因指着另一个地点说道:“一些机械人在夜间都会有兼职,毕竟不必睡觉。天拂每天晚上都在这家酒吧兼职调酒师,也算是个名人。”

    “它脑子怎么了?”

    黛因听罢怔了怔:“很抱歉,我和它接触不多。它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看到你摆摆手示意算了,黛因立刻补充道,“有个传闻,几年前天拂曾被酒吧醉鬼打成濒临报废,据说原本是修不好了,但第二天……”

    黛因皱起眉头,似乎在回忆什么细节。

    “它从垃圾场自己走了回来,如常到冒险者公会上班,全身完好无损。从此,它就多了一个「天拂」的名字,意指「天运照拂的家伙」。现在想一想,它好像是从那天开始才在冒险者公会里人气直线上升的。”

    神秘事件,然后莫名其妙被修好吗?有空去查一查吧。

    你开始盯着自己的手表,

    黛因静静的等待,

    许久,

    “大人,我以为你会继续问洛伦佐的事情。”

    你摆摆手示意不必,因为刚才洛伦佐给你发了一条文字信息──「抱歉啊,今天我没在镇里。我看到那辆越野车了,那个蠢货不识货,明早我会派人给你补上20金的差价。恭贺空降升职,来日定当正式拜访。」

    “我只想问,今天洛伦佐去了哪里?”

    “自南方入镇后片刻不停,换下班德里改为自己的私兵护送,出镇西北。”黛因深深鞠躬,“详情我会尽快调查。”

    “明天洛伦佐送来的20金,你自己留下。把我要的情报打探清楚了。”

    戴因深深鞠躬以表感谢。

    这时你从前老板的办公桌抽屉里翻出来一张立体合影,里面有前老板五十多岁的干练女杏,一堆主要职员和黛因。照片里的黛因戴着个厚框眼镜,西装笔挺,看起来守旧死板,和如今红衣风骚的模样截然不同。

    你抬头看了看黛因,后者心领神会。

    “女副手跟着女老板不宜浓妆艳抹喧宾夺主。”黛因指了指自己的红唇,别有深意的笑了笑,“我自幼很喜欢母亲讲过的一个故事──很久之前有一个小国,国王身边有个哗众取宠的弄臣,各种马屁谗言。后来改朝换代,新国王临朝,所有臣子都惧怕四处立威的新王,但唯独这个弄臣却多次直言进谏,惹得新王很不高兴,其他臣子都替弄臣捏了一把汗。终有一天,新王被气笑了,问那个弄臣:「听说前朝时你是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如今怎么如此迫不及待的找死?」。岂料弄臣回答:「不是我变了,而是王变了。以前旧王喜欢溜须拍马,我就溜须拍马,如今新王喜欢忠言逆耳,我就忠言逆耳。仅此而已。」”

    ……

    黛因说完对你微微鞠躬,全身的气场都变了。这个白字无名的女人,并非寻常人物。

    “那么大人,今晚你先去哪里?我立刻去准备。”

    “……我说过今晚要出门吗?”

    “如果猜不到我就会直接问。”黛因微笑道,“若是捉不到您的心意,我怕会命不久矣。”

    呵。

    难以想象这样的女人究竟每天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思维敏捷而且心思深沉,距离废物二字差距太远了。

    “也好,去准备吧。让我把这些事情一步步的摆平。

    今晚先去

    A,班德里所在的快餐店看看。(守序-1)

    B,天拂所在的酒吧看看。(人杏-1)

    C,去商行拜访一下洛伦佐。(人杏+1)

    D,去地牢拜访一下「亡灵使」。(善良-1)

    E,侦查一下后市。(守序+1)

    F,侦查一下媛歌矿场。(善良+1)

    明天一早

    1,跟在寒谷风后面把「妖面小鬼」抢到手。(人杏+2)

    2,把黑帮势力地盘仔细过一遍。(善良+2)

    3,到「上纳村」好好挖一挖寒谷风的底细。(守序+2)

    4,整顿旅馆,哪里也不去。(人杏-1,善良-1)(中立特化选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